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欲乱的歌舞团》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二章、真相的浮出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欲乱的歌舞团 欲乱的歌舞团

    故事发生在一个县的歌舞团,里面有些情节有些读者会觉得不适应或是不相信,这也正常,如有现实巧合那您值当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了。  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县,从小爱唱歌的我经过努力考上了省里的音乐学院,毕业以后分配回来,在市里剧团做了一名男子独唱演员,以下就是我在这个歌舞团经历的事情。

    lzx540918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乱的歌舞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乱的歌舞团》,是作者lzx540918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发生在一个县的歌舞团,里面有些情节有些读者会觉得不适应或是不相信,这也正常,如有现实巧合那您值当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了。  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县,从小爱唱歌的我经过努力考上了省里的音乐学院,毕业以后分配回来,在市里剧团做了一名男子独唱演员,以下就是我在这个歌舞团经历的事情。

《欲乱的歌舞团》 第十二章、真相的浮出 免费试读

命运捉弄着这个不大的歌舞团,年轻一代的詹妍妍还没有恢复健康,在医院接受着治疗。而犯罪分子已经服法。

那个幕后的主使者却谁也没有公开。而高静慧却和高远飞亲密的恋了。没有跟随歌舞团回到县里,而是留在了高远飞的地产公司。两人如胶似漆的亲密。使得公司员工们都很羡慕。高远飞似乎也从阴影中慢慢走了出来,时间是最好的遗忘药剂,这句话真的不假。3个月过去了。詹妍妍似乎已经被两个人遗忘在脑后。

高静慧编出了一套非常好的家庭出身,雇来的两个话剧演员也瞒过了高远飞的父母。高家对这个漂亮而贤惠的儿媳也似乎十分认可。日子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

高静慧在半年以后进住了高家。与高远飞生活在一起,准备着结婚等等的诸多事宜。两人的恋情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高母对这个很是贤惠的儿媳也显现着百般的疼爱。快乐的时光就这样流逝着。

一天旁晚7点钟左右。高静慧先回到了家里,开门进屋后,保姆汪阿姨接过了高静慧手中的外套:「小慧回来了,吃饭了吗?小飞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高静慧换着拖鞋:「噢,远飞有个应酬,我就先回来了,都是大男人的聚会。」汪阿姨:「那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准备点吃的。」高静慧:「汪阿姨,不用了,回来的时候随便吃了一点。高叔叔他们没有回来呢?」

汪阿姨:「太太回来了,在楼上书房和人谈工作。先生还没有回来。」高静慧:「汪阿姨,你去忙吧,我回房间休息了,今天真的累坏了。」说着用手按摩着自己颈部,上楼。

经过书房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一段谈话:「小赵,你这件案子处理的很好。我家飞儿现在好多了,现在有了新的女朋友,呵呵呵。今年我准备和高提议,提你扶正,这件事情你安排的真是妙啊,真不愧是公安战线的精英人才。」男人:「小意思,能为高老家分忧,也是我的责任嘛。不过那几个小子还真听话。让他们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也真便宜了那几个小子,那么好的小妞被他们几个玩儿。也可惜了您的司机啊。小飞最近精神好多了,也是刘大您调养的好。对了,我家甜甜国外读书的费用不知道今年可以加3万美金吗?我不想她一个人在国外太苦了,您也是过来人,咱们这代人真是太苦了。」说着好像话语有些哽咽。

刘淑芹:「真的如此啊,小苏人不错,不过棋子终究是要用上的。小赵。我能理解,都是为了孩子嘛。你也不容易至从你爱人去世后,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么多年,现在甜甜在国外读书,你那点钱怎么承受啊。这样吧。我让飞儿每年给甜甜账户打10万美金吧。这孩子从小我就喜欢。跟我亲女儿似的。等着回来了我给她找个好人家,保证享福。」

他们两人就这样谈着话。高静慧在书房外用手机一字一句的都记录了下来。

原来这都是刘淑芹和赵兵臣两人合谋的一切:詹妍妍从高家走了以后,高远飞闹的不行。并离家出走了。刘淑芹害怕从小精神忧郁的高远飞出什么事,就给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兵臣打了电话。赵兵臣想到了一个绑架轮奸,然后指明刘淑芹司机不愿看到高远飞和詹妍妍来往以同情刘淑芹为由,主使的计策。在案发后第一时间自己再亲自督导专案。完美的结合。其实那三个人都是刑满释放人员。平时就是为赵兵臣所用。然后已先判决再买通,慢慢疏通严判轻刑的方式。用不上几年就出来了。

高静慧听到这些,心中像火一样烧烤着自己。那滚滚的热浪冲击着内心,眼睛里流着泪兴奋?还是伤感?不知道了空白了。收录了他们的谈话,轻轻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感觉天旋地转的,大脑嗡嗡作响。自己原本知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很复杂的,一定有内幕,但是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结果却是这样的。这一年来的生活她小心翼翼。一刻也没有放松,就是查不到什么蛛丝马迹。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就在今天没有陪同高远飞参加宴会,真的就有了收获。

顿时间那份重担仿佛卸掉了,身体就好似置身于一个空荡的世界,詹妍妍那苍白的脸,大大的无神的眼睛,纤细无力的双手,颤抖的话语:「高姐,我活着还有什么价值?生命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高姐,你替我照顾好远飞好吗?高姐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帮我照顾远飞,他真的是个苦命的人。……」

那字字句句,那爱之深,情之切。那清纯的脸庞就像深深的印刻在了高静慧的记忆当真,无法摸去。这个自己视同妹妹的詹妍妍,放不下的詹妍妍。泪水已经打湿枕头,又回想着陈晨尖锐的怒骂,常曼丽和李敏的劝阻。自己的老师韩琳那充满泪水的目光。高静慧的心仿佛被无情的揉碎了。瞬间高静慧诡异而妖媚的目光中不再有泪滴。俊俏的美丽脸蛋上显现着一丝狰狞。收拾了一下,若无其事的,洗澡,睡觉了。

早晨起床后发现高远飞并没有回来,高静慧拿起电话拨通:「喂,亲爱的,你在哪里呀,昨晚怎么没有回家呢?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边鬼混,看我怎么收拾你。」

高远飞:「嗯,对不起小慧,昨晚有些喝多了,就没有回去。怕打扰他们二老,还有你的休息。」

高静慧厉声:「那还不死回来。」

高远飞有些害怕的:「哎,这就回去。」

高静慧洗漱过后下楼到了饭厅,刘淑芹和高振已经坐在那吃着早餐。

刘淑芹看到高静慧下楼便问:「小慧,飞儿昨晚没有回家吗?他回来我一定好好说他一顿。」

高静慧脸上带着笑容:「不用了阿姨。他打过电话来,说喝多了就不打扰您二老休息了。」

说着坐在靠近角落的椅子上开始吃早餐。

高振看了一眼高静慧然后说:「小慧啊,我前些天请人算过了,下月初十是你们完婚的好日子。说是那天喜吉双降,将来我高家必然子孙有福。」说完哈哈的一笑。端起碗来喝了一口粥。

高静慧显得羞涩的样子:「一切都听叔叔的安排。您说的自然是为我和远飞好。」说完脸色有些泛红的嘴里叼着筷子。

刘淑芹看见高静慧这样的羞涩,看了一眼高振然后用手碰了一下高振的手臂:

「你看你,人家小慧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什么你们高家后代子孙有福?你个老东西。」刘淑芹转过头来显得很急切的对着高静慧:「不过小慧呀,你们两人结婚后可就得要孩子啊,我们可是盼着抱大孙子呢。」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高静慧还是一脸通红的低着头,身体轻轻的扭了几扭:「阿姨,您说什么呀,哪有想要就有的呀。」显得更是羞涩难当。

早饭就在这谈论结婚和生孩子的方面进行着,刚刚吃过早饭过后,高远飞回来了。进门后先和父母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和高静慧会房间了。

转眼间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高家的婚礼办的风光无限,亲朋好友宾客成群。

高静慧依然雇来那两个话剧演员充当自己的父母。而歌舞团的人只有一个人来庆贺婚礼,那就是高静慧的老师韩琳。进入歌舞团,由她来指导高静慧,舞台上的规范。和一些基本功,高静慧见到韩琳来到婚礼,有些激动的奔向这个平时总是爱护自己的老师。扑到韩琳怀中,但是脑子一闪念,没有掉下眼泪。韩琳拍着高静慧的后背,一句话没有说。热闹的婚礼结束之后。高远飞和高静慧步入了新房。

高远飞有些酒醉的斜躺在床上,而高静慧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走进了浴室,用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眼泪随着水流夺眶而出。此刻的她已经放声哭泣。真的没有想到歌舞团的人这么决绝,只有老师对自己好吗?自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在做什么?难道就这样结婚了?自己已经无法理解自己了。胡思乱想着,过了一会儿。高静慧走出了浴室。

高远飞这时已经脱掉了上衣,脸上洋溢着新婚的喜悦。坐在床上等待着高静慧的出现。而高静慧就在这时走出了浴室,高挑的身材,曲线优美。身上一件半透明的红色纱制睡裙,借着明亮的灯光,半隐半现的迷人身姿。双腿修长,古铜色的肌肤透着光滑的光彩,没有一点瑕疵。双腿之间那神秘的私处在红纱的遮掩下显得更加神秘诱人。细腰和胯部完美的结合是那样的流畅。双胸挺拔,但不是很丰满。那乳头在睡裙中明显可见。刚刚吹干的秀发披散至肩。美丽的脸庞在洗过澡之后透着诱人的红晕。嫩嫩的肌肤子灯光下光泽无限。整体显现的那么完美。

高远飞不止一次的见过高静慧的裸体,但是今天高静慧竟然是这么的美。看的高远飞已经有些呆滞了。半晌没有说话的全神贯注的看着高静慧走到床边。

高静慧俯身亲吻了一下高远飞:「远飞,在想什么呢?」高远飞这时才缓过神来:「噢,呵,没有,没想什么。慧,你今天真美。」说着回吻着高静慧。两人深情的吻着对方,那份甜蜜充实着两个新婚的年轻人,高静慧这时候也抛开了一切烦恼,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高远飞慢慢的将高静慧放在床上,解开了那件红色的睡裙。那对娇乳映入眼帘。那挺立的乳头,那光泽的乳晕,双乳随着呼吸起伏着。高远飞温柔的亲吻着高静慧的双乳舌尖舔弄着乳头。高静慧双臂抱着高远飞的身体,抚摸着他的背后。深情的凝望着这个男人。高远飞继续亲吻着她的身体,贪婪的用舌尖舔弄着乳头,向下移动着。连同肚脐也没有放过。接着双手抚摸着,揉捏着那对娇嫩而富有弹性的。高静慧享受着,呼吸开始变的有些加快。

高远飞赤裸着身体下体的阴茎已经高高的挺立着,那不算是很长的家伙显得斗志昂扬、高静慧用手抚摸着他的阴茎,来回的揉搓着,龟头红亮充血的很大。

高远飞用手指轻轻撩拨着她深褐色的阴唇,那嫩嫩的阴蒂,小手指插进阴道口内来回的旋转着,抽插着。高静慧头枕着枕头,十分享受的发出呼吸声。双手抚摸着高远飞的头发,修长的分开着。高远飞撩弄了一会儿,跪立在高静慧双腿之间。

那根已经有些软下来的阴茎握在手中,龟头顺着高静慧的大腿内侧摩擦着外阴部,然后顶入了高静慧的阴道口,开始有条不紊地抽插起来。双手搂抱着高静慧的秀发,疯狂的亲吻着,此刻内心中充满着对未来的渴望,对这个温柔而贤惠的妻子百般疼爱,那份激动那份憧憬。化作对高静慧的爱,下体依然在抽送着。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亲吻抚摸着对方。高静慧美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红霞,皓齿轻碰着嘴唇,然后与高远飞接吻着,双眸微闭,那长长的睫毛十分迷人。双手抚摸着高远飞的后背。两腿夹着他的臀部。

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轻吟:「嗯,哏,嗯。」喘气声也随之加粗。加大了起来。

这样销魂的时刻在一点点过去。在抽送了300余下后,双方都渐入佳境。

高远飞心情极其舒畅的抱着高静慧,大汗淋漓的卖力抽动着下体。可是这时候仿佛耳边想起了詹妍妍的声音:「远飞,你爱我吗?以后你要保护我。不许欺负我,呵呵呵,你来追我呀。」

那清纯的笑脸,稚嫩的语气。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高远飞被这景象吓得从美妙的运动中惊醒。那根坚硬无比的阴茎随着这一惊吓,在高静慧的阴道中变得不听使唤般的软了下来。但是高远飞不甘心的还在起伏着自己的臀部,想让自己的阴茎再次在高静慧那温热湿滑的阴道内坚硬起来,可是后背的汗水已经变成凉凉的刺骨的寒冷。然下来的阴茎被高静慧充满爱液的阴道挤出来了。高静慧正在享受着这场美好的性爱,不知道为什么高远飞的阴茎软了下来,高静慧张开双眼,双腿分开了一些,那跟小东西就滑了出去。

高静慧抱着高远飞的脖颈:「亲爱的怎么了?这就交代了吗?」起身看了看自己的阴部,并没有精液流出来。而高远飞的阴茎上也没有精液的痕迹。

「怎么了?没射精?远飞?想什么呢?」

高远飞这时候被高静慧推了一下才缓过神来:「噢,没有、没…没什么。慧,对不起。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在做吧。」

说着躺下来把被子从头到脚的盖上后。背部对着高静慧假装睡觉了。高静慧爬在高远飞的身上安慰着:「好好休息吧。这些日子的确累坏了。」说着拍了拍高远飞的肩膀然后自己也躺下了。这时候的高静慧也是思绪万千,她想着现在的詹妍妍怎么样了?团里现在怎么样了?这件事情该怎么下去?……好多好多的问题在她脑海中闪动。久久不能入睡。胡思乱想着,可能天都快亮了,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来说活歌舞团这边,韩琳参加了高静慧的婚礼,在和高静慧拥抱的时候高静慧塞给韩琳一个东西。韩琳在回到歌舞团后把里边的U盘取了出来,团长,和副团长还有常曼丽李敏等人在小会议室的电脑中打了文件,一封信:杨叔叔,刘叔叔,曼丽姐,李姐,老师你们好。原谅我做过的一切,今天我带给你们你一个意外的事件,关系到詹妍妍那件事情的始末。

然后大家又听了刘淑芹和赵兵臣的谈话录音。杨海楼坐在椅子上深思着,常曼丽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哑口无言了。最后杨海楼决定把东西交给省纪委,被常曼丽拦住了:「不能这样,省里我们不能交,这样害了小慧,也害了咱们。要交就交给上边。这件事情我来办。」然后大伙又聊了一些话,就各自散了,此件事情要绝对的保密。

詹妍妍自从回到县里医院调养,身体方面已经康复了无碍了,现在已经回到团里的宿舍,给她分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就是精神上受到了重大的,有时候不清不楚的,团里的人依旧轮流着来照顾着她。刘清风每天都来看望这个如同女儿般的詹妍妍,而詹妍妍每次见到刘清风也显得很高兴,很快乐。不像以往那么忧伤,那么神经质。在詹妍妍眼里仿佛这个人就是高远飞。和刘清风在一起就好似回到了和高远飞恋爱时的情景。疯疯癫癫的詹妍妍看到刘清风就显得很正常,这件事杨海楼团长不止一次的批评过刘清风,一个男人不要这么接近詹妍妍那样一个女孩,还是一个病人。这样对名誉不好。家庭也不好。但是刘清风并没有听杨海楼的建议,直到错误发生了。

一天下午,李敏照顾着詹妍妍,詹妍妍靠在窗前,坐在椅子上穿着一件小花格子睡衣披散着头发,衣服的领口也没有系的很好,露着白净的脖子,和一少半的肩膀,裸露着双脚来回晃悠着。嘴里哼唱着《甜蜜蜜》的曲调。刘清风走进了房间,手里拿着水果:「小敏,今天妍妍好点没?」李敏收拾着屋子:「刘哥,你来了,妍妍的病,没有什么进展。刘哥,你在这照顾一会儿,我去接我儿子去他奶奶家,一会儿就回来。」刘清风放下水果拿了一个桔子一边剥着皮一边:「那去吧,快去快回啊,我一会儿要去县里开个会。」

李敏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刘清风如对待幼儿般的哄着詹妍妍:「来,小妍,吃个桔子。」

说着把手里剥好的桔子递给了詹妍妍。詹妍妍这时候看着手拿桔子的刘清风突然扑到刘清风身上。手里的桔子也掉到地上。刘清风被这一举动倒是吓住了:

「小妍,你干什么?我是刘叔叔。」

詹妍妍抱着刘清风:「远飞,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我就知道。你真的来了。」

说着抱着刘清风那个没有多少头发的脑袋就开始疯狂的吻着。刘清风被弄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用手阻挡着。最后大力的把詹妍妍甩到了地上。

詹妍妍摔倒在地,满脸是泪水的看着刘清风:「远飞,你好狠心啊。当初你对我那样好,现在怎么能抛弃我呢?」

刘清风看见詹妍妍的手臂在摔倒的时候擦破了,急忙过来扶起詹妍妍:「摔疼了吗?」

詹妍妍又开始纠缠着刘清风,撕着刘清风的衣服。詹妍妍自己脱掉了睡衣,没有带胸罩的她只穿着一个黑色的运动短裤。疯狂的亲吻着刘清风,而刘清风毕竟也是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那颗心变的扭曲。从同情变成了占有。开始抚摸着詹妍妍那娇嫩的乳房。这双手开始的时候有些颤抖,一双巧而挺立的美乳在刘清风的手中揉捏着变形着,乳晕在一挤一压中变的扩张着。厚实的双唇与詹妍妍接吻,并且舌头有时候还舔着那美丽的脸蛋。慢慢的脱光了自己,全裸的和詹妍妍拥抱在一起。詹妍妍口中一直呼喊着高远飞的名字。双手揉搓着刘清风那跟已经挺立的阴茎,整根阴茎短而粗,龟头如鸡蛋般大小。正来看也就12公分那样。在詹妍妍来回揉着,那油亮泛着紫色光泽的龟头被这样玩弄着。

然后詹妍妍一口将整根阴茎含入口中,吸吮着,刘清风昂起头来双手按着地板,大肚子随着詹妍妍一下一下的吸吮起伏着,时间并不是很久,刘清风在也抑制不住这份扭曲的情感,将还在为自己的詹妍妍放倒在地,分开詹妍妍的双腿,看着这粉嫩的肉色阴唇,那诱人的肉缝微微张开。小阴唇的肉垂褶皱很多。左右分开在两侧。不顾一切的把头埋进詹妍妍的双腿中间。舌头疯狂的舔着小阴唇,刘清风感觉这味道真是太诱人了,这感觉是前所未有的美妙。

舌尖大力的舔进阴道口。爱液仿佛蜜汁般甜美,有时用嘴唇把小阴唇轻轻的叼起再放下。詹妍妍口中依然呼喊着高远飞的名字,美丽的脸颊已经开始泛起红晕。在刘清风大力舔舐下发出十分享受的呻吟:「嗯。哈。嗯…好美,远飞加油。远飞,嗯…」双手抚摸着刘清风没有多少头发的脑袋。

这风景过了有3- 5分钟,刘清风把那根短粗的阴茎贴在詹妍妍白皙滑嫩的大腿内侧,如鸡蛋大小的龟头开始摩擦着张开的阴唇,粘着些爱液的润滑顺利的进入了詹妍妍那嫩肉的世界,温暖无比,湿滑的感觉围绕着刘清风的阴茎。刘清风嘴里嘟囔着:「小妍,刘叔叔来了,刘叔叔喜欢你……」然后哼唧着开始用肥胖的大肚腩撞击着詹妍妍平坦的腹部,两人身体紧紧的贴着,刘清风的肥胖臀部上下起伏着,下体使足全力的抽插着詹妍妍。詹妍妍口中吟声阵阵。脸颊红润,嘴唇微张。双手抱着刘清风,双腿夹着刘清风的短腿。

身体挂在那肥胖的刘清风身体上。刘清风全身的肥肉都在抖动着,下体的碰撞和詹妍妍爱液的滋润下发出澎湃的「啪啪啪」声音,抽插了大约有150多下,刘清风汗流浃背抽送着,年近50的他体力和能力考验着他,詹妍妍这样年轻的身体对刘清风是前所未有的,这份对年轻女人的渴望使得刘清风性欲高涨。抽送的力度更是加大了。詹妍妍娇喘声声,银牙紧紧的咬着嘴唇。是享受还是对爱情的渴望?詹妍妍已经迷失了。刘清风也掉入了迷惘。崎岖的恋曲?

还是扭曲的人性?刘清风头脑中已经什么都不想了。抱着詹妍妍光滑如玉的身体,阴茎尽情的享受着这柔润的阴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刘清风并没有换什么姿势,就一直这样抱着詹妍妍,他感觉只有詹妍妍在他的怀中他才是占有了这具年轻的肉体,那强有力的臂弯紧紧的抱着詹妍妍。

刘清风还在卖力的抽插着,汗水已经从脸上流淌下来,胸毛已经浸湿,流到詹妍妍白皙的身体上,詹妍妍双手抚摸着刘清风满是汗水的背部,但是现在的詹妍妍眼中是高远飞那帅气的样子,根本不在乎什么。刘清风又抽插了100多下,龟头传来阵阵的麻酥酥的感觉射精的渴望开始占据刘清风的心理和大脑,更加大动作的抽送,怀中的詹妍妍呻吟声更加猛烈。刘清风喘着粗气,哼哼着。肥胖的身体做着最后的冲刺。在临射精的最后一刻依依不舍的拔出阴茎,精液飞射而出,喷射在詹妍妍那稀疏的阴毛和肚脐上。詹妍妍看着刘清风的精液一股一股的涌出,坐起身体用双手揉搓着渐渐软下来的龟头。挤干净最后一滴精液,然后抱着欣慰的对刘清风说:「远飞,你真好。我爱你。」

刘清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小妍,我也爱你。」刘清风害怕李敏回来,哄着詹妍妍穿好衣服,可是詹妍妍不肯,这下可急坏了刘清风,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李敏打开了房门。见到满头大汗的刘清风,两人都全裸的坐在地板上。

李敏眉头紧锁,又气又羞,没等刘清风说话,上前一记耳光打在脸上:「你…混蛋。你怎么可以…我要告你。她是个病人,你不知道吗?」浑身颤抖着说。

刘清风跪在李敏脚下,磕着头:「小敏,原谅我,原谅我。我一时糊涂,我不好我不好。请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詹妍妍这时候站起来对着李敏大声呵斥:「李敏,你干什么,打远飞干什么?平时看你文文静静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说着抱着刘清风,李敏气的浑身哆嗦着:「妍妍,他是刘清风。不是高远飞,你看清楚。」

詹妍妍看了一眼刘清风然后对峙李敏:「你胡说,你想拆散我们才这样说的。你给我滚,滚、」

李敏摇着头,真是无话可说,只好离开。

李敏把事情告诉了杨海楼和常曼丽,杨海楼和常曼丽考虑着这件事还是不要说了,毕竟刘清风还有家庭,而且詹妍妍的头脑也不清楚,此后经过一段詹妍妍慢慢的好转,也不是经常犯病了,和刘清风的关系并不是经常发生。只是有时候精神受到刺激的时候才如此,我在进入歌舞团看到她们两人在詹妍妍的办公室就是詹妍妍在排练时候受了刺激才有的一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