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huangele的小说 作者huangele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狂欢乱行录 狂欢乱行录

    母亲的臀部丰满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雪白修长的双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阿强目光集中在母亲穿紧窄短裙而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坚硬的肉棒几乎要撑破裤子。想到待会儿能再与这样的肉体性交,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强的肉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huangel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狂欢乱行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狂欢乱行录》,是作者huangel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母亲的臀部丰满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雪白修长的双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阿强目光集中在母亲穿紧窄短裙而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坚硬的肉棒几乎要撑破裤子。想到待会儿能再与这样的肉体性交,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强的肉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狂欢乱行录》 (六) 免费试读

阿德匆匆忙忙的回到姨妈家,心里想着刚才和张妈妈的奸情被明宗撞见,刺激和不安的心情混合在一起,现在心脏还在怦怦的跳个不停。

他取出钥匙打开大门,当要上楼时,他直觉地发现在厨房里有些不寻常的声音。

他快速上了三楼,把书包往书桌一搁,轻声的下到二楼,姨妈和表哥的房间门开着,两人都不在。他小心翼翼的走下一楼,就听到姨妈发出的淫荡的呻吟声音,由厨房传了出来,令阿德全身血脉贲张!

(果然又在干了。)

这个星期姨丈上日班,他们母子也只能利用时间偷情。两人恋奸情热,也不怕被阿德回来看到,母子俩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厨房里干了起来。

阿德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门外,一手扪着急跳的胸口,一手抓着硬起的鸡巴往里面瞧,一幅极尽邪美淫荡的景像出现在眼前。

只见四姨妈慈芬把两条修长白嫩圆滑的玉腿分开,弯腰趴在流理台,窄裙掀起在腰际,翘起她那肥白细嫩、丰满圆翘的大屁股对着儿子,一边摩擦着儿子火热的大鸡巴,一边把水龙头打开,然後她开始冲洗水槽里的碗盘,屁股却淫荡地对着儿子的肉棒,用丰满的臀部拼命地摩擦他儿子粗硬的鸡巴。

阿强则从母亲背後紧紧搂着她,他的裤子褪到脚下,暴挺的鸡巴顶住妈妈的肥美肉臀,疯狂的摆动着屁股,迎合妈妈的动作。双手搓弄着母亲的巨乳,用不像是儿子对母亲的口气,在她的耳边说∶

「淫贱的妈妈┅┅想要儿子的大鸡巴干你吗?┅┅你这骚┅┅真淫贱┅┅快说啊┅┅想不想┅┅」边说,边将中指伸入她的肉缝中挖弄。

「哎呀┅┅快┅┅好儿子┅┅干我┅┅干你的妈妈┅┅妈妈的骚好痒┅┅快进来┅┅进妈妈的骚┅┅喔┅┅」慈芬猛烈的扭动屁股要求儿子。

「骚妈妈┅┅大声点┅┅儿子听不到┅┅你这淫荡的骚妈妈┅┅还要说清楚一点┅┅」用力向前顶撞屁股,阿强在妈妈耳朵旁呵着。

拼命忍耐着期待乱伦的强烈性感,慈芬腔内的淫水不断从骚里泄出来。

「你┅┅你真是坏孩子┅┅要妈妈大声说出那种话┅┅你不怕阿德回来听到吗┅┅羞死了┅┅啊┅┅求求你┅┅乖儿子┅┅好儿子┅┅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妈妈好痒┅┅喔┅┅」

「阿德不会这麽早回来┅┅他打电话回来告诉我,说要去同学家一起看A片┅┅嘿嘿嘿┅┅这小子现在大概正在一面看一面手淫吧┅┅骚妈妈┅┅你看过阿德的鸡巴吗┅┅是不是也想让阿德干啊┅┅我和阿德一起干你好不好┅┅一定想了┅┅淫水越流越多了┅┅是不是想起以前外公和舅舅一起干你的骚啊┅┅」阿强一面说,一面用手挖弄着妈妈湿淋淋的肉洞。

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阿德吓了一跳。不过在表哥说出要和自己共同奸淫姨妈时,阿德脸上露出淫猥的表情,脑海浮现三人交缠一起的画面,他紧握激烈脉动的阴茎,开始用力的套弄。

「好呀┅┅啊┅┅我愿意让任何人干┅┅只要你喜欢┅┅啊┅┅现在快干我┅┅快干妈妈┅┅求求你┅┅干妈妈的贱吧┅┅只要你喜欢┅┅你要妈跟谁干┅┅妈就跟谁干┅┅来吧┅┅来奸淫妈吧┅┅快干你妈┅┅用我生给你的鸡巴干你妈┅┅快阿┅┅啊┅┅啊┅┅妈受不了了┅┅啊┅┅妈妈好痒┅┅啊┅┅快啊┅┅喔┅┅求求你┅┅快┅┅哦┅┅快插进来吧┅┅哦┅┅妈咪的骚好热啊┅┅」

丰满的肥臀不断摩擦儿子的下体,提升禁忌的情欲,慈芬陶醉在异常的兴奋里,淫荡的扭动屁股。

看着妈妈淫乱模样,又听妈妈叫得如此骚浪,阿强自己也忍不住了,右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妈妈火热的淫洞口,深吸一口气,然後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声,整支粗硬的大肉棒齐根尽没。

慈芬舒服地长舒了一口气,狂野地扭动着屁股,迎合儿子有力的冲击。

「噢,我的天┅┅乖儿子┅┅插得好┅┅爽死妈了┅┅妈咪最喜欢被自己的亲儿子插干了┅┅哦┅┅哦┅┅好儿子┅┅喔┅┅儿子的鸡巴插在里的感觉真好啊┅┅喔┅┅」

阿强双手抱着妈妈腰,猛烈的挺动屁股,粗鲁的吼叫着∶「骚妈妈,插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个臭┅┅贱┅┅我死你┅┅你这个淫妇┅┅臭婊子┅┅我干┅┅我干┅┅干干干干干┅┅干死你┅┅」

阿强拼命的冲刺,耻骨猛力的冲撞妈妈的屁股,让龟头猛烈撞击子宫,令妈妈趐麻入骨子里,而忘情淫荡的浪叫起来。

「啊┅┅喔┅┅对┅┅妈妈是淫妇┅┅妈妈喜欢让亲儿子干┅┅喔┅┅亲儿子的大鸡巴┅┅把妈妈干得好爽快┅┅噢┅┅甜心┅┅宝贝┅┅乖儿子┅┅用力干┅┅干死妈妈这个臭婊子┅┅把妈妈奸死┅┅我要你狠狠地干妈咪的淫┅┅噢┅┅受不了了┅┅快┅┅再用力┅┅亲儿子呀┅┅用力的干吧┅┅妈妈快要舒服死了┅┅天啊┅┅它是如此的美妙!噢┅┅亲爱的┅┅乖儿子┅┅干死妈妈吧┅┅喔┅┅啊┅┅哎唔┅┅」

慈芬摇摆着狂荡身躯,使得两团雪白肥美淫乳上下左右的跳动,并用丰满的臀部拼命地向後顶,迎接着正从背後猛力干着她淫烂熟肉的儿子。她已舒服得进入疯狂的境界。

「哎呀┅┅乖儿子┅┅你干死妈妈了┅┅妈妈的浪快要被你干破了┅┅哦┅┅妈爽死了┅┅好儿子┅┅好棒┅┅好舒服┅┅乖儿子┅┅哦┅┅你好会干喔┅┅干得淫贱的妈妈┅┅爽死了┅┅快┅┅大鸡巴儿子┅┅再用力干┅┅干烂妈妈的骚┅┅妈妈是个贱货┅┅喜欢被亲儿子插干┅┅快┅┅喔┅┅上天了┅┅啊┅┅」

慈芬不断的大声地浪叫着,屁股兴奋地左右摆动。

「┅┅好┅┅好儿子┅┅哦┅┅好舒服┅┅唔┅┅骚妈妈┅┅快爽死了┅┅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得妈妈快爽死了!喔┅┅妈妈是荡妇┅┅是臭婊子┅┅啊┅┅再干┅┅用力干┅┅干死妈妈┅┅呀┅┅快用力干┅┅干死你淫贱的妈妈┅┅哦┅┅好儿子┅┅喜不喜欢妈妈淫贱啊┅┅喔┅┅呜┅┅」

阿强屁股狂暴的挺撞妈妈的肥美肉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妈妈火热的淫里进出。

「妈咪┅┅你好骚┅┅好淫荡哦┅┅嗯┅┅啊┅┅我就是喜欢妈妈淫贱┅┅你愈淫荡下贱,我就愈兴奋,也更爱你┅┅更干得愈起劲┅┅我要干死你┅┅喔┅┅妈妈┅┅喔┅┅干死你这臭婊子┅┅干你这臭┅┅啊┅┅我好舒服┅┅啊┅┅干自己的亲生母亲┅┅真是世界上最爽的事了┅┅啊┅┅啊┅┅喔┅┅太爽了┅┅」

他的双手离开妈妈的腰,伸向前去抓住左右晃动的硕大双乳,用力揉搓妈妈丰满的乳房,用力左右拉动,手指使劲揉捏妈妈尖尖俏立的乳头。

慈芬身体抖动得厉害,她伸手下来,随着儿子有力的抽插,用手指捏着自己的阴核。

「啊呀┅┅好┅┅爽┅┅再重一点┅┅干烂妈妈的骚┅┅对┅┅再深一点┅┅啊呀┅┅舒服┅┅啊┅┅喔┅┅再快┅┅再快一点┅┅嗯┅┅哦┅┅好儿子┅┅干吧┅┅妈爽死了┅┅喔┅┅天啊┅┅喔┅┅嗯┅┅乖儿子┅┅亲儿子┅┅哦┅┅哦┅┅快!快┅┅再快┅┅哦┅┅啊┅┅用力┅┅好┅┅好┅┅用力┅┅插得好┅┅插得妈咪好舒服┅┅妈咪要死了┅┅哦┅┅妈咪┅┅要被坏儿子插死了┅┅啊┅┅啊┅┅啊┅┅妈咪┅┅不行了┅┅噢┅┅妈咪快要泄了┅┅」

听到这样的淫浪叫声时,阿强激动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妈妈的喘气越来越急,臀部扭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噢┅┅天啊┅┅宝贝!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宝贝┅┅乖儿子┅┅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宝贝!我爱你┅┅我爱你的大鸡巴!┅┅你这妈的坏儿子┅┅噢┅┅太┅┅太美了┅┅好儿子┅┅你干得妈妈太快乐了!┅┅啊!妈妈真是喜欢这种乱伦的滋味┅┅喔┅┅噢┅┅好儿子┅┅乖儿子┅┅噢┅┅老天┅┅噢!┅┅猛力插┅┅用力干┅┅干死妈妈┅┅噢┅┅天啊┅┅孩子┅┅快┅┅快┅┅我快来了┅┅我快来┅┅妈妈快泄了┅┅我┅┅不行了┅┅妈妈┅┅要泄了┅┅啊┅┅好美┅┅」

慈芬的小腹肌肉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了,身体也已经在开始痉挛,下体疯狂地耸动着,她的阴道深处开始剧烈地震荡,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吸住儿子粗大的肉棒。

阿强的肉棒在妈妈的阴道里面,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戳都可以深入妈妈的子宫。

阿德看到姨妈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知道姨妈的高潮要到了。他小心翼翼的离开现场,迅速的到三楼房间背着书包下楼,轻轻的打开大门离去。

他在附近的小吃店草草的吃了一晚牛肉面。叫了一杯木瓜牛奶,一边喝一边回忆刚才姨妈跟表哥母子乱伦的淫糜景象。

表哥阿强插干亲生母亲那幕母子相奸的画面,在这时又鲜明的出现在阿德的脑海里,肉棒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勃起。看来今晚又得打好几发空炮弹了※※※※※第二天,一大早阿德就感到心神不宁,心里想着待会儿到学校见了明宗,不知道要如何请求原谅;他真的不敢面对明宗,毕竟他干了他老妈。

到了学校,他心虚的东张西望搜寻明宗的踪影,快到教室门口,不安的心情更浓。

他怀着忐忑的心走进入教室,便往明宗的座位方向望去,正好接触到明宗的视线,随即不安的低下头。

很意外的,明宗居然笑嘻嘻的迎面走了过来。

「阿德,昨天真的谢谢你。」

「什麽?谢┅┅谢我┅┅」过份的意外,使阿德差点跌倒,讶异的看着对方发呆。一时之间阿德真是猜不透,心想∶我干了你妈你还谢我?

明宗向四周看一下,把身体靠近阿德,以很小的声音说∶「我┅┅我和我妈性交了┅┅昨天如果没有你,我也不能如愿以偿,所以要谢谢你。」他神秘的一笑,接着说∶「我把那两片VCD带来了,真的很精采。昨天晚上和妈妈一边看一边干。我妈连续来了五次高潮,实在太刺激了,我妈也说那个女主角喊向你妈妈,今天晚上带回去慢慢欣赏吧!」

听了明宗说完,阿德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真没想到自己和他妈妈的偷情,竟然会引发他们母子相奸。如今明宗真的和他母亲乱伦了。他又想起妈妈美艳的体态,心中暗暗发誓,下次回家一定要求妈妈来好好的干一番。

明宗又说∶「我妈说以後你还可以去干她,看哪天就去我家,我们两个就一起把她的骚干烂,她会让我们干个够。但是,以後等你干了你妈,也要让我一起干你妈得淫喔!」

阿德马上想起昨天晚上,在厨房偷听到表哥和姨妈的母子对话,鸡巴在裤子里开始膨胀┅┅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阿德飞快的直奔回到姨妈家,迅速的爬到三楼。一进入卧室,随即把门关上,立刻迫不及待的从书包里,拿出明宗借给他的两片VCD放入光碟机,他舒适的躺靠在沙发上,操作遥控器,开始专注地欣赏影片。

第一张的片名是《妈妈的牺牲》。

片中内容是描述有一青年到一家超商行窃时被抓个正着,妈妈接到超商店长通知後,立即前往道歉。不料到达现场时,店长见其姿色姣好,故意认为妈妈有收赃嫌疑,而要求搜身,否则就报警处理,母亲为了不让孩子在警局有案底而答应了要求。

店长以搜身为由猥亵其全身每一寸肌肤,更以茄子、小黄瓜插妈妈粉红细嫩的阴唇。店长色胆包天,让小扒手亲眼目睹其母被人凌辱之模样,粗大的肉棒在其母口中吹吸,店长手指在其阴道中搅动,母亲似乎忘了一切进入了佳境,大量的阴水外泄,激烈的交战後,店家的精液有如喷泉般狂涌而出,射散於丰美之肌肤上。

事後店长离开,母子俩相拥而泣,因相拥而引起儿子欲火,而妈妈也馀犹未尽,两母子就情不自禁的插干了起来。一次次的做爱场面,母子日以继夜乱伦交欢,母与子成了最相爱的情侣。

另外一张的片名是《母亲与独子》。

本片则是描述一个欲求不满的母亲,诱惑儿子的故事。

影片中妈妈丰满成熟的身体,一直是儿子所迷恋的。妈妈每天故意穿的很暴露,在儿子面前走动,妈妈的一举一动都散露出成熟中年女人无比的风韵,每天看在儿子眼中,而对妈妈爱慕不已。

因爸爸经年不在家,妈妈的性欲经常都是以自慰解决,终於有一次儿子见景再也克制不住,扑上妈妈的身体,极尽的蹂躏母亲丰满的身体,猛插猛吸妈妈的淫,妈妈被儿子粗硬的鸡巴插的乱叫乱淫,一场的激烈激情做爱,抚慰了妈妈枯竭的阴道┅┅

此後,一场场母子乱伦交欢,缠绵悱恻的性交精彩的情景,就呈现在眼前。

整部片中,母亲丰腴肥满的阴户,雪白无瑕的乳房,好美好美,完全的把女人的风韵,表现的一览无遗!

片中妈妈的容貌、身材、体态,真的如明宗所说的,极为酷似阿德的妈妈。影片中的儿子与母亲做爱时一声声的「妈妈!妈妈!」真的把阿德带入最高的情境,他一边看一边手淫,刚才就已经射出一次,现在鸡巴又硬得发痛。

阿德看着片中母子乱伦的性爱情节,想起那天晚上,妈妈在他面前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手淫的景象;他的手不自觉的上下套弄搓揉粗硬的鸡巴,想像自己正挺着坚硬的大鸡巴猛干着淫荡的妈咪的骚。

看完影片後阿德心跳激烈,一边揉搓鸡巴一边想着妈妈美艳的脸蛋与性感的肉体,不知为何,他忽然很想听到妈妈娇媚的声音,心想,今晚若不打电话给妈妈,可能睡不着觉。

(妈妈,我想干妈妈骚。)

他迅速脱掉身上所有衣物,赤裸的伏卧於床时,凉爽的被单使他有舒畅感。

(妈妈要在家。)

看看手表已经快七点了,妈妈应该回来多时了。

想起那天母子两人,虽然是面对面看着对方手淫,却不能说一句话。而现在想和妈妈在电话中亲热亲热,却不能看到对方,对於两次的强烈对比,阿德不绝莞尔一笑。

阿德拿起床柜上的电话,开始拨外线。

电话铃声响两下後,有人拿起听筒。

?※※※※※

慈芳洗澡後,穿上浅蓝色睡衣回到卧室,因为没带乳罩,硕大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摇动,米黄色透明的丝质三角裤,从薄薄的睡衣能看得一清二楚。

慈芳坐在化妆台前,看镜中的自己,白皙的肌肤没有一点斑痕。

拿起梳子整理乌溜溜的秀发,同时想起儿子阿德的脸,这几天几乎每晚都在幻想和儿子性交,沉迷在乱伦漩涡里。

想着那天晚上,母子俩在丈夫身後手淫的淫乱模样,慈芳的身体不由得一阵火热,阴部搔痒起来。立刻将手伸入睡衣内,隔着三角裤摩擦脉动的阴核,刚洗完澡才穿上的三角裤,早已被淫水淋湿了。

「阿德,喜欢妈妈吗?想要干妈妈的淫吗?」慈芳放下梳子,对着镜子喃喃自语,脑海里出现英俊的儿子握着粗长的鸡巴点头的样子。

当今天早上淑媛告诉她,阿德用她的三角裤去手淫时,立刻觉得体内火热搔痒,如果不是淑媛在旁边,一定会马上将手伸入三角裤。

想起自己现在穿的三角裤,被儿子的精液弄污的情景,慈芳子宫深处又是一阵搔痒。忍不住把手伸进睡衣里摩擦阴部,手指隔着湿淋淋的三角裤揉搓阴唇。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慈芳懒洋洋的接起电话∶「喂┅┅」

听到温柔而带有性感的声音,电话那头,阿德兴奋的说∶「妈妈,是我。妈妈!」

「啊!是阿德。为什麽在这个时间打电话?」

「我实在很想听妈妈的声音了。」

「嘻嘻嘻,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不是才两天没见面吗?」

「可是,想听妈妈性感的声音,要不然我会睡不着觉。」

「什麽?哦,两天没听到妈妈的话,就感到寂寞了吗?」慈芳的声音变得更有性感。

「是呀!妈妈。我想对妈妈撒娇。」

「嘻嘻嘻,好呀。正好他们都还没回来,现在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

听说爸爸不在家,阿德感到更加兴奋了∶「妈妈,你知道我现在穿什麽衣服吗?」

「我怎麽会知道?」

「我现在什麽也没穿,是赤裸裸的睡在床上。妈妈呢?」

「妈妈刚才去沐浴,现在是平常的样子。」

阿德把听筒压在耳朵,翻身仰卧,右手握住鸡巴∶「妈妈,告诉我你穿什麽衣服?」

「你想知道吗?最外面是透明的睡衣┅┅」

「不要说睡衣,我想知道的是内衣裤。」

「嘻嘻嘻,真是好色的孩子。我知道你喜欢妈妈的内衣裤,你偷偷拿走妈妈的三角裤手淫的事,妈妈都知道了,不过妈妈很高兴。」

「是的,妈妈。我就是拿妈妈的三角裤手淫的,也闻过三角裤的味道。」

儿子的告白使她感到兴奋,慈芳的右手向下移动,撩起睡衣抚摸大腿,丰满的大腿微热,指尖达及大腿根时身体微微颤抖,米黄色三角裤已经被淫水淋湿,手指也感到湿润。

「阿德,快告诉我,你常常在想妈妈吗?是闻妈妈的三角裤味道,想着妈妈的阴户手淫吗?」

「是的,因为我喜欢妈妈。用妈妈的三角裤包围在阴茎搓揉真舒服,那样就觉得我和妈妈在性交了。」

「啊!真是坏孩子,就这样射精在我的三角裤┅┅把妈妈的三角裤弄脏吗?┅┅啊!┅┅妈妈有快感了┅┅」

她的手指找到肉缝上端的阴核,在那里轻轻的爱抚。

这时候的阿德已经借由电话想像,感受到妈妈这股淫荡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摩擦起自己的大鸡巴。

「妈妈,现在穿什麽样的三角裤呢?」

「嘻嘻,妈妈今天穿得很性感,我现在里面除了透明三角裤外,什麽也没有穿。」

「什麽?那麽,不是看到妈妈的┅┅的那里了吗?」

「是呀!是能完全看到妈妈的阴户的三角裤。」

「啊┅┅妈妈┅┅」阿德忍不住用力揉搓大鸡巴。

「阿德,你现在是在抚摸阴茎,对不对?」

「嗯,我在摸。妈妈┅┅喔┅┅妈妈也把手插入三角裤里吧┅┅」

「妈妈也早就这样了,你的鸡巴变大了妈?」

「已经硬了,妈妈怎麽样?是不是阴户湿了?」

「那还用说吗?早就湿透了。」

「啊┅┅我真想要那条湿淋淋的三角裤。」

「好,给你妈妈湿淋淋的三角裤。」

「妈妈,让我听到妈妈玩弄阴户的声音吧!」

「你真是好色,好吧,让你听听妈妈骚的声音。」

慈芳把话筒放进睡衣裙子里,拨开湿漉漉的三角裤,用手指玩弄阴唇。

「啊┅┅妈妈和我一起手淫了。」

第一次经验这种电话性交,对象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德非常兴奋,呼吸急促的用力揉搓鸡巴。

「阿德,听到吗?听到妈妈阴户的声音吗?」

「听见了,啊┅┅那是妈妈阴户的声音┅┅」阿德兴奋的喘着气说∶「是妈妈的手┅┅挖弄肉的声音┅┅」

慈芳张开双腿靠近话筒,手指也不停地掏挖着肉缝。

「食指和中指慢慢的进去了┅┅啊┅┅你听到了吗?这麽动人的声音。」

美妙的阴户涌出大量淫水,使手指进出与阴唇碰撞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啊┅┅妈妈好兴奋┅┅想像你在干妈妈┅┅啊┅┅阿德,把你的鸡巴┅┅插入妈妈的淫里吧┅┅」

慈芳抬起屁股把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当成是儿子的阴茎,插入肉洞里。

终於让儿子的鸡巴插入的幻想,使慈芳的性感更加强烈。

「啊┅┅进来了!阿德的鸡巴进来了┅┅插进妈妈的骚里了┅┅啊┅┅太好了┅┅妈妈好舒服┅┅」

阿德一边听着妈妈淫荡的叫声,一边握住坚硬的大鸡巴,开始用力的搓揉、套弄,想像着自己正在干着风骚淫荡的妈妈。

「啊┅┅妈妈┅┅我正在插干进妈妈的淫┅┅我和妈妈性交了┅┅太爽了┅┅啊┅┅」

慈芳仍然把听筒紧紧贴在耳朵,手指插入肉洞里,觉得是儿子的阴茎插入,从深处不断溢出蜜汁。

因为太过兴奋呼吸急促,阿德能听到呼吸喷到电话的声音。

「啊┅┅妈妈┅┅太好了┅┅我快忍不住了┅┅」

「不┅┅再忍耐一下┅┅妈妈┅┅妈妈也快泄了┅┅」

慈芳的脑海里出现儿子皱起眉头,发出快感哼声的样子。

「妈妈,下一次回家┅┅我想和妈妈性交┅┅想要真正干妈妈的骚┅┅好吗?┅┅」

「好呀┅┅妈妈┅┅也想和你性交┅┅妈妈早就想要你的大鸡巴┅┅插干妈妈的骚了┅┅妈等你回来喔┅┅」

「啊┅┅喔┅┅妈妈┅┅啊┅┅喔┅┅」阿德揉搓肉棒的动作更快了,精液好像已经来到龟头。

「啊┅┅好儿子┅┅阿德,妈妈要泄了┅┅啊┅┅和妈妈一起射出来吧┅┅啊┅┅射在妈妈的里面吧┅┅喔┅┅」

慈芳身体触电般的颤抖,全身开始痉挛。

听到妈妈的尖叫声,阿德已经忍受不了了,「啊」的一声,阿德开始射精,喷出的精液飞贱到脸上。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