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绿苑心宫》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aaabbbcde(不死鸟)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绿苑心宫 绿苑心宫

    话说这柳儿,本是吴雨的母亲何若雪的贴身丫鬟,十岁的时候就跟着何若雪陪嫁来吴家。吴雨出生之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下人照顾,所以何若雪就让柳儿从此跟着吴雨,已经十七年了。论年纪,柳儿还要长吴雨十岁,所以两人私下相处之时,都是不分主仆,以姐弟相称。此时,柳儿身穿一件宝蓝色长裙,香肩上披着白玉色披肩。束起的长发搭在脑后,鹅蛋脸,杏目柳眉,俏脸正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吴雨。

    aaabbbcde(不死鸟)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绿苑心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苑心宫》,是作者aaabbbcde(不死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话说这柳儿,本是吴雨的母亲何若雪的贴身丫鬟,十岁的时候就跟着何若雪陪嫁来吴家。吴雨出生之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下人照顾,所以何若雪就让柳儿从此跟着吴雨,已经十七年了。论年纪,柳儿还要长吴雨十岁,所以两人私下相处之时,都是不分主仆,以姐弟相称。此时,柳儿身穿一件宝蓝色长裙,香肩上披着白玉色披肩。束起的长发搭在脑后,鹅蛋脸,杏目柳眉,俏脸正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吴雨。

《绿苑心宫》 第45章、春满凤庭(续写by撒旦天花) 免费试读

钱皇后生的美丽动人,若非如此,断然也成不了后宫之主,哪怕只是曾经。而曾经,就是事实。

当吴贵委身伸手之时,钱皇后的俏脸上不是没有闪过犹豫,只是一想到朱祁镇临别前那饱含扭曲淫欲的眼神,以及自己这空旷了多年不曾吃过肉棍的身子,这点犹豫也就随他去吧。

她微了一口气,青葱玉指在搭上吴贵那粗粝掌心的瞬间稍稍往上退缩了一下,可旋即就压下了内心的悸动,放了上去,声音带着不自然的轻颤:“还愣着作甚。”

吴贵闻言一惊,赶忙将目光从钱皇后赤裸的纤腰翘臀上移开,弯腰垂目,明明不过十几步子远的距离,他偏生走上了一分钟之久。虽说目不可直视,可这浴殿的瓷砖却是清亮过人,悄悄的瞥上那么一眼,尊贵皇后胯下的风光就倒映了出来。到底是三十岁的熟美年纪,那私处全然不像少女般青涩,芳草萋萋茂盛过人,花穴瓣片娇艳红润。

钱皇后知他心头所想,一路咬唇蹙眉,等到了浴池前终归还是娇羞了一下,忍不住望向了身边的吴贵。这半米高的浴池,自然是需要她跨步迈入,只是这一跨就等同把身子全都露了出来,怎能不犹豫?

“皇后娘娘,这水……可是要凉了。”吴贵说,依然低垂着脑袋,但胯间的隆起已经不再做丝毫掩饰。

婊子门前的牌坊总归是拦不住熟门知路的嫖客的。

钱皇后或许不是婊子,可吴贵却不介意当一次骑着凤凰的嫖客。

“还不替本宫把帘子拉上。”钱皇后说道。

“是。”可就在吴贵转身的那么一个瞬间,钱皇后就已经抬起了修长匀称的右腿,抢先一步迈入了浴池中。

吴贵心头冷笑,面上只当不知,回神的时候浴池璧上就多了半截光滑细腻的裸背,水的高度不多一丝也不多一毫,悄悄挡住了钱皇后的双乳乳珠的位置,还多了几片花瓣的遮掩。

“需要小人替皇后擦拭身子吗?”吴贵问,知道自己说的其实是一句屁话。

钱皇后浅浅的嗯了一声,然后就闭上了眸子,她着实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心里这股紧张和刺激交织的矛盾感,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吴贵的心跳忽然加快,一边拨开了雾气一边走到了浴池边,映入眼帘的双乳或许比不上沈嫣琳的丰腴饱满,可看起来也有着十足的分量,并且因为钱皇后过于紧张的关系,这对乳房正不定时的高低起伏着,落入水面的时候泛开波澜,离开水面的时候粘上了花瓣,瓣底下突起的红艳蓓蕾如隐若现,但那带着小小颗粒的乳晕却是遮不住的。

“奴才这就逾越了。”

吴贵沉住气,取过了一方丝巾,粗粝的手掌放在了钱皇后的肩膀上,很明显感受到了那一刹那的紧绷,他悄然拨开了水面花瓣,清澈见底的水面下露出了皇后修长骨感的双腿,乌黑的阴毛丛如海藻般飘动,双腿腿根并得死紧,并且轻轻发着颤。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双粗粝的大手从肩膀到了头颈,带着打湿的毛病擦过了肩臂和腰肢,最后却是在钱皇后意料外钻到了光滑的腋下。

“你……你这奴才!”她豁然张开眼睛回头,然而在这个角度下却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吴贵的胯间,那过分粗长的男根直挺挺的戳在了脸上,腥臊的味道迎着面打来,然久旱的花穴自然而然想到了多年前的房事熟悉气味,缩了一下。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吴贵诚惶诚恐,连着退后几步,额头滴汗腿脚哆嗦道:“请皇后娘娘赎罪!”

看着他这般害怕畏惧的模样,连着胯间的棒子也萎靡下去,钱皇后反而觉得好笑,捂着嘴说:“起来吧,本宫只是受惊,不怪你。”

她说着,转过了身,右手五指扣打着池面,要是连这种暗示都看不懂,吴贵也算是白混了这么多年了。

“将衣服脱了吧,咯得本宫肌肤生触。”钱皇后说,面色如常,可耳根尖儿则红成了一片。

“奴才遵命。”

他心头猛跳,快速的脱掉了一身太监袍服,衣服散落了一地,然后就再次故技重施钻入了钱皇后的腋下,这腋下虽然光滑却生着一簇毛发,此时打湿了粘在了一起,看着颇为诱人。

钱皇后使够了派头,遮住了自己的薄面,当下也就不在守着那块牌坊,双臂缓缓抬起,露出了整个腰线和光腋。

吴贵擦拭的轻柔而用心,不骄也不躁,慢慢地,他的肉根就夸张的再度挺起,这一次可是直接顶在了钱皇后的脊椎骨上。

“唔……”钱皇后憋不住的哼了一声,俏美的脸蛋又是一红,通过这短短的接触,她已经大约有了概念,心里羞羞臊臊了起来,只觉得这物件……确实分量厚足。

渐渐的,吴贵已经挨下了身子,丝巾顺着腰部打了个转,抹在了钱皇后前面的颈部下方寸,他小心翼翼了太多年,现在当然也不例外。朱祁镇的想法他猜不透,那只退居幽宫的虎兽不过暂作休息,口里的獠牙可还尖锐的厉害,万万不可逾越,除非……钱皇后自己开口,方为上上之策。

钱皇后戒心已失,加上吴贵经验老道只盯着几个特殊的地方擦拭,隔靴搔痒般掠过女儿家,尤其是成熟妇人最敏感的部位,这种堆积起来的快感让钱皇后渐渐在丹田位置产生一股暖流,隐隐地在蕴酿膨胀,也越来越觉得舒服,好几次都想到了和朱祁镇在欢爱时的光景,臀部和大腿也跟着酸酸麻麻了起来,然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原来,一丝蜜意已经从阴户中淌出,散开在了池水中。

“皇后娘娘,奴才已经擦拭完了,这前头的部分……”吴贵故意说,期待着后头的反应。

“笨……笨奴才,难道还要我自己来不成?你……给我进来。”

这一句话出口,直接就将遮羞的纱布给捅了个彻彻底底的粉碎,吴贵骤然深吸一口气,苍老黝黑的脸上淫意昭显,那习惯性压低的腰肢也跟着完全挺直,高大雄壮的身子哪里有半点瘦弱之感。

“那奴才就继续冒犯了。”他说着,根本就不想听到接下来的回应,蹲在了浴池中双手直接放在了钱皇后水下的臀边上。

钱皇后秀眉微蹙,唇角抿成了一根线,水汪汪的目光默默的盯着从水下飘起的纱巾上,轻哼了一声撇过头,当做不看到。

“奴才糊涂,奴才糊涂啊。”吴贵得意一笑,却是将那纱巾从浴池边丢了出去,啪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

钱皇后还是不作声响,等同默认。

“要是伺候不好……我就真的让你做太监。”她说。

“那也值了。”

吴贵看着钱皇后,四目相对,谁也不移开视线,他悄悄的抚摸起了那光洁饱满的臀,沿着肉感的双腿向下滑动放在脚掌上,慢慢地往上移,慢慢地探入了紧闭的腿根,扶着白肉捏了捏。

钱皇后焦虑的皱眉,却是自动配合着将大腿张得更开,那红吱吱的穴儿就也随着完全曝光,浅淡茶色的大阴唇又胀又凸,里面是粉红闪亮的鲜肉,阴唇外黑黑长长的毛发随处丛生,并且如吴贵所预料的,那儿已经湿润无比。

吴贵狡猾就狡猾在了这里,他根本不去碰那诱人的私处,只抓着两团屁股揉捏抛送,钱皇后水面下的穴儿就像会说话一样的张张合合,就连她自己低头下望都感觉到了羞臊至极。

所以,她就踢了踢小腿,细腻的脚掌抵在了吴贵几乎破开水面的龟头上,灵活堪比手指的五根玉趾夹了夹,暧昧的滑过了卵蛋,最后在吴贵闷哼声中碰了碰他的五谷轮回之地,道:“感觉怎么样,你这奴才。”

“小人的屁眼……舒服得紧。”

听着这露骨的话语,钱皇后脑袋轰得一声炸了一下,等到回过身时吴贵已经稍稍托起了她的屁股,右手拇指一挪也跟着按了肛门上,在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

“唔……”钱皇后终于还是按奈不住的叫了一声,又酥又媚。

吴贵暗自窃喜,左手的拇指则半埋进了黏答答的阴唇里,灵活的沿着阴唇来回磨擦,才不过划了两三下,钱皇后就咬住了自己的指尖快乐得哼叫了起来:“哦……哦……”

吴贵的动作一下子变得无礼放肆,双掌仍然抓着屁股的软肉,缓缓地向上用力,而钱皇后也自觉的配合抬高起屁股。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起,她的双腿已经抬离了水面,大大的睁开成了一字线,将被打湿阴毛覆盖的美穴向前突出,一副等待吴贵来干的姿态,而她的神情也的确是如此。

“狗奴才……哈啊……还不进来……”她眉头苦皱着,眼帘缦垂,浪浪的叫着。

“奴才遵旨。”

吴贵矮身撑在了浴池底上,身子缓缓矮下,坚实的胸膛压着乳尖,白皙的双腿勾住了他的后臀,婴儿小臂般的肉棒抵住了久旷的花穴,只差刺了进去。

吴贵淫笑着,长长的舌尖舔过了就在面前摇摆的豪乳尖端,然后在钱皇后慢慢睁大的眼神注视下,鹅蛋大小的肉棒撑开肉壁慢慢钻了进去。

“你……哦哦……好大……太大了……狗奴才……本宫要被你弄死了。”钱皇后哼声道,然而只是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并且双腿慢慢用力,催促着他全根进入。

“不知道奴才的分量是否让皇后娘娘满意?”吴贵舔着钱皇后的奶子尖说。

“谁……谁知道是不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你……你还有?……哦……嗯……到了心口上了……啊……啊……好舒服……”

吴贵已经把肉根整个深深捅了进去,钱皇后先是皱眉,然后舒展,再次皱眉,整个人就好像拉满弦的长弓弯了起来,大口喘息的同时花心自顾自的嚅吮起龟头来,而且吴贵也开始有节奏的进退屁股,让鸡巴享受起抽插小穴的快乐。

“嗯……嗯……不……不成啊……这太粗了……哦哦……你这狗奴才……哈啊……怎么会这么粗……我……我受不住……要被你干死了……噢噢噢噢……”钱皇后咬紧了银牙,花心被烧火棍似的棒子撑开了一个圆孔,花浆一股股的流淌着。

“奴才……才不干死你……奴才……只会让主子你高兴。”吴贵一手撑着池壁,一手捏着钱皇后的奶子,淫笑道:“夜还长着,娘娘可尽情欢乐。”

钱皇后呸了他一口,看着吴贵将自己的唾液咽下肚子羞臊嗔道:“狗奴才……你不嫌脏么。”

吴贵嘿嘿一笑,见钱皇后绝美的俏脸上早已如火烧一般,淫心大动,连忙俯身吸住她的嘴唇,腰腹用力捣出啪啪做响声。

恍惚间,钱皇后竟也没有丝毫愤怒,主动的伸出舌头送进了吴贵的嘴里,被他挑逗扭卷交换着彼此的唾沫,长腿和小脚无意识地滑动,细嫩的肌肤被腿毛磨蹭,引起了更强烈的情欲。她浑身抽动不止,穴口子里的的嫩肉不断蠕动,挤压着肉棒,显然是得到了极大地快感。

“啊……啊……我……不行了……好深……咿呀!”

两唇分离,溅射出淫靡水浆,钱皇后只觉得自己的小腹无比痛快满胀,把所有嫩肉都搅翻带出了大片白色泡沫,不由自主配合挺着美臀迎凑,俩人正面冲突,短兵相接,昏天暗地的肉搏起来。

“娘娘,您这里头真的是紧俏过人,奴才我可有些吃不住了。”吴贵喘着粗气说。

“进来……都进来……里面都快被你弄坏了,哦……太……太舒服了!”

钱皇后大声叫唤着,哇的一记轻唤,整个人直接躺在了浴池里,腰臀急摆,腔内一股股涌来的炙热浊流烫得她几乎昏死了过去。

“算你这……奴才……厉害。”

“娘娘夸奖了,这是奴才的本分。”

钱皇后侧过脑袋喘息,任由吴贵的脑袋埋在了自己的胸前,恍惚间好像看到了窗户外闪过了一道身影。

是……朱祁镇么。她想着,然后直接睡死了过去。

PS:闲得无聊续写的一篇同人,话说不死鸟大大的作品可是我的启蒙物啊……就是这坑太难续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