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老糊涂的小说 作者老糊涂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西游艳记 西游艳记

    唐小玄,京城唐家的四少爷,是个不务正业的浪荡公子。因为老子是高干,唐小玄混了张毕业证书之后,整天无所事事,为了排遣无聊,利用权力叫来最当红的京城玉女一同玩乐。  正当唐小玄与玉女明星翻云覆雨,共赴巫山之际,却陡然穿越了时空,来到《西游记》的世界中化身成了唐三藏!  这叫浪荡的唐小玄该如何适从?难道从此六根清净、任命地前往西天取经吗?唐小玄才不会这么傻,当然要好好利用圣僧的身份,与《西游记》中的美女妖精们好好地享乐一番……

    老糊涂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西游艳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西游艳记》,是作者老糊涂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唐小玄,京城唐家的四少爷,是个不务正业的浪荡公子。因为老子是高干,唐小玄混了张毕业证书之后,整天无所事事,为了排遣无聊,利用权力叫来最当红的京城玉女一同玩乐。  正当唐小玄与玉女明星翻云覆雨,共赴巫山之际,却陡然穿越了时空,来到《西游记》的世界中化身成了唐三藏!  这叫浪荡的唐小玄该如何适从?难道从此六根清净、任命地前往西天取经吗?唐小玄才不会这么傻,当然要好好利用圣僧的身份,与《西游记》中的美女妖精们好好地享乐一番……

《西游艳记》 第八章 穿越回老家 免费试读

这人脸上的颧骨高耸,嘴型锋利,眼睛微微阖着,头发散落在脸上,现出一副身体虚弱的样子。

唐小玄对这人抱了抱拳,道:“姬宇兄,最近身体可好?”

姬宇格子嗅了嗅鼻子,好象很怕冷,将身上的被子掩了掩,道:“你若问我的身体,那委实不太好,难道没有看到我瘦了吗?你初次见我的时候,我还是个胖子,现在恐怕天下最瘦的瘦子都要比我胖一点了。”

这话倒是真的,唐小玄初次见到姬宇格子的时候,姬宇格子是一副风姿饱满的书生样,脸上肉肉的,可是现在看上去瘦得只剩下骨头了。

“常言道,有得必有失,姬宇兄你创立如此庞大的基业,想必日理万机,呕心沥血,就算不瘦也不可能。但若换做是我,就算瘦成枯枝,我也愿意,毕竟这南海楼阁的威名现在不但在蛮荒叱咤风云,就算纵观三界一地也没有谁敢妄越雷池半步。”

唐小玄道。

姬宇格子那瘦骨嶙峋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微笑,因为唐小玄说得没错,谁拥有像他一般的权力跟基业,都应该高兴,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

姬宇格子笑着道:“其实我身体日渐消瘦,也并不完全是为这南海楼阁操心,我最近在练一种‘绵丝功’,这种法术极其阴柔,而我以前走的是阳刚一派,丹田中的真气与新练的真气格格不入,两股真气碰撞在一起……”

他叹了口气,道:“唉,真是让我苦不堪言啊。”

“绵丝功”唐小玄听说过,这曾经是妖界第三代头领妖无常的独门绝学,据说十分霸道,与人对战之时,指甲缝中会散发出数以万计的棉丝,那棉丝就跟蜘蛛丝一般,又长又黏,被沾到的人不但动弹不得,而且会被这棉丝中的毒液侵蚀,弹指间就会烟消云散。

那妖无常死后留下一本秘笈,秘笈被三界的人争夺,后来不知下落,看来应该是巧合之中被姬宇格子得到,若是姬宇格子真的可以练成绵丝功,那放眼天下真的是敌手寥寥,就算唐小玄也不一定能胜得过他。

可看样子姬宇格子的绵丝功并没有大成,反倒是自食恶果。

唐小玄用手指摸了摸嘴角新长出来的两撇小胡子,道:“姬宇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想修炼绵丝功,必须要先将丹田内的真气转化,转化成妖界妖精的阴气,否则必定会导致这番结果。”

姬宇格子听唐小玄这么一说,好象来了力气,将身子坐正,道:“转化成阴气,如何转化?”

唐小玄耸了耸肩,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并没有接触过此类阴柔的法术。”

姬宇格子苦笑着,道:“算了,看来我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要靠着棉被度日。”

他好象想起什么似地,又道:“你此次前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唐小玄也笑笑,道:“说来看你那是假的,确实有点小事。”

姬宇格子将手一切,道:“但说无妨。”

唐小玄想了想,道:“姬宇兄虽然身于南海,但是想必天下大势也当有所了解吧。”

姬宇格子低眉道:“哦?什么事,你说说看。”

唐小玄道:“这蛮荒已经易主多年,现在是叶非凡的天下,这个姬宇兄应该知道吧?”

姬宇格子很淡漠地道:“知道,那又何如?”

唐小玄道:“也没怎样,只是叶非凡为人狠毒,欲望极强,他不会安于现状。据我所知,他已经集结仙界阴阳门的一梅师太,至于要做什么,我不说,姬宇兄你也该知道。”

集结仙界的人肯定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想扩张势力,叶非凡先要攻克的就是蛮荒的天外天,天外天除去那不成器的幽冥楼阁外,就数南海楼阁最强,叶非凡等到机会成熟,定要对付南海楼阁。

姬宇格子慢慢呼吸着,道:“你是说,叶非凡想吞并天外天?天外天虽然隶属蛮荒,但是数千年来相当自立,跟蛮荒的总府享乐宫并没有多大瓜葛,而且两地有互不侵犯的条约,他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唐小玄冷笑道:“你若是将叶非凡当成驼山,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对于叶非凡来说,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动用任何手段,所以……”

话到此处,唐小玄忽然顿住自己的话音。

他知道姬宇格子要问,姬宇格子果然道:“所以什么?”

唐小玄道:“我也不想瞒你,驼山已经被我救出来了,现在藏身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此次是受驼山之命前来,驼山继承了蛮荒皇家的血统,乃是真正的蛮荒之王,只要你肯挥师跟随驼山,灭了叶非凡,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等到驼山复位,你照样可以稳坐你天外天的霸主地位。”

姬宇格子吸了口气,陷入沉思,姬宇格子现在的天下都是自己一手打出来的,吃了不少苦头。他知道,全世界没有人可以真正信任,唯一能信任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合纵连横只是为了获得自己既定的利益,除了利益之外,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

姬宇格子觉得身体内的寒气更重了,忍不住将被子深深掩起来,慢慢地道:“这件事情容我三思,就算当下我答应你,跟我一起打江山的兄弟们也不一定会答应。我手下有三大护法,他们都是跟我一起创立基业的手足,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必定给你答复。”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王者应该说的话,唐小玄不但没有失望,而且心中还充满期待,他知道,姬宇格子南海楼阁的势力一定不小,若是能够加入自己,无异于是如虎添翼。

唐小玄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候喜讯了。”

唐小玄退了三步,道:“不打扰你修行了,就此作别。”

唐小玄刚刚转身,姬宇格子就道:“且慢。”

唐小玄停下了脚步。

姬宇格子道:“三日不算很长,若是顺利的话,也许还不要一二日,你若是不介意,就在敝处游玩三日,如何?”

唐小玄眼珠转了转,笑道:“有何不可呢?如此就多有叨扰了。”

唐小玄走出大殿之后,就对吴思云道:“你先回去,将此间的事情跟驼山他们说一下,我很快就会回去。”

吴思云将声音压低了道:“大哥,你觉得姬宇格子会投靠我们吗?”

唐小玄拍了拍吴思云的肩膀,道:“只要我在,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你回去等我的消息。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不能让他们轻举妄动,现在叶非凡肯定布下了天罗地网搜罗驼山,若是行藏被知道的话,驼山就危在旦夕了。”

吴思云虽然为人大剌剌的,可是大事绝对不马虎,郑重其事地道:“是,大哥,我一定可以照顾好他们。”

唐小玄这几天一直非常忙碌,没有时间休息,这一次终于可以在南海楼阁中歇歇脚。他到处走走,游玩起来,这南海楼阁东边是一处演武台,演武台上有上千南海弟子练武修道,号声整齐嘹亮,响声入云。

唐小玄站在台下,依靠这一棵树站着。

看着眼前这些斗志高昂的少年们,唐小玄忽然觉得有点难过,连他自己都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难过,也许这是一种孤独吧。

孤独,发自内心深处的那种孤独,不管多少人在自己面前,都会产生那种“局外人”的孤独,这种孤独与生俱来。

唐小玄站在那里,从怀中的锦囊里取出一个酒瓶,对着嘴巴喝了几口酒,酒入愁肠,空气的寒意也更重了。

唐小玄站在那里,好象已经跟大自然融为一体。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唐小玄一怔,他居然没有感知到有人到了他身后!

刚才唏嘘之间居然没有留意外界发生的变故,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在乱世之中求生存,必须随时随地注意着周遭的变化,居安思危,这是唐小玄一向坚持的原则。

若是刚才这一刻有人在他的背后出手,他万万躲不开!

然而唐小玄回过头去,差点要失声惊叫出来。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女人并不能让唐小玄激动,让唐小玄激动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不是别人,而是嫦娥。嫦娥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自己太思念嫦娥了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唐小玄一下子整个人呆住了,结巴地说道:“你……你……你是……”

女人看着唐小玄如此激动,自己也愣了愣,道:“你好啊!”

唐小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勉强稳定自己的情绪,道:“你好……你是……”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轻纱,裙摆拽地,双手互执,头发上挽着两个发髻,脸上虽然脂粉不施,可华贵之态自现。一眼看上去就是贵妇的模样,贵妇都是有人家的,这女人是谁家的呢?

唐小玄可没有想女人是谁家这种事,他想的是这个女人怎么会跟嫦娥长得一摸一样呢?

女人躬身敛衽行礼,柔声道:“唐相公你好,外子乃是姬宇格子。”

她没有直接说自己的名字,而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她是姬宇格子的老婆。

唐小玄怔了怔,道:“你是姬宇格子的夫人?”

女人点了点头,道:“正是。”

唐小玄盯着这个女人看了半晌,打量许久,越看越像嫦娥,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天下怎么会有如此相像之人呢?唐小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女人见唐小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脸颊上不由得飘过两朵红晕。盯着别人的老婆看,确实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唐小玄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咳嗽了一声,道:“不知夫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女人的脸上现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紧张,细眉微微蹙着,道:“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

她朝着唐小玄凑近一些,道:“姬宇格子他……”

说完这几个字,她的脸色忽然变了,话音也戛然而止。唐小玄眉头一皱,他已经感觉到一股杀气,这股杀气客观上并不存在,但是高手跟高手之间却可以感觉出这股杀气。

唐小玄连脖子后面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知道自己身后一定站着一个人,而且修为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他身上的神经忽然绷紧,左手的十指伸张,灌注真气,然后他才慢慢回过头去,他看到了姬宇格子。

姬宇格子的身上还是裹着一条棉被,被一个侍女搀扶着,看上去如同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一般,唐小玄松了口气,身上的防备也卸下了。

姬宇格子的目光在他老婆的身上,淡淡地道:“你想对他说什么话,我也来听听。”

女人看到了姬宇格子,就像看到了野兽一般,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双手互抓着,连手背上都已经流出汗液,显然她很害怕姬宇格子。

唐小玄也已经注意到了,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毕竟是两夫妻之间的事,他只是个外人而已。

姬宇格子见自己的老婆不说话,慢条斯理地道:“丫儿,快将夫人带到房间里休息,她的病情还没好,你要好生照顾她,知道吗?”

丫儿显然就是搀扶着姬宇格子的侍女,侍女应了一声,然后就走到女人身边,刚搀起女人的手,女人就触电似的甩开了,直摇头道:“我……我很好,不用休息,我没有病。”

姬宇格子还是那种淡漠的口气,道:“你有病,谁说你没病呢,快让丫儿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女人沉重地喘息起来,喘息了半晌,才发疯似地道:“我没病!我没病!我一点病都没有……”

姬宇格子的脸上现出微微的愠色,对着唐小玄道:“不好意思,内人身染重病,时而失常,还望不要放在心上。”

唐小玄勉强笑了笑,可他却感觉这件事很不对劲,这个女人刚开始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明明很有礼貌,而且举止言谈中也落落大方,很得体,并无重病之征,为什么姬宇格子说她有病呢?

姬宇格子将衣袖一拂,锁眉道:“还不快将夫人带下去。”

丫儿强行制住女人的两只胳膊,使得她挣扎不得,女人的眼中现出泪花,哀声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这样对我……”

可是姬宇格子根本不理睬,只是挥手道:“快走,莫要在客人面前丢人现眼。”

丫儿的力气好象并不小,将女人搂着拉出去。唐小玄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虽然说她不是嫦娥,但是唐小玄却感到有点难过。

等到女人被拉走,姬宇格子脸上才恢复一丝笑意,指着面前的演武台,道:“这一批是新招的门徒,我这楼阁之中现在已经有七千多名弟子,个个都非凡夫俗子,你看他们怎样?”

唐小玄敷衍道:“都是可造之材,他日必有一番作为。”

姬宇格子拍了拍唐小玄的肩膀,道:“等到这一批新招的弟子有了些成就,我的楼阁就会更加壮大,以后跟你联合起来,不论做什么大事,必定可以马到功成。”

他好象想起什么似地的,又道:“你既然来到我派,我就带你见一见门内的几位护法吧。”

幽冥楼阁总共有三位护法,这三位护法各掌一重大殿,唐小玄在宴客厅中见到了他们,二个人都穿着一样的黑色衣服,头上还有一顶很宽的帽子,帽沿下垂,将三人的眼睛遮挡住了。

姬宇格子甚是得意地引荐道:“这一位是野狼护法,这一位是黑熊护法,这一位是雄狮护法。”

这当然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名字,只不过在修仙界混迹的人,有名字的往往比较少,有名号还多一点。

唐小玄一一冲着三位护法点了点头,可是这三位护法好象石头雕刻成的一般,动也不动,样子十分冷漠。

以唐小玄现在的身份,不论走到哪里,就算上太乙门访掌门遥清子,恐怕遥清子也不敢有所怠慢,可是这三人对唐小玄却视若无物。

唐小玄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有些人的脾性就是这样。

姬宇格子见这三人对唐小玄非常淡漠,笑了笑,指着唐小玄道:“三位,这位乃是我的至交,说出他的名字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用我说,想必三位都知道了吧。”

野狼忽然冷哼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唐小玄,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唐小玄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坐在那里。

姬宇格子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不如就趁此机会,将事情跟大家说说,大家商议商议。唐小玄此次前来,是想联合我派的势力一起将叶非凡斗倒,大家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还是野狼说话,道:“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斗倒叶非凡?我派的宗旨向来只有一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叶非凡虽然将驼山赶下皇位,霸占驼山的江山,但是并没有对我们有什么歹心,况且我们也隶属于蛮荒之地,说起来还是臣子,臣去斗君岂不是以下犯上吗?”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也没有。

依靠着他坐着的黑熊接着他的话道:“何况就算我们能够以下犯上,跟叶非凡斗,那也不过是蜻蜓撼石柱,自不量力。叶非凡现在已经跟仙界的一梅师太联合起来,势力较之前又有大增,别说我们斗不过,就算勉强打个平手,得罪阴阳门可不是件好事。”

这三个人就好象商量好的,黑熊的话刚说完,雄狮接着道:“一梅师太跟遥清子乃是师兄妹,往日还有一段暧昧情愫,得罪了一梅师太就是得罪遥清子真人,除非脑子有毛病,谁也不敢跟遥清子为敌。纵观天下,谁敢在太乙门头上动土?”

唐小玄不说话,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冷眼瞧着他们一唱一和。姬宇格子见气氛十分尴尬,笑着道:“三位,难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我们久安于此,虽说我不犯人,但不能保证能够长治久安下去,若是哪一日有人心怀不轨,想将我们南海楼阁取而代之,我们又当如何呢?所谓居安思危,我们应该从长远考量,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野狼忽然站了起来,对着姬宇格子一礼到地,道:“阁主,若是你觉得可以联合唐小玄一同对抗叶非凡的话,只管下令好了,又何必来问我们的想法?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就会上场杀敌,不死不归。”

黑熊附和着道:“没错,阁主,但凡事要三思而行。”

他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唐小玄,道:“就算我们侥幸能够打倒叶非凡,扶持驼山归位,但阁主也该知道,古往今来打江山的那些忠臣们,最后的结局要不是功成身退,要不就是被君王设计陷害,没有一个可以善终。”

姬宇格子面带难色,咂着嘴道:“各位所言也不无道理,这件事确实需要三思而行,你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先行退下吧。”

三个人二话不说,鱼贯而出,看也没有看唐小玄一眼。唐小玄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只是坐在那里,保持沉默。

姬宇格子耸了耸肩,对唐小玄道:“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愿意与你为伍,只是三位护法……”

唐小玄摇了摇手,道:“无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说得也有道理,我也不想让你为难。”

姬宇格子站起来,道:“哪里的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今夜你且住下,我再跟三位护法说说,他们在这小角落里安居得太惬意,已经没了雄心壮志。我保证,明日我一定给你一个好答复。”

唐小玄也站了起来,道:“既然如此,就有劳了。”

唐小玄这一夜被安排在客房中,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三个护法都是姬宇格子提拔的,以那三个人的本事,当然不敢违逆姬宇格子的意思,但今天居然敢跟姬宇格子顶嘴,这就有些奇怪。

这事情真是太过蹊跷,唐小玄忽然觉得这南海楼阁中充满危险,他必须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唐小玄透过巧妙的手法,避开那些守卫,悄无声息地离开南海楼阁。他飞行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回到红华身边。

不过他并没有走进洞里,因为他刚回来就见到嫦娥,嫦娥正在洞外望月。她本来就是月亮上的仙子,她望月,只是因为她想念以前的生活,她想回去。

唐小玄又何尝不想回去?只是在这个世界中也是无比刺激,甚至比西游的世界还要刺激,让他舍不得离开。然而他并不知道一件事,这个轮回之境之所以还存在,是因为镇元大仙、灵宝道君、太上老君、菩提老祖用真气支撑着,但他们不可能永远支撑下去。

如果唐小玄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许早就会催促嫦娥回去了。

嫦娥现在已经是唐小玄的人,所以两人之间已经没了当初那种陌生的隔阂。

唐小玄走到嫦娥的身后,在她的背上拍了拍,道:“你还好吗?”

“我、我很好……”

嫦娥转过身来,凝视着唐小玄。

唐小玄忽然从嫦娥的眼中看出一些什么。

嫦娥妩媚的眼中有一点淡淡的柔情,可是更多的是一种向往,对于平凡生活的那种向往,现在是时候回去了。

只是唐小玄还有点不太甘心,因为这轮回之境中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做,还有很多秘密等着他解开,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叶非凡做掉。

“我们回去吧……”

嫦娥注视着唐小玄好久好久之后才道。

“你想回去了?这里不是很好吗?”

唐小玄并不想回去,因为这里太刺激了。

“就当是为了我,行吗?”

嫦娥那美丽的眼神中散发着一种动人的光泽。

唐小玄只能笑笑,道:“你不是喜欢唯吾独尊的男人吗,我正朝着这一方面努力,现在你改变主意了吗?”

嫦娥点了点头,又看向明月,道:“我直到现在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只有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唐小玄也看了看天边那一轮圆月,心中最后的防线也垮了,道:“好,我们走,回去我们的世界。”

他们的世界当然就是西游的世界了。

嫦娥转过身,面对着唐小玄,双手牵住唐小玄的手,含情脉脉。

“现在闭上眼睛,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嫦娥的声音中充满了愉悦跟幸福。

唐小玄也被她的这种感情感染。

回去我们的世界……

唐小玄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光明,这种光明是他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他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他的手拉着嫦娥的手,两人的手心中都传来对方的温暖。

等到唐小玄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昏。他的手上有一双很细嫩的手,很白、很漂亮。他沿着这只手看向这胳膊的主人,然后看到了一张脸……

我靠!这不是第一集里的美眉吗?唐小玄感到心中一阵空虚,再看看周围,这不是“天上人间”吗?

还不能马上认清状况的唐小玄身体十分疲软,可还是挣扎地爬了起来,刚走两步,他就倒在沙发上,然后他注意到电视的声音。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西游记最后一集正好结束,正好在放片尾曲。

我靠!这到底是穿越,还是一场梦?唐小玄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大口喘了两口气,从桌子上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颤抖着身子地爬起来,将香烟叼在嘴里,举起一张凳子,朝着电视机砸了过去。

只听见“砰”的一声,液晶电视被砸个粉碎,电路板“喀嚓”一下冒出火花。

“去你妹的穿越,去你妹的西游……”

唐小玄真是气愤极了,想不到这所有的所有都是假的,不管是谁都会火冒三丈。他随便找了条浴巾围在腰上,然后匆匆离开了“天上人间”可是刚走出去时,就看到墙上的大萤幕上正出现一行字——踏遍坎坷,又出发,又出发。

西游记全集完……

这样就完了?唐小玄心中的沮丧真是无法言说,他准备就这样走回家,他不愿意坐车,他只想走,因为他觉得实在太憋闷了。

可是还没走三步,就看见前面有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唐小玄愣着、缓步迎了上去,那个女人回过头来……这熟悉的面孔,不是嫦娥,又是谁?

嫦娥朱唇轻启道:“我说过我会等你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