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浪子单飞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浪子单飞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雪月风花 雪月风花

    女警官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却一直以微弱的控制力与本能做着顽强的抗争。从一开始默默地哭泣,逐渐随着男人的撞击娇喘连连,后来甚至到了不由自主的抬臀迎合着被肏的节奏。此刻她的脑子已经几乎全是空白,唯一的一丝清明尚在坚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强忍着不让高潮发生。  庞中天早已觉察到程新月身体的状况,总感到自己再坚持一秒就能征服她,可她就是一分分一秒秒的坚持下来。现在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暗叹一声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看来我还是输了。如此精神一松顿时崩溃,脑袋一阵轰鸣「啊!」的大吼一声双手抓紧女警官的腰肢,鸡巴猛地

    浪子单飞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雪月风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雪月风花》,是作者浪子单飞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警官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却一直以微弱的控制力与本能做着顽强的抗争。从一开始默默地哭泣,逐渐随着男人的撞击娇喘连连,后来甚至到了不由自主的抬臀迎合着被肏的节奏。此刻她的脑子已经几乎全是空白,唯一的一丝清明尚在坚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强忍着不让高潮发生。  庞中天早已觉察到程新月身体的状况,总感到自己再坚持一秒就能征服她,可她就是一分分一秒秒的坚持下来。现在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暗叹一声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看来我还是输了。如此精神一松顿时崩溃,脑袋一阵轰鸣「啊!」的大吼一声双手抓紧女警官的腰肢,鸡巴猛地

《雪月风花》 (二十七)虎口脱险 免费试读

这张浓妆艳抹的漂亮脸蛋却是久违的爱琳达,代号「雪莲」的国际刑警探员。

两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探员马上在第一时间压下心头的惊喜,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请问,您是找谁?」程新月茫然地问道。

「哈哈,哈哈!果然是大美人名不虚传啊!我是娜塔莎,这几天是您的邻居,怎么夫人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爱琳达依然代入「毒蜘蛛」的身份粗豪地说道。

程新月似乎犹豫了一下,便向后让了让点头道:「请进,娜塔莎夫人!」

两人并没有在房中停留,程新月径直将她带到了阳台上,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可能有任何窃听的可能。

「真是太好了,‘冰山’!终于找到你们了,这次我奉命寻找你们的踪迹,相机营救。安妮和丽莎呢?她们还好吗?」爱琳达稍稍掩饰了激动的心情便向她通报了营救的意图。

「」

雪莲「见到你真高兴,我们三个的情况是这样的……」程新月用略带哀伤却又精炼的语言将她们三个女警的经历和目前的状况详细地讲了一遍。

虽然程新月没有描述细节,但爱琳达听着她们的遭遇也湿红了眼睛:「‘冰山’你们受苦了,这次我拼了命也一定要营救你们!」

「谢谢你,雪莲,但我不希望连累你!」程新月知道她这句承诺包含着多大的困难和危险,心中也万分感动。

「不要这么讲,程!我们是亲密的战友!现在说说我的情况,这次我是与庞家的老二庞中元搭上关系,利用庞青云的丧事上的岛。按计划会在七天后庞青云葬礼结束后离开,那时会有一架六人座直升机过来接我,这是个营救的好机会。」

爱琳达又继续讲到:「你身上的迷药我已经从庞中元这个白痴那里套到了解药,本来是以防万一准备的这下正好,估计五天后你就能恢复正常了。但是,安妮和丽莎有什么办法可以通知到她们吗?」

程新月想了想说道:「安妮和丽莎我来想办法,你等会将解药带来就行,其他的只能随机应变了,你自己也要小心!」

说完两个心意相通的女警互握双着手点头致意后,爱琳达便迅速离开了。稍后,程新月得到了长期以来一直束缚着她体力的解药,开始了营救计划。

晚上,庞中天在房间里满脸怒意的发着脾气:「都是帮没有见识的猪猡,还有老二也不是个东西什么本事都没有还受外人撺掇和我唱对台戏。真是混蛋!」

一个人骂了半天,终于走到了程新月面前搂住了她的肩头叹了口气道:「唉!新月,我真没骗你,贩毒没前途我早就想转向了,可这帮家伙全是鼠目寸光,实在不行拿了我的那份财产就去从政,嫁给我好吗?」

见程新月转过了身让自己的手掌滑落下来也没有理睬自己的老话重提,庞中天还是不甘心的强行扳住肩膀让她正面对着自己才开口道:「新月,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但我真是诚心实意的。你想,不管你怎么想我们今后生活在一起总会发生男女间的关系,可我不想和你这样没有名份的瞎混日子,我内心很尊重你,你明不明白!」他终于把想说的话都对她讲了,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明白或者之后会不会更恨他。

「我的同伴怎么办?」

「什么?同伴?」女警官突然的接口又提出一个他未想到的问题,倒让他有些张口结舌。

「哦,你的同伴我可以……可以让她们提高等级。」

「不行!」女警官果断的一口拒绝然后一脸郑重地说道:「我……我可以和……和你生活,不管结不结婚都无所谓,但我的两位同伴你必须让她们和我在一起,绝不能再做营妓了。」

没有料到女警官就这样松了口,庞中天忙满口答应下来:「没问题,没问题!

我明天就让她们住到这边来。」

似乎对程新月的突然转变还有些疑虑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新月,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吗?不是骗我吧!」

程新月猛地站起来语气激动地朝着他大声道:「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肯放了我吗?」

见她如此激动心中似乎还有怨愤,庞中天反倒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没错,她陪老头子睡了快一年了,也自认是他的女人。看来,这个女警察也不象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女人终究是女人,为男人生了孩子也就认命了。呵呵,我也要快点让她怀上我的血脉。」

自认为将因果想通之后,庞中天倒因为刚刚的不信任对她有了几分歉意,马上陪了副笑脸道:「呵呵,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你放心,我会全心全意对你好的,不然让我不得好死,别生气啦!」

庞中天说着又顺势拉住了她的柔荑,只觉她微微一挣后便任由他握着,女警官第一次如此顺从让他心花怒放有如吃了蜜糖一般。脑子里浮起要让她怀孕的心思顿时热血有些上涌,手上轻轻一拉将娇躯搂在怀中只想畅快地亲热一番。

对于急不可耐伸过来握住自己乳房的手掌程新月并没有刻意的躲闪只是在庞中天大腿上坐直了身子对着他幽幽地说道:「希望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都是因为我那两个姐妹受了许多苦,请你不要在这样子对她们了。」

「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一定让她们到这里来。你也不要难过,其实为了她们你已经做了不少了。」庞中天再一次做出了承诺,感慨着女警官对同伴发自内心的关怀,出于对她的敬意第一次说了句人话,可接下来马上又露出了马脚:

「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那就真的做了」姐妹「吧,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多好啊!」

待到程新月反应过来他话中的调笑意味,重重地哼了一声作势便要起身离去。

她并没刻意做作,但这番浅嗔薄怒自然而然显露的妩媚让男人的骨头足足轻了十几两赶忙安抚住她连连低头认错:「别生气,是我不好,刚刚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的心里只有你怎么可能再去碰别人呢!」

好容易才让程新月平息怒意,乐在其中的庞中天松了口气,这个娘们还真有味道。从侧面望向女警官雕塑般精致完美的脸颊,那真真地是美艳不可方物让人只得仰视不忍亵渎。

「你真美!」庞中天情不自禁地凑过去在嫩滑的脸颊上温柔地吻了一口,含情脉脉地说道。

虽是打定主意与他虚与委蛇但面对一个成熟男子完全是真情流露地表示仰慕之情,出于女人的天性还是让她略有些小得意。不过马上就清醒过来,暗暗告诫自己:「要死了,被这个罪犯爱慕有什么好开心的。现在这样只是演戏,一切都只是为了麻痹他!」这样一想内疚的念头消减不少,她定了定神打开了男人的手掌脸上带着羞色道:「好了,别捏了,手这么重,奶水都要把衣服全弄湿了。」

「把衣服脱了给我吃两口奶吧!」

「不行,中平还没有喂过呢。」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两人算是确立了情人关系。特别是程新月为了这次营救计划能够成功便必须扮演好这个情妇的角色,以换取两位同伴与自己重获自由的机会。因此她强忍着屈辱对其稍稍假以辞色,果然让那个家伙神魂颠倒。

昨天经历过的事让程新月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更深的了解,目前哺乳期的一对丰乳已成为一个软肋,很容易就会引发强烈的生理欲望。她的心中宁愿直面被奸污的痛苦,也不愿让自己再度沉沦在淫欲的漩涡。

因此她坚决的拒绝了男人吸奶的愿望,想到既然无可避免索性坦然面对了,便站起来走到床边鼓起勇气回头说道:「我们早点休息吧!」

今天的程新月给庞中天一种全新的感受,一向淡漠坚强的女警察展现出柔顺温婉一面竟显得如此妩媚如此荡人心魄。望着她毫不避忌当着自己的面脱下了衣衫,露出那一身雪白柔嫩的肌肤,隐约中将幽暗的卧室也照亮了几许。

这一幕靓丽美景让庞中天心神俱酥脑袋中晕乎乎象是喝醉了酒,这个从小缺乏关爱的心灵回归了温暖的巢穴。

整整一个晚上庞中天紧紧地将程新月搂在怀中床单里两个裸体的男女紧贴在一起可居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女警官本已做好了再次牺牲自己的心理准备,可等来的却是一夜的风平浪静。

庞中天从没象今天那样睡得如此安稳祥和,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看到那张毫无瑕疵的秀美脸庞就这么近在咫尺,心中便满是感动和幸福。他忍不住再度将程新月拥抱在怀里,轻轻地感叹着:「我只愿永远和你这样子,此生再无所求!」感受到这个家伙诚挚而热烈的情感让程新月也有些无法面对,闭上眼微微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道:「呃,起床吧!」

「好吧!」男人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便放开了手臂。

这个魅力无穷的女人连穿衣梳洗都显得如此优雅,默默地注视着她的庞中天内心感受着无比的温馨,突然叫了声:「老婆!」

女警官有些害怕面对却又无法逃避,茫然地应了声「嗯!」

「我后悔了!」

「嗯?」程新月回过头有些忐忑疑惑地看向他。

「昨晚好象忘记做一些爱做的事了,要不要现在补上?」

程新月这才知道他在开自己的玩笑,目光似怒非怒地瞪了他一眼:「去你的!」

「哈哈哈哈,那就放过你了,今晚可要准备好,一起做最爱做的事,亲爱的!」

庞中天眉开眼笑地说道。

两人间突然出现这样的氛围完全出乎程新月的预料,虽然说对实现计划是很有利,但她内心还是倍感委屈难受。

此后几日女警们的计划实施的很顺利,安妮和丽莎被庞中天如约接到了程新月隔壁安置,如今她们都已经解除了力量的束缚。明天便是庞青云的葬礼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们就能脱离苦难重获自由了,商量妥当后几人便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各自等待着最后行动方案的实施。

听到隔壁房间里隐约传来男女性爱时发出的各种各样的声响,安妮与丽莎含着泪心中饱含着深深的歉疚。为了她们能获得自由免受更大的伤害,程副处长付出了多么大的屈辱。

程新月在咬牙忍耐,拼命地克制将压在身上的男人痛殴一顿的冲动,她笃定以自己目前的能力仅用双腿就能将这个家伙制得服服帖贴。可现在却不能这么做,她能做的只有仰面躺着将修长笔直的双腿大大地分开,迎接着鸡巴在小屄中一次次冲撞直到肮脏的精液射进子宫。

「要忍耐,不要冲动,今天是最后一次。千万要忍耐!」就在一遍遍的内心自我告诫下,漫长的屈辱终于走向了尾声。

完全获得了满足的男人从她的身上翻下来,还不忘在脸颊上亲了一口问道:

「老婆,舒服吗?」

女警官委屈地「嗯」了一声道:「我要去洗一洗,今晚我想睡在中平房里。」

「嗯,也好。昨天那小子哭了好几次,跑来跑去也够麻烦的。不过那张小床,会让你睡不好的。」男人在浓浓地倦意下不以为意地说道。

「没关系,你自己好好睡吧!」

深夜,程新月怀中搂着婴儿将自己的乳头塞进小嘴里,怜爱的目光凝视着他安详地吮吸着香甜的乳汁。只觉无比心痛的女警官忍不住闷声痛哭起来,「孩子,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使劲多吃点吧,对不起!呜呜呜!」……

无眠的漫漫长夜过去了,新的一天终于来临,离庞青云葬礼只剩一个小时。

这时庞中天走进房来手中还拎着只口袋,将它递给了程新月道:「新月,给你准备的,等会一起去吧!」

程新月往袋里一看,是黑色的女式套装礼服,脸上开始变色:「什么?去…去参加…葬礼?」

见他点了点头,女警官的心顿时往下一沉。原本的制订的营救计划是趁葬礼之际,岛上防御重点转移造成的局部松懈,她们几个迅速地冲出牢笼赶到停机坪然后乘直升机离开。却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又来节外生枝。

「这……这不大好吧!我现在跟了你,对你父亲这样不好,我不想去!」

「没关系,你本来就是先跟我的嘛!再说老头子对你也不错,肯定希望你活得开心,不会要你守活寡的。好了,别多想,快点准备吧,时间快到了!」庞中天依然坚持着。

「我真的不想去,觉得很难堪啊!」程新月努力的拒绝着。

庞中天走过来双手握住她两臂,正色道:「老婆,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难堪的。其实,今天我要宣布一个重要决定,我希望有你能在旁边,这很重要!相信我!」

到了这时,程新月只能无奈地点头答应:「嗯,那你等我会!」说完提着袋子往隔壁房里去了。

「什么,这不行,绝对不行!」安妮和丽莎听了程新月的决定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最后再重复一遍,你们按原计划在这里等爱琳达,她会安排你们先走。

这是命令,你们两个听清楚了吗?这是命令!「程新月异常郑重地说道。

安妮和丽莎已经哭了起来,「不要啊,程副处长,我们不愿意离开!」

「好了,时间不多了!照我说得做,我一定会找到机会离开这里的,国际刑警组织知道我的存在一定会想办法的,你们放心!」

G国是处于全球秩序最混乱的银三角地区,国际刑警组织根本涉及不到这里,以武力营救行动很难借助当地政府的力量,要国际刑警自己组成一只军队来救一个人这有多少可能性?安妮和丽莎都知道程新月的话完全是为了让她们安心离开所说的托辞。可程新月的态度又是如此坚定决绝,让她们两个心如刀绞。

若要俏一身孝,真的不是虚言,那身黑色套装穿在程新月身上,任随看到这玲珑曲线衬托出的高雅与柔弱气质都忍不住会在内心怜惜不已。还好那顶黑色的宽沿帽垂下的面纱巧妙地遮掩住了那惊世骇俗的容貌。

葬礼的场地其实也离开不远,整个银三角地区黑白两道的人物到场的有百来个将墓地周边的草地站得满满当当。庞氏旅居当地数十年丧事也入乡随俗按当地教会的习俗操办,主持仪式的是个有名望的大牧师以及庞氏集团目前最有权势的一位大佬。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两位主持者洋洋洒洒的念完了悼词,在众人的注目下一代枭雄「华青鹰王」庞青云的棺柩被安葬入土了。

整个过程中程新月一直挽着庞中天的胳膊象一对真正的情侣般的和谐,其实她的内心忐忑不已,最担心的是安妮和丽莎能不能安全的逃离,还有以后自己的命运到底如何。要是再也没有逃离的机会,她宁可死去也不愿再被罪犯淫辱,女警官在心中默默地下了决心。

葬礼结束接下来就是一场盛大的答谢来宾的自助酒会,庞中天带着程新月向正中央大佬们围聚的圈子走去。

众人互相行过点头礼,一位长者问道:「大公子,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我的未婚妻,姓程。」庞中天答道。

「程小姐真是太漂亮了!」「庞大公子好福气啊!」面对周围一片恭维,庞中天礼貌的点头致谢。

「大公子,前两天商量过的接下来公司业务您有决断了吗?」问话的正是刚刚那位主持仪式的大佬,他一说话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庞中天。

「是的,我有了决断正要向各位宣布!」庞中天向周围扫视一圈又缓缓地说道:「我决定脱离庞氏集团!我的股份可以马上转让给各位,从此后庞氏的所有业务都与我无关!」他一边说着一边侧过身来,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经完全对着程新月了。

程新月明白他是在完成对自己的许诺并表达心意,可是此刻心乱如麻的她根本不想去关注这个家伙的想法。

这时,周围一片嗡嗡的议论声,几个亲近庞中天的人中有人忍不住的相劝:

「大公子,总裁一生奋斗留下的事业可不能没人继承啊,你这样做集团的人心就散了啊!」

「不是还有中元吗?老头子活着时不是很看好他嘛,要是愿意你们可以找他啊。」

众人听了都摇头叹息着:「二公子,他这个人怎么有能力……」显然大家都不认可庞中元这个二世祖的能力。

最后连那个主持仪式的大佬也忍不住开了口:「大公子,三思啊!熟话说力分则弱,力聚则……」

「彭叔,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庞中天没让他说完就一口打断了。

见他如此姓彭的老大也只好摇头叹息了。

「大哥,你在这啊!我听他们说你要离开公司,难道是真的?」这时庞中元走了过来。

「是啊!我是要离开庞氏。」

「那怎么行!你一走公司怎么办?」庞中元也知道自己的能力远不如大哥,刚刚失去父亲羽翼的呵护要是连他都离开了自己恐怕要被别人欺负死了。

因为父亲的关系庞中天和这个兄弟的感情也很一般,也不想与他多聊就伸手拍了拍肩膀道:「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回过身想拉着程新月离开。

他没注意的是程新月一直在看向庞中元旁边那个女人,她正是化名「毒蜘蛛」

的爱琳达。

程新月看到与庞中元一起走过来的竟是应该已经离开戈拉岛的爱琳达心情便紧张起来,「她们怎么还没走?到底出了什么变数?」

不过她很快从爱琳达做出的表情暗示上看懂了她的目的,劫持关键人物再一起撤走。眼前的形势一目了然不管结果如何,只有配合爱琳达一起行动了。程新月当机立断的做出了决定,很快选定了目标并向爱琳达做了暗示。

说时迟那时快,程新月一个跨步便窜到了彭老大的身边,一下子变扣住了他的咽喉将其控制住。这时,庞中天正好转过身看到这一幕还没有反应过来后脑便被一支手枪顶住了。

这下凸起变故,两名女警已经将庞氏集团眼下最有权势最重要的人物控制在手中了。人群反应过来,惊呼一片但很快就有保镖将她们围在中间。

「到底怎么回事?」庞中天心中已经猜出了原因但还是盯着程新月问道。

这时,趁着刚刚的混乱,程新月已经用一个敲碎酒杯的尖刺紧紧地顶在了彭老大的喉咙上,让他丝毫不敢动弹。

「叫他们都让开,你们两个跟我们走,否则大家一起死!」爱琳达一边大声喊道,一边用枪顶着庞中天的脑袋往前走。

两位大老板落在别人手里,周围的保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虽然十几支枪依然对准了两个女警但脚下却缓缓地让开了道路。

互相僵持着的人群缓慢地向着停机坪移动,看来越是大人物越是怕死这句话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彭老大哆嗦着腿脚前行口中也颤抖地问道:「两位到底要做什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放心,我们只是要安全的离开这里,在这之前你也是安全的,只要你们好好配合大家都是安全的。」程新月冷冷地回答道。

「好说,好说!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他从程新月控制他的力量和手法便知道任何轻举妄动都很难得手而且对自己来说是极其危险的。他一边满口答应着这个可怕女人的要求,一边口气严厉地对着保镖们说道:「都让开,都让开。

谁都不许乱动!」

很快到了停机坪,爱琳达那架直升机的旋翼已经开始旋转马上就能起飞了。

这时,两个女警用眼神做了个交流后,爱琳达一把将庞中天推开飞快地将手枪指在了彭老大的脑袋。因为直升机的空间只够带一个人质,爱琳达用眼神询问带哪个?程新月同样用眼神回应决定带那个怕死的彭老大。

两个女警配合的默契无比让敌人无机可乘,眼看着她们就要上飞机,跌倒在地的庞中天大声喊道:「新月,你真要离开我吗?」

这种紧张的情形下老练的女警官根本不去理他继续快步向飞机跑去。

「老婆,我这么爱你!程新月,你永远是我老婆,不管你到哪里我都要把你找回来!」情绪完全失控的庞中天扯开喉咙狂吼起来。

这时程新月已经拉开了机舱的门,似乎犹豫了一下猛地回头也朝着他大吼道:

「我永远都不会爱你,我也从来不是你老婆!不过!中平,中平他是你的儿子!

希望你好好对他!」这最后的几句话已是完全带着哭腔了。说完头也不回地上了飞机坐下后,这一年来受到的种种屈辱和苦难,那种难以承受的委屈让女警们痛哭起来。而直升机也载着这些坚强的女人向着远方飞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