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huangchaoliner免费 huangchaoliner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给予母亲的疼痛 给予母亲的疼痛

    这是作者第一次写文,作者在此特别强调:这篇文章是不死文,就是不断虐死,愿意看的人请不要无聊回覆。  如:「口味太重了,接受不了」之类。(本人已经事先提醒了,你还要看,産生不良後果非我所愿。)

    huangchaoliner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给予母亲的疼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给予母亲的疼痛》,是作者huangchaoliner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作者第一次写文,作者在此特别强调:这篇文章是不死文,就是不断虐死,愿意看的人请不要无聊回覆。  如:「口味太重了,接受不了」之类。(本人已经事先提醒了,你还要看,産生不良後果非我所愿。)

《给予母亲的疼痛》 七 免费试读

今天又是天气晴朗的一天,晨在关晴的伺候下吃吃完早餐,带着愉快的心情带着关晴来到地下室中。

只见她先脱去半透明的白纱睡衣,露出诱人至极的浑圆白皙的巨乳,不盈一握的柔软水蛇腰身,修长的美腿。她媚眼如丝的望着她的主宰,她的儿子晨。脱完睡衣後,她顺服的跪坐在地砖上,等待她的儿子发出命令。

晨先抚摸了妈妈的绝色美艳的脸,称赞道,“妈妈永远都是这麽诱人,让我淩虐你的心情从来不会减轻。”

“请赐予我疼痛,带给你快乐。”关晴顺从的用脸颊蹭着儿子的手,诱惑至极的轻轻说道。

“今天先试试这个,记得这个是妈妈前几天在电话里说的那个清洗刑具吧。”

“哦,是的,这个清洗刑具淫妇画了好几天的设计图,一切都是按照淫奴的身体承受极限定制的。”关晴一边回答道,一边站起来调整了几下机器,在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後娇俏的魅惑笑道,“这个机器会让淫妇饱受痛苦,晨会喜欢的。”

晨赞许的拧了一下关晴敏感挺立的红艳乳头,她诱人的闷哼一声。然後深呼吸一口气,如水的双眸看着刑具,露出一丝害怕和兴奋混合的眼神,诱人的胴体跪坐在刑具上,开始固定身体的步骤。

晨不喜欢她身上保留穿孔的痕迹,所以她乳头即使被穿刺了无数次,都没有专门带上乳环。她跪直身体,这个刑具是个月牙形状的半圆,她前倾着娇躯,双手捧着浑圆白皙的巨乳,说道:“请主人将淫奴的乳头穿刺固定在刑架上。”

以她的跪坐姿势,即使努力前倾,距离刑架上的乳环还是有大约十公分的距离。

“乐意效劳。”晨,手指毫不留情的将她两朵蓓蕾拉起,穿刺在刑架上。关晴忍耐的呻吟着,腰肢努力的往前倾,乳头被拉扯成长条状,浑圆硕大的乳房本是微微下坠的完美半球状,现在被拉扯成圆锥状了。乳头好像要被拉断了似的,尖锐的疼痛让关晴情不自禁的流下两行清泪。

接下来,她双手摸索着跪坐的刑架下的阴蒂环,用力将小环拉出来,晨注意到这个小环下是高强度的弹簧线。

她深吸一口气,感受到晨的手接过小环,他的另一只手揉搓着她已经湿润的小穴上的阴蒂“嗯嗯……”

等这个小豆豆充分肿胀起来,晨将小环对准阴蒂,轻轻一按,毫不留情的瞬间穿刺了她身体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

她凄楚的娇叫一声,双手紧紧的握住刑架,稳住她颤抖的娇躯,上有两个乳头被狠狠地吊起,下有阴蒂被强力弹簧死死拉扯,她咬紧红唇,尽力的忍耐这强大的冲击力“呜呜呜……要死了……呜呜……”

“嗯,这姿势不错。”晨看着不得不挺起纤腰,紧绷着身体跪坐在刑架上的诱人娇躯,赞美道。

“唔……我知道晨你会喜欢的……”她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眸,勉强自己保持清醒,双手按下一个开关,平坦的刑架变成了比搓衣板更加锋利的锯齿,咬住她跪坐在刑架上的双腿。又从刑架中部抽出一根钢绳,环绕一圈在纤腰上,又将钢绳卡进刑架上的卡槽中,按下开关,刑架很尽职的用力收紧,她本就前倾弯曲的纤腰更加夸张的被强迫着往前倾,她感觉到自己的脊椎都紧绷的疼痛不已。

接下来,她将双手举到头顶,艰难的将自己的娇躯往後躺,头部仰起来,像只姿态优美的白天鹅伸展着颈部,手腕勉强的伸进上方的手铐当中。

“禁锢的最後一步,晨,帮妈妈按一下那个红色的按钮。”

红色的按钮按下,头顶的手铐,前方的乳环,腰部的钢绳,底部的阴蒂环,全部同时绞紧!!

“啊啊啊……啊啊……”白皙诱人的娇躯不断紧绷颤抖,娇躯被弯成月牙状,和刑架的弯曲角度保持着一致,看起来赏心悦目。然後乳头和阴蒂被拉扯的快要断掉了。钻心的疼痛刺激让她直接晕厥过去。

然而刑架可不会这麽轻易的放过她,测量到被禁锢的猎物晕厥过去,从上面喷射出高压冰水,关晴瞬间清醒过来,难耐的哭泣呻吟起来。刑架,或者说她自己的设计,没有给她一点缓冲的机会,从头顶垂下一根不锈钢管道,她认命张开嘴,管道顺着角度斜着插入她的食道,进入她的胃部。下方也不甘示弱的深入两根管道,分别深深的插入她的子宫和肛肠深处。

她内心绝望的哭泣,可是这一切不会停止,三根管道很快的传送进冰凉的液体,入口处都被橡胶圈紧紧卡住,液体只进不出,很快将她的肚子像个十月怀胎一样。

晨拿起相机,将妈妈这凄美的形态拍了下来。只见她的肚子越来越大,甚至比双胞胎快要临盆的孕妇还要大!关晴感到胃部和子宫、肠道都胀痛不已,强大的压迫感让她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达到了她自己设定的极限值,三根管道终于停止注入液体,却开始在她体内疯狂的搅动起来!体内强大的水压,居然从鼻腔中喷涌出来了一些,瞬间窒息感向她涌来,她痛苦的摇头,直到马上快要承受不住又要晕厥过去的时候,终于开始往外抽出液体。

肚子很快的回复了纤细的腰身,钢管抽出,她终于大口的呼吸到了空气。正是松了口气的时候,带着坚硬鬃毛的毛刷又捅进了她的子宫和肛门之中,匀速旋转起来,她悲鸣一声,坚硬的鬃毛使她的小穴和肛门捅的像千百根针紮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毛刷终于带着她体内被毛刷出的鲜血,抽出她的体内。刑架上的束缚都一一打开,她强撑着想要走下刑架,脚刚沾地都感觉脚跪在钢齿上太久,麻痛无比,瞬间摔倒在地上。下一刻,她被晨抱进了他温暖的怀抱中。晨很少在淩虐她的时候表现出对她的温情。关晴知道,他对这个刑架很喜欢,只要晨开心,她就感觉满足。

“看在妈妈这麽卖力哄我开心的份上,先给你一点甜头吧。”晨揉搓她已经被拉扯的彻底外翻在外的肿胀阴蒂,感到关晴的小穴立即配合分泌出愉悦的淫水,将妈妈放回刑架上。

即使背上是尖锐的钢齿,关晴还是配合的用带着钢齿血痕的双腿勾住晨的腰身,晨炙热的下体如她所愿的进入她的小穴中,她满足的叹息一声。“你知道的,你可以随意的对待妈妈。”

已经变形拉长的乳头被晨毫不留情的拉扯着,像御马的马绳一样,用力的拉扯着在她身上驰骋。乳头的酥麻剧痛和身体的愉悦冲击着她的大脑,“恩恩……啊……晨……”许久後,两人一同到达了高潮,余韵过後,关晴的体能已经有些恢复,很自觉的跪坐在地上,爲晨舔舐干净他的巨物上的她的淫水和血水。

"贱货妈妈,过来坐这里。"晨站在一个尖锐的三角木马前面,木马上面的角只有30度,依旧是钢齿形状,前面两个钢圈是束缚乳房的地方。关晴顺服的走过来,踩上矮凳,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巧的分开阴唇,将肿胀的阴蒂暴露出来,然後对准木马顶端的钢齿轻轻的坐了下去,体重的挤压给最敏感的阴蒂带来难以忍受的尖锐疼痛,她娇躯颤抖几下,强大的忍耐力让她在这样的折磨下依旧将乳房送入前方的钢圈之中,钢圈有些小,她只有用力的拉扯自己的乳头和乳肉,才将钢圈卡在了自己的巨乳根部。

“恩恩……啊……阴蒂被劈成两半了……好痛……呜呜……”她痛苦的呢喃着,娇躯已经使不出力气,软软的挂在木马之上,好在还有乳房支撑,下体被钢齿劈的快要裂开了,会阴处已经被钢齿侵入,慢慢滴下鲜血,顺着金属木马蜿蜒滴在了地上。

“接下来,该玩弄贱货妈妈的什麽部位才有意思呢。”晨故作苦恼的问道。

“请,请享用淫奴的乳房,主人……恩……淫奴的乳房现在只是乳头略有变形……恩……但还可以供主人玩弄……”关晴配合的回答道,双手扶着自己卡在钢圈中的乳房,虔诚的贡献出自己娇美的乳房。晨用力捏弄拉扯她现在已是紫红色的乳头,关晴呜呜的闷哼几声,现在她的乳头被折磨的太过于敏感,轻轻触碰就已经难以忍受了。

晨扭动开关,关晴感觉卡在自己乳房根部的钢圈约收越紧,乳房被挤压的成爲了暴突的形状,直到关晴感觉自己的乳房都要被切断了才停止,晨捏着妈妈的乳肉,感觉变得紧实而又有弹性。晨拿出手机,将强子叫了进来。关晴听到强子要进来,还是难以自制的産生了羞耻感。晨将一条钢鞭递给强子,命令他从每10秒锺抽打一次关晴的背部和臀部。

“啪!”皮开肉绽的痛楚让关晴悲鸣出声,同时又感觉到晨将灌乳器连接到她的乳头上,“按下灌乳器的开关,妈妈。”晨命令道。关晴颤抖着按下开关,灌乳器的钢针插入她的乳腺深处,开始将辣椒水可乐苏打水等刺激性液体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乳房深处!同时木马也开始跳动起来,下身的钢齿已经深深咬入她的娇躯内,鲜血蜿蜒着在地上形成了一滩血迹,乳房胀痛难耐,连触摸都会给她带来难以承受的灵魂冲击,再加上强子在身後的鞭打……

“呜呜……啊啊……啊啊啊……呜呜……”尖叫和哀鸣呻吟声不断溢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受到极大的痛楚,甚至灵魂都可以感觉到痛楚。柔软娇媚的女体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软软的挂在木马之上,只有每次鞭打和木马抖动时可以看到她几不可查的颤动……即使是关晴强大的受虐体质和意志力的强撑下,多次晕厥後又浑浑噩噩的苏醒承受,下身已经被钢齿侵入,小穴都被劈成了两半。她感到失血使她身体冰凉,一阵阵身体残忍的淩虐让她心脏一阵剧痛,终于承受不住,休克而死去。晨看着布满泪水,苦闷娇媚的绝色脸庞,爲他奉献出无数次生命的妈妈,轻轻印上一吻。

夜里,关晴爲自己的硕大美乳上涂上玫瑰精油,跪坐在晨的背後,用双乳缓缓给晨做背部按摩,混合着精油的摩擦産生热量让极易动情的她又开始浑身燥热。晨在看刚刚调出的今天自己在地下室内的淩虐视频,她耳边听到自己时不时的苦闷呻吟和哭泣声,感到有些羞耻脸红,特别是自己以那样屈辱的姿态死去之後,晨还没有把她放下来,任由她挂在刑架上,直到晚上才让她苏醒。

“晨,喜欢的话,妈妈让你再来多少遍都可以,看这个视频做什麽,还不如多看看我。”关晴魅惑的含着晨的耳垂,媚眼如丝的说道。

“觉得挺有意思的,以後做个视频合集,在妈妈生日的时候给你做生日礼物怎麽样。”晨将妈妈抱到身前,调笑道。“妈妈连自己的醋都要吃?那可不要怪我又要欺负你了。”

“妈妈就喜欢你欺负我……”关晴呵气如兰,在晨的耳边轻声诱惑,晨顺手从床头拿出几根钢针,就着关晴搂着他脖子的姿势,刺入关晴的左边乳肉根部,很快就刺穿了左边的乳房,关晴忍耐的喘息呻吟,修长的玉手被儿子拉着,一同将这根钢针刺入右边的乳肉根部,横着贯穿两个巨乳。

“嗯啊……恩恩……小坏蛋……痛……”

“再来一根,恩?”晨让关晴她自己将两个乳房用好几根钢针贯穿在一起,关晴泪眼朦胧的完成要求,趴在晨的胸前呻吟,却被晨狠狠的一口咬在乳晕处,仿佛乳晕合着乳头都要被他咬掉了,关晴抱着晨的头,抚摸着他的发,任由儿子主宰她的躯体。

“贱货妈妈的腰总是这麽柔软纤细。”抚摸着妈妈的腰肢,然後又伸进关晴的红唇中让她的丁香小舌舔弄他的手指,他用力拧了一下关晴的小舌,关晴吃痛颤抖了一下,松开之後还是依旧舔弄他的手指,任由他玩弄。

“妈妈,你真的很棒,我很惊讶你的忍耐力,无论怎样的虐杀游戏,你每次都可以完成的很好,并且时常可以带给我惊喜。”晨亲吻关晴,由衷的表达自己对她的喜爱与沉迷。

“对你,我可以完全不考虑你的感受,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关晴微微一笑,“妈妈会服从你的一切,满足你,是妈妈这一辈子的目标和宗旨。”

“很好,贱货妈妈,趴好,撅起你的屁股。”晨拍拍关晴白皙丰满的臀部,她顺从的摆出这个极具诱惑的姿势,感觉到儿子的手指插进她的菊穴,她轻轻的控制肛门里的媚肉涌动回应他。晨拿出两个巨大的银色铁鈎,放在关晴的面前,“猜猜看,这两个可爱的家夥会用在你身体的哪里。”

关晴绝美的面容上对即将到来的痛苦露出一丝兴奋,“哦。天哪,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我的肛门了。”晨将铁鈎的尖端处先放入关晴的肛门中,关晴感觉到冰冷的触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感觉大概进去了十公分左右,尖锐的鈎尖开始刺入她的肛肉当中。

“趴好别动。”晨命令道,关晴强忍着巨大的痛苦,腰部被晨的大手按压着,细腻的汗水布满她的脸颊,她难以自控的颤抖,感觉铁鈎凶猛的刺破她的身体,肛肠被刺穿,铁鈎从尾椎後方的穿透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痛苦的忍耐呻吟着,泪水缓缓流下,她感觉自己就像菜市中待价而沽的牲畜,被晨用铁鈎勾住身体,用铁链吊在床上方的钢管上。铁鈎牵引着她只能尽可能的撅起屁股,减轻肛肠被拉扯撕裂的痛苦。很快的,在她无助呻吟颤抖下,另一个铁鈎也穿透她的肛肠,从尾椎的另外一侧穿透而出。关晴痛苦隐忍而苍白容顔在晨看起来别具诱惑。

好一会儿,关晴才缓过了那股钻心之痛,晨拿着羽毛逗弄她的娇躯和脚底,她娇嗔他一眼,身体情不自禁的抖动,“嗯啊……小坏蛋……妈妈就像一团猪肉被你挂在这里……嗯啊……太羞耻了……”

“今天就这样睡觉好不好,贱货妈妈。”晨微微笑着说道。关晴羞红了脸颊,贝齿咬了咬唇,小声道,娇躯不断的轻颤,“你知道的,妈妈都依你。只怕你不会这麽轻易的放过妈妈这个淫奴吧。”这样的装扮,对于关晴而言,真的算是“轻松”了。

“当然了,对于妈妈强大的受虐体质,这样的程度,确实太轻易了。呐,这些虐乳器,妈妈自己选择吧。”关晴双眸看着自己仅仅被几根钢针穿透的浑圆美乳,略微思索,拿起一双内刺缚乳带,将带着密密麻麻内刺的带子束缚在巨乳根部,按下开关,仰头闭着双眸,感受内刺深深地刺入乳肉,紧紧的将她的乳房束缚的紧绷起来,粉嫩的乳晕都变成了深红色。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着手拿起一对乳腺针,“这个乳腺针叫做八爪针,特别之处在于按下开关,它就会分成八爪,抓入乳肉之中,并且更有趣的是会高频率的抖动,一直折磨淫奴的双乳。”说着,她颦着眉将两个八爪针刺入自己的乳孔之中,她牵引着晨的手按下开关,顿时娇叫一声,诱人的胴体难以自控的剧烈抖动一下,感觉自己的乳肉深处传来钻心的疼痛。

“啊……啊……呜呜……乳房坏掉了……”

“贱货妈妈,你的膀胱最大容量是1500cc吧,今天就突破极限,用1800cc吧。”晨抚摸她的尿道口,水红色的尿道口显得格外可爱。

“唔,天哪,那请主人使用高压膀胱注入器,否则无法成功注入。”关晴无奈的提醒道,她的膀胱现在想注入1800cc太过勉强了,普通人的膀胱只有500到800cc而已。

晨找到那个高压注入器,放在关晴的手中,她无奈的用修长的手指伸到下体,触摸到尿道口的位置,将导管熟练的插入膀胱内,开始注入液体。

“呜呜……膀胱可能会裂开的……主人……晨……呜呜……”她细碎的哭喊呻吟着,现在已经1600cc了,她的膀胱现在已经硬的跟石头一样了。娇躯就像筛子一样抖个不停。

“继续。”晨命令道。

“哦……天哪……”关晴咬着牙,只能继续加压,唇都被贝齿咬破了,小脸上贴着被冷汗浸湿的发丝,终于1800cc注射完毕,她连忙用注入器自带的尿道锁锁住,痛苦的喘息着。谁知晨扶着她高高翘起的圆润臀部,将自己的硕大狠狠捅入她的小穴当中,任她咬破了唇,哭泣着在痛苦的海浪中臣服。晨可以感觉到丝绸般润滑的小穴被坚硬的膀胱挤压着,别有一番滋味。

即时在如此的残酷折磨下,关晴被调教出的淫贱女体依旧颤抖着分泌出愉悦的淫水,痛苦与快乐并存,她的双眼失去焦距,随着晨粗暴的抽插动作双唇溢出忍耐的呻吟声,膀胱被挤压摩擦,她脑海里全是膀胱要被撑裂的冲击感,连肉体的痛苦也没那麽明显了。

“嗯啊……恩……呜呜……要死了……嗯啊……”

随着晨满足的射出精液,关晴的淫贱娇躯也跟着颤动几下,呜咽着达到了高潮,双乳压在床上,无力的胴体被铁鈎吊起依旧保持着撅起屁股的淫荡姿势。等了十几分锺後,关晴才颤抖着睫毛,悠悠转醒,感觉到自己的肛肉吊起承受身体重量带来的撕裂痛苦,她强撑着翘高屁股,好减轻一点痛楚,双乳内的八爪针高频率的抖动,被束缚到胀痛的乳房对这样的抖动感到更加敏感。

晨被诱惑的双手轻轻握住关晴肿胀成紫色的双乳,“求我好好地虐待它们,我的妈妈。”

关晴感受到儿子的双手握住自己肿胀脆弱的乳肉,配合的撑起双臂,将自己的乳房充分的展现在晨的面前,供他玩弄。她扬起绝美的脸庞,微微一笑,不受控制的滴落泪水,哽咽着说道:“求你,晨,粗暴的对待它们,这是我的乳房存在的意义。”

“很好。”晨钢铁般的双手用力捏住妈妈紫色的双乳,关晴身躯痛苦的颤抖着,“呜呜……嗯啊啊啊……”痛苦无助的呻吟,是激发晨暴虐兴致的重要因素,“妈妈痛苦的样子,真的很美。完全控制妈妈的肉体,感觉妈妈的灵魂在哭泣的样子,真的太满足了。”

“呜呜……请……请更加的淩虐我……带给你快乐……嗯啊……啊啊啊……”乳房,乳房要被捏爆了,关晴感到乳房传来的钻心疼痛,凄厉的娇叫一声,随後双目失焦,晕死过去。晨抓起妈妈的头发,露出苍白绝色的脸庞,狠狠几巴掌,关晴终于紧皱着眉头醒来,醒来後第一反应自觉的仰起头,让晨狠狠的扇她的巴掌。

“呜呜……对不起主人……是妈妈的错……”苍白的小脸呈现出红色的巴掌印,她轻轻道歉,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接连两次晕厥让晨感到不悦。

“算了,最後填满你的阴道,我们就准备休息吧。”晨想到今天关晴的精神冲击力确实达到了一定强度,再紧绷下去对她没什麽好处。

“多谢主人……请填满贱妇的小穴……”关晴知道晨体谅她,内心感到一阵柔软。晨拿来一个带着拳头的硕大阳具,扶住她的腰身,在关晴的配合下,倒还算是较爲容易的顶入了关晴的子宫当中,小腹微微突出,关晴可以触摸到子宫中的硬物。子宫被扩张充满,胀痛和全身发软的感受充斥着关晴,更可怕的是巨物顶着坚硬的膀胱,加剧了膀胱被挤压的感受。

“呜呜……”关晴咬了下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一点,等待晨洗漱完毕过来,看着晨渐渐进入梦乡,才敢轻轻地加重自己忍耐的沉重呼吸声,子宫被扩张传来的阵痛之感和膀胱快要炸裂的痛苦占领了她的心神,层层冷汗滴落,明早一起来,晨就会看到自己这样惨烈凄美的姿势,她带着羞耻而满足的心态终于承受不住浑浑噩噩的晕睡过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