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归路1357246(为了20厘米)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归路 归路

    过来说话的是寨子里族长的女儿,叫月影沙丘,是寨子里最漂亮的姑娘,酒红色的长发垂到腰边,圆圆的脸庞还有点可爱的婴儿肥,明亮的双眼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唇薄而小巧,鼻子总是轻轻皱起,一副俏皮模样。此时的少女就站在傻子身前,一身短衣短裙,手臂白似藕,玉腿雪如莲,连傻子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1357246(为了20厘米)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归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归路》,是作者1357246(为了20厘米)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过来说话的是寨子里族长的女儿,叫月影沙丘,是寨子里最漂亮的姑娘,酒红色的长发垂到腰边,圆圆的脸庞还有点可爱的婴儿肥,明亮的双眼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唇薄而小巧,鼻子总是轻轻皱起,一副俏皮模样。此时的少女就站在傻子身前,一身短衣短裙,手臂白似藕,玉腿雪如莲,连傻子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归路》 第49章 免费试读

柔儿不怕,婉妹妹应该没有走远,随时会回来,赵大哥还在里屋,要是真听到了动静也会出来,面前的两个老人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太过份的事,可是…这样已经很过份了。

柔儿此时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并拢着,即使是这样短裙与大腿仍旧形成了一道三角形的缝隙,四只眼睛恶狠狠的盯了上来,奈何柔儿的双手紧紧的护在前方,总算暂时遮挡了一下。

“你们是来看病的还是看我的?眼睛再不老实下回不让你们来了。” 红着脸轻声的呵斥一声,不仅没有恐吓的效果,反倒更加显露出自己妩媚的一面。男人的目光简单而直接,扫在自己敏感的部位上有如实质,不能再这样了,柔儿从他们的眼里已经看到了浓浓的欲火。一只手搭着张爷爷的腕脉,脉象快速而有力。

“姑娘,我这病还能治不?”

病?哪里有病了,就是真有病也不是大夫能治的,得女人治。

“您的身子骨硬朗着呢,我给您开几副去火的药,文火慢炖,等吃完了您这身子就没事了。”

柔儿一只手还搭在老人腕上,另一只抬起来开始写下药方,她想快速打发两名老人离去,再耽搁下去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修长的腿上传来丝丝凉意,柔儿将腿并的更紧一些,她当然知道现在那里已经没有遮挡,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自己的秘密。

果然,老人们的眼神闪烁了起来,眼中满是狐疑和不可思议,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柔儿双腮绯红,双腿不安的搅动着,他们一定是看不真切才会有这样的神情,想到自己的短裙下…真是羞死了。飞快的在方纸上写下药方,柔儿受惊般站了起来,顾不得两位老人不舍的目光,“好了,方子开好了,两位可去前堂取药。”

“可是姑娘,我呢?还没给我看呢。” 赵大爷犹不死心。

“你们父子的病症相同,都是虚火旺盛,用这一张方子就好。” 柔儿哪敢给他机会,这也就是老人,要是年轻些怕是已经…已经…柔儿的脸更红了。

眼见着没戏唱了,柔儿已经拼着吃亏,扶着张爷爷站了起来,任由对方的手臂无意中挤压在自己饱满的乳房上。啪!还没等迈动步子,老人的手一抖,拐杖倒在了地上。

要是沙丘那个傻丫头,肯定就大大咧咧的蹲下身去给老人捡了,然后被人尽窥自己裙中的美景。柔儿当然不会,聪明的姑娘饱受傻子的欺凌,本能的就反应过来如果自己蹲下去肯定就让前面的张大爷看光了,可是又不能让两位老人弯腰,所以美貌的小妇人想了一聪明的办法,尽量让双腿绷直,然后直直的弯下腰去…鼓胀的乳房快要从胸衣中掉出来了,不过柔儿顾不上这些,总比被人看到裙下要好。柔儿的腿很长,柔儿的腰肢很软,柔儿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地上的拐杖…发觉到不妥时柔儿的手已经触到了拐杖,相公给的这件裙子实在是太短了,比沙丘妹妹的褶裙还要短些,直立着还能将将遮住臀部,这一弯下腰去…张大爷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老爹的拐杖掉的是时候呀,她这一弯腰那两颗大奶几乎有一半都露了出来,白腻的乳肉和衣衫相交处,赵大爷甚至看到了铜钱大小的半圈粉色乳晕。张大爷很孝顺,这样的美景还是不要提醒老父一同观看才好,不然抢了我的位置…不对,不然一定会气血冲头的…

张爷爷的拐杖是故意掉的,只是运气不好,姑娘没有上当,居然背对着自己直直的弯腰去捡,那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前面那个兔崽子最起码还能看到那对儿肉球呢,我这真是真是真…然后随着柔儿的弯腰,紧裹着柔儿浑圆臀部的白色紧身短裙就在老人的目光中一寸寸的向上褪去。两瓣丰满如月般的白腻肉臀就这样出现在了老人眼中,紧紧的夹着中间的臀缝,魅惑般的随着柔儿的弯腰轻轻的摇动…当柔儿觉察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大半个圆臀已经露了出来,随着啪的一声轻响,身后的老人居然情不自禁的在柔儿的臀瓣上拍了一巴掌。

“啊!”

受袭的柔儿轻叫了一声慌忙站直了身子,只是裙子还没来得及拉好,后摆带动着前摆也褪上去一些,诱人的耻丘在两位老人的目光中一闪便被柔儿慌忙拉裙子盖住。

“张爷爷,你,你坏死了…啊张爷爷,你,你怎么…”

兴许是短时间的刺激太大,老人脚下一个踉跄,被眼疾手快的柔儿一把扶住,重新又躺回了小床上,“受不了,多少年没见过了,姑娘你的屁股可真圆,一看就是好生养的。”

柔儿气他都站不稳了还满嘴胡话,“就会欺负我,等下我告诉张奶奶去,就说您占我这孙女辈的便宜。” 话一出口自己都脸红,连忙叉开话题“让你眼睛不老实,是不是头晕,闭上眼,我给你按摩穴位,一把年纪了还…” 柔儿红着脸说不下去,只好俯下身子为老人推拿穴位。

只是有一件事她忽视了,在场的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张大爷呆呆的立在旁边双眼紧盯着柔儿的圆臀,刚才那一瞬看到了什么,那白色的短裙下便是毫无防备的桃源,白腻而肥嫩,女人他当然见过,却没见过这么美的,而且那白花花的一片,好像没有毛?媳妇本来就是别人的好,何况是柔儿这样刚刚褪去了青涩开始散发出成熟味道的绝美少妇,论年纪只与自己的儿媳相仿,可人家的闺女怎么长的让人一眼就会忽视掉年龄的差距,而只想着她是个女人呢?张大爷的小腹一阵阵的发胀,眼中的欲望渐渐燃烧了起来…

张爷爷很享受,这姑娘人好心善,自己拍了她屁股也不真的生气,按摩的技术也好,老人现在已经不晕了,还有功夫偷看那一对儿就在自己眼前晃荡的白嫩乳房,白的像发了面的馒头,要是能亲,亲一下就好,老人悄悄的嘟着嘴扬了扬脖子。柔儿发了老人的举动又羞又气,还真是老小孩,当然不能让他得逞,身子只抬起一点,老人就发现那白白的一对儿乳房好像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吃不到,嘴里发出小孩子不甘的哼哼声,正要把脖子再扬起来些,那咫尺天涯的一对丰乳却突然向他的脸上压来。

“啊,不,不要…”

随着柔儿的轻呼张爷爷幸福死了,一张老脸已经埋进了两团软肉中间,还是人家闺女主动的,真孝顺呀。这次可是亲够本了,老人甚至努力的摆头想把柔儿胸前半掩的衣襟拨开,好尝尝那红豆的滋味。

敏感的乳房摩擦在老人粗糙的脸上,不时还有一条湿润的舌头滑过细腻的乳肉,柔儿当然不是想让老人占她便宜,只是她站不稳了,身后,更敏感的部位被人偷袭得手。

实践证明忽视了更为年轻的张大爷是错误的,借着柔儿背向自己的功夫,老人再也抵挡不住那短裙的诱惑,尤其明明知道那薄薄的布巾下是怎样的一种美景,修长的大腿微微分开了一道缝隙,老人想着哪怕自己偷偷从后面蹲下身子,看一看也能过足了眼瘾。他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所以他忍不住了。

柔儿丝毫不知道身后老人的打算,她甚至还顾不上为刚才的春光乍泄害羞,张爷爷的年岁太大了,总是受这样的刺激柔儿真怕出什么意外。所以当张大爷被眼前的景色迷住越靠越近时,直到灼热的鼻息喷在她敏感的阴唇上柔儿才有所发觉,然后便是的一张脸都贴了上来。

“啊,不,不要…别别舔”

张大爷把整张脸都埋向柔儿阴部迫使柔儿本能的向后一挺臀,裙摆这次是被人从后面拉了上去,左摇右摆的鼻尖刮蹭在两片敏感的阴唇上,让她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腿是合不上了,还有再被分的更大的趋势,张大爷已经贪婪的用手扒住了两片臀瓣,努力想要分的更开些,伸出舌头顺着两片阴唇夹出的湿腻缝隙狠狠的从下往上舔了一下。

“啊…”

柔儿一声长吟,再也站立不稳,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张爷爷的脸上。想用手推开身后的男人,却顾此失彼,手提不上力气不说,随着一声轻吟,张爷爷终于拱开了柔儿胸前的衣襟,毫不客气的把一颗粉嫩的乳头含入了嘴中。

“啊,你,你们…父子俩欺负人家,…啊张大爷不,不要那个不能咬,不能…啊…”

随着柔儿的轻呼身子也是一阵急抖,张爷爷这才发现原来他占的便宜不算什么,他儿子的脸都埋到人家姑娘屁股后面去了。

张大爷刚刚在柔儿阴唇间凸起一个肉粒上啃了一口,没想到这小妇人如此敏感,居然就这么泄了,正想着再试一下,就听得老子骂道“你个兔崽子,这么轻薄人家姑娘,怎么还咬人,赶快给人赔礼。”

明明占着便宜话却说的一本正经,柔儿哭笑不得,只是老人家下面一句“姑娘他刚才咬你哪了,快让爷爷看看,可不敢咬坏了。”

张大爷十分佩服,姜果然是老的辣,看爹这借口用的。虽然舍不得,可老爹开口了他也不敢违逆,柔儿刚刚小泄了身子,虽然不甘却提不起什么力气,柔弱的身子被张大爷半抱着来到了床头,两条长腿分开跪在老人的头部两侧,阴部便正好悬于老人头顶。

“不,张爷爷你别看那里,人家没事,真的没事。”

自己的羞处被一个老人如此仔细的观看,身边他的儿子还借着机会大胆的抓住了自己的乳房,柔儿当然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可二狗还在里屋,自己的声音够大了,他听到了怎么还不出来,还有婉儿那死妮子,跑哪里去了?

“还说没事”

老人说道“都咬肿了,我给你吹吹…”

柔儿此时已经听不清老人的嘟囔,灼热的气息喷在自己光滑娇嫩的阴户上,她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唯恐自己整个坐到老人的脸上去,可是腿渐渐的酸软,乳房也被站在自己身后的张大爷肆意把玩着,敏感的乳头划过老人粗糙的掌心,柔儿抿紧了嘴唇,双臂无力的向后推拒了几下,终于娇小的身子一阵颤抖,那是身下老人好心的为她吹拂咬伤的地方,“不,别这样,啊…”

年轻的妇人娇吟着瘫倒在老人身上,再也顾不得暴露的下身,此时的柔儿把两片肥美的花瓣毫不保留的呈现在张氏父子面前,唯一的区别在于父亲是从下往上看,儿子是从上往下看。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屋里只听的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柔儿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她想支起身子,她也想护住屁股,可最终她什么也没做成,当两个老男人争先恐后的一起把脸埋向她的阴户时,她已经什么都做不了,“别,你们别这样,你们怎么能…啊…张大爷,不要不要舔后面脏啊…”

白色的短裙无助的挂在柔儿纤细的腰间,两片肥白的臀瓣被张大爷用力的搓揉着向两侧分开,男人们此时已经转入了下半身思考的模式,两片粉嫩的阴唇上沾满了男人的唾液,柔儿的身子无力的趴在张爷爷的身上,只是翘起如满月般的白嫩肥臀任由两个男人予取予求,而在她的脸边,一顶属于父亲的帐篷已经悄然支起。

张大爷终究年轻些,五十多岁的他还有着旺盛的需求,往日里来的次数不少,可也是多占些口舌便宜,偶尔能看到些柔儿胸口的春光,回去便够他撸一整晚,哪像今天如此大鱼大肉,只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父亲的功劳,自己是个蹭的,哪怕是鸡巴真的一柱擎天,可也问过父亲的意思不是?“爹,我,我……”

知子莫若父,张爷爷人老心思却灵活,当然知道他儿子是忍不住了,“瞧你那出息,这么会儿都等不得?候着,我帮你问问…姑娘呀,我家这小子忍不住了,你看能不能…”

“不,不能” 柔儿哪还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直接便回绝了过去。都是一条街的街坊,要说真是强奸他们是不敢的,如今这样已是让他们占了大便宜,要不是那天害怕相公知道了又要戏弄自己,哪会答应张爷爷什么条件,又怎么会…“啊啊张爷爷你别舔那么用力别噢噢”

快感通过阴蒂向全身扩散,柔儿的肌肤上已经罩上了一层粉雾,来了,就要来了,可就在只差一步就能攀上巅峰之际,那游走在阴蒂间的湿滑舌尖却滑了开去,柔儿本能一声娇哼,圆臀摆动了一下,未等她反映过来那舌头又卷了上来,灵巧的拨弄了几下肿胀的肉粒,感觉到柔儿身子再次开始颤抖时,又离了开去…几趟下来折磨的柔儿叫苦不跌,那总是差一点的滋味已经使她快失去了理智,到后来老人把舌尖移开时,她已经本能的翘臀追索过去…

张大爷看傻了,自家老爷子还有这样的功夫,一把年纪了居然只用舌头就舔的这个绝美的小妇人翘臀相就,父子连心,就在这时,赵大爷发现父亲若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

柔儿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如今轻薄自己的是两个人呢,而且还是一对儿父子,便是那个儿子自己也要叫一声伯伯,可是现在赤裸的下身就袒露在两人眼前,肿胀的阴蒂还在任人品赏,马上就要到了呀,柔儿已经决心只要泄了身子就结束这场荒淫的游戏,还差一点,就差一点,那个舌尖再次向后离去,柔儿觉得只要再舔几下自己就要泄了,圆臀不甘的向后追去,突然她停住了…

不敢稍有异动,经验告诉她那个圆滑的甚至已经微微撑开穴口嫩肉的东西是属于男人的龟头,天呀,还是自己撞上去的!柔儿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恰恰相反,成熟的身子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应,那从穴口冉冉而出的透明汁液便是证明,惊慌的回过头去,只见张大爷一脸无辜的站在自己的圆臀后面…柔儿只凭感觉也知道臀后的那个物件是如此的雄伟粗壮,不敢与他对视,柔儿满面羞红的转回头去,她想要脱离接触,可就在这个时候那恼人的舌尖又来了,这次只是轻轻在阴蒂上一点,在柔儿身子的颤抖中又点了一下…

二狗的眼中闪烁着欲望的光芒,自己心中的女神正被两个老流氓非礼着,看的出柔儿还在挣扎,雪白的圆臀颤抖着压在老人的脸上,她终究克制了自己的欲望,没有再向后追去,只是两只手已经无力的扶在了床上,半裸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趴到了老人身上,微微的娇喘中,隐约听得女子说的是“不,不要…”

然后二狗就看到她突然仰起了优美的白颈,黛眉轻皱中,一声娇哼脱口而出。转头看去,站在柔儿身后那个被她称为张大爷的老人双手扶着柔儿圆润的翘臀,正嘶嘶的吸着气一点点的把身子贴了上去。

男人分两种,一种禽兽,一种禽兽不如。张大爷显然是决定当禽兽,趁着柔儿犹豫的功夫,腰部只是轻轻使力,粗壮的龟头就破开了柔儿的花瓣,嫩滑的软肉包裹住了龟头,滋润湿了棒身,最后像一张小嘴般把整个鸡巴都吞了进去,当龟头陷进一片软肉的包围无法再寸进的时候,两个人的嘴里同时满足的哼了一声。

“张大爷你怎么能插进来人家是有相公的噢你别动我一定去告诉婶婶你欺负欺负人家噢噢不要” 柔儿突然挣扎的回过头去,下边张爷爷已经重新叼住了她的阴蒂,他儿子的大鸡巴也已经全部没入了阴道中,此时的拇指正按在她毫无遮挡的菊花上,柔儿再也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身子只转了一半,高潮已经来了,痉挛着失去了力气的她却没有摔倒,张大爷的手从腋下穿过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把柔儿的整个身子拉的立了起来,在小妇人轻轻的挣扎中,用自己的一张臭嘴盖住了柔儿幽香四溢的红唇。

她是被强奸的,她一定是被强奸的,二狗已经给眼前的一幕定了性。他想去救她,他想跳出去推开那两个老头,然后宣示对那具娇躯的拥有权,至少在那个秃头公子不在的时候…可是他知道今天这注定是个梦想,因为二狗的身子现在不能动,他的身边,一具胖大的身影像无边的乌云般压在他的心上。

挡路的人有四个,功夫也许不算高却有一套配合的技击之法,胖墩儿护着云竹没有露面,傻子料理完也颇费了些功夫。总感觉他们出手间很是奇怪,气势威猛,内劲也足,但是却给人一种生疏感,眼下三死一伤的局面也是傻子愿意看到的,拉下最后一人的面巾,傻子一愣,跟照镜子一样,“和尚?” 不对,“喇嘛?”

更糟的是这人不会说汉话,叽里咕噜的一顿后傻子一句也没听懂,这是哪个庙里的吃饱了撑的玩打劫,这不是耽误人家回家吃饭么!

“胖墩儿,出来,把这个绑了回去慢慢审,一个喇嘛也敢…喇嘛喇嘛…”

胖墩挑帘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不见了傻子的踪影…傻子的心跳的很快,隐隐的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小虎婚礼上那个叫桑珠的喇嘛,那个他见过的喇嘛中武功最高的一个,武功其实不重要,再高也就是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关键是他当时看柔儿的眼神…傻子的身形又快了一分。

自己的遇袭只是意外,没有告诉家里人的必要,傻子知道柔儿此时应该还在药堂坐诊,翻身跳过围墙时耳边已经传来了那熟悉的喘息声,是柔儿,她没事,只是居然又背着自己偷人,不对,里屋还有三个人…真的是他!

柔儿此时正跨身坐在张爷爷的腰上,粉嫩的肌肤已经被汗水湿透,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真的还硬的起来,肥臀被张大爷抓在手中托起,放开时柔儿偏会重重的落下,湿腻的肉穴一次次的吞吐着老人苍老的肉枪,在二人的交合处,一片片白色的粘液被挤了出来。那是刚才张大爷在享受完柔儿的身子留下的种子,他倒也孝顺,知道老爹年岁大了,居然拉着柔儿坐在了他父亲身上,他还在后面帮忙,伴随着柔儿一声声的呻吟她身下的老人舒服的直哼哼。

“好姑娘,你,你舒服么,别看爷爷现在老了,肏个女人都要让儿子帮忙,可我这鸡巴年轻时也是有名的金枪不倒!”说着还伸出形如枯槁的双手抓住了柔儿胸前跃动的乳房。

柔儿的上衣此时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只留了一条白色的短裙还挂在纤细的腰间,却毫无遮挡的作用。乳头被老人粗糙的掌心摩擦着,柔儿猛的抓住了老人的双手,也不知道是要他拿开还是让他握的更紧些,白腻的乳肉从老人的指缝间溢了出来,“你你还说你们父子就这么要了人家的身子让人家以后怎么去见张婶婶和张奶奶噢我一定要去告噢告噢…”

身后的张大爷总是在柔儿说告的时候松手,让她肥美的屁股重重的掉在父亲的胯间,花心接连遭受的撞击让柔儿说不出话来,身子再一次落下后终于怎么也不肯起来了,娇小的身子也趴在了老人的胸膛上,肥臀轻翘,从后面看去能清楚的看见老人的鸡巴还插在她一片粉嫩的蜜穴中,“儿呀,停停 ”

老人说道“这姑娘真是敏感,居然又泄了身子。”

柔儿的身子已经提不起一丝力气,可是穴里的鸡巴还在跳动着,“坏死了,张爷爷,你们父子居然轮奸人家,还说人家敏感,噢噢张大爷你你做什么?”

张大爷眼看父亲的鸡巴插在柔儿的屄里,这刚才半天力也出了,老爹也爽了,自己射过一次的大将军再次变的杀气的腾腾,不骄傲都不行,自己都不知道这老身板居然能梅开二度。眼前的肥臀是那么的圆润诱人,刚才那滋味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听说这小娘子的夫君还是个官身,自己也算肏过官老爷的夫人了,要说这就是和村妇不一样,连床都叫的那么有味道…心里的想法反映在身体上,柔儿很快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两瓣丰满浑圆的臀肉间,一根肉柱夹了进来,坚硬,滚烫,杀气腾腾…

“啊,张大爷你你又”

柔儿的反抗没有任何效果,他知道男人要做什么,这样的滋味几年前她尝过一次,那可真是让人…柔儿把自己的圆臀再次向后翘了一下,在保证张爷爷的鸡巴不掉出自己阴道的情况尽量把屁股张的更开,她知道刚开始会有些不舒服,等都进去就好。男人贴上来了,柔儿轻轻的抿起了嘴唇,她在等待那破关的一击,只是…“嗯?不,不,张大爷,你走错了,不是那里,不是噢噢疼,你轻点不行,插不进去的不能两根噢…”

是的,张大爷没有插柔儿的菊花,而是挺着鸡巴往柔儿的阴道塞去,而在那里,他父亲鸡巴并没有退出去。腰肢被身后的男人固定住了,柔儿无处可逃,双腿分开到了极限,柔儿咬着牙忍受着那几乎要涨裂的感觉,一点点的,在柔儿蜜穴的润滑下,属于父子的两根鸡巴并排的躺到了一起。柔儿的屄肉展示了惊人的弹性,将两根鸡巴紧紧的包裹在,“你你们欺负死人家居然一起肏人家屄要撑开了啊先别动噢别动好涨”

少妇美到极致的身子被牢牢的固定在了两个老人中间,躺在下面的张爷爷根本不用动,他儿子在后面的抽插自然带动着柔儿的身子不断的用肉穴吞吐着两根肉枪,从开始的疼痛,到慢慢适应,到两根鸡巴一进一出带给阴道那不间断的冲击,柔儿的喉咙间再次发出了诱人的呻吟,胸前的美乳已经被身下的老人含入了口中,身后他稍微年轻些的儿子更是一边肏弄一边拍打着柔儿的肥臀,“小娘子你这屄套的可真紧,我本来就是试试,没想到你真装的进去,说,你那相公是不是根本满足不了你?”

“你胡说人家人家相公才厉害噢噢好深花,花心被顶到了两根鸡巴都顶到了噢噢轻一点轻一点呀好涨插的好深人家又要来了又要” 柔儿的身子已经有再次痉挛的迹象,可两个老人并没有停下,“爹,我,我要坚持不住了…”

“嗯,这丫头的屄肉太紧,我也不行了…”

柔儿“你,你们不,你们不能一起在人家屄里射精不要放过我噢噢”当身后的老人重重的一顶整个人都趴到柔儿后背上的时候,她那白皙的脖颈终于扬了起来“噢噢你们还是还是唔唔” 柔儿再次说不出话来,香甜的双唇被男人吻住,只是那颤栗的身体,交合处因为数量太多而溢出的白色粘液,两个老人急剧收缩的阴囊,显示着在这美少妇的成熟身体中正有不属于她男人的万千生命争相喷射着。

傻子看到的正是两个老人夹住自己的爱妻射精的一幕,这要是在平时他狠不得要加入战团了,只是今天…里屋的门帘挑开,桑珠,这个在小虎的婚礼后就没见过的喇嘛走了出来。正在交合的三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已经多了两个人,傻子看着他,一动不动,而桑珠则走到了三人身后,伸手在两位老人的身上点点了。

这是一次以生命为代价的喷射,柔儿只觉得两个老人射的特别多,居然一点都不输于年轻人,尤其是身后的张大爷,刚才都射一次了居然还有这么多,男人这时候是停不下来的,你不让他射痛快了休想脱身,柔儿喘息着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直到身后的老人身子软了下来才觉得不对,身下的张爷爷眼中也失去了光彩,这是人之将死的征兆,费力的脱出身来,两根鸡巴脱出阴道时,有大量的精液涌了出来,堵都堵不住,“张爷爷,你们这是…啊!”

柔儿终于看到了身后站立的两个人“你,你怎么又…”

然后他看见了傻子“相,相公?”

“看见自己的女人偷人你并不生气?” 桑珠说道。

“生气?我当然生气了,回去我会好好教育她。”

“我帮你杀死了淫辱你夫人的两个老淫棍,你打算怎么谢我?”

“怎么谢?让你也淫辱一次?”

“哦,那到不用,你把她送给我好了。”

“你认为我会答应?”

“不,我并不是在询问你。”

两个男人对视着不再说话,柔儿听的似懂非懂,有些羞涩的站到傻子身后,“相公,我,我…”

“你被他肏过了?” 傻子指的是桑珠。

一句话惊的柔儿目瞪口呆,“相公,我…" 最终点了点头。

傻子能看出来很简单,桑珠的功力提升的太快了,上次相见还在伯仲之间,今天傻子已经完全没有把握,只有一种可能,想起他在小虎婚礼上看柔儿的眼神,当时只是以为他是个好色的喇嘛,垂涎柔儿的美色,看来人家是看出来了。只是不知这番僧用了什么秘法,就算他知道柔儿身体的用处,这提升的也委实太快了些。

“几次?”

柔儿有些害怕,她从没见过相公如此严肃,甚至忘记了自己刚刚还被两个老人轮奸而被相公抓了个正着,三次的数量不多,只是最后那次也是柔儿第一次见到对方时,这个番僧明明答应过不会再来骚扰自己的,柔儿用衣衫稍稍遮掩了一下自己赤裸的胴体,从相公身后露出半边身子,默默的盯着眼前的桑珠“你,你骗我!”

“骗?不,我答应你不会再私下来找你,所以今天我在你相公露面后才出来的。可笑你这样的至宝他并不珍惜,肆意的冷落而让别的男人有机可乘,跟我走吧,只有我才能让你体验到极乐的世界,那个滋味你不想再尝到了么?” 桑珠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目光肆无忌惮的浏览着柔儿半裸的娇躯。

柔儿明显有些害怕的往傻子身后躲了躲,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就不会再留一点余地,柔儿看的出相公已经把气势提到了巅峰,自己太天真了,竟然相信只要随了他的心愿便能放过自己的谎话,只是如今的相公…只有柔儿知道相公已经很久没用自己的身体练功了,他总是认为抱着那样的目的交合就好像在夫妻间夹杂了一层目的性的因素,不是纯粹的性爱相公是不喜欢的,柔儿知道傻子关心自己,不想被误会他对自己好是为了别的什么,自从功力大成后两人之间就只剩下纯粹的性爱,当然和大龙那些为了救人的目的是不能算的,用傻子自己的话说“武功太高了很无聊的,人生寂寞如雪呀!”

如今这当初戏谑的一句话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傻子脸上,桑珠只是站在那里威势却如山岳般让人感觉无法撼动,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傻子甚至来不及通知帮手,里屋还有两个人,应该是婉儿和二狗,只是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显然是被人制住了,二狗那个废物不说连婉儿都能毫无声息的被人拿住…“好吧 ” 傻子突然说道 “这个老婆我不要,送给你。”

啊!啊?

除了傻子,柔儿和桑珠齐齐发愣,戏不是这么演的,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誓死捍卫主权,然后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么?也就是在这愣神的瞬间,傻子的身影已经如闪电般向着桑珠冲了过去。

知道今天的局面已然无法善了,一出手便尽了全力,只是那看似凶猛的一掌印在桑珠胸膛上时…“柔儿,走,快走!”

傻子的攻势刚猛而爆裂,可这不是他的特长,那一掌如泥牛入海般没有掀起一丝的波澜,他却不肯有半步的退缩。

噼啪的声响不断的从两个近距离相搏的人间传来,这是一场纯粹的较量,肘撞,肩扛,翻掌,撩退,身影在变幻中咋分还合,碰的一声爆响,傻子倒飞了出去,身子重重的撞在墙上,一股鲜血压抑不住的从嘴中喷了出来。自己太没用了,根本挡不住这个番僧,要是没有柔儿也许还能逃掉,可那个傻妮子,就知道她不肯离开自己的。

柔儿当然没有走,那年相公从自己的身边飞身而起的的画面至今还清晰的印在脑海中,再也不要分开了,这句话早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柔儿的心中。

“对不起。” 两个人对视着异口同声的说道。

“他太厉害了,我打不过他。”

“是我的错,我应该早就告诉你的。”

桑珠脸色由红变白,闪烁了两次后终于恢复了常色,“不错,不错,我的金龙九转已经练到了四层,可还是不能一击杀死你,看来能被天女青睐的人果然不同寻常,只是你太年轻,太不懂得珍惜,这样的身子你只要勤加享用天下何人是你的对手,现在,这个女人归我了。”说着胖大的身子向柔儿走去。

“不,你别,别过来。” 不知何时柔儿已经拆下了发中的银簪,尖锐的一端直指自己的咽喉,女子的眼神坚定而决绝,自己之所以能够任由男人享用这具身体,都是因为有那个光头宠着,因为相公喜欢呢,这句话便是柔儿最大的屏障。他吝啬,他大气,他温柔体贴,他胡搅蛮缠,他甚至设计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占便宜,他也会为了给大家一个活命的机会而独自面对千军万马,现在他败了,那个在柔儿眼中无所不能的相公第一次如此彻底的败了,有时败就意味着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桑珠没有再动,他远没有看起来这般自若,最后那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傻子固然被撞的飞了出去,他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这一趟中原全为这天女而来,现在几乎得手,他可不想功亏一篑。房间不大,傻子的身体萎顿在他的脚边,“别做傻事,这个男人还没死,你我要定了,可不能出什么意外,万一你出点意外我这心情一激动…咔嚓一声脆响,傻子一声闷哼,一条腿在桑珠的脚下成奇怪的角度扭曲着,柔儿拿着银簪的双手开始颤抖,“不要,你别伤害他,求求你别…”

这一对儿果然情深,男的为了女的可以拼命,女的只看男的稍受折磨就动摇了心智,这样的情侣女的怎么会背着男方偷人?有些东西桑珠无法理解,他只知道现在主动权重新回到了自己手里,“不伤害他?可以,我甚至可以放过他的性命,只要你心甘情愿的和我走。”

“不,柔儿,别答应他,不要答应他,你要是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傻子太了解自己的妻子了,桑珠说要放过自己的性命,柔儿一定抗拒不了这样的条件。

果然,“真的?你会放过他,只要我跟你走?”

“佛爷不会骗你,跟了我只会让你享受巅峰的极乐,那是别的男人不能给你的。你的男人我也不会再找他麻烦,金龙九转每上一层佛爷的宝杵上便多一颗珠子,那个滋味你不想再尝尝?”

柔儿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只是握着银簪的手终于捶了下去,“只要你能放过我男人的性命,我便都随你,否则我有一千种方法能杀死自己,你防不住我的。”

桑珠知道事情成了,说实话傻子的性命在他眼中此时已经一文不值,只要得到这个女子,神功就有大成的一日,到时候便可无敌于天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天下无敌和一个柔儿这样的美妇人诱惑力都太大了,如今二者兼得,桑珠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那好,我放过他了,只是你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否则佛爷怎么信你?”

“柔儿,不要,求求你不要,不…”

在傻子含糊的声音中,柔儿轻轻的褪去了身上不多的衣衫,成熟的身体上散发着诱人的光芒,雪白的乳房高耸着,修长的大腿尽头是微微凸起的肉丘,光滑白腻,上面还带着刚才交合后的点点斑驳,莲足轻迈,她主动走向了桑珠,一阵摸索后从僧袍下掏出了一个带着古怪凸起的庞然大物。

“相公,对不起…”小妇人眼角挂着泪珠,看了一眼相公后,张开自己香甜的小嘴…

“嗷…”

一声不甘的嘶吼,傻子觉得自己的心里被重重的捶了一下,老婆在含别人的鸡巴,往日里这让人兴奋的一幕此时带给他的只是无尽的屈辱和折磨,是自己的无能才让她被迫服侍这个番僧,而感觉舒服的也只有这个番僧而已。

又一口鲜血涌上了胸口,傻子努力不让自己昏过去,柔儿赤裸着身子蹲在桑珠身前机械般的吞吐着男人的鸡巴,随着那根肉柱在柔儿的嘴中变粗变硬,桑珠伸手捏住了柔儿一颗乳头,“这女人跟着你真是可惜,这样的女子就是你不用她来练功也该日日肏弄才是,你怎么让她饥渴到去外边找男人,便是这样被她含着,佛爷我已经忍,忍不住了…”

桑珠突然把柔儿的头紧紧的按向胯下,几次颤抖后,一道粘稠的液体便从柔儿的嘴角溢了出来。

柔儿擦拭着嘴角的精液,脸色红的根本就不敢向傻子的方向看一眼,“这样可以了么,你当着人家相公的面射在人家嘴里,他也是男人,他不会再要我了。”

桑珠这回放心了,傻子眼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崩溃的边缘,“好,你以后就是我密宗的天女,佛爷我会好好的疼你的。” 说着一双手又向柔儿的娇躯伸去。

“等等”出人意料的柔儿闪开了“我既然是你的人了,就不急在这一时,我毕竟和他夫妻一场,走之前能让我和他单独说几句话么?”

桑珠虽然疑惑,可是场间已无人能威胁到他,索性大方的允了。屋里只剩下夫妻二人,柔儿缓缓的跪了下去“相公…”

“柔儿你是骗他的对不对,你不会跟他走的对不对,你…”

“相公,一直都是你在保护我,保护姐姐,妹妹,让我也任性一次,我只是不想你死,相公我要走了,再要一次柔儿好么?”

傻子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而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柔儿轻柔的褪去了相公的裤子,慢慢的坐了上去,熟悉的感觉,湿腻,紧凑,即使刚刚同时包裹了两根阴茎也丝毫不见松弛,芳唇吻了上来,“相公,忘了我,我不要你去送死,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熟悉的人,熟悉的身子,甚至连在她体内射精的感觉都是那样熟悉,只是傻子知道她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

第二部(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