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冷面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冷面男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双面夫妻 双面夫妻

    双手得到自由,陈文丽第一时间抄起下体两条假阳具疯狂的抽插。吴生乐得哈哈大笑,女人能如此疯狂的自慰他可以第一次欣赏到呢!陈文丽双手插到脱力,但下体的麻痒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痛苦让她的表情变得狰狞。  吴生将陈文丽整个人从木架上解下来,将她屁股抬起,然后对准今天刚买的性交机器。两根阳具分别连着一条钢管,开启电源后会自动前后抽动。「扑哧」,两个肉洞轻易的被塞了个饱满。打开电源,性交机器就开始转动起来,插在陈文丽下体的阳具快速的抽动。  陈文丽足足被性交机器干了半个小时才缓解春药的效力,不过这时两片阴唇肿得像个小

    冷面男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双面夫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双面夫妻》,是作者冷面男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双手得到自由,陈文丽第一时间抄起下体两条假阳具疯狂的抽插。吴生乐得哈哈大笑,女人能如此疯狂的自慰他可以第一次欣赏到呢!陈文丽双手插到脱力,但下体的麻痒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痛苦让她的表情变得狰狞。  吴生将陈文丽整个人从木架上解下来,将她屁股抬起,然后对准今天刚买的性交机器。两根阳具分别连着一条钢管,开启电源后会自动前后抽动。「扑哧」,两个肉洞轻易的被塞了个饱满。打开电源,性交机器就开始转动起来,插在陈文丽下体的阳具快速的抽动。  陈文丽足足被性交机器干了半个小时才缓解春药的效力,不过这时两片阴唇肿得像个小

《双面夫妻》 第9章 免费试读

「最近有什么情况发现没?」

吴生坐在车上拨通电话,「密切监视好对方的行动,我不想家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那一日茹姐闯到吴生家中后他就知道,通过监控录像让他对家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包括雅婷偷看他视频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只是他不愿意拆穿。最近他在外面玩女人已经有点厌倦了,这些欲女随意让他糟蹋和凌辱,并且还能得到愉悦的高潮,过了初期的刺激感,现在渐渐有点疲倦。这几天吴生忙着入主董事会,只要那个位置坐稳了,以后公司再也没几个人能动摇自己的地位。一家每年上百亿营业额的集团,总经理能拿到的薪酬其实非常少,但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绝对不乏灰色收入。两家同样质量和价格的公司竞标,总经理的投票就占了绝对的地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回答:「吴老板,对方家中最近进出许多陌生人,有部分是同行。同行相争,危险很大,假如要我们继续跟进,那需要加价。」

「哦?价格不能无休止的提,这个理由并不充分,这次我允许你提价,以后再乱来我就换人了。」

「是是是,我们绝对不会乱收费,这是照足行业规矩来调价的。」

挂掉电话后,吴生忽然觉得自己的根底太低了,做点私事都要找外面的人帮忙。或许这也是那些老头子肯让自己进入懂事的原因吧,没有根底的人比较容易控制。但底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累积,迟早还是有的。

陈华生居然真的有动作了,那家伙到底会有什么行动的?吴生不是没有想过下狠手,但陈明仁的势力不小,真要宰了他的独子,势必双方势同水火,不死不休。那个茹姐倒是个好道具,陈明仁的情人被儿子调教成性奴隶,说出去也笑坏大半中国人的嘴巴。离间计古往今来无所不利,星星的火苗,只要煽好风,那也是可以燎原的。

茹姐十一点从吴生家中走出,早上她一直陪着雅婷看她的调教视频,偶尔解答她的一些疑问。出门后,茹姐略感失望,雅婷的女王倾向不强,反而看到那些凌辱画面时非常兴奋,双腿间无意识的摩擦已经表明里面湿得一塌糊涂。刚走出小区,便遇上迎面而来的吴生。旁边停着一台黑色的轿车,原来吴生早就在等候她。吴生微微一笑,向茹姐说道:「李小姐,我是吴生,能找个地方聊聊吗?」

初时茹姐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一时想不出吴生的名字。但看清他的相貌时,几乎吓得瘫倒在地上。

看见茹姐如此惊恐,吴生连忙扶住她道:「你先别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有点事情想拜托你。」

茹姐暗骂自己太过惊慌,以至于漏了马脚,按理说对方还没见过自己呢!定了定神,茹姐还是决定跟吴生走一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日这道坎怎么也要迈过去的。

在一个偏僻的咖啡厅里,吴生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这家咖啡厅生意很少,有时候一天只有一两个客人,但老板不知为何依然赔钱营运。吴生偶尔经过,看上了它的幽静,便偶尔把一些重要且隐晦的事情带到这儿谈。

「李小姐,我家中装满了微孔摄像机,里面一切的事情都瞒不了我。」

吴生直接开门见山道:「所以你在里面干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

茹姐双手紧紧抓住腿上的工作服,神色很阴沉。吴生笑了笑:「呵呵,李小姐不要那么担心。我对你没有恶意,那些事情很平常。我平时没什么时间陪我太太,难得有你陪她消遣。」

茹姐有点不可置信,这个男人对这些事情居然如此淡定。

「我和您太太的事情真的没关系吗?」

吴生答道:「当然,不过你要扮演好你的角色,陪我太太玩得开心才行。否则,我就会出手干预。」

「至于你背后的身份,话说到这儿很清楚了。自己掂量清楚,陈华生那些勾当我了如指掌。你是纯粹地想当我妻子的奴隶还是带有其他目的来的,自己甄别好,别到头出事了乱怪人。」

茹姐一下子被说穿心事,有点无所适从。本该临阵退出的她又犹豫不决,这两日与雅婷相处,她有点喜欢上这个善良的女主人了。稍微挣扎了一下,茹姐便道:「吴先生的要求我可以做到,但你必须满足我一点请求。」

「请说!」

「我需要二十万资金周转……」

又是钱,真是让吴生有点头大。要不是最近拿了一笔不菲的奖金,还真不知道去哪儿找钱给这些拜金的女人。不过李馨茹是陈明仁身边的红人,为什么会缺钱呢?出于好奇心,吴生还是问道:「能说说原因吗?」

茹姐也放开了胸怀,一五一十地说道:「我有毒瘾,已经从吸食过渡到注射的阶段了。假如要我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这段时间必须让我有足够的毒品,不然我无法摆脱陈华生的控制。」

「钱我可以给你,但这是一条不归路。按你的情况所说,再过两个月,你就很难回头了。」

「先撑过这段日子再说吧,我现在的生活连人都算不上,还谈什么回头。」

吴生想了想,最终答道:「记住,你要多少钱都没有问题,千万别做出伤害我妻子的事来。还有,满足她一切的要求,就像对待你主子陈华生一样。」

茹姐妩媚地笑了笑:「吴先生真是爱妻心切啊。」

晚上,吴生要加班处理一份合同,叮嘱雅婷一个人在家小心。与其同时,他还打了个电话给茹姐,把自己回家的时间说好。雅婷正要下床睡觉时,门铃被按响。她先是啰嗦几句吴生又忘记带钥匙,刚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吴生今晚要加班。

从门洞中看到是李馨茹时才松了口气,「恶人」始终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打开大门,将茹姐引进来。

「怎么这么晚还过来,我都快要睡下了。明天再来吧,我老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怕被他发现。」

茹姐手上还提着一个工具箱,她走到雅婷面前,脱下宽松的外袍,露出赤裸的肉体,然后跪在雅婷面前。「主人,今晚我们出去晚点刺激点的好不?」

雅婷马上拒绝道:「我不会背叛我丈夫出去找男人的。」

茹姐摇摇头道:「主人,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今晚到外面,让您来玩弄我。」

雅婷停了心跳加速,那种新鲜的刺激感强烈地诱惑着她。犹豫道:「不好吧,我怕被认出来。」

「主人放心,您只要拿着传呼机在远处指挥骚母狗就好了。外面的人看到,只会看到骚母狗淫贱的肉体,不会影响到您的。」

「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茹姐打开工具箱,把里面的淫具全部倒出来,加起来有十几样。「首先,需要把骚母狗装备起来,请主人随意挑选。」

两人带上世界上最邪恶的淫具出门,前往闹市中寻找刺激。茹姐内里穿了一件紧身皮革,两颗乳头都被按上了电击器,下面两个洞洞插上电动假阳具。如此淫靡的装扮只在外面套上一件风衣。

雅婷把茹姐带到了一家和吴生常去的咖啡店里,这里环境优雅僻静,非常合适雅婷的要求。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茹姐就坐在雅婷对面落落大方的品尝起来。

茹姐本是一名公司白领,是大老板身边的贴身秘书,品味高雅,还穿着衣服的时候,绝对是一名高贵的妇人。今日她特地的将自己打扮一番,在素颜的雅婷面前居然把她的姿色给比了下去。雅婷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从口袋里拿出三个遥控器,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茹姐一眼,便调了一种一个打开开关。这个是夹在乳头上的电击器,还蹲着咖啡杯的茹姐被袭击了一下,几乎拿捏不住。幸好她经验十足,马上稳住了手腕,轻轻把杯子放下,还不忘给雅婷送了一个媚眼秋波。

这种电击器的电流很弱,情趣的作用更大于性虐,茹姐的双乳有节奏地跳动着,那两颗熟透的葡萄充血勃起,微微把风衣撑开。茹姐放松地靠在椅子上,尽情地享受这种算不上激烈的刺激。这对于她这种人尽可夫的淫妇来说确实谈不上什么刺激,但对于毫无经验的雅婷来说,则让她心跳加速,身子不住的颤抖。在大庭广众下玩弄另外一名女人的身体,确实给她带来极大的感官冲击。现在只是开了第一个开关,雅婷心情稍微平复一点点,便接着打开第二第三个。茹姐一下子从悠闲的状态进入到疯狂的竭斯底里,她苦苦地忍住不发出太大的呻吟,身体在椅子不断地扭动。早被淫药改造过的下体,只要轻微的刺激就会淫水泛滥,奇痒难解。在一旁的雅婷看着茹姐的狂态更是双眼发亮,将遥控器的档位不断变换。

每当茹姐即将高潮时,雅婷就把电源关闭,等茹姐缓过气来,就重新打开,途中反复地折磨了茹姐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才让她得到一波高潮。

按理说,要是茹姐在陈华生的调教下,早就不管场合跪地求饶了。但今日她心里充满了宁静,全身心地享受这场性虐,任凭女主人遥控自己的身体,不复以往的恐惧。雅婷看在咖啡厅里玩得差不多,就招服务员来结账。那名男侍应看着雅婷脸色苍白地倒在椅子上,本想开口询问,最后还是忍下来拿钱走人。

除了咖啡厅,茹姐一把拉住雅婷的手道:「主人,咱换个地方玩去,跟我来,去热闹点的。」

繁华的夜街里挤满了走鬼的摊位,平常甚少光顾这些走鬼的雅婷被茹姐带到这些热闹的市集中去。今天,在茹姐看来是向女主人展现自己的淫贱,而并不是接受她的调教。首先,茹姐表演的是暴露。茹姐先是从轿车里换上一件长及大腿的衬衫,并且把内裤也脱掉。整个人就这么穿上一件衬衫在街上走动,随便来一个人来掀开她的衣服,就会发现里面空无一物。茹姐拉着雅婷走近一个推销的展台,主持人在高高的展台上尽情的卖弄他的口才,将那些平庸的产品说得妙语生花。

茹姐挤进人群,然后拉开自己的衬衫,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慰。她不动声色的从皮包里拿出自慰棒,然后悄悄地在自己湿漉漉的小穴里抽插。人们的眼光始终被看台上的俊男美女吸引着,丝毫没有留意到一位美女就在他们中间疯狂的暴露自己的肉体并自慰着。只是插了片刻,茹姐就经受不住迎来一波小高潮,眼睛翻白的她几乎跌倒在地。眼快的雅婷马上搀扶着她,急忙忙地拖着茹姐离开那个展台。她已经看到附近有几个男人有点疑惑地四处寻找什么,可能是茹姐那浓郁的淫靡气味吸引到他们。

走在大路上的茹姐胸膛还在起伏,那根自慰棒不知何时被她重新放进包内。

雅婷的心情很紧张,看到茹姐如此疯狂的表现当然使她感到刺激,那一幅幅淫靡的场面不断刺激着她的感官。但雅婷总是觉得这种玩法缺点什么,她泥泞湿透的小穴总想说些什么。

开始时喝了不少咖啡,雅婷觉得有点内急,便走到一家高级西餐厅的洗手间方便。本该在门口等候的茹姐不知何时窜进来,在雅婷关上门挤了进去。雅婷不知所以地看着她,不知道对方又玩什么花样。今天她已经觉得兴头已尽,没有太多玩下去的心思了。

接着,茹姐跪倒她身下,热情地对她说:「现在让贱奴来服侍您。」

雅婷措不及防地被她落下裙子和内裤,茹姐的香舌马上舔上了雅婷的小穴,并灵巧地在那颗豆豆上打转。雅婷的双腿忽然使不上力气,身体软软地坐倒在坐厕上。憋着的尿意在茹姐的刺激下不由自主地释放出来,在她意识到不好的时候,黄黄的尿液已经射出,并打进了茹姐的嘴巴里。后者没有丝毫反感,翻到把嘴巴紧贴雅婷的尿道,大口大口将尿液吞下。尿尽时雅婷舒畅地打了个尿震,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但接着她的呻吟声渐渐扩大,茹姐开始不断攻击她的阴道,灵动的舌头舔开了阴唇,主动地向深处进发。正当雅婷有点忘型时,茹姐适时来了一句:「主人,这里是公共厕所哦!」

将要释放的呻吟被迫吞回肚子,郁闷的雅婷想挣扎站起,但软绵绵的双腿根本使不上力气,整个人如同一滩软泥地任由茹姐蹂躏。紧接着双乳也被照顾上,茹姐一边舔弄一边伸出双手攀上雅婷的乳头,打算给予女主人双重的刺激。被上下夹击的雅婷心里更多的是屈辱感而不是征服感,她的女奴正肆意地玩弄她的身体。但屈辱感的背后是更多的兴奋,淫液不断地从阴道冒出,打湿了茹姐的嘴巴,乳头更是高高地挺起,表达自己的快乐。

紧张、屈辱、兴奋、无力,这几种感觉纵横交错在雅婷的心头上。她的眼睛渐渐翻白,十指死死地抓住茹姐的头发,在她将要发出高音爆发出剧烈的高潮时,茹姐快速地吻上她的红唇,手指敏捷地接替嘴巴在雅婷的小穴上抽插。

整整过了一分钟,雅婷仍然处于失神状态,但茹姐的手指并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勤快地抽动,让高潮持续地更加延绵。此时,雅婷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很爽,非常爽。这种感觉使她在过往的性爱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即使是自己买来的那些淫具也没有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雅婷如同吸毒者在极乐的虚空中漫步,愉悦的神经不断地发出信号诉说着自己的美好。不过,高潮的快乐总是那么短暂,片刻后潮水退去,雅婷渐渐地恢复了感知。

茹姐此时满身汗水,说不出的疲惫。刚才她使出浑身解数帮女主人达到了至高无上的极乐,这是她作为性奴的荣誉,也是一种邪恶的报复。茹姐相信,没有女人不愿重温这种快活,不想持续的高潮。一旦食髓知味,便再也难以自拔,以后每次性爱都会以追求这种极乐为目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