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妻孝性心魔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妻孝 妻孝

    转眼间,我离开大学已经6年,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的妻子,栗莉,和我同年出生,我们是大学同学,像很多同学一样,我们从相遇,到慢慢的相爱,最后组成家庭。我们是同一个城市的,毕业之后她到了一个私人公司工作,而我在一个事业单位。  家庭生活逐渐稳定。她的父母在我们一个小区住,这样对我们的照顾有很多,我们少了很多家务需要做,都去她家吃了。而,我的父亲,在城市稍微远点的地方,不过也不远,所以,每逢周末,我们都去看他。

    性心魔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妻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妻孝》,是作者性心魔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转眼间,我离开大学已经6年,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的妻子,栗莉,和我同年出生,我们是大学同学,像很多同学一样,我们从相遇,到慢慢的相爱,最后组成家庭。我们是同一个城市的,毕业之后她到了一个私人公司工作,而我在一个事业单位。  家庭生活逐渐稳定。她的父母在我们一个小区住,这样对我们的照顾有很多,我们少了很多家务需要做,都去她家吃了。而,我的父亲,在城市稍微远点的地方,不过也不远,所以,每逢周末,我们都去看他。

《妻孝》 第80章 妻孝 免费试读

“常识和伦理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变化的,而相爱的人结合为一体则是万古不移的真义。”—渡边淳一《失乐园》

时代在进步,世界在变化,有些常识前所未有,而有些悖论正向正论发展,就像现在的男人女人,一两个性伴侣都似乎是司空见惯了,很多男人酒後聊天和那个女人发生了关系,有夫之妇,可是,可曾想过,其他男人也会聊这些而那个男人的对象很可能就是你的妻子。而绿帽一族似乎也应运而生。

多年以後,也许那种就成了伦理允许的,成为社会现象,大同世界,也许是这种呢。而父子共用一妻,会不是是大同世界的常事呢?

而对於现今生活有着不同的方式,大部分人都是普通的,而大部分人的普通是工作、生活、家庭、单位,普普通通普通的生活也有激情,那种普通的激情,甚至是我和栗莉刚才的KTV厕所内的激情性爱,也是很多普通人,追求生活质量的普通的刺激性爱。

可是,几分锺之前,厕所里面的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妻子,而我则在外面近距离的旁观,这种是不普通的,可是如果这种状态变成了我们的常态,对於我们来说就是普通的日常了。

幸福的生活是什麽样子的,普通的生活才是幸福的真谛吧刚才妻与父、现在妻与我,这些就是我们的普通,我们的幸福的一部分。

那麽,妻的身体带来的孝,也就是我们初衷的完美诠释了。

抱着栗莉,感受着高潮後的愉悦,喘息慢慢恢复正常,剧烈的冲刺,撞击之後,身体恢复了平静,心神也恢复过来切都是不真实的,似乎这个不真实的感受,那种恍惚的感觉,最近出现了太多次。

我们起身,想把栗莉转过身来,抱住她,可是她没转过来,而是低着头,脸还是红的,看着镜子中的栗莉,红苹果一样的脸蛋,头发因为两次的激情,稍微有点凌乱,樱桃小嘴,是的,看着嘴的时候,我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个剪影。

黑白的,栗莉含着父亲的弯曲的阴茎的剪影。

让自己回过神,从後面抱住栗莉,嗅着栗莉的法香,轻轻的在栗莉耳边耳语,“谢谢,老婆。”

栗莉没有抬头,又一次有了新的突破,当激情过後,理智、羞涩,让怀中的女人在自己的老公面前,红了脸、低了头,而在男人的眼里,这样的羞涩是那麽的美。

轻轻的吻了下栗莉耳边,轻轻的说:“老婆,你真美,有你我是幸福的,爸也是幸福的,你不但是我们的女神,更是我们的幸运女神。”

栗莉似乎是感到痒了在我身上蹭了蹭然後说:“你先出去吧我穿衣服。

我又抱了下栗莉,然後准备提上裤子,准备走裤子刚提起一半,栗莉拿出纸巾给我,让我擦。

我笑了笑,然後拿起湿巾,擦了擦阴茎,穿了衣服,出去等栗莉,外面的音乐还在循环,舒缓的音乐在耳边萦绕,坐下来,感受着暧昧的灯光。

思绪万乾,光影舒动,有着黑白的剪影,有着撞击、有着抽插,有着呻吟有着娇喘,甚至还有这乾呕,这都是性的一部分,就在这几十平米的空间,发生了不同寻常的情节,有着禁忌的乱伦,似乎很久没有想到这两个字了。

从刚开始与栗莉避免提及这两个字,怕碰触敏感的神经。到後来,慢慢的让我们接受,认为这些是正常的,只有心里接受了,才能够去实施,才能够更好的实施。我的群号,大家还是知道的吧。

可是,从露出的勾引,到第一次栗莉的身体被父亲看到,父亲的手第一次碰触栗莉的身体,第一次的牵手、亲吻、抚摸,第一次的插入,栗莉的身体就这样被父亲占有了。

而那每一次的第一次,乱伦这两个字就不断地,一次又次的出现,而今晚他们又一次突破了那个禁忌,在我的注视下。

注视他们的性行为,性爱,禁忌的性爱,分不清这是我感到刺激才为之还是因为这样我才算参与其中,而不是放任不管。

栗莉从卫生间出来,没有直视我,似乎是闪躲着我的目光,坐在我身边拿起水,又喝了一口,刺激的事情已经过去,歌已经唱过,似乎没有再在这里的理由,两个人似乎是不约而同的看了下彼此,栗莉害羞的低下头,我牵着栗莉的手走出KTV。

父亲先走了,是啊,无法面对,过於刺激的感触,第一次被自己的女人含住,而且是这个年龄的老人,即使是得到了栗莉滋润的老人,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麽一天,让女人吃自己的阴茎,还是这麽年轻的女人,还是自己的儿媳,而自己还把自己的精华,精液喷射到了自己儿媳的嘴里。

牵着栗莉的手,栗莉依靠在我的身边,像是娇羞的女人,在自己的爱人怀里,刚刚开始的身体接触,让女人又害羞,又需要呵护。

来的时候的三人,栗莉被保护在中间,现在的两人,栗莉在一旁,似乎是需要照顾的女人,我把手环过栗莉的肩膀,让没有人的那一侧也有呵护。

此时的栗莉是没有穿内裤的,曾经我们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不是露出,但是至少栗莉的下体是真空的,只是那时是栗莉自己或是我给栗莉脱去,这次不同,是自己的父亲,栗莉的公公,和栗莉完成了这一次的真空。

栗莉的笑容是甜美的,红润是自然的,即使刚刚有过的性的刺激的微润,还有的是被男人滋润的姣好。

回到家准备开门,怕父亲没有准备好,让栗莉给父亲发信息,栗莉让我看了摄像头,父亲已经在自己的屋里,开着台灯,在用电脑打着字,也许是在写着他的日记。

当我转动钥匙,父亲抬下头,知道我们回来了,关了灯,我向栗莉嘿嘿笑,悄悄的说“做贼心虚啊!嘻嘻——”

栗莉扭了我下,也小声的说:“偷啥了?”回过神来知道自己问错了,要跑。

我抓住她,轻轻的说:“偷你了呗。”

栗莉没跑掉笑嘻嘻的小声说,“是你送的,不是偷。”跑回卧室,直接奔浴室了,我追过去,竟然被栗莉反锁了,没进去。

哎,本来这种调笑,一般都是我嬴的,这次竟然让栗莉把我赢了,是啊,就是我送的啊不过我不是送外人,是不是可以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呢?”似乎这个比喻不恰当。

拿起手机,父亲那边已经关了电脑,一片漆黑了我打开手机,看了父亲的日记,似乎是很久没看了,更新了很多。

找到今晩最新更新的,我确实想知道,当自己的儿媳在KT那种环境,在一墙之隔的外间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和自己儿媳发生着这麽刺激的事,父亲的反应。

父亲写的并不多,可是我能感到他手的抖动似的。

“不曾想过,人生已过大半,还能有这种经历。

不曾想过,录像里的内容,还会真实的发生。

不曾想过,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是那麽刺激。

当我意识到可能要发生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自己。

当已经发生,我被含住的那一刻,我知道那是在做梦。

可是,梦没有那麽真实,那湿润,那温暖,和女人的下面不同。

那牙齿轻轻的碰一下,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不曾想过,我还有机会去品味,不是体会女人给与的另一类的性。

我忘了一切,我忘了那不是在家,我忘了那不是只有我和我的女神。

我忘了就在外面,沙发上,我的儿子就在,而我在和他的妻子,我的儿媳发生着这些。

我都忘了现在我想起来了,可是我的心还没有停止激动,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情。

这不是我应该有的,可是我就有了。

女神,让我再说对不起,可是我心里是真的感到对不起,这是我不该有的享受,不该有的刺激。

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女人跪在我的面前,一个全裸的女人,我已经忘了我见过多少次这个女人的裸体。

我是多麽幸运,能过看、抚摸、占有,这美丽女人的肉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可以。

而今晩,她用她的唇舌,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刺激,她跪在我面前,前後蠕动,让我体会到了征服女人的最高境界,是的,那是我那一刻,最大的感受。

我是不是疯狂了,竟然想到征服,我能一次又一次的体会女神的给与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了,可是现在却感到了征服,是不是自己得寸进尺了。我不知道。

他们回来了,女神距离我近了,就在隔壁。

可是我的儿子也回来了,我对不起隔壁的儿子。

着他们的脚步,我的心不停的刽抖,就像要爆裂的心脏。

这是美好的,这也是煎熬,因为我似乎,有了更多的欲望。

这是我不该有的,我该有是惭愧与克制,可是似乎欲望泛滥了。

我该如何是好,我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烦躁来袭,愿我不会打破这个家的幸福。”

看着父亲的日记,似乎能体会他的感受,年过半百,受到这种没法想象的刺激,这种背德的性福,如何能洒脱的放开,虽然栗莉一次又一次的疏导,可是毕竟这世界还没有到大同世界。

栗莉从浴室出来,看着我拿着手机岀神,我把手机给栗莉,然後去洗澡思绪也是很乱。

回到床上,把栗莉搂在怀中,栗莉似乎知道我的心思。

转过身,轻轻的说:“老公,别担心了,刚开始的时候,爸不也是这麽纠结吗,就像你我一样的纠结。放心好了,慢慢的会好的。我会按照你的要求,疏导好他的。”

我轻轻的问了下栗莉的额头,没有去胡思乱想,栗莉说的慢慢会好的,代表还会有很多刺激的事情,在他们之间发生。

是的,这一步步的,我们的思绪,父亲的思想都是在慢慢的改变生活的改变,时间会改变一切,只要我们顺着好的方向去引导,一切的一切,就会向美好发展,我轻轻的对栗莉说“老婆,要不今晩你踣爸去睡吧。

栗莉眼睛看着我:"爸都已经不能接受了,再去刺激他,他真会受不了的。”

我看着栗莉说:“我不是让你去和他做爱呢。”

栗莉脸突然红了,扭了我下说,“告诉过你不准说的这麽直白了你又来。”

我笑着说:“都做了那麽多次了,都口交了,还不让说。”

栗莉做着不理我的姿势,噘着嘴要转过去,我对栗莉说:“老婆,不闹了,我的意思是,你去陪他,就是像我这样抱着你,抱着你就给我快乐的感觉,让我感到温暖,就能让我忘却烦恼。如果,父亲抱着你,闻着你的香,体会着你的温暖,也会忘却烦恼的。”

栗莉看着我,笑嘻嘻的说:"你还挺文艺呢。可是我怕我去了,他又不好好休息了,虽然前几天隔了几天,可是今天他已经……”

我说:“你是怕他受不了你的诱惑吗?”

栗莉又要扭我,我对栗莉说:“如果受不了,你就给他,做完之後,抱着你睡觉,那样睡的更好呢。”

栗莉犹豫了,过了一会,栗莉说:“我觉得不好呢,以後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好不好。”

女人犹豫了,就需要推一把

我轻轻的吻上栗莉的唇,把舌头咬伸进栗莉的嘴里。

栗莉躲开,然後往後退说:“你乾嘛?”栗莉知道,我这是要向她进攻了,我要挑起她的欲望我笑嘻嘻的对栗莉说:"老婆,我要和你接吻啊。”

栗莉说:“坏蛋,今晚不吻了,哼。”

我还要往前凑,栗莉已经掐住我的胳膊的肉,生疼啊,我赶紧求饶。

平息之後,我轻咳了下,略带严肃的对栗莉说:“老婆,其实我也不知道让你过去,对不对,记得那晚让你去,你们的现场直播吗?”

栗莉又要生气,但是看我略带严肃的说着,就轻轻的说:“你不用说的那麽直白,明确,我懂。”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在哼。

我继续说:"那晩,我像着了魔,看了你们之前的视频,看着那-一点点的你被进入,我都似乎忘了呼吸。然後,我让你去,我看着直播画面,看着你被一点点的进入,似乎比我第一次进入你的身体都要刺激。如果说原因,我觉得那晩是欲望。”

我顿了顿,看着栗莉的反应,栗莉看着我,略带羞涩,还在仔细听着我说着。

“今晩,看到了玻璃门里面的那黑白的剪影,你跪在爸的身前,做的那些,我瘫跪在了门外,也许是太刺激了。那画面又一次刻在我的脑子里,就像父亲现在的眼前,都是那个景象。”

“现在,我觉得父亲比我更需要你,我进入了你的身体,他还没有,也许你过去了,他不会再进入你的身体,因为刚才已经太刺激了。也许会,我都不介意,当然我之前也不介意。可是我觉得,他现在特别需要你,不管是身体的还是刚才他写的烦躁,他需要抱着你。”

“就像,你需要我抱着,我需要抱着你一样。”

“当然,我现在考虑多的是我和父亲的感受,可是你呢?”

“你需要男人的臂膀,我知道你最需要的是我的。”

“可是,你能够与父亲发生这麽多,最初是为了尽孝,是我的提议,现在我想,就像之前说的,性与爱是会相互转化的,你已经一点点的爱上了父亲吧,至少是喜欢吧所以,我不知道,他的臂膀,能不能给你,你的需要。”

说完这些,我都不敢相信我说的,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够说出这些,栗莉似乎出了神,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是在沈思,想着我的话。

仔细看,栗莉仍在思考,只是不再盯着我的眼睛栗莉没有说话,然後转过身,身体想我靠拢,拉过我的胳膊,让我抱着她找到了我们平时抱着睡觉的姿势。

我知道,这是栗莉告诉我,睡觉了。

我并没有太多的失望,毕竟这也表明,栗莉更需要的是我,虽然我从最初开始就没有占有,独占栗莉,要不然也不会想起让栗莉用身体尽孝的提议啊。

抱着栗莉,思绪混乱,可是毕竟刺激过後的疲乏很快袭来。

慢慢的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是喝了酒後的尿意,转身下床上了厕所,一泡舒适的尿完,突然睁大眼睛,想起好像不对。

赶紧回到卧室,发现床上空无一人。轻轻的到门口,外面也没有光亮,打开手机,已经凌晨三点。

栗莉去哪里了?难道,她去父亲的房间了?

打开手机,颤抖的,颤抖的手点着手机,挨个房间找,最後才是点的父亲的房间,一切都是那麽虚幻,不是真实。栗莉卷曲在父亲的怀里,就像刚才我和栗莉睡觉的姿势,此时父亲的鼾声说明他已经睡熟。

调整摄像头,对着床的,看着栗莉的面容,也是香甜的睡着。

昨晚发生了什麽?

调出视频储存,先看栗莉什麽时候走的。

在我们的卧室,当我的鼾声响起,栗莉轻轻的抬起我的胳膊,然後亲了我的脸,看了我一会,然後就起身,去了卫生间,然後就轻轻的来到父亲的房间,推门而入。

父亲一下坐起,一看就是没睡,栗莉走过去,把父亲按到,按照我的姿势摆正了他们的姿势,然後对父亲说“爸,好好睡觉吧,不要乱想,以後还长着呢,第一次陪你睡,要好好表现哦,要不然以後就没有了“然後转头亲了下父亲,父亲似乎还在惊愕,可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但是也很快反应过来,笑意在脸上露出,抱着栗莉准备睡觉。

似乎想起什麽,略微抬头,在栗莉的耳边说:“瑞阳呢?″很小声,就像怕被听到,或者怕吵醒我,失去怀中的美人。

栗莉没有抬头也没有睁开眼睛,温柔的说:当然睡了,快睡吧,累了。

然後,两个人就没再又动作,很快的都进入了睡眠我的猜想是对的,栗莉治愈了父亲的烦躁,栗莉的身体,让两个爱着她的男人,很快进入了梦乡。

躺下,屏幕并没有关,把手机放在栗莉的枕头上,虽然是距离很近,也是用数据传输的画面,当时就当做栗莉也陪着我睡。

慢慢的,又进入梦境,混乱的梦,但是都是美好的感受。

不知是什麽把我弄醒了,应该是声响,似乎又没有醒,因为那“啪。啪……”的撞击声,似乎就在耳边,又似乎是在梦境。

眼睛睁开,天已经蒙蒙亮,一般的周六都会睡懒觉,毕竟昨晩很刺激,很累。

可是,耳边的确传来节奏明快的啪啪声,似乎还有娇喘声。

突然惊醒,耳边就是自己的手机。

爬起来,拿起手机。

刚才脑中的景象就在眼前,在手机中。

栗莉跪爬在床上,父亲在栗莉的後面正在抽插、撞击栗莉的屁股。

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没有看错,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到疼,自己不是在做梦。

调整摄像头,各个角度都看到,是的,他们已经进入了状态,因为父亲的频率很高,他毎次都是深深的插入,撞击栗莉的身体,向前涌动,然後父亲用粗壮的手臂钳住栗莉的腰又拉回,有力的撞击,深深的插入,带来啪啪的响声。

无助的栗莉,用一只手橕着床,另一只手捂住嘴,让自己不叫的太大声怕吵醒我吗?

橕不住的栗莉会整个前胸趴在床上,这麽看来,他们已经做了一会了,来不及向前翻看记录,因为他们就在现场做着。

父亲喘息的很厉害,似乎是有点累了,这次改变了频率,是把阴茎整个拔出来,是的,那挂着精液的,粗大的阴茎,向上翘着,从栗莉的阴道弹出,正好对着栗莉的屁眼,是的,屁眼,似乎想到了什麽。

可是,父亲又弯腰一下,一根刺入,栗莉终於忍不住,啊了一声,然後父亲又抽出,略微间隔,又是猛地插入,伴着父亲的大腿撞击栗莉屁股的啪声,和栗莉受到撞击,刺入阴道深处的,啊声。

父亲弯下腰,冲後面捏住栗莉的乳房,又变成浅浅的插入,频率稍微快点,栗莉嗯、啊声开始连续。

栗莉抬起头,眼睛闭着,皱着眉,那是兴昋的皱眉,那是被插入的呻吟带动的表情。

略微睁开了眼睛,看了下摄像头,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被没被自己的老公看到。我从他们的动作的配合程度,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这麽做了,父亲的抽插越来越快,栗莉的呻吟越来越大,父亲抓起栗莉的两只手臂,向後,栗莉被父亲这麽拽着,身体绷直,前面的乳房挺拔,随着抽插晃动,头发已经披散,整个腹部的线条明显,半起身,像是被捆绑着一样。

父亲的抽插,不是连根拔出在插入了,而是快速,那种近乎疯狂的快速当我屏住呼吸,当栗莉大叫着:“爸,给我——!”父亲一声嘶吼似的:“啊——!”

又一次,父亲的精液射入栗莉的身体,抖动一下,一股进入,又抖动一下,又一股进入,就这麽几次的抖动,父亲的精华,侵占了栗莉的阴道。

射精之後,父亲慢慢地放开栗莉,栗莉趴在了床上,父亲趴在了栗莉身上,不知道阴茎是不是已经从阴道内滑出。

我还愣在哪里,看着除了喘息和起伏呼吸的两人,其他都是静止的画面我一动没动,不只是晨勃的缘故还是刚才的刺激,我的阴茎涨的生疼。

喘不过气的栗莉,对父亲温柔的说:“色老头,起来吧,我喘不过气了。”

父亲又像做错事了一样,说:“哦,对不起。”

栗莉笑着说:“又对不起啊,刚才那麽猛,怎麽不知道对不起。”

父亲竟然低下头,脸红了。

这男人和女人做爱後的表现,应该是反着的啊。

栗莉起身,拿出床边的湿巾,给父亲-张,然後自己背对着父亲擦拭着下体,我分明看到白色的液体,顺着栗莉的大腿流下。

那是父亲的精液,和栗莉的爱液

栗莉似乎是感到了有一双眼睛在盯着看,又看了眼摄像头。

栗莉起身,拿起睡衣,准备走,父亲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栗莉。

栗莉弯下腰,亲了下父亲说:“可怜的色老头,我的回去了,要不然瑞阳该醒了。”

父亲说:“我已经很满足了,昨晚可以抱着你睡,今早又……”

栗莉,赶紧说:“色老头,不准说。”

转身要走,父亲拉了下栗莉的手,栗莉又回头,亲了下父亲,然後走到门口,刚要开门轻轻的回头,露出娇羞带着俏皮的笑容对父亲说:“下次,在後面可以打我屁屁的,你们男人都喜欢的”说完,转身开门,跑出房间。

这里听到这句话,愣住的是父亲,而我,理解了两层,栗莉已经告诉父亲,还会有下次做爱的,而且还会有下次让父亲从後面插入。

这种後入式,是男人最喜欢的一种方式,更具野兽的本性,很多动物采取的方式,让男性更加的有征服的欲望。

而栗莉说的第二个意思就是告诉父亲,可以尝试,比如怕打她的屁股,因为我就特别喜欢,一边抽插,一边打栗莉的屁股,那种征服的感觉特别满足。

而第二个意思,如果扩展想一想,栗莉是要告诉父亲,以後还有很多机会,尝试很多不同的性,所以不要乱想了,多想想美好的,少去烦恼吧,不过不知道父亲能不能体会到?

父亲似乎是想明白了一样,抬起头,栗莉已经关门,来到了我的房间,看到我正盯着手机,轻轻:“啊”了一声,这个啊是吓到了,不是刚才满足的啊然後跑到卫生间,开始洗澡。

屏幕里,父亲擦完下体,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情景我把摄像头,调到栗莉洗澡的卫生间,栗莉背对着哪里,似乎是知道我看样,把浴帘拉上,不让我继续看。

而我则开始,看回放,向前退了半个小时。

天蒙蒙亮的时候,父亲的鼾声停止,似乎是醒了,但是没有动,仔细观察,他的一只手臂在里的头下,应该已经酸麻了,但是没有动,另一只手却握着栗莉的乳房,虽然是隔着睡衣,而下体紧贴着栗莉的身体,不知是父亲的鼾声停了,让栗莉醒了,还是父亲的下体顶住了栗莉的身体,栗莉的下体扭动了下。

父亲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五点锺,本来就睡眠少的他,已经睡不着,在加上怀里又自己现在朝思暮想的女人。

父亲的下体又像栗莉靠近,顶住了栗莉的身体,栗莉应该是醒了,并没有向前动。

父亲的手开始揉捏栗莉的乳房,栗莉开始轻微的呼吸变乱,父亲知道,这是女人的同意,开始大力的揉捏。

下体在使劲靠近栗莉的臀部。

似乎是隔着衣服揉捏不舒服,父亲用手把栗莉的睡衣掀起,因为是小吊带,本来就搭在腰下一点,一下就掀起,栗莉的乳房露了出来,父亲又一次握住,栗莉“哦!了一声。

女人的呻吟,不论是“哦!啊!嗯!都是给男人的默许与鼓励。

父亲抬起头,在栗莉的耳边亲吻,栗莉头摆着,躲避着,或者说迎接着痒痒的感触,父亲的揉捏乳房的手没有停止,栗莉手臂回过後背,向自己的臀部抓,刚好抓住父亲的阴茎,直接插入父亲的内裤,抓住父亲的阴茎套弄,本来就是高涨的阴茎,没抓几下,就向前挺动,这是男人要进入女人身体的标志,阴茎要进入阴道。

栗莉,褪去自己的蕾丝内裤,昨晚没有细看,原来洗完澡的栗莉又穿了内裤,或者说在我着,到父亲床之前穿上的?

父亲自己脱了自己的内裤,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默契。

父亲又向前挺动,栗莉上身向前,配合着调整着姿势,经过几番调整,都没能进入,看了这种後入,躺着的姿势,他们并不熟练,或者是第一次做。

栗莉只能又一次的把手伸向後面,握着父的阴茎,然後跳着姿势,继续向前,然後臀部向後,废了好大劲,终於两个人同时舒了口气,隐约可以看见,他们的下体又一次结合,是的,我的妻子又一次被我的父亲,她的公公插入了。

然後,前几次抽插,都是掉出来,栗莉帮着扶了几次,然後父亲又自己扶着进入几次,之後就开始能够抽插不脱落了。

栗莉的呻吟慢慢的岀来,开始捂着嘴,但是父亲听得应该很淸楚,只是这个姿势,他们的动作不能过大,而且,很容易累。

抽插了一会,父亲已经气喘吁吁。

心领神会的栗莉,想转过身,父亲说:“我还想在後面。”

莉愣了一下,然後娇羞的趴在了床上。

这个动作,任何男人都知道怎麽做了。

父亲跪着,握着自己的阴茎,慢慢的向前移动。

是的,就像举着钢枪的战士要上战场一样,父亲举着她的阴茎,向我的妻子前进,想我的妻子的阴部前进,那一幕又出现,父亲的阴茎橕开栗莉的大阴唇、小阴唇,慢慢的没入。

栗莉:"啊”了一声,我的妻子又一次被我父亲,被她的公公的阴茎连根插入。

慢慢的抽插,变化的抽插,刚才的现场直播。

看的愣了神,直到缓存做爱完成,栗莉回到厕所的画面,没有了那响动我才回过神,而此时,栗莉已经穿上另一件睡衣,站在床头,看着我看我抬头,栗莉娇羞的低下头。

我站起,站在栗莉身边,抱住栗莉,对栗莉说:"谢谢老婆。”

栗莉把手放在我胸口,抚摸着我的胸膛,然後说:“你们,一个说对不起,一个说,谢谢。真没新意。”

我抚摸着栗莉说:“我们都是说的心里话,有你我是幸福的,有你爸是幸运的。你的身体,你的一切,已经是我和父亲快乐的源泉。”

看看时间,已经七点,栗莉说,你再躺一会吧,我去做饭,一会接孩子去。

我答应了栗莉,毕竟现在我出现在客厅,或者说出现在父亲面前,是不合适的,因为我在“睡觉”,他们做得哪些羞羞的事,才是“正常的"。

并没有睡觉,胡思乱想着,这短短的几个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个简单的家庭。因为我的想法,因为一步步的实施,变得大不同。

从栗莉与父亲一次次的性交、性爱,妻子用身体尽孝的目的已经达到,因为父亲每一次的满足,就是性的愉悦,就是身心的满足而他们的接触的慢慢昇华,他们的感情也一步步的昇温,他们应该是爱着了,至少那种爱要比公公和儿媳的亲情要牢固。

而我和栗莉那种突破之後,完全对彼此坦诚、信任,似乎又让我们的感情更加的坚固,更加的热烈,而激情似乎也更加的猛烈。

而我和父亲,因为我的思想,我小心谨慎,因为他和栗莉的事,就像父亲说的,他觉得对不起我,对我就会更加的好,如果父爱如山更进一步,那麽还有什麽爱能比拟呢!

外面栗莉的父亲,已经开始恢复公媳的交流模式,虽然从中不难感到过於的亲密,但是已经恢复,就像父女那种的交流,我感到自己可以出去了。

还是调皮的发微信:“老婆,我可以起床了吗?”

栗莉没有理我,瞪了眼摄像头,知道我在看。

简单的洗漱,岀来,直接坐在餐桌旁,父亲已经在阳台,看着花和外面的景色,或者说是一如既往的做错了事,躲着我。

我对栗莉使了眼色,栗莉娇羞的笑了,然後叫“爸,来吃饭吧。”

我咳了声,似乎也有点不自在。

父亲拖了一会,还是来吃饭了。

一个简单的早饭,略有沈闷,因为各自都想着各自的心事,虽然都是想着对方。

以後这种情况会很多呢。

吃过饭,我去接了孩子,然後回到家,父亲已经出去遛完弯回来。

看着孙子回来了,赶紧陪着孩子玩,陪着天真烂漫的孩子,父亲也变得笑逐颜开,忘却了一切烦恼,包括幸福的烦恼。

下午,带着孩子去超市购物,晚上孩子在家,气氛恢复那种天伦之乐的其乐融融晚上,因为昨天都已经满足,没有再想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就像我们这个四口人,或者说父亲、栗莉、我,我们三个什麽都没发生。

看电视的时候,只穿了蕾丝内裤和小吊带,乳房真空的栗莉,几次露出了乳房,我们都装作没看见,又都看见了,我也没刻意去提醒栗莉。

这种生活的小刺激,以後会天天呈现的。

孩子睡了之後,我去玩《刺激战场》,栗莉陪着父亲看电视,大长腿,隐约可见的蕾丝内裤,让父亲总是偷看,他们坐的并不远,栗莉侧向父亲这边,父亲一定能看到栗莉的乳房。

同步栗莉的QQ,栗莉给父亲发去了,“以後,我都会这麽穿,甚至更暴露,我要求你,只准看,慢慢的适应,不要因为这点刺激就兴起,总是想那些,对身体不好。需要给你的时候,我会给你的。

父亲拿起手机看了之後,回复了,“都听你的。”

栗莉歪头看了我这边,房门是虚掩的,当然这个是给父亲看的,她知道,我是看着录像的,即使不看,也可以随时看回放。

栗莉转下头,往父亲这边一探,噘了下嘴,然後闭上眼睛,父亲愣了下赶紧靠前,吻了栗莉的唇,吻了一下,栗莉就笑嘻嘻的恢复了原样,继续看电视。

第二天,似乎天伦之乐,让我们忘却了刺激的变革,在客厅阳台玩的栗莉和孩子,我和父亲坐在旁边看着栗莉突然提议,“爸,瑞阳,你俩好久没下棋了,下一盘吧我看看父亲,父亲看看我,我赶紧说:“好啊,爸好久没下了,我的棋艺见长,你下不过我了!”

父亲,不服气的说:“就你那臭棋篓子,让你车马炮都不行。”

说着,我摆出棋盘,父亲泡上好茶,摆起龙门阵。

栗莉陪着孩子玩玩具,一家四口,享受着午後的阳光,享受着天伦之乐。

过了一会我和父亲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我的是微信,父亲的应该是QQ我拿起手机。

信是栗莉发来的,一个娇羞的笑脸:“要赢哦,晚上才有奖励 [後面是个媚眼]不用看父亲收到了同样的,只是我能理解,父亲能理解吗?

可是,我的奖励是什麽呢?我是要赢呢,还是要输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