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永恒永恒(绿野)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永恒永恒(绿野)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老婆的臆想 老婆的臆想

    身为刑警的我与妻子杨雨薇,坐在审讯桌后,对面的犯人,是恶名昭著的sm调教师——萧靖,绰号禁藤,意义为禁锢的藤蔓。  他诱拐少女,贩卖人妻,监禁并虐待各种女性,屡屡罪状数不胜数,这些罪足可让他的后半生在监狱里面度过。

    永恒永恒(绿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老婆的臆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老婆的臆想》,是作者永恒永恒(绿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刑警的我与妻子杨雨薇,坐在审讯桌后,对面的犯人,是恶名昭著的sm调教师——萧靖,绰号禁藤,意义为禁锢的藤蔓。  他诱拐少女,贩卖人妻,监禁并虐待各种女性,屡屡罪状数不胜数,这些罪足可让他的后半生在监狱里面度过。

《老婆的臆想》 (中) 免费试读

星期一,一大早肚子就不舒服,刚进单位便在厕所里蹲个没完,这难耐间,听见隔间门外,几个男警员好像凑在一起聊着天。

「你们说,咱们的杨队长是不是变了很多。」

「变随和了,而且更漂亮了。」

「应该说,是变得更像女人了,记得刚进局里那会,第一次被她训话,真跟个大老爷们似的站在我面前,哎哟,那样子要有多骇人,就有多骇人。」

「你们说的都对,但别光挑好听的讲,要我来说,我们杨队长最大的变化,还是她的气质。」

「气质?你什么意思?」

「就是身上有一种发骚的味道!你们难道没闻出来?」

这句话一出,几个人一阵沉默,然后不约而同的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说实话,杨队长的那种脸蛋,那种身材,做警察真有点可惜了,到东莞去做小姐到是真正点。」

「要死!你小声点,当心被王哥听见,非要了你的命不可。」

「呵呵……我来的时候,在办公室没看见他,估计出去办事了,放心,放心。哎,对了,讲到王哥,你们说他怎么会同意杨姐穿得这么性感?难道他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不知道,大概有什么秘密任务吧?这可不好猜,不过有机会,我到是想……」

「想干嘛?」

「想干一干……」

「干谁?」

「干你头啦!」

「你他妈的!敢耍我!」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找小仔他们约杨队长一起来怎么样?听说小仔和杨队最近聊的挺熟的,还改和她开黄色玩笑,我想看看杨队有什么反应……」

「你这色鬼。」

「你不色,那你别来。」

「靠!一定要去!」

中午,一张10个人的圆桌子,妻子被一群男警员围在中间。

「杨队长,刚才我讲的黄色笑话,有劲不有劲?」

妻子羞涩的笑着,没有回答。

「你看我们杨队都脸红了,能不有劲吗?」

妻子道:「谁脸红了?」

「杨队长,你也来给我们讲一个吧,我们想听你来讲。」

「我哪里会讲。」

「讲一个嘛,随便讲一个,讲一个嘛……」

「好好,被你们烦死了,那我也说一个,是我去军队训练时候的故事,有一次我在炊事班作值日,班里一头母猪,不知怎么的病了,可那天约好要送母猪去养殖场和公猪交配,养殖场的人就打电话来问我,说:薇薇啊,公猪发情,可是母猪病了,是再找一头母猪呢,还是等你来?」

「哈哈哈……」

周围的男警员没一个不笑出了声,但笑的时候,都一个劲的往我妻子的胸口上瞄。

小仔道:「那薇薇姐,你后来代替母猪去了吗?」

妻子羞臊的用手拧他,嗔道:「去你个头啦!笨蛋!」

大家又是一片哄笑。

妻子真的变了,以前最多在网友面前放肆的她,现在已经能在任何场合与男人打成一片了,这时,我忽然想起萧靖一直以来常说的一句话。

女人原本就是淫荡的动物,充满奴性,他的调教,只是为了激发她们潜在的兽欲而已,由此让她们获得新生,活出本色。

萧靖的话,是真的吗?

不!我要相信薇薇,相信她一定能够战胜萧靖。

这日下午,和妻子去一户证人家了解案情,回来的时候,路过家小区附近一所废弃的工地,看见两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正拽着一位像是大学生的女孩的手,往工地里拖,女孩似和这两人毫不认识,放声想要呼救,却立即被其中一个男人捂住了嘴。

妻子微一皱眉,然后迅速跑了上去,并喊道:「放开她!」

妻子穿着便衣,那两男子明显不知道她是警察,下意识的要对老婆动手,并看老婆似是个美女,一脸淫邪的,好像要将她一起掳走,可是他们想错了,没有任何格斗技巧的俩男,哪里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婆的对手,没过两个回合,便被妻子制服在了地上。

老婆将手铐铐住两男的手腕,然后把他们先后从地上拉起,道:「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胆子不小啊。」

跟着对身边的女孩道:「你没事吧?跟我回警局做个笔录。」

那女孩撇妻子一眼,嘴角挂起一丝怪异的微笑,口气妖媚的道:「骚货,还扮正义呢?」

「你说什么?」

妻子错愕道。

「我说你就别装了,你这贱婊子。」

说着,蓦然伸手重重的甩了妻子一记耳光,妻子侧着脸,似乎被打蒙了。

女孩道:「怎么?你以为萧靖不在就没人调教你了?快放开他们。」

妻子没有动,似乎震惊自己好像在做梦一般,别说她了,连我都有点傻了,萧靖这混蛋对妻子的调教真是处心积虑,他不光针对薇薇的肉体,更多的是在摧毁她的意志。

女孩夺过妻子别在腰间的钥匙,替两个男人解开手铐,然后手朝工地里面指了指,示意妻子跟她进去。

工地废弃好几年了,里面没有人,妻子蹲在满是乱石砖瓦的地上,为刚才两个被她绳之于法的犯人作着口交,两男的肉棒,轮流的在她的小嘴里肆虐,并捏住妻子的鼻子,然后将鸡巴深深的捅进她的喉咙。

「呜呜……哦哦……」

「好吃吗?贱货?」

「呜呜……呜呜……」

妻子不知是在点头还是摇头,讨好的表情与屈辱的表情混杂在她的脸上,一丝混着男人腥臭味儿的黏液从她的嘴角流下,滴在她一对被扯出领口的奶子上,勃起的奶头,正被两男一人一粒的捏在手里把玩着……

「我们来玩个游戏。」

女孩说着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件黑色的衣服?等等!

当女孩抖开后,我发现服装那不像是给人穿的,那是给什么?

对了!是警犬穿的黑色套装!

两个男人架起妻子,不顾她的羞耻,将妻子剥光以后,替她换上了给警犬穿的服饰,然后在女孩的训斥下,薇薇颤抖着趴在了地上,这里虽然没有人来,但难免不会遇到意外的状况,比如调皮的小孩来这里嬉闹,如果被他们看见妻子此刻的模样,相信老婆连死的心都会有吧。

女孩用两根手指的指尖夹起妻子的内裤,嫌弃的道:「透明的哦,这么下流的内衣你也敢穿?我看你别当警察了,还是做妓女吧!」

老婆侧着脸,似乎无言以对。

女孩从妻子脱下的衣服中翻出一张警官证,证件上的妻子穿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形象与此刻下贱的姿态形成着鲜明的对比。

「来,自己叼在嘴里。」

妻子摇着头,但最后还是听话的将自己的警官证含在了嘴里。

男人戏谑的笑声在工地里回荡,他们用一根牵狗用的绳子套在妻子的脖子上,然后像遛狗般带着妻子在工地里散步。

「求求……求求你们……放我走吧……这里真的不行……会有人来的……」

妻子的嘴里含着代表正义与荣誉的警官证,说话的声音却屈辱的好似要哭出来一般。

她四肢着地,一步一扭的向前爬著,看似十分的难熬,然而老婆那随着前进的步子,在半空中一左一右轻扭的屁股,倒似在勾引人一般。

「真是个不老实的女人,明明这么享受,嘴上却死不承认。」

女孩抬起左脚,踩在妻子翘起的屁股上,高跟鞋的鞋跟在妻子的双股间挑刺着她的菊眼,然后在老婆长长的一声呻吟中,将鞋跟滑进了妻子的直肠,「呜呜!」妻子明显的身子一抖。

女孩「哈哈」大笑,似得到一件有趣的玩具般开心,用鞋跟尽情的在妻子的肛门内肆虐,深入浅出,左右转动脚跟,好似一个调皮的孩子在用树枝掏挖树洞一般。

「呜呜!不要……呜呜……」

妻子低着头,似不敢面对这一切般的闭着眼睛,撑着地面的双手握紧成了拳头,膝盖顶着地面,小腿似因为屁眼的刺激太过强烈而向上曲起,翘起的屁股随着女孩鞋跟的每一下肆虐,而不由得上下颠颤,以至于全身都好像在发抖……

够了!这时的我真想冲上去给那女孩一记重重的耳光,可是却发觉自己站不起来,裤裆里勃起的阳具隔着内裤,死死顶着开口的拉链,使我只能继续蹲在一堵矮墙的后面,无力的偷看着。

「被我的高跟鞋插的爽吗?」

女孩问妻子。

妻子回头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女孩,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从老婆的屁眼里抽出鞋跟,然后把脚递到了薇薇的嘴边,她的意思在明白不过,妻子犹豫半秒后,还是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将鞋跟上黏着的污垢,一点点的舔进嘴里。

「哈哈哈……狗就喜欢吃大便呢,是吗?」

「呜呜……呜呜……」

妻子的舌头卷绕着女孩的鞋跟,从开始用舌尖一点点的触碰,到最后放弃似的将鞋跟含进嘴里……薇薇的心仿佛在堕落……

两个男人看得似乎已经忍不住欲望,他们先后走到妻子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拖起来,然后抱起妻子,迫不及待的掏出两根粗壮的肉棒,一前一后的仿佛夹三明治般的肏进了妻子的肉屄和屁眼……

「嗞」一声,肉棒毫无阻碍的深入肉腔,几乎一插到底。

「这么湿,还以为要用口水做润滑,没想到淫水多的都流进屁眼了,早就想要了吧……」

插妻子屁眼的男人意外的说道。

「呜呜……」

妻子晃着脑袋似乎不肯承认,但她脸上舒服的表情却出卖了她,身体里流出的淫水,更是毫无保留的将她的淫荡公之于众……

「呜呜!哦哦!」

薇薇在两个男人的夹击间呻吟浪叫,两股相撞的冲力,似要把她身体里面的汁水榨干一般,妻子两团盈满肥肉的雪臀,被身前的男人分别一只手抓着,手指根根陷进了肉里,而她的一对乳房则被身后的男人死死抱住,两团软肉在男人的指缝间不断变化着形状……

两个男人好似两头奔跑的公牛,生猛的鸡巴下下将妻子的淫水干得四散飞溅,肉屄间的两瓣阴唇被撞的好像嵌进了肉里,夸张的翻卷在密洞的两边,屁眼的括约肌更似口被人刚刚凿开的水井般嫩肉外翻,无力的任由着肉棒的刨挖……

「呜呜!要死了!要死了!」

妻子的双腿无助的在半空中颠颤,脚尖似乎想找一个支点般的用力绷直,忽然,她的双手从男人的肩膀处,划上男人的脖颈,抱住后,整个人向前倾倒趴在了男人的身上,身下的肉臀撅起着向下猛用力,「啪嗒啪嗒」的连着几声脆响之后,妻子的娇躯仿佛触电般的战栗起来,脖子好似窒息般的向前伸长,张大着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儿的声音,一丝丝晶亮的唾液顺着她吐出的舌头向下滴落,失神的双眼仿佛看见了极乐的天堂……

男人将精液分别射入妻子的身体,他们没有戴套,随便的样子好像上公共厕所一般,随后将高潮后的妻子像一件物件般的扔在地上,坏笑的看着她还在抽搐的身体……

女孩用脚踢了下妻子,道:「母狗,别给我装死,还不快点谢谢人家。」

妻子喘息着艰难的爬起身,缓慢的动作显得酸软无力,就当她快要站直的时候,女孩又一脚把她踹倒在了地上,「谁让你站起来的?」

她拽起妻子的头发,把她拉到两个男人的脚边,要求她为两男舔鞋,妻子没有办法,只好吐出香舌,舔舐男人的脏鞋……

最后,女孩似还不过瘾,要妻子翘起一条腿,学狗一样撒尿,妻子做不到,两个男人解下皮带,对着老婆的屁股就是一顿狠抽,伴随一阵火辣辣的脆响,被打到不行的老婆无奈的只得屈服,身子趴地,在他们的面前羞耻的翘起自己一条修长的玉腿,男人适时的蹲下身子,用手拨开妻子的阴唇,刺激中间柔嫩的尿道,紧跟着老婆身体一抖一抖,在自己不情愿的哀鸣中,尿液淅淅沥沥的喷洒滴落……

这日晚间的时候,妻子在浴室里洗澡,她的手机响了,坐在沙发上像在自己家一样的萧靖,十分顺手的拿起妻子的电话,随即脸上浮现出一丝邪恶的微笑,手机里是小仔发来的信息,说周末想邀请薇薇一起参加他们几个小男警员组织的郊游。

妻子从浴室出来以后,本能的想发消息回绝,最近对于我和妻子来说都是太乱太乱,哪里会有心思去玩?可是萧靖却不这么想,他要求妻子答应,并带上他和我,说完后脸上的表情,似乎脑子里已有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周末,几个小警员早早开车来到我们家,等妻子、我、萧靖一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小伙伴们的表情又似高兴,又似失望。

不用猜,他们高兴的,肯定是因为看见妻子上身只穿着一件曝露的半透明纱衣,里面半罩杯式的乳罩,好似两只大碗般,盛着妻子一对肥硕的乳房,递在几个小伙子的面前,令人喷血,勃起的奶头在纱衣下高高的凸起,几乎一览无遗。

妻子的下身穿着堪堪遮住屁股的短包裙,裙面贴合着她的肌肤,勾勒出一道弯延的曲线,两瓣肉臀的轮廓在裙面下若隐若现,腿上的深肉色的珠光丝袜在明媚的阳光下闪闪发亮,衬托着妻子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更显诱人,周身上下,只有脚下的鞋子不让人感觉特别,是一双适合旅游的运动跑鞋。

然而另他们失望的是,妻子还带了我和萧靖两个大男人,一个是她的老公,一个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像是护花使者的男人,好亮的两盏电灯泡啊……

小仔道:「王队,你老人家也去啊?」

我不客气的道:「干嘛?你小子好像不希望看到我嘛。」

「哪有啊,王队您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您能来,大伙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哼」一声,不想搭理他,心里在担心萧靖一会会如何捉弄老婆,要是他玩的太过火,妻子以后在警局里还怎么待?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望向妻子,看她为难的表情,似乎心里与我考虑着同样的问题。

「这位是?王队长的朋友?」

小仔没见过萧靖,不知道他是谁,于是问我道。

我一愣,当下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心中念道,这混蛋怎么可能是我的朋友!

萧靖淡淡的一笑,一只手自然的搭上身边妻子的纤腰,道:「我是薇薇的朋友。」

那样子,就好像他是老婆的情人一般,让我心中一阵发酸,小仔似乎也感觉到萧靖和妻子的关系好像有哪里不对,朝我看了一眼,看见我好像在发呆,也没多说什么。

轮到上车的时候,几个小伙子都抢着要和妻子坐同一辆车,几经争执不下,最后在我一声怒喝之后,才乖乖的由我替他们安排了座位。

我、妻子、萧靖、小仔同一辆车,小仔开车,我坐副驾驶,妻子和萧靖坐在后排,等大家坐好后,小仔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后视镜,看见萧靖的手正在妻子的身上不规矩的游走着,狐疑的对我道:「王队,你怎么不和薇薇姐一起坐啊?」

我没好气的道:「我还不是担心你小子把车开沟里去,帮你看着方向盘嘛。」

小仔努努嘴,并启动汽车,知趣的不再说话。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城市的喧嚣渐渐远去,青山绿野随之而来,让我不禁回想起当年上学时,和众多好友一起骑车郊游的情景……

妻子摇下一半车窗,秀发随风飘起,俏丽的容颜在阳光下更显娇美,「薇薇姐!」

是对面的男警生们在叫,他们也摇下了车窗,与小仔的车并排前行。

萧靖从后伸手帮妻子将车窗的玻璃全部放下,并凑到妻子的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妻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又变回平静,我想,她的心里应该早已有所准备了吧,萧靖是怎么样的人,会做出怎么样的事,她会猜不到吗?

有过前一次工地的经历后,此刻的妻子似乎不会再为任何的意外而感到意外了,只见她幽怨的朝身后的萧靖看了一眼,然后挤出些许的笑容,朝对面的男警生们解开了自己上衣的纽扣,很快的,一对白皙丰满的乳房搁在了车窗上,两粒勃起的奶头尖刺着对面男生的眼睛,引来一片狼嚎!

小仔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差一点将车驶歪了车道,在我一声怒斥下,才回过神来,但脸上还是写满了惊异,不时的抬眼望向后视镜,似生怕错漏妻子一点儿的春光。

我道:「要不要我来帮你开?」

「好啊!好啊!王队你来开!我正好有点肚子疼。」

「放屁!你小子如果再敢看后视镜,看我不揍死你!」

我的手按着自己的裤裆,不好对萧靖发作的我,只得把气全撒在了这倒霉小子的身上。

小仔被我训得服服帖帖,一路挨骂点头,一路将车开到了目的地,来到一片鸟语花香,青山绿水之地。

小仔跳下车,当务之急为薇薇打开车门,然后一双眼睛终于能心满意足的,从正面落在了妻子一对丰满的奶子上,只见薇薇没有系回衣襟的纽扣,半敞着纱衣下了车。

山里的环境确实不错,空气新鲜,水声潺潺,妻子闭上眼睛,沉浸在大自然中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而后深深的吸一口气,似乎浑身都得到了放松。

可是她没有清闲多久,萧靖的手就从后面贴上了她的翘臀,似乎在提醒妻子,凌辱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几个爱好骑车的男生从车顶搬下几辆自行车,说前面不远有一条绕山的环形公路,那里骑车最爽了,问我们要不要去体验一下?

萧靖道:「薇薇,你会骑车吧,一起去吧。」

妻子一愣,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几个男生拉住手,让她跨到了自行车上,妻子的屁股一坐上车凳,由于一条腿撑住地面的关系,她的裙子顺势滑上了腰际,瞬时间肉色连裤袜下的紧实的翘臀曝露而出,没有穿内裤的她,翘起的屁股几乎让人看见了屁眼,妻子忙挺直身子想要拉下裙摆,却看见身边萧靖狠狠的一瞪眼睛,手竟条件反射般的停在了半空,最后颤微微的缩了回去。

男生们的目光灼烧着妻子被连裤袜紧裹着的光滑的肉臀,似要将那两瓣美肉烤熟一般,老婆羞涩的道:「你们都看着我,不去骑车了?」

「走!走!」

几个男生先后反应过来,纷纷骑上自己的自行车。

当他们一起出发以后,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应该领头的男生们都不约而同的跟在妻子的身后,目光直直盯着老婆骑车时扭动的肉臀,老婆骑得很慢,让人觉得她似乎有意在让后面的几个男生再看仔细一点,但其实,只有我知道,她此刻正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烧,双腿绵软的好似被塞了棉花。

走走十分钟的路程,居然骑车用掉了半小时,终于来到环山公路的入口,真怀疑老婆还有力气骑上那陡坡吗?

这时,萧靖走到妻子的身边,说要帮老婆做一点准备,然后等他们回来,当老婆重新骑上自行车,抬起屁股准备出发的时候,一众人惊奇的发现,一个红色的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蓦地撑开妻子的屁眼,然后顶起连裤丝袜,从她的直肠里滑了出来,遥控器连着一根长长的电线,一直延伸进妻子的屄里,萧靖走上前,惩罚般的拍了妻子的翘臀一巴掌,然后将遥控器又塞回妻子的屁眼,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肛塞,堵住了妻子的肛门。

整个过程中,我们这些旁观者竟没一个发出半点声音,妻子掩耳盗铃般的低着自己的头,不敢与我们对视的她,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别人看见自己羞耻的姿态,被牙齿咬住的唇缝间,颤抖的挤出一丝丝如呜咽般的娇吟……

一众男生跟在妻子的身后骑上公路,妻子像先前般用脚踩着脚踏板,可是她肉臀扭动的幅度却明显比先前夸张许多,让人感觉她的屄里好似正戳着一根男人的肉棒,努力想要夹出那根肉棒里的精液般……

「杨姐的屄是白虎哎。」

「被人剃掉的吧。」

「被谁剃掉的?」

「你们说呢……呵呵」「看她近来的打扮,大概也是被那个人开发的吧。」

「你们说那个男人和王队长他们什么关系?有没有感觉怪怪的?王队长好像有点怕他,明明脸都气绿了,却还是不敢对那个男人发火。」

「不知道……想不到这世上还有王队长惹不起的人啊。」

「呵呵……」

「你们看杨姐,她怎么了?」

顺着一个男生的视线,众人只看见老婆的屁股上下一颠一颠,好似是被身底下的肉棒狠肏着肉屄,抬起的肉臀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黏着裤袜,充血的阴蒂突出包皮,好似男人的龟头般向前耸立,屁眼里面的肛塞一张一缩,顶着肉色的裤袜向后凸起,似随时都会迸发出来一般……

蓦然间,妻子猛的握紧刹车,把住龙头的双手一个不稳,身子不停使唤的向旁倾倒,慌乱中忙不迭跨腿撑住地面,就在这时,一波强烈的高潮从妻子的两腿间涌上心头,老婆的身子好似被一个巨大的海浪推得向前弓起,屁股反弹着向后撅高,在半空中乱甩乱扭,大脑空白的她似乎忘记了羞耻,只一心所求身体的快感,居然伸出一只手拨开自己的两瓣阴唇,并用手指按压着自己的阴蒂,让身后的男生无一例外的看清了她密洞间蠕动收缩的蚌肉,直至一大股阴精像无形的水箭般,隔着肉色的连裤丝袜从她的蜜穴间激射而出,让几个男生吃惊的发出一声惊呼,好像溅到了他们的脸上一般……

山顶的空气比山下更清新,风景是一览众山小,让人心胸开阔。

我一个人立在围栏边,眺望远处的风景,等今天以后,那些半大的小子会怎么看我和我妻子呢?还会像以前一样仰慕和尊敬我们吗?虽然当着我们的面还不敢太放肆,但是背地里呢?想想以前和薇薇再如何玩淫妻的游戏,也绝没有勇气跨出这一步呢,现在的生活,到底是煎熬,还是一种另类的幸福呢?萧靖,你真的是一个恶魔……活在别人心底的魔鬼……

「王队长,过来坐坐啊……」

他们在叫我了,过去吧。

妻子的人靠在萧靖的肩上,似乎已经软了,从山脚骑上山顶,一路上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高潮,就算铁打的女人,也会融化吧,萧靖替妻子取出了塞在她屄里的东西,是一颗足足有鸡蛋般大的跳蛋,让人不得不钦佩妻子的忍耐力有多么强,屁眼里面的肛塞和遥控器也拿了出来,但萧靖没有将这些东西收回囊中,而是让妻子自己拿在手里,似乎想让大伙觉得,刚才的一切都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

几个男生当中,有2个是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似乎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脸上的表情比妻子还要害羞,妻子捋了下自己的秀发,道:「你们一定很奇怪吧,我原来是一个暴露狂。」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兴趣,薇薇姐你不用多心,我们能理解你。」

「谢谢你,小仔,你们能体谅我,真的很高兴,好了,现在我想正式的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调教师,萧靖先生。」

「调教师?」

大家好像第一次听见这样的名词,都显得陌生。

妻子解释道:「就是专业来驯化我的老师,你们的王队长,说我这人太严肃,在家里也不温柔,越来越像个男人了呢……所以……」

「所以杨姐就请了老师来调教自己。」

「是的,算是对自己一种新的认识吧,不过真的不想再变回,以前那个成天只晓得训斥人的臭老太婆呢。」

我心说,妻子所说的这些话,想必又是萧靖指使的吧,但她后面说的那句「不想再变回以前那个凶巴巴的臭老太婆,」

却似发自肺腑。

「哈哈哈……杨姐你可是我们心中的女神,你平时骂我们,也是因为我们不好惹你生气了。」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大家?」

「杨姐你说,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小仔认真的道。

「嗯,我就是想请你们不要把今天看到的一切,说给其他人听,可以吗?」

「这没问题,我们几个嘴最严了。」

「谢谢大家,那作为报答……」

妻子说着,以一个撩人的姿势脱去了上衣,然后慢慢的站起身,退下短裙,以只穿着情趣内衣,与肉色裤袜的身姿,曝露在众人的眼前,然后一字一顿的羞耻的道:「让……让……让我做你们的母狗吧……」

几个男生的表情在一阵发愣之后,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与惊喜!

山上的风很大,气温也比山脚下低得许多,但是此时的气氛,却是意外的火热。

「王队长,真的可以吗?王队长,你不会怪我们吧……」

他们嘴里好像说着人话,还有一点想经过我同意的意思,但是他们的行为却似一群饥饿的野兽,已把像羊羔一样的妻子围得水泄不通,十几只手争先恐后的抓揉着薇薇的乳房、揪拧她的乳头,滑过纤腰,抚摸穿着丝袜的秀腿,脱下薇薇脚上的跑鞋,按压她肉嫩的脚掌,透过薄薄的丝袜,闻到一股特有的脚香,不禁用嘴贪婪的含住深肉色的袜尖,吮吸里面一根根的玉趾,阴唇早已经湿润,密洞门户大开,肉腔内蠕动的褶皱好似在欢迎男生手指的插入,括约肌外翻的屁眼「咕唧咕唧」的迎击着男生们的探究,但是由于人太多的关系,男警生们似恨不能老婆的下体再生出几个肉洞来……

最后,妻子的小嘴也成了男生们进攻的目标,手指夹着薇薇的翘舌,扯到外面,唾液失禁般的顺着嘴角滴落,加上妻子肉欲横陈的神态,仿佛变成了一头只渴求男人宠幸的母畜一般。

「杨姐,我要干你……」

「嗯嗯……来吧……」

妻子似被男生们的热情冲昏了脑袋,丝毫不顾及我这个丈夫还在看着,让小仔第一个肏进了自己的身体。

「快点小仔!别一个劲的只知道自己爽。」

旁边等着的男生双手捂着自己的裤裆,一副急着上厕所的模样,小仔丝毫不理会同事的感受,只顾一个人干得起兴!

「啊啊……啊啊……啊……你们……你……们可以一起来……」

说着妻子吐出香舌,示意想吮吸男生的肉棒,并用双手掰开自己的肥臀,露出一张一缩的似乎兴奋着的菊眼,双眼迷离的道:「来……来过来……插我的屁眼……」

紧跟着,几个眼疾手快的男生一起上阵,如饥似渴的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妻子的小嘴和肛门……

没能赶上的两个小伙,索性等不及几位师兄的节奏,抓起妻子包在肉色丝袜的一对肉脚,并在一起后,夹住了自己的肉棒,另一个人从肏着老婆的几人的缝隙间,伸爪揪住妻子的奶头,似要用她的一对大乳房作乳交,可是无奈身体姿势接不上位,只好放弃,最后在万般焦急中,竟想出用妻子的腋窝夹住肉棒来干,不禁让萧靖微微点头,似乎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材。

「薇薇姐!我们好喜欢你!我们……我们早就想干你了!」

「呜呜……好舒服……杨队长,你的肉洞好紧……插得我好舒服……我还要干!还要干!一直这样干下去!」

「呜呜呜……」

老婆被人捅着喉咙,只能发出呜咽般的呻吟,娇躯似已在男生们热辣的冲刺间融化,脸上的表情似乎与他们一样登上了极乐的巅峰……

「呜呜呜呜!不行了!」

妻子忽然挣脱嘴里男生的肉棒,牙齿控制不住的相互紧咬,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然后好像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般的颤抖起来,最后「哦!」

的叫出一声如母畜被屠宰时的嘶吼,身体像是被抛上陆地的水鱼,向上弹起,又重重的落下,反复间,高潮的热汁挤过小仔肉棒与蜜穴的缝隙射了出来,打在小仔的腿上,登时让小仔又兴奋的抽插起来……

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似充满了电的马达般,不停的肏著老婆,让老婆在肉欲间窒息,又在高潮中获得新生,一旁的我也已经控制不住,跪在妻子的身旁,用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就在这时,妻子的玉手摸上我的胯间,替我握住滚烫的阳具,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在她身体里面窜涌的电流好似传到了我的身上……彼此交换着心灵的感受……

高潮吧……让我们一起达到高潮……

妻子的身上盈满了汗汁,浑身好似抹了一层油般又湿又滑,一对饱满的乳房捏在男生的手里,软肉不时的从指缝间逃开,又立刻被捏紧,两粒勃起的奶头足足被揪长了一节,随之让妻子被迫的挺起酥胸,妻子颤声道:「你……你们有皮带吗?」

「皮带!有啊!」

小仔说着抽出裤子里面的皮带。

「抽……抽我……」

「薇薇姐!你好变态!」

「不要管,快……快抽我……」

伴随「啪」的一声脆响,皮带甩在了妻子的小腹上,妻子浑身过电般的抖起来,含着肉棒的嘴巴含糊的道:「哦哦!再……再来!」

紧接着又是几下鞭笞的声音,妻子的淫念似乎带起了小仔的兽欲,手里的劲儿一下比一下用力,「嗽」的一声,皮带划破空气,重重的落在妻子的耻丘上,如馒头般臌胀的阴阜瞬时间被打得扁平下去,凸出包皮的阴蒂更是被摧残的歪下脑袋……

「呜哦!」

妻子的五官变态的凝结在一起,握住我阳具的手猛然加力,滚烫的精液随之而来,冲破我龟头的束缚,激射在面前的地上。

「呼呼……」

我双手撑住地面,大口的喘着粗气,身边几个男生先后射精,将妻子的肉屄、屁眼、口腔一一灌满,连身体、丝袜也沾上了不少……

「薇薇姐,我爱你。」

小仔亲了下妻子满布红晕的俏脸,然后勉强起身,却一个不稳坐倒在了地上……尴尬的朝一旁的同伴傻笑……

周末总算过去,周一接踵而至,一大早怀着忐忑的心,和妻子来到办公室,意外的几个年轻的警员居然一个都没有迟到,好似都干劲十足的处理着文件。

「王队长,杨队长,你们来啦。」

两位小警员分别恭恭敬敬的为我和妻子拉开凳子,请我们坐下后,替我们端来茶水。

我不知他们在搞什么鬼,但是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还是他们心目中尊敬的队长,只是妻子在他们眼中变得温顺许多。

吃午饭的时候,妻子没有意外的被几个小伙拉去一起共餐,我则还是一个人吃。

午休时回到办公室,看见妻子蜷在沙发上,一位小警员正为她盖上毛毯,我道:「喂喂喂!你们用得着这么体贴吗?以前怎么没见你们这么殷情,搞得我好像不认识你们了。」

「没有……没有……我们不是怕薇薇姐着凉吗?」

「滚滚滚。」

「哎,那我们不打扰王队长、杨队长了。」

说完,和一群小伙笑着跑出了办公室。

妻子道:「老公,你别老是凶他们,其实他们挺可爱的。」

「哼,可爱个屁,一群小色狼。」

我说着,坐到妻子的身边,想和她聊会儿天,顺手想替妻子将毛毯再盖紧一点,却不料,毛毯从我的指缝间滑了下去,落在了地上,霎时间,我脑袋嗡的一声,只见妻子的双手和穿着黑色裤袜的双腿,被两条肉色的丝袜捆绑在身体的两侧,张开的肉穴间,赫然戳着一根中午食堂里发的又粗又长的大黄瓜,顶起裤袜的裆部,高高的凸着一块,还有她菊肉外翻的屁眼里,鼓鼓囊囊的塞着她早上穿来上班的内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