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夜色导航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这是我从未分享过的一次经历。  他们是我的一个客户。我和他夫妻俩关系很好。经常和他老婆一起下乡,搬货。回来就在他家吃饭。後来,他说你也不用住宾馆了。直接住在我家里算了,这样第二天可以直接去下乡。  我後来就搬到他家里去住了。

    夜色导航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是作者夜色导航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这是我从未分享过的一次经历。  他们是我的一个客户。我和他夫妻俩关系很好。经常和他老婆一起下乡,搬货。回来就在他家吃饭。後来,他说你也不用住宾馆了。直接住在我家里算了,这样第二天可以直接去下乡。  我後来就搬到他家里去住了。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新编)》 第九章 免费试读

在新疆的这些天里,我们除了买东西和住宿的时候,往人群多的地方走。其它时间总是开着车往人迹罕至的地方去看风景。

她喜欢拍照,尤其喜欢傍晚有霞光的时候。她喜欢站在彩霞满天的旷野里扯一条丝质纱巾,摆出各种造型让我给她拍照。

她说:“我的前世肯定是一名西域女子,我来到这里感觉一切都是那麽熟悉,我太喜欢这里的天和地了。”

我说:“我也喜欢这种大地小人的感觉,走在这样的天地里,感觉不会累,只想跑啊跑啊。”

她笑着看着我,凝视了一会儿说:“不累吗?”

我点了点头。

她将纱巾从自己脖子里取下,套在了我的脖子上後,忍着笑给我拍了一张照片。说:“嗯,这个西域姑娘漂亮极了。”

说完哈哈大笑。

我假装一本正经的说到:“书上说西域姑娘都是薄纱低胸,我这也没有胸呀。”

她捶了一下我的胸脯说:“别急嘛,赶明儿,买个西瓜一破两瓣儿,给你罩上。”说完笑的更开心了。

我看着她笑的那麽开心,就问她:“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新疆?”

她回答:“人少的地方我都喜欢,没人管也没人烦,想干什麽不用瞻前顾後的。”

然後她擡头又望着我说:“谢谢你,愿意陪我。”

我望着傍晚余霞照射下的她,一脸的娇媚可人儿。说到:“没人管,你确实很大胆,昨晚你都吓着我了。”

她挑眼一笑轻咬着牙齿说:“吓着你了吗?”然後用手拧了一下我的脸又说:“得了便宜还不卖乖,以後不让你碰了。”

我假装求饶状边退步边说:“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那个女的问你什麽?”

“问你吃的什麽药?”她回答。

“这死八婆。”我骂道。

她扭头看我,说道:“你猜我怎麽说的?”

“嗯,你怎麽说的?”我急问道。

“我说,你吃了两个牦牛鞭,哈哈哈…”她说完笑了起来。

我一把抱着她的腰部,拉到了我怀里。然後问:“真的吗?真的这麽说的?”

她仰脸对着我说:“还能怎麽说,实话实说啊。”

我佯装疯狂的样子向天空伸了伸手说:“那是羊腰子,哪是牛鞭呀。”

“再说,昨天晚上吃烧烤的时候,还是你点的。”我补充道。

她不以为然说:“哦,说错了。”

然後她一本正经的说:“这女的肯定是欲壑难填,这麽隐秘的事情,都能当着人家的面去问,真不要脸。”

我深以为然的附和道:“昨天晚上租帐篷,真不该和他们分到一组去露营。”

我想起昨天我们开车路过一地方,看到有野外露营的场所。就合计想体验一下在野外睡一晚的感觉。其实我们内心当中都想的是能在看着星星的地方做爱。所以当我们一拍而合的时候,都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了一阵。

租帐篷的老板安排说,为了安全,让一起露营的人两个帐篷挨得近一些,有问题互相可以照应一下。

晚上我们吃了烧烤喝了一些啤酒。就提了一大桶农夫山泉和一大包湿巾向帐篷走去了。因为有点距离,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说话,其实内心当中焦渴的期盼着赶紧进入帐篷,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当离帐篷不远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很大的呻吟声,那声音立刻使我们俩明白,我们的邻居已经做上了。

所以我们俩相识一笑,不再说话。

简单的洗漱收拾完之後,我们就爬进了帐篷。帐篷的顶可以拉开,只留纱网。透过纱网,我们看到黑黢黢的天空里闪着无数的星星。

我对她说:“像一口巨大的黑洞里面闪着无数的眼睛。”

她立刻向我紧紧靠了过来,说:“让你一说,怪吓人的。”

这时旁边已经安静。

我撕开湿巾擦了一下手,又伸到下体擦了一下。然後拿出一张开始给她擦,当碰到她下体的时候,她说:“挺凉的,我自己擦吧。”

没有等她把湿巾放好,我已经把她的双腿分开,然後伸出我的舌头舔了上去,一股股湿巾的芳香迎面而来。此时我的阴茎也已经被她含在了嘴里。我们就这样互相把对方舔弄的身体发热之後,我躺下把她抱在了我的身上。

她骑在我的身上,低头拿着硬起的阴茎去找那个洞口。当刚硬的龟头碰到阴唇口的时候,她哆嗦了一下。说:“好硬啊,这次好大呀。”

我说:“湿巾上可能有清凉的成分,我感觉有点麻。”

她继续拿着我的阴茎在阴唇上来回的摩擦。每往里碰触一下,她嘴里都会发出一声低沉“啊啊”。

我躺在下面,由於久在黑暗中,此时已经可以通过朦胧的月色,清晰的看到那摇摆的乳房。它是那麽的丰满和诱人,随着她的每一次前後挪移,乳房都会荡出诱人的弧度。我将双手抓了上去,它是那麽的绵软有力,我抓不完的地方也通过手指的缝隙,向外溢出丰美的软肉。我擡了一下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黑色的乳头,那满嘴的乳香和沁入鼻孔的肉香,立刻在脑海中荡开去。

我舌尖的唾液开始变甜变多。我已经可以清晰判断,那两颗黑色犹如葡萄的点缀正在向我压来。原来她俯下了身子,她满口热气的对我说:“你揉揉我的奶子吧,我有点想要了。”

最後她又挺起了腰,我双手捏着她的乳头,一点点开始用力,一点点的开始揉搓,一点点的开始来回的旋转。她的呼吸声开始加重,她偶尔“啊啊”的声音变成了持续“哼哼”的声音。

我加重了对乳头的揉捏力度,她的身体开始摇晃,她手拿我阴茎的摩擦变的开始没有规律。我继续加重,她明显发出了疼痛的呻吟。我知道她喜欢轻微的虐待,所以我没有停止对乳头的揉搓。後来她开始变成粗重的呼吸和巨大的呻吟声。

此时,我已将双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在她的呻吟声中,我双手按紧她的屁股,随後我自己的屁股用力猛地上挺,被她摩擦的早已肿胀的龟头,顺势一头插进了她粘液横流阴道里面。她紧紧掐住我的双臂,嘴里发出“好疼”的呼喊声。我明显感觉到了她屁股抖动的厉害,她试图要坐稳,所以双手扶稳我的胸部後,双腿努力的在支撑她的身体。

我早已被欲望点燃,我没有给她坐稳的机会。我将双手抓住她的小腿向前拉,她立马结结实实的蹲在我的身上,我随即感觉到阴茎又足足的插进去了一截。她一下子趴在我的胸脯上,嘴里大呼“我不行了,好痒,快干我,痒死了,快点干我。”

我抱紧浑身发抖的她,开始疯狂的向她打桩。我能明显感觉到阴茎在她阴道里面摩擦的力度,她包裹的很紧很严,说明现在她还没有高潮,她下面的水还不是最丰富的时候。

此时她已经瘫软在我的身上,嘴里只顾发出“啊啊”的声音。我双腿紧并,她双腿大开,我疯狂抽插了一阵之後停了下来。

她有点失魂落魄,她的阴部不断的在抖动,身体也忍不住的在微微颤抖。

我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来回舔了她一会儿舌头之後,对她说:“你背向我,躺在我的身上。”

她起身背向我,将阴茎慢慢对准阴道口之後,慢慢的坐了下来。我将右手放在了阴茎和阴道交接的地方,随着抽插,开始来回按摩她的阴唇。我将左手放在了她的左胸上用力的揉捏。很快她“啊啊啊”的声音变的有些怪异。

我问她:“怎麽了,是不舒服吗?”

她急促的回答道:“不要你问,快,快点,干我,啊啊”

我加快了抽插,她开始疯狂的说话:“你干死我吧,好痒啊,我是个骚货,我喜欢被人干。”

她声音大的,我感觉隔壁帐篷能清楚的听到。我心里清楚,她已经进入高潮状态,神智处於亢奋状态。

我的欲望被她点燃到了更高的高峰,我甚至想起了心底那些变态的画面。我压低声音,尽可能从喉结深处将意思完整的表达。

我问她:“现在再找个男人一起干你,你愿意吗?”

“嗯”她回答。

我的喉咙开始发粘,我说:“你想两个人怎麽干你?”

“使劲干,干我。”她回道。

“一个人插你下面,一个人插到你的嘴里,你喜欢吗?”我继续问。

“嗯,喜欢。”她说。

“他要想射进你的嘴里,你愿意吗?”我尽可能失去一切理智的问她。

“愿意。”她回道。

“你喜欢吃精子吗?”我又问道。

“嗯,喜欢。”她回答的很爽快。

可是我感觉,她已经完全被欲望和高潮俘虏,我右手不停不停拨弄她的那片阴唇,变得越来越肥大水滑。

我感觉自己像掉进了一个欲望的窟窿里,我尽可能搜刮着脑海中一切变态的问题。

我问她:“你被几个人干过?”

她继续“啊啊啊”的呻吟着,没有回答。

我没有放弃,继续问:“你能告诉我你被几个人干过吗?”

她明显回避这个问题,不乐意回答,所以用“嗯嗯”的声音排斥着。

这个时候,不远处亮了一道光,是谁拿手电筒照了一下。我们两个遂恢复了正常体位,她躺在下面,双手抱着蜷起的双腿,我轻松的就插进去。她牢牢的抱紧了我的脖子。

她的下面湿粘一片,她在我耳边说:“今晚你让我高潮了很多次,下面都潮吹几次了。”

我说:“我现在没有带套,一会儿控制不住怎麽办?”

她伸出长长的臂膀,再次搂紧我说:“我想再吃一次。”

我听到她的这种话,犹如又被注入了兴奋剂。我起身後退,将头猛的贴在了她的下体,开始用力的舔吸。一股股浓浓的腥臊之气灌入鼻腔,丝毫没有阻挡我继续舔舐的欲望。她又开始了疯狂的“啊啊啊”声,她双手捂紧了我的头,屁股用力的向我顶起来。我的嘴里一会儿装满了我们俩之间的爱液,猛舔一阵之後,我将它扭头吐向了帐篷的边缘。

待我重回正常体位之後,她表现出了一脸的幸福。他紧紧的搂着我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和几个人做过,嗯,你是第三个。”

我问:“除了我哥,那一个是谁?”

“以後再说。”她回道。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三次。每次她都是鬼哭狼嚎,她说每次她都达到了以前没有过的高潮。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隔壁帐篷的女人一直在看我们。显然,昨天晚上我们的动作严重打扰了她。

她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微黑,不过模样还算耐看。她旁边的那个男人,估计也就30来岁。

早上吃饭的时候,她坐在我们桌子旁边,我早早吃完之後,说上房间去收拾东西。显然在此时那个女人问了她那方面的问题。

新疆的有些公路可以让你充分享受驾驶的自由,现在车子就在这样的公路上驰骋。她一边接电话一边开车。电话是她孩子打来的,问她什麽时候回家。

挂完电话,好久没有说话。

车速开始变慢,身边偶尔会有一些车辆鸣一下笛疾驰而过。这时她没有看我,直视前方说:“我明天还车,後天我们回去。”

我附和了一声“哦”不再说话。

此时她又说:“我出来後,他一直都没有给我电话。”

我说:“孩子可能就是被我哥教着给你打的电话。”

她没有吭声。

晚上的时候,她喜欢在一场性爱之後依偎在我的怀里。她没有穿任何的内衣,双腿缠着我的一条腿,半边身子趴我身上说:“我骗了你。”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说:“哦,说说看。”

她说:“QQ上那个男的,我们见过面,做过一次,他就是第二个和我做过的男人。”

我脑子忽然一阵震荡,只觉得有点旋转,但我没有表现出多麽的吃惊,好像这事肯定发生过,但只是不知道以什麽样的形式发生,现在知道了而已。

她继续说:“那时候,我和你哥分居,我无聊就上网,後来认识了他。”

我问他:“你们在哪见的面啊?”

她说:“我生日的时候,她给我快递了一件黛柏瑞品牌的内衣,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这个品牌,他给我讲这个品牌很大,他是出差的时候在上海给我买的。後来我穿上有点小,就告诉他了。他说不用退,让我送给其她人,她再给我买一件快递过来。我没有让她买,我说我想去杭州玩两天。他说他对杭州非常熟悉,可以免费给我当导游。我当时丝毫没有考虑过和他发生什麽关系,我就说我和闺蜜一群人要去玩,我们人很多,我们还开了两辆车,我的本意是吓退他。”

这会儿,由於刚才做完之後并没有清洗,下面有点黏黏湿湿的感觉,现在听她这麽一说,我又有点微微挺起的感觉。在很多事情上,我们听别人的故事都是没有感觉的,甚至是排斥的。唯独在性上,我们有一种来自基因深处的探索欲求知欲。我想这个和习惯没有关系,和人性有关系和人这种动物有关系。所以当我看到有一个哲人说,“所有的教育都是在扭曲人性”的时候,我是认同的。

我问她:“你当时心里是不是也有一点小小的渴望。”

她说:“现在想起来,可能更多的是好奇吧,他很年轻,也很礼貌,这一点有点吸引我。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和他发生什麽。其实我对他什麽也不知道,一无所知。”

说完之後她接着说:“我当时确实和小娟一起去的杭州,她当时和刚子还没有结婚。但是在玩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俩一起从灵隐寺出来的时候,刚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原来在上海打工的刚子听说她去杭州玩了,专程跑到杭州来见她的,後来小娟给我说,是她给刚子发了短信,说什麽要考验考验他。我看他们腻腻歪歪的就说你们俩找个地方玩去吧,我自己一个人转。当天我们就分开了,我也就真成了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风景确实很无聊。晚上的时候,他给我发信息,问我到杭州了没有?在杭州哪?说是假期已经请好了,只等过来当免费导游了。我当时看了短信,并没有回他。後来他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再後来他就一直给我发短信,表达自己的诚意。还跟我说了什麽好玩的地方,好吃的地方。快睡觉的时候,他又打过来电话。我没有接,给他回了个信息,说我已经去千岛湖了,不在杭州市里面了,然後我就关机睡觉了。”

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都有种代入感,我说:“感觉你们像恋爱一样,不过他更像单相思,或者更像男女恋爱过程当中的,女方生气时候男方的状态。”

她接着说:“你知道我第二天醒来,打开手机看到了什麽吗?”

不等我回答,她接着说:“十几条短信息,都是他发的,他说他快到千岛湖了,让我给他发具体地点。”

“你不在那里,你怎麽回他的?”我问道。

“还能怎麽说。我只能说我们一早又回杭州了。我当时以为他会生气,让他折腾了这麽一大回。谁知他给我回了一个信息,说你现在在杭州哪里?我现在再坐回去找你。我当时确实有点动容了,也有点感动了,觉得他还算有度量的。但我接下来好长时间没有回他的信息,他中间又给我发了几条信息说,带了一些礼物给我,还给我的朋友也带了一些礼物。”

我说:“这货真是够真诚的。”

她笑了一下,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我当时想不能再骗他了,我就给他发短信说,我是一个人出来玩的,今天就准备回去了,你不用来杭州了,你回去工作吧,我也准备回去了。他给我回信息说:“我就见你一面,把东西交给你我就走了。”我心想,也聊了这麽久,那就见见吧。然後我就把我住的宾馆告诉了他。让他在宾馆楼下等我。我记得中午之前他就赶到了,和在视频里看的不一样,皮肤有点黑,模样还显得有点不斯文。他提议一起吃个中午饭,我同意了。吃完饭,她抢着把帐结了,然後问我下午几点的车。我说还没买票呢,他就说:“要不明天走吧?咱们下午去一趟千岛湖。”我当时也确实想去千岛湖看看。就和他一起坐车去了千岛湖。到了之後,他告诉我,他在车上已经为我订了宾馆。他说他在这里有朋友,他晚上住朋友家。我也就信以为真了,当时心里挺认可他的办事能力的。”

我说:“是不是其实他在这里根本没有朋友?”

她叹了一口气说:“当时快到傍晚了,他说到湖边找一个饭店,先吃完饭,今晚睡个好觉,养足精神,明天早上他过来接着我一起坐船游玩。我挺开心的,所以他接下来说喝点酒,有助於睡眠,我就没有拒绝。吃完饭之後,我晕晕乎乎的。一共打开了两瓶红酒,我感觉自己喝了有大半瓶。他说不放心我,要把我送到酒店之後,他再去朋友家里。到了酒店之後简单说两句话,他就出去了。关上门之後,我其实心里还很窃喜,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谦谦君子。当我挂上酒店的门栓之後,扭头看到桌子上他的包忘在了这里。我打开门叫他,他已经下楼了。我打电话给他,无人接听。我当时心想反正明天早上他还要过来,到时候再给他就行了。然後我就洗澡去了,洗完澡之後,过了好大一会儿,我准备睡觉的时候,他打过来电话了,他说包里面有给朋友带的东西,忘在酒店了,现在就在楼下,马上上来拿。我给他开门之後,他气喘吁吁,他说他忘了酒店名称,从出租车上下错了地址,一路跑过来的。我看他满头大汗,就说你坐着歇一会儿再走吧。由於我围着浴巾,然後就赶紧钻到了被子里。这时他坐在凳子上,扔给我了一只口服液装的瓶子。一边喘气一边说:“我感觉你今天晚上喝的也有点多,你也喝一支吧,我刚才喝过了,解酒的,我在楼下药店买的。喝了胃里会舒服一些,要不明天该吃不下早餐了。”我看他挺真诚的,还细心的把口服液上的吸管也插好了。我就拿着把它喝完了。”

此时我感觉自己像在听一个悬疑故事,就插话说:“口服液肯定有问题吧?”

她看了我一眼说:“嗯。”

我故意仰着脸,自言自语道:“这货肯定是预谋已久的。”

然後我问:“接下来发生了什麽?”

她此时显得有点困,一眼的疲态之像。但我此刻却精神抖擞,心中的一股气在隐隐上升。我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我是如此沉迷於她的这种静若荷萍之美的状态,即使我们之间毫无陌生地带,我仍然时时刻刻迷恋於她的姿态和语言。我吻了一下她的唇,说:“我想知道接下来的故事。”

她动了一下身子,我眼前那两座乳房挤压出了一条美丽的弧度。

她往上挺了挺身子接着说:“我喝过口服液之後,过了一会儿,感觉有点恍惚,觉得有点困,後来想想,是浑身发热无力的感觉。我不知道他什麽时候去卫生间洗澡了,哗哗哗的流水声一直在我的脑子里面回荡。我感觉头顶上面的灯很刺眼。之後就什麽也不知道了。我是半夜忽然醒来的,屋子里面黑漆漆一片,我往窗户那边望去也是黑乎乎的。当时我脑子无比的清醒,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浴巾不见了,身上没有穿一件衣服。我闭着眼安静了一会儿,伸手去开灯。当我打开床头的灯之後,我发现他躺在离我不远的旁边,我不知道他是真睡还是假睡。我裹上浴巾去了厕所,等我回来躺下的时候,他也起来去了厕所。他回来躺下之後没有对我说一句话。我此时看到窗帘被他拉的严严实实的,刚才去厕所的时候看到门也被上了门栓。忽然之间我脑袋一片空白,我想关了灯继续睡,等明天早上天一亮就离开。我伸手将灯关了之後,屋子里面又重新陷入安静与黑暗。”

我扭头望了望她,她面无表情,一脸的平静,这神情好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她继续说:“当我关了灯之後,我听见他说:“酒喝的太多了,你太漂亮了,我有点控制不住。”我没有接他的话,我当时怕一旦搭上话,他会说很多让我恶心的理由。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撕塑料盒的声音,还有开瓶盖的声音。不一会儿,一只手顺着被子边摸到了我的身上,我本能的给推了出去。这是他忽然掀开被子趴在了我的身上,我正要张口喊,他的嘴对上了我的嘴,一口液体吐到了我的喉咙里,我呛的开始咳嗽了起来。可是我感觉我的下体被一只手指深深的插了进去,只觉有一种撕裂的疼痛。在我还在咳嗽的过程中,我听到他说:“我感觉你也不会原谅我了,我吐给你的和往你身体里面放的都是催情的。”我听到他这话,赶紧往下面去掏,但什麽也没有掏出来。我感觉自己将要大哭大喊的时候,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浑身发热,不觉间,感觉身体像泡在温水里,又像飘在云彩里。此时他开了灯,他将盖在我身上了被子全部掀掉,然後我看到他坐在了床边,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一只避孕套准备往自己阴茎上套,我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分开了双腿。他将避孕套撕开之後并没有拿出来,又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後他打开自己的包,拿出来很多不同形状的果冻。他将果冻放在床上之後,站立在床上,我看到他挺直的阴茎一直向上翘着,然後他叉开腿,坐在了我的胸脯上,将阴茎插进了我的嘴里,这是我第一次吃别人的阴茎,他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在我一吞一吐中他享受到了高潮,精液顺着我的嘴流到了脖子上,他伸手拉着被子帮我擦掉了。然後他坐在床上,将我的屁股擡起,双腿分开。拿起床上的果冻逐个打开,一个一个塞进了我的阴道里。我感觉浑身无比奇痒,当他将六个果冻全部塞进去之後,我竟然心领神会的夹紧了双腿。他对着我笑了一下,又坐在床上,开始翻起他的包。他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说:“上次你说那件小,这次比上次大一码,我也给你带来了。”然後他又从包里拿出来两个连着红线的夹子。还有一个像子弹头一样明晃晃的东西,後面还带着长长的羽毛。我看到他从包里拿出来一瓶液体,挤在手上,然後将那个像子弹头一样的东西,涂了很多黏黏的液体。这个时候,他的两只手开始拧我的乳头。我已经没有了疼痛,全身充满了又麻又痒的感觉。他将两个夹子,夹在了我的乳头上。然後他躺在床上,让我倒趴在他身上拱起屁股,他拿起那个子弹头开始往我的肛门里面塞。当他塞进去之後,果冻从阴道里面慢慢的开始滑出来。他竟然张开嘴,一颗一颗全部吃掉了。此时我早已被他折腾的欲火焚身。

这时他站起来,将我仰面放倒,他将头放在我的两腿之间,开始疯狂的舔弄我下体。我已经忍无可忍,我开始疯狂的呻吟。他一会儿擡起头说:“你真是个骚货呀,我玩过这麽多女人,你是水最多的,早知道你这麽浪,我早就应该去玩你了。”然後他开始说一些难以入耳的话。他拉着那个夹着我两个乳头的红绳子,看着我说:“你是多久没被别人干了?这麽多水。”、“你的奶子这麽大,不让别人揉可惜了。”

我此时听她这样说,身体早已有了反应。但我看到她仍然面无表情,我伸出一只手,将阴茎夹在了自己的双腿中间,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此刻的反应。

她接着说道:“他一会儿坐在了我的身边,从包里拿出一个会发光的圆环套在了两根手指上。分开我的阴唇开始往里面插入。我感受到了阴道内部剧烈的震动,开始疯狂的大叫。他用手打了一下我的大腿,对我说:“你看看你多骚呀,你看看你下面流了多少水?”说完,他的两根手指开始在我的阴道内部,剧烈的抽插。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开始不由自主的胡说乱叫。他把手指从阴道里面拿出来之後,放在我的眼前对我说:“你看看,你看看,还装什麽装,你就是个骚货,你就是欠人干。”

然後命令我伸出舌头,将手指上的粘液舔干净。当我舔干净他的手指之後,他吻起了我,他往我的嘴里吐了大量的口水,让我必须咽掉。然後他让我跟他说:“求求你干我吧,我是个骚货,我很痒,我需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来,我好久没有男人干了。”我当时还能清楚的知道,这是侮辱人的话。但是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我跟着他说了好多遍。他让我伸出舌头,掰开双腿,掰开阴唇,然後拿着他的阴茎往阴道口上放。

我的身体被他蜷了起来,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阴毛,他双手扶着我的腿,半站立着,我拿着他的阴茎放在了我的两片阴唇中间。他往下一蹲,就深深的插进了我的身体。当他足足插了我好大一会儿之後才对我说,忘了带避孕套了。然後在我的耳边说,不带避孕套可以吗?让我射进去可以吗?我不加控制的点了点头。到後来的时候,我大脑越来越清醒,但是我已经忘不了整个过程。这所有屈辱的过程,让我变成了一种彻底的放弃。我开始疯狂的和他做爱,每次当他刚射完之後,我就去含着他的阴茎,直至把它再次舔硬。我已经记不清到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他射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我的下体变的疼痛难忍。每一次他也是变着法来玩弄我,往里面倒红酒然後喝掉,买两个跳蛋放进去,给我穿两条内裤,然後出去坐公交车。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用掉了4盒避孕套,还买了一盒避孕药。最後他说,他的假期已经结束了,必须要走了。其实我知道,和我在一起他已经硬不起来了。”然後她继续给我说:“我最恨他的还不是这些,是因为後来他告诉我,他根本没有去千岛湖,他就在杭州出差,他当是在诈我。他那天晚上根本没有坐出租车,他就在酒店的大厅外面一直等着。他在千岛湖根本没有朋友。那个包是他故意放在我房间的。他後来跑到楼上之所以大汗淋漓,是因为他故意没有坐电梯而跑的步梯造成的出汗。”

她说完最後这段话的时候,我们陷入了长长的沈默。

她说我之所以不愿意给别人说,是因为这段往事不堪回首,它带给我的只有伤害和屈辱,它让我不忍去想,不敢去想,它让我感觉到自己很渺小,很下贱,很无知,很愚昧,很无能。我後来多次想,我应该第二天早上去告他的。可是我没有那样做,就是因为我的无知和胆怯。後来他多次给我联系我虽然没有再见他,但也没有学会决绝,是因为自己太软弱和愚昧。我给你说这是发生在三年前的事情,实际上过去有六年了。我没有给任何人讲过,我今天给你讲,仍然有种担心,怕你会看不起我。

这个时候,我的阴茎已经疲软,我牢牢的抱紧了她,在她的耳边说:“我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看不起你的。”

她扭过来头对我说:“我真的担心这次回去,他会到门市上找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他怎麽又找到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当她说完,我们俩再次陷入茫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