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百步穿膝 百步穿膝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欢乐颂—五畜同床 欢乐颂—五畜同床

    吕岳今年27岁,是绅汇集团老总的公子。他们吕家经营绅汇集团数十年,在好几个领域都有业务分布。如今吕岳带领的子公司刚刚在魔都这里开设了分部,吕岳在此处购置房产除了工作,也是为了方便开展他的业余爱好。  吕岳的业余爱好就是调教性奴,每当他将那些性格高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女人内心的欲念释放出来,成为胯下承欢的欲女,他都会感到十分满足。但吕岳只是在享受调教的过程,当一个女人彻底臣服在他胯下时,他便会寻找新的猎物,而那些被他玩腻了的性奴往往会转送给别的同好。

    百步穿膝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欢乐颂—五畜同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欢乐颂—五畜同床》,是作者百步穿膝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吕岳今年27岁,是绅汇集团老总的公子。他们吕家经营绅汇集团数十年,在好几个领域都有业务分布。如今吕岳带领的子公司刚刚在魔都这里开设了分部,吕岳在此处购置房产除了工作,也是为了方便开展他的业余爱好。  吕岳的业余爱好就是调教性奴,每当他将那些性格高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女人内心的欲念释放出来,成为胯下承欢的欲女,他都会感到十分满足。但吕岳只是在享受调教的过程,当一个女人彻底臣服在他胯下时,他便会寻找新的猎物,而那些被他玩腻了的性奴往往会转送给别的同好。

《欢乐颂—五畜同床》 第八章 免费试读

三个星期之後,在郊外的一所庄园里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聚会。来参加的都是商界颇有名气的人,在他们的圈子里,这样的聚会时常都会举办,这也是他们之间交流合作的机会。

除此之外,这样的聚会也是各种富二代们彼此结识的场所。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参加这种聚会的人非富即贵,寻常人士挤破头想加入这种交流圈根本没有机会。

曲筱绡是这种聚会场合的常客,也是其中很惹人注目的交际花,她也很享受这种被衆人关注的时刻。可今天她似乎没有什麽心情,她回绝了好几个仰慕者的邀请,独自一人坐在一旁发呆,最近公司的状况实在是让她有些焦躁。

这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筱绡,你怎麽一个人在这里啊?」

曲筱绡回过头,只见岚岚正站在她身後,依旧是拢着偏马尾,穿一件吊带长裙。曲筱绡一下子激动起来,上前来了个熊抱:「岚岚,你也来了啊,想死我了,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两人并肩坐下,曲筱绡问道:「岚岚,这半个多月你去哪儿了?一直都联系不上你,还是好闺蜜麽?」

岚岚的眼神有些闪烁:「没什麽,有些事情在忙,没顾上联系。」

曲筱绡没注意到岚岚神色的变化,接着问道:「对了,恐恐怎麽没跟你一起来?你们不都是一起出现的麽?」

「不清楚,今天我也没联系上她,她可能有别的事吧。」

两人坐在一起正聊的开心,一名二十来岁的小夥端着红酒杯向这边走来,和岚岚打了个招呼:「你好,美女,可以认识一下麽?」

岚岚已经见惯了这种被搭讪的场面,她扫了对方一眼,便已大致知道此人的家景。岚岚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简单客套了几句便不再搭理,小夥自觉无趣便离开了。

曲筱绡叹了口气:「唉,真是什麽样的人都有,连这样的小土豪也想找咱们搭讪了,不知道自己是什麽地位的麽?」

岚岚点头附和着:「是啊是啊,这些男人太没有自知之明,所以咱们可得擦亮眼,别让这种人钻了空子。」

两人又聊了片刻,岚岚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後她又补了个妆,站在金色回廊中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一股酒意涌上。岚岚靠在一旁用手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脑海里不知怎麽回想起在吕岳那里被调教的经历。

这半个多月以来,岚岚和恐恐在吕岳的夜总会的地下室里经历了惨烈的折磨,也享受了从未感受过的快感。现如今岚岚已经不知道自己对这段调教的经历究竟是畏惧还是享受了……

刚接受调教的第一个星期,两人还无法接受自己成爲母狗的事实,对调教显得极爲抗拒。吕岳特意安排了十六个人分两组轮番对岚岚和恐恐进行不间断的轮奸。这个阶段不需要让她们感受到快感,目的就是爲了摧毁她们心里那种自以爲女神的高傲,让这两个富二代美女彻底意识到自己只是下贱的精盆。另外还在最短的时间里开发了她们的身体。

这十六个人圆满完成了任务。岚岚和恐恐被轮奸了六七天,就算吃饭睡觉时,她们的逼里都含着肉棒在不停的抽插。而且她们身体的每一个能挨操的地方都得到了开发。无论是口交,肛爆,乳交,足交都已经得心应手。

在这之後,吕岳亲自动手让她们享受了高潮的快感。面对已经被玩弄成一摊烂泥的岚岚和恐恐,吕岳没费多大劲便把她们弄的双双潮喷。岚岚和恐恐本以爲经过前面一番惨烈的轮奸,自己已经不会再对挨操有什麽期待了,谁知自从体验了潮喷的滋味,两人心底的欲望这才被真正唤醒。

最後,吕岳对她们的身体进行了一点改造,除了微整形让她们变的更加性感之外,还在她们脖子後面的皮肤下植入了芯片,芯片不仅可以识别身份,还可以不定期的释放强烈的性激素,让她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发情。

就这样,两条恭顺的母狗被初步调教完成,吕岳也放心地将她们放了出来。

岚岚正在回想这些被调教的经历,忽然有人在旁边说道:「美女,你怎麽了?不舒服麽?要不要我陪你去看看?」

岚岚心里一惊,连忙擡起头来,扫了身边的小夥一眼,淡淡的回绝了对方,转身又朝聚会的庭院走去。她心中暗想:别看我现在已经成了下贱的母狗,可穿上衣服,本小姐还是交际圈里的女神,照样有无数的舔狗跑来跪舔。

岚岚回到曲筱绡那里,见曲筱绡的哥哥曲连杰也在,这兄妹俩虽说不对付,可在这种场合下也不会翻脸。但岚岚一向看不上曲连杰,简单打了个招呼便高傲的转过身去不再搭理。

曲连杰无意间从背後瞅了一眼岚岚,正巧看见她脖子後面植入催情芯片後留下的瘢痕,虽说纹了一朵兰花遮掩,但还是看的清楚。曲连杰冷冷地哼了一声,嘴角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片刻之後曲连杰先告辞离开,曲筱绡依旧和岚岚留在聚会现场,这几天烦心事太多了,她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好好释放一下心情。

两人如衆星捧月一般享受着诸多男士的簇拥,岚岚的心情一时又回到了顶峰。可就在这时,岚岚忽然觉得脖子後面的皮肤传来一阵微微的颤动感,紧接着没过多久,一股热流便迅速蔓延到全身,她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麽,心里不禁暗暗着急。

岚岚连忙取了一杯冰镇饮品,找了个地方坐下,想平复一下这种感觉。可这种性激素的作用怎麽可能压制的住,没一会便满面潮红,就像发情的种马一般。

这时,又有一名男士跑来献殷勤:「美女,你看上去不太舒服,需要帮助麽?」

岚岚高傲地瞥了一眼,却没有回绝,因爲她此时正努力咬着下唇压抑着发情的冲动,她怕一开口便会忍不住浪叫起来。岚岚只得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叉紧紧地夹住,一股热乎乎的淫水已经慢慢浸湿了底裤。

曲筱绡及时出现给她解了围,挥挥手把那个献殷勤的舔狗打发走,关心地问道:「岚岚,你脸怎麽这麽红啊,还有点烫,是不是病了?」

岚岚强忍了一会,勉强开口说道:「嗯嗯,是有点不太舒服,筱绡,我今天就不陪你了,我得先回去……」

曲筱绡点点头:「好吧,我送你吧。」

岚岚连忙回绝:「不用了,你接着玩,我自己回去就好。」说着便起身向外走去。

曲筱绡心里纳闷,但也没有追问,只是嘱咐了几句便送岚岚出了门。

岚岚上了自己的跑车,急忙拉开内裤将手指插入肉缝自慰了一番,总算缓解了心头的燥热。但光是这样还不过瘾,岚岚心想:「没办法,只能去找他了,只要能痛痛快快的被操一顿,怎样都可以……」

岚岚颤抖着手发动了跑车,一手伸进胸口揉捏乳房,一边开车向吕岳的公司驶去。

岚岚赶到吕岳的公司之後,接待她的正是樊胜美。她俩此前在曲筱绡举办的一场聚会中曾见过一面,那时岚岚对樊胜美从未正眼看过一眼,还故意当着衆人的面劝曲筱绡不要和樊胜美这样阶层的人来往,免得降低自己的身份,弄的樊胜美十分尴尬。

此时樊胜美看着这个高傲的富二代大小姐坐在对面,满面潮红,不时扭动着屁股在沙发上摩擦,心里差不多已经有了数。她有意不紧不慢地问道:「这位美女,您找我们吕总有什麽事吗?」

岚岚急着说道:「当然有事,我是吕总的……朋友。有些生意上的事要和吕总谈谈。」

「是麽?那……您来之前可曾预约时间了吗?我也好帮您安排。」樊胜美笑着问道。

「这……没有预约,我真的是有急事……」

「对不起,吕总平时的日程都安排的很满,没有预约的话我没办法安排。」

岚岚心里起急,却只能耐着心里的燥热向樊胜美解释:「你通知吕总一声,他一定会见我的。」

「嗯……那好吧。麻烦您说一下姓名电话,我也好去通知。」

岚岚说完後,樊胜美慢悠悠的在电脑上查着些什麽,岚岚在一旁如坐针毡的等着。

过了半晌,樊胜美说道:「小姐,您的信息我根本查不到,这样我没办法去通知吕总。您真的是吕总的生意夥伴麽?」

「什麽?」岚岚已经急不可耐了,她起身说道:「我只是有事找吕总而已,你有什麽权力拦着我,耽误了事情你可要负责。」

樊胜美斜着眼睛看了看岚岚气急败坏的样子,见她紧紧夹着双腿,轻蔑地笑道:「我当然有这个权力。我不能让无关的人随意打扰吕总的工作。职责所在,请您理解。如果没什麽别的事就不留您了。」

岚岚实在忍不住了,轻声说道:「那我在这里等一会,可以麽?」

「那当然可以,等多久都行,不过吕总一般不会来这里。这位美女,您并不是来谈生意的,究竟是什麽事要见吕总呢?」

岚岚满脸通红,低声说道「我……我是来找吕总帮忙的……」

樊胜美依旧不慌不忙的问道:「究竟是要帮什麽忙呢?您具体说说,我才好去回复啊。」

岚岚按捺不住,只得小声说道:「我是……吕总的……母狗……现在……我……我……」

樊胜美捂着嘴笑道:「你?你怎麽样?发情了,是吗?哈哈……」

岚岚心里气恼,嘴里却无话可说,只得求助的望着樊胜美。

樊胜美笑够了,伸手撩起岚岚的头发看了看:「早说不就得了麽,这也不是什麽见不得人的事。来吧,让我来给你检查一下……」

岚岚那受得了这种事,擡手将樊胜美的胳膊拨开:「你干什麽?我可是……我……」

「哈哈,你是什麽?还以爲你是那个富二代大小姐麽?那是在外边,披着这身皮你还是大小姐,可在这里你是母狗,我还没见过狗穿衣服的呢,给我脱了。」

「你……」岚岚气的脸通红,可她已经到了极限,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岚岚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奶子,一边有些爲难的问道:「脱光麽?就在这里?」

这个接待间就在办公场所的隔壁,只隔了一道玻璃幕墙,外面办公的人来来往往都看得很清楚。樊胜美冷笑一声:「当然是这里,怎麽?你不愿意?不愿意就算了,请便。」

「脱……我脱……」岚岚急忙说道,一边利索的将吊带长裙扒下,接着又把乳罩和已经湿漉漉的内裤脱掉,露出一身小麦色的肌肤,一对颤颤悠悠的奶子和已经潮红的骚逼也露了出来。

「现在……可以带我去见吕总了吧?」岚岚满怀期待地问道。

「别急嘛,既然到了这儿,那就得按规矩来……」

「规矩?什麽规矩?」岚岚可怜巴巴的问道。

「当然是要先给你做个检查,还得好好清洗一下了,像你这样的风骚母狗,谁知道你有没有背着主人在外边野合,要是把什麽乱七八糟的病染上,那可不行……」樊胜美一边说着,一边在岚岚身上摸摸捏捏,像是在市场上挑选商品一般。

之後,樊胜美又让岚岚双腿分开,屁股高高撅起。岚岚心里虽有不满,但也只得照办。樊胜美拿出一支塑料棒插入岚岚胯下那已经湿漉漉的逼缝,岚岚娇喘一声,肉穴不由自主猛的缩紧,将塑料棒紧紧含住,肉壁也开始一下下蠕动着吮吸起来。

樊胜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小婊子,饿坏了吧,看把你急的,我就先喂喂你……」说着,她故意左右拧着手里的塑料棒,在岚岚的逼缝里搅动起来。

岚岚在这番挑逗之下,胯下已经有了一种要决堤的感觉,她只得双手用力捂住嘴巴,强忍着不发出声音,但还是闷声哼叫着趴在地上,屁股高高耸立,迎合着樊胜美的挑逗。樊胜美见这个高傲的阔小姐变成了发春的母狗,也变本加厉的刺激着她的嫩穴。

过了二十多分锺,樊胜美玩够了,这才将塑料棒猛地抽出,将上面沾着的粘液涂在专用的试纸上。过了一阵,确认岚岚并没有染上什麽性病之後,她拿出一条项圈套在岚岚脖子上,将已经瘫软在地上的岚岚用力拖起,沿着专用通道向楼上吕岳的办公室走去。

樊胜美牵着岚岚走进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在墙边开啓了一道暗门。当暗门打开的瞬间,里面的声音也随之传了出来,那是女人被操到高潮才会发出的浪叫。岚岚听到这种声音,骚逼不由得又是一阵紧缩,心里巴不得那个挨操的女人是自己,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去。可在兴奋的同时,岚岚也有点奇怪,好像……这个声音有点熟悉,难道是……

穿过短短的回廊,岚岚终于看见了屋里的情景——一个女人正全身赤裸,整个身体趴着固定在架子上,在她屁股後面,一个男人正奋力抽插着她的屁眼。随着一下下的插入,女人嘴里也在不停的呻吟,发出愉悦的嘶喊声。

当岚岚爬到近前,不由得一愣:「这……这不是恐恐麽?这小女人,怪不得今天的聚会不去参加,也一直都联系不上她,原来自己偷偷跑来这里享受了。那个男人……啊……」

当岚岚看清那男人的脸时,不禁停了下来。原来那个操的恐恐高潮不断的男人,正是曲筱绡的哥哥曲连杰。

「他……他怎麽会在这里?这下糟了……」岚岚心里有些发慌,自从成了吕岳的母狗之後,她一直在心里自我安慰——没关系的,这个身份只有吕岳一个人知道,只有在他这里我才是下贱的母狗,只要出了这个大门,我岚岚还是光彩照人的富二代小姐,只要勾勾手指,到哪儿都有数不清的舔狗在我脚下跪舔。

当岚岚刚才在接待室见到樊胜美,被迫说出母狗身份之後,她已经感到有些不妙。但她依然抱有一丝希望,毕竟樊胜美不是她这个圈子里的人,一个社会底层的穷打工的,她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话的。

可曲连杰就不同了,他也是在这个富二代的圈子里混的人,哥们朋友一大堆,很多还跟自己很熟,有些甚至还是追求过自己的人。如今自己母狗的身份被他知道,这下可连最後的脸面都保不住了啊。

就在这一犹豫的时候,樊胜美用力扯了一下岚岚的项圈:「怎麽啦小骚货?愣着干嘛,不是逼痒了麽?赶紧走啊。」

岚岚偷偷擡头瞧了瞧,吕岳此时正在一旁的沙发上悠闲地坐着。她怀着一丝侥幸,将头深深的低着,朝吕岳身边爬去,指望着能被吕岳带去一边调教,千万别被曲连杰认出自己。

谁知吕岳对她却毫不在意,反而向一旁招呼道:「曲总,先休息片刻,来瞧瞧这是谁来了……」

曲连杰掰着恐恐的屁股操得正爽,听见吕岳的招呼,便又狠狠地插了几下,猛地将肉棒拔了出来,恐恐立刻娇喘一声瘫软了下去。

曲连杰回过身来:「岳哥有什麽吩咐麽……哟——这又是……」他上前撩起岚岚的头发,扳过下巴瞧了一眼,不由得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这儿有名的冷面公主麽?刚才不是还在宴会上趾高气昂谁都不放在眼里麽?怎麽一会工夫不见,趴在这儿发情了?哈哈……」

吕岳听他这麽说,问道:「怎麽?曲总认识她麽?」

「那当然,她和那边那个骚货一样,都是我妹妹的闺蜜,她们几个经常在一起。尤其是这个婊子,在圈子里是出名的逼王,不管谁和她搭话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装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似得,要不是今儿见到,我还真以爲这是个什麽守身如玉的圣女呢。」

「既然这样,今天这个圣女就交给曲总好好玩玩,可要悠着点,这圣女食量大着呢,哈哈……」

「好嘞……」曲连杰答应一声,将岚岚拦腰提起,径直向一旁的床边走去。岚岚惊叫一声,连连求饶。

曲连杰将岚岚扔到床上,顺手一巴掌抽在岚岚脸上:「小婊子,刚才不是还和我装逼麽?」

岚岚蜷缩在床上:「曲总……您饶了我吧,我……我……」刚说几句,在激素的作用下岚岚再次陷入发情的状态,忍不住连声浪叫起来。

曲连杰也不再奚落她,将岚岚按倒在床上,把肉棒插入她的喉咙便开始操起岚岚那张小嘴。曲连杰刚刚给恐恐连爆了三洞,肉棒上还带着恐恐菊花中的残液,岚岚对此倒已经习以爲常,熟练地用舌头舔吸着曲连杰的肉棒。只是下体中依旧搔痒,岚岚忍不住呜呜咽咽地说道:「曲总……求你……插我……」

曲连杰一把揪住岚岚的奶用力捏着:「小骚货,这不是在插你的嘴了麽。」

「不……不是这里……插……插我的逼……」

「是麽?你不是眼高于顶的大小姐麽?怎麽也有求人插你的骚逼的时候呢?」

岚岚此时已经全身燥热:「我……我不是大小姐……我是贱母狗……曲总……插母狗的逼……操我……」

曲连杰并没有理会岚岚的告饶,依旧在她那张小嘴里反复操了十几分锺,这才将岚岚的双腿掰开。岚岚胯下早已淫水横流,骚逼迫不及待的含住曲连杰的肉棒吮吸起来。樊胜美见状上前将捆住恐恐手脚的绳索解开,将恐恐也牵了过去,两条发情的饥渴母狗在曲连杰身边摇尾乞怜,扭着屁股渴望着肉棒的插入。曲连杰也毫不客气,让二女并排趴在面前,两个滚圆的屁股高高撅起,他提枪上马,轮流将二女操得高潮连连。

樊胜美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富家女如今排着队争先求操的下贱模样,心里不禁有一丝快感,同时胯下也慢慢有了一股骚动。她瞧了瞧吕岳,慢慢地凑上前去。

吕岳知道樊胜美也开始要发情了,伸手顺着她穿着黑丝的大腿往上轻轻摸了上去。樊胜美腿一酥,顺势跌坐在沙发上,将头埋在吕岳的胯下,解开裤扣熟练的口交起来。

吕岳一边享受着樊胜美的口技,一边将黑丝扯开,很快樊胜美的逼缝里也是春潮泛滥,吕岳将樊胜美也抱到床上,轻松的将她送上了高潮。

而此时的岚岚和恐恐,已经被曲连杰捆住手脚,倒吊在天花板上,在绳索的牵扯下,二女的阴户大开,挨操的同时还得忍受皮鞭的抽打。她们瞧着躺在吕岳胯下的樊胜美,心里居然对这个平日里瞧不上眼的女人有了一丝嫉妒。

吕岳一边操着樊胜美,一边向曲连杰问道:「曲总最近怎麽样?公司那边可还顺利?」

曲连杰说道:「多亏有岳哥照顾,一切还好。」

「嗯,你妹妹那边可还有什麽麻烦麽?」

「哈哈,别提了,我妹妹的几笔生意都搞砸了,要不是她嘴甜,老爸早就教训她了。不过我最近听说她又有了什麽新动作,不过具体内容还不清楚。」

吕岳指着岚岚和恐恐:「这两个小婊子不是你妹妹的闺蜜麽,肯定知道些什麽。」

「对啊——」曲连杰说着连续在二女屁股上狠狠抽打了几下:「你们都知道些什麽,说出来听听。」

岚岚和恐恐只是惨叫连连,却一句话也不肯透露。

吕岳捏着二女的下巴:「怎麽?还想爲你们的好闺蜜保守秘密?两条下贱母狗而已,还有心思替别人操心?」

曲连杰上前说道:「岳哥,交给我吧,保证让这两个小婊子开口。」

「嗯嗯,你先慢慢玩着,也不必急于一时,到时候我自有办法。」说着,吕岳搂着樊胜美朝门口走去。

「好嘞——」曲连杰笑道。吕岳离开後,屋里又响起了岚岚和恐恐绵延不绝的惨叫声。

过了几天,曲筱绡忽然收到吕岳的邀请,要约她来公司商谈接下来的合作事宜。曲筱绡早已对吕岳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见面,这次自然是如约前来。

两人一见面,曲筱绡多日来的积怨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指责吕岳做生意不厚道,给她设计下套陷害她。

吕岳稳稳当当地坐在办公桌前一言不发,等曲筱绡的气撒完了,才不慌不忙地说道:「曲小姐不必恼火,生意场如战场,兵不厌诈,只要合法合规,用点小手段这都是人之常情。别说这种生意经了,就算是在对手的公司里安插卧底窃取商业秘密,不也是有的麽?」

曲筱绡闻言不禁一愣:「你……你这是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很清楚,大家都是生意人,耍点小手段是很正常的,我也不会因爲这个而指责你什麽。」

「你……你说话要有证据,我可不像你一样耍这种手段。」曲筱绡嘴上还是很硬。

吕岳也不再多说,将阿关囡在办公室拷贝资料的监控截图给曲筱绡看:「曲小姐,这个人你可认识麽?」

曲筱绡心里一凉,嘴上却抵赖到底:「这是谁啊?这不是吕总你的办公室麽?你公司的员工和我有什麽关系?」

吕岳也不多做解释,又翻出另外几张照片,照片上是曲筱绡参加的聚会场景,阿关囡也在其中,岚岚和恐恐也坐在曲筱绡身旁。

曲筱绡有点慌了,这正是当时她和岚岚恐恐一同聚会时,将阿关囡叫来一通教训的场面,这究竟是谁拍的照片,又怎麽会在吕岳手里?曲筱绡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她必须找个合理的借口。

情急之下,她看见岚岚和恐恐也在照片上,便顺势说了一句:「哦,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人是我那两个闺蜜的朋友,她们经常在一起,我和她就不熟了。」

「闺蜜?」吕岳笑道:「是你身边坐着的这两个美女麽?她们和我无冤无仇又没有生意来往,爲何要派她们的朋友打进我的公司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们俩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也许你们之间有什麽冲突呢,我可不知道,和我没关系。」曲筱绡急忙把自己开脱出来,心里想着,反正岚岚恐恐家里的生意和吕岳八竿子打不着,先让她们顶个雷,不会有什麽关系的。

吕岳点点头,似乎接受了曲筱绡的这个解释。曲筱绡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件事总算是糊弄过去了,赶紧顺势走人。想着便起身告辞。吕岳却并未起身,只是简单客气了几句。曲筱绡也没多想,连忙转身离开了。

吕岳坐在办公桌前瞧着曲筱绡离开的身影,说道:「怎样?你们可都听见了?事到如今你们还想继续爲她保守秘密麽?」

在吕岳的办公桌底下,岚岚和恐恐正一丝不挂的缩在下面,手脚被牢牢捆住,嘴里扣着金属环,虽然发不出声音,却并不妨碍口交。在吕岳和曲筱绡谈话的时候,这两条母狗便一直在桌下轮流吸着吕岳的肉棒,此时她们正张着嘴,一股精液和口水混合在一起从嘴角流下。

此时二女正呆呆地蜷缩在桌下,刚才曲筱绡的一番话她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她们没想到曲筱绡居然这麽轻易就将事情推到了她们头上。事情到了这一步,不用吕岳再说什麽,岚岚和恐恐自然知道该怎麽做了。

几天之後,岚岚和恐恐那边给吕岳传来消息,曲筱绡似乎有意拓展海外市场,只是目前还有些拿不定主意,正在寻找合作夥伴。

「哈哈,这小骚货,这是打算避避风头剑走偏锋了麽?好吧,玩弄了这麽久了,也该给这小骚货来个了结了。」

很快,就在曲筱绡积极联系海外市场的时候,一家日本公司主动联系上了她,提出了合作意向。对方的资质、经历、条件等都很不错,曲筱绡十分兴奋,觉得自己的好运气终于要到来了。

可曲筱绡高兴了还没几天,阿关囡却给她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吕岳那边也在和这家日本公司积极联系,似乎在抢生意。

曲筱绡真的愤怒了,她当即决定去日本一趟,亲自去和对方谈判,不仅要将这笔生意抢过来,还要彻底断绝对方和吕岳之间的联系。

这时安迪正好从国外回来,得知这一切之後劝曲筱绡千万要冷静,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什麽问题,还是安安心心地在国内发展爲好。

可曲筱绡却沉不住气了,这几天那家日本公司与她的联系越来越少,态度也冷淡了许多,曲筱绡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

两天之後,曲筱绡出现在了日本公司的总部里,她此行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信心满满地要说服对方。

可令曲筱绡意想不到的是,见面之後对方的老板新山忍直接深深一鞠躬,紧接着便提出了解约的意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曲筱绡留下。

曲筱绡当真急眼了,她当即质问对方是否已经有了其他的合作对象而故意在捉弄自己,新山忍自然不会承认。

曲筱绡索性将她手里掌握的信息一股脑全抖了出来与对方摊牌:「新山先生,据我所知,贵公司最近一直在和汇绅集团谈判,你们之间应该已经达成了什麽协议。既然如此,爲何还要与我们保持联系,这样做未免有点不合规矩了吧。」

新山忍一愣:「曲小姐何出此言,请不要相信这些无谓的传言。」

「哼,传言?新山先生未免小看我了,我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不会信口胡说的。」

新山忍笑道:「既然曲小姐什麽都清楚了,我也不必再隐瞒。不过我还是要纠正曲小姐一个误会,我们公司与汇绅集团的接触并不是爲了与他们做生意。因爲——此前汇绅集团已经将我们公司收购并且重组,现在我们已经是汇绅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我们之间自然不会再有什麽业务上的合作了。」

「什麽?」曲筱绡真的震惊了,她万万没想到吕岳的手段和实力竟然这麽强力。可有一点她就不太明白了,吕岳如此做的目的是什麽呢?总不会只是爲了捉弄自己吧?

「我这样做,当然是爲了把我们尊贵的曲小姐请到这里啊……」曲筱绡听见身後响起了这样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吕岳正站在身後瞧着自己。

曲筱绡更加恼火了,她正要发作,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挺大的会谈室里,现在除了自己和一个女助理之外,已经全是吕岳手下的人,而且清一色都是精壮小夥。曲筱绡有点心虚,但嘴上还是很硬:「吕岳,你究竟是什麽意思,大家都是在生意场上混的,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这样捉弄我。」

「是麽?」吕岳笑道:「曲小姐的消息来源不是很精准麽?你倒是说说看我究竟想干什麽呢?」

「这……」曲筱绡一时无语。

「怎麽了?难道曲小姐安排的卧底没打探到这些情报麽?」

「什麽卧底,我根本没有……」曲筱绡还在试图辩解,可她忽然间惊叫一声,双手捂住嘴,一脸恐惧的表情。

在吕岳的身後,阿关囡全身赤裸,被一名男子用狗绳牵着爬了进来,屁股里还插着一支不停震动的按摩棒。吕岳托着阿关囡的下巴:「曲小姐还认识这个人麽?哦,对了,现在她已经是条只知道发情和交配的母狗了……」

「你……你们……」曲筱绡脸色惨白,吓得连连向後退去。现在她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只想着该怎麽给自己推脱:「不是我……我不认识这个人……我都说了……是岚岚和恐恐她们……」

曲筱绡退到房间一侧的屏风旁边,已经是无路可走。与她同来的女助理刚才早已吓得夺门而出,不知逃去了哪里。这时屏风忽然被拉开了,曲筱绡转身正要逃跑,却又发出一声尖叫。

原来在屏风後面,恐恐正一丝不挂被捆在电椅上,奶头和阴唇上都夹着铁夹连着电线。岚岚同样被扒的精光,捆住双手吊在半空中,双腿岔开,屁股正下方竖着一支十几厘米长的粗大的木制阳具。二女嘴里塞着口球,发不出声音,却都用怨恨的目光盯着曲筱绡。

曲筱绡彻底吓瘫在地上,吕岳走上前拎着她的裙带,没费什麽劲便把曲筱绡提到沙发上。吕岳搂过曲筱绡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曲小姐,既然来了,就别忙着离开,先看看我专门给你准备的好戏吧。」

正说话间,两个小夥扛着曲筱绡带来的那名女助理走了进来,将她扔在地板上。随後又围过来三个人,转眼间便将她扒的精光。

曲筱绡在沙发上吓得抖作一团,她这名助理今年只有22岁,上个月才刚刚订婚,如今自己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面前被轮番地轮奸、爆肛,射的满嘴满脸都是黏稠的精液。由于没有任何前戏,全是硬生生的抽插,女助理也感受不到一丝快感,只是连声惨叫。

曲筱绡惊魂未定之时,一旁又传来几声凄厉的叫声。她擡头一看,只见电椅上捆着的恐恐猛地把身体绷成了弓形,浑身大汗淋漓,夹着铁夹的乳房和阴唇在电流的刺激下不断地颤动。

旁边的岚岚则是被放松了吊着双手的绑绳,身体垂了下来,正好坐在下面那根粗大的阳具上,也不知是插进了逼缝还是屁眼。紧接着绑绳又被拉紧,将岚岚的身体吊了起来,下体滴出了一片淫液。当身体吊起三十公分左右时,绑绳又猛地放松,岚岚的身体疾速坠落下来,再次坐在那根阳具之上。

「岚岚小姐,你可得瞄准啊,万一坐偏了,这滋味可不好受啊。」吕岳轻描淡写的说道。

至于阿关囡,早已被玩遍了三穴,插得浑身抽搐。吕岳将曲筱绡搂过来抱在怀里,隔着衣服温柔的抚弄着她小巧的乳房,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怎麽样曲小姐,她们几个都享受的差不多了,现在也该轮到你了。」

曲筱绡知道自己今天难逃噩运,只能颤抖着声音求饶:「吕总,求求你,别这样,放过我吧……」

「放过你?」吕岳猛地用力抓住曲筱绡的乳房:「我陪你玩了这麽久做生意过家家的游戏,就是爲了今天这一幕,你觉得我会就这麽放过你吗?」

曲筱绡痛的尖叫起来:「别……别碰我……求求你了……我……我还是处女……别这样对我好吗……」

「处女?」吕岳也不由得一愣,他没想到这个性格如此开放,在国外留学几年,又喜欢逛夜店的曲筱绡居然还没破处。

其实曲筱绡看上去性格开放,但她对性事却及其保守,因此虽然追求者衆多,但曲筱绡却一直守身如玉,与那个看似是个乖乖女,内心却闷骚淫贱,刚破处就迫不及待地撅着屁股求操的关雎尔正好相反。

曲筱绡天真地以爲吕岳会因爲她是个处女而不忍心下手,谁知却恰恰激起了对方的性趣。吕岳笑着将曲筱绡按平在沙发上:「处女?这倒有意思,我今天就先来给你这个小雏鸡验验身……」

说罢吕岳双手用力撕开了曲筱绡的领口,曲筱绡惊叫一声,连忙用手捂住胸前。但她完全无力抵抗,没过几下便被吕岳撕开内衣,一对娇小的微乳袒露出来。

吕岳按着曲筱绡的双手,俯下身轻轻吸了一下曲筱绡粉嫩的乳头:「嗯,不错,还真是有一股少女的乳香,虽然平了点,不过没关系,我自会帮曲小姐慢慢改造。」

紧接着,吕岳开始动手一点点剥去曲筱绡的衣裙。曲筱绡几次挣紮着想要逃走,都被吕岳扯着小腿拽了回来。很快曲筱绡的短裙内裤甚至高跟凉鞋都被剥的干干净净,泪流满面的蜷缩在沙发角落里瑟瑟发抖。

吕岳捉着曲筱绡的脚腕向上提起,顺势将大腿分开,一朵粉嫩的鲍鱼正隐藏在几绺毛发之中。吕岳将肉缝掰开,只见阴门紧闭,隐约可见里面肉色的处女膜,果然是一个未经开发的小骚逼。

吕岳笑道:「不错,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好运气,能亲手给曲小姐破处还真是荣幸啊。」

这时,扔在一旁的曲筱绡的手机收到了微信的消息。吕岳拿起来一看,见是安迪发来的信息:「筱绡,那家日本公司我帮你查了,他们的背景很复杂,似乎和汇绅集团有关系,你一定要小心,立刻终止和他们的接触。还有,千万不要去日本找他们会谈。」

吕岳微微一笑,假装回复了一条语音消息:「多谢安迪小姐帮忙,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小贱人正在我胯下享受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呢……」

蜷缩在沙发角落里的曲筱绡猛然一愣,心想:「难道是安迪姐?不会的,安迪姐对我那麽好,她不会陷害我的……」

曲筱绡朝旁边的手机瞧了一眼,虽然看不清文字的内容,可那熟悉的头像分明就是安迪。

「真的是安迪姐,安迪姐居然和这个人串通好了算计我。」曲筱绡流着泪想道。就在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时候,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肉缝处传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