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

    百劫三部曲之二。百劫擅写母子乱伦作品,故事情节丰富,感情描写细腻,尽管太监了很久,但不失乱派精品佳作。个人觉得三部作品写的母子真情,让人感动,儿子不是一蹴而就得到母亲,都历尽千辛万苦终成正果,这样的发展才更有基础,才成大作,是色坛恒星而非流星一闪而过!

    百劫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是作者百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劫三部曲之二。百劫擅写母子乱伦作品,故事情节丰富,感情描写细腻,尽管太监了很久,但不失乱派精品佳作。个人觉得三部作品写的母子真情,让人感动,儿子不是一蹴而就得到母亲,都历尽千辛万苦终成正果,这样的发展才更有基础,才成大作,是色坛恒星而非流星一闪而过!

《百劫三部曲:眺望海岸线的妈妈》 (十二) 免费试读

我的阴茎缓缓地从妈妈温柔的嘴里抽出,发出“啵”的一声,象啤酒开盖的声音,终于抽离了妈妈的红唇,带出一丝晶莹的液体,是妈妈的唾液,抑或是我的精液?

妈妈的舌尖不舍地跟了出来,在我的马眼上细心地舔着,那丝细线和我的龟头一起落在了妈妈的香舌上。

我打趣道:“姐姐,喜欢弟弟的小白龙吗?”

妈妈亲了下我的龟头,在上面留下一个口红印,她用手指在我的龟棱上轻柔地划着圈,戏谑道:“小白龙?我看是条小蚯蚓还差不多。”

“好啊,你敢这样小瞧我!”我双手按住妈妈圆润的肩头,做势下压,道:“快躺下,看我的白龙骑士怎样惩罚你!”

“呸,什么时候龟头骑士又成了白龙骑士了?”妈妈娇笑着,顺从地躺在床上,让我压在她绵软的身上。

“只有白龙骑士才配得上您的花心皇后啊。”我将龟头顶在妈妈的阴道口,道:“花心皇后,您忠诚的白龙骑士要来拜见您了,您允许吗?”

妈妈羞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我一声“得令”,下体往前一耸,阳具长驱直入,插入到妈妈热乎乎的美穴中。

“哦……”妈妈被插得身体后仰着,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我揪了一下妈妈的大乳头,趴在妈妈身上,附在她耳边道:“姐姐,现在你感觉是小白龙还是小蚯蚓?”我故意挺了挺我的阴茎,让妈妈感受到我的强大。

妈妈扭着臀,用指尖夹着我的阴茎根部,咯咯笑道:“分明是条会钻洞的小蚯蚓嘛。”

“啊,钻洞?姐姐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被妈妈的淫词弄得异常兴奋,挺身激烈地抽送着。妈妈的大阴唇丰厚且富有弹性,我的耻骨撞击在上面,非常的舒服。

“嗯……嗯……”妈妈被弄得发出阵阵呻吟,阴道里的骚水汩汩涌出,滋润着我的小白龙。

还没到十二点,我就射了两次。还要再弄时,妈妈却不让了。我哭笑不得,又不好解释我和她是水火交融,只得作罢。

想留在妈妈香喷喷的床上过夜,妈妈委婉道:“小龙,别这样,现在小丹还没有心理准备,万一让他知道了不好。”

我对“小丹”简直有点痛恨了,无可奈何,只好搂着妈妈洗了个鸳鸯浴,趁机大吃豆腐,妈妈没留下我过夜,深觉过意不去,也就任我轻薄。

期间我趁妈妈转身拿浴波时,冷不防擒住她的屁股,从后面直捣黄龙,插入她的美穴,妈妈惊呼一声,扭了几下臀部,没有挣脱。我得意地抽送着,妈妈只得扶在墙上撅起裸臀,让我美美地又干了一炮。

浴后的妈妈美艳不可方物,湿漉漉的长发如波浪般披散在肩背上,越发衬托出她躯体的白皙丰美。

“姐姐,再让我来一次好吗?”我跪在妈妈脚下,用舌尖拨弄着她胯下一缕缕湿嗒嗒的阴毛。

“小龙,”妈妈爱怜地抚摸着我的头,道:“别这样,会伤身体的,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啊。”

我站起来,指了指我勃得老高的阴茎,一本正经地道:“如果不让它泄火,会更伤身体的。”

“噗哧……”妈妈忍不住笑出声来,“小龙你这个小坏蛋,还找借口。这坏东西今晚都泄了三四次了怎么还这么硬,莫非是铁铸的不成?”

我一听妈妈的语气有些松动,赶紧嬉皮笑脸地抱着妈妈往床上挪,道:“姐姐,是不是铁铸的你试试就知道了,我敢保证肯定不是银样蜡枪头。”

“好啊,小小年纪就说这些淫词,看姐姐不教训你!”妈妈佯怒道。

“教训?嘿嘿,看看是谁教训谁!”我假装凶狠,将妈妈双手反剪在身后,将她押至床边。妈妈被逼得背对着我,立在床沿,头肩被按在棉被上,双臂别在背后,高撅起美臀。

妈妈的双腿习惯性地保持着笔直的姿势,因为床比较矮,妈妈不得不分开双腿,这样她的整个阴户就暴露出来了。由于刚洗过澡,妈妈的性器还是湿的,水淋淋的分外妖娆,象一张淫靡的嘴,吧嗒吧嗒地一张一合着,等待我的奸弄。

我不由得想起头一次偷窥妈妈的阴户时,妈妈是在花园里浇花,也是将屁股对着我。那时候妈妈的私处可望而不可及,现在却任我随意玩弄。

我摸着妈妈绷得笔直的大腿,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柔声道:“姐姐,我要进来了。”

妈妈“唔”了一声,配合地抬高了屁股,迎接我的进入。

用这种姿势操妈妈,可以将妈妈丰硕的臀部当作肉垫,很是舒服,刚才在洗浴时我就是这样弄的,不过两下就缴械了。现在我可要好好地品味一下。

阳物再次一头扎入妈妈火热的阴道,没有完全进去的阴茎根部被妈妈极富有弹性的股肉包围撞击着,麻痒难当。

十根手指陷到妈妈的两侧股肉中把玩着,看着妈妈背部优美的曲线在眼皮底下起伏着,我象一个驾驭着大白马的将军,快意驰骋着。

虽然已经泄了三次,但也仅仅操弄了几十下之后,妈妈温热的玉壶就让我精关难守了。我深吸口气,正准备加快速度冲向高潮,忽听妈妈腻声道:“小龙,别……,姐姐要你。”

妈妈扭捏地挪着臀部,不让我顺利插送。我一乐,呵呵,妈妈终于出声求我了。

这种姿势妈妈是很难享受到高潮的,我忙抽出阴茎,抱着妈妈躺在床上,采用妈妈最喜欢的女上位姿势,让她坐在我的身上,面朝着我。

妈妈红着脸低着头,似乎为自己的索取感到害羞,她缓缓地上下挪动屁股,执著地磨蹭她的阴蒂,追求着她的快感。

妈妈屄户持续的套弄,给我的阴茎带来巨大的快感,我需要很大的意志力才能忍住不射精。

随着妈妈动作的逐渐加快,妈妈的叫床声也变得高昂。我握住妈妈的胸前双乳,够起身子亲吮她的乳头,以配合她达到高潮。

突然妈妈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发出“嗯,啊,啊,啊……”急促的声音,我知道这是她到达高潮的前兆,急忙将阳根硬硬地耸立着,承受着妈妈狂风暴雨般的动作。

猛然一股灼热的阴精兜头浇在我的阴茎上,巨大的热流将阳物紧紧包裹住,我再也无法忍住,精关一开,将千万条精虫射入妈妈的子宫,和妈妈又一次水乳交融地结合。

“噢……”仿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妈妈才无力地瘫软在我的身上。

一阵沉寂过后,妈妈趴在我的胸口,爱怜地亲着我的胸膛,好象为她刚才的疯狂感到害羞,还是不敢抬头看我。

我打趣道:“姐姐,刚才你发了一阵洪水,大水冲了龙王庙,小白龙将很多龙子龙孙都送回到你的龙宫去了。”

“哧…”妈妈终于笑出声来,道:“就你会胡说,人家哪发什么洪水了?”

“呵呵,姐姐说那么大的水流不是洪水是什么?”我翻身骑上妈妈的身子,妈妈被我抓住了双手,紧握着双拳,羞不可抑。

我俯下身亲吻着妈妈艳若桃花的脸庞,妈妈搂住了我。

我们抱着拥吻了一阵,突然妈妈推开我,脸上似笑非笑,道:“小龙,你又不老实了。”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我的阴茎居然又勃起了。

“姐姐,最最后一次,我保证。”

“不行,说了刚才是最后一次了。”

“姐姐……”我哀求道。

妈妈翻身想逃走,被我紧紧地抱住。

妈妈挣扎着,我的手没放稳,突然滑到她的胳肢窝下。妈妈被逗得“咯咯”

笑出声来,她喘息道:“你这条小淫龙,需求无度,姐姐都要被你折腾死了。”

但是当我的阴茎挪到妈妈的下体时,妈妈还是顺从地张开了双腿,迎入了她的佳宾。

我舒服地调整了下姿势,道:“还是姐姐疼我,又让我进来了。”

“姐姐是聊斋里的女狐狸精,在采阳补阴哪,你这个童男,就快被我采补干了,知道吗?”

“我愿意让姐姐采,姐姐采补得越美我越喜欢。”

“弟弟……”妈妈有些感动,我吻住了她的嘴巴,捕捉到了她的香舌。

正陶醉在妈妈的温柔乡里,突然耳边炸响一声断喝:“孽障,还不住手!”

我吓得浑身一震,从妈妈身上滚将下来,只见一巨掌迎面拍到,练了几年的功夫在此时发挥作用,我奋力往床边一滚,直滚到墙边,但强劲的掌风还是将我重创,我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瘫倒在墙脚。

是师傅!我的师傅来啦!

妈妈尖叫一声,翻身爬起来,顾不上穿衣服,跌跌撞撞地奔到我身旁,手忙脚乱地摸着我,道:“弟弟,弟弟,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不要吓姐姐啊。”

说到后面,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正是妈妈裸奔赶来才救了我一命,师傅不便再补上一掌,他转过身去,气得浑身发抖。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打小龙?”妈妈尖声叫着,慌乱中显然还没有认出师傅来。

“孽障,孽障!”师傅并不答妈妈的话,颤声道:“当初因你是百年难遇的火德之格,收你为徒,传你功夫。没想到,没想到你竟干出这等悖伦的恶事!”

师傅“霍”地转过身来,竟也不顾直面妈妈的裸体,白须无风自飘,显是气到了极处。

他道:“你还记得我离去时对你说的话么?‘你如果为非作歹,我定废你武功!’”

我还未答话,妈妈突然哭喊着:“老师傅!是你!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打伤小龙啊?”

师傅仍没有回答妈妈的话,他一步步向我走来,道:“好,好!你瞒得好,今日我也不取你性命,只收回你武功罢了。”

我受伤虽重,功力仍在,然而却被师傅气势震慑,只能艰难地往妈妈身后缩着,哭道:“师傅,你饶了我吧……”

师傅摇了摇头,道:“迟了,你罪无可恕。”

我见他慢慢扬起右掌,大骇,哭喊道:“妈妈,妈妈!快救我啊!”

“什么?”妈妈猛地回过头来,盯着我道:“小龙,你怎么这样叫姐姐?”

“妈妈,妈妈……”我泣不成声,“你还不明白吗?楚云龙就是小丹,小丹啊!”

这句话如晴空霹雳,震得妈妈“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她茫然地看着我,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你在骗我,你骗我,你分明是小龙,怎么会变成小丹呢!”

“小丹,小丹呢?我要去找小丹,我要去找小丹!”妈妈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我吓得魂飞魄散,妈妈这一走,我焉有命在?不知哪来的一股气力,我一跃而起,便想跟着妈妈出门。

眼前突然横出一只臂膀,耳边传来师傅冷冷的声音,“孽障,你留下吧!”

我仿佛被一堵气墙挡住,根本挪不动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的裸股在视线中消失,我绝望地瘫软在地上。

师傅的表情带着惋惜、痛恨、怜悯,十分复杂,他右掌慢慢朝我头顶按下,道:“徒儿,师傅要灭你的元婴了。元婴难练,你小小年纪,能有此成就,本属不易,可惜……”

我心中充满了绝望的恨意,妈妈分明只在乎小丹,根本不在乎什么小龙的死活。而教我一身武功的师傅,又变得这么的不可理喻!

这时我反而平静下来,道:“师傅,您容我变回小丹,小丹才是您的徒弟!

否则您散去我的功力,我将永远无法再变回去了。“

师傅听我说得在理,收回了掌,叹道:“好吧,但你别痴心妄想能逃过这一劫。莫拖延,给你一刻钟时间,行功吧。”

我无奈盘腿跌坐,开始行功。

不到一刻钟,我行功完毕,睁开眼,只见妈妈正站在身旁,仍然是赤身裸体着,她呆呆地望着我,道:“小丹,你果然是小丹,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骗妈妈呀!”

妈妈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眼见师傅又朝我走来,我悲愤交集,突然间爆发了,站起身来吼道:“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师傅,你授我武功,我用这一身功夫力劈淫贼周红宣、杀毒枭白松、灭帮凶郑舒宇、诱杀海盗头子铁军,哪一项不是在替天行道?”

我嘶声朝妈妈喊着:“即使我化身小龙,接近妈妈,还不是因为我爱你,我爱你啊,妈妈呀!”

我泣不成声:“如果我没有这样做,你早就抛下我一个人去太阳岛,你想想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师傅吃惊地望着我,显然并不知这些内情。妈妈也停止了哭泣,想靠近我,却又踌躇不前。

“妈妈,你不原谅我也是对的,我不该骗你。”我脸色惨然,道:“妈妈,师傅,小丹不孝,今日就将这条命与武功还给你们!”

眼见师傅与妈妈同时向我奔来,我心中一阵快意,一掌印向自己脑门,耳边“轰”的一声,我颓然倒地,模糊中只看到师傅与妈妈的脸庞,他们似乎在呼喊着我,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似乎在动,下体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我吃力地睁开眼,只见一个女人坐在我身上,背对着我,只裸露着屁股,我微微抬起身子,可以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的股间出没。

她的背影是如此的熟悉,是妈妈。

我有些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死了还是在做梦,我不由嘟囔道:“姐姐……”

妈妈浑身一震,她回过头来,看着我道:“小丹,你醒了?”妈妈的表情很奇异,有一丝欣慰、但更多的是深深的哀伤。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挣扎着想起来,妈妈阻止道:“别动,小丹,妈妈在替你疗伤呢。”

什么意思?正搞不清楚情况,忽然下体一阵炽热,妈妈在我身上扭动着身子泄出了阴精。她伸手指到胯下点住了我的会阴部,我一激灵,一股阴气从下体涌入四肢百骸,好不舒服。

做完了这一切,妈妈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向我叙述我昏过去后的情况。

当时我已重伤散功,师傅救了我,后来师傅向妈妈询问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听完后,他只是摇头道:“冤孽,冤孽啊。”

但是师傅还是饶恕了我,他用真气吊住我的性命。走之前,师傅告诉妈妈只有她的纯阴水灵之体与我水火交融才能救得了我,并授给妈妈渡气的法门,要行房九九八十一次,我才能彻底复原。

那天晚上也正是因为水灵圣母与火德真君合体双修时,引起气场波动,师傅才发现赶来的。师傅还告诉妈妈,我们母子悖伦,今后要多行善事,否则恐遭天劫。言毕,师傅黯然而去。

听完妈妈的叙述后,我和妈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我的心里忐忑不安,妈妈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小丹,你昏过去已经五个昼夜了,先吃点饭吧。”妈妈打破了沉寂。

保姆也不见了,妈妈亲自下厨给我做了粥。

我和妈妈默默地喝着粥,气氛十分压抑。

“妈妈,对不起,我……”我试图想打破这沉寂。

“小丹,你别说了。”妈妈轻轻地打断了我的话,“这三天里,妈妈想了很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主要是妈妈的错,你小时候爸爸经常不在家,是妈妈没有教育好你。”说着妈妈的眼眶有些红了。

“妈妈,我……”我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丹,你不用说了,妈妈已经想清楚了,帮你疗好伤后,妈妈送你到法国找你的爸爸,你今后就由你爸爸抚养吧。”

“妈妈,那你呢?”我急道。

“妈妈会一个人在国内生活。”妈妈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让人心疼。

“我不要,我要跟妈妈一起过!”

“小丹,你让妈妈今后怎么面对你啊?”妈妈泫然欲泣,起身上楼。

我浑身无力,瘫软在沙发上,我的心好痛,几乎无法呼吸,望着妈妈一步步地走上楼梯,我的心也随之下沉。

妈妈在楼梯上停下脚步,做了几下深呼吸,稳定了下情绪,她稍微转头道:“呆会洗完澡到妈妈房间来吧,妈妈继续帮你疗伤。”

对了,妈妈帮我疗伤,不就是要和我进行交合,水火交融吗?我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看着妈妈要走进房去,我忙大声叫道:“妈妈,还剩几次治疗啊?”

妈妈冷冷道:“今晚是第十次。”说完就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总共八十一次,今晚是第十次,那么说我还有七十二次机会?我盘算着,要怎么利用这宝贵的七十二次机会,来打开妈妈心中这扇已经关上的门呢?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