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以泪洗面奶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以泪洗面奶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杨家洼情事 杨家洼情事

    吉庆的手重又适时的勾住了娘缠绕在腰上的松紧带,这次他发现娘的手并没有及时的过来,这让他一阵窃喜,手指像偷腥的耗子“滋溜”一下就伸了进去,抚过娘小腹上鼓囊囊的肉,正好放在了那一团浓密的毛发上,那地方汗渍渍湿漉漉地纠结成一团,捻上去却如一片顺滑的麻。  大脚“啊”地一声唤了出来,就像被点住了死穴,刷的一下挺直了身子,两条紧紧闭合的大腿瞬间竟伸得笔直,双手却再也没有下去把吉庆撕扯开,慌乱中抓住了被头,死死地攥在手里。

    以泪洗面奶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杨家洼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杨家洼情事》,是作者以泪洗面奶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吉庆的手重又适时的勾住了娘缠绕在腰上的松紧带,这次他发现娘的手并没有及时的过来,这让他一阵窃喜,手指像偷腥的耗子“滋溜”一下就伸了进去,抚过娘小腹上鼓囊囊的肉,正好放在了那一团浓密的毛发上,那地方汗渍渍湿漉漉地纠结成一团,捻上去却如一片顺滑的麻。  大脚“啊”地一声唤了出来,就像被点住了死穴,刷的一下挺直了身子,两条紧紧闭合的大腿瞬间竟伸得笔直,双手却再也没有下去把吉庆撕扯开,慌乱中抓住了被头,死死地攥在手里。

《杨家洼情事》 第39章 免费试读

连日的大雨,让下运河像是被煮沸了一般汹涌澎湃。层层叠叠的浪花翻卷着顺流而下,显得格外的焦躁不安。

七八月间,是下运河主汛期。乡里面的防汛动员早就开始了,家家户户的壮劳力集中在了一起,通通上了大堤。杨家洼虽三面环水,但好在地势高耸,一般的水再大却也漫不上来。固堤防汛听起来吓人,在这儿地界也就是走个形式。

不知道是把吉庆忘了,还是压根就没觉得一个刚出了校门的半大小子也算个劳力,反正没人吆喝他。

长贵早早的就奔了河堤,大脚房前屋后地操持着,地里也没了活儿,撇下吉庆一个人,闲得五饥六受,小心眼儿便又动上了。

仍是顶着黑就出了门,小哥俩轻舟熟路又奔了那条河汊。或许是连日的雨,鱼儿们也欢实了起来,争先恐后的在河面浮头儿游弋。这一回收获更丰,当小船慢慢地摇出来时,水线竟已经快吃到了船帮。

“哎,上次那钱都花了?”

吉庆坐在船头,光溜溜的腿探进水里惬意地拍打着。

二蛋儿小脸晒得黢黑锃亮,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没,藏着呢!”

“打算干啥?”

“交学费呗,再买双白球鞋,刷白刷白的那种!”

二蛋儿笑得更加开心,一脸的神往。

“明年你也该毕业了吧?”

吉庆问,“还上么?”

“不想上了,忒累人。”

“我看也是,破学上个啥劲?还不如早点挣钱呢。”

吉庆撇着嘴,伸了手指头塞进嘴里,鼓着气吹了声长哨。哨音悠长响亮,扑啦啦惊起了成群的飞鸟,鸣叫着在苇荡上空低廻盘旋。

“我爸也是这么说的,他早就不想让我上了。”

“那钱没给他们看吧?”

吉庆问。

“我哪敢啊,还不得把他们吓一跳!”

二蛋儿提起钱来陡然的精神百倍,两支浆划得越发轻快,“要给也给我妈,可不敢给我爸,又得拿去玩儿牌了。”

乡下里玩牌,不是麻将也不是扑克,是一种长条的叶子牌,闲暇里三五成群地玩。输赢也没多少,五分一毛的进出,就是个乐呵。但农民们本就没啥现钱,时间长了,那些钱竟也可观,于是,隔三差五的村里也有为这事儿闹得两口子干仗的。

“你的钱呢?”

二蛋好奇的问吉庆。

吉庆挠挠头,也不知道说啥,含含糊糊地支吾着找个话题引了开去:“这次再去看看,要是和上次一样的好卖,往后我就干这个了,你往后也跟我干!咱也弄个万元户!”

“行啊!”

二蛋答应的爽快,想想自己也能成个万元户了,钱还没揣到兜里,那心气儿却立码昂扬了。

天公作美,连日的阴雨现在却突然地放了晴,浓重的黑云也逐渐地散去,露出了瓦蓝清澈的天空。下运河也慢慢变得平静,像个羞涩的大闺女半遮半掩地展露着自己柔美的一面。苇荡里布谷鸟的叫声此起彼伏,被微微拂过的风缓缓地送来又隐隐地消逝。

俵口码头的喧嚣声在如此静谧中慢慢地便浮现在耳边,远远地望去,码头上密密麻麻的船只依次排列,在河面上起伏荡漾。

小哥俩紧着把船靠了过去,还没停稳,吉庆的一双眼睛就开始往岸上踅摸。

码头上的市场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对吉庆来说都是陌生的面孔。吉庆还惦记着上次那个胖胖的大叔,惦记着上次临走时人家叮嘱的话。

扭头和二蛋儿说了一声儿,嘱咐他在船上守着,自己一个健步窜上了岸,一头就扎进了人群。

像个没头的苍蝇,吉庆在密集的人流中跌跌撞撞地走了几个来回,那胖胖的身影却是踪迹皆无,吉庆擦着满头的汗,一时也有些迷茫,下意识地左顾右盼。

身边有些小贩,守着自己家里种的一些菜啊果啊高声地吆喝着。吉庆凑上前去,小心奕奕地问:“叔啊,打听个人呗?”

一个小贩扭头看着吉庆,满脸的迷惑。

“一个胖子,说是总来的,好像是管食堂的,叔知道不?”

“管食堂的?胖子?”

那小贩依旧迷惑,喃喃地自言自语。旁边一个人却搭了言儿:“是不是姓胡啊?”

吉庆猛地想起,迭迭地点头:“对对!”

那小贩恍然大悟的模样:“胡胖子嘛,公安局食堂的啊!你得说姓,要不谁知道?”

说完伸了脖子左右的看:“按理说这时候应该在啊……”

“在呢,我刚才还看见他呢。”

旁边那人又搭腔,说完站起身往远处望,突然一指:“那不是!”

吉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那胖胖的身影正从市场角落一个脏乱不堪的茅房里出来,一边慢慢地踱着一边还摸摸索索地系着裤带。

吉庆忙道了声儿谢,扭头便窜了过去,还没到近前,就开始“叔,叔”地叫上了。

胡胖子正要推起自己的三轮,听到有人叫,习惯地回头,正看见四脖子流汗的吉庆,初还有些迟疑,定睛凝视才猛然想起,于是咧嘴一乐:“嘿,小子,来啦?”

吉庆气喘吁吁,讨好地笑:“来啦,叔,找你半天了。”

“咋?又来卖鱼?”

胡胖子嘿嘿笑着说。

“可不,比上回还多呢,叔不是嘱咐了?一直找叔呢,别人要都没给。”

吉庆也不知道咋了,瞎话顺嘴就来。那胡胖子更是高兴,满意地拍了拍吉庆:“好小子,仁义!走,瞅瞅去!”

吉庆答应一声,领着胡胖子到了码头。

好像是专门给吉庆圆谎的,那船上还真有几个人低着头在舱里划拉着什么,二蛋儿正急皮狯脸地支应着。

吉庆忙跳上去,听那些人正劝着二蛋:“卖谁不是卖啊,说个价说个价!”

吉庆赶忙窜上去插话:“真不行呢,给人留的,说好了的。”

“给谁留的啊,他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那些人还是不依不饶,头都没抬,继续在舱里挑挑拣拣。

“谁说用不了啊,再来两船也照样包圆!”

胡胖子在身后搭了腔,蹁腿上了船。那小船立时便有些倾斜,忽悠一下,吓得胡胖子忙拧身跳上了岸,那一瞬间竟身轻如燕。

“哟,胡哥啊,这是给你送的?”

那些人见了胡胖子,呵呵笑着问。

“可不!赶紧走着,没你们份!”

胡胖子似真似假地拉扯,恐怕那些人坚持着要抢一样。那些人却并不下船,满嘴打着哈哈:“这么多呢,匀点呗儿,你用得了嘛?”

胡胖子撇着嘴:“用得了- ——嘛?你把”嘛“去喽!我这还不够呢!”

说完又伸手,连拉带扯地把那些人拽下了船。

吉庆和二蛋儿甩着满脸的汗,眼巴巴地瞅着胡胖子。胡胖子等小船忽忽悠悠地终于停稳,这才慢慢地上去,猫腰在舱里翻着,边看边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

忽然抬头又问:“这回还有鸭蛋么?”

“有有!”

吉庆忙转身拎过一个篓子,里面慢慢地一篓鸭蛋。

胡胖子频频地点头,心满意足地直起腰:“得!还是按上回的价,过秤!”

三个人分头忙活,胡胖子上岸拿来了秤,吉庆和二蛋儿紧着往筐里面把那些鱼来来回回地装进倒出,一会儿功夫,两筐鲜灵灵的鱼已经放到了胡胖子的车上。

还是那个价钱,厚厚的一叠也还是有零有整。胡胖子沾着唾沫一五一十地数了,递到吉庆手里。吉庆仍是不数,捻了捻打成卷揣到了兜里。

胡胖子抬头瞭了瞭天。明晃晃的日头已经漫过了房脊,绚烂的阳光没遮没挡地倾泻下来,映得人忍不住皱眉眯眼。看了看收拾东西就要启程的小哥俩,胡胖子乐呵呵地说:“不着急回吧?上我那儿瞅瞅去?”

“不了,叔,回了,还挺远的路呢。”

吉庆擦了擦汗。

“远啥啊,不就是杨家洼嘛,顺水儿漂那不一会就到?走!上我那儿瞅瞅去,也认认门,万一我不在呢,往后直接给我送去。”

胡胖子坚持着。二蛋儿看看吉庆,吉庆也瞅瞅二蛋儿,倒为了难。

半天,二蛋儿嗫嚅着小声说:“那这船……”

胡胖子扑哧一下乐了:“一破船还能丢喽?放心吧。”

想了想,还是回头嚷了一嗓子。

码头上一角坐着一群敞胸露怀的汉子,有的是装卸货物的搬运工,有些是来往货船的艄公,正吆五喝六地说笑。胡胖子一嗓子过去,那些人停了说笑齐刷刷望过来,有的人认识胡胖子,便远远地回了一声:“胡哥,咋着?”

“这有条船,帮着照应着点儿。”

“齐了!放心吧胡哥,没不了!”

那些人乱哄哄应着,顺着胡胖子的手指看到了吉庆的船,嘱咐着拴好别顺水漂走。

二蛋和吉庆这才放心地上了岸,把缆绳紧紧地绕在绳柱上。胡胖子推着车,二蛋儿和吉庆一边一个在后面帮衬着出了市场。

俵口镇本不大,隶属于庆阳县。但因为北面紧傍下运河而南面又与一条通往关外的国道擦身而过,竟是个四通八达的所在,于是庆阳县两套班子建国初期便都将办公地点设立在了此处。久而久之,俵口便越发兴旺,四里八乡和周边县市的人们也习惯地把这一片都叫做了俵口,原本的庆阳县倒被人忽略了。唯一让人还会想起的,也就是在县属机关和各个县属中小学的门匾上,还能看到那三个字。

胡胖子蹁腿上了三轮车,招呼着小哥俩儿也上来坐好。正所谓身大力不亏,看胡胖子肥头大脑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蹬起车来竟是飞快,三轮车嗖嗖地穿街过巷,一会功夫儿便到了地界儿。吉庆和二蛋儿跳下车,抬头一看,却是个饭店。

胡胖子气喘吁吁地也下了车,大着嗓门喊了一声,吆喝人出来卸货,扭头看那哥俩还在迟迟疑疑,上去推了一把:“愣着干啥,进去啊。”

“叔不是在食堂么?”

吉庆疑惑的问。

胡胖子嘿嘿一笑,说:“食堂那是叔上班的地界儿,这是咱自己家开的。”

说完,招呼着两人大咧咧往里走。刚走到门口,从里面出来了两个人,正迎了个满面。

走在前头的俩个小年轻儿一看就是伙计,一男一女。男的穿着一件早就看不出本色的白卦,前襟一片片的油渍,女的却是干干净净,粉扑扑的棉布短袖工作服,即合身又挺括,小立领也扣得严实。

俩人冲胡胖子打了个招呼,匆忙的上去把三轮车上的菜筐往下搬,吉庆返身想跟上去搭把手,刚一回头,又被胡胖子叫住了:“来来来,认识一下你婶儿。

“吉庆回头,这才看见还有一个女人迈步出来,笑滋滋儿地立在门口。个子不高但也不算矮小,身子骨倒是挺拔苗条,白白净净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子清丽端庄却让人又有一种没来由的亲近。尤其是那一脸的笑,让吉庆觉得暖和到了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瞅着那女人绵绵的笑容,小哥俩不由自主地便有些局促,张了张口却咋也说不出话来。吉庆心里却在嘀咕:这女人瞅着挺好,配了胡胖子,白瞎了。

胡胖子嘿嘿地笑,扭头和女人说:“杨家洼的,上次那鱼就是他们的。”

女人“哦”了一声儿,忙侧身让出条道儿,依旧是满面笑容地招呼着小哥俩儿进屋。

直到走到女人跟前,吉庆才紧着哈了哈腰,满脸堆了生涩的笑。

饭店不大不小,或许是时候未到,吃饭的人还没有,整个大堂显得宽宽敞敞却清爽亮堂。两溜饭桌,大概有十几台,铺着雪白的桌布。大门对面和很多饭店一样摆着个柜台,柜台上整齐地叠放着账本算盘。柜子后面是一排酒水橱,花花绿绿地酒瓶摆了好几层,看上去琳琅满目。

哥俩个进来,迟迟疑疑地不知所措,后边那女人早就跟了上来,笑呵呵招呼着他俩找个桌子坐下,转身又去柜台拿来了茶壶茶杯。

“小哥俩累坏了吧?这得多早出门啊,也忒不易。”

女人笑盈盈地给吉庆和二蛋儿斟满了茶水,声音也是绵绵的。回头又喊了声“胖子”让他拿烟。

胡胖子慢悠悠走过来,撕扯着烟盒,扽出两根就往吉庆和二蛋儿眼前扔,吉庆和二蛋儿忙伸手张张惶惶地接住,又小心奕奕地放在了桌子上,讪讪地咧嘴笑:“不会抽烟呢还。”

“不会好,可别抽,这玩意儿不是他妈好东西。”

胡胖子大咧咧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根儿,掏了洋火点上,深吸了一口又浓浓地吐出,冷不丁又想起了啥似地,望着吉庆和二蛋儿,指着女人又强调似地介绍了一遍:“我媳妇儿,你们得叫婶。

“吉庆和二蛋儿忙又站起身,齐刷刷地叫了一声,这回却不再迟疑了。

“听他那个呢,啥婶不婶的。”

胡胖子的媳妇格格笑了一声,坐在了一边,顺手从旁边桌子上拿过了一笸箩蒜,一边剥着一边问:“俩兄弟杨家洼的?”

吉庆和二蛋儿连忙点头应了。

“那可是好地界儿,比我们那儿强多了。”

“婶也是下面庄儿的?”

吉庆喝了口水问。

“可不,高台儿的。”

高台儿吉庆知道,大概离杨家洼有五六十里地的路程。

“瞅着婶儿可不像呢。”

吉庆堆着笑,小心的说。

“咋不像?抖搂抖搂照样儿掉土渣儿。”

女人笑得越发明媚。

“我们那地界儿可比不了你们杨家洼,要地有地要水有水,我们只能打地里面刨食儿,看老天的脸儿吃饭呢。”

胡胖子慢悠悠地搭了话。

“可不,杨家洼多好,都说是宝葫芦呢。”

女人应和着。

吉庆和二蛋儿没和人这么样的聊过天,初时也不知道咋去接茬,只好哼哼哈哈地支吾着。聊了几句,被胡胖子两口子的随和感染着,慢慢地也轻松了下来,有问有答的倒也是那么回事儿了。

“小哥俩都多大了,该娶媳妇了吧?”

胡胖子媳妇又问。

“早着呢,我刚初中毕业,他还没毕业呢。”

吉庆忙说。

“诶呦喂,这可不像。”

那女人定睛瞅过来,又看看胡胖子:“我还以为得二十多了呢。”

“看你那眼神吧,非得把人说老了你才算完。”

胡胖子笑着数落着自己的媳妇。

那女人又仔细的端详着吉庆和二蛋儿,眼神儿翻过来掉过去在两人的脸上踅摸了一会儿,扑哧又乐了:“这仔细一看还真不大,半大小子呢。”

说完用下巴颏点着二蛋儿,“这兄弟一看就不大,”

又点着吉庆,“这兄弟可真不像。瞅着眉眼吧,是个半大小子,可你瞅瞅这身板,活脱一大小伙子了。”

“人家那是干活儿干出来的,你当都像咱家那小子?跟个秧子似地?”

胡胖子白了媳妇一眼。

“可不,要说还得是咱庄稼地里养人,来县上几年,身子骨都孬了。”

女人不但不恼,却还频频地点头。

将近晌午,已经陆续有客人进来。

女人麻利地收拾了桌子,站起身招呼客人,一一安顿好后又对着胡胖子说:“一会别让哥俩儿走了,在这吃。”

吉庆和二蛋儿赶忙站起来:“不了不了,还得回呢。”

“回啥回,吃完了再走!”

胡胖子瓮声瓮气地说。

“真得回,出来太早,家里不知道呢。”

吉庆忙着解释。

胡胖子扭头瞅着自己的媳妇,正好女人走过来,听见吉庆的话并没太勉强,笑着说:“既然这样,那就回吧,下回!下回一定要吃了再走,中不?”

“中中。”

吉庆和二蛋儿连声的应了,迈了步子往外走。

“钱结了么?”

女人在后面追着问了一句,胖子嗯了一声儿,晃晃悠悠送哥俩出门。

正逢中午下班时刻,街上人来人往的变得热闹。一辆辆自行车在不宽的街道上轻快地掠过,连串的铃声清脆悦耳。倒也有不慌不忙的,拎着的提兜慢悠悠地走。偶尔一两个熟识的,远远地和胡胖子打着招呼,而胡胖子却背着个手故作矜持地频频点头,那模样竟咋看咋不像个厨子。

吉庆被胡胖子的故作姿态弄得有些想笑,却又不敢,只好忍着,推脱着让他止步。

胡胖子站在台阶下依旧背着手,脖颈子扬得老高笑模滋儿地寒暄,嘴角叼着根儿烟,袅袅的烟雾熏得一对小眼眯成了条缝儿,那张泛着油光的胖脸却越发地趾高气扬。

“胡哥!胡哥!”

冷不丁的,一声尖利的喊叫从街对面传来,随着声音,一个身影飞快地在游走的行人中穿行而过,瞬间便闪到了正推搡着的三人面前。

胡胖子疑惑地去看那人,眼神中似曾相识。可吉庆和二蛋儿定睛一瞅,竟愣住了。这人他们认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