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BuXiang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BuXiang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欲妻忧思 欲妻忧思

    妻子长相也不错,现在都40来岁了,皮肤依然细嫩白皙,保养得却不错,身材不胖不瘦,尤其屁股较性感,丰满而且有点翘,我特别喜欢摸她的屁股,柔柔的滑滑的,手感特好,乳房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坚挺迷人,视频里看着非常诱人,平坦的小腹,根本看不出生养过孩子。让男人有一看就想摸下面,就硬的感觉。跟老婆结婚的这些年里,我一直很爱她。院子里的几位都时常开玩笑要分我一杯羹,体验下我老婆。特别那个逼逼,不像一般女人乾瘪无肉尽是皱折,涨满圆润,馒头一样,这可是八种极品名器逼中的一种(名为玉蚌含珠)呀,肉丰满,而且水特多,像个小丘岭

    BuXiang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妻忧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妻忧思》,是作者BuXia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妻子长相也不错,现在都40来岁了,皮肤依然细嫩白皙,保养得却不错,身材不胖不瘦,尤其屁股较性感,丰满而且有点翘,我特别喜欢摸她的屁股,柔柔的滑滑的,手感特好,乳房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坚挺迷人,视频里看着非常诱人,平坦的小腹,根本看不出生养过孩子。让男人有一看就想摸下面,就硬的感觉。跟老婆结婚的这些年里,我一直很爱她。院子里的几位都时常开玩笑要分我一杯羹,体验下我老婆。特别那个逼逼,不像一般女人乾瘪无肉尽是皱折,涨满圆润,馒头一样,这可是八种极品名器逼中的一种(名为玉蚌含珠)呀,肉丰满,而且水特多,像个小丘岭

《欲妻忧思》 第26章、再难回头 免费试读

现在我已四十出头了,我和老婆做这事,渐渐仅限于别人一起操她时才可能参与,对性再没有以前那种冲动,更没有那种沉迷欲海的激情,做与不做,没多大反应,不知为什么我的兴趣有时居然提不上来了,我却每次都只能像应酬一下,偶尔做一次,身上还会酸痛。可能是一直以来玩过头了,把身体弄得太虚的原因,有时候老婆让我陪着他们一起玩,无论她在别人操她时怎么表露淫浪之态,疯狂地吸吮我的阳物,我的肉棒却始终像死蛇一样不再竖起来,渐渐的变得她与别人玩的多,而我却常常勉强弄一次后就只能在旁边看着她和别人操逼。渐渐地大家也开始有些别扭了,她也渐渐的不那么带人回来一起玩了,常常到外面玩。

可是老婆给我的感觉,她完全变了,她经过莫名其妙被男人操,偷偷摸摸的找男人操,广交会里自然而然和那么多男人操,到现在居然公开和谁都可以操,她被人温存过,被人揉躐过,被人欺凌过,更被人取笑过,体验过各种强烈的剌激后,同时和别的男人在各种场所都操了那么多次,内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羞涩,完全的放荡开了,纯洁的心灵被灼伤后,性情放得更加放纵。

老婆越来越投入了,而我却越来越觉着没劲。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老婆:「这么多操你的男人,有好的,有差的,怎没见你对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没想到老婆回到:「我只管舒服就行了,这些男人就像那些没法得到的房子,能进去住一阵,享受一下也不错呀,至少拥有过,不一定要占为已有。可以住的房子越多越好,才不至于没地方落脚呀。」

没想到老婆还领悟出这么一套淫妇理念。

世上的很多事都是这样,当你想做却因为某些原因时时感到不能如愿时,往往非常用心,一旦敞开放手让你做时,却又觉着不值得,老这样很累。我要想与老婆一起做,绝对不怕别人说三道四,随时都行,所以做久了也感觉不到还有什么吸引我的。而老婆带的那些人,却也抱着像老婆一样的放荡心态,是能占一次油就占一次油的心态,大有过了这个村就怕没这店一样,都猴急得要命,投入得要死。老婆也一样,那些人毕竟不是自己老公,要带过来玩多少次得看些时候,所以配合得特淫浪。

为了避开一些常人说三道四,凡事与她操过的她都叫他们表哥。她的表哥自然也越来越多,这样实际上她一次最多和多少人操过逼,对我来说没底,反正走到哪都能遇到她叫表哥的人。

以前她还顾忌什么疯言疯语,现在要是谁敢和她疯,她居然可以很随意的就去摸男人的JB,去评价哪个JB强,哪个JB爽,就像我当初对那些不同的逼逼的感受一样,体验特丰富,我想这不是一两个男人操出来的结果。每次都逗得别人直想干老婆。要是有人看她两眼,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假矜持了,会很淫荡且很直白的说:「看什么呢,你也想要呀,想要就来呗!」

社会上不仅女人喜欢装清纯,更有些男人喜欢假道学,充君子,但最后一入室往往比谁都玩得疯。这也难怪在别人一本正经的说她怎么这么淫溅时,她也不以为然,她见多了,反而说:「你又是什么好人,一幅色样,想要就要呗,装什么装呢。」一下就说到别人心里,弄得别人没话说,加上老婆说话时那淫浪的骚样,让人反而有种想试试的冲动。那些和她狂操过的朋友也都时常感到支撑不住。她也常去兼职接客,朋友常对我说,你太有福了,有这么个历害的老婆,真让人恣幕。

其实,老婆变成这样,我又有些担忧了,原来一直觉得老婆不够骚,不够味,玩得不过瘾,那时觉得老婆就是让她飞也飞不走,也绝对不可能飞。现在的老婆,我却隐隐感到一份担忧,确实可以暂时让我爽得发晕了,但是我知道她已经不再属于我,她有了自己的追求,打算和安排,打扮入时,性感妩媚,气质妖艳,开放活跃。原本办事和理家是一把好手,现在却根本不再去考虑这些事,而且很多事根本都不用她做就有人帮她做了,包括很多我都做不来的事也会有人帮她搞定,我满足不了她想选购的那些奢侈品也有人替她卖单。

女人就像候鸟似的,在什么环境就过什么样的生活。也许她内心把我也已经当成了可以不确定的那栋房子,当她没有更好的地方去时,呆在那里只是没感觉到更舒适的环境,一旦找到了,再想要她回到原地很难了。原来在我身上她会觉得特满足,我对她来说是个迷,她会时时揣测我想什么,做什么?怕我对她怎样,什么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现在在外面接触多了,我那点能耐自己知道,还真不够她用的,相反她却成了我的迷,我反而要时时揣测她在想什么,甚至她现在外出什么时候回来都没把握,她在外面做什么,和谁在一起都是个迷,甚至有时我反而担心她是否和某个人跑了。

原来我一直以为女人是玩不起的,趁年轻好好还能玩几年,到时年龄一大也就只有我玩的份了,但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她接触的人多了,看多了各种男人都有他们不同的优势,却更离不开他们,无论是处事能力还是生活能力,仰或情趣上那些优势带来的惬意。

以前是我有兴趣想操她,她没有兴趣让我操,现在反过来了,她有兴趣操,却不给机会让我操;以前常常是我把她一个人丢家里,现在却反过来了,常常她不回家,常常以和朋友或同学出去玩、打牌,哪个朋友有什么事要帮忙,或者以什么别的理由跑出去不回家,有时会连续十天半月在外跑,我却一个在家里。

偶尔她回来,从她包里所带的东西比正常女人多出一些香精油,涅巾,安全套等这些东西,一看我就心知肚明,现在她应该和阿涛搞得更近,完全死心地为了阿涛的生计当起妓来,每天必然和别人操到床上去的。她本身骨子里就有这么淫荡,而且实事也证实确实如此,虽然她有时不承认,但做过这种事之后的迹象,玩过其它女人的过来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她也许根本没意识到在外面玩时那些男人用的性用品中异于香水的香味不是一时半会可能消失的,甚至她的衣物上都会有这种味;更有些男人为了操逼时能操得久一点,用的那些水济,随着男人插入她体内时早已渗入她的肉里,更不是洗洗就能清除的,只要我在她回来时与她一做那事,她所隐瞒的就必然全部显形,当阴茎插入她体内后,那些被她体内淫水再反渗出来的制济造成的阴茎麻麻的感觉或有点针刺的感觉可不是正常情况会有的。更何况有时居然插入她里面还会带出一些白泡泡类的东西,这个更不用多说谁都明白是什么东西;有些时候玩的那个累更不是一会儿就能恢复的;身上那些疯狂后留下的印记怎么也抹不掉。

有一次,她说和几个朋友出去打牌,回来后,换下来的衣服裤裆里居然还有大包的精液。我跑过去立即操了她一个够,边操边说,我喜欢老婆逼逼里别的男人味。她居然嚷嚷着说:「怎么可能有男人的味?」我只笑而不答,这东西不能太说明白,可不能让她懂得太多,要不以后不知她怎么防着我,那就没剌激了。我只是嘻笑着说:「我老婆这么迷人没人要谁会信啦?」她还嘴硬地说:「没有就没有,难道我一出去就是和别人在操呀?」我故意取笑她说:「我从你奶子上看到了男人的牙印哦,不要骗我了,操了多少次。」她还真以为是这样呢。不停的自己看,其实那个印是我自己刚弄上去的。她见了,还真信以为真,才不得不承认说:「哇,老公这么历害呀。」,我故意责问道:「现在不骗我啦?」老婆一脸娇嗔地道:「对不起呀老公,我都怕你了,别人玩了后回来你每次都还要玩个够,天天这么玩,我不仅太累,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打趣道:「什么时候我老婆还会不好意思了,真难得呀。」老婆略带谦意地说:「我本来不准备告诉你的,没想到我老公是情场高手呀,什么都骗不过你,你不会这样就生气吧?」我顺着说:「没有,老婆有人要证明我眼光不错,看到老婆有这么多人操,我更剌激呀。」她说:「你就不怕我哪天出去和别人跑了?」我说:「你要跑我也没办法,我想你跑了绝对不会有谁让你像和我一样这么自由的享受人生。」她好像在想着什么,随后说:「是呀,我们这样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只有你才能放我自由……」

老婆经过这些后,居然开始想清洁战场,不想在我面前留下什么可以让我捕足到她在外面疯狂的痕迹。尽量把衣服弄得没有皱折,身上亲热过的地方也反覆检查,就是脸上的妆也都要补得像刚做上去一样,但她却偏偏忽略了一点,越是精心修整得像刚妆扮好一样,其实越说明她在外面做过什么。

有一次,老婆说是和过去几个女同学约着出去玩,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家,但是一回来就先去洗了个澡,接着就去睡觉了,这种事谁都会意识到不正常,才几个小时天就黑了,有必要这个时候洗澡吗?更何况还要睡觉?那天,我当没事一样,只是默默的去看了看她换下来的衣服,果然里面另有玄机,那些男人的精液味或男性用品的情趣香味是怎么也无法去掉的。我立即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陪同学,而是去做了外单,即使是陪同学,也一定是陪男同学偷情去了。我立即心中产生一种很脆异的想法,故意跑过去不让她休息,去找她操,她实在太累了,在外面不知又经历了多少风暴式冲击,又是很烦,根本不想配合。我藉机说,这次出去是不是被太多人把你操累了,她可能有点晕了没想,就说道:「是呀,四五个人不停翻来翻去的搞,都搞死我了。」,我嘻笑着说:「那么剌激呀,我也要爽呀。」,她显得有气无力的地说:「现在全身都散架了,你别闹了好不好,老公,(我更加不停的在她身上磨叽)……我想休息会,晚上陪你行不行……」。到了晚上,可能完全清醒了,她意识到自己前后说的不对了,才嘻着脸对我说不是想骗我,是一去,几个同学居然有事先走了,她们带的男朋友却没事陪我玩,最后就搞成这样了,又对我陪礼,又是主动和我温存。但是这可能吗,不是约好了去疯狂,谁有这闲情乱来,她自己信吗。

后来,渐渐地她越来越多的找借口出去,但她的行为我心知肚明,原本以为老婆淫荡了,我就随时都有机会享受,可是现在我却被她凉着。原本井井有条的家,也不成个样子,衣服没人洗,饭也没人做了,孩子回不回来,也没人管了,而且孩子也好像渐渐的不愿回家了,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开始意识到我们的所作所为,可以满足一时邪淫的心魔,但无形中可能伤到了很多人,也许包括孩子也已经发现了什么,也已经伤到了他的自尊,生活的和谐,现实伦理其实更重要。

很多时候,一个错误的开始,往往注定了惨痛的结局。

没办法,现在老婆都成公用老婆了,那些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人,只要围着老婆转,随时都可以把她骑在胯下鸡奸,这些现在都管不了了。当初那个在床上犹如木偶、后来开始放纵后,嘴里说只会把别人的钱弄回来给我花,依然只会爱我的那个老婆已不复存在,不仅人很少能见到,钱也从来没见过,我只有时不时的反过来联系她。虽然明知她这么淫荡,我却依然深爱着她。时常因思念心中一团火热,有时候找不到她,而想念她的心都会暗暗生痛,有时联系上她却不能回来,那种失落真的有如刀割一样。不知道她是没心没肺领会不到,还是更沉迷于外面疯狂的刺激,居然在我找她时会安排个小妹来陪我。

感觉在她眼里就只有性,不再有情。虽然在失望之余连漂妓的心都会怪异地燃起烈火,但无论怎样年轻的,怎样疯狂的小妹,都不是我想要的。

以前觉得让她能放开和我操就是一件乐事,现在她和所有人都乱搞,就像一桌精致的餐点,自己还没吃一口,就被那些无头蝇搞得一片狼籍,看着她阴部流出的别人的脏东西,最后半点兴致都没了,甚至有时候想先和她弄弄,却连沾边的份都没有,更感觉不到快乐,真的觉得很不值。

现在无论是多么剌激的黄色书或网文,无论内容多丰富,也没心思看下去了,那些看上去似乎超狂乱的A片,也不再能提起我的兴趣,一切与我现实中所体验的,相形见绌,实际品偿到的不仅没有快乐,反而有如啃腊一样身心残破,遍体粼伤。也许我真的不像个男人,那个时候老婆不让搞,为什么我就偏要搞老婆呢,天下那么多随手可摘的女人,我不是也接触了不少吗?为什么要毁了自己原本似乎清纯的老婆?

老婆还沉迷在淫乱的世界里,什么时候会意识到问题,回归自重,还是个疑问。反而她更现实,一切以享乐为主,她玩了这么久,也许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这才是她的本性,原本就是这么淫荡,现在心态究竟变成什么样,最看重的是钱,还是性,还是只图乐呵,还有没有情我更不清楚。

屈指算算她现在身边的那些人,我劝她说:「现在也该玩够了,收手吧,别再玩了。」

老婆一脸不霄的表情说:「谁都知道我就这么乱,我就这样了。」

我接着开导她说:「我们年龄也不小了,安份过几年不好吗?」

老婆不以为然地道:「朋友多,人气旺,活得开心才觉得有意思,我可不想整天油盐菜米酱醋茶,洗衣擦地冲厕所,像个老妈子,枯燥无味过日子,孤孤单单守寂寞,每次和他们几个做,弄起来各有各的味,我已离不开那些感觉。」口里一面说着,人已走出了家门。

看到老婆收不了心,还这么变本加利,真拿她没办法。原来的老婆还知道廉耻,现在似乎早已没心没肺。看到了那些在外面玩,敢于裸露的女人,学着她们的样子,却忘了那都是些什么人才做的事。现在老婆完全把自己当婊子在混了,整天就学着一些妓婆的样子,更做着一些比妓婆还出格的事。

不管以前老婆矜持还是放纵,都只觉得老婆有点任性,现在的感觉她其实有时候有些不可理喻,更不理智。不知不觉中我开始经常一个人出去喝酒,渐渐又多了一些朋友,有知心的朋友劝我管管她:「孩子大了,再这样影响不好。」,更有一些较好强的朋友说:「男人就应有男人的气势,自已可以去玩天下的女人,但老婆绝不能让别人玩……」,甚至有人劝我离婚,更有人想帮我出气……我有时也想骂她,看到她这样,别说骂没有用,打也不定会起多大用。终于明白为什么世上有那么一些人最终搞出事来,只因不懂得适时的收敛,所以最后生出许多事端。更明白为什么在世间会看到那么多人们口中的老妖婆,只因她们不知什么时候什么样才合身份,所以老出来恶心人。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对女人束手无策,一个女人如果不能安心于家了,男人管也没用,不是不想管,而且生活中还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所以懒得再管了。

也许就像那个谁说的一样:「爱情就像握在手中的沙子!」以前是她紧紧地抓在手里时时防着我会不要她了,可是她现在却放下了,我却一个人没着没落的,反而现在我特想抓住这把沙子。长期这么下去,就我的现状真不一定把持得住她了,要是遇着好机会,飞不飞走还真没把握,要是遇到那些达官权贵或富商,只要他们体验一次我老婆那个极品逼,感受一下和她操逼的畅快,很难保证他们不会把她带走,甚至会为她抛家弃业。她是得到了某些方面的快乐与惬意,同时她必将失去另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就像我开始希望老婆放纵一点,最后失去的却是我没想到的一样。但是她似乎没有意识到,似乎更不愿回头。她越来越注重享乐,她说不定甘愿当二奶,任人金屋藏娇,也许她还在等机会,也许现在已经就在别人金屋之中……

我的生活被自己搞得一团糟,虽然很自然地和阿珍走得更近了,我在外面又弄了套房,算是和她住到了一起,这个普实的女人,虽然没有那份淫浪,却给了我难得的宽慰,和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爱,可是藏在心底里的那些生活上的烦也不是阿珍所能感受和述说的。每到心烦的时候就去看看雨和珊珊,每次雨总是刻意安排我和珊珊单独相处,自己躲到一边,这又让我格外的尴尬,但是我却一直只当她是晚辈,没再碰过她。不久后,就托人帮珊珊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珊珊开始时总是找我哭闹着说:她不想嫁人,有我就够了,哪怕没有名份。经过我几翻劝说,她才无奈地同意与人交往,对外人一直叫我爸,直到她出嫁,婚礼期间,在外人面前都是我和雨一起出面,珊珊抱着我伤心地哭了好久,让在席的宾客都以为我们是父女情深,阿涛却始终不知道,也从未露过面。

老婆尽管变成这样,她却似乎出奇的明智,绝口不提分手离婚。和那些往来的人都不断,也不走得过近,就是玩,只要有谁肯在她身上花钱,她就多陪他,钱少了,她就少一些联系,换有钱花的主去陪了。那些男人都像傻子一样,辛辛苦苦积攒了好久的钱,见了她,就被她轻易地套了过来。似乎她很清楚,那些人可以陪着一起去度个假,泡个温泉,吃个烛光晚餐,买个钻戒送束花,看上去特温馨特浪温。那些人都不会真爱她,不会和她有什么结果,都是花钱买剌激的主,玩的时候怎样着都行,怎么满足她性欲和物欲都没问题,当他们自己家里有事的时候,他们都全离去照顾处理家里的事,她怎么也靠近不了他们;而她真要有个大问题时,那些人都不会负责,更不会尽责,需要大关爱时却不一定会陪伴左右,哪怕就是把她玩累了,最终只会让她回家,而不会留着她生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的我感觉原来不俏一顾的那些老八股伦理道德其实同样很重要,世人做任何事,都必须有一个度,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做一些事,超越那个范围就会产生难以想像的影响。人不能活在刺激与疯狂后的空虚里,人生除了欲望之外,那份难得的安宁,相互间的关爱更值得我去追求。

老婆不在,一个人闷得慌,回想过去种种,随闷而忆,随忆而记,随记而悟,随悟而醒……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