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离之若素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 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

    安逸的脸确实很好看,沈卓羲不知道其他人的审美观,至少在他的眼里安逸的脸真的是好看的不得了,他怎么看都不厌,想当初他第一次看见鼎鼎大名的安逸的时候都差点呆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安逸就好像他心目中的理想化人物突然出现在了现实中,让他不得不惊讶,不得不沉沦。

    离之若素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是作者离之若素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安逸的脸确实很好看,沈卓羲不知道其他人的审美观,至少在他的眼里安逸的脸真的是好看的不得了,他怎么看都不厌,想当初他第一次看见鼎鼎大名的安逸的时候都差点呆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安逸就好像他心目中的理想化人物突然出现在了现实中,让他不得不惊讶,不得不沉沦。

《大叔的幸福人妇生活》 吃醋? 免费试读

突然接到苏港生的电话,邀请他去看一个太极表演。说起来也奇怪,不过是在晨练时碰到的一个同样爱好太极的老人家,居然会是苏辰高科的掌舵人。想想沈卓羲最近好像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应该是没空来给他做饭的吧,安逸爽快地答应下来。

说起来,安逸其实挺有老人缘的,温和有礼的态度,会仔细地倾听老人家的闲聊,而且爱好也完全不像一个年轻人,喜欢慢悠悠地打太极,喜欢细细地品茶,喜欢在棋盘没有硝烟的战争,如此种种,特招上了年纪的人的喜欢,觉得这孩子有懂事又乖巧。

陪着苏港生看完了表演,听说表演者是武当的内门弟子,又被他兴致勃勃地拉去和表演者过手。安逸无奈地叹气,端起太极推手的架势,一般友好的交流指导,都用太极推手,很多外行都以为推手就是不停地盘手绕圈子,其实不然,推手是一种检验太极拳架是否准确的方式。

因为是苏港生提出指导,安逸自然地摆出拆招的起手式,对方也很认真的喂招,没有一点看不起业余爱好者的意思,手一搭上,对方就知道遇到行家了,再一过招,看安逸无论什么招式都可以不丢不顶的化掉对方的那个力,丝毫不费力的样子。

借着安逸的力,跳出了圈子,“受教。”执了一个同辈的武礼之后就再不肯出手了。

安逸苦笑着摸摸鼻子,旁边的苏港生急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哇哇直叫,完全看不出刚才他们来回推了几下其中有什么玄机奥妙,问表演者又不肯解释,看安逸又是一副温和的样子。

直到在晚餐的桌子上,苏港生还是气呼呼的样子,安逸只好陪着笑,苏港生突然神色一转,“你认识沈卓羲这个人吧?”

安逸一愣,不知道苏老爷子怎么会突然提起卓羲来,却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点点头,“我为他做过一段时间投资。”

“哦, 他这人怎么样?”

安逸思考了一下,“事业有成,成熟稳重,不错的人。”嗯,外兼烧得一手好菜,干家务也很在行,从外表完全看不出,当然在床上也别有一番风情,安逸愉快地在心里加上后面的评价。

“嗯,看来小妮子眼光还是有点的。”苏港生笑呵呵地道。

“苏盈小姐?”苏老爷子就这么个宝贝孙女,安逸问道。

“还能有谁,不知怎么得就看上沈卓羲了,哎,其实我更中意你啊,怎么着?要不我下次介绍你们认识认识,我孙女可是个大美人哦。”苏港生为老不尊地笑。

安逸抿了口茅台,眼里闪过笑意,“我有正在交往的恋人。”一直知道沈卓羲应该挺有女人缘的,不过真的碰到,安逸还是觉得有点怪异,嗯,如果苏盈向他表白,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去上床呢?安逸脑子里转着些无聊的念头。

苏老爷子并不知道安逸笑是因为他孙女看上的男人就是他的情人,还以为他在笑自己推销自己孙女给他,不无可惜地道,“真可惜,什么时候分手了,一定要通知我啊。”

开车回家的路上,安逸突然有些恶劣地想,他和苏盈现在应该正在约会吧?嗯,应该叫约会吧,不知道现在打电话过去,沈卓羲会是个什么表情,想象着他手足无措慌忙跟他解释的样子笑了起来,手上也拨通了沈卓羲的电话。

“卓羲。”

“嗯。”声音听上去有点小心翼翼,不过沈卓羲在他面前说话向来如此,好似他有多可怕的样子,生怕说错什么惹他发怒,可是事实上他安逸几乎不会发怒。

“还在和苏辰高科谈?”没有任何试探,而是肯定的语气,安逸的风格,直截了当。

“刚谈完了。”沈卓羲好像也不意外安逸会知道。

“那和苏盈的晚餐如何?”安逸突然带点恶劣地笑着问道,暗想,不会真的正在晚餐吧,如果真的是的话,电话那头沈卓羲一定是吃惊的样子,不过他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不爽呢,因为沈卓羲正在和女人约会?可是以前沈卓羲也和女人约会过啊,甚至上床,他都没觉得有什么,安逸思考着这个问题,却继续用轻快的声音接着问,“我打扰到你们了?”

“怎么会。”沈卓羲急忙否认,嗯,果然真的在一起晚餐啊。

“那没事了,你们继续吧,祝你们合作愉快。”心烦起来,声音却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越发地充满笑意。

以他对沈卓羲的了解,今天晚上他绝对会上门和他解释这件事情,即便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他就是这样,不想让他对他生产任何一点点误会。安逸苦恼地支着下巴想,为什么呢?如果有人误会自己,自己肯定不会多作解释,误会就误会吧。就因为他喜欢自己么?换了一个手撑着,继续苦恼,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肯定会有不一样的想法啊,就因为喜欢,于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么?那今天他会突然对沈卓羲和女人约会不爽,也是因为喜欢咯?这么说他应该是喜欢沈卓羲的吧,虽然把沈卓羲当情人,两个人之间他也一直会温柔待他,却没有觉得自己是喜欢他的。这个男人突然地闯入他的生活,第一次让他知道了喜欢一个人原来是可以到这种程度的,为对方做任何能让他高兴的事,放下自己的尊严,委曲求全。

沈卓羲果然来了,不过却莫名其妙的把他以前送给他的一块表还给自己,看到表上标署着自己的名字,安逸突然明白一种叫做占有欲的情绪,为什么当初会把这个表送给他,就像是打上一个记号吧,标明他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是的,沈卓羲是属于他安逸的,他深深得爱着自己,甚至愿意捧上自己毫无防御的心摆在他的面前,无论他对他做什么事情,他都无怨无悔。

原来自己也是可以拥有如此强烈的情绪的,安逸笑,可是这种占有欲似乎并不坏,把这个比他强壮的男人压在门板上,一如既往地不会反抗,任他予取予求。深深地占有他,从来不会有太大起伏的心井,升起一种满足感,是的,这个优秀的男人从心到身体都是属于他的,被他所占有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男人有了一种名为喜欢的心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占有他,彻底地占有他。

搂着已经被一夜激烈的情事折腾得陷入沉睡的人,安逸笑着翻身压在熟睡的人身上,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这个成熟的男人,似乎被他身体的重量压到,不适地扭了扭身体,却逃不开,于是手脚并用得缠上来,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又继续安睡。安逸忍不住笑出来,发现眼前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居然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