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欲女修仙傳》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欲女修仙傳》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欲女修仙傳 欲女修仙傳

    修仙该算古典武侠还是奇幻未来? 新烘炉新茶壶的新作第一章!  从标题就知道,这是「凡人修仙传」类型的修仙小说,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凡人流」,但至少等级区分是凡人系列的,至于等级的新意还是会出现在「上古顺修」的分别方式上。  之所以称顺修,是因为天朝不知道是不是斗争思想洗脑得够彻底,修仙者几乎全都是以逆天强者为目标,干的全都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事情,根本没什么道家或道教的无为思想,这挂人根本就是盖达出身的!  如果「仙」是这种东西,那我们别说拜了,闪都来不及!  (你能想像去妈祖庙拜拜,结果一转头整城

    SSE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欲女修仙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女修仙傳》,是作者SSE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修仙该算古典武侠还是奇幻未来? 新烘炉新茶壶的新作第一章!  从标题就知道,这是「凡人修仙传」类型的修仙小说,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凡人流」,但至少等级区分是凡人系列的,至于等级的新意还是会出现在「上古顺修」的分别方式上。  之所以称顺修,是因为天朝不知道是不是斗争思想洗脑得够彻底,修仙者几乎全都是以逆天强者为目标,干的全都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事情,根本没什么道家或道教的无为思想,这挂人根本就是盖达出身的!  如果「仙」是这种东西,那我们别说拜了,闪都来不及!  (你能想像去妈祖庙拜拜,结果一转头整城

《欲女修仙傳》 第三十一章、洞府、建木、开副本 免费试读

太小看修仙类小说安插H剧情的困难度了……

原本应该在双十国庆的时候贴的,但是因为生病所以延迟到光复节这一天。讚颂吧!光辉十月!

道具“嘉果”补HP,“櫰木果”补MP,出处是大宇的轩辕剑和妖魔道,但原形是山海经的传说植物。

嘉果: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西山经“不周之山”)

櫰木果:有木焉,其状如棠,而员叶赤实,实大如木瓜,名曰怀木,食之多力。(西山经“中曲之山”)

===================================

“你们是不是还没去拜见掌门?”这天,福伯一大早就来了。因为李雪清的关系,福伯对于这两个新晋筑基修士并不像其他炼气修士那麽敬畏,反倒是有种真的把她们当做孙女看待的趋势。

“咦?”这是李雪清。

“啊!”这是洪云。

“就知道是这样。”福伯手一拍额头,说道:“昨天一个内门师叔来找过你们,可你们不在。”

昨天李雪清跑到明道的洞府去把洪云的初夜给卖了,当然不可能在。

“依照本宗的规矩,新晋筑基修士在做好命牌之后都得去拜见掌门,让掌门定下道号,然后决定洞府位置,你们两个明明是最早筑基成功的,却只做好命牌之后就什麽消息都没了,要不是负责洞府的人核算时发现少了两人,只怕她们真的会被彻底遗忘。要不是明智陨落的事情让问道宗高层鸡飞狗跳,这情况还会被发现得更早些,至少不会等到其他人都登记完毕之后才发现。”

“都是你害的!”洪云气鼓鼓地对李雪清说道。

“小事而已,那我们今天就去一趟吧。”李雪清漫不在乎地说道。

“小清……能不能选到好洞府,关系到我们的未来啊……”洪云抱怨道。

问道宗的筑基修士洞府配发大致上是按先来后到的顺序,虽说高阶修士们的后代还是有些特权,但这次筑基丹会并没有这类人的存在,因此按照顺序的话,李雪清和洪云本该是最先选择洞府的人。

而最先选择洞府的优势就在于她们能选到灵气较为充足的位置,但因为李雪清的缘故,这会儿大概只有人家挑剩的份了。

“人家不在乎呢,要是有好的就让给小云你吧。”李雪清俏皮地眨了眨眼,说道。

洪云和福伯都觉得她是在展现负责任的态度,但实际上李雪清确实也不需要灵气充足的洞府,顺修的身分让她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吸收灵气,如同随时随地都在灵地上修练一样,根本不需要灵脉。

但她也知道洪云是需要的,因此她立刻拖著洪云出门,就要前往拜见掌门。

“啊…人家没有飞行法器。”李雪清尴尬地说道。

“……快去炼器堂买一件吧。”洪云深深觉得,堂堂筑基修士穷得连飞行法器都没有,太不像话了!

问道宗掌门所在的“思道堂”盖在两座小山之间的鞍部上头,和一般宗门的习惯大相迳庭,这是因为问道宗所依托的并非灵脉,而是天道山洩漏的灵气流,故灵气最浓的位置自然不会是在山上,而是洩漏点附近的山谷。

“你们两个终于想到要来了啊………”落魄秀才一般的掌门人名为刘旭初,道号日晖,他看著眼前的两个美丽少女,揉了揉眉间说道。

当了那麽久的掌门人,修为都到了结丹中期,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筑基之后会忘了选洞府的。

(难不成她们还想在养气院住一辈子?)

作为新入门就获得筑基丹的弟子,李洪二人的名字自然早就进了高层的眼中,虽然她们在养气院的床铺还没睡热,养气院的环境也确实比多数散修修练的地方好,但也不代表养气院容得下两尊筑基修士大佛。

要知道修仙者修练就是在吸收周围灵气,一个高阶修士在养气院修练,不说灵气不足以供给筑基期使用,周遭的炼气期修士都会因为没有灵气而无法修练,而且这个问题在没有灵脉、只靠天道山灵气流的问道宗会变得更加严重。

“一时间给忘了。”李雪清面不改色地说道。

“这也能忘……算了,我也不说什麽废话,你们先自己选个洞府吧,红点就是有人,白点你们才能挑。”刘旭初手一挥,左首牆面上立刻显现一幅地图,上头闪烁著数百个红白两色光点,地图本身更以深浅不一的绿色区块描绘出灵气的浓度。

最靠近天道山的部分绿色是最浓的,不过上头的洞府数量只有十几个,其中倒是有几个白点,可那很明显就是给结丹以上修士用的,洪云自然不敢选,李雪清则是早就打定主意要挑在洪云隔壁,自然也不会选。

“就这裡吧。”洪云最后选了个灵气还算不错的洞府,李雪清自然立刻跟上,动作之整齐让刘旭初忍不住多看了她们一眼,但终究是干掌门的,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这两个女孩纵使美艳无双,但在掌门夫人──另一位结丹修士还没死之前,他没胆往洞府裡带姑娘。

“这裡…老夫事先说明,你们别看这两个洞府灵气不错,可这裡很接近万雷护山大阵,虽然尚且不至于触动阵法,但雷阵的威压可不是说笑的,尤其是这个。”刘旭初指著其中一个光点说道。

“没关系。”李雪清毫不在意地说道。

“我也可以。”洪云也说道。

“罢了,要是住不下去,你们可以来找我换。”刘旭初没有再多劝,虽说那两个洞府住起来不怎麽舒心,但据说住久了、习惯大阵威压之后,对日后度天劫时颇有帮助。

“接下来就是道号了。”刘旭初说道:“道号不仅只是你们的另一个名字,也是宗门一份子的表徵,希望你们往后可以真正的将自己视为问道宗的人,只要不违背门规,宗门也会尽力给你们方便………”

刘旭初熟练地将宗门规矩和内门弟子的权力义务告诉两女,因为常常干这种事,所以完全没有忘词停顿,让李雪清内心好一阵佩服。

之后,李雪清的道号确定为“明雪”,洪云的道号是“明云”,取的都是她们名字中的一个字,李雪清没被取名为“明清”的原因则是这道号被佔用了,她要是早来个几天就好了。

(那林天霸要是筑基了岂不是叫做“明天”?)李雪清突然想起那个同期入门的真土灵根少年。

“哦…都是草!”两女来到自己的洞府前,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一个小山包上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把两座洞府的门都挡住了,感觉就是被遗弃了几百年、连派人来整理都懒的样子。

但这并不代表这两个洞府灵气贫瘠,相反的,这两个洞府的灵气颇为浓密,可以说仅逊于最深色区块,但缺点就是位置实在太接近天道山,与万雷护山大阵为邻、随时彷彿要遭雷劈的感觉可不好受。

这可不只是心理因素,事实上光站在山包边,洪云的肌肤就有股刺痛感,甚至隐约觉得头上有个威严无比的视线一直盯著她瞧。

以仙祖为首的无数化神大能所架构的大阵,自有其无上威严。

“小云你要选哪个?”

“我……这个……可以吗?”洪云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较为靠内的洞府,虽然相差无几,但这洞府好歹离万雷护山大阵远一些。

“好啊,进去整理一下吧。”李雪清蹦蹦跳跳地走向另一个洞府,彷彿完全无视了头上的威压。

当然事实上她不是“彷彿”,而是真的无视了。

作为顺修的她原本就不会被大阵针对,再加上整个天道山都在万雷护山大阵的正下方,早就习惯了。

(到底是粗神经还是胆子大啊?)洪云抬头看了看天空,浑身一颤,也开始整理起自己洞府的门面。

虽说是整理门面,但洪云也只是祭出法器长剑将通往门口道路上的杂草砍除而已,等到工作完成之后,洪云转头一看,却发现李雪清居然还早了一步。

“到底是怎麽弄的?”看著好似用犁翻过的路面,洪云一脸呆滞。

“喔喔…黑漆漆!”李雪清打开尘封许久的门,扬起一阵灰尘,逼得她只能把凝水术的水球挡在面前。

“嗯……?”点亮不知多久没用过的照明阵法之后,一直静静躲在李雪清头上的王蝉立刻发出疑惑的沉吟声。

“怎麽了吗?”

“这裡的格局……好像是……”王蝉沉吟了一下说道:“丫头,到左手边那个通道去看看。”

不明所以的李雪清依言照办,但她一点都看不出这洞府有什麽异常。

在可以乱开洞府的时代,每个洞府都依照主人的习惯有不同的结构,但在那件惨案之后,洞府的建造就有了限制,当然像房子一样盖在地面上头的是不受限的,但那样的洞府为了延长建筑寿命都得用上灵木搭建,连钉子也必须用灵矿炼成,成本反倒比直接挖洞更贵,于是沿用过去洞府的作法成为常态。

这个洞府的结构是一条短短的通道之后,往上一阶,来到四方形的大厅,右边三个洞,左边一个洞,四面石壁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照明阵法以及靠著阵法充能发亮的月光石。

“嗯…再来到右边中间那个通道看看。”王蝉看了看通道内的石室说道。

石室的尺寸几乎快要和大厅一样大,但也是空荡荡的,而右手边中间的通道当中则是一间寝室……至少裡头有块应该是石床的大石头。

“果然如此……”王蝉看到石床之后,说道。

“果然什麽?”

“这是顺修的洞府。”王蝉语出惊人:“这两个洞府大概就是当年驻守问道营地的化神修士洞府。”

“那是上万年前的事情了吧!”李雪清大惊。

“顺修洞府的最大特点就是有个巨大的研究室,也就是左手边的那个。尤其是化神修士,因为徒弟多,所以研究室也就更大,有些甚至还加设芥子法阵来扩增面积,我在刚刚的石室当中也发现了一点法阵的残骸。”

“那这裡呢?”

“单纯是便利性考量,从这裡到研究室以及旁边两个石室──丹器室与储藏室都差不多一样距离。”王蝉解说道。

“能用一万多年的洞府很厉害呢。”

“不不不,不只是历史而已。既然这是顺修洞府,那还有个地方我们得进去看看。”王蝉莫测高深的说道:“我们到储藏室去吧。”

“空空的,这裡有什麽奥妙吗?”李雪清问道,保险起见她甚至用神识扫描过一次,确定了除了灰尘以外连蟑螂都没一只。

“如果真的是上古顺修的洞府,那应该就会有一样东西。”王蝉说道:“那就是藏宝库。”

“藏宝库!”李雪清双眼发亮。

“当然都已经过了上万年,当年驻扎在这儿的主人多半也不是跑路的,搞不好裡面什麽东西都没有,不过你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一些不好给人看的东西可以放在裡头。”

“例如三角形的木马吗?”李雪清说道,自从在春宫画上看过那东西之后,她就趁机拉著蔘主要他做了几架。

“除了你以外谁会放那种东西啊……”王蝉说道:“你到对面牆壁中央,打出这个法诀看看。”

王蝉用神识传给李雪清一套并不算複杂的法诀,她照著做之后,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壁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九宫格光框数字盘,当然写的是上古顺修文字。

“密码……一二三四。”

李雪清伸出玉指在光框上的数字按了四下,光框立刻变成了绿色,然后牆壁就像溶解了一般露出一个门户。

“真的可以耶!”李雪清惊讶道,自从踏上修仙之路以来,她就一直被这个和平凡世界截然不同的修仙界所震撼,而这回是除了天道圣宗以外最大的一次,连头一次知道筑基以后真的会活得比老乌龟久的事实都还比不上这回。

“裡面有什麽呢………”李雪清走进门中,一进门就拐了个弯,一道楼梯往下,最后来到一个和上头的储藏室差不了多少的石室。

石室中只有一个架子靠在牆边,看材质应该也是石头,架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个玉盒放在上头,十分显眼。

“开宝箱的感觉总是令人兴奋呢。”李雪清拿起其中一个玉盒,说道。

这个玉盒当中存放著一个玉简,裡头是洞府前主人、那位化神修士的日记。

‘仙祖曆九十八万七千四百八十一年七月十四日。今日寅时,逆修化神四人突袭营地,战三十回合,毙其一,重伤二人,遂退。’

‘九月十七日。问道营地最后一人踏足天道山,吾之职责亦尽。此时圣宗仅馀数十人,其中化神者八人,宗门实力于此世仍为至强,然烈日迟暮,馀晖难掩星辰,憾甚。’

‘十二月三十日,除夕。吾修道一千二百馀年,踏化神后期,飞昇前欲归省乡里,然沧海桑田,人事已非,世俗比我如蜉蝣,吾比天地,亦如是。’

玉简当中的记录并非逐日,而是在几十年的跨度当中零散记载著,而玉简的最后,那位化神修士留下了这麽一句话:‘我操你妈的逆修!等老子飞昇上去不打死你们!’

“突然之间冒出这一句话还真是难以评论啊………”李雪清放下玉简说道。

“顺修后期和逆修的关系就已经是水火不容了,不过这家伙也真猛,就算加上隔壁一个,那也是二打四,还能打到对方一死二伤,厉害厉害。”王蝉说道,虽然差了人家一个小境界,但要换他出手,逆修随便来个元婴初期都能把他拍在牆上。

“总觉得最后一句话才是他的真面目。”李雪清说道。

“快看看另一个盒子裡头装的是什麽。”

“嗯………树枝?”玉盒当中只放著一根无叶树枝,看起来就好像从哪棵树上随手折下来的一般,但既然放在玉盒当中,就说明了这树枝铁定不是凡品。

“我看看……这、这是……通天玉枝!”王蝉看了一会儿,惊叫道。

“通天玉枝?”

“就是建木的树枝,难怪会放在这裡啊……”王蝉理解似的说道:“通天玉枝是对顺修和逆修有截然不同效果的灵物之一,对顺修来说,它所散发的天道之力可以辅助低阶修士感应天地,对逆修来说,却是修练的剧毒,把这玩意儿插在逆修身边,就算是化神期也别想修为有半点提昇。”

“当然,通天玉枝也可以当做炼器材料,炼出来的法宝若保留玉枝上的天道之力,对所有逆修来说用了就是找死,效果相当于把玉枝插到丹田裡去,但若是抹去天道之力,顶多就只能做出普通的木系飞剑而已。”

正因为通天玉枝的效果,那位化神修士才会将它留在此处,要是被后世顺修得到,那是天大的造化,但若是被逆修得到,也不会有什麽影响。

“建木的树枝……建木鼎裡面的那个建木?”

“对,所以你可以把这东西收进建木鼎裡头,搞不好还能发芽。”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李雪清立刻打开了圣门,进入建木鼎中。

一进到鼎中世界,李雪清手上的通天玉枝就开始散发出玄奥的气息,接下来一股温和而沛然不可御的生机气息从四面八方涌进通天玉枝当中,让它枯乾的表皮隐约透出一点点绿光来。

“你们来……这是……建木?”蔘主扛著锄头走了过来,看到李雪清手上的树枝,楞了一下说道。

“好博学啊!”

“我和建木…”蔘主朝著远方的巨树虚影一指,说道:“…认识了上万年,就算想不熟也熟透了。”

建木鼎的镇鼎灵物就是建木,还是整株活的,对建木的气息蔘主自然是熟悉得很。

“说得也是………熟得都焦了。”王蝉看著远方的巨树,滴咕道。

或许是感应到了同类的气息,李雪清手上的通天玉枝活泼地散发著天道之力,而当李雪清依照蔘主的指示把它种在木屋后的空地时,通天玉枝上居然立刻长出了一片嫩绿色的叶子。

“这麽快就抽芽了?”李雪清楞了一下,身为农家长女,她可从没见过如此好生长的庄稼。

这念头要是让王蝉和蔘主知道了,肯定会当场晕死过去。建木可是和真灵大日金乌所栖息的太阳圣树“扶桑”相提并论的存在,拿庄稼来比较实在是………

当然,通天玉枝会成长得如此迅速,最大原因还是建木鼎的神效,在鼎盛状态的建木扶持、以及鼎中世界的法则双重影响之下,才能达成如此奇蹟。

植树完毕,李雪清又不忘勾引了蔘主一下,见他完全没兴趣的样子,只好性性然地离开建木鼎,回到洞府当中,继续她的整顿大业。

“好了!”用凝水术把洞府裡头彻底扫除了一遍,然后把石床铺上床垫,李雪清的洞府就算完成了,虽然她想把洞府弄得像她在凤舞楼时的房间一样,但修仙界的书比世俗的贵很多,她买不起,也没地方买。

至于苍穹书库的书………现在她也算是入门的修仙者了,自然很清楚裡头大部分的书拿出来都会引发巨大的骚动。

有鑑于此,她在去筑基之前就听从王蝉的建议,捧著苍穹书库裡头关于空间法器的书籍跑到昆吾鼎去让金铠帮她炼製了一个新的储物袋,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储物袋没啥差别,实际上却是个袋中袋,包括“五大明王法”在内的敏感物品都放在内袋裡头,如果不是本人和炼器大师,别想从裡头拿东西出来。

“小云!”跑到隔壁洞府门口,李雪清立刻大呼小叫著。

“这时候不是该打出拜访用法诀还是传音符吗?”灰头土脸的洪云打开洞府大门,说道。

“人家不会!”李雪清挺起诱人的双峰,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真的是筑基修士吗………”

(我也这麽怀疑啊………)停在李雪清头上的王蝉也这麽想著。

一个修练了顺修最古三神诀之一的阴阳炉鼎诀、三大神通之一的五大明王法,修为更是到达了筑基中期,拥有整座天道山资源的修士,结果在修仙的基础法诀上就只会凝水术,身上更只有一件法器,这话说出去谁会信?

虽然仅在隔壁,但洪云的洞府就是很普通的逆修洞府,至少王蝉看不出有什麽玄机。

当然,洞府整理完毕之后,李雪清立刻就把洪云推倒在她的床上,照她的话说就是“新屋新褥新烘炉,不干一顿不舒服”。

“啊啊……笨蛋小清…………”

隔天,两道传音符飞进了洪云的洞府,要她们到思道堂集合,浑身黏液的李雪清才不情不愿地放开同样满身黏液的洪云。

因为已经开苞了,所以昨晚她可是毫不客气地用伪根狠狠地充实了洪云的前后两个穴,射出的精液更是多得满了出来。

“小云……起床萝……”李雪清摇了摇身边的裸体少女,说道。

“啊啊……人家……不行了……不能再射了………”洪云扭了扭身子,迷迷糊糊地说道。

“小云~再不起床就又要射你了哦!”

“呀啊!”洪云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倒不是她不愿意被射,而是昨晚实在体验过度了,以她筑基期的体魄,到了现在前后双穴都还是隐隐有饱胀感,可见昨晚的疯狂程度。

伪根的发动凭藉的是神识,只要神识不枯竭就能连续发动,因此深知此事的李雪清完全没有忍耐的打算,反正以她的神识强度,一晚上发动个七八次,射个三十来次都不算什麽。

而结果就是洪云的床铺和本人都成了精液垂流的惨状。

“小云快点!”

“还不是你害的!”洪云鼓著双颊滴咕道。

乾涸的精液、半乾的精液、没乾的精液,洪云的凝水术造诣远不如李雪清,因此光是把这些东西从身上弄掉就花了她好大一番功夫。

但就算是清理乾淨了,洪云却还是隐约觉得自己肌肤上飘散著精液独有的腥臭味,让她又不得不用上平时绝不会用的香水来掩饰。

至于香水哪来的?当然是李雪清提供的,这丫头虽然很不擅长化妆,但洒香水勾引男人这种手法,就算她再怎麽不擅长化妆也还是会的。

再加上李雪清没有飞行法器,因此两女只能靠双脚移动,虽然洪云也可以甩下李雪清先过来,但或许是从子宫攻略内心的缘故,她现在居然很自然的就成了李雪清的跟班……或者小妾。

思道堂中,她们是最后到来的筑基修士,因此只好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当然,依照资历和实力,她们也只能站在最后面。

看到两女的到来,掌门刘旭初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朗声说道:

“今日聚集各位,是因为前些日子明智遇害的事情,根据调查,明智那时是在西河祕境当中寻找结金丹药材,当时还有几个宗门的筑基修士也进入其中,因此可以推论凶手若非妖兽,那肯定是在这些宗门修士当中。”

“不是妖兽。”坐在掌门身边位置上的一个初老男子插话道:“西河祕境的妖兽顶多筑基后期,唯一一隻金丹期的也从未离开过洞窟,何况明智身上有我给的法器,不致于打不过,就算真打不过,也跑得掉。”

这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男人,正是问道宗唯一的元婴修士星河老祖,一身元婴后期修为通天彻地,七百多岁的年纪,被许多人认为是大宋国最可能踏足化神的元婴修士之一。

星河老祖站了起来,走到刘旭初身边说道:“明智是我徒儿,无论如何,我不能无视他无缘无故死在祕境当中,但西河祕境只允许筑基修士进入,我和你们师叔伯都进不去,因此这回召集你们,就是要你们进入祕境,调查明智受害的真相。”

虽然星河老祖一脸淡然,但他的语气当中却还是隐含著怒意,明智的天赋极佳,心性也稳重,无论身分还是修为都是问道宗筑基期第一人,未来结丹的机会十分的大,但却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花费在他身上的心血全都化为乌有,也难怪星河老祖会愤怒。

星河老祖说完话就离开了,而或许是知道有些人不知道西河祕境的情况,刘旭初和其他几位在场的结丹修士开始解说了起来。

祕境大多都是古代大能修士以空间大神通製造出来的独立区域,因此不少祕境都有修为限制,例如只限制炼气期修士进入的金光祕境、只限制元婴修士进入的五行祕境,都是宋国国境当中有名的祕境。

而祕境能吸引修士进入,靠的就是祕境内的天材地宝,不知道什麽原因,祕境当中的灵气相对浓郁,天材地宝的出产机率也比外界高许多。

而且祕境出产的天材地宝和妖兽就好像对应著修为限制似的,例如西河祕境就出产对筑基期有效的宝贝,当然也有低于这标准的,但极少有结丹以上适用的宝贝,妖兽也是。

(感觉好像故意的……)李雪清暗想著。对于其他修士而言,这些都是常识,但对于堪称修仙界第一无知筑基修士的她而言,这些祕境就好像刻意设计出来的一般。

“西河祕境每隔十年会开启三个月,在这三个月当中许进不许出,只有祕境关闭的时候才会把所有人排斥出来,因此若凶手是人,那肯定还在祕境当中。”四岩真人说道。

“我们会把你们送进去,距离祕境关闭还有一个月不到,你们要尽力调查。”刘旭初说道。

祕境大多都是中大型宗门联合垄断著的,西河祕境也不例外,这回问道宗要把几百号人塞进去,其他宗门自然不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裡头把整个祕境犁地三尺寸草不留?

因此,问道宗走的是捷径,或者说…后门。

问道宗万年积累可不是吹的,在他们的传承当中,就有个可以沟通祕境的传送阵。

只不过这传送阵运作起来十分消耗灵石,再加上传承不完全,想要发动传送阵只能在祕境开启时,因此颇有点脱裤子放屁的感觉。

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送太多本门修士进去,在其他宗门那边说不过去,虽然背靠天道山,但也不代表就能无视其他宗门的想法──

人家忌惮万雷护山大阵,灭不了你整个宗门,但灭你半个总是没问题的。

这次,在星河老祖的坚持之下,这个传送阵终于派上了用场。

“记住,现在发下去的玉符能在祕境关闭之前接引你们回来,千万别丢了!”因为是走后门进去的,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从正门离开。

“还有尽量避开其他的修士,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也一样。”

“这次的是秘密行动,越少人知道越好!”

结丹修士们不断叮咛著,但他们也清楚这群家伙进到祕境当中,大概还是会以犁地三尺为目标,至于调查……敷衍一下也就是了。

“嗯……要准备什麽呢?”解散之后,李雪清问道。

“法器!”宗门给了这些筑基修士一天的时间准备,因此洪云就拖著李雪清前往炼器阁。

宗门炼器阁的产品虽然大多不是什麽超级精品,但终究也是中上游的品质,再加上可以用宗门贡献点换,对没钱的修士来说绝对是福音。

两人虽然没做过宗门任务,但成为筑基修士之后就能得到五百点,因此两人反倒比干了一辈子的福伯还要“有钱”许多。

炼器阁中也有好几个目标相同的筑基修士,搞得负责接待的外门弟子满头大汗,这些人可都是大爷啊!

“小清你要什麽样的法器?”

“好玩的。”

“不是给你玩的!”

大概是被问烦了,炼器阁裡头挂著一块板子,上头简略介绍了法器种类、性能以及兑换所需要的贡献点,但以她们的贡献点能换的法器种类并不多。

“这把金元剑不错,能作为攻击法器也能当做飞行法器,用得灵巧点还能拿来防御,只需要四百点,很划算。”洪云建议道。

“嗯…好吧。”法器可说是修仙者三大必备行头──法器、丹药、符籙──当中最昂贵的部分,不过因为可以重複使用,所以平均下来反倒是最实惠的一种。

“好啦!买好了,接下来就可以继续……”李雪清收起换来的金元剑,然后悄悄把手伸向洪云的臀部,却被她一把挥开。

“傻瓜!去把法器认主!然后练习一下!这关系到你的小命,不要乱来!”洪云羞红著脸说道:“人家还要去准备一些东西,先走了!”

看著洪云逃命似地离开,李雪清的小手遗憾地空抓了几下,回到自己的洞府,打开禁制,然后和王蝉一起闪进造化鼎世界。

“这玩意儿?破烂吧。”金铠拿著金元剑,充满金属质感的脸浮现十分嫌弃的表情:“用的阵法还可以,锻造技术也还可以,但就这什麽破材质?老子帮你掺点庚精、太初神异金和娲皇补天石,保证连法宝都能一刀两断!”

“不要按通天灵宝的规格来改造法器好吗?”王蝉说道。这家伙的技术在得到苍穹书库的藏书之后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但技术提昇是提昇了,爱用超高规格材料的兴趣还是没变。

“好吧。”金铠有些遗憾地说道:“那我做个表面处理就好。”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李雪清拿回了金元剑。

“看起来……没什麽变化?”

“我没改变剑体内部,只是在表面上镀了一层轻羽银,然后再镀上庚精而已。”金铠解说道:“轻羽银能够减少法器重量,增加飞遁速度,不过轻羽银不但是银色的,而且表面有羽毛状的纹路,因此我用和这剑同样是金色的庚精来掩饰。”

“结果还是用了庚精啊……”王蝉说道。

“反正很多。”

“说得也是……”王蝉看看那座上千尺高的庚精小山,无奈地说道。

“好了,拿去练习一下吧。”

第一次御器飞行的李雪清显得有些战战兢兢,不过很快就习惯了,只见她的身影带著一道金光在众多矿材山之间如穿花蝴蝶般飞舞著,但王蝉却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你…可以说说经过这改造之后,金元剑的性能增加了多少吗?”

“嗯?因为表面用了庚精,所以总体硬度增加了十六倍,相当于中品法宝飞剑,而轻羽银让重量减少了两成,飞遁效益增加两成,所以攻击时的速度增加五成,御剑飞行时的速度增加两成。”

“这不就是极品法器了嘛!”

“不,勉强是下品法宝。”

“把法器打造得和下品法宝一样强,也真有你的。”

“因为我是锐金玄精。”

完全不知道脚下的法器可以买好几十个自己的李雪清依旧开心的挑战各种飞行姿势,看起来倒是挺赏心悦目的。

除了金铠之外,蔘主在听到李雪清明天要进祕境之时,也立刻衝了出去,没多久就塞给她一大堆灵果。

“这些玩意儿能当丹药用,放心吃、敞开吃,没了再来拿,不管什麽密境应该都无法阻碍你开启圣门,千万别勉强。”

“这些果子是……”

“哦,这是回复体力和疗伤的‘嘉果’,这是回复灵力的‘櫰木果’……”

(又是一堆天材地宝……)看著李雪清把一堆可以拿来炼成七阶灵丹的果实大把大把地塞进储物袋,王蝉发现自己居然渐渐习惯了。

毕竟李雪清是他们等待了一万年才终于出现的顺修之王,自然是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呵护,生怕喘气大了把她吹飞了,要不是还巴望她复兴顺修,搞不好他们会让她躲在造化鼎裡一路练到化神后期。

隔天,李雪清和洪云来到思道堂。

“嗯?”几个眼睛比较毒的筑基修士看著两女牵著的手,脑袋裡面浮现出一些奇怪的画面。

一个人微弱的惊呼声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霎时之间几十双眼睛都看向了李雪清和洪云人。

能成为筑基修士,脑袋自然也不会差到哪裡去,因此许多人的目光当中很快就充满了揶俞和猥琐的意味。

早就知道两人关系不单纯的明道倒是完全没有反应,不过原本坐在一旁闭目修练、一副高人风范的四岩真人却忍不住睁开了一隻眼睛偷偷看著她们。

(百合啊…真是浪费美女…让我加入多好!)许多人不约而同地想道,当然这心声要是被明道知道了,他应该会说:

“一个人一晚上十块下品灵石,畅享美女筑基修士双飞,浑身上下、各种玩法,包君满意。”

事实上,李雪清也一直向明道示意扩张“业务”的想法,只不过明道暂且还没那个打算就是了。

让两个和自己同级的淫荡女修服侍,爽度当然不是和其他男人分享她们可以比拟的。

明道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心思,已经让李雪清开始考虑是否要向下开拓客源,对炼气期修士下手了。

要知道,问道宗虽然只有数百筑基、数十结丹、一个元婴,但炼气期修士可是有上万,就算夜渡资只收一个灵石,只要人数够多,照样能赚个盆满钵满外加子宫满满……最后一样最重要。

不过这些事情暂且还是得等到祕境事件结束之后才能继续了。

集合时间还没到,问道宗数百筑基修士就都已经到齐,像李雪清和洪云这种散修入门、没有背景的新晋修士都站在外圈,而内圈则是筑基后期和一些背景雄厚的人,明道居然也在这之中,令李雪清多看了他几眼,心中想著是否要涨价。

“既然人都齐了,那就发动大阵吧。”

在四岩真人的带领之下,众人进入了一间颇为宽广的密室,密室中间的地面上设置了一个就算站了几百个人也绰绰有馀的大型传送阵,无数灵石放置在阵图四周闪闪发光,显得颇为梦幻。

当众人通通站上阵法之后,刘旭初朝大阵的某个位置打了个法诀,大阵立刻运转了起来,无数的灵石一个个爆成飞灰,灵力流转之下,将众人一口气传送进祕境当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