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夜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止月夜殇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夜殇 夜殇

    正天没有理会女人的叫喊,只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龟头停在女人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龟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穴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阴道深处的花蕊之中,像极了古代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女人的子宫,好象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龟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为过分的兴奋倒在了子宫的肉壁上!

    止月夜殇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夜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夜殇》,是作者止月夜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天没有理会女人的叫喊,只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龟头停在女人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龟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穴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阴道深处的花蕊之中,像极了古代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女人的子宫,好象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龟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为过分的兴奋倒在了子宫的肉壁上!

《夜殇》 第6章 盛夏的果实「完」 免费试读

林正天漫步在山间小径上。整条青石砌成的台阶湿漉漉的,两边松柏青青,森然耸立。风雨吹过,夹杂着“沙沙”的枝叶摩擦声。正天很享受这样的景境,驻足听涛,面带欣然之色,心头灵台清和一片。良久,风雨依旧,松涛阵阵,却不见人踪。

当林正天走出公墓大门之时,已是近晌午。门外一辆黑色“宝马”的后窗徐徐降落,露出两张亦喜亦嗔的娇靥。男人心头一热,加快步伐走向汽车。他打开车门,刚刚坐好,一双洁白晶莹的纤手从后面搭在他的肩上,帮他把半潮湿的西装脱掉。

“怎么去了那么久?”

温柔清婉的声音响起,是刘依蓉,她顺手把湿衣放在副驾的位上。男人看着美妇的眼神很温柔,却没有马上回答,反手将另一对皓腕握在手中——月儿从侧后搂住父亲的脖子,银铃般的笑着。

“我想他们过的很好,很安宁!姐,我们认识多久了?十九年了吧!”

男人的语气缓慢低沉,坚定中带有几许伤感。

“是啊!都十九年了。”

美妇幽幽的说,眼神很温柔。

月儿温润的双唇分别吻了父亲和母亲的面颊,笑嘻嘻的说:“爸!妈!我肚子好饿哦。回家吃饭吧。”

说完还用小手在凸起的小腹上轻轻抚摩了几下。

正天的眼神随着女孩的动作变的温柔、爱怜,视线从女儿的身上转移到同样挺着肚子的妻子,再至那美丽如花的俏脸,男人笑了,满足而幸福。

“我们回家吃饭!”

正天启动车,打转方向盘,“宝马”平稳的开动,行驶在公路上。

美丽动人的母女花,两个娇俏可爱满脸慵懒的孕妇,低语轻笑,不时将手中削好的水果塞进男人的大嘴。

在经历“自杀事件”之后,生性温婉的妻姐原谅他和女儿之间的事情,且在得知女孩怀孕并将誓死保护腹中胎儿的做法后,竟在某一程度默许这种关系。而林月儿也因此休学,专心在家等待孩子的出世。

正天有点惊讶妻子的转变,但他不想多说什么,他也不想让两个他所深爱的女人当中任何一个再次受到伤害,也就顺其自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趁着清明节,他带着妻女祭拜已故的双亲——十九年前,在一场车祸中,林正天的父母为了保护儿子而失去了生命。在这场车祸中,林正天失去了双亲,却迎来了一个真正走进他生命的女人,一个用鲜血拯救他生命的女人,一个深爱着他的的女人,一个他所深爱的女人——刘依蓉。因为风雨,他让有孕在身的母女俩留在车内,独自祭拜父母。

在双亲的合墓前,当他看到墓碑上父母依旧年轻的遗容时,想起母亲在临终时那因为担心他而迟迟不肯瞑目的双眼,心中有感,说出了那句话:“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归宿!”

正开着车的正天,从倒车镜中看到两张洋溢着母性光辉的娇颜,心中满足的一笑。

3月26日星期天下午,林正天陪着妻女在商场选购婴儿用品。他看到许多小孩在父母的带领下,开心的买零食、玩具,再看看自己的待产的夫人、女儿时,心中甜蜜。

他跟在两个美丽娇媚的孕妇后面,看着那两个因怀孕而更加圆滚挺翘的肥臀时,忍不住急吞口水,趁着无人时捏上一把,惹得两个美人回眸一白眼,嗔怪:“大色狼!”

正天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己的老婆都不能摸了吗?岂有此理!自己都憋了好久了,都快出毛病了。每次和两个美人调情时,吃亏的总是自己——只许看,不许吃!满腔的欲火无处发泄。唉!郁闷!什么时候能玩一龙二凤呢?林正天在脑海中意淫,想着龌龊不堪的东西。

5月12日,刘依蓉为他诞下一子。

6月1日,林月儿生下一女。万幸,孩子很健康。……

7月1日白昼林正天兴奋极了,终于可以得尝所愿了——昨天晚上,依蓉总算是答应了和女儿一起过性生活,虽然在她们两人生产之后,也有过欢好,可母亲并不愿意和女儿在一起。林正天早就想把她们合在一起玩“并蒂莲花”了。看着两张几乎相同的俏脸,会有什么感受?林正天很期待夜晚的到来。

7月1日夜晚当晚,林正天躺在一张特制的大床之上,左拥右抱,两个娇俏的美人依偎在他的怀中。男人的手并不老实,隔着轻薄的睡裙在女人的敏感地带游离爱抚,逗得两妇轻喘连连、娇哼不停、紧闭美目、一脸的难耐。

月儿尚好,年龄较小,初尝性爱滋味,且因怀孕期间有所顾忌,并没有和父亲过多欢爱,经验不多。而林正天心有芥蒂,同样不敢在妻姐面前大肆地疼爱女儿。月儿虽是娇喘连连,水满山溪,却还是能咬牙坚持。

刘依蓉可就惨多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是狼虎之年的她如何能忍受丈夫的爱抚?又值哺乳期间,身体异常敏感,在男人的重点进攻下,节节败退。不堪挑逗的她早已水漫金山,内裤的底端湿透,仿佛能拧出水来,胸前的布料也被因情动而流出的乳汁濡湿。

男人假装不知,同时加大了对两妇人的爱抚力度,灵巧的手指在那嫣红的阴核上忽轻忽重的揉捏。林月儿首先不支,睁开几欲溢水的美目,晕着俏脸,从嗓子中挤出令人发颤的求饶:“爸……”

男人微微一笑,放过女孩,让她在一旁休息,观看自己如何挑逗熟妇。他对美妇发动了全面进攻。

依蓉这下就苦死了。为了在女儿面前保持形象,咬碎银牙苦苦坚持,一双美眸中水华盈盈,幽怨的看着丈夫,似乎是在责怪。但男人恍如未觉,继续挑逗着娇媚的妻姐。这个坏心眼的男人,真是爱上了这种调调。这不是存心捉弄人吗?

美妇恨得银牙紧咬,红唇鲜嫩欲滴,玉手也搂在男人的背上,雪腻的肥臀欲迎似躲扭动不止。

“啊……”

美妇一声长吟,向男人怨述着身体的快感。她本来就情动如潮,加之女儿在旁观战,心中害羞,禁忌的感觉引发了更多的兴奋,只觉得子宫内热流滚滚,阴道紧缩,竟然高潮。

在月儿的轻笑声中,男人当着美妇的面,舔着手掌上透明莹亮的蜜汁,边舔边淫语刺激着妻子:“姐,好甜好滑啊!月儿,你也来尝尝你姐姐的花蜜。”

男人故意将“妈妈”换成“姐姐”并把手伸到月儿的小嘴边。

月儿晕着脸,瞟了一眼同样霞飞的母亲,闭上美目,伸出软滑的香舌,小心翼翼的舔着父亲手上的爱液——有一股成熟女人的体香,有点腥咸,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淫糜味道。依蓉羞极,圆润修长的葱白手指在丈夫的腰间扭掐。男人毫不在意,哈哈大笑,帮助妻姐脱掉全身的衣物——小腹依旧雪白平坦,并没有因为生育而变的圆凸。

男人爱不释手抚摩着,并俯身在上面留下一串细密的热吻。月儿受此感染,主动脱下睡裙,只留下一件小巧的米黄色内裤,移到父亲面前。正天抬起头,微笑看着女儿,在月儿的香脐深深一吻。女孩抱着父亲的头,一脸幸福满足的闭上眼。

依蓉看着女儿沉醉的抱着丈夫,心中说不的滋味,但可以肯定有股酸味。她藕臂轻舒,拉过丈夫,一只雪白的丰乳塞进男人的口中,乳头立即被男人含住、拉扯、吸吮、烫酥,一波波快感迅速传到内心深处。男人如同婴儿般吸吮着甘甜的乳汁,同时用手指摆弄着另一个肿胀的乳头。他招呼女儿一起享受美味。月儿迟疑了一下,便欢快的将另一个乳头含住,再次体会着那份属于幼年的幸福。

刘依蓉的手轻抚着两个大“婴儿”的头发,内心平静满足。忽然,美妇觉得有一个火热浑圆的硬物顶在她那娇艳的花唇上,微微伸入,接着便坏坏的上下挑动摩擦,时不时地搓压那粒血红的阴珠。美妇紧张的绷紧身子,长腿也围在丈夫的腰间,并试图让那炙热的火柱进入体内。

男人并没有理会妻子的暗示,用力的吸咽着乳汁,含满一大口,反而和月儿亲吻在一起。月儿努力吞下男人渡来的甘美奶水,香舌也与那大舌纠缠在一起,不时有乳汁从唇边溢出,滴落在依蓉丰满的胸脯。可人的妻姐美目半开半闭似有水流出,看着眼前香艳的场景。

唇分,两人皆急速喘气,都有不舍之意。正天看着红晕满面的女儿早已闭上了双眼,红润的嘴角还留有些许乳白的汁液,情不自禁替她吻掉。月儿含羞,张开双眼,宛如流波的美眸向男人示意——母亲还在等着呢!

正天轻笑,对着女儿说:“待会,你也要跟你‘姐姐’一样。知道了吗?”

月儿虽不明白,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你先把它给我。”

男人奸笑着,指着女孩最后一道防线。

什么?月儿窘迫不堪,只得脱下内裤,含羞递给了父亲。男人欢喜的接过,仔细看了看里面的裆部,湿湿的。正天忍不住将其放在鼻前仔仔细细地舔嗅着少女密处的清香。女孩的脸更红了,摇着父亲的手臂撒娇不依。正天的唇又落在女孩的乳头上,轻轻地拉扯撕咬,又吸满一口乳汁渡给了美妇。依蓉吞咽着女儿的乳汁,期待丈夫的进一步动作。

“老公……啊……轻点……啊……你轻点啊……”

美妇根本就没有料到丈夫的进攻竟是如此狂猛,一记一记,记记到肉,重重撞在子宫的内璧上。宫璧、阴道很快就麻痹,快感如潮水侵袭而来,一波一波接连不断。美妇还没有来得及体会那巨大火柱带来的饱胀感,下一记猛烈的撞击就再次到来,连呻吟声也变得断断续续。

“啊……啊……不……啊……要……不要……”

月儿在旁看得是口干舌燥、浑身发烫。她根本就没有想过,男人竟能如此狂野。月儿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跟母亲一样,不由得心如鹿撞,手心汗湿。

男人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用力用力再用力操干着身下的美人儿。今天,他很兴奋,有点过火,可能是内心深出的黑色欲望得到了满足。

虽然美妇刚生育过,但那花径依旧温暖、紧凑,似乎具有灵性,在美妇陷入半昏迷状态时,自动包夹吸咬。男人爽得很,甚至能觉察到妻姐即将再次高潮——阴道收缩频率加快,力度加大,美目也上翻。男人更加努力,帮助妻子到达顶峰,迎接官能的兴奋。

“老公……啊……”

女人在半清醒的状态下,无意识的叫喊着男人,她高潮了。很快,女人从颠峰清醒过来,只是全身娇软无力,流波四溢的美目半睁,看着丈夫去摆弄起女儿。

月儿有点紧张,娇躯无力任凭男人摆布,正天看着女儿含羞闭上眼睛,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让他大为怜爱。雪白高耸的乳房刚刚成熟,刚生育过却仍旧平坦的雪腻小腹、满是露水的粉红花瓣闭门不见,乳香、体香混合在一起刺激着男人的感官。仿佛感受到男人那灼热贪婪的目光,月儿雪白的肌肤变的有些微红、发抖。就在她焦急等待的时候,男人行动了。

月儿也体会到母亲刚才的感受——火柱在自己最娇软之处急速有力的进出,子宫被撞的打颤。一股酸软酥麻饱胀的快感侵入骨髓,痒得人只想让那根粗壮的阳具更快的撞击蹂躏止痒,却不知那只是饮鸩止渴的行经。初涉性爱的女孩儿哪里会是弄潮欢场父亲的对手,一声长吟,便步入母亲的后尘,瘫软在床。

正天强忍着射精的欲望,继续狂抽猛插,以期引发女孩更多的高潮。刚才女儿达到高潮时,子宫、阴道抽搐不已,硕大的龟头被子宫颈夹咬得酥麻、又有一股热流冲击在敏感的马眼上,男人差点就射精了。幸好,经验丰富的他遏制了那疯狂的感觉。女孩已是酥软无力了,但仍然努力挺腰提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泊泊而出的花蜜沾满了两人的性器。乳香、体香、女人香混合着,发散在空气中。

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月儿觉得自己的花蕊上被一股股热流射击,烫地她也跟着呻吟,再次高潮,全身潮红,小口大张,一缕秀发也汗湿贴在额前。男人温柔的帮她将头发拨开,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退出她的身体。

火柱似乎并没有受到射精的影响,继续耀武扬威的挺翘上扬30度,还轻点着头,好象对眼前的战果表示满意。柱身上沾满了晶莹的混合汁液,马眼还继续溢出一些乳白的精液。两个美人的目光都被它所吸引,眼神迷离。那就是给自己带来莫大欢愉的坏家伙吗?月儿跪坐起来,主动握住火热的柱身,摩擦、套弄。

正天有点吃惊女孩的动作,他看了一眼女孩,又看了看妻子——同样惊讶的表情,另外眼神中好象还多了点什么。

依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女儿将丈夫的龟头含住时,莫名的吃醋,心中有些不甘、嫉妒,但更多是淫荡的兴奋。那火柱实在是太巨大、粗长了。月儿的小嘴根本就不能完全含住,且毫无经验,只会笨拙被动的含着阳具的一半。

女孩闭上眼睛,她觉得自己好含羞,很淫荡,居然主动地含着父亲那羞人之物,且那上面还残有自己的蜜汁和父亲的精液。忽然,她觉得有一对丰润的软肉碰到了她的嘴唇,睁开眼一看,略感眩晕——原来是母亲含着阳具外露的那一部分。

自己和母亲在做什么?月儿一想到母亲也能品尝到柱身上残留的蜜汁,脸颊赤热,那是自己的花蜜啊。女孩兴奋得有点发抖,主动将龟头让给母亲,自己挺起胸,让男人品尝自己的乳汁。

正天吸吮着甘甜的奶水,心里兴奋之余,还有一点迷糊——妻姐好象是在和女儿争宠吃醋?她可从来没有主动帮自己口交。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就性福多了。不如这样……男人打定主意。他拍拍妻子的玉背,让她趴跪在床上,雪臀朝着床沿。

美妇果然很温顺的依言摆好姿势,嫣红的蜜穴缝,小巧可爱的菊蕾都暴露空气中,在灯光下,映出妖艳的光泽,并回眸瞟了一眼男人。正天很得意,他抱着女儿,饱吸一口乳汁含在口中,再分开妻姐那肥美的圆臀,一口吻在含羞的菊蕾上。

美妻觉得丈夫那火热的嘴唇吻在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大惊之下摇臀挣脱。可男人哪会让到嘴的肥肉跑掉,“啪”一个巴掌打在美臀上,激起一层臀波,甚是美丽。

美妇又气又羞,居然哭出声来,她没有想到丈夫竟然会打她,而且是当着女儿的面,还是在全身赤裸的时候。这让她以后怎么在女儿面前抬头?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怎能不让她伤心痛哭?

正天可不管妻姐现在是怎么想的,匝紧美妇的柳腰,“啪啪”打个不停,一层又一层美丽惑人的臀波荡漾开来——这是男人刚才发现的美景。其实,男人打得并不疼,有种玩弄戏谑的味道,可依蓉就是丢不了这个面儿。

随着男人的拍打,她也老实了,哭声渐止,甚至她还有点喜欢。雪白的丰臀上赤红一片,火热酥麻,略有快意。她轻轻摇动美臀,吸引男人的注意。正天看的入迷,心中赞叹,再次吻上那惹祸的菊花,并将口中的乳汁灌进妻姐的后庭花蕾。

月儿在旁可就看傻眼了,一向温文尔雅的父亲会有如此“暴力”当看到雪白的奶水从依蓉的臀缝滴落时,她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乳汁。月儿大窘,但并不明白父亲的做法。当女孩看到男人起身转向她的时候,她紧张了,不知道父亲想怎么对付她。难道也要打自己的屁股吗?月儿有点害怕。

正天再次吸满一口的乳汁,并示意月儿像母亲一样并排趴跪时,女孩有点明白了,赶忙乖巧的趴好,撅着美臀,并用小手将臀丘分开,讨好般的邀请男人临幸。

正天很满意,没想到女孩如此乖巧,而且,母女并蒂莲花盛开的场景,竟是如此淫糜、诱人,让人为之目眩——两个同样美丽的女人,并排撅着肥美的大屁股,暗红的菊蕾终于等到盛开的一天,花蕊中吐出乳白甜美的花蜜,邀请男人的宠爱。

此情此景就是让人想想也觉得刺激,更别提亲身体验了!正天得意至极,心中的大男子主义膨胀到了极点也满意到了极点!这比上次还要爽上百倍、千倍!

娇媚的熟妇美目紧闭,从喉间发出一阵低吟,面有忍耐之色。男人已经进入了她的菊穴。月儿看着母亲,主动帮她擦去火赤俏脸上的香汗。依蓉睁开眼,美眸中流露出感谢的神色。或许,刘依蓉还没有意识,她已经把女儿放在与她相同的地位上了。

正天都快爽翻了,那火热的直肠温暖、舒适、且肠璧蠕动包夹的力度不亚与前面的蜜穴,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可怜小巧的菊蕾饱受蹂躏,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巨大粗长的火柱撑开、熨平,乳白色的奶汁随着柱身的前后律动被不断的带出。

男人进出的很顺畅,而美妇的呻吟也由难耐痛苦变成享受舒服。这让月儿有点好奇,那儿也有快感吗?

男人一声闷哼,紧紧匝住美妻的细腰,火热的精液全部打在肠璧上,射在最深处。依蓉的头后仰,秀发乱舞,纤细的手指死死抓住床单,握成一团。随着男人的退出,美妇也瘫软在床上,香汗淋漓,娇喘不停。

月儿的心中很混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从母亲菊蕾被撑开的圆孔中缓缓流出的乳汁和精液,她甚至有想品尝一下的冲动。刚才欢爱的场景太让她震撼了。但很快,她也尝到了母亲刚才体验的异样饱胀混合着麻痹的感觉。……

一家三口继续淫乱,就连月亮都害羞的躲进云朵。我们的男主角在脑海中忽然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这个夏天,果实很甜!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