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百劫的小说 作者百劫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百劫三部曲:掳母 百劫三部曲:掳母

    百劫三部曲之一。百劫擅写母子乱伦作品,故事情节丰富,感情描写细腻,尽管太监了很久,但不失乱派精品佳作。个人觉得三部作品写的母子真情,让人感动,儿子不是一蹴而就得到母亲,都历尽千辛万苦终成正果,这样的发展才更有基础,才成大作,是色坛恒星而非流星一闪而过!

    百劫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百劫三部曲:掳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劫三部曲:掳母》,是作者百劫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劫三部曲之一。百劫擅写母子乱伦作品,故事情节丰富,感情描写细腻,尽管太监了很久,但不失乱派精品佳作。个人觉得三部作品写的母子真情,让人感动,儿子不是一蹴而就得到母亲,都历尽千辛万苦终成正果,这样的发展才更有基础,才成大作,是色坛恒星而非流星一闪而过!

《百劫三部曲:掳母》 (八) 免费试读

我和妈妈一前一后回到小屋,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

过了许久,鹿千幻才回来。他神色有些慌张,手上也没有带任何猎物。

我们三人各怀心事,草草吃了晚饭,便回屋歇息了。

晚上躺在床上,妈妈背对着我,我很想向她认错,却总是开不了口。恍惚间妈妈好象叹了口气,我心头一片茫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鹿千幻便叫我下山买日用品,到山下最近的小镇也有二十里路,往常都是他去的。

我心里老大不愿,道:“你不是说山下官兵还在通缉我们?我武功又差,万一被官兵遇上了,可逃不了。”

鹿千幻干笑道:“官兵哪会通缉你们一女一少啊,之前的话是我生怕你们私自下山,编出来骗你们的。”

妈妈和我诧异地望着他,鹿千幻显得有些慌乱,道:“快点下山吧,山路不好走。买完东西在镇上住一宿,明天再回来。”

我半信半疑,接了鹿千幻塞给我的银两。

我心里实在不想离开妈妈,朝妈妈望了一眼,她也在担忧地望着我。两个人目光一触,妈妈忙低下头去。

我知道妈妈虽然生我的气,但还是很关心我的。

鹿千幻一个劲地催促我出发,我只得揣好银两,带了些干粮和一壶水,默默地下山。

走了十几步,我回头一看,妈妈正倚在门框上,怔怔地望着我。

我一阵伤感,朝妈妈挥了挥手,硬起心肠扭头上路了。

由于我对路不熟,因此到了镇上时,已经是傍晚了。我匆匆买齐盐巴、粮食等物品,已经快天黑了。

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夜晚走山路,只好在镇子上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就急匆匆地往回走了。

想起我离开时妈妈送我的身影,我心里总有点莫名的阴影。

回去虽然熟路,但是因为是上山,肩上又背了重物,因此并没有快多少。

我年幼体弱,一路上歇了好几次,每次都想起妈妈还在屋里等着我,才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往回走。

午后,远远地终于看得到我的屋子了,可是妈妈并没有在门口等我。

我发现路旁一些小树东歪西倒,心想我走得时候不是这样的呀?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

不知什么力量让我小跑起来,小屋越来越近了,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终于跑到了,只见屋前一片狼藉,明显有人曾经在这里动过手。我心挂妈妈,丢下背上的包裹,冲进屋中,只见房里空无一人,屋里也是一片混乱。

我大急,心想莫非鹿千幻将妈妈掳走了?

一想到从此可能再也见不到妈妈,我疯了似冲出房屋,声嘶力竭地对着茫茫大山狂喊:“妈妈,妈妈……”

我再也不要掩饰我自己对妈妈的热爱,热泪从我的脸上滚滚淌下。

我喊得嗓子哑了才停下来,抱着头颓然坐在地上。

哭了一阵之后,我慢慢平静下来。心想我下山到回来中间不到两天时间,妈妈即使被鹿千幻带走,也不会走得太远。

我擦干了眼泪,咬了咬牙朝来路相反的另一边森林走去,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妈妈。

在森林中走了一段,突然听到南边树林里传来一丝声音。

我一阵激动,循声找去,我记得南边树林边有一大片的草地,连着另一边的森林。

声音越来越明显,细听之下,好象是男女交欢时发出的呻吟声。

我心里焦急,心想莫非鹿千幻和妈妈在这里做那事?

树木渐渐稀少,隔着密密的灌木丛隐约可以看见草地了。

我很想大叫,隐隐的恐惧感却使我克制了下来。

看到了午后阳光下两个人白晃晃的身子,我躲在灌木丛后,慢慢地往前移。

上面的是男子,身材英挺,显然不是鹿千幻。

可是他身下的女人,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地躺着,却正是妈妈!

我一阵气苦,视线一下子模糊了。我费尽心机才找到这,可是妈妈却正在和另一个男子交欢!

我冲动地想跃出去大声质问她,这是为什么!

才探出半个身子,却浑身一麻,动弹不得。

我被按低身子,只听有人在我耳旁道:“虎子,别急,这出好戏还没演完哪。”

是鹿千幻的声音,我目眦欲裂,想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个男人,又在玩这变态的把戏!

鹿千幻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轻声在我耳边笑道:“你可别乱想。你仔细看看那男人是谁。”他顿了一下,道:“是燕七。”

“嘿嘿,他三十年的童子功,今天破在了贞娘身上,可不枉了啊。”鹿千幻得意地轻笑着。

我一怔,定睛一看,那人侧脸对着我们这边,果然是山寨上最英俊的郎君燕七!

燕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我大为不解。

但只见妈妈被他抓着脚踝,高举着一双白腿,燕七“赫赫”地低吼着,结实的臀肌绷得紧紧的,一前一后地在妈妈身上冲刺。两人性器交接处发出响亮的“啪啪”的声响。

平日里一本正经的燕七怎么成了这种模样?他的三十年童子功是怎么炼的?

听到鹿千幻阴险的笑声,我突然明白了,一定又是他的淫毒春药搞的鬼!

妈妈双手被缚在身后,毫无反抗能力,两条长腿象两杆大旗似的,被燕七扛得笔直!

妈妈被肏得一阵气紧,燕七一个劲地往前压,让妈妈的乳房象胸前堆着的两堆雪团,滚来滚去。

眼见得燕七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急。

只听鹿千幻道:“是时候了,别浪费了他这三十年的童精。”

只见眼旁一花,鹿千幻已跃了出去。

眨眼间,鹿千幻已到了两人身后,伸手疾点燕七腰部的“促精穴”。

燕七中招,一声低吼,双手由妈妈腿上移到妈妈腰上。紧接着燕七突然拧身倒在草坪上,妈妈被顺势抱起。

我清晰地看见两人的性器在这一个剧烈的动作中竟然没有分开,只是燕七的阳物在翻身时露出了长长的一截,表面充满了光泽。

妈妈坐下时,燕七的那一截又一下子没入了妈妈体内。只听妈妈沉闷地低吟了一声。

燕七狂吼一声,炼了三十年的丹田精气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

坐在燕七身上的妈妈被这股阳精激得向上弹了起来,只是燕七的阳具牢牢地粘住了妈妈阴户,让妈妈不得不缓缓落了下来,承受下一次冲击。

由于妈妈双手被缚,固定不了身子,因此每一次都被射得仰起身子,那对丰乳在妈妈胸前一上一下地跌宕起伏。

只见鹿千幻抢上前去,双手沿着妈妈裸背上深陷的脊梁沟,从上到下一阵疾点。

妈妈被点得浑身乱颤,“啊……啊……”,发出一声又一声缠绵的吟哦声。

鹿千幻一轮点完,象完成什么杰作似的,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燕七,你这三十年的童子阳精,没想到这样被采了吧!哈哈哈……”

突然一点精光从燕七手指间弹出,正中鹿千幻咽喉。鹿千幻笑声登时中断,他捂着喉咙,发出“呃、呃”的声响,慢慢地朝后倒下。

此时,妈妈在燕七身上弹起的高度慢慢减弱,直至完全停歇。她缓缓地向前瘫软在燕七身上。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看见燕七的阴茎从妈妈的下体缓缓滑出,我才醒过来。只见妈妈扭动着大臀,将穴口对着燕七的软软的龟头磨蹭着,好象有点舍不得燕七的恩物。

但燕七的阳具显然无力再勃起,被妈妈的小穴挤弄得象一只扭曲的蚯蚓,可就是钻不进去刚才的温柔乡。

我一急,突然发觉自己身子能动了。我站起身来,一双腿竟然蹲得发麻。

我走到三人跟前,只见燕七睁着眼睛,但已经气若游丝了。只听他低声道:“贞娘,在山寨时,我就倾慕你的姿容秉性,可惜总放不下面子去追求,又舍不得破了我的童子功。今天我替山寨的弟兄们报了仇,又能和你尽情欢好,我虽死无憾了。”

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气,头一歪,象是微笑着睡了。

我扶起妈妈,坐在草地上,妈妈在我的怀里痛哭失声。

太阳快下山了,我和妈妈才相携着走回房屋。我拿了锄头,要回草地去埋了燕七和鹿千幻,妈妈执意要跟我一起去,我只得依了。

晚上,妈妈在灯下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天鹿千幻神色慌张地回来,是发现了燕七已经找到这地方来了。他支使我下山,就是为了方便他施展“美人计”。

鹿千幻知道不是燕七对手,事先将妈妈剥光了,捆着让妈妈躺在草坪上。

鹿千幻在路上、屋中和燕七打斗,慢慢将燕七引到此地,路上步下了毒针。

但是鹿千幻手上没有厉害的毒药,因此只有在针上涂了极猛烈的春药。

燕七中了毒针,仍然将鹿千幻打得没有反手之力,直到鹿千幻将他引到草地上。

燕七见了妈妈的裸身,知道今日必将把持不住,他怒斥鹿千幻无耻。又道出鹿千幻当初出卖山寨,杀死虎肩,劫走山寨的珠宝的恶行。

此时燕七体内春药已渐渐发作,鹿千幻不敢冒险,还是虚晃一招,逃离了草地。

燕七已无力再追,体内淫毒要发作,眼前又是他心仪的女子。也可能是燕七最后的机谋,为了能引出鹿千幻,他终于上了妈妈的身子。

后来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妈妈说完后,我们紧紧相拥着,那一夜,我和妈妈觉得互相都离不开对方了。

我们在山上又歇了几天,依我的意思就和妈妈永远都呆在这山上。但是妈妈不愿意,她想起了家乡的贾金娃和下落不明的贾苹儿。

我无可奈何,又不敢告诉她我就是贾金娃。只好起出鹿千幻藏匿的黄金珠宝,挑了几锭黄金带在身上,然后将其余的珠宝埋在屋后。

到了山下,妈妈怕回乡被认出来,有所不便。便买了副面纱带上,显得更加丰姿卓越。我看了也有些呆了,妈妈轻啐了我一下,道:“快走吧,傻子,今后还怕看不够吗?”

我心中甜蜜,雇了辆车,回乡去也。

贾家村还是没有变,一进村,我就找了个人来问卢亭家的事。我记得他叫贾德,他是肯定认不出我来了。

听贾德说,卢亭新娶的寡妇陈淑贞和他弟弟卢库通奸后,被浸猪笼,又被山贼掳去,连累村里一些少女、少妇也被掠走,还死了几个人。卢亭又羞又愧,在村里抬不起头,不久就死了。

前不久卢库回村,听说剿灭了那个山寨,已经升了官了,连陈淑贞的女儿贾苹儿都被他纳做妾了。

我想妈妈听了这话,只有对卢库更加憎恶吧。只听妈妈问贾德道:“那个小孩贾金娃呢,有没有他的消息?”

贾德有点奇怪眼前的这个贵夫人打扮的女子怎么知道贾金娃这个名字,但我给他塞了几块碎银之后,他就老老实实地说了:“贾金娃,自从那次山贼走了之后,也不见了。”

他可能觉得这个解释不足以对得起我给他的碎银,又道:“那贾仁和陈淑贞的屋子还空着,因为卢库当了官,所以也没有人敢去占他们家的房子。”

妈妈怅然若失,呆在原地。我让妈妈先在马车中呆着,让贾德带我去找村里的长辈。

我跟他们说明我要在这里买一房屋住下,贾德事先受了我的提示,帮腔说将贾仁的房子卖给他们吧,反正现在也没人住。

那些老人一开始还有些犹豫,我拿出银子后,他们便都同意了,还叫了一帮人去打扫洗刷了屋子。

晚上,我和妈妈搬进来时,屋子已经是干干净净的了。

可妈妈并不见得怎么快乐,我知道她在想贾金娃,却不知该如何开导她。

妈妈看着房屋中的家具都还在,不由得触景生情,默默地淌下两行清泪。

我搂着妈妈进了她原来的房间,床铺还是那张床铺,席子却换了张新的,棉被也是白天我花钱让人买来的,簇新簇新的。

我呆呆地看着这张床。在这张床上,卢亭曾经在妈妈面前不举;妈妈也曾经在这张床上和卢库通奸。

“虎子,抱我。”妈妈坐在床沿,揭开了面纱,抬起凄美的容颜哀求地望着我。

妈妈此刻心里一定充满了无助和对未来的迷茫,我心里怜惜,紧紧地抱住了妈妈。道:“贞娘,别伤心,还有我陪在你身边啊。”

怀中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火热的身躯在我的怀里扭着,虽然我的胸膛还不宽阔,但此刻在妈妈的心里一定是她最可信赖的依靠。

是身下的这张床让妈妈想起过去和卢库通奸的日子,因此激起了她的情欲?

我不得而知,但妈妈迷离的眼神让我知道她此刻是多么需要我来安慰,来进入她。

我伸手去解妈妈的衣裳,妈妈却伸手挡住了我,呼吸急促着道:“虎子,不要。”

我一楞,却看到了妈妈眼中闪跳着火焰,心里明白妈妈正在寻找过去和卢库第一次偷情的美好感觉。

妈妈的闷骚让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下体支起了帐篷。

“嗯……”妈妈低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了我的裤子上。

她越来越陷入自己想象的情景了,我索性脱下裤子,阳具猛地蹦出来,十分凶恶,连我自己都感觉好象大了不少,颇有卢库当初的几分气势。

“啊……”妈妈惊呼了一声,双手蒙住了脸。

我再也受不了妈妈的这种挑逗,扑上去将她按在床上。

妈妈半真半假地挣扎着,但是衣服裤子还是一件件地被我脱下。

我站在床上,看着被剥得象一只白羊般躺在我脚下的妈妈,心里十分得意,我终于是妈妈这张床的主人了。

我脱去衣服,刚想扑上,没想到妈妈抬起脚,顶住了我的胸膛。

妈妈的脚尖轻颤着,象风中瑟瑟的羽毛。

我一阵爱怜,握住妈妈的玉足。妈妈想缩回去,却被我紧紧握住了。

妈妈在我的脚下蜷缩着,象初恋少女般害羞。

是否妈妈的心中失去了对自己儿子贾金娃的最后希望,只有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这种心态的转变让她有着重新开始的感觉?

还是妈妈希望以这种奇特的方式来冲淡她的“失子”之痛?

妈妈完美的天足让我暂时抛弃了这些胡思乱想。

妈妈长长的大拇趾最有劲儿,每次被我按下去之后,又不屈地弹起来,顽皮地盯着我,让我忍不住亲了她们好几口。

我可不象当初卢库第一次上床时,是个愣头青。我把玩了一阵妈妈的美脚之后,无情地将她们分开,妈妈正失落时,我已经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没有前戏,没有抚摸,我的阳具野蛮地想扣开妈妈的阴门,妈妈惊慌地叫着,在我的身下如大白蟒般扭动着身子。但是当我的阳物一下子深深刺入她的阴道深处时,一切的动静都停止了。

妈妈紧紧地搂住我,我能感觉她的指甲陷入了我的脊背。

我喜欢揣摩妈妈每个时候的心情。她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是否重新拾回当初卢库夺去贞节时的心情?

我很想看看妈妈此刻的神情,是紧闭着双目,还是失神地盯着天花板?

我刚想抬起身来,又被妈妈死死地摁住。

我火了,粗暴地抽插着,让妈妈在我的身子下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妈妈“嗯,嗯……”地呻吟着,她的“螺旋吸”名器将我的阳物越锁越紧。

我大声吼道:“贞娘,忘记过去吧,今后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啊……”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显然心事被我戳穿后让她觉得身心在我面前都完全赤裸。

“虎子,你坏!……噢……你坏啊!……在山寨上……你偷摸人家的屁股…你还把人家的眼睛蒙住……你还在树林中强奸了我……呜……”伴随着我一下又一下有节奏的插弄,妈妈哭泣着、呻吟着:”……你把我的身子占了还不够……

嗯……还要把我的心都偷了去……呜……你这个贪心鬼……噢……”

伴随着妈妈一声长长的呻吟,我奋力一刺,将一股浓精送入妈妈的子宫深处。

今晚我和妈妈的性欲都特别旺盛,不一会,我们再兴云雨,最后妈妈采用她最喜欢的女上位式,骑在我的身上,我们又泄了一次。

狂欢之后好长一会儿,我们都没有睡。

忽听妈妈带着歉意道:“虎子,你今晚能不能到隔壁睡一宿?我想单独呆一晚。”

我虽然心里不爽,但还是依从了妈妈。我默默地下了床,拎起衣裤到隔壁房间去了。

隔壁就是我-贾金娃过去的房间了。

那木板缝依旧如故,我趴在床上,从木板缝中望那边望去。

妈妈的房间里,昏暗的烛光还亮着,妈妈光着身子,静静地坐在床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妈妈站了起来,她硕大浑圆的屁股让竟然让我又一次勃起了,今晚真是太兴奋了。

明天晚上一定要用老汉推车,狠干一阵妈妈的大臀,我心里想着。

妈妈打开抽屉,取出一件物事。

我定睛一看,那不是妈妈被抓之前给我绣的一双鞋子吗?鞋子上的小虎头已经绣完了,就差一边鞋底还没有纳了。

只见妈妈将鞋子捂在怀里,无声地抽泣着。

我颓然坐倒,原来妈妈还是忘不了贾金娃。

在妈妈的心目中,我现在的身份虎子,可能只是她心爱的小情人,却永远也不能取代她的儿子在她心中的地位。

我心下黯然,看着隔壁妈妈微微抽搐的背影,心想明天我是否应该告诉妈妈我的真实身份呢?

告诉她我就是当年曾经躲在隔壁,无数次偷看她光着身子的,她亲亲的儿子贾金娃?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