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享受危险 享受危险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风流父子淫娃母 风流父子淫娃母

    一栋中型别墅里传出令人骨头酥麻的叫声,在一张大白床上正在上演一幅活春宫,男人抓着女人的双手从背後疯狂冲击着女人无毛流着淫液的蜜穴,雪白的大奶子则上下颠簸着,仿佛里面装满了水的气球一般,女人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上还挂着还没脱下被淫水浸湿的蕾丝丁字裤,那完美无瑕的面孔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汗滴时不时的变换着令人想犯罪的淫荡表情,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

    享受危险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风流父子淫娃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父子淫娃母》,是作者享受危险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栋中型别墅里传出令人骨头酥麻的叫声,在一张大白床上正在上演一幅活春宫,男人抓着女人的双手从背後疯狂冲击着女人无毛流着淫液的蜜穴,雪白的大奶子则上下颠簸着,仿佛里面装满了水的气球一般,女人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上还挂着还没脱下被淫水浸湿的蕾丝丁字裤,那完美无瑕的面孔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汗滴时不时的变换着令人想犯罪的淫荡表情,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

《风流父子淫娃母》 第七章 奇怪生物?! 免费试读

经过昨晚一夜的大乱斗,洁白的床单被几人的体液浸湿成大大小小的淡黄色斑块。

还在睡梦中享受温柔乡的姜风被一阵蠕动声吵醒了小腿传来阵阵触摸感,揉着懒惺惺的眼皮眯成一条缝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又倒头睡去,忽然感觉不对劲又重新看了一眼。

「卧槽!?有蛇!!!」

随着姜风的一声惊呼,正在抱着姜筱涵入睡的爸爸被吵醒了,顺着姜风的眸光望去便看到一个肉色的物体在自己儿子腿上缓缓蠕动。

「小风暂时不要乱动!」

「爸,我哪里还敢动……这……这是啥玩意啊,毒性强不,怎麽爬床上来了,这麽进来的?」

「小兔崽子都什麽时候了废话还那麽多,再说我哪知道这什麽玩意」姜山明略带紧张的呵斥自己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後姜山明忽然想起在车上女儿说得那个两年前遇到的怪事,事中描述的好像跟这个差不多。随即摇了摇还在熟睡中的女儿,可能由于昨晚太过激烈导致两女体力消耗过大一直还没醒来,姜山明见女儿还没反应又不敢大声叫醒她怕吵到那个未知生物,随後伸出右手用力捏了下姜筱涵暴露在空气中的樱红乳头。

「唔……嗯……」

一阵刺痛感传来让还在睡意中的姜筱涵醒了过来,刚叫出声就被姜山明一手捂住嘴巴并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

「小点声,这个是不是你两年前看到的那个玩意?」

姜筱涵擡起头看到自己弟弟躺在那一动不动看着自己,随即瞪了一眼姜风,在往下看正好看到姜风的肉棒一柱擎天……她脸颊不经一下微微泛红了起来……

「姐,你看哪儿呢……」

「要,要你管,臭小鬼」

当看到姜风腿上的生物时他吃惊的张开小嘴像是要大喊一样,但深吸一口凉气後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强装镇定的说道:「对,是它,但是身体好像变小了顔色也淡了好多」

当得到女儿得肯定後,父子俩想法肯定是一样的,居然真的有这种生物,而且亲眼见着了。接下来要怎麽办?这个是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等它离开?还是我们主动出击?姜山明在快速思虑着。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生物停止了蠕动擡起了头端望向他们三人这里,头端只有一个小孔不知是眼睛还是嘴巴。

「爸!?这玩意在是不是在看我们这里……」

姜风小声问道,姜筱涵则伸出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还在熟睡中的的琴淑柔。

「不要乱动!」

姜山明环顾了一下四周,随手抄起之前琴淑柔用过的那个大号阳具慢慢得向前试探着,当假阳具快触碰到肉色生物头部时它很快的闪避了过去掉下了床,它速度如同蛇类的反应一样迅捷。姜山明立马跳下了床来到床尾拿起旁边桌上的花瓶就要往下砸。

「请等一下」

一道不男不女的声音在姜山明脑海中响起,是错觉吗?姜山明摇了摇头,并快速看了下後面没别人啊,怎麽突然有声音在脑海中出现?难道是眼前这生物做得?他想试下是不是眼前生物说得又故装举起花瓶得动作。

「是我说的,请别伤害我」

果然!等下,这玩意怎麽知道我心里想的啥,难道有读心术不成?姜山明震惊。

「对,我能知道你们在想什麽,但是我并没有恶意,请你先冷静下来」

肉色生物又连向姜山明脑海传输了一些声音。旁边的姜风和姜筱涵则看着他们的老爸双手举着花瓶瞪着牛眼看向地面,彷佛时间被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的。其实这时候姜山明和地面上的生物正在心里交流着。

「你到底是什麽生物?来自哪里?怎麽会出现在我们家床上而且据我女儿说的那个两年前的生物是不是你?当时有没有对她做什麽事?还有我们家时常冒出的粉色雾气是不是跟你有关?你最终目的是什麽?最好在你解答前让我儿子和女儿也能听到你声音」

一连问了好多问题的姜山明双手抓紧花瓶戒备着地面的生物,看得姜风和姜筱涵一脸懵逼,心想老爸这是怎麽了?突然开口问这麽多问题。

「我来自与你们相隔很遥远的地方但又与你们无限接近的地方,在我们那个世界我只是一个很卑微的软体生物而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专寻那些在林中憋不住与异性寻欢的旅人附身并吸取他们交合所産生的‘食物’,但当【深渊】接近我们世界的时候我所在的那片森林産生巨大的能量,那股能量撕裂了我和你们所在世界的界壁以至于我被卷入进乱流裂隙里无意识得掉落在你们的世界,当时还多亏那位小姑娘也多亏了你们,没有你们我可能已经枯萎干瘪了,但是我并没有伤害你们。当时我化成雾体附着在你们几人身上主导你们潜意识去交合,这样我才能吸取能量维持生命,还有我的目的很简就是想回到我原来的世界,但是苦苦等了好久希望渺茫。」

说到这里肉色生物停止了脑电波传音,它爬上旁边桌子用带有小孔的头端看向屋里几人好像在等待他们的回应。

「……」

「……」

「……」

屋里睡醒的三人互相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接下来怎麽办,毕竟一时间知晓了这麽多事情而且都是跟现今所谓的科学搭不上边的,三人头昏脑胀,什麽另一个世界,什麽『深渊』,什麽被附身控制潜意识支配啥的摸不着头脑,光是现在这种隔空传音都不敢相信,毕竟这种只在武侠小说中存在的玩意这麽自己今天就遇上了,真的存在吗?而且还有个『外星人』?不对,它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并不是我们世界的生物……

「那要怎麽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传音读心术我认了,虽然你口口声声说没伤害我们,但是你刚说过主导过我们的潜意识这个这麽解释,那我可以说我女儿被陌生人奸淫也跟你无关吗?」

姜山明略带怒气的口吻把正在胡思乱想的姜风跟姜筱涵神绪拉了回来并质问肉色生物。

「这个我确实有过错,我只能主导你们潜意识和你们心里所想做的谋件事并把它无限扩大,说简单点就是我能够控制你们的性欲让你们处于兴奋状态」

「照你这麽说我们家这两年来性欲上升,昨天晚上我们四人做的事都是你主导的?」

姜风有意无意得插了一句,说得旁边的姐姐对着他直瞪眼,连忙扯过旁边还带有精斑的衣服遮住胸部和耻毛。

「也可以这麽仍爲,主要还是你们潜意识想这麽做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并不敢而已,我只是顺水推舟助了你们一把,毕竟这样对我也有好处,我要吸收你们交合産生的无形能量,用于恢复生命。之前也解释过这种东西是我们这种生物必要的食物,但是今後我不会主导你们了,另外我还得感谢你们让我恢复过来」

说完便在桌子上越转越快突然一道刺目的粉光在房间中闪开,衆人闭上了眼睛,当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是一个不可名状的触手生物吓得旁边的姜山明往後倒退了几步。

「别慌张这只是我的原本样貌而已」

「一模一样!……」

姜筱涵嘀咕道,因爲这正是当时她看到的触手,正是把她缠绕起来的生物,但那时候也确实如这个触手所说并没有伤害她。

「那你爲什麽不去找别人,非要呆在我们家吸取你所说的食物呢,多找人不是更快吗?」姜山明应付道。

「你说得很对,但当时我还离不开这地方,毕竟不适应这个世界的环境和生态,那时候裂隙还没完全闭合还有丝丝缕缕的气息飘过来我只能靠着原本世界的气息维持生命。我是潜伏在你们身上慢慢适应和吸取了这麽多这个世界的知识」

「怪不得你懂我们世界的语言」

「所以,请你们不要伤害我,我也不会害你们,如果能回去我会离开不会打扰你们的,作爲我留下来的条件如果你们需要我帮忙我会全力帮助你们」

「我们留下你。你能干什麽呢,还是控制我们所谓的潜意识?」

姜山明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你们的同意我不会主导的,毕竟那时候需要维持生命才迫不得已,还有,当时我在穿过乱流裂隙的时候和某种物质结合好像发生了变异」

「变异?什麽变异?」

父子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可以变成任何包含有机物的东西」

说完便慢慢蠕动到一本时尚杂志书上,在肉眼可见的变化下逐渐变成了相同的一本杂志书。姜山明走过去拿起来翻了几页还真就一模一样,但翻了几秒锺後突然感觉杂志书越来越软居然慢慢变回原来的触手形状了,吓得姜山明一个哆嗦,毕竟这触手这麽诡异还是有点怕的……

「这是我变异後已知的一个奇怪能力,这种拟态化只有我们那个世界的魔法师或者一些会妖术的人才会施展,一般能持续好久,我目前就只能坚持十来秒左右便以是极限了」

触手的传音中好像略带沮丧。

「老爸,给我看一看」

一直在看的姜风突然来了兴趣一把抓过姜山明手中的触手生物,好像也不怕似的,男生好像天生就喜欢这些古怪的东西一样,此时的触手好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已经缩成一滩趴在姜风手上缓慢蠕动身体。

「放心吧,小老弟。我爸不收你,我收你,以後跟我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这孩子……」

此时的姜山明已经了解到这生物大概率不会害自己家人,不然两年前动手的话现在早已经出事了,而且看着也挺可怜的,带个外世界来的生物有空还可以解下别的世界是什麽样的何乐而不爲呢,但是也还是得留个心眼万一出了什麽事也不一定。

「噫……真恶心……呀!!!你不要拿过来!!!」

此时姜筱涵小脸一直泛着红还带着哭腔说道,双手捂着胸口和下体,她跳下床露出迷人得背影跟挺巧雪白得肉臀扭扭捏捏得冲出房间快速跑向浴室。看得姜山明父子二人得肉棒又擡起了龙头……

姜风不自觉得瞟向还躺在床上熟睡得妈妈,下体翘的更挺了咽了下口水,贪婪得目光落在琴淑柔的豪乳上,一想到昨天晚上曾在这上面驰骋过就越发兴奋心里的罪恶感油然而生。琴淑柔长长的睫毛下眼皮宛如随时会睁开一般,无暇的容顔带着微笑,静如天使,动则淫魔!

「好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对你妈妈起色心?之前被那个雾气化的触手附着就算了,现在赶紧带着你的『小玩具』回你自己房间,趁莹莹还没醒快走」

「那以後……」

「以後也没有!」

姜风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爸爸妈妈的房间。

「好了,别再装睡了,两个小家夥都离开了」

「啪」的一声,伴随着一声惊呼,床上横卧着的美娇娘睁开了眼睛。

「死鬼,你想拍烂我的屁股啊!」

「被撞击几千次都不坏,难道我一巴掌就拍坏了吗?怎麽样,昨天晚上刺激不?」

姜山明搂着琴淑柔笑吟吟的问道。

「不……我什麽都不知道……」

琴淑柔拿过枕头反手扣在自己脸上不情愿的说出来,彷佛又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一被调侃就害羞的自己,毕竟刚刚触手生物也传音给她了,知晓了一切的原因。所以一直假装睡觉不敢直面女儿和昨晚狠狠操过自己的儿子。

「别想太多,都是一家人,别人又不知道怕什麽,而且又不是和陌生人做爱,再说了这样释放压力也不错,你也看到了咱们女儿和儿子昨晚多开心,青少年这样发泄压力更加有助健康不是吗,还有就是那个触手生物还真的神奇,刚刚确实变成了一本书了,如果跟别人说的话估计会被当傻子一样看待吧」

一想到这里琴淑柔就脸发烧,而且还是自己主动去勾引儿子的,心想自己真的这麽淫贱吗……难道在过几年自己真的会变成这两年内的淫荡样子吗……姜山明在妻子的屁股上吻了一下便打扫起了昨晚的战场,开门的时候意外的看到门外地面上有一大摊干涸的水迹难道是……

片刻後。

「铛铛铛」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姜筱涵的房门口想起。

「姐,你把我的车钥匙还我呀,我马上跟杠子还得去离水河摸鱼呢」

离水河位于姜风家南面,一条如同青龙一样的河流贯穿天元城向东边缓缓流淌,而顺着河流下方两侧则是一亩又一亩的田地,里面又许多不大不小的蓄水沟,经常有人去那里下地笼或者钓鱼,放假的时候偶尔来玩玩也还是挺不错的。

「进来把,门没锁」

「哇,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

「贫嘴,就今天漂亮?难道以前不漂亮吗?」

姜筱涵故作生气的歪着头看着姜风说道。

「以前太凶了,都不理我,今天看到姐姐这麽温柔动人有点适应不过来嘿嘿……」

「哼!说道以前还不是那个恶心的触手害的,哦对了,你的钥匙好像落在之前我去的那个废弃楼那边了……」

「哦?那姐姐去那边做什麽呢?」

姜风似笑非笑的盯着姐姐看,看得姜筱涵脸微微泛红。

「去——肏——屄」

姜筱涵也不甘示弱得站起身来走到姜风旁边用嘴对着弟弟得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还挑逗性的吹了口热气,弄得姜风耳朵奇痒无比。

「姐,你这是在挨肏得边缘疯狂试探我啊?」

姜风左手压着『枪』,冲着姜筱涵笑着说,刚想用右手去抓姐姐得手臂,被她一个巧妙得动作给躲了过去。

「小鬼头,不逗你啦,钥匙在门口的鞋架上,车子在废弃大楼那边,你自己去骑咯……」

「嗯……还是这样的姐姐可爱」

「什……什麽可爱不可爱的」

姜筱涵假装看着书掩饰尴尬,姜风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这个姐姐经不起别人夸她,一夸就泄了气了。

「那麽姐,我走啦」姜风摆了摆手说道。

「等下,还有一件事,关于昨天我们四人的事不要跟莹莹说啊,她还小」

「放心吧姐,我自有分寸的」

「嗯,那就行,路上小心点呀」

姜风说完便离开了姐姐的房间朝楼下走去,身後则传来姐姐的声音。

一楼浴室。

「老婆,好了没,我憋不住了,你先开门让我进去撒泡尿」

「你呀,每次都是人家洗澡的时候你上厕所,都不知道你起来那麽早爲什麽不上」琴淑柔温柔的说着。

「我这不是想到老婆滑嫩的身体了嘛,害的我尿意又来了」

「你就少胡说八道了,哪有兴奋的时候会小便的」

「那老婆昨天晚上兴奋的时候尿了多少次呀?」

「我……我不知道……」

姜山明尿完後走进浴缸站在琴淑柔身後双手托住妻子的一对豪乳肆意揉搓着,胯下的肉棒则顶进琴淑柔的屁股缝里来回捣弄摩擦,弄得琴淑柔眯着迷离的眼神轻声呻吟着,被温水冲走得欲火又即将被点燃了…

「哎呀,不要闹啦,我洗完还得去小茜家呢,你先出去」

琴淑柔埋怨道。小茜则是袁杠的母亲孙茜,今天邀请琴淑柔去她家做做。一番冲洗声过後,琴淑柔裹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

「山明,去叫下莹莹这孩子起床了,每次休假都是赖床不起来」

穿上之前准备好的肉色包臀连衣裙和黑色裤袜便踏着高跟凉鞋出了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