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蓝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红蓝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卿卿误我(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 卿卿误我(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名叫张大鹏,40岁,教数学的,身高174,有点胖但看起来也很健壮,皮肤偏黑,细碎的胡渣,短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有些油腻,但他的声音却很好听,特有磁性。  而六班现在最有影响力的人是谁呢?自然非林艾莫属。

    红蓝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卿卿误我(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卿卿误我(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是作者红蓝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名叫张大鹏,40岁,教数学的,身高174,有点胖但看起来也很健壮,皮肤偏黑,细碎的胡渣,短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有些油腻,但他的声音却很好听,特有磁性。  而六班现在最有影响力的人是谁呢?自然非林艾莫属。

《卿卿误我(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 第43章:家中的挑逗 免费试读

送走林乔後,吴振宁看了看时间,对吴强说:“我们也走吧。”

吴强之前在南边有一笔生意没有谈好,吴振宁只好亲自出马。黄莉:“去几天啊?”

吴振宁:“快的话两天左右就可以。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黄莉:“什麽事情?”

吴振宁:“羽生可能明天就回国,我让他落地之後联系你,你明天有空吗?”

黄莉:“羽生要回来啦?太好了,我去接他。”

吴振宁:“带他来见见小艾,两个孩子还从没见过面呢。”

黄莉:“行,我知道了。”

吴振宁:“走吧强子。”说罢又搂着黄莉轻轻吻别,黄莉:“路上小心点,老公。”

黄莉见小艾还低着头闷闷不乐,便拍拍她的肩轻声说:“小艾,快跟吴叔叔和哥哥说再见呀!”

吴振宁:“小艾,在医院多住两天,身体的健康是最重要的,不能马虎,出院以後就到家里来,我亲手给你做好吃的,好吗?”

小艾露出假笑说:“好。”

父子两走後,小艾又苦苦央求黄莉想早点出院,各种撒娇卖萌,可惜黄莉软硬不吃,毕竟女儿的健康比什麽都重要。

黄莉:“妈妈在这儿陪你好不好,或者你问问你的闺蜜们有没有空,要不然再让林乔过来陪你行不行?”

小艾:“我不!”

黄莉:“你就犟吧,反正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允许你今天就出院的。”

小艾扭头去不理她。

黄莉:“还有,介於这一次的惨痛教训,你後你也别想再单独出去旅游了,再想玩的话,等高中毕业了,妈妈带你出去玩。”

小艾:“坏妈妈,再也不理你了!”说罢便转过身去,用被子蒙住脑袋。

黄莉坐在床边继续说:“你刚才听见了吗?吴羽生哥哥要回来了,我可是见过他的,很俊气很有气质的一个男生,你到时候可别耍小性子,要有礼貌,听见了吗?”

小艾自然默不作声。

黄莉:“还有,你之前答应过我的,抽出几天时间去吴叔叔家里住,现在可不能赖账,出院之後我就带你过去。”

小艾依然不语,只感觉心里很烦。

林乔下楼後,叶俐美刚找到车位将车停好。“怎麽这麽快就下来了?”

林乔上了车:“她家里人都在,我就不好留在那里了呗。”

叶俐美调侃道:“她爸爸也在吗?有没有打你?”

林乔:“她爸爸不在,她後爸在,还有一个哥哥也在。”

叶俐美:“行吧,中午想吃什麽?我们在外面吃吧。”

林乔:“随便。”

叶俐美:“那下午干什麽,回家还是去哪儿玩?”

林乔:“回家吧,作业还没开始写呢,没几天都要开学了。”

叶俐美:“也对。”

林乔:“朱健说下午要来找我玩,不过可能会晚点。”

叶俐美一听,心里有些担忧,本以为那臭小子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还真的想来。

叶俐美:“为什麽要晚点?”

林乔:“他说要先把作业写完。”

叶俐美:“哦,可真是乖孩子呢!!!”叶俐美自然知道写作业只是借口,那臭小子一定是想在家里过夜吧,可真是处心积虑。

找了一处凉快简便的餐厅,林乔没什麽胃口,叶俐美也没有胃口,随便吃了点儿,便回家了。

整个下午,林乔都在屋里写作业,叶俐美心里却忐忑不安,她害怕朱健真的过来,她还不能做到当儿子在家的时候,可以毫无顾虑的在家里和儿子的同学偷情。

但她的心里依然有一丝期待,欲望如同星星之火一般慢慢燎原。一想到待会儿就会被操,便感觉下面有一些湿润了。

从一点到五点多,叶俐美来来回回出入寝室,对着梳妆台的镜子抹粉补妆,又试穿了各种款式的衣物,最後决定穿一条紫色的吊带居家裙,露出大片香肩美背,没有穿胸罩,那两颗大葡萄在布料下若隐若现。

下面穿一条黑色的蕾丝半透明内裤,还特意穿了高筒的黑色丝袜,她知道朱健喜欢她的丝袜美腿,她把自己打扮得性感诱人,似乎能想象到他那直勾勾的眼神。

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叶俐美已经把饭菜做好,这会儿才终於响起了门铃声。林乔正在端菜,叶俐美便去开门,只感觉心脏瞬间砰砰跳个不停。

开了门,果然是朱健,他的眼神如预料之中的落在叶俐美身上,然後待在那一双丝袜美腿上无法移开。

叶俐美心中暗自开心,并朝他抛了个媚眼,朱健忍不住上前,伸手便搂住她的细腰吻她,叶俐美推开他,朱健问:“小美,想我没有?”

叶俐美:“我想你干嘛呀!”

朱健:“别装啦,还穿着丝袜,真好看!”说罢便把手往下移,摸到她大腿根部的丝料上,狠狠捏了一把。叶俐美打开他的手,故意大声的叫道:“小健来啦,快进来吧。”说罢便拿出拖鞋让他换上。

林乔闻声便出来:“朱健,快来吃饭。”

朱健:“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

林乔:“再吃点嘛!”

叶俐美:“就是,再吃点,你上次不是挺喜欢吃阿姨做的菜吗。”

三人围在桌边,林乔坐在左边,朱健和叶俐美相对而坐。林乔话多,讲着前些日子游玩的趣事,还和他约定下回一定要一起去。

朱健一边听着一边搭话,但注意力更多都放在叶俐美身上,叶俐美也时常看他,两人目光每每相对,都有着无穷的暧昧。

见林乔讲的兴起,朱健便擡起脚慢慢往前蹭。他看过很多的岛国动作片,也看过很多类似的剧情,但当它真正在现实中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如同梦幻。

他慢慢的伸腿,感觉碰到什麽东西的时候,便见叶俐美低头看了看,又擡眼看向他。

朱健知道自己碰到了叶俐美的脚,便朝他邪魅坏笑,叶俐美却皱着眉头回应他,仿佛在警示他别乱来。

朱健哪管那麽多,脚继续往前探寻,蹭着叶俐美的丝袜便搭在了她的大腿上。叶俐美看了看林乔,偷偷将手伸到桌下,朱健的脚正搭放在她腿上,她掐起朱健脚背上的一丝皮肉,指甲用力,痛的朱健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做声。

叶俐美憋着笑意,却见他的脚好似并没有得到教训,也没有要退回的意思,见朱健痛得表情都变了,叶俐美也感觉是自己下手重了,便又握住他的脚,在脚背上来回抚摸作为安慰。

朱健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更加过分的把脚往前伸,脚掌已经顶到了叶俐美的小腹上,脚後跟便往下乱蹭。

叶俐美略带恨意的盯着他,又轻轻的掐他的脚,示意他收回去,哪知道朱健目光坚定,行动也坚定,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用脚後跟慢慢将叶俐美的裙摆蹭上去,最後便实实顶在她的内裤上。

叶俐美犹豫了片刻,毕竟儿子就在旁边,即便不会被发现,但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无奈抵不住朱健的肆意探索,叶俐美最後还是将双腿微微张开了。朱健一见机会来了,脚上发力往下一沈,便进入了叶俐美的大腿之间,再往前探寻,脚尖便触碰到了她的阴阜。

叶俐美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抓住他的脚掌,却任由他的脚在自己的下体来回刮蹭。

这头的攻势告一段落,朱健又用另一只脚去勾叶俐美的腿,然後把手伸到桌下抓住她的脚掌,放在自己的裆部,摸着她的小腿和美脚,丝袜柔顺手感极佳。

朱健还不过瘾,又将裤裆的拉链拉开,把肉棒掏了出来,用叶俐美的脚掌来摩擦套弄,从龟头到阴茎再到卵蛋,看着对面低着头娇羞的女人,朱健真想立马将她按在桌上狠狠操一顿。

桌面上的林乔说得兴起,朱健也一脸认真聆听的表情。林乔哪知道桌下的淫乱风光,这位同学兼室友,正用脚刮蹭着妈妈的阴部,而妈妈的脚也同样摩擦着他的肉棒。

晚饭终於结束,叶俐美站起身来收拾碗筷,林乔便拉着朱健去房间里玩游戏。

叶俐美来到厨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才在饭桌前实在憋的难受。心想自己现在可真是越来越淫荡了,居然当着儿子的面乱来,还出了那麽多水。伸手摸了摸下面,果然整片内裤都快被打湿了。

本想回屋换一条,但转念一想,被淫水打湿的内裤似乎更刺激,一会儿也让朱健摸摸,他一定会很有成就感。

匆匆洗完碗筷,便去了卫生间,站立在洗手池的大镜子前,整理了头发,又摆了几个妩媚的姿势,只等着朱健过来。

叶俐美心中感慨,好久没有这种等着被操的感觉了,以前和林国荣谈恋爱的时候,倒是有过这种感觉,後来也有过一些一夜情之类的偷欢,再到近年来按摩店的阿鑫,算是除了老公以外第一个干过她两次以上的男人。而如今又出现了一个朱健,十七八岁的小夥子,仿佛依稀的让她找到了一点年轻时的感觉。她已经是一个接近45岁的熟女了,却能在他的怀中重新变成一个小女孩。

叶俐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颜已经渐渐苍老,虽说保养得还不错,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年轻女人比的,难得能有一个少年小夥如此深情,如狼似虎的年纪遇见一个不知疲惫的少年,叶俐美感觉到幸福,内心的罪恶感便减少了很多。

等了大概十分钟,终於听见林乔的房门打开又关上,叶俐美探头观瞧,便见朱健一路小跑往这边而来。

一进卫生间,锁好了门,两人便搂抱在一起热吻。

朱健:“小美,想我了没有?”

叶俐美娇羞的说道:“想!”

朱健:“有多想?”

叶俐美便拉着他的手,伸进自己裙内,放在了那早已湿透的内裤上。“你看,都想成这样了!”

朱健咧着嘴大笑:“真是骚老婆,这麽想挨操!”

叶俐美挺着下体迎合他的抚摸。

朱健:“是不是想挨操?”

叶俐美:“是!”

朱健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那里自然已经湿成水潭了,手指轮流拨动着两片小小阴唇,叶俐美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像平日里那样放肆浪叫。

朱健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洗手池的台边,而後蹲在她身前,将她的双腿分到最开,便将脑袋凑了上去,整张脸直接贴在那湿漉漉的内裤上,又吸又舔,如同猛兽一般。

叶俐美一脸的享受,又主动将自己的内裤拨到一边,露出那黑乎乎的逼肉,按着朱健的脑袋:“舔这里,好哥哥,舔得我好舒服。”她高高的仰着脖子,双手撑在池边,双腿也紧紧夹住朱健的头,不一会儿便被他舔到了高潮。

朱健擡眼看她,心中自然很有成就感,便更加卖力的舔食起来。成熟女人的逼穴很有味道,似乎有着久经风霜的魅力,朱健一边摸着她的黑丝大腿,一边疯狂的吸舔,两耳通红,也不知是荷尔蒙刺激还是被她的双腿夹红的。

叶俐美低着头,一脸春红,满眼爱意的看着他,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麽忘情的舔过她那里,林国荣古板传统,很少会玩这些花样,即便是阿鑫,也更多的只是享受她的口交,也只有朱健,会爱不释手的吸吮,连淫水都一一舔食干净。

朱健站起身来,又搂着她一顿亲吻,叶俐美伸手去解他的裤子,而後跪在他面前,把内裤扒下来,那跟粗壮的肉棒早已经高高翘立。

叶俐美不禁又想起了上午在林乔的房间里,他那又长又粗的大肉棒挥之不去。眼前朱健的这根,虽然粗细和林乔差不多,但却短了一大截,好在年轻的肉棒硬如铁棍,又烫又翘。

叶俐美一口便将他的龟头含进嘴里,继而将肉棒整根吞没,连同丝缕阴毛一起进入口腔。叶俐美擡眼与他对视,一双媚眼万种风情,惹得朱健舒服的喘息起来。

为回报他刚才的忘情吸吮,叶俐美也卖力的吃着他的鸡巴,紧紧含住,上下晃动着脑袋为他套弄,而後又伸出舌头舔他的马眼,龟头边缘,吸吮他的卵蛋与阴毛,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放过。最後又握住他的肉棒,用脸摩擦他的龟头,那一颗颗晶莹的水珠从马眼流出涂抹在她的脸上。

朱健龟头充血胀得通红,便抓着叶俐美的头发让她起身,他知道在这麽舔几下非缴械不可。

他抓着叶俐美的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此时她一脸潮红,舌头在嘴唇上游走,神情极度的妩媚淫荡,朱健浴火焚身,只想立刻狠操她一顿。

朱健双手一用力,便将叶俐美翻转了身子,使她背对着自己,而後将她推按在池台上,手绕到前面揉捏她的乳房。

面前是一面大镜子,朱健捧着她的脸让她擡头,自己的脑袋也贴在一边,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汇合,朱健越看越觉得叶俐美性感漂亮,与平日里的气质高冷对比起来判若两人,朱健扭动着下体顶在她的屁股上,嘴贴在她耳边说:“小美,你好骚啊。”

叶俐美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的呻吟,她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忘掉了自己的一切身份,此刻,她只是一个性欲攻心想要被操的女人。

朱健抓着她的头发,亲吻着她的脖颈和耳朵,叶俐美闭着眼睛,嘴巴张开一半,朱健又将中指和食指插进她嘴里,搅动挑拨着她的舌头。

朱健:“眼睛睁开!”

叶俐美媚眼微张,只见镜中的自己完全是个十足的荡妇,风骚的吸吮着他的手指。

朱健另一手撩起她的裙子,又狠狠摸了一把那被高筒丝袜勒起的大腿软肉,他握着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叶俐美的肉缝,淫水顺着茎部流了下来。

朱健忍不住说:“骚小美今天水可真多!”

叶俐美:“都赖你!”

朱健:“赖我什麽?”

叶俐美:“赖你太色了!”

朱健:“喜欢我这麽色吗?”

叶俐美:“喜欢!”

朱健又握着肉棒缓缓向上游走,最後回荡在她的菊花周围。

朱健:“小美,我想干你屁眼。”

叶俐美一听便下意识的收缩了肛门,朱健轻轻把龟头顶在她的菊口,无奈却被拒之门外。

朱健:“小美,放松点。”

叶俐美:“不行!”

朱健:“行!听话,让我干一下屁眼,你试试就知道了,非常爽的。”

叶俐美:“不行,那里不是用来干的。”

朱健又将手从前面绕到她的下体,不断的挑逗她的阴核,试图将她的欲望勾起,从而开放後庭。

朱健:“求求你了,好老婆乖老婆,让老公插一下,我好想插你的屁眼!”

叶俐美依然不让,无论他如何挑逗如何乞求。她转过身来,勾住朱健的脖子道:“就插逼吧,插我的小骚逼,骚逼随便你怎麽操都可以!”

朱健也没有强求,因为他的肉棒这会儿硬得难受,只想找个洞快些钻进去,便说:“转过去,老子要从後面干你!”

叶俐美乖乖的转身过去,向先前那样趴在洗手池边上。

朱健从後面抱住她,身子贴在她背上,又撩起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完整的映射在镜子中。

朱健:“骚逼想挨操吗?”

叶俐美:“想!”

朱健:“求我!”

叶俐美:“求求老公操我,操我的小骚逼,骚逼好想被操,好老公,快操我吧!大鸡吧!大鸡吧老公,用大鸡吧操我!”

叶俐美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字一句的说出这些下流淫贱的话来,自从被朱健干过以後,她的淫词艳语比以往多了好多,而且一次比一次下贱,像是内心的“洪水猛兽”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朱健没有在纠结她的屁眼,就着淫水便朝着她的肉穴一插到底,弄得叶俐美惊叫一声。

叶俐美赶紧伸手捂住嘴巴,毕竟林乔还在家里,要是被他知道了,以後还如何做人。

刚捂住嘴巴,朱健便将她的手拉回去,抓住她的两只胳膊,下体快速的抽插起来,淫穴里噗呲噗呲的水声和肉体啪啪啪的碰撞声一同响起。

叶俐美紧咬着下嘴唇,眉头紧锁,只敢小声的哼吟着。朱健:“小骚逼爽吗?”

叶俐美:“爽!”

朱健:“爽就叫出来呀!”

叶俐美摇着头,长发左右晃荡起来。

朱健:“快叫出来,让你儿子听听,听听他妈妈究竟是怎样的骚婊子!”

叶俐美低着脑袋,忍受着他的一次次撞击。

朱健自然也是说说而已,要是真被林乔知道了,他非得砍了自己不可。

朱健:“把头擡起来。”说着便一把扯起她的头发,让她好好看看镜中自己的骚浪模样。

叶俐美紧盯着镜中的自己,随着朱健的每一次抽插而晃动的躯体,此刻她只想沦陷在他的淫威之下。

朱健又将手指插进她嘴里,叶俐美卖力的吸吮着,很快便迎来了高潮。

叶俐美整个上身都瘫在洗手池上,膝盖并在一起,双腿呈X状,高潮的快感使她不断的抽搐着,朱健心满意足的捏着她的屁股,又沈重而缓慢的往前顶了几下。

朱健:“小骚逼真能忍,高潮了都不叫出来!”

叶俐美撒娇的说道:“讨厌!不许笑话人家!”

朱健:“小美,你被多少男人干过?”

叶俐美:“问这个干嘛?”

朱健:“随便问问嘛,快说说。”

叶俐美:“就只有我老公呀。”

朱健:“我才不信。”

叶俐美:“为什麽不信?”

朱健:“你这麽骚,怎麽可能没出轨过,肯定给你老公戴过很多绿帽子吧!”

叶俐美:“才没有呢,我哪里骚了?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的。”

朱健:“真的吗?为什麽?”

叶俐美转过身来,搂着他的脖子,像个小女孩似的凑近他的鼻子说:“因为我爱你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