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京华易志》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京华易志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京华易志 京华易志

    下课的时候,刘奕婷向金俊卿使了个眼色,金俊卿只好跟上,两个人相继来到楼层转角处的厕所,进了同一个坑位。刘奕婷顿在便器上,掀起站在眼前的金俊卿的裙子,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阴户,金俊卿没有穿内裤,她用手指拨开两瓣可爱的肉唇,露出了那个堵在尿眼上的白色棒子。

    京华易志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京华易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京华易志》,是作者京华易志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下课的时候,刘奕婷向金俊卿使了个眼色,金俊卿只好跟上,两个人相继来到楼层转角处的厕所,进了同一个坑位。刘奕婷顿在便器上,掀起站在眼前的金俊卿的裙子,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阴户,金俊卿没有穿内裤,她用手指拨开两瓣可爱的肉唇,露出了那个堵在尿眼上的白色棒子。

《京华易志》 第25章 四人合体 免费试读

胡岩大力地扣着何贝贝的阴道,仿佛她只是一个廉价的玩具,他的眼中燃烧着邪恶的火焰。黄澄波则反弓着站在何贝贝的身后插着她的肛门,经过多番抽插,已经濒临射精的边缘,正在全神贯注地冲刺。沈凝则以一种奇妙的姿势仰跪在黄澄波屁股下面,虽然已经累得四肢酸疼,却坚持着小心翼翼地舔弄着口中的两颗睾丸,四个人就这样淫乱的连成一体,你来我往地呻吟着。

几度被操得昏死过去的金俊卿幽幽从梦里醒转,发现睁不开眼睛,身体似乎被拦腰吊着,脑袋又昏又涨。嘴巴里堵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吐也吐不出来,口水却透过上面的小洞不停地流出来。全身都无法动弹,只有膝盖仿佛是自由的,然而在空气中又找不到任何依靠,无助极了。金俊卿依稀觉得刚才做了一个淫乱的梦,梦里有她心爱的胡岩学长。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高兴起来,虽然不是什么美好的梦,但总算是梦到了心爱的胡岩学长。

「咦?怎么有别的男人的声音?这声音是?这声音听起来好淫乱啊!」金俊卿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她的身体却瘙痒难耐!「难道我真的这么淫乱吗?连梦里也是如此的色情?」金俊卿分不清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哪里,觉得是梦,身体的感觉却有那么的真实,她的脑袋迷迷糊糊地只剩下身体的空虚和渐渐膨大的肉欲。

黄澄波经过不懈的努力,在何贝贝的肛门里狂插几百下,再加上何贝贝的肛肠和沈凝的舌头双重夹击,终于把那股憋在阳具里的精液射了出来,一瞬之间,他感到浑身舒爽,仿佛轻飘飘地登上了云霄,他舒爽地哼唧着,全然不管被他像充气娃娃一样操弄的何贝贝是否支撑的住。不过何贝贝经过这么多天的折腾,早已练就了耐操的本事,她明白如果不能让黄澄波尽兴,她将会遭受生不如死的惩罚。所以尽管她已十分疲惫,但她仍在用最后的意志坚持着。胡岩看着黄澄波在淫虐女奴时那狂妄自大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对黄澄波的嫉妒和憎恨,他扣着何贝贝的手更加用力,大幅度的来回扣动,何贝贝的腰胯在他的抠弄下大幅度的摆动着,她感到身体仿佛要被黄澄波操穿,又仿佛要被胡岩摇垮,极度兴奋的下体却早已不受控制,胯间一股一股地喷发着阴精,随着身体的摇晃,淅淅沥沥地浇在了沈凝的脸上,沈凝的嘴里含着黄澄波的睾丸,非但无从躲避,还得跟着黄澄波的节奏摇得晕头晃脑,她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沾满了不知是谁的粘液。

射完之后,黄澄波感到身体的力量仿佛被抽走一样一下子瘫软下来,他就势抱着何贝贝向前一趴,弯在她的背上舒服的喘着气,何贝贝受到重压被动地改变了姿势,酥软的膝盖几乎无法支撑,她赶快把手撑在膝盖上,这才在摇晃了几下以后稳住了身形,总算是没有把那爬在她背上的恶棍摔下去,她知道,如果黄澄波掉下去的话,她将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所以她只好用她娇弱的力量和在高潮摧残下仅存的意志拼命支撑着黄澄波瘫软的身躯。胡岩也没法再扣着她的阴道,只好将手收回,他的手上沾满了何贝贝射出的阴精,胡岩把手指伸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尝了尝,咸咸的,充满了淫欲的味道,他胯间原本瘫软的阳具竟然再次昂然挺立。

黄澄波从射精后的余韵中幽幽醒来,脸上孩子般地堆满了满足的微笑。他从何贝贝的背上爬起来,赞赏地在何贝贝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嗯,表现不错,是我的女奴!今天大爷很高兴,你可以回去休息啦。」

迷迷糊糊中听到这个声音,金俊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心中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啊。」

何贝贝听到这样的话着实吃了一惊,多日来不见天日的囚禁生活几乎让她忘记了自由的味道。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只是用撑着膝盖的双手捏了捏,确定自己这不是在做梦。随着黄澄波离开她的身体,那终日来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她那早已达到极限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普通一声倒在地上,她想要向前伸展身体,却发现膝盖已经没有了力气,只好就这样撅着屁股跪趴在地上,屁股压在小腿上,臀瓣间那褐色的菊花悄然盛开,露出一个深邃而神秘的黑眼,一股乳白色的粘液调皮地从那淫荡的缝隙里扑哧扑哧地喷了出来。

「胡兄似乎没怎么尽兴啊!」黄澄波看着胡岩那盎然挺立的巨物,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来你那个女奴不行,得好好罚一罚呀!」。

「哪里,哪里,爽当然爽到了,只是看了黄哥的精彩表演,小弟不禁欲火焚身啊!」胡岩听了黄澄波的话脸上赔着笑,心里却一惊,看来自己设的小计不能让金俊卿幸免肠蛇的摧残。那肠蛇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不过从那曾经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沈家千金如今言听计从地任黄澄波摆布的样子来看,恐怕不是什么好受的东西。区区一个离子液已经可以让大部分女孩在半分钟内屈服于调教,看来金俊卿这回有罪受啦。

「哦?看来我这也挺有排色情片的天分嘛,你说我哪天要是改行去拍片子,会不会成为一个AV明星啊!哈哈哈哈」黄澄波听了胡岩的马屁倒是十分得意,竟然旁若无人地笑了起来。

胡岩也一时摸不透黄澄波的心思,这个邪少向来毒辣善变,他的心思从来都是很难揣摩的,胡岩心中又生一计,他眼里闪烁着淫光,缓缓向金俊卿走去。金俊卿被拦腰吊了这么久,散乱的头发在重力作用下遮住了她的脸庞,只剩下那浑圆俊俏的屁股在她一夹一夹的双腿之间若隐若现,诱人极了。

胡岩眼中放着淫光,把手按在在金俊卿圆润的臀肉上轻轻地摩挲着,大拇指在金俊卿的股间摸索着找到那个满是褶皱的小口,借着她股间分泌的细汗,一下子就从那紧致的紫色小菊花中挤了进去,金俊卿的肛肉受到异物的入侵,条件反射地收缩,把胡岩的大拇指紧紧地裹住。胡岩悠闲地用另一只手扶着他挺起的阳具,不紧不慢地在金俊卿的阴唇上来回摩擦,却不急着插进去。金俊卿感到下体瘙痒难耐,阴道里空虚极了,她用尽全身的力量耸了耸屁股,想要把那火热的阳具吞进阴道里。胡岩看到金俊卿发骚的样子,心里开心极了,他一挺腰,没遇到什么阻力就顺利的插了进去,一口气就插到了底部,只感到一坨软软的肉紧紧的抵在他的龟头上。

金俊卿感到阴道和肛门被同时玩弄,感到害羞极了,虽然自己和刘奕婷已经用那些淫具把下体的三个孔洞统统玩遍,可那些都是自己和刘奕婷悄悄的躲起来玩,况且刘奕婷和自己一样都是女生,说开了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是现在在却在这奇怪的姿势下被不知道的人恣意地玩弄,这种未知的刺激强化了金俊卿的官能,拇指虽小却比那些粗大的淫具要刺激百倍。被吊了这么久,手脚早已被捆得麻痹,可是身体的两个孔洞闯进了陌生的东西,金俊卿的心理竟莫名地感到兴奋,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在金俊卿的身体里积累,先前的恐慌和身体的种种不适,竟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金俊卿习惯性的想要去抠弄她的尿眼,可是无奈双手被捆在背后动弹不得,全身唯一能动的就只有脖子和双腿,她的小腿和大腿紧紧地捆在一起,两只折叠的双腿由于金俊卿的兴奋难耐而来回摆动,大腿和阴部的连接处,粗大的腿筋绷得紧紧的。为了缓解尿眼的瘙痒,金俊卿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被粗大阳具摩擦的阴道和被大拇指扣玩的肛门上。她感到那个人把她的肛门用力地扣向一边,肛门被拉伸成奇怪的形状,竟然露着一个无法闭合的缝隙,金俊卿觉得尴尬极了,她想象着自己的肛门在别人的眼中无法闭合的样子,脸颊火辣辣的。紧接着,她感到那个人从她那和阳具交合的阴道缝隙里摸了些粘液,把另一个手指也挤在她肛门的缝隙上。由于肛门在拉伸下无法闭紧,那个手指轻松的挤了进来,金俊卿感到肛门像要被撕裂一般火辣辣地疼痛,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承受,她这才知道那个人是把两个大拇指同时插进了她的肛门,那人一边摸着她的双臀,一边就这样把她的肛门向两边拉开。金俊卿的肛门被拉得没有一点褶皱,除了两个粗粗的拇指,中间竟然还留有一个纵向的枕形黑洞,真让人想入非非。

胡岩感到有大量热热的液体喷洒在他的腿上,他低头一看,只见金俊卿那粉嫩的阴唇在他的操弄下往两边大大的张开,一粒粒晶莹的液滴从一个被他的阳具挡住的地方淅淅沥沥地飞洒出来。他猛地把阳具完全拔出来想要一探究竟,只见金俊卿的阴道大大的张开,洞口的媚肉一缩一缩的蠕动着,紧挨着阴道的尿眼豁然张开成一个小拇指粗细的小洞,那些淫荡的液体正是从这里面涌出来的。金俊卿竟然被操得失禁了!再看她那圆鼓鼓的阴蒂,红紫红紫地从包皮里面钻出来,硬硬的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这具又敏感又淫荡的肉体,可真是一个难遇的极品啊。这样的姑娘要是不把她吊起来狠狠的虐玩,反而倒是可惜了。到底是抛开那所谓的良知尽情地爽他一爽,还是跟着心里那难以捉摸的感觉救她一回呢?胡岩迷茫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