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乱缘与迷情》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20章 赢家和输家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乱缘与迷情 乱缘与迷情

    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吊大个事儿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乱缘与迷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缘与迷情》,是作者吊大个事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乱缘与迷情》 第20章 赢家和输家 免费试读

两年前的那场判决,至今仍然是所有人心中挥洒不去的噩梦,对于老周和贾莉来说尤其如此,而丁婷却成为了唯一已经遗忘的人。

因为丁婷疯了。

没有人知道丁婷疯了之后,她是否真的已经在精神上的确摆脱了所有,或许痛苦不再折磨她的大脑,但肉体上,她的的确确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伤痛。

老周的指尖滑过丁婷枯燥的发梢,那是被人用剪刀粗暴地横生剪断的证据,她本该明媚勾人的双眼此时却放空着,她傻笑着呆坐在麦田里,看得老周和一旁的孙正刚直心疼,谁又能想到仅仅两年前,这是一位多么千娇百媚,性感迷人的都市女郎呢?

很难去理解老周已满是皱纹的粗燥脸庞上复杂的表情,如果非要说哪一种情愫在此时此刻占据了上风,那一定是愧疚。

没错,愧疚。

如果周建鹏不死的话,丁婷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走,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老周有些哽咽,丁婷虽然是破坏儿子和儿媳婚姻的第三者,但她应该算得上是个好姑娘,却最终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的确,因为老周也脱不了干系,还因为周建鹏的死和贾莉有着直接的关系。

周建鹏减刑后,丁婷时常前往看守所探监,贾莉则诞下一子,取名为思恩。

初时贾莉与丁婷两人互不相犯,倒也安生太平,直到有一日,贾莉和老周前往探监时恰巧遇见了丁婷,两人再次激烈争吵最终不欢而散。

两个月后,周建鹏在监狱中自杀,原因是贾莉带着三个月大的儿子前往监狱再次探监,并且告诉了周建鹏她与自己的公公老周偷情扒灰,乱伦产子的真相。

不久后,丁婷疯了。

周建鹏的死讯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瞬间砸开了丁婷苦心支撑的心灵防线,随后溃之千里。

丁婷也是孤儿出身,市内并无亲属,在说服了老周后,那位法官的亲爹老张头就一意孤行,硬是把疯后的丁婷带回了白梨村。谁料十个月前老头突然暴病而亡,丁婷疯癫的也越发严重,无人敢收留,而村子里的男人原本就对这个疯了的城里美人儿觊觎不已,老张头死后,这些乡野村夫们便轮流开始了对丁婷肆无忌惮的性侵犯,改革开放三十年,白梨村人的淳朴早就不复当年。

又或许是天意,村里主要霸凌丁婷的几个男人居然陆陆续续地全都诡异暴亡,几个月前,村里的一家人才斗胆收留了她,为了不让她乱跑,时常把她如同圈养一般拴在自己的院子里。上个月,村里又流传那个城里来的女疯子和村里的老光棍好上了,恰巧那老光棍也是个疯子,这下更没人敢接近她了。

好一个命苦的女子。

好一阵又哄且又骗,待丁婷情绪稳定了些许,才终于费劲地让丁婷穿上带来的T恤衫和短裤。

孙正刚心中很不是滋味,他从来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之前老周对他说要把一个年轻女人交给他照顾,他半信半疑,便也没完全答应下来,现在看到丁婷这般的惨样,心中不免又动了恻隐之心。

一抬头,天色骤变,阴云遮天蔽日,西风尽扫暑气。

他和老周一左一右,正要扶着丁婷往回王村长家,才迈开步子,只见得远处妙影袅袅,两具高挑的女性柔美娇躯徐徐而来,愈近些时,行进间蜂腰颤扭,猫步所至处,皆是乳波臀浪。

仔细一看,果不其然,这两位乡野间的曼妙美人儿,除了贾莉和陆瑶又还能有谁?

见到已经完全疯癫落魄的丁婷,贾莉的脸色显然并不大美妙,毕竟丁婷现在的窘境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本以为可以忘记的那份复杂心绪又再次涌上心头,一年半前越想越气的她只是想报复一下周建鹏,不料这拥有高大伟岸身躯的男人竟然会以如此极端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悲愤。

于是乎贾莉和公公老周的不伦恋情不得不继续深埋在地下,儿子思恩在户口申报上也成为了周建鹏的遗腹子。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天色越发阴沉下来,却始终见不得半滴雨水,只剩风声嘶啦作响。

行色匆匆。

回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然是暮时黄昏,几人手忙脚乱了好久,方才给丁婷简单洗漱打扮了一番,丁婷的情绪时而暴躁,又时而麻木,倒是唯有老周能够镇住她,原因并不复杂,因为老周总是会说「回家」,丁婷也总是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眼前的这个年轻女人还不到三十岁,原有的光滑白皙的肌肤荡然无存,本就纤细苗条的身材如今已瘦的失去了美感,洗去面部和身躯上的污垢,似乎才刚能依稀瞅出昔日的美艳和风采,只是那失去神韵的一双眼睛,呆滞的模样提醒着人们她已经疯癫的事实,至于那股与生俱来的狐媚气质,更是早就不知飘往何方。

与中午略显隆重的餐食截然不同,晚饭显得朴素了许多,贾莉匆匆扒了两口饭就上楼去了,下午把丁婷接回的事情让众人都不禁沉重了很多,甚至有些各自心怀鬼胎。这其中,最复杂的既不是老周,也不是陆瑶,更不是王村长,而是孙正刚。

方才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丁婷洗过脸后如今憔悴的脸,总觉得哪里似曾相识,仔细一想,终于记起了两年多前,作为摄影爱好者的自己曾受人邀请参加了一个地下收费的模特私拍活动,一向好色的他自是欣然前往。和之前遇见的一般私拍模特完全不同,当时两名身躯傲人的高个子模特不但可谓搔首弄姿,魅惑逼人,而且容貌十分惊艳,宽肩细腰,奶大腿长,堪称国色。

整整一天的拍摄,两位大美女足够勾人魂魄,作为「贵宾」,自己还在拍摄后挑选了更高的那个模特一度春宵,现在想来,当时另一个骚媚入骨的模特不就是这个叫做丁婷的女子么?

沧海桑田未见,却足够领略什么叫做世态炎凉。孙正刚脑海中不断翻滚着,自从前几日在山庄老周第一次告诉他整件事情的来龙脉络后,他的思绪就显得相当繁杂。

简而言之,老周是要将丁婷托付于他的,原因也很简单,老周觉得自己对不起丁婷、愧疚丁婷,于理于心他都有义务让丁婷脱离苦海;另一方面,老周不想让疯癫的丁婷再出现在贾莉的周围,以免给贾莉造成心理负担。其实这一对公媳的关系,自己作为风月老手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碍于老首长的关系,孙正刚一直没有点明罢了,如此看来,这一对公媳还真是有真感情。

安排丁婷对于省公安厅副厅长孙正刚来说的确并非难事,打声招呼在省城找一家精神病院就能够解决,关键是自己一直就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个性,已经如此可怜的漂亮女人不留在自己身边又实在可惜,反正自己的情人队伍里不在乎再多一个。

但自己真的又缺这一个?

雨丝终究还是断线成诗,落到了尘世,窗边听雨的贾莉心里一揪。虽然是驱走了暑气,但这雨对她来说也并不算幸事,雨水冲刷了大地让山路将会更加泥泞,明天一早还得赶路,归心似箭的她想儿子了,一直给保姆带着也不放心。

「你知道吗?小时候其实我很喜欢下雨。」

关上窗户,淅沥的雨声骤然不再呱噪,仿佛与整个世界隔绝了一般。

贾莉双手搭在胸前,无意间托起饱满的双峰,她优雅地扭动着婀娜的腰肢,转过身来,目光投向了房间的宽大双人床上。

丁婷已经略显干瘪的身躯静静地躺在那儿,空洞的眼神不知投往何处,却可以肯定没有和贾莉四目交汇,她安静地摇晃着脑袋,幅度很小,脸上挂着不易察觉的呆滞笑容。

她没有回应,也不会回应。

「我喜欢下雨的感觉,很安静,整个世界都很安静,好像我们也不那么孤单了。」

贾莉自顾自地接着说着,「我记得在孤儿院里的时候你特别爱出去玩,所以六年级的时候,那篇作文的题目是《最好的朋友》我就写我最讨厌下雨,因为我要和你一起出去玩。」

贾莉停顿了一会儿,「不知道你还记得么?」

「没关系,忘了也没关系,我记忆力可好呢,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闯了祸,你让我先走自己却被老师当场抓住,你自始至终都没有供出我这个『主犯' 来。」

贾莉的脸上浮露出一丝真切的笑容。

「哦,对了,再大些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两个晚上出学校买东西,被几个小流氓纠察,亏的是你机灵喊来了路人呢,呵呵,你还记得么?」

「我知道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贾莉沉默了,这一沉默就是好久。

「小时候,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系,我总是希望快些长大,现在快三十了,却再也回不去了。」

贾莉姣好的脸庞滑过一行清澈的泪珠,胸口也开始微微起伏,「那时我们多好,我们就像亲生的姐妹一样好,谁会想到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很傻吧,最开始的时候,为了报复建鹏外遇,我酒后半醉间赌气勾引自己的公公;后来为了报复你,又把和公公的儿子思恩带去监狱见了建鹏。」

「我们谁赢了呢?」

「我对不起你,你也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想长大!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见到这样的你!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贾莉的情绪已经失控,泪水已经泛滥成河。

丁婷还是傻笑着,还是轻轻地摇晃着脑袋。

老周在屋外,隔着门听着,他静静地依靠着墙壁,踌躇许久,还是没有进屋子。

让她哭吧,哭完就好。

贾莉的泪水。

屋外的雨水。

淡然天成的女人,藏进了这人世间一切的善,一切的恶。

**********************************************************************

自老城市中心往西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是省政府着力打造的城西新区,数以百计的商务大楼和居民小区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着,这里承托着市政府的浓厚的殷切希望,也承载着无数年轻人拼搏的梦想。

新区的这一块墓地则与整个新区的氛围大相径庭,听不见嘈杂的工地施工声,见不得摩肩接踵的人流,只有绿荫环抱的幽静和怅然。

28岁的杨梦珏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她挺着个大肚子,缓缓地行走着,而英俊的丈夫始终不离左右。

她是来这里祭奠已经亡故两年的前男友方磊的,半年前她终于走出阴影,嫁给了一名年轻有为的建筑师,如今夫妻恩爱,家庭和睦,丈夫知道她过去和方磊的感情,对于她前来扫墓也十分理解和支持。

她爱方磊,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却始终坚守不触碰毒品的底线,所以方磊就此长眠于地下,而她终究得到了幸福的生活。

这一天是工作日,陵园显得冷清许多,出陵园的时候,不经意一撇,一名高挑优雅的漂亮少妇正抱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往陵园深处走去,美好的身段和鹤立鸡群的气质显得格外扎眼。

「你是……莉姐?」

「杨梦珏?」

贾莉眉头一舒,「你怎么在这儿?」

迎面偶遇的这两位还真是老熟人了。

「哦,我来祭奠我爸的。」

杨梦珏撒了个谎,方磊和贾莉毕竟有一段过去,也是为了她好,而身边的丈夫也立马心领神会。

「这是我丈夫,我肚子里也有了。」

「恭喜你啊。」

「这是你儿子吧,都这么大了呀。」

见贾莉没有提方磊的事情,杨梦珏赶紧转移话题。

「思恩,叫阿姨。」

或许是有些怕生,四岁的思恩扭头往自己妈妈的方向靠去,两只小手死死地搂住妈妈的香颈。

「不好意思啊,他怕生。」

「没事的。」

杨梦珏有些尴尬,「你来这儿是……」

「哦,我是来看我丈夫的,他走了好几年了。」

「是这样啊。」

杨梦珏不再多说什么,便找了个借口和丈夫先离开了。

湛蓝的天空划过一道清脆的鸟鸣,那时青春和不羁激荡起的一阵涟漪。

贾莉曼妙的身姿这些年丝毫没有退化,她一个优雅的转身,带着自己的儿子思恩来到了一块墓碑前。

「爸,我和思恩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