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永恒永恒(绿野)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永恒永恒(绿野)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老婆的臆想 老婆的臆想

    身为刑警的我与妻子杨雨薇,坐在审讯桌后,对面的犯人,是恶名昭著的sm调教师——萧靖,绰号禁藤,意义为禁锢的藤蔓。  他诱拐少女,贩卖人妻,监禁并虐待各种女性,屡屡罪状数不胜数,这些罪足可让他的后半生在监狱里面度过。

    永恒永恒(绿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老婆的臆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老婆的臆想》,是作者永恒永恒(绿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刑警的我与妻子杨雨薇,坐在审讯桌后,对面的犯人,是恶名昭著的sm调教师——萧靖,绰号禁藤,意义为禁锢的藤蔓。  他诱拐少女,贩卖人妻,监禁并虐待各种女性,屡屡罪状数不胜数,这些罪足可让他的后半生在监狱里面度过。

《老婆的臆想》 (终) 免费试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窗户开着,白色的窗帘随风摇曳,温暖的阳光倾洒进病房。

我感觉自己恍如做了一场噩梦,一场很久、很久的噩梦。

我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抒发心中的烦闷。

「你醒了。」

是萧靖,萧靖的声音。他的声音蓦然间把我拖回地狱般的现实。

萧靖坐在椅上。一个女人蹲在他的脚边,恍如一条听话的母犬。

我定睛看去,竟然是我的老婆。

妻子的脖子上套着一只红色的项圈,项圈连着铁链,铁链的末端被萧靖拿在手中。妻子穿着一套下流的、粉红色的情趣内衣。她的一对沉甸甸的肥乳从内衣胸前的开孔中暴露而出,两只勃起的乳头上各夹着一只乳头夹,乳头夹的下面垂着两只金色的铃铛。妻子的胯间,透过情趣内裤的开档,妻子的两瓣肉嫩的阴唇上各夹着一只铁夹,铁夹连着吊袜带。妻子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几乎180度的分开着,丝袜的吊袜带扯住铁夹,将妻子的两瓣阴唇拉得左右大开。妻子的尻穴毫无保留的向外呈现着,蜜洞内的肉壁一缩一张,一丝丝透明的爱液缓缓的溢出腔道,顺着股沟,一滴一滴的垂落地面。

妻子的屁股向后撅起着,努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妻子的屁眼被一只连着狗尾的肛塞撑满着,肛门外的一圈括约肌,排便似的向外一下一下的凸起着。妻子两只被肉色丝袜紧裹的嫩足,笔直的向上翘起着,仅用深肉色袜头内的脚趾吃力的支撑着身体。

萧靖好像抚摸一头畜生般,抚摸着妻子的秀发,萧靖对我道:「我把她从警局里保释出来,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我气得浑身发抖,更气得浑身无力。

萧靖稍低下身,抬眼直视着我,肆无忌惮的用手指抠挖着薇薇淫水泛滥的肉屄,道:「该撒尿了,去吧。」

妻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然后,她像一条听懂主人命令的母狗般,四肢着地的爬到我的病床上。双腿跨过我的前胸,将她的蜜壶对准我的脸。

萧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妻子的背后,蓦然一巴掌抽在老婆的肉臀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妻子的屁股向前一挺,随即,一大股腥臊、热辣的尿液带着一股巨大的压力,冲开妻子紧闭的幽门,全部喷在我的脸上。

「啊!」

我痛苦的哀嚎,却换来尿液苦涩的酸味。

妻子的尿水溅入我的鼻腔,冲进我的嘴巴,呛进我的喉咙,我连连的咳嗽,狼狈的样子好像一个沉在河里快要淹死的人。

妻子的神情由哀怨变得羞愧,由羞愧变得无奈,然后由无奈变得兴奋,由兴奋变得堕落、绝望的堕落。她忽然自暴自弃般的用双手抱住我的脸颊,把屁股坐到我的脸上,用阴户贴住我的口鼻。

我因为需要空气,被迫的张大嘴巴,伸长的舌头似泥鳅般在妻子的阴道内乱舔、乱钻。

「嗯!啊啊啊!」妻子浪叫。

她屁股的肌肉、连带大腿的肌肉,以至于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她的尿水还在倾泻。

我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妻子两瓣丰满的圆臀,仿佛一个快要渴死的人紧紧的抱着水壶一般。透明的尿液似瀑布般的自我的下巴流淌下来,然而更多的却是灌进了我的肚子……

「哈哈哈……哈哈哈……」

萧靖开心的笑着,看着我与妻子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两头被他驯化的畜生一般。

sm俱乐部,萧靖的老巢。

昏暗的灯光,让人只能依稀看清百米的景色。

客人们或坐或躺,他们的身边,或多或少的陪着几个裸体、或者穿着曝露的性感女人,听萧靖介绍,这些女人,有的是客人的私奴,有的则是俱乐部的公奴。女服务们穿着统一的、短小的、女仆制服,端着酒水、饮料、点心,穿梭在客人间。

萧靖是这里的明星,他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向他问好。

萧靖跨上舞台。舞台的聚光灯瞬间打出数条光束,照亮了萧靖的全身。

萧靖双手举向台下的客人,微笑道:「各位来宾,晚上好,我是萧靖。」

台下的客人们纷纷击掌与欢呼。

「今晚,我给大家准备的特别节目是……」

「不许动!」

萧靖的话忽然被一声女人的呵斥打断。

一把手枪从萧靖的背后,顶住了他的后脑。

黑暗里,慢慢的走出一位千娇百媚、身穿制服的女警。

女警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娇妻-雨薇。

台下的客人们几乎都被吓了一跳,有的胆小的客人,紧张的站起身,似乎想找机会溜走。

妻子道:「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统统给我不许动!」

一位年轻的女服务生,走到一位秃顶客人的身旁,恭敬的道:「先生,要水果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水果!去你妈的!」

秃顶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在女服务生的脸上。女服务生应声摔倒在地。盘子、水果、点心散乱一地。

大厅里瞬间死一般的寂静。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台上的妻子与萧靖。

萧靖对妻子道:「喂喂喂,你这样吓坏我的客人,可是要受惩罚哟。」

妻子用枪口顶一下萧靖,道:「少废话,你就等着坐牢吧。」

萧靖的嘴角却弯起一丝坏笑,他慢慢的放下一只举起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遥控器。妻子看见遥控器,脸色倏然一变。

萧靖将遥控器上的档位,猛然间升到最高。遥控器的亮灯,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妻子娇躯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一般。

她握住手枪的小手,似乎被忽然抽走力气般,把持不住的颤抖起来。她丰满的肉臀仿佛被人抱住般,不安分的绕着圆圈、扭动着。她没有持枪的手控制不住的往自己的双腿间摸去。顺着妻子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性感的、光滑的美腿往下看去。她的一对玉足踩在两只黑色的高跟鞋里。高跟鞋正不听使唤般的慢慢的挪向两边。

「噹」的一声。妻子的手枪掉到地上。她的双手紧张的、颤抖的抓着两侧的裙角。

「喂喂喂,我的警官,这是怎么了?」

萧靖转过身。他的一只手半举着遥控器。他脸上的表情似乎不明所以般的看着老婆。

妻子的表情一阵痛苦,一阵舒畅。她的眼神逐渐迷茫、 逐渐混乱。

萧靖忽然关闭遥控器。

妻子一阵哆嗦。膝盖不由自主的向下弯曲。身子似乎差一点瘫软在地上。

就在这时。萧靖猛地又将开关调到最大。妻子的娇躯仿佛被一股忽如其来的、强大的、自下往上的电流,冲击的站直起来。双腿不住的打颤。妻子的表情已然崩溃。她蓦地绝望般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客人们一阵惊呼。

透过包住妻子肉臀的、透明的连裤丝袜,两根硕大、粗黑的假阳具正顶住连裤丝袜的裆部,「吱呀吱呀」的、疯狂的翻搅着妻子的骚屄与屁眼。妻子的骚屄与屁眼,仿佛两只被木棍捣烂的柿子般,阴唇、蜜肉、肛门从内外翻,之间流满淫靡的汁液。妻子的双腿情不自禁的用力张开,并膝盖弯曲的蹲在地上。连裤丝袜的张力,让两根假阳具冲破阻力,旋转着、深深的埋入妻子的肉屄与屁眼。淫水从蜜肉间四散飞溅。连裤丝袜的裆部已然湿透,丝袜的肉色变成了深肉色。

妻子的双手颤抖着支撑着地面。她的腰向上挺起。她的屁股腾在半空,随着假阳具旋转的方向,绕圈扭动。妻子的神情恍如一条被肉欲吞噬的母狗一般。

「喂喂喂,我的警官,这个样子可不行呢。」

萧靖调笑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萧靖的安排。就如同我现在被人牢牢的捆在大厅的角落。丝毫脱离不开他的掌控。

「惩罚她!惩罚她!」

明白过来的客人们发泄般的吼道。

萧靖蓦然间按下遥控器上的电击按钮。按摩棒瞬间窜出一股强烈的电流。

「啊啊!啊啊!」妻子哀嚎。

双手仿佛失去重心般的,在地上来回的摸索着。她纤细的柳腰似被撑了一根钢架般挺得笔直。抬起的屁股恍如被人抛在空中不住的上下颠颤。一股接着一股的尿水混着淫水从她的骚屄间喷涌而出,在空中划出数道弧线,洒落地面。高跟鞋狼狈的从她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足下滑脱。透过深肉色的袜头,妻子圆润的脚趾拼命的夹紧着、绷直着……

两名身穿黑色紧身皮衣与皮裤的男人推来一个木架。他们撕开妻子的衣襟。妻子一对丰满、肥硕的圆乳瞬间从衣内蹦出。

他们掀起妻子的裙子,将裙角塞入妻子后背的连裤丝袜。

他们将妻子抱上木架。用木架的镣铐锁住妻子的双手与双脚。

妻子恍如一只田鸡般,四肢张开、撅着屁股的趴在木架上。

男人用力掰开妻子两瓣肥臀。撕开她连裤丝袜的裆部。将两根假阳具从妻子的肉穴与屁眼内先后拔出。

一个男人左手拿来一根竹筒般粗细的针筒,右手拿来一大桶白色的液体。

萧靖道:「有哪位客人愿意上来惩罚这位肆意捣乱的女警呢?」

「我!」秃顶男人第一个举手。

萧靖道:「请上台。」

秃顶大摇大摆的走上台。顺手接过旁人递来的注满液体的针筒。

妻子扭动着肥臀,似乎在抗拒,又似在迎合。妻子扭曲的表情,恍若害怕,又恍若期待。

秃顶用力的一巴掌甩在妻子的屁股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妻子哀叫一声。雪白的臀肉上立即浮现出一个红红的掌印。

秃顶一手按住妻子屁股。针口对准妻子的屁眼,猛地扎了下去。白色的液体顺着针管如潮水般涌入妻子的直肠。妻子的屁眼似婴儿的小嘴般,含吮着粗圆的针头,贪婪的、痛苦的吞咽着“乳汁”「呜呜!」

妻子双腿的肌肉发泄似的绷紧着、哆嗦着。被肉色丝袜包裹的脚掌拼命的向脚心蜷缩着。

秃顶一针注完。用拇指塞住妻子欲要喷泄的屁眼。

秃顶将针筒丢给身旁的男人,道:「注满。」

男人接过针筒,从桶里抽满一针液体,将针筒递回给秃顶。秃顶拔出塞在妻子屁眼里的拇指。随即,将针头堵住了妻子括约肌凸起的屁眼。用力的按下助推器。

「呜哦!呜哦!要死了!要死了!」

妻子的双手救命稻草般的紧紧的抱着木架。她的样子恍如一个快要撑死的人般,仰起俏脸、伸长脖子,不停的泛着干呕。一丝又一丝的口水从她的红唇间垂落,淌满了她的下巴。

秃顶拔出针头,将针筒扔在地上。他解下裤子。将怒挺的鸡巴蓦地撑开妻子的屁眼,滑进妻子的直肠。

他的双手抱住妻子盈盈一握的蛮腰。屁股用力的向前挺送起来。粗黑的阳具一次次深入妻子的直肠,带出白色的汁液。

妻子仿佛喝醉酒般满脸红潮。她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被刺激冲晕了头。她的浪叫随着秃顶的冲刺,一声高过一声的,从她的唇齿间倾泻而出。

「啪啪啪!」

一连串爆竹般的击打声。秃顶的手掌在妻子的肉臀间上下翻飞,带起妻子的浪臀不住抖颤,留下一个个红红的掌印。

秃顶喘息着爬上妻子的后背。双手绕到妻子的胸前,捏住她一对沉甸甸的肥乳。手指搓揉着妻子兴奋、勃起的奶头。秃顶似乎达到了极限。他猛地挺起腰身,发狠般的用阳具深插数下。拔出阳具时,一大股精液从他的马眼里喷射而出。

随即,妻子的表情猛然间变得崩塌。嘴里羞耻的倾诉着「不要!」臀沟间的屁眼却恍如一朵顷刻间绽放的菊花般,鲜红的嫩肉向外翻出,几乎盖过了屁眼外的一圈括约肌,一条白色的水柱近乎从高压水枪中迸发出来般,从妻子的屁眼内激射而出,洒满一地……

萧靖道:「还有谁想上来惩罚这位失败的女警?」

「我我!我!」

台下的客人,争先恐后的举手、叫嚣。

一个小时以后。

瘫软在木架上的、气若游丝的妻子恍如从水里撩上来一般。她身上的警服与她的娇躯,满是汗水、淫水、尿水、白浆、还有男人的精液。

萧靖将一根手指伸到妻子的嘴边。妻子失神般的闭着媚眼。双唇却下意识的含住了萧靖的手指。香舌卷舔着萧靖的指节。

两个男人将妻子从木架上解下。他们解开裤子。尿水淋在妻子的头上,浸湿她的秀发,顺着妻子的额头、脸颊流淌而下,湿透衣襟。

妻子似乎清醒了一些。男人抖干净龟头上的尿水。单手捏住妻子的鼻子。

妻子抬起头。自觉的用小嘴含住男人的肉棒。细心的用双唇、用香舌、用喉咙,替两个男人含吮干净肉棒上残留的尿渍。

萧靖拿来一张稿纸。

妻子从地上缓缓起身。

萧靖将稿纸交给妻子。

萧靖道:「照上面的字念。」

妻子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她迟疑着,并且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本人姓名:杨雨薇,身高:165,体重:48kg,职业:s市刑警副队长。曾经获得警队个人荣誉勋章一枚,集体荣誉勋章2枚,记个人二等功3次,个人一等功2次,集体二等功2次。」

妻子顿了顿,道:「但是,请大家不要被我刑警的身份所蒙骗,或者说,比起作为一名女警的我,更愿意做回另一个真实的自己,在我庄严的、严肃的制服下面,其实隐藏着一具淫乱不堪的肉体,一具渴求被所有男人淫虐,甚至渴望被畜生奸淫的低贱的肉体。」

妻子读到这里,声音变得哽咽。两行凄苦、绝望、矛盾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滚落。

妻子继续道:「我有老公,但是我更喜欢偷情!更喜欢在老公的面前被别人肏屄,成为别人脚下可以被任意驱使的母狗,谢谢萧靖,谢谢你让我看清自己,看清自己低格的内心与淫荡的本性。」

「来吧,成为一头低贱的母畜,你会喜欢的。」

萧靖冷笑道。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烙铁。烙铁的前端是一块被烧红的、拇指般大小的、圆形的铁饼,铁饼上刻着《公共母畜》四个字。

萧靖道:「你将获得的不单是一个烙印,还是一份国际sm界通用的、永久有效的、放弃人权的契约,有了这份契约,你以后将永远牢记自己是一头母畜的身份,无论你走到哪个国家的哪家sm俱乐部,你都会得到母畜特有的礼遇。」

妻子的裙子被掀起在腰际。

她一手拿着稿纸。另一手穿过被人撕开的裤袜,快速的、饥渴的揉搓着自己的骚屄。指缝间不断垂落一丝丝,由精液、淫液、尿液、灌肠液汇聚而成的、混乱的液体。

妻子将手伸到背后。手指从臀后,绕过胯间,掰开两瓣浸满淫水的、肥腻的阴唇。岔开微微弯曲的双腿。踮起两只被肉色丝袜包覆的玉足。将无毛的、肉嫩的耻丘主动的凑近烧红的铁饼。

萧靖握紧烙铁。将铁饼慢慢的朝妻子的耻丘压去。

妻子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铁饼。脸上的五官似乎因为恐惧与灼烫而凝聚、扭曲。失禁的尿水不争气的、狼狈的从妻子的尻穴间稀稀落落的喷涌而出。水珠溅上铁饼,发出「嘶嘶」的慎人的声响,并同时冒起一股股白色的热气。

「不!不要!」

我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胸口里的心脏似被人狠狠的敲捶着。

萧靖派来看守我的两个打手,一人一拳重重的打在我的小腹上。我疼得小腹抽筋。歪倒在地。

一个男人用脚踩住我的脸。我血红的两眼干苦的、悲愤的望着台上的爱妻。

妻子的耻丘离铁饼已经不到一分的距离。她耻丘皮肤上的毛孔似乎都因为紧张与灼烫而收缩。

萧靖道:「欢迎你成为母畜的一员,我的杨警官。」

「慢着!」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

是谁?众人的目光瞬时间朝那声音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位身姿妖娆的女人,迈着曼妙的猫步,走到萧靖的身旁。是心瑜,她是心瑜。

心瑜一身黑色的皮革劲装。手掌连着手臂套着一双皮革手套。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上穿着一双长马靴。皮衣的胸托堪堪托起着心瑜乳房的下缘。一对圆实、饱满的豪乳,傲然挺立在人们的眼前。红艳艳的乳头上各穿着一只金色的圆环。皮革束腰将她原本就纤细的柳腰又勒紧两寸。胯间的皮革短裙,几乎只盖住心瑜三分之一挺翘的屁股。肉嫩、无毛的耻丘上,赫然有着一个圆形的「公共母畜」的烙印。有的好像认识心瑜的客人,对心瑜吹起口哨。

萧靖冷冷的看着心瑜,似乎因为被心瑜打断而感到不满。

心瑜似乎不敢直视萧靖的眼睛。她示弱般的垂下眼帘。跪下身姿。然后,双手撑地的趴在地上。撅起肥白的圆臀。像条母狗般爬到萧靖的脚边。伸出香舌,讨好般的舔舐萧靖的皮鞋。

萧靖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心瑜,仿佛一位主人看着自己乖顺的小狗。

心瑜仰起脸。表情恳求道:「可不可以让我替那条母狗烙上畜印。」

萧靖道:「你想报复她?」

心瑜道:「不,我要感谢她,感谢她让我遇见您,让我脱去虚伪的外衣,让我能够勇敢的面对自己母畜的本心,并快乐的永远的成为一头淫乱的母猪。」

萧靖似乎对心瑜的回答很满意。他让心瑜从地上站起身。并将手中的烙铁交给了心瑜。

心瑜拿着烙铁。慢慢的走向妻子的身边。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憎恶的表情。妻子被心瑜的气势震慑。她的双脚不听使唤的向后退却。但是,妻子又似乎立即意识到自己退无可退。妻子眼睁睁的看着心瑜慢慢的向她走来。心瑜举起手中的烙铁。

忽然。心瑜一个转身。将烙铁狠狠的砸在萧靖的头上。萧靖哼也没哼,仰面栽倒。

瞬息万变之际。妻子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性感的美腿,顷刻间从勾引男人的异宝,变成了打倒男人的武器。她一记扫腿,连着一记横踢,迅猛的击翻身旁的两个男人。

心瑜蹲下身。用劲的分开双腿。手指挖开肥嫩的骚屄。从缩紧、蠕动的肉壁间掏出一把湿漉漉的、沾满淫液的手枪。

心瑜握住手枪,举过头顶。猛地用手指扣下扳机。「砰」的一声爆响!

女人的惊叫、男人的惊呼、人群拥挤、踩踏发出的哀嚎,顿时响彻一片……

与萧靖三个月赌约的最后一天。法院。

萧靖易立在法庭的中央。

他的额角上绑着白色的绷带。眼神冷酷、愤恨。我和妻子与一群陌生人坐在旁听席间。

我直视着萧靖。不知为何,我有一种错觉,萧靖不像是被审判的犯人,而是像领导乐手演奏的指挥家。

我握住身旁妻子的手。妻子的手在微微的发抖。她似乎有些激动。

法官道:「现在开庭。」

检控官传主要证人-我的妻子-杨雨薇,上场。

妻子站在证人席上。

面对法官宣誓。

检控官道:「请问,杨警官,2007年,4月15日,你在哪里?」

妻子道:「我在宾馆。」

「期间还有谁?」

「我的丈夫,还有几个网友。」

「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在……」

妻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检控官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显然与萧靖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

检控官道:「请你如实回答。」

妻子小声的道:「我们在群交。」

「请你大声一点。」

「我们在群交。」

旁听席间嘘声一片。

法官道:「安静。」

人群的声音立即压低。

检控官道:「我想请你描述一下当日的情景。」

妻子的俏脸瞬间通红。她惊异的看着检控官,似乎不明白检控官的意思。

检控官淡然的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要妻子清楚的描述当日她与网友们群交的情节。

妻子羞耻的道:「我们挤在一张床上,他们一个肏我的骚屄,一个插我的屁眼,另一个我帮他口交。」

检控官问:「你的丈夫在干什么?」

妻子回答:「他在旁边看。」

旁听席间再次哗然。

一些人对妻子指指点点。

检控官道:「这是你自愿的吗?」

妻子道:「是我自愿的。」

「在此之前,你还有过类似的行为吗?」

「有过。」

「几次?」

「好像是5次,好像是6次,具体的次数我忘了。」

「你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这些网友的?」

「由我的丈夫通过网络论坛找到网友。」

「什么论坛,请你说详细。」

「淫妻交友论坛-牡丹红。」

「你在网上的id叫什么?」

妻子没有回答。恳求检控官放过自己般的看着检控官。

但是检控官毫不留情的又问了一遍:「你的网名叫什么?」

妻子声音发颤的道:「警犬薇薇。」

检控官咄咄逼人道:「这个网名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妻子摇头道:「比起当女警,我更想成为一条警犬。」

检控官补充道:「一条想被公狗肏的母狗?是不是?」

「我抗议!」我窜起身,大声道。

法官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立即跑上来。不由分说,一左一右反剪起我的双手,并按住我的肩膀。

我愤怒道:「这是什么法庭!」

法官道:「你要么闭嘴,要么出去。」

妻子用眼神暗示我不要同他们争辩。

我强咽下一口气,对法官道:「我选择沉默。」

法官示意两个警员放开手。

然后,法官对我道:「坐下。」

我只有坐下身。

法官道:「继续。」

检控官道:「萧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妻子道:「就在我被三个网友轮奸的快要高潮的时候。」

「他进来的时候,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我当时闭着眼睛。」

「你为什么闭着眼睛?」

「因为……黑暗能让我身体更加敏感。」

「也就是会被肏得更爽,对不对?」

妻子没有选择,她回答了一句「对。」

检控官道:「萧靖进来之后,他对你做了什么?」

妻子道:「他吻了我。」

「你又是怎么回应他的?」

「我也吻了他。」

「照道理来说,你应该很恨他才对,为什么会去吻他?」

「因为我闭着眼睛,我不知道是他。」

「所以,只要你不知道对方是谁,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吻你,并且你会回吻他对不对?」

妻子的肩膀在颤抖。她的表情似乎难堪到了极点。

检控官忽然厉声道:「快点回答。」

妻子像是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答道:「是的。」

检控官道:「我打个比方,如果现在把你的眼睛蒙上,在场的每位男士,是不是都可以享用你的嘴唇与香舌?」

妻子心乱般的躲避着检控官逼人的目光。但是,她没有办法回避检控官问出的问题。

妻子答道:「是的,只要蒙上我的眼睛,谁都可以亲我。」

我攥紧着拳头,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萧靖的嘴角弯起一丝残忍的微笑。

检控官走到旁听席边。

面对旁听席里的人道:「一个谁都可以亲的女人,我们通常叫她什么?」

旁听席里,几个男人先后答道:「母狗!」

「人尽可夫。」

「骚货。」

「婊子。」

难听的词语好像一根根利箭般,穿透着我的心脏。我的心脏在流血。

检控官大声道:「作为一名检控官,我有理由相信,真正的被告,是这个女人!是这头淫乱的母畜!」

「不!不是的!不是的!」妻子恐惧道。

两名警员仿佛事先安排好的一般,忽然一左一右的反剪起老婆的双臂,并猛地掀起了她的裙子。

只见,一颗粉红色的跳蛋在妻子的阴蒂上疯狂的震颤着。一根粗黑的假阳具顶着肉色连裤丝袜的裆部。硕大的龟头在妻子的肉屄里「吱吱」的旋转着、翻搅着。透明的淫水、失禁的尿水沿着塑胶棒身直流而下,顺着两条肉色的丝袜,一直淌进妻子的高跟鞋里。

妻子菊肉凸起的屁眼里塞着一只大号的肛塞。肛塞连着一条毛茸茸的狗尾,狗尾贴着妻子两瓣浑圆的肉臀,盘在裤袜里。

一名警员撕开妻子裤袜的裆部。狗尾瞬间从破洞口滑落,摇摇晃晃的坠在妻子的两腿之间。

妻子的表情瞬间崩塌。两名警员放开了手。

妻子的双臂却仍旧像被人反剪着般背在身后。她的双脚踩着两只浸满尿水与淫水的高跟鞋,慢慢的分向两边。她的膝盖微微的向下弯曲。她的屁股开始扭动,跟着假阳具旋转的方向,在半空中无耻的绕圈。

忽然。妻子自暴自弃般的用自己的手掌,狠狠的抽在自己浑圆的浪臀上。臀肉震颤间,妻子放肆的呻吟着……

法官道:「传第二被告!」

两名身材魁梧的警员一左一右的架着心瑜,走上法庭。

心瑜斜歪着俏脸。媚眼半睁半闭。表情昏沉,恍如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她一对浑圆的肥乳上布满了一条条红色的鞭痕。左面的乳头上还夹着一只似乎刑虐后忘记取下的、黑色的铁夹。

心瑜的小腹微微鼓起。她两瓣蜜桃般形状的肉臀间,屁眼一缩一缩的、奋力的向外凸起着,似想要挤出深埋在她屁眼里的大号的肛门塞。心瑜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丝袜早已被下体间淌落的尿水、淫水、和一些不明的液体浸得湿透。她一双被丝袜裹覆的玉足,无力的拖垂在地上。深黑色的袜头向下渗着水珠。在她路过的、身后的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水渍。

这里根本就不是法庭。这里是sm界的审判庭。

那夜。

心瑜没能救出我们。反而把自己搭了进来。

法官站起身,道:「我宣布!杨雨薇、林心瑜有罪!对她们的惩罚是,送到日本,接受最严厉的调教。」

两名警员将心瑜的身子倒翻过来。一名警员开香槟似的用力的拔出心瑜屁眼里的肛塞。白色的乳液从心瑜豁开的菊门间喷薄而出,顷刻间,下起白色的大雨。

「哈哈哈!哈哈哈!」

萧靖残酷的笑声与人群的喧闹声,久久的回荡在法庭间。

「嘭」的一声巨响。前后两扇大门同时被炸开。几十名身穿黑色警服、手持半自动冲锋枪的特警,鱼贯而入。

「不许动!不许动!」

特警暴喝声中,先后将门口几名企图反抗的保安打翻在地。

萧靖脸色大变。他猛地窜到妻子身后。一手勒住妻子脖颈。另一手拔出藏在腰里的匕首,对准妻子的喉咙。

杨霖举枪瞄准萧靖。萧靖表情复杂的看着杨霖。

蓦然间,用日语道:「やるべきで、私はすべてしました。」

杨霖冷冷的看着萧靖。

忽然,萧靖推开妻子,挥刀朝杨霖刺去。

妻子与我几乎同时大叫:「不要!」

「砰」的一声枪响。杨霖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萧靖眉心中弹。仰面躺倒。

杨霖走到萧靖尸体旁。用脚踢了踢萧靖的身体,确认萧靖已经死透……

厅堂间,除了妻子、我、还有心瑜,其他人都被特警用手铐带了出去。

两名警员抬来担架,将心瑜送上救护车。

妻子卸除身上的淫具。简单的抚平皱起的衣衫。局长最后一个走进来。

我与妻子一起走到刘局长跟前。

局长郑重道:「辛苦了!」

我与妻子同时向局长敬礼。

局长道:「感谢你们出色的完成卧底任务。」

局长面对妻子道:「尤其是你,雨薇,受苦了。」

妻子温柔的道:「为了惩治萧靖,受多少苦,我都愿意。」

局长对我道:「你不会怪我吧,让你的妻子在萧靖身边做卧底。」

我道:「不会,局长的安排从来就没有错过。」

局长道:「局里我都通告好了,不会再有人说雨薇半句闲言碎语,至于小仔几个年轻的男警员,你需不需要我把他们调走?」

我看向妻子,示意让她决定。

妻子脸红道:「就让他们跟着我们吧。」

局长道:「既然你们决定好了,我便不再干涉。」

我斜了一眼远处的杨霖,道:「萧靖被杨霖杀了,我们的线是不是断了?」

局长道:「你说呢?」

我道:「一根线断了,另一根线亮了。」

局长微笑的点头。

妻子道:「局长,我们下一个任务是。」

局长道:「去日本,并且带上杨霖。」

我与妻子异口同声道:「是。」

昏暗的调教室里。

妻子双手抱着后脑。她的表情迷乱、沉醉。一滴香汗从她光滑的后背滑落,顺着柳腰,弯进股缝。妻子两瓣丰满的肉臀上挂满晶莹的汗珠,黄色的灯光下,妻子的屁股仿佛涂抹着一层油亮的精油。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手持烙铁走到妻子的身前。将烧红的铁饼对准妻子的耻丘。

妻子一双媚眼颤动着长长的睫毛,害怕的眼神中透露着兴奋。她分开一点双腿。挺起柳腰。慢慢的、慢慢的将肉嫩、微隆的耻丘凑上了烧红的铁饼。随着「嗞」的一声,一阵青烟冒起,烤肉的香味弥漫开来。

妻子的表情仿佛登上极乐的巅峰。眼泪、鼻涕、口水失禁般的霎时间流满她的俏脸。她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痉挛。一双被丝袜包覆的玉足,拼命的向上踮起。尿水从她的骚屄间喷涌而出,顺着两腿的丝袜,渗透深色的袜头,积满一地。男人收回烙铁,却在妻子白嫩的耻丘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烙印-「公共母畜。」

日本的夜市似乎不像我与妻子想象一般热闹。

妻子跨上一辆摩托的后座。同时,戴上安全帽。

前座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个面相猥琐的、年轻的日本小伙。他们的身旁还有两名同样驾驶摩托的小伙。

「出発?」

小伙子用日语问。

妻子用日语答道:「出発。」

小伙一脚踩下油门,摩托的车轮飞速的旋转起来。

躲在暗角、汽车内的我,迅速掐灭抽到一半的香烟。发动汽车,跟随上去。

妻子双手撑着后座的扶手。迎风仰起白玉般精致的俏脸。长长的秀发随风飘舞。三辆摩托飞速驶离市区。

妻子双手慢慢伸到腰后。蓦然间抬起屁股,脱下裤子。露出两瓣蜜桃般肥熟的翘臀。粉褐色的、微微凸起的屁眼里,赫然夹着一只连着狗尾的肛塞。棕色的狗尾被风扯得向后飞甩。

驾驶摩托、跑在妻子两侧的两名小伙。先后从怀里抽出一条黑色的皮鞭。怪叫着。赶马似的将皮鞭狠狠的抽打在妻子翘起的肉臀上,发出一连串「噼啪」的脆响。

妻子浪叫着。似一匹狂奔的母马般,颠颤着浪臀。透明的尿水、刺激的淫水随着掠过胯间的劲风,从蜜穴间喷涌而出,向后飞溅……

********************************

欲听下回分解,那是痴人春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