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的情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狼行之天下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我的情人 我的情人

    玉华,爱人是一单位的工人,有一个五岁的男孩。二十六岁的玉华,风华正茂,一米六的身高,无处不体现少妇的丰腴!粉红的脸庞,线条柔美而圆润。双眸似潭,清澈而明亮。柔顺的秀发,垂在圆润的双肩,红润的双唇,丰腴而饱满的双乳,浑圆的臀部,处处散发诱人的芳香。这就是我常常梦中的女人!我心为之而狂!

    狼行之天下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情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情人》,是作者狼行之天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玉华,爱人是一单位的工人,有一个五岁的男孩。二十六岁的玉华,风华正茂,一米六的身高,无处不体现少妇的丰腴!粉红的脸庞,线条柔美而圆润。双眸似潭,清澈而明亮。柔顺的秀发,垂在圆润的双肩,红润的双唇,丰腴而饱满的双乳,浑圆的臀部,处处散发诱人的芳香。这就是我常常梦中的女人!我心为之而狂!

《我的情人》 第12章 秋色如金 免费试读

人生是多彩的,对于每一个追求生活的人来说,没有勇气和忠诚去获取,是得不到那份本属于自己的人生历程。而这些才是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春天,我们去播种希望;秋天,我们去收获果实。生命,在于我们的努力追求,而我继续自己的小职员工作,而丽丽仍然在刻苦地学习,而玉华在新的岗位有了新的气色。当然这里有玉华家族的力量在支持,而对于我来说,我没有尽我的能力去帮玉华,我也帮不了什么。 作为玉华,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将来会如何?我说不好,因为我已经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尤其是对于玉华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与玉华的两地分离使我们有相思之苦。玉华也常打电话给我,述说相思的痛苦,而我平淡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国庆日要来了,玉华告诉我,问我是否愿意去省城她那里玩?顺便把丽丽带去大舅家玩两天。我一听,头就大了,带丽丽去,那样不是全捅了出来,我藉口说不认识丽丽的父母,他们不会放心把丽丽交给我。哪里知道玉华已经与自己的姐姐说过了,而且还说上次去庐山就是我们一起去的。我冷汗直流,怎么办?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丽丽可是兴奋,恨不得飞到省城去,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样子,奇怪地问我:「怎么了,这么好的机会都不高兴?」

「不是啦,我在想怎么安排,比如夜里在哪里休息!」我故意说着一些听上去很想入非非的话。

「啊!坏死啦!——在我大舅家——想也别想!」丽丽羞涩地说着,但是并没有拒绝我话里的意思。我心里说,那就好,不然我怎么同时与这「两姐妹」周旋啊!

************

丽丽的父母到是放心,亲妹妹说的话不会有假,何况女儿与我像是很熟悉,于是交代了几句,又说了感谢的话。搞得真像把自己女儿托付给我一般,我低着头,一味说好,也感觉是见丈母娘,浑身不自在。而丽丽在一边「吃吃」作笑,见我脸都红了,便拉住自己母亲「好啦,再说就不用走了!」

「就你急,一个女孩子,也不矜持。」丽丽妈妈又说起女儿来。

「哦!知道了!」丽丽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还是丽丽的父亲道:「好了,都别说了,看把人家小伙子为难的!」我真心感谢丽丽的父亲,多年后还是如此。

其实去省城并不远,早晨不用起早,中午到那吃午饭,一点也不慌。

只是当时没有手机,联系不灵活,不如现在可以随时沟通。就这样,我带着丽丽还有一些土产(当然都是我的活),可是累啊!本来节日了出门的人就多,我还要关照人和物品,哎!

下了车,到接头地点(像是特务,哈哈!)。我倒不急,玉华在电话里说过要来接的,那就等吧。丽丽可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不住踮起脚向四周寻找着。

「小姨!啊——小姨真漂亮啊!」丽丽终于看见玉华了,是啊!多日不见,玉华再不是那个小地方的小家碧玉,而是大都市的白领了,黑亮的长发挽起了发髻,更显得脸蛋的白腻;黑色条纹的西装套裙,上衣里是蓝色平胸的内衣,下面是齐膝的桶裙;白嫩的大腿被一双连裤丝袜勾勒出丰腴的双腿线条;足上穿着一双高腰的镂花高跟皮凉鞋(就是那种鞋面、鞋帮象沙网的),也就是我喜欢的那种款式。

「对不起,我刚刚从公司赶来的,放假了还有事,晚了。」玉华一套职业用语,搞得我和丽丽都好奇地看着她,「我怎么了,什么地方不对吗?」玉华发觉我和丽丽都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不解地问。

「哈哈!——小姨,你真像电视里的人物啊!」丽丽笑弯了腰,玉华这才恍然大悟。

「哎!都是工作逼的!」玉华招呼我们上了一辆小汽车,看来高速公路公司真的不错啊。

一车开到丽丽的大舅家,当然我不是客人,不方便进去的。丽丽看着我,眼里有点不舍得,但是又不能说出来,只是说好我找到住处给她电话。

「刘师傅,你回去吧,谢谢了!」玉华让开车的司机走了。原来,玉华与大哥说了,我是她的同事,在省城里不熟悉,就帮我去安排住处。

「那你不陪你大哥和丽丽啦?」我现在的感觉是难受的,到省城,我的确是举目无亲,一切都是陌生的。

「傻子,还不是为了陪你,走吧!」玉华此时才流露真情,拉着我就走。

「去哪里?」我感觉我们之间有了差距——原来,一段时间的分离,随着环境的变化,是存在距离的。

「姐姐会骗你?傻了啊,以前可是你拉我的啊!」玉华挽着我的手臂,两个人就像情侣一样,打车离开了玉华的大哥家。

省城毕竟是省会城市,无论建筑格局,还是道路建设,都显得合理和完备。

这一次让我下决心,一定要到省城来发展,小地方是没有大作为的。看着发展中的城市,心中的理想在萌发,未来就在自己的手中。

穿过一条条街道,来到一座院落。这里是许多的旧建筑群,楼宇在2~3层的为普遍,而且都是独立的小院子。我很奇怪,在寸土寸金的省城,这里可是不同,没有与比别处一样的单元楼,该是独特的住宅区。

「这是什么地方,真不错啊?」我奇怪的是玉华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应该与我这样的人没有关系。

「到了你就明白了!」玉华故意神秘地说着,看着每个小院落的门牌号码,终于在一个写着「紫云路11号」的院子门口停下,玉华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走到那造型高雅的两开铁门前,打开两扇有四米宽的铁门(汽车应该可以直接开进去)。

脚下是一条及闸宽相近的水泥路,路的尽头是一幢三层的楼房,外表看起来有点年代了,灰色的转墙,黑色的弧型小瓦,但是有着一种幽静、典雅。水泥路在楼正中的一个前厅前拐了个弯,通向楼的一侧的几间平房前,其中有一间应该是车库的。

前厅外的廊台是半圆型的,一直向上,与楼同层次,应该是每层都有的。前厅的门是木制的,但是很沉重,同样是两扇的向两边打开。 进入前厅,真的是个——大厅,足有40平方米。地下是磨花石的,打磨的光滑如镜,迎面有个转型楼梯可以上楼。四周的墙壁是白色的,在一米线下是木制墙裙。

「玉华,这个是——你的?」我看她的熟悉的神态,应该如此,但是,她如何能拥有这样的楼宇呢?高速公路公司收入再高,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有这么多的积蓄吧?难道是——我不由得猜想是玉华在省城有了高干家的物件了。

「咦!你怎么知道的。是我的,也是你的啊!」玉华一脸的骄傲。彷彿要证明着什么,拉着我的手,就向楼梯口跑去,一边走,一边将皮鞋蹬了,把皮包扔了。

沿着楼梯上了二楼,站在廊台上,看着院落里的成型的冬青、如铁的梅树、攀延的葡萄架,我感觉是在梦里。 而玉华等不及让我看风景,拉我进入一个房间里。 在二楼的楼梯,左右都是房间,在楼梯过道的北面是向上的楼梯入口。

房间里是时尚的现代家俱,唯有地板与墙裙是保留原貌。房间也很大,比起在小城里我和玉华的「爱巢」来说,这里的一间就有我们的整个「爱巢」大。我怎么也不安心,太让我惊奇了。

「好不好?」玉华一边抬手抽去自己发髻上的发卡,黑亮的长发如瀑布一样直披下来,再将自己的西服上衣脱去,扔在宽大的床上,然后一下子扑在我的怀里,火热的双唇热切地送到我的唇边。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搂着我为之沉醉的玉华娇柔的身体,还是不安心。

「好啦!不相信我了!先吻我再告诉你!」玉华也学会了娇媚,滑腻的舌儿急不可待地送到我的口里。 我也真的想她了,我搂着她丰腴的身躯,肆意地揉捏着她那圆润的乳峰,将她的蓝色吊带紧身内衣从她的肩头脱下,让我的双手可以任意地爱抚她的一对丰满的乳峰,在她的玉乳上肆意揉捏。玉华也将我的上衣揭开,让我们的身体赤裸相对,让我坚实的胸膛去挤压她那渴望激情的乳峰。

「想我吗,玉华?」我在她的乳峰上咬着,吮吸那挺拔而圆润的乳峰,在那如红樱桃一般的乳头上舔着,用牙齿在白嫩的乳峰上留下一道道齿痕。

「想的!明,想你来爱我,用你的铁棍来插我的小穴,明!来啊,小骚穴都流口水了!」玉华肆意地叫喊着,同时将自己短裙的拉练拉开,裙子就滑落在她的脚下。

我的吻沿着她的肌肤向下,在她的柔软的腹部停下,看着玉华的粉红的三角裤,是那么窄小,只是掩盖那丰满的「花园」处,黑亮而卷曲的毛儿在三角裤里探出头来,薄薄的裤衩已经被她流出的淫水湿润了,我一拉那小裤衩,从玉华肥圆的臀部褪下来,她的大腿一抬,让我顺利地从一条腿脱去。我伸手插入玉华那充满淫水的阴唇间,触手是滑腻的黏液,两瓣阴唇将我的手指吮吸着,要我更深入其中。

「骚穴真美啊,想姨夫了吗?」我用手指在玉华的阴道里来回抽动着,撩拨着那在收缩着,挤压着的阴道嫩肉。

「姨夫,快来弄丽丽的骚穴啊!」玉华急切地呻吟着,伸手到我的裤腰,将我的裤带解开,让我的粗大的阳具直挺出来。她低下身来,双手握着我的阳具,用她的唇吻着我的阳具,让铁棍一般的阳具在她的口里自由抽、插着。我再一次享受到玉华的柔情如水。

我拉起玉华的身体,将她推到床边,玉华顺势躺在床上,臀部落在床沿,一双白嫩的大腿悬在床边。我双手捞起她的双腿,把那丰腴的大腿放在自己的双肩上,自己就站在床边,小腹一顶,阳具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对准玉华的小穴,分开两瓣阴唇,直捣她的阴道深处。

「哦!——明——好大啊!」玉华幸福地呼唤着,因饥渴而淫水肆流的阴道一下被我的粗大阳具塞得满满的,龟头在阴道深处的嫩肉上顶着,玉华感觉浑身的酥、麻、痒。 无比的渴望现在终于得到了!

「好久了啊!——真想我的美穴啊!——真的想死我了!」我不用担心玉华的不适应(丽丽虽然是美丽少女,但是弄丽丽的小穴还是比不了玉华的美穴)。

我搂住玉华的腰,将她尽力地拉向自己,因为我猛力的顶、撞都会将玉华顶过去,我要每一次地拉回来,让我的阳具尽根而入,在她那湿滑的阴道里猛烈地抽动,在阴道里的嫩肉里摩擦着,让她的淫水直流,滴落在床单上、在她的臀沟间。

「好姨夫!——呜——弄死丽丽小骚穴了——啊!」玉华扭动着身躯,抬起身来,让我叼着她的乳峰,而同时用双臂勾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急切地吻着,在我的耳边呼唤着,要我给她更强烈的「爱」。

「姨夫棒吗?小骚穴美吗?」我放下玉华的双腿,拍了拍她的臀部,玉华乖巧地翻过身来,面向床单,双腿也站在地板上,浑圆而白腻的臀部就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看着她那充满黏液的阴唇,红肿的两瓣阴唇在自动开、合着,渴望我的进入。我用手握着粘满淫液的阳具,猛地顶进她的阴道里。

「啊!——好深啊!——姨夫——姨夫——丽丽小穴给插破了啊!——呜——」玉华忘情地呻吟着,没有了以前的矜持,只有在我的动作中,她才这样忘记自我,沉醉在我的「爱」里!

「小穴被姨夫插——不怕被小姨——知道吗?」我用手臂勾住玉华的小腹,让自己的阳具在她那肥嫩的臀部后顶、撞着,有了肥臀在我小腹前作缓冲,我的动作更加有力。

「给姨夫插——都是姨夫的!——哦!——呜——」玉华整个上身就趴在床上,头在甩动着,一对丰乳在抖动着,而她的肥臀已经被我顶的通红。

「丽丽——小姨都给姨夫插小穴——是不是?」我要彻底打破玉华心理的防线,因为我知道与丽丽的事迟早会泄露的。不如在玉华忘情的欢爱时让她有心理准备。

「啊!——小穴不行了——哦!——都是姨夫的小骚穴——姨夫啊!——救救我吧——小穴酥掉了——呜!」玉华的阴道里在收缩着,一圈圈的嫩肉在吮吸着我的阳具,想要把我的爱都吸进去。

「丽丽——玉华——姨夫来了啊!」我叫喊着,猛烈地用阳具捣向玉华阴道的尽头,龟头在急剧膨大,玉华明白我要射出的欲望,竭力后扭过头,将舌儿送到我口中,让我咬着她的舌儿,阳具一下顶进她阴道的深处,似乎要顶入她的子宫里,一阵强劲的热流喷薄而出,阳具的抖动与她阴道的收缩同时达到顶峰。

************

当我泡在房间里配备的卫生间的双人大浴缸中,玉华赤裸着在身旁为我搓着脊,我才明白这个小楼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里是省交通厅的厅级干部的住所,由于年代久远,老干部们要求维修和改善,省厅成立了高速公路公司,钱的问题就解决了,只是挪用一点就可以解决所有老干部的住房问题。 而这个具体操作就是玉华的大哥,于是厅里决定新区建造新的交通厅住宿区,同时也可以解决原来部分厅里中层干部住房条件落后的大问题,这样的好事在厅里一致通过,没有人反对。

而这些老旧的房子就给厅里的基层干部,当然玉华就可以拥有一套(别的基层干部也不是都能解决),玉华的大哥私下里说:马上国家要搞住房政策改革,到时候花很低的价格就能买下来(毕竟年代久远,评估少点,再说都是本系统里的干部受益,谁也不会有意见)。

我静静地听完了玉华的话,这样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政府官员啊!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同时也为我以后的人生上了一堂重要的课!

「好像你还怀疑我干了亏心事啊!」玉华翘着嘴角,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手臂。

「那是!你那么美,我就不相信在省城没有人追你!」我用手托着玉华的下颌,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有啊!谁让我心里只有你这个大坏蛋!还要我说那么难听的话——呜!」

玉华说着,双眼红红的。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翻身把她娇柔的玉体压在身下的水里。 玉华热情地用一双手臂勾住我的腰,让那挺拔的乳峰在我的胸前廝磨着,浴缸里顿时荡起波澜。

「明!——哦——你不饿吗?」玉华见我要再次向她的身体发起冲锋,推开我的吻说。

「饿啊!吃你就不饿了!」我的手伸到玉华小腹下的阴唇处,在水里,两瓣阴唇出奇的滑腻。

「好老公!——我的小老公!有三天时间的,由你吃饱!」玉华喊着,似乎不想现在继续下去。

「小老公?不是小姨夫?」我很奇怪玉华对我的称谓。

「老公就是爱人啦!是城里的称呼!」玉华嗔怪地白了我一眼。

「哦!还是姨夫好听!」我明白了,好像在电视里有这样的称呼。

「就叫小老公!——姨夫——姨夫难听死了!」玉华脸蛋羞红,艳丽的脸颊荡起异样的神采。

「那就老公弄小穴时叫——姨夫!」我用粗大的阳具顶着玉华的小腹,揉捏着她丰满的乳峰。

「知道啦!——姨夫——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丽丽?」玉华突然发问,让我有点手足无措。

「是啊!因为我是丽丽小姨的老公,丽丽的姨夫嘛!」好在我急中生智,顺着玉华的话说。

「贫嘴!还说呢?要是喊顺了口怎么好啊!」玉华眼里的羞涩是我最喜欢看见的,虽然她不是和丽丽一般的青春少女,但是在我面前时时流露出少女般的娇羞。让我更有占有、爱怜的欲望。

「怕什么,你自己也叫我小老公吗?丽丽更应该喊我姨夫啊!」我有意识地说明白这样的关系,让玉华早有心理准备。

「好了,小老公!真怕了你啦!下次就让丽丽喊你姨夫,行了吧!」玉华羞不可仰,埋首在我的怀里。

「那好啊!要在我的怀里叫,就像现在!」我故意地说着,将玉华的头捧起来,吻着她那火红的脸蛋。

「坏死了,就知道占人家便宜!」玉华拧着我的耳朵,咬着我的腮边,腻声说着。

「肥水不外流嘛!」我将玉华的双腿分开,阳具一顶,准确地顶进她的阴道里。

「啊!——下流!——嗯——老公——姨夫——呜!」玉华呻吟着,一双大腿缠在我的腰际,一双玉臂勾着我的脖子,让我叼着她尖挺的乳峰,攻击着她娇嫩的小穴。

「下流就下流!丽丽小骚穴愿意给姨夫弄吗?」我的动作搅动着浴缸里的水泛起「哗哗」的声响,而我更加用力抽动着,将玉华的激情燃起。

「坏姨夫——弄死小穴了啊!——姨夫——老公!」玉华头后仰,黑亮的长发已经被水浸湿,一缕一缕的在玉华的摔动中展露出诡异的妖艳来。而她的那对丰满的乳峰在快乐地跳跃着,在她的胸前勾画着动人的波浪。

玉华背向我,双手撑着浴缸的边沿,双腿站在地板上,肥白的臀部高翘着,让我可以看见在她的一对白嫩的臀瓣下那深深的臀沟处,黑亮的阴毛分布在两瓣火红的阴唇四周,在那阴唇和阴毛上粘满粘稠的淫液,我用双手将她的臀瓣拔的开开的,高翘的粗大阳具滑开滑腻的阴唇,直插玉华阴道的尽头。

玉华疼地一缩,扭头嗔怨地看了我一眼,将肥臀主动迎合着我的顶、撞,让我每次都可以把龟头顶到她阴道深处的一团嫩肉上,而玉华兴奋地摆动着身躯,而我的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搅动着,四处挑逗着她阴道里的柔软、滑腻的肉壁。

「哪个要我射她的小穴啊?」我猛力抽、送着,自己感觉龟头在涨大。

「老公!——姨夫!——要啊!」玉华激动地呼唤着,忘记了她心理上的排斥。她尽力向后翘着肥臀,让我可以在她的阴道深处爆发!

「都有啊!——呜!」我咬着牙齿,任凭龟头在玉华的阴道尽头喷射出滚烫的激流,直射得玉华高声呻吟着,大腿死死夹住我的阳具,让我的热情全部释放给她酥麻的小穴……

--【待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