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说书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说书人》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说书人 说书人

    希瓦拉帝国,是整个清风大陆最大的五个帝国之一。而其主城,维尔司,更是全大陆最大的商业中心。每年,每月,每日,每时每刻都有形形色色,来自大陆各方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然而,正所谓有光明就有黑暗,在光鲜亮丽的白昼结束之後,维尔司的污秽与黑暗便随夜幕一同降临。而夜晚的维尔司贫民区,更沦爲完全的法外之地。

    诚哥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说书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说书人》,是作者诚哥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希瓦拉帝国,是整个清风大陆最大的五个帝国之一。而其主城,维尔司,更是全大陆最大的商业中心。每年,每月,每日,每时每刻都有形形色色,来自大陆各方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然而,正所谓有光明就有黑暗,在光鲜亮丽的白昼结束之後,维尔司的污秽与黑暗便随夜幕一同降临。而夜晚的维尔司贫民区,更沦爲完全的法外之地。

《说书人》 第十讲——落樱: 免费试读

一片樱落,一人魂断。

这是清风大陆流传甚广的一个怪谈。

依照某位学者编篡的《清风大陆植物志》所言,此时正是樱花飘落之时。

希瓦拉帝国中有些地方亦有赏樱之习俗,樱花树也常常作为名门大户家中的镇宅物。

然而此刻,伴随着樱花飘落,希瓦拉帝国已是叛乱四起,遍地硝烟。

尚且沉浸於帝国之强大的百姓官员们,殊不知不知不觉中,无情的利刃已抵在了他们的喉咙上。

很快,皇帝便紧急召集大臣们上朝,商议对策。

只不过,前来的人,竟不过一半。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朝堂之上,皇帝愤怒地将玉玺狠狠砸在了地上。

“别以为我不知道……即使是此时站在朝堂上的本你们,背地里恐怕也没少和叛军接触吧?”

皇帝看着一个个低头不敢说话的大臣们,冷笑道。

“也罢……如此手段,如此行动力,能将我逼到如此地步的人,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陛下……微臣……”宰相鼓起勇气,跪在地上抖抖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我明白,我都明白!看到我失势了,想明哲保身辞职吧?准!通通准了!”皇帝哈哈大笑,冲大臣们随意地挥了挥手。

大臣们不禁喜形於色,冲皇帝行礼後便要退朝。

“但……既然你们已经非我臣子,就得,死。”

无形的刀锋从每一个大臣的喉咙划过,只在一瞬间,大臣们全部身首分离。

朝堂中一时血流成河。

“‘说书人’……这个名字真让我怀念啊。”

皇帝若有所思,狠狠地拍了一下皇座的右把手,整个人便沈入了皇宫的地下。

他没有注意,或是没有揭穿的是,皇宫天花板的一处隐蔽角落,萦绕着一团淡淡的黑烟。

“主人,皇帝由密道逃走。”

黑烟聚拢成一个人影,一个白发少女的轮廓逐渐显现。

“很好,无归,现在返回傲府。”

“是。”

门外如林般驻守的侍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喉咙便通通被一柄利刃精准地刺穿。

不多时,傲府一纸檄文,震惊天下。

“……先父傲淩川大将军一生刚直,招致小人不满,终为帝国庸帝奸臣所害。因而傲府新主,傲大将军之女傲霜顾家国之义,黎民之福,誓要铲除奸邪,还帝国太平……”

不出一日,这篇檄文便传遍整个大陆。

帝国皇帝的通缉令,以极快的速度贴满了大街小巷。

所谓巨大的利润会令人铤而走险,每日奔着重赏而来的举报者简直铺天盖地,大量可信度未知甚至自相矛盾的情报被上报。

“这群刁民,为了钱真的是……”傲府书房中,清雅一边整理情报,一边抱怨着。

“下令,情报有误者,斩。”

说书人轻描淡写地命令道。

显然,对於平民来说,命还是比较重要的。

当不怕死的蠢货们一个个都被鬼哭狼嚎地推上了刑场之後,一时竟无人敢前往举报。

一片樱花无声地飘落,飞进了傲府庭院之中。

两根白皙的手指精准地夹住了它。

“主人,有什麽心事吗?”清雅和灵钏从书房走出,看见说书人看着樱花出神的样子,不禁问道。

“想起故人而已。”

说书人指间稍微用力,樱花化作碎片,散落在地。

——希瓦拉帝国某处偏僻小村庄的酒馆中。

因为地处偏僻,战火还没有烧到这片安静祥和的小村庄中。

村民们依然向往常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午休息时来酒馆喝一杯。

这日中午,一个灰袍斗笠人走进了酒馆。

“没见过的样子呢,是外乡人吧?快进来坐坐。”

酒馆老板热情地招呼道。

“多谢,在下在此小憩一会即可。请问有空房吗?”

灰袍人的斗笠压的很低,看不见面容。

“有,这里很少有外人光临,因此空房有很多,这是钥匙,客人您自便即可。”

酒馆老板很豪爽的直接将一串钥匙给了灰袍人,丝毫不担心。

灰袍人有些惊讶於这里的民风淳朴,有些不自然地道声谢,接过钥匙,挑了间房进去了。

“呵呵,堂堂希瓦拉帝国的一国之主,怎麽如今沦落到这般田地了?”

灰袍人刚进房间,一个女声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然而,房间内明明只有灰袍人一人。

“还不是拜你所赐,落樱。别鬼鬼祟祟的了,出来吧。”

伴随着轻笑声,客房的床上,一位少女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比起‘落樱’,我还是更喜欢‘明雪’这个名字呢。”

少女笑嘻嘻地看着面前有些不耐烦的灰袍人,说道。

“废话不多说,琴韵带过来了吗?”

“哎哟,我群当时没听清,请问您说的是帝都有名的琴师‘琴韵’呢?还是隐藏极深的二皇女‘清韵’呢……?”

明雪,或者说是落樱,玩味地看着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的皇帝。她的身边,正是不知为何已经昏迷过去的琴韵。

“……只要有用,名字叫什麽都可以。”

皇帝沉默半晌,答道。

“谑谑谑,人都说虎毒不食子,您可真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啊。”

落樱继续毫不留情地讽刺着。

“情义啊……这种东西,我早就已经舍弃掉了。现在我做的,也只是毫无意义但仍然要做的挣紮罢了。”

皇帝突然叹了口气,走到床边,一把抱起昏迷中的琴韵,放在茶桌旁的椅子上坐正。

“清韵……清韵……”琴韵昏昏沈沈中,听到了某个人的呼唤声。

“清韵……?清韵是谁……?是在叫我吗……?”

琴韵心中一惊,睁开眼睛。

“这是……哪里?”

她的眼前,是一片除了淡淡的雾以外空无一物的世界。

“呵呵,清韵……还认得我吗?”

一身灰袍的皇帝从虚无中笑呵呵地走过来,问道。

“你是……父……父皇……?”

琴韵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迟疑地叫了一声。

“哼哼,不错。”

皇帝似乎心情不错。

“这是哪里?主人呢?你为什麽 突然找到我?”

琴韵缓过劲後,迅速对皇帝警戒起来。

“这片空间里,只有你和我,没有他人。我这次要做的是,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父王我值得你奉献一切。”

皇帝阴恻恻地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

“我的身体是属於主人的……啊!”

皇帝突然猛地将琴韵扑倒在地,疯狂撕扯着她的衣服,使她胸前大片的乳肉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哈哈哈哈哈……虽然我可以瞬间让你搜的衣服消失,但这种强暴的快感,可真是让我着迷啊!”

皇帝看着衣衫不整拼命挣紮的琴韵,狂笑起来……

“主人,琴韵不见了!”

说书人正坐在会客厅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时,傲霜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冷静一下,傲霜。事情到底怎样,详细道来。”

说书人一遍询问,一边试图感应着琴韵的位置。

“感应不到……是皇帝搞的鬼吗?”说书人心中暗恨道。

“霜奴今日有些事情去寻琴韵,然而在她家中,琴楼中乃至後来霜奴下令搜遍了几乎整个维尔司,都不见她的踪影。这才斗胆来找主人。”

“我知道了,此事我心中已有定数,退下吧。”

“是。”傲霜遵命离开了会客厅。

“即便入夜,樱花依旧会飘落啊。”

在酒馆外某处把风的落樱望着村庄中满天飘落的樱花,笑了笑。

——几日後,忘忧城中。

“听说,附近开了家新的说书楼?”某茶馆中,两个茶客正在闲聊。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这说书楼每天都是人满为患啊,我就想不明白,听别人说书有那麽有趣吗?”

此时,两个人所说的说书楼中。

“……欲知後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伴随着悠扬的琴声,今日份的书讲完了。

“没想到我们的陛下大人,说书的才能居然比治国都厉害啊。”

一身素衣的落樱走了上来,话中带刺地赞叹道。

“回归老本行而已。”一身灰袍的皇帝没有在意落樱语气中的讽刺,只是笑了笑。

“说书,可不止你一个人会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