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灰丫放飞梦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灰丫 灰丫

    张楚出了医院大门,只在门口犹豫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往诗茗那里去了。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张楚的爱人诗芸正躺在医院产房里等候分娩。诗芸听医生说她今夜里不会生下孩子,就叫张楚回去休息,别在医院里守着,明早再来。

    放飞梦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灰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灰丫》,是作者放飞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楚出了医院大门,只在门口犹豫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往诗茗那里去了。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张楚的爱人诗芸正躺在医院产房里等候分娩。诗芸听医生说她今夜里不会生下孩子,就叫张楚回去休息,别在医院里守着,明早再来。

《灰丫》 第二十二章 免费试读

诗芸接到这个电话时,只听了几句话,就明白了对方说的什么。她放下电话后,愣站在那里,像是早就知道这一切似的。

隔了很长时间,她眼里才开始有泪水往外淌,然后很快在脸上汹涌开来。她起来扑到房间里去,把门关上,不让在厨房里做事的母亲发现。门关上后,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摔下来。她赶紧抓住门把手,稳住自己,倚在门边咬住手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过了一会儿,她抬脚向里面床移过去,才走了两步,身子又虚晃了一下,她赶紧向前一个大跨步,扑到床上,伏到床上大恸。

她就这样伏在床上哭,牙齿咬着床单哭,没有声音的哭。床单全湿透了,像是在泪水里浸过似的,心是越哭越疼,仿佛心都被哭出来了。她一遍遍地在心里问,张楚,你为什么这样?她恨不得这个时候扑到张楚身上,捶他一顿。可现在,她离他那么远,所有的恨痛全是自己一个人承受,她如何能够背得起?过了很长时间,像是泪水哭尽了,她翻身仰躺在床上,眼睛麻木着望着屋顶,脸色苍白得吓人,像是被泪水洗去了血色似的。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身上是冰冷冷的,透骨的寒冷。突然,她听到她母亲在外面喊她,说是小楚楚哭了。

她立即坐起来,抓住床单把泪擦掉,然后站起来,走到镜子面前看看自己的脸色,把脸上的泪痕仔细擦干净,才答应她母亲,开门出去。

她出来后,她母亲一边在哄小孩,一边问她在房间里干什么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然后说,小孩子在一个劲地哭,我就知道肯定是尿又尿下来了。瞧,下面湿了,小家伙嫌难受,在闹,你也不来弄宝宝,这天哪能焐啊。

诗芸赶紧从她母亲手里接过小孩,哄楚楚不哭。她母亲拿来一件干净衣服,要给楚楚换上。诗芸说,先别换了,打点水给宝宝洗澡吧。

这会儿,诗芸讲这些话时,几乎是没有任何意识,像是习惯性地讲话。她这刻心里的痛苦被锁住了,被最大的心伤麻木住了,什么也感觉不到。她看看楚楚,心里突然想,是不是给张楚打个电话,问问他情况。她这样想时就抱着小孩去拨电话,电话拨出去后,没有人接。她想,是不是张楚跟诗茗出去玩了?她想到这里时,突然愣住了自己,像是张楚和诗茗原是一对夫妻,她自己倒成了局外人了。

她抱着楚楚坐在凳上,隐隐约约地记起了张楚和诗茗时常在一起打闹的情景,她越想越痛苦。这么说,他们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诗茗离婚也是因为张楚?她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家时,张楚哪儿也不去,只守在自己身边,他恋着她的一切,晚上蜷在她的怀里,又咬又摸的,这哪像是个在外有女人的人。他一定是在她回青岛后,跟诗茗好上的。他离不开女人,我怎么就丢下他了呢?

她母亲打好洗澡水后,喊诗芸给楚楚洗澡。她给楚楚洗澡时,忍不住心里想,楚楚,你爸爸不要我们了。她这样想时,眼泪就滚了下来,随即擦掉。她知道自己这样想只是由于心酸,张楚怎会不要她?他只是一个贪心的男人,甚至想要到全世界的女人。

她给楚楚洗好澡出来后,她父亲下班回来了。诗芸抱着小孩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有些担心自己在父母亲跟前突然流下泪来。她心里想,我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了肯定要骂诗茗,也会骂张楚,事情会更糟糕。她心里想着这些时,像是在决策其他人的事情,在头脑中寻找策略。

她一会儿就向家里拨去电话,电话那头却一直没有人接。她这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张楚跟诗茗出去了,他们在一起又到哪儿疯去了。她心里就这样被痛苦纠缠着,被爱情灼烧着。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她才跟张楚接上电话。当她听到张楚喊喂时,她的眼泪跟着就滚了出来,她父母亲坐在一旁看电视,看到她这个样子,以为是想张楚的缘故,就没有问她。

她转过脸去,把自己的脸对着墙,不让她父母亲看到。她知道,诗茗这刻就在张楚旁边,说不定还搂着张楚呢。她对着话筒讲话时几乎是把泪往上面倾,但她又极力抑制住眼泪,不让张楚知道她在哭泣。她在几个小时前已经想好了,她不能让张楚知道她知道了一切,她能承担住这份痛苦,但张楚却不一定能承受住这个打击。他在乎她,他知道她知道了,会让他永远放不下对她犯错的包袱。张楚在她心中,只是个贪恋的孩子,任性而又随意,他是要人宠的,尤其要女人宠,他的快乐就是这样来的,也就这样简单,张楚是她的一切。他虽然对她犯下了错误,但他是她一辈子的朋友、情人、丈夫,她不能因为张楚一时的错误,而送掉自己一生的愉快和幸福。许多女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她是明白的。她准备只跟诗茗谈谈,求诗茗离开张楚,把完整的张楚还给她,还给她一个完完整整的生活。

她甚至不打算对诗茗有任何责备,她是她的妹妹,她已经承受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打击,她跟张楚在一起,只当是她的一时糊涂而已。她是她的姐姐,她怎会狠心偷她姐姐的男人?况且她的姐姐是那样爱着她的男人,她怎么也不应该插手她的家庭啊。她的家庭是一个幸福的家庭,温馨的家庭,她一直这样认为,别人也都这样认为,她的父母亲都这么说。

她对着电话问张楚下班到哪儿去玩了。张楚告诉她,去水上乐园游泳了,然后就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吃过饭在鼓楼广场坐了一会儿,刚回来。张楚说,鼓楼广场建了一个音乐喷泉,它晚上才开始冒水,所以等了很久才回来。诗芸心里知道,张楚在说谎,他一定是跟诗茗在一起的,他们一起去水上乐园游泳了,一起吃饭,这会儿……但她不能揭穿他,他很自尊,想尽心思在维护他的东西,维护他在女人面前的尊严和得到的爱。她对张楚说,你要放好一点,我心里全是你,我晚上睡不着觉都在想你,你的诗芸好吗?

张楚说,怎一个好字了得,我一直在盼你早点回来,你说还有三个星期回来,我现在开始数天数了,你回来了,我晚上就可以搂着你睡觉了。

诗芸听了,眼里立即是滚滚的泪水,心酸和心痛,爱和纵容,她这刻没有办法对张楚说。她太爱他了,舍不得给他一点难过,哪怕一点点不开心。她知道,张楚说的这句话是真心话,他是爱她的。但诗芸有些奇怪,张楚在电话里跟她讲话从来都是这样的,如果诗茗在一旁,他也会这样讲话吗?她开始怀疑那个人的电话,但她转而一想,人家干吗要无缘无故地打电话,而且说的事情都很符合张楚平时的性征。张楚心有些花,这一点她早就知道。她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绞痛。她忍了忍,对张楚说,亲爱的,你知道你妻子有多爱你吗?

你妻子在家休假带小孩,心里时时刻刻都在念着你,我的血管里都流着你的血,诗芸永远感动,楚楚长大了也会一样感动。他会说,是爸爸救了妈妈。亲爱的,我有时睡不着,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南京,你知道吗?

张楚放下电话时有些诧异,诗芸今天讲的话让他心里很憋,他一直对诗芸有一种犯罪感。他每每想到诗芸时就想走出来,但他只是想,像某种纯粹的向往似的,只是用来表达一下愿望而已。他进了房间,坐到床边上。诗茗躺在床上脸背着他不理他,他刚才对她姐姐讲的话她全听到了,她听到了心里就难过。她曾经对张楚说过,去客厅接她姐姐的电话,把房门关上讲话,她不想听到他的一个字。

可张楚真的关上门后,她心里又生气,她说张楚在偷偷地对她姐姐说好话,怕她听到了难过才关上门的,然后她就盘问张楚,讲了哪些话。张楚被逼无奈,以后就一直开着门讲话,这样不至于让诗茗盘问,或者怀疑他讲了什么而难过。

张楚看到诗茗生气,就上床抱过诗茗,哄她。诗茗甩掉张楚的拥抱,说,你别假心假意对我,把好话留着跟姐姐说去,姐姐不是马上要回来了?她回来你就能睡着了,原来你跟我睡在一起,一直睡不着。我没有姐姐好,让你睡不着,你还要我干吗?

张楚听诗茗说这样的话,气得往床上一躺,自言自语地说,我活得真累,我什么话都不敢说,说什么话总是有人会生气,生气了就不理我,有什么意思?为这些,我说了多少好话了,我还要说多少次?我有时真觉得累,爱一个人原来这么累,为什么还要爱?我自己一个人难道不好吗?上班下班,心里总是念着一个人,今天吃什么?明天晚上到哪儿玩?她今天这么晚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一天没接到她的电话,人就像掉了魂似的,干什么都没有劲,就是跟她做爱,也想着要让她得到快乐。我这样爱一个人,哪有一点我自己。就是她生气了,也不管我对我错,自己先上去赔个不是,我这样活着有自己吗?有意义吗?我总有一天会走的,你恨我吧,再也找不到我了,看你恨谁。但愿你找个人,对待他不要像对待我这样,给他多一点快乐,对他宽容一点,我现在……

张楚说到这里,诗茗脸上早流满了泪。她坐起来,伸手将张楚的嘴捂上,不让张楚说下去。她何尝不知道张楚心里累,爱得累,为情所累。只是她跟张楚闹惯了,只要自己一想不开,她就要跟张楚闹。她闹不是目的,只是闹的一种情绪。

她喜欢和张楚小闹闹,她不知道自己原来和张楚这样闹,张楚一直不开心。他迁就她,他讨好她,原来只是为了让事情尽快过去。她想到这些,心里难过了,恨自己怎么在这个上面一直不了解张楚呢。

张楚见诗茗哭了,知道自己话又说重了,连忙坐起来,把诗茗搂住,说,我以后什么话也不说了,好不好?诗茗搂住张楚的腰,很委屈的样子,说,我就要烦死你,谁叫你总是依着我。

星期一中午,诗茗在宿舍里刚准备午睡,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她穿好衣服出来开门,门打开后,诗茗立即呆住了,诗芸神情憔悴疲惫不堪地站在门外。诗茗看到诗芸后,心里立即明白了,诗芸知道了她和张楚的一切。她心里一下子全乱了,她愣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都忘了喊一声姐姐。她早就在心中打算过了,如果诗芸知道了,无论诗芸对她怎样,都由她。只是,她现在看到诗芸,觉得来得太快了,太突然了,她舍不得离开张楚。

诗芸原想在青岛给诗茗打个电话,求她妹妹离开张楚,不惊动张楚。但她想,这件事情对她非同小可,她不能这么轻率对待,她一定得说服她妹妹,让她离开张楚。张楚对女孩子有魅力,女孩爱上他,离开他需要有毅力,一种坚强的自杀力,杀死自己的情感,杀死自己的爱,才能离得开他。她了解她的妹妹,她跟她一样,是对自己的情感看得很重的人,这样的人离开张楚就更难。她必须回来,求她的妹妹,把一个完整的张楚还给她。当诗芸跨进房间把门关上后,诗茗突然“嗵”地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抱住诗芸的腿,脸上流着泪,说,姐姐,这会儿妹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都是我不好。妹妹日子寂寞,趁你不在,勾引张楚。事到如今,姐姐是打是骂全由你。只是求姐姐不要为难张楚,他爱着你,心里念着你,天天巴望着你回来。你若是责怪他,他会受不了。他最怕最担心的就是你知道他这些事。姐姐不要因为我,把张楚毁了,他跟我在一起,心里一直背着包袱,说对不起你。姐姐,你什么也不要对妹妹讲了,我再也不会去见张楚,我恨他,他不应该背叛你,我不想再见到他,求姐姐放过他,不要太为难他!

诗茗说到这里时,把诗芸反而说得为难起来了。她原本认为妹妹是不会答应离开张楚的,没想到妹妹自己说了,而且尽说自己不是。从诗茗的话里,诗芸知道诗茗深深地爱着张楚,只是妹妹似乎不知道她一样清楚张楚,经不住打击,他可以爱得轰轰烈烈,但他的爱情只能在温室里成长,是经不得风吹雨打的。这是他的性格决定的,怪不得他。什么样的性格,决定了什么样的人。她从认识张楚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他了。她爱他,不是爱在一张空白纸上什么都不知道上的。

她想到这些时,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手摸在诗茗的脸上,眼泪一串串地往下掉。

这一刻,她在心里反而舍不得诗茗起来了。诗茗是她的妹妹,永远是她的好妹妹,这世上不会有一个人能替代,她们是亲姐妹。妹妹偷了姐姐的男人,又算得了什么?

她突然抱住诗茗号啕大哭起来。她哭的是诗茗,不是哭她自己,诗茗理所当然应该找个好男人。她爱上张楚,不是她的错。这样出色的女孩子,应该有个好男人配。

诗芸没有在南京留下来,她下午又匆匆地上了火车回青岛。她担心张楚知道她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会受不了。她还担心,张楚如果知道是她赶走了诗茗,他不会原谅她。她就爱得这么复杂,爱得这么煎心,一心一意地在小心地维护着他。

她上火车前,在车站广场上给张楚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的一些情况。她在电话里尽量笑着对张楚说话,可她在心里喊,张楚,我就在南京,你的妻子就在南京,她多想回去和你住上一夜再走,可她现在都不敢走到家门口看一下门,看一下你,你知道吗?你的女人爱得你好心痛,她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一步了,把你的脚捆住,把你的心扎住,把你的爱留住,永远的,张楚。诗芸在心里喊这些话时,几乎要哭出泪来,可她不敢哭,张楚在她心中,永远是个好男人,好丈夫,好情人,好朋友,她不愿让他难过。

张楚挂了诗芸的电话后,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怅然。他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七点钟了,诗茗也该回来了。他打开电视,手上抓住摇控器不耐烦地对着电视不停地换频道。过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八点多钟了,诗茗还没有回来。他走到阳台上看看,阳台下面马路上的灯光有些幽暗,行人很少。他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心里更加不安起来。诗茗这么迟没有回来,一定出什么事了,否则,她有事迟回来会给他打个电话的,告诉他不让他等得着急。他回到客厅,坚持坐在那里等,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诗茗不会出什么问题,她一定是因为什么事给耽搁住了。

但是到了九点钟,张楚完全坐不住了。他找来一张纸,在上面写道,茗,我出去找你了,你回来哪儿也不要去,我心里急死了。爱你的,楚。然后挂在桌上花瓶上,这样诗茗回来会很容易看见。他关上门,下去到公共汽车站乘车去。在车上他想,诗茗是不是病了?到了诗茗的单位,他心想诗茗这刻可能回到家了,就在公用电话亭里先给家里打一个电话,看看诗茗有没有到家。电话打去没有人接,诗茗还没有回去。他就去诗茗的宿舍,到了诗茗的宿舍,突然发现忘了带钥匙。他站在门口敲门,里面没有人应,诗茗不在。他犹豫着下去,心想还是回去。

诗茗不会在宿舍里,她一定到哪儿去了。

诗茗其实就在房间里,张楚敲门时,她痛苦渴望的心里是多么希望张楚能够开下门来,她没有想到张楚没有带钥匙。但张楚就是带了,他也已经打不开来了。

张楚不知道,她从今天起要离开他了,她多么希望她今晚能再陪他一晚,他是她的张楚,是她爱的人。她不想离开他可又不得不离开他。她听到张楚敲门喊她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在流,她赤着脚轻轻地走到门边,透过门缝看着张楚。张楚,我就在里面,我曾说过我是你的妻子,你也曾说过我是你的妻子,你现在听到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吗?你能听到我的眼泪滴下来的声音吗?你听到我在心里喊你名字的声音了吗?我的张楚,别说你的诗茗好残酷,诗茗这会儿心死了,没有你的日子诗茗就不会再有笑容,你好好爱姐姐,诗茗永远爱你……

张楚开始下楼时,诗茗伏在门边上,身子慢慢地瘫了下来。她在心里喊,张楚,你别走,让我看看你。当张楚快要在楼梯口上消失时,诗茗抓住门锁几乎想把锁拧开来,冲出去,扑到张楚怀里。但她还是慢慢放下了手。她答应了诗芸,她不能……她强忍住心中悲伤,捂着嘴在哭。

张楚回到家里时,都快十点钟了。张楚心里完全不安起来,他刚才回来的一路上,都在留心这一路上有没有发生交通事故。诗茗从来没有这样过,她今天一定出什么事了!可他怎么去打听呢?会不会诗茗又跟他闹什么了?他心想,怎么可能,昨天晚上我们还好好的,诗茗怎么会呢?

他强压住内心的不安在等诗茗,他心里说,诗茗一定会回来的,她不会出事的。可到了十二点,张楚坚持不住了,他心里生出了悲哀,只有一个念头,诗茗一定出事了。但他还是不能说服自己,下楼打的去诗茗的宿舍,这回带上了钥匙。

到了诗茗宿舍门口,他先敲门,喊诗茗,没有人应。他就拿出钥匙开门,却意外地发现,锁开不下来,钥匙不对。锁被换过了。

几乎在一瞬间,张楚的精神完全崩溃下来了。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诗茗离开他了,他有男朋友了。他怔怔地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对着门里喊了一声,诗茗,你在吗?没有人应他,他眼泪涮涮地就流了下来。诗茗终于离开他了,她都没有告诉他一声,就这样离开他了,她现在一定在她朋友那里。诗茗……他在心里喊过这声后,不知道自己还要说什么,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淌着眼泪,悲伤的眼泪,一个没有长大的男人的眼泪。而他不知道,在这门里面,这一刻,有一双哭红的眼睛,正在门缝里看着他,同样在心里呼喊着他的名字。她几次想打开门,投到他的怀里,可她已经对诗芸承诺了,她没有勇气再跨出这一步。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他们在一起时,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他争吵,而不是两个人恩恩爱爱相守。

她在心里说,张楚,你回家吧,姐姐很快就回来了,诗茗给你的一切,姐姐都给你了。你时常不是说,什么都是姐姐的最好。张楚,下辈子,我要抢在姐姐前面嫁给你。张楚,你回家吧,回家洗个澡。你吃晚饭了吗?你再不走我就要开门了,张楚……

张楚站在门口淌了一会儿泪后,慢慢拖着步子下楼了。楼道里有些黑,他根本看不清台阶,他就抓住楼梯栏杆一步一步移下去。从五楼下到一楼,他几乎用尽了力气。到了一楼,他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坐了下来。阴湿的楼道里蚊子很多,叮在他身上咬他,他几乎感觉不到。他就这样麻木地坐在那儿,一直到很久才起身离开。

他回到家里都快两钟了,他什么也没脱躺在床上脑子里空空的。他有点不相信诗茗现在就这样离开她了,也许只是他的误会,或许他太在乎诗茗了,一有什么事情他就往坏处想。诗茗怎么会离开他呢?诗茗说过,这辈子她不会离开他,她是他的诗茗。

他一夜都没有能够入睡,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第二天早晨去上班,他一到办公室,就给诗茗的办公室打去电话,接电话的人告诉他,诗茗还没有来上班。过了一会儿,他再打去电话,接电话的人说,诗茗请了长假,出去旅游了。

他放下电话时几乎愣住了,站在窗前,要不是心里强硬一下,眼泪就滚下来了。他急忙上洗手间去,在一个方便间里把自己关在里面,然后坐在马桶上默默无声地流着泪。一切终于证实了,他最害怕的一天终于来的,诗茗离开他了。他曾经想竭力维护的一个爱终于背叛了他,他被人抛弃了,他坐在马桶上心冰冷到了极点。诗茗离开他都没有告诉他一声,他就这样被她冷冷地突然抛弃了。他在她面前曾经是一个男人,在感情上、肉体上征服了她的男人!他这刻才发现,他原来什么都不是。

他在在马桶上也不知坐了多长时间,一直等泪流干了才回办公室。他回到办公室时,小许刚好在。小许看到他的样子有些诧异,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回答小许说没有哪儿不舒服。他坐下来后,小许愣愣地坐在他的对面,小声地问他有什么心事,叫他别在心里憋着。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做的一种游戏,他对小许说,我小时候玩过一种搭积木游戏,把所有的积木一块一块地叠加在一起,然后用手指对准中间任意一块积木用力弹过去,那块积木飞出去以后,上面的积木能够稳稳地落下来而不会倒塌。长大后,我不玩积木了,玩砖头,我把许多砖头叠在一起,然后抓一块砖头在手上,对准中间一块用力拍击过去,那块砖头飞出去后,上面的砖头落下来总是纷纷倒地,我一次都没有成功过。有一次,堆高的砖头倒在我的脚上,我脚上有几处被砖头砸破了,还流了许多血。

小许有些摸不清张楚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她对张楚说,也许你用力不够。张楚说,是砖头不光滑的原因。童年时,我们抓在手上的东西都是光滑的,长大了,我们抓在手上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光滑的。张楚刚讲完这句话,陈女仕进来了。当她看到张楚神情恹恹的样子,她心里猜出了几分。她上去跟张楚说话,想让张楚开心。她说话时,心里也在甜蜜地想着他们的孩子。她想,等过一段时间,她要告诉张楚,让张楚开心。

小许和陈女仕走后,他就呆呆地坐在那里痛苦着。他始终想不明白,他觉得诗茗应该跟他说一声。分手了,总应该说一句再见的话吧。他是爱她的,她应该知道,即使他曾经带给她许多痛苦,但他们在一起也有许多甜蜜啊。一整天,他都没有能够想通。每次有电话来,他都是抢着去接,他在心里说,这一次一定是诗茗的,但每次都是同样的失望。他在下班前给诗芸打了一个电话。诗芸是上午到家的,她从张楚有点沙哑的声音里,知道张楚一定哭过,她默默地流着泪,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张楚。可她还是问,你怎么了?张楚多么想对一个人说,诗茗走了,她离开了我,可对谁说?他真想找个人扑到她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他问诗芸,你什么时候回来?诗芸说,你这么想我我就快点回去,不会等到三个星期后再回去,我也想你。

张楚放下电话后,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忙着下班,他突然有点找不到自己着落处的感觉。诗茗走了,他回去干什么?一个人关在一间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是很可怕的事,他害怕那样的寂寞,害怕那种孤独。

他下去时陈女仕还在办公室里,但他没有停留,他甚至都没有和陈女仕打一声招呼就走了。陈女仕有意留下来等他,想陪他说些话,给他一些安慰。她甚至希望张楚把她带回家,在他家里她替他脱去衣服。诗茗能够给他的,她也能够给他。但当张楚从她身边默默走过去时,她坐在办公室里,不禁有些暗伤自己。

张楚下去后,还是往诗茗的宿舍里去。他有些不死心,她不相信诗茗出去旅游了,她一定在家里,只是她不愿意再见他。他心里想,她一定有男朋友了,比他好许多的男朋友。

他只想再看她一眼,让他知道她在南京,她现在很好他就满足了。他还能要求什么?他毕竟爱过她,他怎么能不关心她?她曾经住在他心中,也永远驻在了他的心中,她是他的诗茗。

他到了诗茗的宿舍,还是习惯性地拿出钥匙开门。锁开不开来,钥匙跟锁不配。他怔怔地站在门口,心里在喊,诗茗。他这刻多么想扑到诗茗床上,在她床上大哭一场。他在心里喊着,诗茗,你不能丢下我。

他离开诗茗那里,找不到一个能去的地方,他哪儿也不想去。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往楼上挪时,他不知道,有一个人正躲在他身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偷偷地看着他上楼,脸上全是泪。她想上去喊住他,更想上去搂住他的腰,和他一块走回去。

她已经有两天没有亲近他了,她想他,眼泪都哭干了,她夜里更是睡不着觉,她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睡了,她要他搂着她睡。张楚,你知道这会儿我就在你身后吗?你怎么就没有发现我呢?你到哪儿去找我了?张楚……

张楚回到家,摸黑走到沙发旁,两腿跪在地上,头埋在沙发上,无声地流着泪。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他无法接受这一切。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他是那么爱着她,她怎么能这样离开他?难道她从来就不曾爱过他?

他这样痛苦地想着时,这时电话响了。他起来去接,是诗芸的,他心里一阵安慰。他尽力把语气提上来,假装心情愉快的样子,但始终找不到平日跟诗芸开玩笑说话的语气。他现在最想念的,是诗芸什么时候回来。他需要诗芸,她是他的爱。这个时候,他尤其需要诗芸的安慰。诗芸从他的口气中,探出了他内心的巨大痛苦,她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回到张楚身边,她不能让张楚这样一直陷在痛苦中。这样下去,他会在痛苦中崩溃掉的。他不是一个能承受痛苦打击的人,他太爱他自己的东西了,包括女人。她陪张楚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后,告诉张楚,她会早点回去的。

这个周未,象是有些特别。从下午起就一直刮大风,刮到晚上都没有停止。

他一个人关在黑暗的屋子里,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心里尤其孤独。他想诗茗,他不知道诗茗在哪里。这些日子,他每天下班都到诗茗的宿舍去一下,想突然看到诗茗回来。他想看见她一眼,她是他的诗茗。

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下起了雨。开始雨点很疏,接着就是猛烈的暴雨,他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雷电暴雨,心中不免有些害怕。透过夜幕,他仿佛看到诗茗就在雨中奔跑,在向他奔跑过来。她奔跑过来的时候,一路都在喊他的名字。

他离开窗户,怔怔地坐到沙发上,心里找不到发落自己的地方。他忽然想起小许下班时跟他说的话,她问张楚芥子园在什么地方。芥子园是李渔的私人筑园,建于康熙年间,楼阁台榭,门窗联匾,池苑假山,花草树木,布局造设都很有讲究,李渔在《闲情偶记》里多处记述过,它还是李渔出版图书的坊肆,张楚也就知道这一些。三百多年过去了,芥子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知道芥子园的人也很少。小许要张楚明天陪她去荒径野木处寻找芥子园,说是在重重迭迭的岁月里,给自己找一声岁月沧桑的叹息。

张楚知道芥子园在南京西南隅,但确切的地点在哪里他也不知道。甚至都搞不清是在城墙内还是在城墙外?是在秦淮河这边还是在秦淮河那边?他拿起电话,给小许打去电话,想问问小许明天究竟到哪里去寻找芥子园。小许接到他的电话后,问他怎么没出去消遣?他却忘了问她芥子园的事,对小许说,想你。

小许放下电话后就打的过来了,他几乎一开下门,就将小许搂进怀里。噢,诗茗,你又回来了。他在心里这样喊着,泪水跟着在小许的胸前湿了一片。他把小许拥进房间,抱上床,摸着黑把小许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抱着她的身体,一遍遍地抚摸着、亲吻着……

千万遍的柔情,仿佛是由这些天痛苦化成的。他不知抚摸了多长时间,才脱掉自己的衣服,伏到小许身上,吻着小许。他在痛苦里几乎是含着泪对小许说,我要进去了。然后分开小许的两腿,慢慢地将他的阳具向小许阴道里推进去。他在推的过程中,遇到了阻隔。他吻了一下小许,然后奋力一个冲刺,阳具就顶破了阻拦冲了进去。他在里面快乐地搅着,剌探着,纵横着……这时候,他没有痛苦,只有快乐!噢,诗茗……外面狂风暴雨大作,他在小许身上和着暴雨一起高潮……

突然,他被一串杂乱的脚步声惊醒了。他坐起来一看,诗芸正睁着一双惊愕的眼睛站在床边上,他在惊慌里推了一下小许,小许睁开两眼,看到诗芸,“啊”

了一声,在慌乱羞愧里赶紧找自己的衣服穿。张楚抓起一件衣服套到身上,立即跳下床,站到诗芸面前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两腿抖索着,想喊诗芸,却喊不出来,身心仿佛完全崩溃了。突然,他“扑通”一声跪在了诗芸面前。

也几乎是同时,他喊出了第一声,诗芸!但诗芸这一刻已完全气疯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回来会看到这一幕,她小心维护的人竟会这样!这是她的张楚吗?

她气愤得突然抬起一只手,向张楚脸上挥了过去……

张楚一下子就被打得跌倒在地上。他坐在地上望着诗芸完全被震惊了。她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对待过他!她是诗芸吗?她也抛弃了他?诗芸望着跌倒在地上的张楚也震惊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伸出手打张楚,她一定疯了!张楚,你知道你的诗芸在喊你吗?当他们的眼光还在惊愕里对撞的时候,小许突然尖叫了一声接着就冲出了房间。张楚见了,立即跃起来,跟在小许的后面呼喊小许,叫她停下来。

此时,天刚亮不久,暴雨比昨夜还猛烈,几米之外都看不见人。小许冲出楼道后,赤着脚裸着身在暴雨里向前狂奔。后面,张楚紧追着她并且不停地在呼喊着她的名字,叫她停下来,别跑。突然,从斜路上冲出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张楚看见了刚想偏让一下,脚底却一滑,身子就在马路中间摔了下来,那辆黑色的小轿车立即从他身上辗了过去。前面,几米远之外的小许,听到后面一声惨叫时,刚惊悸地回过头去看时,那辆黑色的小轿车象失控似的一下子撞了上去,黑色的小轿车撞倒她后又向前开了几米远才停住。司机开门下来,看到眼前一幕,吓得立即逃走了。

张楚躺在路中间,血在雨里滩开了一地。几米远之外,小许躺在路边上,殷红的血也在雨中向周围溢开来。漫漫的,两股血流在暴雨里汇到了一处,和着水哗哗地向前流去……

这时候,诗芸刚奔到暴雨中,在后面追赶张楚,呼喊着张楚的名字……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