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五只烟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五只烟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淫肉医院 淫肉医院

    事情发生在我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因为操劳过度,导致扁桃腺发炎,发烧住院。负责照顾我这个病房的是个年约三十的护士名叫琪惠,皮肤白皙,胸前两颗爆乳几乎要挤破衣服,我想或许是因为生了小孩,分泌乳汁的缘故吧。她讲话声音非常温柔,有点娃娃音,脸也是娃娃脸。只可惜医院正式护士穿的全是裤装,无法看到她的腿,对于有点恋腿癖的我来说不禁打了一些折扣。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在医院的第二天晚上我打着赤膊,只穿了一条内裤就睡了。可能因为还在发烧,整个头脑昏昏沉沉的,睡得很熟。到了半夜,我感觉老二那里凉凉的,而且好像有东西在动,于是

    五只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淫肉医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肉医院》,是作者五只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事情发生在我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因为操劳过度,导致扁桃腺发炎,发烧住院。负责照顾我这个病房的是个年约三十的护士名叫琪惠,皮肤白皙,胸前两颗爆乳几乎要挤破衣服,我想或许是因为生了小孩,分泌乳汁的缘故吧。她讲话声音非常温柔,有点娃娃音,脸也是娃娃脸。只可惜医院正式护士穿的全是裤装,无法看到她的腿,对于有点恋腿癖的我来说不禁打了一些折扣。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在医院的第二天晚上我打着赤膊,只穿了一条内裤就睡了。可能因为还在发烧,整个头脑昏昏沉沉的,睡得很熟。到了半夜,我感觉老二那里凉凉的,而且好像有东西在动,于是

《淫肉医院》 第一章 免费试读

事情发生在我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因为操劳过度,导致扁桃腺发炎,发烧住院。扁桃腺发炎这毛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会好,但过程中会不断发高烧,必须打点滴补充营养及定时吃药退烧。

虽然根剧情无关,但我还是必须补充一点。我并不是身体不好才会住院,而是军中的做法让很多不必住院的人最后都得住院。本来我只是小感冒,一般来说到诊所看一下,拿个药吃、多休息就会好。但是军中的规定是,只要没有达到发烧的认定标准,就不能让你到国军医院就医,只能到医务所让一群庸医开药给你吃,同时操课一点也不能少,照常跟其她弟兄一起训练。结果想当然尔,我只有发烧来证明我没有说谎,是真的需要送医……

我对病房没有特别要求,所已被分到一间四人房。在我斜对角的病人刚出院,战时没有人补进来,所以是三个人住。每张床周围都有帘子可以拉起来,算是保障某种程度上的隐私。

负责照顾我这个病房的是个年约三十的护士名叫琪惠,皮肤白皙,胸前两颗爆乳几乎要挤破衣服,我想或许是因为生了小孩,分泌乳汁的缘故吧。她讲话声音非常温柔,有点娃娃音,脸也是娃娃脸。只可惜医院正式护士穿的全是裤装,无法看到她的腿,对于有点恋腿癖的我来说不禁打了一些折扣。我一进来她像我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问了有没有结婚,她说她已婚,前不久才生了一个女儿,看起来身材算恢复得很好。我遇到漂亮的女生往往会多聊两句,加上讲话还算有点内容,常把她逗着笑个不停,所以才进去一天就跟她像好朋友一样熟了。跟她聊天其实很有趣,因为她给我的感觉很天真,对什么事情似乎都很有兴趣。搭配她白皙的皮肤和清纯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天使。

我在医院白天就是不断地喝水、吃药,偶尔看点书,在医院里面散散步,但是每到晚上睡觉后,可能因为没有持续补充水分,通常都会发高烧。

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在医院的第二天晚上我打着赤膊,只穿了一条内裤就睡了。可能因为还在发烧,整个头脑昏昏沉沉的,睡得很熟。到了半夜,我感觉老二那里凉凉的,而且好像有东西在动,于是微微张开眼睛,竟看到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正跪在我的床边吸吮我的鸡巴。我不动声色,继续装睡,但眼睛一直保持瞇瞇的在偷看。这个女人……不就是琪惠吗?她这是怎么了?有这么欲求不满吗?竟然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就弄起来了,旁边还有病人耶!而且就算旁边的人都没发现,我也会发现啊!我只是病了不是死了耶!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会不醒来,怎么会不欲火焚身?

此刻我应该可以直接把她抓上床来蹂躏她的,但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外表清纯、贤淑的性感美女想做什么,所以继续装睡。琪惠的口交技术很特别,她先只含住我老二前端,用整片舌头包住我的龟头,然后在上面滑来滑去,并且在适当的时候用舌尖张开我的马眼,轻轻地舔弄着。这时我身体应该是很虚弱的,但在她这一招攻势之下竟然让我的老二硬得像铁棒一样,胀得又粗又长,青筋暴露。她对这反应似乎很满意,开始用手替我上下套弄起来,嘴巴也一直没停过。同时我听到一阵窸窸苏苏的声音,把我的视线吸引到她下体的方向。靠!太大胆了吧,她在脱她的裤子,而且连内裤一体脱下来!她很熟练地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的地方,另一只闲下来的手伸到两腿之间小心地爱抚着。

这个情景光是用想的就让我血脉喷张,我努力的想看清楚一点,但因为我在装睡,头又不能转动,眼睛也不能张大,我们两人的相对位置只允许我看到一点点白皙的大腿,两腿之间的情形则是完全无法得知。我灵机一动,嘴上“嗯”了一声,然后很自然地将身体转向她的相反方向,肉棒因此脱离了她湿润的小嘴。

琪惠似乎吓了一跳,轻轻叫了一声“啊!”

但又很快地走到我这一侧来再续前缘。走过来的时候可能因为裤子卡在膝盖纳里太碍事了,所以她索性把鞋子、裤子、内裤全都脱了,放在床边,所以当我再次瞇眼看到她的时候,她下半身已是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近收眼底。

这小妞是真的胆子这么大还是神经太大条?我不禁这样想着。

走过来之后她又跪在地上为我口交,我稍微蠕动了一下,让身体往屁股后面移动,退到床边。这时候琪惠的嘴搆不到我的鸡巴,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竟然爬上床来,雪白圆润的屁股对着我的脸这边,身体又弯了下去替我口交。

我的决定是对的,一个好的政策可以让人上天堂,军队里面的干部应该都要知道这一点,国军才会强盛,这是我此刻得到的深刻体会。这个角度我只要视线稍微一斜,她的整个阴户就完整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因为她两条腿是夹着的,阴部肥满的淫肉被挤了出来,上面散布着稀疏的细卷毛。雪白、光滑又肥嫩的屁股跟她微黑的小穴形成强烈的对比,非常好看,让我的肉棒又更硬,更挺了。她一边为我口交,一边又把手伸到屁股这里,用两根手指由后往前地插入蜜穴,然后不断前后前后地一直抽插。我和她阴部的距离是这么地近,我甚至可以听到她每次插入发出“渍渍”的声音,甚至可以看到淫穴里不断溢出来的淫水,而且淫水越来越多,她的抽插动作也越来越激动。我必须努力抑制自己才能将已经逼近喷发边缘的男精抑制在我的体内。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必射无疑,怎么可以就这样让她把我当作玩具吸完精液之后就扬长而去呢?我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而且要快!因为我滚烫的老二已经蠢蠢欲动,即将爆发了!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我的脸贴到她的阴部,把她的脚张开,整条舌头疯狂地在她的淫穴里翻搅。

她马上“啊!”

了一声,把头转过来看着我,然后嘴角露出微笑,将小嘴凑到我耳边偷偷跟我说:“你真坏……”

我心想:“坏的是你吧!”

但是听到她清脆又清纯的声音,说着如此充满诱惑的话,我心里只有整个一阵酥麻。她将我翻到正面朝上,跪坐在我的身体上,接着很熟练地脱掉上衣。上衣里面是充满诱惑的鲜红色蕾丝胸罩,包覆着雪白柔嫩的巨大乳房,乳房感觉十分柔软,而且真的大得不像话。既然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我不动手还是男人吗?我立刻伸手解了她的胸罩,她也很配合地将胸罩拿下,柔软的乳房垂了下来,上面挂着一对又大又黑的乳晕,乳晕上似乎还溢出一点一点的乳汁。她的乳房大得我无法一手掌握,可能有G罩杯以上,而且十分松软,可能是因为生了小孩有乳汁的关系,丰沛的乳汁让她的乳房胀得又挺又光滑。我手伸到她背后,将她的身体压向我,再将乳头含进嘴里,用力地吸吮,乳汁果然源源不断流入我的口中。她的乳汁没有太重的奶味,但骚味十足,搞得我性欲大增,舌头继续在她的乳头上胡乱舔来舔去,另一只手也用力抓着她的另一个乳房,满满的奶水被我挤得喷了我满头满脸。

琪惠在我这样的刺激下也不行了,她抓住我的大鸡巴,屁股提高,立刻就朝龟头上坐了下去。琪惠是生过小孩的女人,肉洞已经有点松了,加上淫水又多,我的鸡巴立刻整根塞入她的小穴,她立刻摀住嘴巴“啊”了一声,总算是没让旁人听见。接着她屁股上上下下地不断摆动,而我也配合着她的律动挺起我的腰,我几乎感觉到我的龟头都顶到她的子宫了,她的手没有离开过嘴巴,因为她根本没办法不叫出来。

“啊……啊……好大……”

她努力不让声音传出去,但又不得不叫出来。我看她应该快到了,便吐出她的奶头,将她紧紧抱住,让她柔软又有弹性的雪白巨乳紧贴在我身上,同时吻上她的小嘴,舌头在她口中不断地挑逗。她已经没办法发出声音,也将双手环抱住我,淫乱地蠕动身体。我也加快我挺腰的速度,她随着我的抽插将我越抱越紧,后来我感觉到她一阵发抖,然后抱我的力气瞬间消失,我知道她高潮了,因此我也不必再特别忍耐,再用力抽插十几下之后便奋力将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她的子宫里。

果然当兵这么久没发泄了,累积的精液量可不是盖的,我的阴茎一缩一放总共射出了四、五波的精液,每一次量都很多,射完之后她抱着我,很满意地喘息着,五、六分钟之后才轻轻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接着就站了起来。她的小穴离开之后精液大量地流出来,弄得我满身都是,她跪在床上,用嘴一点一点地全部舔干净并且吃了下去。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说谢谢,但我也没什么时间思考,她很快就穿好衣服要离开了。离开前我抓住她的手,小声问她:“舒服吗?”

她既没讲话也没点头,只给了我一个温柔又充满暗示的微笑就离开了。

第二天,琪惠没有出现,可能前一天上晚班,早上休息吧。在这间医院,只要是星期一到五的早上都会有实习护士,实习护士的穿着跟正式护士不一样,穿的是连身的白短裙。虽说是短裙,但其实长度只到膝盖上面一点点,算是很保守的长度,但因为这些实习护士都还是学生,难免会有一些争奇斗妍的心态,所以有些人会把裙子改得很短,几乎快露出屁股。另外她们也被规定一定要穿丝袜,肉色或透明的都可以,对于病人视觉上的享受是很好的福利。

很快地,负责我这间病房的早班护士来了,身边带着四个实习护士,都算蛮漂亮的。她没有跟我介绍这些护士,因为毕竟不是在相亲,我们的关系只是实验品跟学生而已,实验品当然就是我。她们要做的就是了解我的病情,并且学习要怎么样照顾我、用什么药、多久量一次体温等等。这些事情还蛮繁杂的,所以老护士在解说时我有很充裕的时间看清楚这些清纯的小护士。

左边数过来第一个叫怡婷,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服装合身,纯白丝袜,给人的感觉像是护士里的高材生,讲解过程中不断写着笔记,并不时将下滑的眼镜往上推,表情严肃。

第二个叫淑玲,长头发,皮肤白皙,长相也很清秀,但看得出很害羞。当我在观察她的时候我们曾经四目相交过一次,她白嫩的脸颊马上羞红,别过头去再也没有看过来。她的穿着很朴素,感觉就是制式的服装,没有做过任何修改,穿在她身上有点宽松、不合身。所以我判断她应该是个蛮纯洁,不爱打扮的女孩。

第三和第四个是一对双胞胎,染了一头浅褐色的中短发。她们就是我所说的争奇斗妍那一群,裙子短得不行,脚上穿了透明的亮袜。脸上画了浓妆,蛋脸孔却像个小孩子,大大的眼睛像是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我不断地给她们使眼色,她们也回敬我妩媚的眼神,只差没当场把电话给我。

这四个护士各有特色,但我没能跟她们有更多的交集,因为她们负责的病人实在太多,忙来忙去的,可能一两个小时才会出现一次,所以这一天我又是不停喝水、尿尿、吃东西、看书就过去了。

晚上我还是有点发烧,跟昨天一样睡得很沉。到了半夜,下半身又传来似曾相似的感觉,我这次也不偷看了,直接张开眼,伸手把琪惠的头往下压,让我的阴茎深深插入她的口中,甚至插到食道。她表情有点痛苦,眼神飘像我这边,给我一个哀求的表情。于是我放开手,她也吐出了我的鸡巴,把脸凑到我耳边说:“有没有好一点?”

“怎么可能会好……体力都没了啦!”

她笑了出来,说我好有趣,但我本人却不这么认为……

“我有些事情想知道,你有空吗?”

我问她。她点点头,说在这边会吵到人,她知道一个比较好讲话的地方,于是拉着我到一个放干净枕头、被单和床垫的地方,才刚进去她就开始脱衣服,好像很飢渴,很想要男人的滋润。我抓住她的手,直接了当的问她:“为什么?”

她歪着头问我:“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昨天要对我这样?又为什么今天你也要这样?还有为什么你现在要这样?”

“你…不喜欢吗?”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要。”

她说得很自然,一点也不害羞。

“那为什么是我?”

“我就是喜欢你,就是选中了,没有为什么?”

这回答很巧妙,感觉我再怎么问下去,她也可以用同样的说法回答一切。但我还是不放弃,还在拼命寻思要怎么问她,想不到她却先开口:“我…可以满足你所有需求…给我好吗?”

说着她又开始脱起衣服,我没有阻止她,很快地一个一丝不挂,纯白无瑕的肉感身体就站在我的眼前,接着她坐在旁边的床垫上,张开双腿,用手指掰开小穴,对我说:“给我嘛!”

看到这个画面如果还不行动的话就不叫男人了!我立刻拖了裤子,抓住我粗大的老二,对准她的嫩穴插了进去。此刻我没有半点温柔可言,一口气就直接插到她的花心。她大叫了一声“喔……”

双手紧抓我的肩膀。我也用手紧抓她白嫩的乳房,粗鲁地搓揉着它们。她的两个乳头上不停地有奶水溢出,刚好作为我搓揉时的润滑液,让我揉得更顺手、更起劲。

其会让我感觉她是个性爱经验丰富的女人,因为她可以很自由地控制阴道的松紧程度,这是需要锻炼的。当我一插入之后她便用力将阴道缩紧,让我的每一次抽插都有很好的摩擦效果,不只让我的龟头得到更多的刺激,同时更让她高潮连连,泄了一次又一次。但她似乎很习惯这种隐密的做爱,即使再怎么高潮,再怎么刺激,她也始终都是轻声地“嗯…啊……”

叫着,顶多只有随着我的抽插速度而有频率上的不同。

知道她是这方面的老手,让我觉得我更不能输,我要让她臣服于我,让她知道谁才是主人。于是我在她又一次高潮之后要她趴着,用背后位插她。换成背后位当然有我的用意,一方面是要换个姿势刺激她阴道里的不同位置,另一方面我可以看清楚她的小菊花,方便我插入。

我先是在她背后不断用力地突刺,双手有时伸到她胸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她偏黑的乳头:有时抓住她的手,让她上半身腾空,任我摆佈。插了约一百下左右,她又高潮了,我用手指沾了它喷出的淫水,稍微润湿之后慢慢地插入她的肛门。插入时隐约听到她“嗯…”

地轻轻叫了一声。我把整只食指都插了进去,接着时而在里面挖着,时而前后快速地抽插。

我猜中了,她应该没什么肛交的经验,屁股要比小穴敏感,容易攻陷得多。

不过我怕立刻插入她无法适应,于是先换成两根指头插入。她的肛门很有弹性,很配合地被我撑开。同时淫叫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嗯……啊……

嗯……“我不知道她的感觉如何,既没有要我不要弄,也没有要我赶快插入。既然如此我就照我的意思去做了。我看她的屁眼已经适应两根指头的宽度,而且还很有弹性,于是抽出了阴茎,上面已经沾满淫水,无需再润滑,直接就将龟头往肛门里送。她知道我要这样做,一开始很紧张,肛门用力缩得紧紧的。我想她不是不想让我插入,只是因为害怕,所以做出这样的反射动作。我从背后抱住她,托住她的乳房,将她的背靠在我的胸前,把脸凑到她耳边说:“不要怕,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她回了我一句:“嗯。”

这声音好轻柔,又充满了沧桑和委屈,让我性致更高了。我将龟头顶在肛门口,正要用力,她将头微微转了过来,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开对我说:“对我好一点,好吗?”

这时的她双眼含着泪,我无法判断她的感受。

“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不要。”

我对她说。

她摇摇头,回答:“不,我要,请占有我的全身。”

她双脸红晕,嘴角戴着微笑,表情美丽得让我心头强烈悸动起来。我立刻将腰部一挺,半根阴茎没入肛门之内。琪惠终于被我打破了防线,长叫了一声“啊……”

不过她还是尽量把音量压得很低,不让外面的人听到。

我担心地问她:“还可以吗?”

她背对我点点头,说:“不要在意我,请尽量蹂躏我。”

我没有想太多,就照她的话用力将整根阴茎插了进去,不免又引起她一阵叫声。此时我感觉她已经充分放松,享受到肛交的快感,于是我慢慢地开始抽插起来。肛门的感觉很奇特,只有在肛门口的地方是缩紧的,里面都是柔软的肉,很温和地将阴茎包覆住,才插了十几下我就想射精了,也没等她答应就把精液全射在肛门内,接着抽出阴茎,温柔地抱住她。她也抱住我,靠在我怀里,柔软的大奶贴在我老二的地方。

“你……常跟病人这样做吗?”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思考一下,不禁有这样的怀疑,就直接问了。

“没有,只有你。”

“为什么?”

“不知道,我就想被你欺负。”

我没有回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不想欺负我吗?”

“我…也不是不想……”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人这样问的吗?

“那就是想了,对吧?”

我被她这样一问,竟然反射性地点点头表示愿意。

她看了之后很高兴,把我抱得紧紧的说:“太好了,那你以后就是小惠的主人啰!”

“主……主人?”

我一脸惊讶。“通常不是应该说男人或是男朋友之类的吗?有人会说主人的吗?”

琪惠将她的小脸痒起来看着我,两眼水汪汪得煞是迷人,轻声对我说:“对啊,主人。以后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听话你可以打我,小惠就是你的奴隶。”

“譬如,我要你每天跟我做爱,这样也可以?”

“可以啊!小惠最喜欢了。”

“那……要你脱光衣服在医院走一圈呢?”

琪惠嘟起嘴巴,用委屈的眼神看着我,好一会才说:“如果主人要我做,小惠也…可…以……”

其实我好想现在就叫她这样做,但是冷静想想还是细水长流,慢慢调教她,顺便也先展示一下主人温柔的一面,于是我又改口对她说:“开玩笑的啦,我怎么忍心呢。”

她听了很高兴,用头在我怀蹭啊蹭地,直说主人最好了。

“那,你们护士有裙装吗?”

我问她。

琪惠点点头。于是我给了她一个命令,要她以后都改成穿裙装,而且裙子要改到只比小妹妹低两公分。裙子里要穿透明裤袜,不能穿内裤,胸罩也不能穿,方便我随时可以享用。她很干脆地答应了,同时说希望我可以给她一点奖励。我说没问题,问她要什么。她立刻低下头去含住我的龟头,小手套弄起我的阴茎。

我心想原来她想吃精液,于是我很配合地一下就射了出来。她把精液全吞了进去,张嘴给我看嘴里已经没有东西了。我只是傻傻地看着这只有A片里才有的情节,她却抓了我的手到她头上拍了两下。原来她是要我摸摸她的头,奖励她的表现。我觉得她真是可爱,不由得把她紧紧抱入怀里,她也很顺从地抱着我。

后来我看时候不早了,就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去了。那天晚上我发了39度的高烧,病又更重了。

睡梦中我还能感觉到琪惠温暖而柔软的肌肤贴在我的身上,胸前的巨大淫乳夹在我们之间,被挤压成椭圆形,乳汁顺着我们的身体一直流到地面。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她一直都偷偷抱着我。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么清纯可爱的美妇,竟心甘情愿要当我的性奴隶,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醒来,烧似乎退了,昨天那四大实习美女站在我床边。

双胞胎看着我下体的地方科科地笑:害羞美女淑玲则是羞红着脸,头低低的:眼镜圣女怡婷很冷静地拿着比记盯着我的脸看,表情一就很严肃。我顺着双胞胎的视线一看,原来我的现在精神正好,将内裤撑得老高,龟头还隐隐约约从内裤中间的小缝探出头跟她们打招呼。我马上将被子拉过来遮住,接着抓抓头对她们傻笑。

眼镜圣女并不领情,拿着一根温度计冷冷地对我说了一声“夹着”我被她的气势一震哪里赶不照做,连忙接过温度计夹在腋下,她们一队人马就走了。双胞胎一边走着还不时转头对我抛媚眼,害羞淑玲也偷偷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我故意趁她转过来时又露出小头,弄得她害羞地将头转了回去,快步离开。有这四个女生在,医院的生活也不算太无聊,只是她们并没有常常出现,我还是得看书打发时间。我拿起我带来的“1Q8ˋ”从书籤的地方打开要继续看下去,却发现里面夹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主人,你没有发烧了,小惠先回去了,晚上小惠会听话的。有事情随时跟小惠说喔!请看最后一页。”

我照它的话翻到最后一页,那里夹了一张拍立得照片,是琪惠赤裸着上半身拍的。可爱、清纯的小脸,以及跟脸完全不相衬的超大乳房、深褐色乳晕都被拍了进去。照片下面的空白处写了一个手机号码,自然就是小惠的电话了。本想立刻打给她,甚至叫她过来陪我一整天,但我看她写的纸条,似乎昨晚我发烧都是她在照顾我,帮我退烧,我想她现在一定很累了,应该让她多休息,于是拿起手机打了简讯要她多休息,晚上才有力气服侍我。

“主人好体贴,小惠最爱主人了!”

她很快地回了这个简讯。

我继续看书,但内容几乎都没看近我的脑子里。我满脑子都在想琪惠这小妮子,不是都已经嫁人有小孩了,怎么还这样跟我搞?她到底在想什么?是真的喜欢我吗?我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好处可以让她捞吧?一堆的疑惑在我的脑子里跑来跑去,不知何时我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让我醒来的是眼镜圣女,她一个人来收我腋下的温度计,因为有些晃动所以弄醒了我。我醒来后没有立刻睁开眼,因为其实还是蛮累的,想说她东西收走我就继续睡。但这眼镜圣女竟然没有立刻离开,她看我睡得不省人事,把我床边的帘子拉了起来,接着大胆地将我的被子轻轻拉开,拉下我的内裤,静静地观察我的性器官,同时在笔记本上悉悉苏苏地写了起来。写完之后她似乎还有疑问,鼓起勇气将我的包皮蜕下,看看我的龟头,最后甚至在马眼的地方好奇地舔了一下。

我到这情形立刻伸手抓住她的手,她被我吓了一跳,不知所措。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小声对她说:“嘘!别叫,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她看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安安静静地一动也不动。我将她拉到身边来强吻上她的嘴唇,她双眼紧闭,全身肌肉一阵紧绷,不住发抖。我将手伸到她裙底,不到不只内裤,连她的白色连裤袜都已经湿了一大片。想不到这小妮子外表装得跟圣女一样,体内却是淫荡无比,潜力无穷。

不过现在大白天的,并不是一个上她的好时间,随时可能会有其她护士来巡床。于是我将嘴唇离开她的小嘴,她还是继续紧闭着眼,嘴唇都得高高的,像是还意犹未尽,还想要继续索吻。我心里觉得,想不到这女孩还蛮可爱的嘛,要是把她收服了之后,让她把之前隐藏在心底的欲望都爆发出来,肯定淫荡得不得了。

我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她才慢慢睁开眼。我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如果还想要的话,晚上11点到放被单的房间等我。不来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怎样吧?”

她羞红了脸,也没做任何表示,抓了温度记就往外跑,差点我的老二就被外面看光了。我心想这下可好,本以为这个眼镜妹最不可能搞定,现在她自己送上门来,不吃可会遭天谴。想着想着我又继续躺下去睡,我必须养足精神才能应付晚上的活动,更何况还有琪惠这个淫肉玩具,有得我受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