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悠然的观星者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悠然的观星者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牛项龙女纪 牛项龙女纪

    近来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没节操了,居然在手上两个坑都没填完的情形下,又开了这个新坑,大有向某几个较著名的坑神看齐的倾向。  先前写文时得到的称赞不少,深刻而有见地的意见也颇多,个人感觉自己目前碰上了瓶颈,核心问题是表里的不连贯,表强而里弱,表柔而里涩,且很难将其作为整体表现出来,所幸近期看了论坛里几篇不错的文章,对我解决这个问题颇有启发,这次写这个寻秦的同人就是想换换感觉,看看是否能突破这个瓶颈,时间精力所限,大纲暂定八章,在人物上会抓重点,对于原著的诸多准路人女角如美蚕娘婷芳氏啥的就直接无视了,而主要集中

    悠然的观星者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牛项龙女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牛项龙女纪》,是作者悠然的观星者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近来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没节操了,居然在手上两个坑都没填完的情形下,又开了这个新坑,大有向某几个较著名的坑神看齐的倾向。  先前写文时得到的称赞不少,深刻而有见地的意见也颇多,个人感觉自己目前碰上了瓶颈,核心问题是表里的不连贯,表强而里弱,表柔而里涩,且很难将其作为整体表现出来,所幸近期看了论坛里几篇不错的文章,对我解决这个问题颇有启发,这次写这个寻秦的同人就是想换换感觉,看看是否能突破这个瓶颈,时间精力所限,大纲暂定八章,在人物上会抓重点,对于原著的诸多准路人女角如美蚕娘婷芳氏啥的就直接无视了,而主要集中

《牛项龙女纪》 生如夏花——浅析寻秦记中的三大名姬 免费试读

寻秦记在女性角色的刻画上,有两个很明显的分水岭,亦即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分水岭是赵倩之死,这直接导致了项少龙猎艳状态的终止,此前的女性角色,不客气的说,可以说都是为了情色而服务的,包括作为女主的纪嫣然在内,因为项少龙的行动主线始终是猎艳,所以她们人物刻画的重点都在脸和肉体上,其他如背景、个性等不过是装饰物而已,善柔和赵雅可能是仅有的两个性格色彩较重的例外。

第二个分水岭是楚国结束,项少龙开始向柳下惠状态进军,此前的第二阶段属于黄易的转型期,人物的个性比第一阶段有强化,但还是有不少的情色成分,有给人印象很糟的赢盈,相对平庸一些的琴清,刻画得最好的是李嫣嫣,出场不多,但把她悲剧的身世和性格刻画得很突出。

而第三阶段是黄易在这本书中的巅峰水平,情色成为了辅助,重点全部集中到了人物性格的刻画上,代表就是三大名姬,特别是在临淄的剧情将这三个女性角色都刻画得极为突出,这里我浅谈一下,大致剖析一下我解析的三大名姬。

一、朝露待日晞——兰宫媛

三大名姬之中,兰宫媛排最末,容貌大约只是乌廷芳的水平,出场只有很短的三次,台词也不算多,但我却以为,她是黄易本书中巅峰笔力的代表,只用了如此之短的剧情,便很圆满的刻画出了一个个性鲜明地妹子。

因为她的剧情很短,且集中在临淄的一个场景中,所以我可以将表现她个性的关键剧情都放在这里,供大家赏析:

兰宫媛默然片晌,轻轻道:「在这世上,有三个人是媛媛欠了人情的,上将军有兴趣听听吗?」

项少龙道:「第一个该不难猜,是否解大人呢?」

兰宫媛欣然道:「和你这人说话真的可以少费很多精神。试试猜第二个吧,他是丧命在上将军手上的。」

项少龙苦笑道:「难怪你要来杀我。」

兰宫媛若无其事道:「上将军都是猜不到的了!那人就是嚣魏牟,媛媛所以有今天,全赖他把人家交给一个姓边的人栽培训练,否则说不定早饿死街头。」

嚣魏牟其实是给滕翼活生生打死的,他当然不会说出来,恍然道:「是边东山吗?难怪你的身手如此了得,他该是你第三个感激的人吧!」

兰宫媛出乎他意料地咬牙切齿道:「恰恰相反,他是妾身最痛恨的人,他对我做的恶事媛媛却不想再要提呢。」

项少龙大讶道:「可是咸阳之行,你不是奉他之命行事吗?」

兰宫媛淡淡道:「那只是一场交易,只要奴家依计行事,不论成败,以后都再和边东山没有任何关系。而妾身肯答应,亦当是报了嚣魏牟的恩惠,以后再不欠他什么。」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确是每个人都有个曲折离奇的故事,不过你这个险冒得太大了,嘿!想不到嚣魏牟也会做过好事的。」

兰宫媛不屑道:「他和边东山只是看上妾身的容貌吧,有什么好心肠可言。不要说他们了!上将军来猜猜看那第三个人是谁好吗?」

项少龙摇头道:「嚣魏牟我已猜不到,第三个更难猜,不过该不是我认识的人吧?难道是田单,又或是吕不韦?」

兰宫媛不断摇头,喜孜孜的像个小女孩般道:「都不对。」

项少龙心想这柔骨女都相当有趣,认输道:「不猜啦!」

兰宫媛抿嘴浅笑道:「是项少龙!」项少龙失声叫道:「什么?」

他们一直的声调都压低至仅两人可耳闻,到这失声一叫,姚胜等才听见,均讶然往他们瞧来。

兰宫媛欣然道:「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真是你呢,自刺杀不遂后,到漏夜离开咸阳,我都预备会给你拿去杀头,岂知你竟放过人家,你说兰宫媛怎能不感激你?当时吕不韦也说城防全是你的人,他也很难庇护我。」

项少龙愣然半晌,道:「你不用感激我,说到底你只是一颗棋子,被人利用来对付我,杀了你于我没好处。」

兰宫媛正容道:「项少龙就是这样一个人,田相、旦将军等虽视你为敌人,但对上将军的品格却相当敬重,反而对吕不韦颇为不屑。」

项少龙有感而发道:「品格有个屁用,现在谁不是利字当头,凡于我有所畏忌者,均不择手段要除之而后快。」

兰宫媛「噗哧」失笑道:「上将军很少有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可见你对媛媛有点改变了。人家今趟只是借见凤菲为掩饰,目的却是希望有单独与你说话的机会。上将军要小心身边这群仲孙家的武士,他们原是土匪流氓,专替仲孙龙收烂账,我一些好赌的姊妹给他们害得不知多么惨。不信就留心看看,谁不在竖起耳朵来偷听我们的密语?」

最后两句她故意提高声浪,吓得姚胜等下意识地离开少许。

项少龙顿感领教到她的辣处。

三大名姬确是各有特色,其中以兰宫媛的行事最不检点。不知是否因少女时的不幸遭遇,颇有点自暴自弃,对男人亦抱着游戏的态度,但其实心底里却是恩怨分明,今人敬服。

兰宫媛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引得路人侧目时,又向他凑近点低声道:「上将军见媛媛肯和齐雨这些卑鄙小人在一起,是否心存鄙视呢?唉,这世上有多少个好人,齐雨至少生得好看,又懂哄人。不过偷曲一事人家却是无辜的,齐雨还骗人说是他撰作的呢。」

项少龙笑道:「这才像兰宫媛嘛!」

从这里,我解读出的,她的性格概要大抵是三点:第一、她的出身很差,且早年的遭遇极其不幸,嚣魏牟的禽兽程度不必多言,边东山竟比他更恶劣,可见她被虐待到了什么程度,她的相对地位在三大名姬中也是最差的,凤菲有属于自己的歌舞团,石素芳是被金老大善加保护的台柱,而她在玉兰楼里,居然要和其他美姬一同侍奉客人,可见最多也只是单美美在醉凤楼的地位而已,属于较为高级的玩物,远没有另外两人地位的超然。

第二、她恩怨分明,且极有担当,纵然知道嚣魏牟对自己不怀好意,但为报当初的救命之恩,竟不惜冒死入秦刺杀项少龙,因为对项少龙的感激,她再度当众得罪仲孙家,提点项少龙警惕他们,这使得项少龙完全消去了对仲孙家的信任,算是一定程度的帮了他,然而对于要在齐国生存的她,得罪了仲孙家,却无疑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第三,她对未来的人生很绝望,明知道齐雨不是好人却也无奈,只因为更好的人不会眷顾她,她就如同清晨的露水一般,在绝望中拼命的挥洒着自己的生命,只因她很清楚一旦色衰之日到来,她便会再度一无所有,然而即便如此,她却依然抱着简单而正直的人生态度,从不曾放弃自己心中的道德底线,这才是这个妹子灵魂中最为耀眼而珍贵的地方。

她的个性其实颇有类于乌廷芳和善柔之处,如若她是乌应元的女儿,那么绝对要比乌廷芳耀眼的多,如若她是善勤的女儿,曹秋道的弟子,那么抢眼程度也不会亚于善柔,只可惜当年的她,终究只是一个几乎饿死在路边的孤女,所以她终究只是绝望的笑着的兰宫媛而已。

但即便如此,她与赵雅和赢盈这样的角色比起来,其人格的高下仍是天差地别的,在三大名姬中,她的性格也是最为积极和阳光的,让人很是心生怜惜。

二、纪嫣然的倒影——石素芳

石素芳是一个孤寂而神秘的妹子,描绘她个性的关键剧情大概是这样几处:第一处是她首次出场时,韩竭问她最推崇的是谁,她回答说「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明主猛将,背后代表的只是人民的苦难,怎会有能使素芳心服的人」。

第二处是项少龙感慨「此女无论才学和美貌,均足以与纪嫣然和琴清相比,但显然没有她们的好运道」。

第三处是临淄演出前金老大在项少龙耳旁道:「这女儿自少就性格孤僻,但她的天份却不作第二人想。她什么都不看在眼内,却什么都一学就会,而且比任何人好。生平只佩服凤菲一个人。」项少龙则揣测她连纪嫣然都不放在眼内,否则为何不见她去拜访纪嫣然。

第四处是演出前的一个关键场景:

石素芳披着斗篷,幽灵般站在一角,默默的看着她的团友在进行各种活动,似乎她与其他人全无半点关系,也没有人敢来打扰她的宁静。

金老大在项少龙耳旁道:「这女儿自少就性格孤僻,但她的天份却不作第二人想。她什么都不看在眼内,却什么都一学就会,而且比任何人好。生平只佩服凤菲一个人。」

项少龙暗忖看来她连纪才女都不放在眼内,否则为何不见她去拜访嫣然。

金老大领着项少龙来到石素芳侧,低唤道:「素芳!素芳!上将军来探望你哩!」

听到上将军一词,石素芳娇躯微颤,空洞的秀眸回复了平时的神采,别转俏脸,往项少龙瞧来。

这时团内诸女与上下人等均停止原先的活动,好奇地盯着项少龙,要金老大挥手作势,才不情愿地继续补妆的补妆,调理乐器的调理乐器。

金老大拍拍项少龙道:「你们谈谈吧!」

石素芳显然厌恶人人都不断偷偷朝他们张望,轻轻道:「上将军请随素芳来!」

揭开身后布幔,原来是特别区分开来的一个小空间,地上铺了地席,还有坐垫,铜镜和挂满戏服的架子。

两人席地坐下。

四周虽是闹哄哄一片,还不时响起乐器调试的音符,但这里却是个封闭和宁洽的小天地。

石素芳凄迷的美目缓缓扫过项少龙,然后落在布幔处,淡淡道:「上将军欢喜孤独吗?」

项少龙细心想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有时我也需一个人静静独处,好去想点东西。」

石素芳幽幽道:「想什么呢?」

项少龙愕然道:「这倒没有一定,看看那时为了什么事情烦恼吧!」

石素芳点头道:「你很坦白,事实上将军是素芳生平所见的男人中,最坦诚而不伪饰的人。其他人总爱吹嘘自己的了得,惟恐素芳不觉得他们伟大,真要令人呕心。」

目光回到他脸上,以令他心颤的眼神瞧着他道:「咸阳之会,上将军在素芳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那时素芳就想,上将军是否可倾吐心事的人呢?」

项少龙忍不住道:「听说蒲鶮先生和小姐关系非常密切哩!」

石素芳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垂下目光,平静地道:「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况且人总是要死的,死后就可重归天上的星宿,哪有什么须用上心神的?」

项少龙默默咀嚼她话内的含意,悲哀的语调,一时说不出话来。

最后才是她对道家思想的推崇。

从这些描述来概括,石素芳的性格特质大概就是以下几条:

第一,她的世界观与常人差距很大,很有些崇古非今的味道。

第二,她是个天才,才华过人。

第三,她极其孤僻自傲,平生看得上的只有凤菲,甚至连纪嫣然都瞧不起。

我曾一度被项少龙「如果命运更好,她可能会是另一个纪嫣然或琴清」的感慨和她对道家思想的执着误导了,把她解读成了当初的纪嫣然一样不食烟火的文青女,之后重读了一遍她的剧情,在尝试着揣测她的身世时,才发现出了偏差,而有了一个新的猜想。

这个猜想的核心,是基于她的身世,我个人推测的结论,她很可能是西周的亡国公主。

论据如下:首先,原作中她的身世是一个谜,包括项少龙嫪毐等人在内,大家都感觉她的来历「不明却很厉」,她本身则屡次自称「亡国之民,再也休提」,可见足有不凡之处。

其次,她性格高傲的非常离谱,甚至近于一种藐视众生的感觉,原著中的王室贵女里,不必说赵倩凤菲,就连平原夫人和韩晶也没这种味道,那么比她们这些诸侯公主还要高一格的,自然唯有周天子之女了。

第三,西周于公元前二五六年被秦所灭,而项少龙的穿越是公元前二四六年,相差十年,书中多次说石素芳和蒲鶮关系匪浅,而后者的根据地东三郡正是西周的故土,时间地点都正好能对上。

第四,老子曾做过周室的藏书官,很可能会在宫廷内留下相关著述,而引起了幼年的石素芳对道家的兴趣,在渊源上也能说通。

第五,如果是以这个推论出发,那么石素芳的一切性格表现就都可以得到很合理的解释,她蔑视各国的名臣猛将,是因为这些人在她眼中都是乱国的逆贼,杀害的都是她的国家的百姓,她孤寂自赏是因为并没有人在身份上能与她相比,欣赏凤菲是因为鲁国的初代国君是周公旦,正是周王室最重要封国之一,两人都是亡国的姬姓公主,且都沦为歌姬,有很大的共性,她希望能找到一个理解她的人,不屑纪嫣然是因为纪嫣然热衷的是「创造新的时代」,与她对故国的伤感和怀念正好是相反的,醉心道家思想是因为道家思想正具备着一种逃避现实和怀旧返古的特质,她心中极苦,故借此以自我麻痹,金老大很可能是西周的旧臣,因此举止气魄才远超张泉之辈,更对她如此的关照和保护。

综上所述,石素芳和纪嫣然在表面上看似有些相像,特别是出众的才色以及对思想精神的看重,但本质其实却恰好是反的,纪嫣然异常积极,追求着未来,石素芳却极度消极,沉湎于过去,纪嫣然是理想主义的文青,石素芳是自我封闭的中二,根本是南辕北辙。

三、名妓中的王者——凤菲

首先要说一句,三大名姬中,凤菲是让我最无爱的。

她是三大名姬中最成功,最幸运的,脸蛋列入了四大美女之一,自己拥有独立的歌舞团,在各国权贵中影响极大,可以说真正的把歌姬这个职业做到了极限。

但是她所做到的,也只是歌姬的极限而已,相对于在精神特质上并未沦落于风尘的兰石两人,凤菲的个性却未能超越「妓女」这个范畴,因此在三大名姬中,她虽然相貌第一,但性格和人品却都是最差的。

以大唐的人物类比,兰宫媛如果生在豪门,将会是一个淳于薇又或独孤凤,即使在江湖,亦不失为纪倩或小鹤儿。

石素芳结合了石青璇尚秀芳和婠婠三个人的部分精神特质。

而风菲……她也就是个长着尚秀芳脸蛋的云玉真。

项少龙是个书中绝无仅有的非常心软的滥好人,然而即便是这样的一个好人,与她同行了如此之长的时间,最后不仅没将她收入房内,甚至没和她发生过关系,这其中固然有项少龙自身的特殊心态和矜持,然而凤菲的性格弱点,却是导致了她让对方彻底心冷,而错过这个机会的根本原因。

在这段旅程中,黄易把她的性格弱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善使心计,对手下分化瓦解,促动众人勾心斗角,却弄得每一个人都惶惶不安,各有算盘,拼命的内耗,全然没有一个安定的氛围,若非有项少龙在,只怕她的剧团还未等演出便分崩离析了。

她多疑软弱,看似独当一面,实则胸无定数,即便在项少龙已允诺助她的情况下,却仍被韩竭轻易吓倒,明知对项少龙有害,却背着项少龙和吕不韦等人联系,这又如何能不让项少龙寒心。

她自私冷血,为了自己脱身,不惜抛下一切同伴,甚至还一度要把其他歌姬全部送给韩闯为贿,对她们全然没有丝毫的过往情分。

作为一个混迹于欢场的名妓,这些性格特点是可以理解的,她要逢迎和欺骗男人,讨男人的欢心,她要算计和压制女人,维持自己的地位,仅由这些行事风格,我们便可推知凤菲的过去,究竟经历了多少的欺骗和背叛。

然而可怜与可恨是相伴的,当她以这些惯用的手段对付一无所求,而衷心帮助她的项少龙时,这一切可怜便都成为了可恨。

她不相信光明,于是她便看不到光明。

她习惯了黑暗,于是她最终也没能脱出黑暗。

她不曾对奇迹有任何的期待,所以奇迹亦与她擦肩而过。

她最终随清秀夫人前往楚国,然而对她的未来我却仍不看好,只因为她既不愿相信别人,又喜欢自作聪明,这种个性本身就是取祸之道,或许本来最适合她的地方,还是某个权贵的后宫吧。

何况始皇移天下名族于咸阳,这本就是历史的大杀器,清秀夫人连自身也未必能保全,又如何顾得上她。

总体上说,三大名姬其实都是悲剧,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有好下场,一如生于荒野中的夏花,看似华美,凋零却不过在转瞬之间,然而兰宫媛知天安命,努力将自己绽放的更加灿烂,石素芳封闭了自己,在麻木中静静待死,凤菲却竭力吸收其他花朵的养分,唯求自己独活,三人的品格高下,由此便可见一斑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