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前女友的华丽转身》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1371102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前女友的华丽转身 前女友的华丽转身

    看文已经一年有余,一直想自己写一篇,然而工作繁忙,始终未能如愿动笔。  然而总看不写,时间一长,胸中的抑郁就开始累积,似乎有满肚子的才华没能得到发挥(自吹一下,各位见笑)。  踌躇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要写下这篇小说。  既然写了,就一定要写好,写出对得起各位读者的文章。  写什么题材,也是我纠结了许久的问题。  我本人比较喜欢看绿帽文和母子乱伦文,当然至爱的是绿妈文。  每种题材我似乎都想作一个尝试。  于是乎,我构思了《雷媛媛三部曲》系列,按照初步构思,第一部为绿帽文,第二部为人妻文,第三部为我最爱的绿

    1371102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前女友的华丽转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前女友的华丽转身》,是作者1371102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文已经一年有余,一直想自己写一篇,然而工作繁忙,始终未能如愿动笔。  然而总看不写,时间一长,胸中的抑郁就开始累积,似乎有满肚子的才华没能得到发挥(自吹一下,各位见笑)。  踌躇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要写下这篇小说。  既然写了,就一定要写好,写出对得起各位读者的文章。  写什么题材,也是我纠结了许久的问题。  我本人比较喜欢看绿帽文和母子乱伦文,当然至爱的是绿妈文。  每种题材我似乎都想作一个尝试。  于是乎,我构思了《雷媛媛三部曲》系列,按照初步构思,第一部为绿帽文,第二部为人妻文,第三部为我最爱的绿

《前女友的华丽转身》 第十二章 春风曾绿珠江岸 免费试读

什么!?

她回国之后又给我戴过绿帽?

我又一次气得浑身发抖。

不知是怕我在盛怒之下做出什么失控的行为,还是在被十几个男人干了一个晚上之后依然觉得逼痒,没等我说出下一句话来,媛媛就蹲在地上给我口交了起来。

我怒不可遏地抓着媛媛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一只手重重地捏住她的脸颊。

厉声说道:“骚货,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我现在不想干你,只想听你说你的故事,要是不想说就给我滚出去,没有人会拦着你!”

媛媛脸上的表情万份错愕,她完全没想到,鸡巴已经快要顶到天上的我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拒绝干她,还对她如此粗暴。

愣了一小会之后,她没有再让我帮她拿烟,自己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着了。

“那场sexparty之后不到一个星期,我的浪荡名声就在学校里传开了。好在国外的大学校方并不在意学生的私生活,没有人追究什么,只不过每一次举办类似的群交活动都会有人向我发出邀请。我也从此开始自甘堕落,只要不是来月经,我都会参加。”

媛媛抽烟的动作越来越自然了。

她又说:“每一次,我享受着不同尺寸、不同国籍、不同人种的鸡巴插入我的体内。由于相对于欧洲女生来说,我的皮肤比她们都要好,小穴也更紧,每个男生都更喜欢跟我做爱。

他们甚至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OSS,就是OrientalSexStar(东方性交明星)……

从那以后,阿诺就再也没有找过我。

有一次我在校园里碰到他跟他打招呼,他骂了我一声bitch。安明,那一次我心里好难受,并不是因为他骂我,我是我想到也许有一天,你也会这样骂我……”“没有参加sexparty时,也经常会有男生私下里找我做爱,大多数情况下我都答应了。有时候,刘江也会找一些不同的男生来轮奸我和娜娜。

最多的一次,我们俩在宿舍和九个男人一起淫乱,他们每个人都至少干了我两次,有点甚至三次。事后,娜娜好几次对我表示了嫉妒……”

突然,媛媛用一种恨恨的语气说道:“就是那一次在宿舍的事情,导致我后来成为了刘江的一颗棋子。”

她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拿了个杯子接了半杯自来水一口喝了下去。“刘江用他的手机拍下了我跟每一个男人做爱的样子,尤其是那些最最淫荡的场面,他更是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那次群交结束之后,我盯着刘江让他把照片全都删除了。可是我不知道,他用的那种Blackberry手机,可以随时随地把手机里的文件上传到服务器上!”

操!

又是刘江这千刀万剐的王八蛋!

如果说媛媛从烈女变成荡妇的根本原因在于她自己,那最关键的外因就是刘江。

我差点一时冲动,叫醒阿扬和猴子去把他做掉!

好不容易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我从客厅拿了一瓶已经喝过大半的XO和两只杯子,回到洗手间,给自己和媛媛各倒了一小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媛媛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说道:“你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网上视频,我老是不停地动来动去,突然下线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重新上线,打你的电话也不接。其实,那一次跟你聊天的时候,我的下半身什么东西也没穿,刘江正蹲在我的桌子下面舔我的小穴!”“你!”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全身像被电击了一样抖动。

“那都是刘江的主意,说我一边和自己的男朋友聊天,一边让别的男人给我口交,会有一种特别的快感。他说的没错,我听着你对我说着关心的话,心里羞愧得要死,都不敢看你的脸。可是我心里越羞愧,越觉得对不起你,我的身体就越性奋……”

我打断她的话说:“那次我说你脸色很难看,问你是不是生病了,不舒服。没想到,你居然是在和一个男人做那种肮脏的勾当!”“哈哈哈哈!”

媛媛惨笑了几声说,“不是一个,是两个!我被刘江舔得受不了了之后,就拔掉了网线,而那个时候,在客厅里还有一个大鸡巴男生在等着我……”

我颓然坐在了马桶盖上,脑子里成了一团乱麻。

好几分钟之后,我才回过神来,倒了一大杯XO,一口灌进了喉咙里。

我想把媛媛痛骂一顿,甚至是痛打一顿。

可是忍了半天之后,我只是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你和这么多男人乱搞,就不怕怀孕,不怕得病吗?”

见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媛媛松了口气似的接着说:“得病我就顾不得了,不过我会定期检查身体,还算幸运,没染上过什么病。至于怀孕,欧洲的事后药效果很好,但我还是中了一次招,正好是在我第一次回国之前。到广州之后的第二天,我趁你去上班的时候,去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拿掉了……”

我差点没从马桶上摔下来。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她出国大半年之后,放长假的时候回了一次国,我捧着99朵玫瑰花去机场把她接了回来。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之后,发现她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额头上全是冷汗。

我以为她得了什么急病,想带她去医院,她说什么也不肯。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我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绿帽事件,而我竟然像个傻逼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她好几天,更像个白痴一样被蒙在鼓里长达三年之久!

“你还记得那段时间,你好几次都说想跟我做爱。其实我好想跟你做,想用我的肉体补偿你。

可是我知道,当你发现我不再是处女的时候,我们的爱情马上就会结束,所以我不敢。

有一天你下班回来的时候,偷偷地买了一盒避孕套在我眼前一晃,嬉皮笑脸地说什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那时脸上笑着跟你打闹,其实我心里一直在哭,一直在撕心裂肺地疼;我嘴里骂你下流,其实我心里在骂我自己才是个无耻到了极点的下流胚子……”“最后,一直到我再次出国,我都没有跟你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甚至你说想给我口交我都拒绝了。因为我担心一旦你把我舔爽了,我会忍不住想要……”

媛媛抽了一口烟,又喝了一口酒,说,“那次我大概有半个多月没有碰过男人,而且医生告诉我,做完人流之后一个月之内最好不要有性生活。可是一下飞机,我的身体就想要得要命,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叫了一个男生来操我……”

我无言以对。

此刻,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恨她,还是该恨自己。

我恨她的淫荡和不忠,也恨自己的无知和愚忠。

我自以为运筹帷幄,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把我一直玩弄于股掌之间。

媛媛接着说道:“在欧洲的一年多里,我记不清被多少个男人操过。毕业典礼那天,我甚至穿着硕士服,在礼堂的厕所里跟两个男生玩了一次3P!我上台从校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的时候,小穴里的精液正在顺着大腿往下流……”“我回国的前一晚,他们还特别给我开了一场欢送会,一共来了三十多个男生,就只有我一个女生。我被七个男生干上了十几次高潮,没有干我的二十多个人则全部把精液射在我的脸上。现在还有一张我嘴里和小穴各塞着一根鸡巴、满脸都是精液、两根鸡巴正对着我的脸射精的照片,当然眼睛被PS了一条黑线,在他们自建的论坛上置顶……”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老外那么喜欢肛交,你的屁眼是不是在那个时候也已经被干过了?”“没有。他们想干我的屁眼,但每次我说有痔疮,他们就放弃了。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处女身没有交给你会让我内疚一辈子,我很想找个机会,把我身上最后一个没有被男人进入过的洞献给你。

刘江好几次想让我去做痔疮切除手术,我都没有去。

后来为了让刘江不再逼我,我去隆了胸。

安明,这是唯一件让我稍微觉得欣慰的事:如果不算那天那个弄破我痔疮的小混混的话,你是第一个干我屁眼的人。”

欣慰?

我本想反唇相讥,可是我的内心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难道我真的因为是第一个跟她真正意义上肛交的人而觉得欣慰?

我使劲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抛开了这种荒谬绝伦的想法。

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媛媛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回国之后,我暗暗发誓,要好好地跟你在一起,跟你结婚,为你生孩子,再不让别的男人碰我了。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再不敢到外面去和男人乱搞,可是我更不敢跟你做爱……

但是没有了性的刺激,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饥渴难熬,小穴一天比一天瘙痒难耐。终于,在一次你出差的时候,我又出轨了。”

媛媛喝了一小口酒,在嘴里含了很久,思考着该怎么对我说她的淫乱行径。

由于了半天,她终于把酒咽了下去,定了定神说:“那天,我在家里早早换好了衣服,等着你给我打电话。大概十一点的时候,你忙完了工作打电话回来,聊了一会,我劝你早点休息,等你一挂电话,我马上就出了门。”“那天我穿的是一件你给我买的黑色吊带的斜摆裙。那条裙子平时穿着就挺性感的,大半个背部和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

但是还有一个你不知道的小秘密,在胸部的里面有一粒扣子,如果解开的话,胸口的褶皱就会全部垂下来,领口一直会开到内衣的下面。

当然,这个设计本来就是让穿的人不穿内衣的。我就是去勾引男人的,当然不会戴奶罩。”

媛媛抽着烟说,惶恐地看了我一眼。

我又干掉了一杯酒,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示意她继续说。

“我去了沿江路的酒吧街,找了间酒吧的吧台坐下,没过几分钟就有一个挺帅的男生过来跟我搭讪。那一带的酒吧音乐都放得特别大声,说话要凑到耳边才能听清楚。

我在跟他说话时,故意在他的耳朵上哈着气,还装作不经意地在他的耳朵上吻了一下。

那个男生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勾引,但还是没有明确的表示。于是我把心一横,当着他的面,把手从领口伸进去,解开了那颗扣子。”“我的两个奶子一下子露出了一小半,那个男生很明显地看到我没戴奶罩。虽然我奶子不大,胸型也不好,但在那种昏暗的灯光下,他还是看得眼睛发直。

他试探性地问我是不是出来卖的,我很生气地告诉他不是,转身就走出了酒吧。我知道他会追出来,果然,他在酒吧门口一把拉住我,半哄半拽地把我拉进一台的士,对司机说去琶洲会展中心。”

媛媛又抽完了一支烟。“我以为他会带我去会展中心附近的酒店开房,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在国内偷情,心里紧张得要命,生怕被熟人看见。没想到,那个男生根本不是去开房,而是在会展中心旁边的江边风光带停了车。

当我下车后才意识到,他居然想和我在那里打野战!

那时已经是凌晨了,那地方一个人都没有,但是灯光却很亮。我从来没打过野战,更不敢在这种灯火通明的地方跟他乱搞,因为只要有一个人经过,我连躲的地方都没有。”“我要他带我去开房,可他不肯,还说像我这种婊子、骚货就喜欢打野战。他把我的领口拉开,我的一个乳头很容易就露了出来。

我拼命地挣扎,但是却不敢大声喊。

他死死地抓着我的手,把我摁倒在地上。当他喷着酒气的嘴吸住我的乳头时,我马上性奋了,停止了挣扎,只是求他带我到一个暗一点的地方去。”“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在这种灯火通明的地方打野战太危险,于是抓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一个被一丛灌木挡住了大部分灯光的地方。那个地方虽然没那么亮,但是旁边就是珠江的栏杆。

我把手扶在栏杆上,从后边掀开我的裙子,扒掉我的内裤直接就扔到了珠江里面。然后,他拉开裤链掏出鸡巴,插进了我的小穴。”

“我记得那个地方。有一次我带你去琶洲拍照,拍你最喜欢的夕阳。走到江边一个地方取景的时候,你突然一下子变得面红耳赤。那就是你第一次跟野男人打野战的地方,没错吧?”

我质问道。

媛媛点了点头,然后捋了捋搭在额前的头发,又说:“我空旷了一个多月的小穴终于充实了,这种感觉让我爽地要命,但我咬着牙不敢叫出声来。我望着珠江对岸,一边被他干着一边想,这里是珠江夜游的路线,要是早一、两个小时,那些一船一船的游客都能看到一个露着奶子的女生趴在珠江边的栏杆上,裙子掀到了腰上,正在被一个男人操着,那会是多轰动的场面啊。想到这里,我竟然不到三分钟就达到了高潮!”“那个男生对我如此快的高潮感到很高兴,他开始很用力地干我。由于他没脱裤子,粗糙的牛仔裤布料把我的屁股都快要磨破皮了。

好在他的持久力不怎么样,只干了我五、六分钟就射了,但是他射得很多。

他射完之后,我马上理都不理他,跑到马路上栏了一台的士回家。

我的内裤已经被他丢进了江里,只能挂着空挡回家。

在的士上,我怕他的精液流到车座上被司机发现,只能偷偷地捂着小穴洞口,下车之后才松开。等我上楼走到门口时,精液已经流到了地板上……”

“你……怎么会……这么大的胆子……居然……”

我想,要是那时候正好有别的男人经过,她的一夜情很有可能变成一场轮奸。

不过,这或许是她期待的结果。

媛媛苦笑了一声说:“的确是太大胆了……所以……我第二次打野战……就出事了……”

什么?!

原来我担心发生的事情,竟然早就发生过了!

“在跟你做爱之前,只要是你在广州的时候,我是绝对不敢出去跟别的男人乱搞的。但只要你出差,我都会出去找一夜情,你出几天差,我机会就出去勾搭多少男人,不过一般都是去开房,没有再打野战。

但我从不在外面过夜,每次被男人操完回到家,看到客厅里摆着我们俩的照片里那副恩爱的样子,我都会很内疚,很后悔。

每一次我都对自己说,绝不会有下一次了。可是一旦你不在我的身边,我又会被性欲冲昏了头脑。”

Fuck!

不是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可在我认识的人里边,媛媛才是最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最管不住自己性欲的人!

“直到我回国半年多以后,这次不是你出差,而是我自己去武汉出差。白天办完事,晚上跟你打完电话,我又忍不住去找了一夜情。

那次我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台湾人,彬彬有礼的样子,让我很有好感。

离开酒吧的时候,他并没有带我去开房,而是说想跟我找个地方散散步、聊聊天。于是,我们去了附近的中山公园……”“在公园里,我们聊得很开心,他也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只是偶尔会开一两句暧昧的玩笑。可是我偏偏在那时想起了我第一次打野战的时候,那种特别的刺激。

再加上我在武汉一个熟人都没有,胆子又大了些。

于是我主动拉着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奶子上。

那天我穿了一件低胸装,里面穿的是一件很薄的裹胸,他的手直接感觉到了我乳头的凸起。他哈哈大笑,把我拖到了一片小树林里。”“他把我的低胸装剥开,拉到了我的腰部,裹胸被解开丢在地上。那天我下半身穿的是一条牛仔长裤,也被他连着内裤一起扒了下来。

他用手指挖了一会我的小穴,然后把鸡巴从裤裆了拿出来,让我帮他口交。他是个没什么用的男人,我帮他才舔了两、三分钟,他就把精液射在了我的脸上……”

突然,媛媛又哭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束亮光照在我的脸上,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估计是那个台湾人哈哈大笑的时候惊动了公园的保安。我那时全身上下除了腰上围着一件衣服,就只剩下脚上的一双高跟鞋,脸上还挂着精液!

而那个混蛋台湾人,居然……居然把鸡巴往裤子里一塞,拔腿就跑了!我也想跑,可是我穿的是长裤啊,在那种紧张的情况下,我穿了几下都没穿进去,反而摔倒在地上……”

雷媛媛啊雷媛媛,你也算阅男无数了,怎么会勾搭上这么一个没种的男人!

而且看媛媛脸上的表情,他肯定还经历了更加屈辱的事情。

“那个保安压根就没有去追台湾人,而是把手电筒在我全身上上下下照了个遍。他淫笑着说我男朋友是个没用的废物,可我那时不知是不是在用小穴思考问题,我竟然对他说我男朋友很厉害的,那个废物才不是我的男朋友。保安听了我说的话,更加开心了,说我原来是在偷情打野战,还说既然我的男人跑了,不如他来做我的男人。”

“唉……”

媛媛叹了一口气,“他飞快地脱掉了自己裤子,让后把我刚刚穿到小腿上的牛仔裤强行扯了下来。我想叫救命,可如果叫来了人,看见的只是我的身体,和我脸上挂着精液的样子。

我只能拼命地反抗,他竟然重重地打了我一记耳光。

他下手很重,打得我眼冒金星,一下把我打懵了。然后他分开我的腿,用手电筒照着我的小穴,把鸡巴插了进来。”

媛媛呜咽着说:“他干了我有二十多分钟,那片小树林的地上长着很多草,尖尖的,把我的背也扎了二十多分钟,难受得要命。那是我第一次被迫跟男人做爱,心理的快感大打折扣,但我的身体还是不争气地被他干上了高潮。就在我刚刚高潮的时候,保安的对讲机响了,他竟然用对讲机把在公园巡逻的另一个保安也叫了过来干我……”“第二个保安过来的时候,之前干我的家伙刚刚在我体内射了精。第二个保安用手电筒照着我的小穴,看到精液从我的小穴里慢慢流出来的样子,他显得很性奋,马上脱下裤子把鸡巴插了进来。

他干了我几分钟之后,第一个家伙又让我帮他口交,说吹硬了可以再打我一炮。我闭着嘴不肯,他又是一记耳光……”

媛媛紧紧地握着酒杯,如果不是她今晚已经严重透支了体力,我担心她会把那只杯子给捏碎了。“就这样,他们一个干完我,另一个马上接着干,而刚射了的那个就让我口交直到再次勃起。我被他们连续干了至少有一个半小时,每个人都在我小穴里射了三次,而我也高潮了好几次!”

尽管媛媛已经不是我的女友,但听到她被两个男人用暴力的手段轮奸,我还是气的怒发冲冠。

如果那两个保安是在广州的话,我可能会马上Call人过去收拾他们。

可媛媛却对我说:“这还不算完!”

见鬼!

这还不算完,那要到什么程度!

我忍着怒火,继续听她说道:“他们实在没有能力再硬起来了,但却还不甘心,他们……他们……”

媛媛哭出声来,“他们找了一个在公园里睡觉的乞丐来干我……呜呜呜呜……”

我的头猛地一沉,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尽管我努力支撑着没有摔倒,但眼前一黑,竟然失明了几秒钟后。

过了一会,我才看见媛媛吓得手足无措的表情,她扶着我的手臂,用关切的语气对我说:“安明,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我深呼吸了几下,重新坐稳了身体,对她说:“我没事,你接着说吧。”“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去床上躺着休息一会……”

媛媛的语气似乎有回到了当年我们恋爱的时候,从她的声音里,我一点虚假的成分也找不到。

是她的演技太好,还是她真的还关心着我?

可是就在几天前,她差点跟刘江联手把我的事业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苦笑着拒绝了。

就算她真的关心我又怎样,难道我还能再次接受她?

那我才会真的晕过去!

见我没有大碍,媛媛接着说:“那个乞丐见到竟然有两个平时一见到他就咒骂驱赶的保安,这一次竟然让他免费干一个美女。他立刻就把裤子脱了,但他可能从来都没干过女人,握着鸡巴茫然地看着我。

我终于哭喊了出来,他们又打了我一记耳光我也没停。

可是中山公园太大了,半夜里也没有其他人。这时,一个保安把我的内裤塞在我的嘴里,然后每人抓住我一只手、一只脚,招呼着那个乞丐赶紧干我……”“乞丐乱杵了几下之后,终于找到了我身体的入口。他插进来之后,我彻底崩溃了。

那根鸡巴多脏啊,安明每次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我都从来没让他干过。

可是现在,我却被这根不知多少年没有洗过的鸡巴插进了我的身体。

乞丐只干了我几下就射了,但那两个保安却性奋得不得了。

乞丐射完之后,好久都没有把鸡巴拔出来。

他就那么把鸡巴放在我的小穴里,泡在两个保安射出来的六泡精液里,伸出两只黑手在我的奶子上搓着。即使是在晚上,我也能看见我雪白的奶子被搓得一片乌黑……”“过了一会,乞丐还想再干我一次。但两个保安似乎已经满足了,赶走了乞丐。

但他们用我的手机拨了他们的电话,留下了我的号码,说下次再打电话找我出来打炮。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武汉人,他们很失望,但也不敢再对我怎么样。

我这才穿上衣服回到酒店,足足洗了一个小时的澡……

第二天他们又打电话给我,我那时刚刚在广州下飞机,他们还说有空到广州来干我。我好怕他们会继续骚扰我,所以我马上连手机带卡全部扔进了厕所。”

靠!

那次她从在机场用公用电话打给我说丢了手机,我立马说给她买了一部新的,搞了半天竟然是出于这种原因!

不过他们留下了手机号码?

那太好了,我只需要查一下媛媛以前的手机号那一天的通话记录,凭阿威的本事,应该能找到那两个保安。

到时候派几个精干的人过去,非卸掉他们身上几个零件不可!

我曾经给自己下过保证,绝不利用自己掌握的黑道势力进行违法的勾当,但这一次,我却下决心为这个给我扣了无数顶绿帽的女人破了戒!

“不对!”

我突然想起来,那次她从武汉回来后,马上给我惹了个大麻烦!

媛媛知道我想起了那件事,凄然说道:“安明,你想起来了吧?我从武汉回来的时候,你正好在筹备一个大项目,第二天就要开始。

唉……

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任性,前一天晚上我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回到广州你却不能陪在我身边安慰我,我直接就去了你的会场,不由分说把你从会场拉走了。

结果因为你的缺席,项目出了大问题。之后你跟我大吵了一架,甚至提出了跟我分手……”

没错!

就是那一次,我作为项目负责人,只得草草安排了一下会场的布置,结果出了个大乱子。

那次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失败。

也就是那一次,我愤怒地跟她提出分手,结果竟然促成了我们的第一次性爱。

“那次你提出要跟我分手,我真切地体会到了失去你会是怎样的痛苦。于是我下定决心,去做了处女膜再造手术。

然后,我装作为了挽回你、挽回我们的爱情的样子,第一次跟你做了爱……

其实,我自己都觉得特别可笑,明明是我做了极度对不起你的事情,却还要搞得你工作出了那么大的差错,最后还要用一张假处女膜来欺骗你……

安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当初的场景我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她哭着说她错了,她愿意用她的处女身换取我的原谅。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所谓的处女身,只不过是花几百块钱装上去的一块假玩意!

媛媛摆出一脸真诚看着我,用一种我无法分辨真伪的语气对我说:“安明,你床上功夫真的很棒,每一次都把我干得很爽,每一次都能满足我的身体欲望!那个时候,我真的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只跟你一个人做爱!

但是为了不让你对我的过去有任何的察觉,我一直在掩饰我的淫荡,刻意装得像一个特别保守的女人一样,拒绝你给你口交,甚至拒绝在高潮之后跟你……继续……”

从她的口气里,我听到了真正的内疚,真正的歉意。

她绝不是在谋取我的同情,也不是在骗取我的感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羞愧。

如果不是想起她刚刚才在我和刘江的商场斗争中充当着一个商业间谍的角色,我甚至已经不再恨她了!

“在我跟你有了性关系之后的一年里,我一直坚定着自己的决心,慢慢的,那种跟不同男人淫乱的刺激已经从我的身体和心理上快要消失了。过了几个月,我们买了房子,我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当你的妻子,和你孩子的妈妈。可是,我坚持的一切,被刘江的出现彻底打破了……”

操!

干!

Fuck!

又是刘江!

我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我强压着杀人的冲动,听媛媛继续说:“上次我跟你说我跟刘江是在一次留学生聚会时认识的,其实,那是他给我发的一条彩信把我逼过去的!他给我发了一张照片,就是那次他用Blackberry手机拍的一张我含着一根鸡巴、脸上还糊满了精液的照片!”“那时我正在公司上班,我慌得不得了,赶紧删除了那条彩信。但是刘江很快就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参加留学生聚会。

我不敢拒绝,给你打了个电话之后,下了班就去了。聚会上,刘江告诉我,他知道你和我爸爸的电话号码,如果我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他就……”

媛媛开始泣不成声。“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小……温吗……他是刘江的跟班……兼司机……那天聚会结束……之后……刘江说送我回家……结果……他们把车……开到郊区……就在他的车里……他们……轮奸了我将近一个小时!回家之后你说想跟我做爱……我……我一口就拒绝了……天哪……呜呜呜呜……我的小穴里……被他们灌满了精液……我……我怎么敢跟你……做爱……呜呜呜呜……”

媛媛花了好一阵子才止住了哭泣。

她说:“我想过再换一次手机号,可是就在我有这种打算的时候,刘江竟然在我们买的房子楼下等着我下班。我能换手机号码,但是凭我们当时的经济条件,我们没法换房子啊……

幸好那天你加班,回家很晚,没有被你撞见……

我知道自己逃不出他的魔掌,只好又上了他的车,那一次……是三个男人……”

“那你跟我分手,也是因为刘江?”

我问道。

“嗯!”

媛媛答应了一声。“我隔三差五就要被刘江召去充当他的性工具,每次被他和别的男人干过之后,我回到家还要装着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去面对你……我真的好累……”

媛媛突然拿起那瓶还剩下一小半的XO,猛地灌了号几大口。

如果不是我拦着,估计她可能会把小半斤40度的白兰地一口气全部喝下去。

媛媛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渍,继续说道:“之所以咬着牙跟你分手,是因为我发现,我好不容易压制住的身体里的那种淫荡本性,被刘江重新激活了!”“刘江第三次找我的时候,带着两个人,就是我刚才跟你说到过的Ted和Alex,两个我在国外的时候被他们干过无数次的外国男生。他们到中国来旅游,联系上了刘江,刘江自然马上想到了我。

当他们又一次把两根巨大的鸡巴同时插入我的小穴和嘴里时,我彻底沦陷在那种淫欲之中。

被他们干过一次之后,我回到家一晚上都没睡着。脑子里一半是对你的愧疚,可另一半却是对各种淫乱快感的怀念。”

媛媛“呃”地打了一个酒嗝,她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第二天,我在公司上了半天班,但一点工作的心思也没有,满脑子都是过去和那群外国男生在一起群交的画面。到了中午,我的小穴湿嗒嗒的,护垫都快要能够拧出水来。我请了半天假,主动找到Ted他们,让他们干了我一个下午……”“那一次之后,我知道自己已经在淫乱的欲海中无法自拔了。如果再不离开你,我只会做出越来越多欺骗你、伤害你的事情……

而且刘江要我随叫随到,这迟早会被你发现的……

所以,不久之后,我故意制造了一次阻挠你工作的事件。

其实那一次,我是想给你一个理由,让你主动提出跟我分手。

结果你在盛怒之下和一个女人发生了一夜情……

我……

我……

我就这么借机……跟你分手了……”

此时此刻,我原本以为彻底放开了的对媛媛的感情又悄然从内心深处冒了出来——她之所以跟我分手,居然是为了避免给我造成更大的伤害……

但我心里依然疑问重重:“为什么你跟我分手之后还要跟刘江搞在一起?既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分手,你为什么非得独占那套花去了我所有积蓄的房子?还有,你为什么要充当刘江的商业间谍,去帮着他想整垮我的事业?”

一连串的问题把媛媛一下子问懵了,不过没过多久,她就回答我说:“虽然跟你分了手,但刘江却依然威胁我说,要把那些照片发给我爸爸看。你知道我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他知道我……他会被活活气死的……”

“独占那套房子,也是刘江逼我做的。他说只有让你财色兼失,他才有战胜你的快感。至于充当他的商业间谍,原本并不是为了针对你。可是你的出现,被刘江当成了机会,他逼着我帮他骗你,偷你的方案,还要我去用肉体笼络姓吴的……幸亏你及时识破了他。”

我说:“你欺骗了我这么多年,分手之后竟然还要继续欺骗我!而且以前你只是在欺骗我的感情,到最后你连我的事业你都想骗!

雷媛媛,你叫我怎么面对你?你叫我怎能不以仇人的心态面对你?”

媛媛使劲哭着说:“呜呜……一开始……我死活都不答应……可是刘江……他不但说要把那些照片发给我爸爸……还说……要是我不答应……他就……全部发到网上……呜呜……那个时候我爸爸……刚刚被查出来……心脏病……呜呜呜呜……”

女人的眼泪的确是对付男人非常有效的武器。

尽管我极力控制,但心终究还是软了下来。

然而,媛媛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对她的恨意烟消云散。

“安明,你还记得吗?那次学术会议结束之后,我给你打过一个电话。

我知道自己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在给你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整整一瓶安眠药。

放下电话,我躺在床上,把那瓶安眠药全部吃了下去。

只有死,我才能洗清我对你的罪孽。

可是,就在我口吐白沫的时候,刘江突然出现了,他把我送去医院洗胃,把命捡了回来。他还警告我说,不要以为自杀就可以一了百了,即便我死了,他还是一样会把照片发给我爸爸……”

酒杯从我的手中跌落在地,片片碎裂。

半晌之后,我问清媛媛是在哪家医院洗的胃,然后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

凭我在医药圈混迹多年积累的人脉,医院当即回复我:

几天前,的确有一个叫雷媛媛的女患者因服用大量安眠药入院抢救,好在发现及时,洗胃之后已无大碍,并于第二天出院。

天哪!

无论媛媛对我做过什么,她两天前为我死过一回!

而我却让十几个人对这个刚刚跟死神打了个照面的女人实施了轮奸。

我捧起媛媛的脸,看着她已经哭得通红的眼睛,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滴在她雪白俏丽的脸颊上。

“安明……对不起……我连死都做不到!我愿意用任何方式弥补我的罪孽……哪怕你要我做你们的性奴隶,哪怕你要我去当妓女我都愿意……只要你高兴,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求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心里能好过一点……”

我拉起媛媛的一只手,放在我的鸡巴上,对她说:“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会帮你搞定刘江的照片,作为报答,用你的身体补偿我吧。”

媛媛把头低了下去。

我看不见她的眼睛,但我感觉到,一滴滴眼泪不断落在我的鸡巴上。

媛媛和着自己的泪水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就让我用下半身思考一回吧。”

我对自己说,摁着媛媛的头往胯间塞去。

媛媛立刻用一次深喉回应着我,温暖而柔软的喉咙包裹着我龟头的时候,我舒服得闭上了眼睛,口中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吟。

我的反应给了媛媛莫大的鼓励,她开始给我进行连续的深喉,每一次含入的时候,都把我的鸡巴整个塞进嘴里,像是要囫囵吞下去一般,至少要过五、六秒钟才会吐出来;而每一次吐出,她都会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出舌头舔弄我的马眼和冠状沟,很快又再次吞入。

她就这样深喉口交了足足五分钟,中间没有换过任何套路。

毫无疑问,这是我生平接受过的最爽的一次口交!

又一次抬起头时,媛媛的嘴角流出了一丝口水,喉咙伸出发出几声干咳。

通常,女人做深喉时连续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否则会把喉咙弄得很难受。

这一次媛媛竭尽全力的服务,已经超出了她虚弱身体的喉咙的承受力了。

我有几分心疼地把她扶起来,准备从后面插入她的身体。

“啊!”

我还没来得及插入到媛媛的体内,她就发出了一声嘶叫,但却不是舒爽的淫叫声。

她的腿一软,如果不是我及时扶着,肯定会摔倒。“安明……我实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抱我上床……好吗?”

我把她横抱在手里。

曾经有一次,我们在洗碗鸳鸯浴之后做爱,我就是这么抱着一丝不挂的媛媛走出浴室,然后扔在床上狠狠地把她干到了高潮。

这一次,又是同样的动作,又是同样温润如玉的胴体,却是截然不同的情调,天壤之别的心境……

媛媛似乎也想起了同一件往事,她用手环抱着我的脖子,把头埋在我的肩膀里抽噎了起来。

经过熟睡的阿扬和猴子,我走进卧室,轻轻地把媛媛放在床上。

媛媛分开双腿,用一种蚀骨销魂的眼神看着我,等待着我的临幸。

唉……

她如果还是从前的那个媛媛该有多好,她如果只让我一个人享用她在床上的骚浪淫荡该有多好?

我心中纠结万分,一时间,鸡巴竟然软下去了少许。

我仔细查看了一下媛媛的小穴。

就在不久之前,她娇嫩的小穴刚刚经历了十几根鸡巴的挞伐,变得又红又肿,却还在往外渗着淫汁。

我心中莫名地冒出一阵怜意,不顾她的小穴是否还残留着别人的精液,轻轻地舔着她的阴唇。

这已经不是口交,因为我心中没有半点淫欲,而是像一只大猫,爱怜地舔着受伤小猫的伤口。

媛媛见状,用力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死命抱着我,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安明……我知道我不配……可是……可是……再爱我一次吧……一次就好……”

尾声新的开始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我使劲把内心的伤感压了下来,用过去的那种温柔的口吻对她说:“宝贝,先帮我吹硬了,好不好?”

几年来,我向她提出的口交恳求第一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媛媛流着眼泪,用力点了点头,俯身含住了我的龟头。

很快,我的肉棒在她的口中再度勃起。

我拍了拍她的脸说:“躺下吧。”

媛媛乖乖地躺在床上。

我又说:“宝贝,我想不戴套,好吗?”

“哇”的一声,媛媛哭了出来,用颤抖的声音说:“好,好!猪头……呜呜呜呜……不戴套插进来……射在我里面……呜呜呜呜……我要给你……怀宝宝……”

我伸出舌头,温柔地着媛媛脸上的泪珠,轻轻地把肉棒插进了她的小穴。

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带套、全无隔阂地进入她的身体;这也是我第一次没有卖弄性爱技巧,只是轻轻地、慢慢地在她紧致、温暖的阴道中进出。

我把心里对她的恨意全然抛在脑后,曾经跟她恩爱的画面想幻灯片一样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

媛媛把手在我的背脊上来回抚摸,也没有发出淫荡骚浪的叫声,只是软软地发出“嗯、啊”之类的呻吟。

我知道,这次温柔而平静的性爱并不会给她的身体带来强烈的快感,但却给了她的内心巨大的安慰。

她搂着我,不断地在我的嘴唇和脸颊上吻着,眼中不停地流着不知是悔恨还是慰藉的泪水。

我们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做了十几分钟后,同时达到了高潮。

媛媛的手指死死地抠住了我的背部,抱着我,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吻住我的嘴,把柔软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

我吸着她的舌头,身体抽搐着,把所有的精华,带着我从记忆中拾起的对她的爱意,全部送进了她的子宫。

媛媛动情地呻吟着,声音婉转而娇羞,全没有放荡的欲念,只有纯纯的爱。

“安明……我爱你!”“我也爱你!”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了房间,洒在媛媛雪白光滑的身体上。

我拉了一床毯子给她盖上,自己也钻了进去,啄着她脸上最后几滴泪珠,搂着她睡着了。

几个月来,我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这么香甜……

十几个小时之后,当一支黑亮的枪管顶在刘江的头上时,他尿着裤子删掉了所有媛媛的艳照,并磕着头发誓再也不骚扰媛媛。

两周之后,在我的劝说下,媛媛离开了广州,到北京去寻找她的新生活。

她的淫荡会有所收敛,还是会一如既往,或者变本加厉?

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那将是她新的开始。

至于是新的美好生活的开始,还是新的淫乱生活的开始,只能由她自己把握了。

也许,淫乱对她而言,才是最美好的生活。

过了半年,我意外地受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快递。

拆开一看,赫然是一张大红的喜帖,上面写着:“安明先生谨启:胡争、雷媛媛将于××××年××月××日在××饭店举行婚礼,恭请阁下大驾光临!”

我轻轻一笑,拿起电话打给秘书:“给我订一张去北京的机票……”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