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秦臻为作者的小说 秦臻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穿越之带着儿媳升官发财 穿越之带着儿媳升官发财

    路遥头脑混乱见,身子被一双小手扶住。低头一看,正是刚那自称为自己媳妇儿的小姑娘,此刻她满脸绯红,低着个脑袋不敢直视路遥的双眼,双手却是死命地托着路遥的胳膊。  好吧,重生,穿越都罢,尼玛不能一穿穿到个刚死了儿子的家伙身上啊。我的青春,我的人生!  路遥无声地在心里哀嚎,满脸悲愤。

    秦臻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穿越之带着儿媳升官发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穿越之带着儿媳升官发财》,是作者秦臻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路遥头脑混乱见,身子被一双小手扶住。低头一看,正是刚那自称为自己媳妇儿的小姑娘,此刻她满脸绯红,低着个脑袋不敢直视路遥的双眼,双手却是死命地托着路遥的胳膊。  好吧,重生,穿越都罢,尼玛不能一穿穿到个刚死了儿子的家伙身上啊。我的青春,我的人生!  路遥无声地在心里哀嚎,满脸悲愤。

《穿越之带着儿媳升官发财》 第十七章 太子侍读 免费试读

“皇上,是不是还有些事要处理?”

“啊?爱卿还有事?”

皇帝刚起身,就有人忍不住蹦了出来了,皇帝一听,顺势又坐了回去,一脸无辜地朝发话之人问道。那纯真无暇的表情看得路遥是心里一阵阵恶寒,直想自己是不是把这皇帝老儿给想简单了?这摆明是在树上挂个饵,让你忍不住跳出来,自己来挖个坑埋自己呢。

发话那人也不知是哪部官员,看样子是反对新政实施的一派,他看到皇帝的表情,稍稍犹豫了一下,在受到几个人的眼光鼓励之后,接着说了开来:“启奏陛下,上次朝会中有几件大事尚未定案,其中就有那狗屁不通的所谓田赋新政。今日陛下即已召那不学无术的学子上殿,这是非曲直,总得有个定论吧?”

那人虽然神情很是恭敬,可语气却很是阴阳怪气,听得路遥一阵阵皱眉,本想站出来驳斥一番,可想到赵洪礼让自己少说多看,也就忍了下来,只是对那人怒目相向。

“啊哈,你说这事啊,你不说,我还真给忘记了。”

皇帝一拍脑袋,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直接把路遥给弄楞了。

好吧,刚还指望皇帝老儿给自己说点公道话呢,刚还觉得这老家伙是在给人挖坑呢,看这模样,该不会真忘记了吧?

“对了,路遥!刚黄卿所言你听到了没?”

“学生——”

“好了,别学生了,就你那半吊子,确实难以服众,不过难为可贵你一心为我大周,就赏你做个太子侍读吧,好好地侍候着太子,来年考不上,你就滚回去做你的田家翁吧。”

皇帝一挥手,打断路遥的辩解,快速地把话说完,扔下一众目瞪口呆的臣子,独自起身朝后宫走去,直到身影快消失之际,才回过头来,瞪了路遥一眼:“傻愣着干嘛?跟上,朕着人带你去见太子!”

路遥有些哭笑不得地小跑跟上了皇帝,心道这是干嘛呢,自己老大不小的了,竟要去陪个小屁孩子读书,这皇帝,究竟是在整哪样啊。

承天殿离后宫有一段距离,路遥跟在皇帝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虽然心里很多疑问,可皇帝不说,他也不好发问。

“路遥,有话可以问了。”

进了后宫,沉默的皇帝也终于开口了。他把路遥召进宫来,自是有他的深意,单从在宫门口等候时,赵洪礼对路遥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只不过,这皇帝是属于实力派的演员,把另一边全给哄了罢了。

“皇上,这承天殿离后宫有段距离呢,你咋不弄个轿子之类的呢?”

“啊?”

皇帝猛地停下了身子,一脸古怪地望着路遥,他自己演了半天,没想到这会被路遥调上胃口来了。

路遥毫不畏惧地与皇帝对视,满脸真诚地求教模样。他倒不是在演戏,而是心里对这个问题着实好奇。这个世界里,有太多的东西与他曾经生活的那个世界里的古代类似,却又有着太多不同。

路遥来自另一个世界,对皇帝没有这世界中人那般畏惧,同时刚穿越来时,经历的大悲大喜让他多了份淡泊,权和利这些东西,只在他脑子里纠结了一小下,然后就被八卦之心占据主动了。

皇帝看了路遥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启动了脚步,一边走,一边说道:“昨日方跟你论过新政,今日我却改变了态度,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问为什么吗?”

“皇上高瞻远瞩,皆事肯定早有腹案,学生愚钝,恐难以理解皇上深刻用心,只需尽力将皇上交代之事做好便罢。”

路遥不着痕迹地拍了一记,心里却暗暗腹诽,还能有啥事?肯定遇到阻力,一下解决不了,采用拖字诀别。你说出来,我肯定能解决,你不说却要我去猜,闲的蛋疼呢。

听到路遥的话,皇帝悄悄地回头,满意地看了路遥一眼,道:“唉!你刚不是问到朕为何不做轿子吗?近些年来,天灾不断,就连得我宫内用度也是大幅降低。你所说的那个新政,我初想觉得可行,可没想到昨夜召太子商议,却遭到他强烈地反对。”

顿了顿,皇帝接着说道:“倒不是说太子利己,其实他封地的收益,很多也都用来补贴宫内用度了,他倒不是怕朕事后不补偿与他,而是怕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东西却被挪作他用,朕拿不出东西来补偿与他啊。”

听了皇帝那有些沉重的话语,路遥很是意外,一不留神就脱口而出:“这么严重?”

“是啊,这家不好当啊。”

“皇家开支只靠皇庄收益和税收?”

“是啊,皇庄其实很多也受灾了,这税收也连年递减……”

皇帝说着说着,突然收住了口,心里奇怪自己今天怎么会跟一个学子说出如此之多的废话。

路遥看不到皇帝的表情,却有些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道:“这么点小事,也把您恼成这样。”

“小事?你倒是说说,这事怎么个小法?”

皇帝身形一顿,却又立马再度沉稳地大步向前。心里暗恼路遥把自己弄得一惊一咋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期待路遥能够提出什么好的建议。要知道,皇帝他现在打赏,都拿不出啥好东西了。

“不知道皇上对商人如何看?”

“商人?一群苟利小人,不提也罢。”

路遥闻言,撇了撇嘴,果然又遇到相似之处了。这问题争论起来,引经据典能把人累死,而路遥的目的也不在此,他轻飘飘地继续将话题往他的路线上引:“士农工商,皆为我大周朝子民,又何来贵贱之分?再者,那些豪门世家,又有几个能够不涉及商的?要想改变目前的状况,我觉得,应该要……”

路遥稍微整理了下思路,侃侃谈开了。前世他的公司做得还算不错,这也基本算是专业对上口了。他仔细的回想着前世各行各业,把一些能够简化、搬迁到这个世界的行当稍作加工说了出来。

路遥口才很好,加上充分利用了后世励志的手段,很容易就把皇帝给吸引了进去。不知不觉间,回到皇帝寝宫的两人相向而坐,深入地讨论开了。

路遥有很多皇帝闻所未闻的新想法,新思路,咋听起来荒诞不经,可仔细一想,却不得不承认这是非常好的主意。而皇帝的一些提问,初听起来稍显幼稚,可过后一回想,却是把路遥惊出一身冷汗,那看似简单的问题,却直指其中要害,甚至间接解释了路遥前世几个失败的案例,让路遥不得不佩服皇帝的大局观要比自己强。

两人谈到后来竟变得互相惺惺相惜,路遥即将拍着皇帝的肩旁称兄道弟之际,一声柔美的女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皇上,这再忙,也得吃午饭啊。路遥,这我就得说说你的不是了。”

路遥抬眼,猛然发现身边竟多了好些人,不由吓了一跳。待得仔细一看,出声之人是自己昨日见过的那位娘娘,忙起身告罪。

皇帝挥挥手,示意不用怪罪,娘娘身边的一男子却上得前来,向皇帝行了一礼之后,道:“父皇,儿臣今日听闻这位大人一席话,方才明白昨日里决定的狭隘,我愿按照父亲提议,上疏提请入赋,并负责去说服其他皇室成员。”

“太子啊,来,这是路卿,路卿确实有才,初时朕也打算安排他做你的侍读,可这会,听他说完,恐怕他是得先去处理就粮赈灾之事了,皇室功勋入赋之事,稍往后推吧,别给路卿太大压力。”

听到皇帝的介绍,路遥忙向太子见礼,心道自己又被自己的常识给误导了。

眼前这太子年龄恐怕也小不了自己多少,怎么都算不上是小屁孩吧?听到皇帝想让自己去处理赈灾一事,路遥心里激动过后很快冷静了下来,稍作思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皇上,我有个提议,赈灾一事由太子出面为好。如此一方面解决了灾区粮食问题,又同时为皇室行商开辟了一个注脚,就算有人反对,恐怕理由也不是那么好找,因为……”

路遥慢慢地把自己的理由说出,听得一群皇室成员连连点头,末了,要不是娘娘及时出声打断,路遥恐怕又会被皇帝两父子给留下深入探讨。

“路卿就留下来一起用膳吧?”

“谢皇上恩典,臣还是先行告退吧。”

“也好,小林子,你去送路卿出宫吧。”

皇帝见路遥很诚恳地要求离开,也没有假惺惺地挽留,直接交代身边的小太监送路遥出宫。路遥一一对各位行礼告辞,突然注意到了娘娘身后的一个小宫女。

那宫女低着头,似有些畏惧生人,两只手不停地搓着腰间的腰带。那一副委屈的小模样让路遥不由地想起了春花,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道:“额皇上,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房子卖啊?”

“啊?”

“这不要在京城留下来了,我总不能老住驿站吧,所以想自己找个房子。”

路遥这才醒悟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解释道。

这皇帝一家常年住在深宫内院,能够知道哪里有房子卖才叫有鬼了,以前那套有难题找领导的路子可行不通了。

皇帝听完,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没有理路遥,却直接对小林子交代到:“小林子,你送路卿后直接去门下省,早些日子抄没的那个宅子,就着他们赏给路卿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