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moonfly的小说 作者moonfly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撩欲我心 撩欲我心

    我茫然地睁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连呼吸也有点不顺畅起来,可心里和鸡巴却是无比的畅爽。四只手和两张檀口在我的身上来回游走,耳垂、乳头、阴囊和鸡巴一起受到温柔的抚慰,或手或口,却根本分不清是谁。  灵蛇般得香舌滑进嘴里,我伸出舌头回应。两个舌尖交缠在一起,或分、或合、或勾、或舔、或轻触、或滑动、或进攻、或引诱,万千变化,只让人神魂颠倒。

    moonfly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撩欲我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撩欲我心》,是作者moonfly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茫然地睁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连呼吸也有点不顺畅起来,可心里和鸡巴却是无比的畅爽。四只手和两张檀口在我的身上来回游走,耳垂、乳头、阴囊和鸡巴一起受到温柔的抚慰,或手或口,却根本分不清是谁。  灵蛇般得香舌滑进嘴里,我伸出舌头回应。两个舌尖交缠在一起,或分、或合、或勾、或舔、或轻触、或滑动、或进攻、或引诱,万千变化,只让人神魂颠倒。

《撩欲我心》 第十四章 恩重娇多情易伤 免费试读

“不接!”小馨紧紧拥着我小声的说,语气温柔却又坚定。我没有出声,也没有动,只是用沉默和静止来支持小馨的提议。

小馨的手机铃声停止、响起,再停止、又响起,最后归于沉寂。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我拍拍小馨的手想和她一起去吃晚饭。刚刚转过身还未开口,我那扔在床上的手机也开始响起来。

“一定是他!”小馨面色一紧,接着叹了口气,看了看我的脸,欲言又止。

我知道小馨口中的他就是徐,那个害我们争吵自己却毫不知情的罪魁祸首。我不想同刚刚和好的小馨再起争吵。本想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忘记了想说的内容。宿舍里除了手机的铃声之外就是一片寂静,同嘈杂的楼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和小馨面对面站着,气氛怪异,幸好天色已晚。距离虽近,我却已经看不清楚小馨的眼睛,也就少了很多尴尬。我的手机再响了几次之后也归于沉寂,屋内顿时针落可闻。

“再也不去那里!不接电话!不回短信!让他消失!好吗?”小馨故作平静,可声音里却带着抑制着情绪的痕迹。

“好!”我几乎没有思考就做出了回答。一方面,前几天小馨过激的反应让我心有余悸;另一方面,我有些怕小馨的感觉是对的。我以极端的方式失去了初夜,心中又有一个永远难以遗忘的人,从身体到精神均非完璧,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待我如小馨一般。这一刻,我突然发现小馨对我的爱仿似毒品,让我迷幻而依赖。

我的爽快干脆好像让小馨有些意外,她明显怔了怔,才高兴的笑了起来。她扑进我的怀里,献上火热的吻,软腻的唇让我欲罢不能。几瞬唇分,小馨又回复了往日的娇俏光彩,舌尖一路啜上我的耳垂,轻声呢喃到:“小姐,狗狗那里痒了,请主人允许狗狗去开房等您好不好?”小馨的声音像是有魔法,一下子就勾住了我的灵魂。我轻轻颔首,歪过头去寻她的舌尖。沁人心脾的芬芳在口中绽放开来,让我恍若到了仙境。我感觉到小馨的手攀上了我的乳峰,酥痒的感觉从峰顶一波波传来,我几乎忍不住想要呻吟,却又舍不得口中正在轻颤的那丁香般的舌尖。身体里一波波打上来的欲浪驱使我把环抱着小馨的双手伸进她的内裤,揉捏抚摸那弹性十足的臀瓣。小馨从鼻孔里发出诱人的呻吟,整个身体开始火热起来。

小馨带着我向床边退去,而手口却舍不得离开我一丝一毫。我对小馨亦恋恋不舍如是,随着她躺倒,吻着她压在了她的身上。

“小姐,快点要了狗狗吧!这是在宿舍,别让她们看见!估计……呀!!”小馨娇喘吁吁的说着话,却被耳边突然响起的我的手机吓了一跳,惊叫出声。

我的耳朵也离手机不远,同样被吓了一跳。我平复一下体内奔腾着的情欲,有些生气的拿起手机:“不知是谁的短信,这么煞风景!”

“小琪你好,不方便接电话吗?我是徐阳。”短信的内容简短直接,就像他留给我的印象一样精明干练。

小馨对这个短信也是颇为不满,并且准确的猜出了短信的出处:“肯定又是那个姓徐的色狼,我……”敲门声和门外舍友的谈笑打断了小馨的话,也让我俩倏地分开。两个人极其迅速的整了整仪容,小馨便起身去开门。她正在和舍友打招呼说笑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依旧是短信、依旧是他。

“不方便接电话我就这样说给你听吧!不用回复,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我知道这样打扰你很冒昧,但是却又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我想办一件事,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事,只好找你帮忙。我想……”短信很长,到这里却戛然而止。我看着未完的短信,满心好奇,看着短信最上方显示的1/3的字样,我知道短信被分割了,要三条才能发完。瞬间,又是两声短信提示音响起,两条未读信息出现在手机显示屏上。

此时小馨已经结束了寒暄、坐回我的身边,挽住了我的胳膊。我看了看她,她也正在看着我。她的眼睛里是期盼和柔弱,我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是什么。

我微笑着把手机对住小馨的眼光,在未读的短信上直接点了删除。小馨的眼睛立刻眯的像天上的月牙,若是舍友不在,她肯定会扑上来亲我。我也在脸上摆出笑容,却掩盖不掉心中对未读短信内容的疯狂膨胀的好奇心。

小馨在耳边唧唧喳喳的不断说着什么,我的大部分精神却飘到了那个像文一样的男人身上。不知道他到底要办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我帮什么忙?文在生活中是不是也会给陌生女孩发这样子的短信?亦或他就是这样把燕姐骗到手的?

想到文和燕姐,我的心里又是没来由的一痛。我一直以为高对我的伤害大到无以复加,可文和燕姐的婚礼告诉我,只有你在乎的人、在乎的事情,才能够伤你最深。

我的心正随着思绪纠结的时候,感觉小馨像是悄声问了我一句什么。我恍恍惚惚的答了声好,小馨便笑笑、背上包出了宿舍。我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几年来,小馨只有在去宾馆开房间的时候才会离开我单独行动,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充满了小馨带给我的满溢的幸福。

我摇头苦笑,心里却充满了对自己的嘲讽。这么多年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什么都在想却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什么都做了却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什么都接受了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接受什么。浑浑噩噩,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甚者么?

舍友都去吃饭了,剩我一个人枯坐在黑暗里。手机响起,我以为是徐又发来短信,抓起看才发现是小馨发来的房间号码。读完短信我看了看四周,觉得现在的环境蛮像我的心灵——到处都是黑暗,总以为会有从天而降的王子来解救,可最终不离不弃伴着我的,永远是小馨。

宾馆一夜,情欲盛开。

窗帘的缝隙中开始有了太阳的曙光,疲累的小馨心满意足的在我怀中沉沉睡去。像每次激情过后一样,心内空虚的我毫无睡意,抚着小馨光滑的脊背看着电视里的一部情感剧。电视里的女子依偎在男人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一如当初我窥见的在文怀中的燕姐。

眼中的影像、手上的感觉、记忆里的残影渐渐合而为一。刹那间、醍醐灌顶般,我的思绪清晰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刚刚接受小馨的时候是那般欢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渐渐感到束缚和矛盾。是我自己!一直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与其他无关。开始的时候小馨事无巨细的帮助我,让我感觉终于有了依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和我身份的变化、确定,让她更多的依靠着我。我渐渐的没有了依靠,却变成了小馨的依靠。可我并没有真的给人依靠的准备和能力,毕竟在内心里,我一直是个女人。

是的,我只是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我忽然前所未有的想念燕姐,甚或想念一直在她身边、给她幸福的那个男人。

我轻手轻脚的离开小馨的怀抱,拿起手机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拨通了燕姐的电话。电话内嘟嘟的呼叫音在我耳朵里回响,像是在有节奏的敲着自己的心房。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打电话要说什么,只是想打这个电话,只是想!

“喂……”电话另一端的燕姐声音慵懒,显然是被电话吵醒的。

“燕姐!”我尽量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声音中的兴奋。

“是小琪吗?这么早什么事啊?”燕姐一边打哈欠一边问话。

“嗯……问你一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沉吟了一下轻声道:“燕姐,你觉得做女人幸福么?”

“幸福啊!有人宠有人爱怎么会不幸福呢?”燕姐好似渐渐摆脱了睡意,声音也清楚起来:“小琪,你是不是找男朋友了?他对你不好吗?告诉姐,姐替你教训他……”

“没有啦!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微窘争辩,声音也不觉大了起来。听着燕姐关切的声音,一时间我就像是回到了从前,变回了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

“老婆,这么早是谁啊?”文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朦胧中带着疲惫:“不是和你说了,怀孕了就离手机什么的远点……”听到文的声音,我的心就是一阵激烈的跳动,手足无措下竟然挂断了电话。

电话断掉才想起刚才文好像说燕姐怀孕了,踟蹰着要不要再打过去问候一下。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

做了几个深呼吸来平复小鹿乱撞的心跳,但脸上还是红扑扑的有些发热。尽量放轻动作从卫生间转出来,想起刚才文那异于平常的梦呓般的声音不禁面露微笑。低头用手掩了笑意又抬起头来,突然发现小馨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瞪着我。

房中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我想到刚才那乱跳的心,对眼前的小馨起了歉疚,于是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而小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徐。”小馨语气平缓,但不容质疑。

我愣住了,想了半天要怎么解释突然给燕姐打电话的言语全然派不上用场。

小馨见我无言,便静静的转过身去,留给我一个曲线优美的背影。我的心头一片纷乱,叹息、委屈、不可思议,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心口堵得厉害。我不知道小馨为什么对只见过一面的徐有这么大的怨念,但是却清楚地感受到她今日的平静比起那天的愤怒来,已经升了一个等级。

我心中有些憋闷,但还是觉得应该主动一点去解释一下这个误会。我慢慢的蹭到床上带着笑去摇晃小馨的身子,小馨先是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施为,但被摇了几下后便猛地一抖身体甩开我的手,用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自己。

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也没了解释的心情。气鼓鼓的把手机丢在小馨面对的那一边大声说:“你自己看记录,真搞不懂你怎么会这样!”小馨无声无息无动作,就像是身后没有我这个人。我被她忽视,气愤更增,咬牙切齿了一番,却再说不出一个字,只好把不满用躺倒的动作发泄在床垫上,砸的整个床颤颤巍巍的。我扯过一截被子盖好,也学者小馨的样子把整个背对着她。

半响,身后依然寂静一片。我虽是有些心虚,却还是赌气没有回头去看。前几天吵架时的各种杂乱想法涌上心头,脑子里开始混沌,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梦中又和小馨大吵了一架,于是惊醒,伸手去摸,却发现被窝冰冷。我的电话还在原处,而小馨已经没了踪影。今晨的不愉快让我很是担心她的离去,没有犹豫就给她打了电话,结果却是关机。火急火燎的去前台退了房,出门招来一辆出租车就往学校赶。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拨打小馨的手机,一直关机;给宿舍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我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开始后悔今晨的举动,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我给电话本里认识小馨的人群发了短信,然后继续不停地拨打她的电话。消息一条条反馈回来,都是没有小馨的消息。我下了车疯狂的跑向宿舍,又从宿舍跑到教室,仍然一无所获。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已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寻找无影无踪的小馨。我怕她因为生气或者想不开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傻事,呃……或者伤害别人???

站在教学楼前的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消失已久的高,想到他的下场和小馨凌厉的手段,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从发现她不见了开始,我的思维一直局限于她会做傻事,却忘记了她那让我恐惧的能量。

傻事,是有两种做法的!

“徐!”我心里想到小馨可能去对付的人,嘴里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吓得我身子一抖。转身看过去,徐一身休闲打扮,正带着微笑看着我。

“心有灵犀?”徐见我一副心神不属的样子,出言打趣。

“胡说什么?你……你没事吧?”虽然看他全须全尾站在那里,但我还是问了一句。

“我?好好地啊!”徐先是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然后坏坏一笑,叹气道:“可是温泉会所那边出事了,只好停业放假了,唉!”

“嗯?前几天不还好好的,出什么事了?”见徐无恙,我放下几分心事。虽然还是担心着小馨,却被徐成功的勾起了好奇心。

“我们那边的三个当红的鸭子头牌,呃……鸭子你懂哈!”徐停顿了一下,见我红着脸点头才笑笑继续说:“乱云……边你见过,还有两个艺名叫流域风和蛇二三的,不知道抽什么风,去我们的竞争对手那里玩,结果闹事被人家抓住了。”

“哦。”我心里惦记着小馨,一听是商业竞争的事,顿时没了兴趣。正随便应付着答应了一声,忽然收到了舍友的一条短信。说是早上小馨回宿舍拿了钱,声称去商业街买东西。我有了小馨的消息,长长的出了口气,放下心来。徐见我看了短信后叹气,关切的问:“怎么了?需要帮助么?”

“没事!然后呢?”我不想把小馨和我两个人之间的事告诉给他,于是摇摇头反问。

“那边的背景也很硬,但是抓住之后没有打他们,而是让他们三个分别去厨房找五个一样的水果出来。”徐很有讲故事的天赋,知道哪里该停顿。

“哦?”我果然被他吸引住,再加上对小馨的担心消散大半,于是接了一声就静静的等待后文。

“他们三个怕挨打于是乖乖的去了。乱云先捧着五个桃子回来,结果那边一声令下,把五个桃子塞进了他的,嘿嘿……屁眼里。”徐嘿嘿一笑,脸上满是我窥见和燕姐偷情时的文的表情。

我恼他言语粗俗,可心里想到文又有些甜丝丝的,于是红着脸啐了徐一口。

“嘿嘿,当时情形如此嘛!”徐的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打量,感觉倒像是我的不好:“乱云正痛苦着,流域风回来了,他的怀里抱着五个椰子!”后面的话徐没有说,可我想到后面要发生的一幕,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嘿嘿……流域风正菊花盛放、奄奄一息的时候,蛇二三回来了。他抱着五个榴莲一边跑一边翘着兰花指说:我这几个大!比流域风的椰子大!还带刺呢!”听完内容,又见徐掐着嗓子学娘娘腔,我终于笑的捧腹。徐微笑着站在一边看着我,忽然一本正经的说:“这其实都是假的,事情的真相是流域风忽然要去山里学打熊,还找了个老猎人做师傅。第一天,老猎人要他去山里找一个又大又黑的山洞,他找到了。第二天,老猎人告诉他拿着猎枪往里面放两枪,熊就出来了,然后开枪杀掉。结果第三天流域风就没去找老猎人,老猎人以为他打到熊走了,也就没理会。谁知道流域风其实正满身绷带躺在病床上,对我们这些去看望他的人咬牙切齿:去他妈的老猎人!老娘找了又大又黑的山洞,老娘也放了枪!结果熊没出来,火车出来了!”最后又是徐学娘娘腔的样子,只是这次他开始时一本正经的,我以为他说的真是实情,没想到又是个笑话,真的是让我笑到肚子痛了。我不想在徐面前笑的太过放肆,于是一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捂着嘴微微侧过头退后一步。而徐以为我笑的失去了平衡,赶忙上前两步想要扶我。这么一来,我和他的距离反而更近了,他的身体似乎就要贴到我。

我用手抵了徐一下,他也意识到于是停住。我刚转回头想要对徐笑一笑来化解尴尬,不远处的小馨一下子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怀抱着一大束玉米百合怔怔的看着我,比花娇艳的脸上寒霜乍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