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白马非马 白马非马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夺母传 夺母传

    我们不管别人,我们只管我们自己,我们也不影响别人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我们要相守着自己的秘密将快乐进行到底。我不想任何人影响我们,我甚至相信会有和我们同样的家庭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放心好了。

    白马非马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夺母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夺母传》,是作者白马非马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们不管别人,我们只管我们自己,我们也不影响别人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我们要相守着自己的秘密将快乐进行到底。我不想任何人影响我们,我甚至相信会有和我们同样的家庭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放心好了。

《夺母传》 三十八、灵前蒸母 免费试读

母亲今天清晨五点就起床上香,我会母亲顺便叫起,对去世的父亲上柱香。

今天事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父亲生前的原因,本来我打算和妈妈弄一个两人婚礼的。

我们照原定计画找到了礼服公司,飞快的拍好了结婚照,当晚,我们就把礼服租了回家,今天就是我们二人的婚期,没有亲人,没有长辈的祝福和认可。但是我们有彼此,妈妈坐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我在屋子里开始布置我们的婚房,我把我和妈妈的婚照替换了妈妈和爸爸曾经的婚照。布置完一切妈妈穿着白纱礼服,就在家里的客厅,我们许下承诺,互许终身,相爱到老。

我给了弟弟消息,本来也就是通知一下,没想到弟弟回来了。妈妈娇羞的看着我。

弟弟很洒脱,对着妈妈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别让我知道妈妈过的不好!”

说完喝了一杯酒。放下一句“大哥,妈,新婚快乐!”就转头出去了!

没有了弟弟,流程了走的很快。

我载着妈妈到了姥爷家。在家里随便的说了几句话。

姥爷还是像以前一样问我是谁。我则抱着妈妈。“爸,我是你女婿!”妈妈则点了点头。靠在我怀里。我跪在地上给姥爷倒了一碗茶,也不知道姥爷清没清醒,嘴里竟然说出了“好!好!好!”

当然最开心的是妈妈,毕竟得到了父亲的承认和祝福,这是在爸爸妈妈在一起时候,是没有的。

挨到晚上8 点,我和妈妈回到了家。妈妈穿上了一身性感的新娘装,这时的妈妈长发披肩,头带白色的新娘头纱,上身穿白色薄纱紧身文胸,下身穿白色的小丁字裤,腿上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足登白色高跟小马靴。这套衣服是我专门为了今天搭配的!它穿在妈妈身上将妈妈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更加性感。

看到这套性感的新娘礼服真的穿到妈妈美丽的身体上!我的心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想快点体验一下妈妈穿着这套衣服被我干的情景!

我笑着对妈妈说:“妈妈,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哦,对了,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说完,我叫妈妈把手伸出来,妈妈顺从的伸出她洁白光滑的玉手!

我迅速地将妈妈手上的结婚戒指拔了下来,然后取出另一枚戒指带在妈妈左手无名指上,这表示妈妈以后都是属于我的,妈妈以后就是我的妻子了。妈妈呆呆的看着手上的新戒指。

其实当拿出戒子,她很惊讶,甚至到了哽咽。另外有一样事令我印象深刻,就是母亲的坐姿变了。过去,她像许多中年妇女一样,坐下去大腿交叉微分,身体笔直,双手放在体侧。而今天,她则是微微低头,双腿合拢,两手交叠抚膝。更令我心动的是:她小腿并在一起向右微斜,上身则左倾向我,说不尽的温柔体贴。

这种身体语言,反映了母亲内心世界,已完全把我当成她的依靠,胜过千言万语。此时她哪里还像过去那个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动不动就板起面孔训斥我的母亲?完完全全成了我的新婚妻子。

特别是当我捧起她的手,把戒指戴在那修长纤细的手指上时,已不能用文字来形容她面上的表情。

那一刻我心跳得厉害!

我笑着说:“从现在起妈妈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妈妈听后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妈妈的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气……

我像丈夫抱新婚妻子一般将穿着性感的新娘装的妈妈横抱起来,走到我为我们两人准备的花床边,轻轻的将妈妈放到了床上!低头在妈妈诱人的樱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站在床边,欣赏着妈妈那美丽诱人的身体。

此刻妈妈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单上,她身上只有那套性感的新娘装,几乎赤裸的雪白胴体暴露在我的目光注视之下,妈妈像新婚之夜的少女一样害羞的用双臂挡住胸前外泄的春光,我将妈妈的一双玉臂高举平放,让雪山般的嫩乳毫无掩蔽。

两条诱人的丝袜美腿也弯曲起来,大腿根淫荡地张开到下体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小马靴高高踮着,只有鞋跟接触床面。

我看着以前那个端庄贤淑的妈妈变成现在的淫娃荡妇心里涌起无边的成就感,我在妈妈耳边轻声问道:“妈妈,你告诉我你是谁的女人?你想要干什么?我是你的什么人?”

妈妈媚眼婆娑的望过来,轻轻地喘着气说:“唔……我是你的女人……人和心……都是你的了……我要你干我……把你的精液……射进我的……身体……让我怀上你的孩子……你是我的丈夫……我未来孩子的父亲。”

“对啦,这才乖吗!亲爱的!”我兴奋的说着,同时我的双手又爬上妈妈雪白的乳房。

“快来啊……啊……佳乐…………妈妈受不了了,我要啊!快点给我啊……”妈妈发出了亢奋的呻吟。

我突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樱唇,舌头闯入她口腔内搅动,不停的吮吸妈妈香甜的津液,妈妈面对突如而来的袭击,不但没抗拒,反而挺起柳腰,伸出双臂环住我的脖子,鼻间发出激烈的哼喘,穿着性感的小马靴的玉足夹住我的腰。

妈妈和我湿粘的双舌纠缠,四唇互咬,简直像一对分隔两地的情侣见面缠绵的样子,我一边深吻妈妈,一边喘息着指示:“妈妈……把腿抬高……让我看清楚……看清楚你和我接吻……也会高潮的身体……”

妈妈一边听一边举高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的修长的美腿,如春葱般的玉指剥开像处女一样泛着可爱的褐红色的花瓣,一边哀喘哼哼的乞求:“嗯……啾……佳乐老公……我听你的……我们以后都要在一起……以后我们不光是……母子……你还是妈妈的亲丈夫……让我……怀你的孩子……”

“放心……这次……只要我在你的阴道里射精,你就一定会怀上我的……孩子。”我一边喘着气回应。

“妈妈,帮我把内裤脱掉吧!”我淫笑着对妈妈说,妈妈听完害羞的伸出手为我脱掉内裤,露出我雄壮的肉棒,接着我拉着妈妈莹白如玉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抚摩我的阴茎,妈妈感觉到我的玉茎在她的抚摩下越来越大,她当然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于是妈妈刚刚恢复的俏脸又红了。

我伏在妈妈耳边轻声说道:“妈妈,喜欢吗,不要着急,一会我就用它将我爱的种子送如你的体内,让你来孕育我们爱的结晶吧!”

然后我轻轻的压住妈妈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温柔的为妈妈脱去身上仅有的布料,接着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吻妈妈雪白丰满的乳房然后向下掠过妈妈那平坦光滑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到达那神秘的桃源洞我用舌头在两片粉嫩的花瓣上来回游走,开始妈妈有点害羞,不过很快就不由自主的对我熟练的挑逗有了反应,妈妈的害羞很快就被汹涌的欲望所湮没。

“啊……别这样……好痒”妈妈发出软弱的抗拒,身体却十分享受我的舌头所带给她的那种酥麻的感觉,美丽的眼眸凄迷地看着我的身影在她的娇躯上为所欲为。

“舒服吗?”我问。

“好……舒服……啊……继……继续……啊……不要……停……啊……”妈妈一边喘息一边回答。

“那你想不想继续舒服呢?”我淫笑着问。

“想……啊……不要停……啊……”妈妈已经完全沦为欲望的奴隶了。

“那以后你要乖乖的听我的话,知道吗?”我淫笑着对妈妈说。

“是……啊……我听话……我一定听话……求求你不要停……啊”妈妈已经完全沈醉在欲望之中,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妈妈闭上了眼表现出完全顺服的姿态。

我不断用自己强壮的身体和妈妈赤裸的胴体摩擦,我拥抱着妈妈雪白均匀的娇躯,我的手掌在她肌肤上揉弄,我用力地揉搓妈妈丰满的乳房,让我心爱的妈妈发出诱人的呻吟。妈妈的声音不断穿入我耳膜,让我越来越兴奋!我一手揉弄她滑腻的乳峰,另一只手伸向下面的桃源秘境,妈妈的两条玉腿被我推高拉开,我的手指在妈妈粉红粘稠的花瓣抚摩轻按。

我和妈妈的汗水和着爱液,随着我的手指的抽动发出啁啁啾啾的淫糜水声,妈妈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的玉足也没被我放过,我托起妈妈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和白色高跟小马靴的修长美腿从小腿开始一直吻到大腿根。

我抱住妈妈,在妈妈嫣红的小嘴、美艳的俏脸、雪白的脖子上一阵狂吻,双手伸到妈妈的胯下,在妈妈娇嫩的屁股上又捏又揉,然后一伏身,作势要将鸡巴插入妈妈那湿滑的蜜穴,可是妈妈紧紧并拢的玉腿阻挡了我进攻的路线。

我单膝跪在床上,下半身慢慢俯进妈妈两腿间,用龟头抵紧妈妈娇嫩的花缝,阴茎触及妈妈成熟的果肉,妈妈咬住唇,娇躯不停的扭动,她残存的理智让她不能接受怀上自己儿子的孩子,妈妈美丽动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雾,显得更加凄美而惹人怜惜,妈妈的双手被我死死按住,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的玉腿被我分开。

我反而不急于立刻进入妈妈的身体,而是用硕大的龟头来回磨挤妈妈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在我肉棒的摩擦下,妈妈发出轻微而短促的激喘!妈妈残存的理智被欲望彻底征服了,她放弃了抵抗!我见状,也松开了按住妈妈手脚的手!

“搂着你男人的我脖子!”我下命令,妈妈神情含羞地擡起双臂,怯生生轻勾住我的后颈,那表情妩媚极了。

我被妈妈动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舍不得将视线移开,眼睛死死盯住妈妈的粉脸,我想妈妈可能是因为知道我即将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使她怀孕而感到害羞才会露出这种醉人的表情。

“可以进去了吗?”我温柔的靠在妈妈耳边问道。妈妈含羞带怯的顿了一下头。

我对妈妈的回答甚不满意,我继续问道:“妈,我新婚之夜,我今天就要将精液射进去了!”

妈妈含羞带怯看了我一眼,“天天胡说八道!”

我对着她的屁股来了一下。妈妈只能哀羞地说:“……射,射给我……让我怀孕……”

“好!说的太好了!……”听了妈妈的话,我全身舒爽的几乎无法动作,妈妈这样的美女不仅要和我交合,还说出要为我怀孕生子的话,这让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进了一半到妈妈体内,“噢!……”妈妈的一只已经被脱下小马靴但仍套着丝袜的玉足突然弯曲,和另外一只还穿着白色高跟小马靴的玉腿绕在我的后背交叉在一起。原本羞怯勾着我脖子的双臂也收紧,十指指甲掐进我结实的背肌里。

“如萍,我开始了?”我在妈妈耳边问道。

妈妈含羞带怯地点点头,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柔弱的身躯用双手勾在我厚实的脖子上,我双臂勾着她腿弯,我慢慢的把鸡巴全部推进去!连根没入妈妈窄小的粉穴里。

“啊……好……好大……呜……”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满足,妈妈整个人抱在我身上不停地抽搐。我的肉棒把妈妈的小穴撑成一个湿淋淋的大洞,妈妈羞得把我勾得更牢,脸紧靠在我的肩上,随着屁股愈动愈快,湿淋淋的肉棒把妈妈阴道里充血的嫩肉拉出又塞入,妈妈不仅屁股在动,细腰也淫荡地扭了起来,我的两只手掌也扒开妈妈两片雪白粉嫩的股丘,帮助妈妈的小穴把肉棒更贪婪地吃到底。

“啊……我要死了……啊……”妈妈在我耳边纵情呼喊,同时还在享受我粗大的肉棒带给她的无与伦比的快感。

我在妈妈娇嫩的粉穴疯狂的抽插了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

这时妈妈已经香汗淋漓,把我的脸和脖子抓出数十道指甲痕。

我把妈妈平放在床上,然后将妈妈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的玉腿分开,用传统的体位继续叉干妈妈的粉穴。

我进行的活塞运动十分的猛烈。妈妈的呻吟已经变成一连串快听不见的气音,她的脚趾像抽筋一样扭在一起,我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时和妈妈唇舌激烈缠吻,将妈妈炽烈的欲火继续挑高。为了让妈妈在最高潮的瞬间怀孕,我加紧刺激妈妈身上的性感点。

“啊……啊……啊……”妈妈的身体泛起晚霞般的晕红,叫声愈来愈激烈,我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绷紧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涨起来,一切都显示我快射精了。

我与妈妈交合的抽插从浅浅深深,慢慢变成每一下都既重且深,我膨胀到极点的肉棒上粘满白色的泡沫,妈妈则像被狂风摧残的花儿一样任我摆布。

“我要来了!妈妈!准备怀孕吧!”终于!我紧握妈妈的柳腰,全身筋肉纠结的发出吼声。

“啊……”妈妈除了呻吟和抱紧我表示迎合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是现在!”我运足全身的力气,使劲一叉,妈妈全身像离地的白鱼般激烈地抖动,张大嘴想发出声音,又被我的双唇紧紧封住,妈妈感到自己的阴道在收紧,膣腔被撑开的感觉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更加强烈,她的子宫开始收缩,就在这时,一股热流从龟头顶端的马眼喷出,阴茎不再回抽,而是上下抽搐着在阴道有限的范围里跳动,把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吐在妈妈的膣腔里,一股一股她亲生儿子的浓浓的精液,正如喷出的涌泉般不断注入她的子宫。

为了这次的婚礼,我禁欲了整整一个月。

大量的精液可能已装满妈妈的子宫,射精却还没停止,那些装不下的,就从缝隙涌满出来,流了一大滩在床褥上,妈妈穿着肉色天鹅绒丝袜的玉腿又一次沾满了我的精液!妈妈这才清醒过来,急忙把撅起的屁股往前一收,“噗”的一声,龟头从妈妈的阴道里滑出,但已经太晚了,射精已经完成,完成播种任务的阴茎开始疲软,只有马眼旁边还残留着一滴乳白色的精液。

我伏在妈妈身上,把阴茎又插进了妈妈的娇嫩的小穴,拥抱着妈妈那欺霜赛雪的娇躯,两人全身抖颤颤地紧紧缠抱着,飘向神仙般的爽快境界里去了。

我爬在妈妈身上昏睡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还是我最先醒了过来,我发觉我还压在妈妈那身欺霜赛雪的娇躯上,大鸡巴插在妈妈的小肥穴里,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还是被妈妈小穴的嫩肉紧紧夹住。

后来就这样实实在在的生活了半年,我和母亲像一对夫妻一样,正式同居了,性交、工作、生活、性交……周而复始,这是一段畸形的生活,却也是真真实实的生活。我和母亲的孽缘演绎着,发展着。

白天我们的被褥会安分守己的叠放在各自的卧室,而到了晚上,总会有一间屋子将它们集合在一起。白天,我和妈妈正常工作,屋里一切正常的假象蒙蔽了外人的双眼。

而到了晚上,我和妈妈如同夫妻同床共枕,我们几乎是夜夜行房。

复赠诗一首

周公之礼何非议,阴阳也曾混沌言

圣祖兄妹延百性,尔等谁能责其行

唐皇入账娶娇嫂,众生谁敢耻其过

人伦本是人来定,枷锁岂能困蛟龙

母子行事在家中,世人怎能看分明

春宵暖帐小布衣,半遮半掩半迷离。

我行我做千般好,汝行高雅几龌龊?

人生在世唯心论,万事终将堕凡尘。

作者注:

本文是母恩的五部之一。

本文分别对应这5个似真似假的故事。

分别是,《母恩国实考补录》

当年一时辽西女真一族的流传的“子蒸母骨”

一段军阀割据,母子在乱世延续后代的故事。

《夺舍》

父亲与儿子的灵魂兑换。父亲要每天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睡一起。自己老婆对儿子的撒娇求欢,自己只能捏着笔,在2点的时候,伴随着呻吟,写着二元一次方程组

《幼稚母亲》

讲述的是,一个弱智母亲,一个绿妻控的父亲,一个爱慕母亲的儿子的爱恨情仇。

《徐大记》

本文还欠与群主充分沟通情节。出文待定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