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近亲换妻》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佚名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近亲换妻 近亲换妻

    2004年的五一节,我和恋爱五年的妻子慧珍终於结婚了。  我们原来都是北京某体校的学生。我是练举重的,因为成绩并不是很好,所以去年就退役了,现在市体委工作。而慧珍是艺术体操队的,她当时是体操队的队花,好多男孩子追她,但是我有一身强健的肌肉,长得满有精神的,家境也很好,所以她就答应了我。  我老爸曾经是中国最早一期的健美先生,他今年虽然已经48岁了,但还是有一身很漂亮的肌肉,他现在在经营一家健身器材公司。我母亲今年46岁,原来是跳芭蕾舞的演员,现在没事在家享清福。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去年已经结婚了。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近亲换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近亲换妻》,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04年的五一节,我和恋爱五年的妻子慧珍终於结婚了。  我们原来都是北京某体校的学生。我是练举重的,因为成绩并不是很好,所以去年就退役了,现在市体委工作。而慧珍是艺术体操队的,她当时是体操队的队花,好多男孩子追她,但是我有一身强健的肌肉,长得满有精神的,家境也很好,所以她就答应了我。  我老爸曾经是中国最早一期的健美先生,他今年虽然已经48岁了,但还是有一身很漂亮的肌肉,他现在在经营一家健身器材公司。我母亲今年46岁,原来是跳芭蕾舞的演员,现在没事在家享清福。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去年已经结婚了。

《近亲换妻》 第三章 淫秽的父子换妻 免费试读

转眼到了周末,周六上午,我和慧珍八点半才起床。我们梳洗完毕,坐车直接到爸爸妈妈家去吃午饭。

我家离父母家不算近,我家住回龙观,我父母家则住法华寺。周末市区的车又非常拥堵,我们大约开了一个小时车才到。

一进门,已经快十点了。爸爸正在看重播的电视剧,妈妈见我们来了,则叫我先坐下,带着慧珍去红桥市场买菜去了。

大约二十分钟後她们回来了(北京的朋友都知道红桥离法华寺有多近),慧珍的脸上则带着红潮。我很奇怪,就找了个机会把她拉到以前我住的房间问她怎麽回事?她偷偷的告诉我,母亲刚才跟她说爸爸很喜欢她,爸爸和妈妈准备今天和我们玩换妻的游戏。

我听了觉得很高兴,就告诉她我同意,我的头脑中还回味着上次与母亲做爱时的快乐。慧珍说她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公公,在丈夫面前和公公做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安慰了她几句,就去找妈妈。

妈妈此时正在厨房洗菜,我悄悄的来到她身边,伸手抚摸着妈妈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妈妈一边叫我别弄了,一边倒在我的怀里忸怩着,并且用臀部蹭着我的阳具。

我想她一定是想要我的大鸡巴了,就用大鸡巴隔着母亲的长裤在她丰满圆实的臀部上磨着,一边低语在母亲耳边向她说出了慧珍的情况。母亲笑了笑,她说她早知道慧珍的态度了,虽然慧珍嘴上谁不好意思,但其实心里还是想尝试的,只要我们把气氛给她营造好了,她会很喜欢的。

我又在母亲的丰臀上蹭了一会儿,慧珍进来帮妈妈做饭来了,我冲她坏坏的一笑,爱妻看见了刚才我猥亵母亲的动作,也冲我不满的一欺鼻子。我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有些吃醋,我会心地摸了摸她坚挺的屁股,出了厨房。

十一点半,我们开始吃饭,我们就快吃完了,十二点零五分《法制进行时》开始了,今天播报的正好是一起强奸案,三个小男孩把两个女孩给骗到偏僻的地方给轮奸了,一个小女孩坚持上诉,为自己讨回公道,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但是被几个小男孩的父母非法拘禁,还强迫她写出是自愿与那几个小男孩发生性关系的。

妈妈在一旁开了口:「什麽他妈的自愿呀!哪个十四岁的女孩禁得住三根鸡巴搞呀!屁眼再给开了苞,不他妈肛裂才怪呢!」

爸爸在一旁插了嘴:「你别胡说了,新闻里说那三个女孩屁眼被开苞了吗?就会瞎想。你是不是屁眼又痒了呀?」

妈妈在一边不服气的说:「那个女孩被强奸後还说自己的屁眼也被人家操了呀!我屁眼是痒了,怎麽了?你帮我消消火吧!」妈妈望向了父亲。

父亲一旁乐呵呵的说:「昨晚我刚操过你屁眼,你现在就痒了,我现在看电视,你自己想想辄吧!」

母亲也笑着说:「老公,你让我自己想辄,我自己就想办法解决,你可不许干预,别反悔呀!」

父亲也没看母亲,说:「我决不管你,你自己想什麽办法是你的事。哈哈!难道你又想黄瓜了?」

母亲也没继续理会父亲,低头钻到了桌下。我们家的桌子很大,上面铺着桌布,同时坐八个人吃饭肯定没问题。

我突然觉得有只手在隔着西裤摸我的阳具,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原来是妈妈蹲在桌下,一只手解开胸前的扣子,一只手隔着裤子把玩我的鸡巴。我很兴奋,但是爸爸就在旁边,所以还是有些拘束。

妈妈解开前胸的外衣,露出红色的乳罩,那只手已经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把玩着我柔软的鸡巴。我的鸡巴很快就硬了,母亲拉下我的内裤,掏出我的鸡巴一口吞了下去,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妈妈的鼻中发出低沉的「嗯……嗯……」哼声,她的声音不小,坐在我旁边的妻子听到了,低头一看,正瞧见妈妈的口中含着我的鸡巴在吞吐、套弄,眼中露出淫荡的光芒。

慧珍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起身去收拾桌上已经吃完的碗筷。

我想爸爸肯定已经也已察觉到了,但爸爸却若无其事的看电视。我一看爸爸果真没有阻止,就知道爸爸肯定是默许了,或者是爸爸妈妈早就商量好的结果。

母亲继续为我卖力地口交着,我也放开胆子,伸手去玩弄妈妈那对丰满、白嫩的乳房。我伸手插进了母亲的红色乳罩中,搓弄母亲的坚挺乳头,母亲雪白、丰满的乳房让我不亦乐乎。

母亲娇小的小嘴「吱吱」的吸润着我的大鸡巴,我的大鸡巴虽然巨大无比,但是说来妈妈也是奇怪,为了能玩得尽兴,妈妈费力地将我那二十五厘米的大鸡巴一吞到底。

我真的很佩服妈妈,平时慧珍给我口交时,最多也就能吞进三份之二长,妈妈虽然全都吞了进去,但是,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大龟头已经顶进妈妈的嗓子眼了,妈妈被我大鸡巴戳得直翻白眼。

我以前听说过,这是口交中最厉害的「深喉咙」,如果以前没有训练过,直接被大鸡巴插,可能会插破嗓子眼的。

我的大鸡巴虽然被妈妈整根吞入,但妈妈还是蠕动着喉咙,一磨一磨的刺激着大龟头,我的龟头在妈妈的口腔深处被压磨得舒畅无比。看来我美丽的妈妈真是个天生的性爱尤物,不但身材好、臀部诱人,做爱技巧更是一流,我真後悔为什麽我要晚出生二十年,但我更庆幸有一个性观念如此开放的母亲,否则我一辈子也只能在梦中狠狠地操她。

慧珍此时已经刷完了碗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她也在偷眼看母亲和我的情况。

妈妈大约给我口交了有十分钟,就从桌下钻了出来,脱掉了外裤,露出里面一件大红色的丁字型小内裤,那件内裤很薄,几乎是透明的,妈妈乌黑的阴毛、裂开的小嘴,并且能看到在穴口处的内裤早已湿成一片。

妈妈将内裤裆下的小布条往旁边一扒,就露出了水汪汪的小穴,转身背对我将穴口对准大鸡巴缓缓坐下,我的大鸡巴被妈妈温暖湿滑的小穴整根吞入。

「噢……好儿子……你的……大鸡巴真是让妈妈爱死了噢……啊……啊……噢……噢……啊啊……啊……啊……」妈妈上下起伏着肥臀套弄着我的鸡巴。

我则坐在椅子上,怀抱着妈妈,脱下她的外衣,解下妈妈的乳罩,双手爱抚着丰满、白皙的大乳房。

妈妈的乳房是36D的,手感超级棒,柔软中带着几分坚挺,白嫩中带着几分光滑,这才真叫「爱不释手」。

妈妈坐在我的大腿上,向後仰着头高亢的大叫,她此刻根本不在乎慧珍和爸爸在旁边了,因为正是她的目的。

我和妈妈性器的结合部发出「啪啪」的响声,此刻屋子中的淫荡声音也感染了慧珍,她坐在沙发上,双眼不时会偷看我和妈妈做爱,面颊上已经红红的了。

爸爸凑过了身子,挨着慧珍坐着,在慧珍耳边不知说了什麽,慧珍的脸更加通红了,一边摇着头,一边向我这边望过来。

我已经猜到肯定是爸爸想操她了,我既然已经当着爸爸的面操起了妈妈,当然不能拒绝爸爸的要求了。於是我向爱妻点了点头,然後双手揉着妈妈丰满的白臀,大鸡巴狠狠地操起妈妈的肉穴来。

慧珍看到我的允许,又和妈妈玩得那麽开心,她也默许的低下了头,爸爸则看准机会,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爱妻的酥胸上揉捏起来。爱妻被挑逗得慾火高涨,伸手也摸向了爸爸裤子的裆部,用手抚摸了起来。

我这边已经和母亲在椅子上大干了十分钟左右,妈妈已经渐渐有些喘了,於是我让母亲双手扶在桌子上,站在地上,臀部向後翘着,使我能够清楚地看见妈妈湿漉漉的阴户。

我站在妈妈的身後,双手掰开母亲的雪白的臀瓣,将昂起的大龟头缓缓地插进了妈妈的小穴。

妈妈的小穴现在已经变得相当松弛而且很润滑了,我的大鸡巴在妈妈温暖的骚穴中来回冲刺,有时快进快出,有时慢进慢出,妈妈被插得呼声连连,满头的秀发胡乱地纷飞。

「好儿子……噢……好儿子……你……你……你……插得妈……妈……好舒服呀……噢……噢……你的……大鸡巴……真大呀……噢……哦……喔……妈妈爽死了……妈妈要升天了……哦……噢……啊……啊…………啊……啊……好儿子……大鸡巴再……再……快一点……妈妈要泄了……噢……噢……噢……」

妈妈显然已经要高潮了,我连忙配合地快攻了几十下,只觉得妈妈的小穴内一热,一股阴精从妈妈的子宫飞泻而下,浇在我的大龟头上。

我已经早有准备,今天一定要让妈妈玩爽了,所以不能过早泄,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大阳具缓缓地在母亲的阴道里蠕动起来。妈妈经过了一次高潮,头则不再狂甩,趴在了桌子上。

我的阴茎又在妈妈的小穴中抽插了两百多下,妈妈的阴道内此时滑腻无比,大量的阴精和淫液充斥着浪穴。

我见妈妈已经渐渐地缓了过来,就抽出了大鸡巴,此时的大鸡巴已经亮晶晶的了,我伸出右手在妈妈的阴户上接到了不少流出的淫水,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妈妈的肛门,将淫液涂在了肛门上,然後右手的中指慢慢地捅进了妈妈的後庭,并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经过几十下後,妈妈的肛门中已经很光滑和放松了,我才扶着粗壮的大鸡巴将龟头挤进了母亲紧凑的菊花蕾中。妈妈的後庭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接纳我的阳具,但是超大的尺寸还是让妈妈不断地大声呻吟着。

我的鸡巴在妈妈娇嫩的肛门中由快到慢地做着活塞式运动,妈妈肛门里的嫩肉则被我的大龟头抽出的时候带得翻出红红的一轮。

我偷眼看沙发上的爱妻和爸爸,不知什麽时候慧珍已经躺在沙发上,被爸爸分开双腿,爸爸粗壮的大鸡巴插在慧珍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慧珍浓密的阴毛已经变得闪闪发光,爸爸的阴茎上尽是她分泌出来的淫液。

慧珍开始还忍着不叫出声来,後来可能受到了妈妈的感染,嘴里各种淫秽的语言已经不绝於耳。

「噢……哦……啊……啊……啊啊……爸爸……你的……大鸡巴……好粗好硬呀……儿媳……被你……操得好舒服……我……哦……噢……我的小穴……都被你插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好儿子……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的屁眼……都……啊……啊……啊……啊……啊……都快被你插爆了……噢……哦……噢……噢……好儿子……你的大鸡巴……真长呀……啊……啊……啊……啊……」

妈妈的叫床声和爱妻的淫叫声交织在一起,我们家变成了快乐的淫窝。

妈妈的後庭被我插了足有六百多下,肛门估计已经有些麻木,妈妈只知道扭动着屁股配合我的抽插,淫叫声变得越来越小。

妈妈此时忽然肛门极度收缩,夹得我鸡巴实在爽极了。妈妈的小穴已经第二次高潮了,肛门紧紧地夹住我的大鸡巴,我舒服得快乐无比,粗大的阴茎快速地在肛肠内挺动了三十多下,脑子一放松,一股浓精疾射出来,龟头在妈妈的肛门里颤动里五、六下,大量的精液留在了妈妈的直肠中。

然後,我抱着柔软的母亲肉体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沙发上爸爸和慧珍的公媳大战,妈妈小穴内的阴精和淫液流了我一腿,可见她的小穴有多浪了。

爸爸已经和我爱妻换了另一个性交姿势了,慧珍趴在沙发扶手上,撅着雪白的屁股让爸爸的大鸡巴从後面快速地进进出出,爱妻小穴内的嫩肉不时被爸爸粗壮的阳具带翻出外。

看着爱妻被爸爸狠狠地奸淫,我竟莫名其妙地产生了极大的兴奋,胯下的小弟弟竟然又很快的硬了起来。

可能是一种反射的报复感,我扶着有些疲劳的母亲裸体来到沙发旁,我让母亲俯身和爱妻面对面地扶着沙发的同一侧,我将兴奋的大肉棒「噗滋」一声直插进妈妈的小浪穴内,开始操起母亲来。

我们父子像是比赛似的,面对面操起对方的妻子来。

爸爸的阴茎说起来已经算是大号的了,但是和我的大鸡巴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两父子干得妈妈和爱妻的呻吟声再次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刚操了妈妈有两百来下,妻子那边已经被爸爸操到高潮了,随着爱妻的低吟,爸爸也快速地挺动着鸡巴,身子抖了几下,显然已经在爱妻阴道里射精了。按时间来说,我的第一次射精时间要比爸爸持久些。

爸爸和慧珍双双高潮後倒在沙发上休息,我也没了竞争对手,我的阴茎一边在母亲的阴道中抽插着,一边推着妈妈的身体移向浴室。

我们进入了浴室,我将妈妈按在浴室的大玻璃窗上,从後面继续的操干着。妈妈可能已经很累了,就回头对我说:「儿子,妈妈不行了,让我歇会吧!妈妈的小穴都酸了。」

我听妈妈这麽一说,也心疼起妈妈来了,於是抽出了阴茎,打开水龙头,替妈妈清洗污物。我在为妈妈清洗身体的过程中,少不了又对她一阵轻薄。

过了半个小时,我和妈妈在浴室中出来,却看见不知什麽时候爸爸又和爱妻操了起来。爸爸真不愧是练健美的,虽然已年近五十,但他不仅有一身漂亮的肌肉,还有那麽好的恢复力。

我於是将妈妈放在另一张沙发,让她多休息一下,我则走向了沙发:「爸,我们一起玩吧?慧珍还没以一敌二过呢!我们来训练一下她吧!」

爸爸说:「好呀!你的鸡巴比较长,先插她前面吧!我来干她後面。」

说着,他将阳具从慧珍的小穴中拔出,我则坐在沙发上,让爱妻跨坐在我腰上,然後父亲将好多的淫液涂在慧珍的肛门里。慧珍慢慢地将我的大肉棒先纳入肉穴中,大阴唇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我则缓缓地挺动着鸡巴,抽插着爱妻的淫穴。

爸爸此时很有经验,先在後面用一根手指插了进去,抽插着慧珍的肛门,然後慢慢地变成两只、三只……待慧珍的肛门已经适应了爸爸的三根手指後,爸爸才将肉棒对准了爱妻棕色的肛门缓缓地插进去。

爸爸的阳具也很粗大,我的大鸡巴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爸爸的阴茎在和我隔着一层肉腔相互碰蹭着。

爱妻此刻的叫床声比刚才任何时候都大:「噢……啊……啊啊啊……啊……啊……老公……爸爸……你们两个人的鸡巴太大了!我的下面两个洞好涨呀……哦……爸爸……你的鸡巴真粗……我……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屁眼快爆开了……喔……噢……噢……噢噢……」

妻子渐渐已经进入疯狂状态,她的屁股开始大幅地起伏,而我们父子两人则都加快了抽送频率。

我们真不愧是父子,显得是那麽合作无间:每次我的鸡巴拔出时,爸爸的肉棒就会深入;而爸爸的肉棒抽出,我的大鸡巴就会直插到底。

慧珍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刺激,没有三百多下,她就已经高潮两次了。当我们抽插到五百多次时,慧珍已经呻吟声小了,因为嗓子已经叫得有些沙哑了,我则拔出了阳具,爱妻小穴内大量的阴液顺着她洁白的大腿流到了沙发上一大片,小穴像一张小嘴般一张一合的。

母亲此时已经缓了过来,看到媳妇兴奋得如此,她也按捺不住了,趴在地毯上,发骚的扭动着诱人的大屁股。我冲爸爸一使眼色,他立刻明白了,爸爸这次钻到妈妈身下,将昂起的大鸡巴插进了母亲的肉穴中,我则蹲下身,手扶妈妈的雪白屁股,将大龟头挤进了妈妈的肛门。

爸爸这回和我一起奸淫妈妈甚是兴奋,快速地抽插着,我则基本上保持适中的速度操干着妈妈的後庭。妈妈的肛门刚才经过我的开垦,已经适应了我的大鸡巴,但是这回她下面的两个洞同时被两根巨大的阳具塞满,这种快感以前还是从未有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好……好儿子……你们真会插穴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插得我爽死了……噢……噢噢……我美死了……噢噢……噢……美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屁眼涨死了……噢……好儿子……妈妈的屁眼……被你插……插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淫叫声越叫越大,我和爸爸的抽插速度也同时加快了。

「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好儿子……我高潮了……插快点……噢……噢……噢噢……噢……」

妈妈的屁股晃了几下,一股浓浓的阴精随着爸爸把阴茎拔出,流了爸爸一下身。这时我将妈妈的身子抱起翻了过来,妈妈将爸爸的肉棒坐入菊花蕾内,用後庭套动着爸爸的鸡巴,我从前面将大号鸡巴插进了妈妈的浪穴中,微褐色的大阴唇亮晶晶的黏满了淫液。

妈妈的臀部悬空地接受着我们父子俩的奸淫,但是被两个他最爱的男人操穴和肛门也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又要丢了!噢……噢……噢……儿子……快……快……快插妈妈的小骚穴呀……啊……啊……啊啊……」

妈妈在被我和爸爸操了半个多小时後再也没力气了,躺在爸爸的身体上哼哼着。爸爸现在下面猛地一冲刺,哆嗦了几下,将浓精射在妈妈的肛门里。

爸爸一射精,我则抽插了妈妈的肉穴五分钟後,伴随着妈妈的第四次高潮,也射出了一股滚烫的精液,深深地射入了妈妈的子宫。

我们家庭的乱伦性交足足持续了六个小时,在这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和爸爸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奸淫着妈妈和慧珍,其中不乏很多高难度的姿势。

比如我们的「长江大桥式」:我和爸爸对面站着,妈妈像杂技演员一样仰面弯腰成「n」字型,妈妈口中含着爸爸的肉棒,小穴则承接着我的抽插。慧珍则将腿放在爸爸的肩上,双手扶着我的大臂,将头枕在我肩上与我热吻,爸爸则用舌头灵活地舔弄着她的阴蒂和大小阴唇。好一个母亲为孔、爱妻为桥面、我们父子作桥墩的立体肉桥。

我们的花样不断翻新,客厅、卧室、浴室甚至厕所和厨房,都留下我们乱伦杂交的痕迹。

最後我们都干得很累了,四个人倒在母亲的大床上,我无力地躺在爱妻的大腿上,手中抚摸着妈妈丰满的乳房;爸爸则一手抚摸着爱妻的丰臀,「呼呼」的打起了鼾。

妈妈低声对我说:「儿子,怎麽样?看你今天这麽兴奋,是不是喜欢上家庭乱伦杂交了?」

「妈,儿子何止喜欢,简直爱上它了!妈,儿子从前何曾想过这样与爸爸、妈妈一起做爱呀!妈,我看今天你也玩得很疯狂呀?」我说。

「儿子,妈妈从前也这样玩过,只是这次你的大鸡巴实在太惹人喜爱了,妈妈的屁眼现在还有些麻呢!」

「什麽?妈,你们从前玩过?你们和谁呀?难道是和大哥与嫂子?」我听到妈妈说这不是第一次杂交,立刻来了精神。

「呵呵,真让你猜对了,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们的确和你哥哥宏德和彩云也玩过,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还和你舅舅和你舅妈玩过呢!你舅妈在床上那才真叫一个浪呢!哈哈……」

妈妈的这番话这是出乎我的预料。因为我舅舅可是朝阳区地税局副局长,而我舅妈是一名很有名的心理医生。

「妈,我舅妈是学心理学的,她怎麽能接受这样的乱伦杂交呢?」我百惑不解。

「学心理学的又怎麽了?她也是人呀!记得我上周和你说的那些话吗?那是你舅妈的大论,等下次你见到她亲自问她吧!」

「噢……喂!妈,那既然你和他们都玩过,那你下次何不搞个大聚会呢?那多热闹呀!」我晃着妈妈的乳房,对她说。

「呵呵,你着急了?现在你们不都已经进入状态了吗?我明天和他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什麽时候有时间。」妈妈看来也很期待这样的大团圆。

我看到妈妈已经答应了,嘴上没有催,但实际上,我的脑海里已经开始幻想舅妈那成熟的裸体和大嫂彩云那高挑的模特身材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