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榆木防尘免费 榆木防尘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少妇的悲哀 少妇的悲哀

    美美的妈妈爱珠今年28岁,长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配上大大的眼睛,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修长的身材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爱珠的老公名叫王文忠是一名军人,由于职业原因长年不在家中,一切事务只能交给爱珠打理。  爱珠是一名瑜伽教练,美丽的脸庞,丰满苗条的身材吸引了大批异性来她这里学习瑜伽。当然那些男人真是爲了学习瑜伽还是另有目的那就不知道了。

    榆木防尘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少妇的悲哀》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少妇的悲哀》,是作者榆木防尘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美美的妈妈爱珠今年28岁,长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配上大大的眼睛,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修长的身材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爱珠的老公名叫王文忠是一名军人,由于职业原因长年不在家中,一切事务只能交给爱珠打理。  爱珠是一名瑜伽教练,美丽的脸庞,丰满苗条的身材吸引了大批异性来她这里学习瑜伽。当然那些男人真是爲了学习瑜伽还是另有目的那就不知道了。

《少妇的悲哀》 第四十八章 免费试读

“套子在哪里?”走进房间孙伟将爱珠扔到了床上就开始着急的寻找着避孕套。

爱珠爬下床湿润的眼眸哀怨的看着一眼男孩“你先上床吧,我去拿”然后便走向桌前拿着自己的皮包,爱珠时不时的撇一撇悠闲的趟床上的孙伟,粗大的肉棒高高挺立着,大的有些吓人。爱珠从包里焦急的翻着,前段时间她可是很有心的买了一瓶防狼喷剂啊。她翻了翻从包里拿出一瓶喷剂趁着孙伟不注意对准了他。

“啊……”孙伟大叫一声,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鼻而来,瞬间他感受到自己的眼睛因强烈的刺激无法睁开,嗓子里一股辛辣刺鼻的味道让她无法呼吸。看着孙伟痛苦的在床上打着滚直至摔在地上,爱珠仍不罢休,丰腴的胴体紧张的走上前,胸前的巨乳颤悠悠的晃动着再次用手中的防狼喷剂猛地向孙伟喷去。

“啊……不要再喷了,受不了了,爱珠姐我错了,饶了我吧!啊……”孙伟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刺激性的喷剂让孙伟眼泪鼻涕直流。

“臭小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小小年纪思想这么龌龊看错你了!”

“对不起,爱珠姐,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是我色迷心窍,我真的很爱你,我真的太嫉妒那个男人了”

“哼!这些话你和警察说吧!”

“不要,爱珠姐你不能报警啊,你报警的话我一定会被抓进牢里的,我保证我以后不敢了,求求你了!”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爱珠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10.

“不要啊,爱珠姐,不要!求求你,爱珠姐我真的不敢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爸还在病床上躺着,我妈妈一个人赚钱养这个家也很辛苦,要是我真的被抓进去,我家、我家就呜呜……”孙伟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不知道是对自己流氓行为的后悔还是因为防狼喷剂的原因。

“哎……”爱珠无奈的叹息一声放下了电话,她总是这般心软“看在你妈妈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美美,我就饶了你这次,明天你给我搬出去!”

李妈买完菜回到家中,打开房门屋内的景象吓坏了她。女主人名贵的高跟鞋在沙发边倒在地上,撕裂的衬衣被抛在一边。饭桌边蓝色的短裙和地上断裂的乳罩胡乱的仍在地上,椅子上还挂着一条性感的内裤“呀,发生什么事了!”李妈惊叫一声,手中的菜篮直接扔到了地上,从厨房拿着一把菜刀向着二楼跑去。

她走进女主人的房间,小心的拿着刀推开房门。“呀,小伟你这是怎么了?”李妈看着地上痛苦啜泣的儿子将手中的刀具放下跑到了儿子身边。

“妈,我没事”孙伟的双眼早已哭肿,脸上充满了鼻涕。

重新穿好衣服爱珠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李妈。

李妈愤愤的踢了孙伟一脚“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生了你这样的儿子”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祈求爱珠的原谅。

看着老人家可怜的模样,爱珠于心不忍走上前抱起了李妈“好了,李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就不和你儿子计较了,不过明天他得搬出去,我家不欢迎他!”

“好的,一定,谢谢你了,夫人!谢谢!”见女主人不再计较儿子的罪过,李妈再次跪在地上磕头认错然后扶起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儿子走出了房间。

“你个臭小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想着打女主人的主意,让你好好读书!书读好了什么女人没有,你就是不听!”

“妈,我眼睛难受!”孙伟带着哭腔对着李妈说着。

“先下楼,妈妈给你洗洗,这女人怎么这么狠,哎呦,我的宝贝哎”看着儿子这般模样李妈心中十分心疼。

睡床上,爱珠穿着一套粉色系的镂空睡裙躺在床上,薄薄的布料让爱珠圆润嫩白的大白兔大部分的裸露在外,雪白一片十分诱人,高耸的胸脯前那两个殷红的葡萄在那一片洁白中可爱至极。爱珠拨打起丈夫的电话,因为今天事情太多了还没来得及和丈夫通电话,她要和丈夫好好说一说孙伟的问题。

“嘟嘟……”电话没人接听“奇怪文忠在干什么?还在忙吗”丈夫已经好几天没和自己通话。

“再忙也要给人家一个信息啊”爱珠委屈的说着,放下手中的电话。

突然电话接通了,让爱珠一阵心喜“老公,喂……老公?”电话里无人回答,但传来的声音却让爱珠脸色苍白。

“嗯……嗯……宝贝,再快点!哦……我厉害吧!”

“厉害!哦,顶到了,文忠你好棒!”一声声不堪入耳的淫叫声和男女交合的声让爱珠美丽的双眼顷刻间溢满了眼泪。之前在家里就夜不归宿,现在竟然在单位和别的女人。愤怒、屈辱、忧伤、不敢、无助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分别前的我甜言蜜语都是假的!爱珠一直知道丈夫在外面应该有别的女人,可因为当时自己失身与朱大壮,她选择忍让,她一直骗自己是自己想多了,可今天的电话让她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

“呜呜……就算你要在外面偷人也别让我知道啊!”爱珠蜷缩着身子痛哭着“老天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只想让日子过得好一点!”豆大的泪珠不断地滴落着,她辛辛苦苦为这个家奔波努力的挣钱还房贷车贷,一个人抚养女儿,多年来长期独守空房,到头来却换来了男人的背叛。

“王文忠既然你这样不顾夫妻情分,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你就不要怪我,从今往后,我不会再为这个家做无谓的牺牲了,我要为自己而活!”爱珠愤怒的说着,拿起手中的电话打给了吴志远。

遥远的云南边防,狭小的木床上,王文忠和柳淑怡赤裸着身子交织在一起,女人修长结实的大腿紧紧的缠在男人的腰间“嗯……嗯……啊……”男人黝黑雄壮的身子死死的压在女人丰满诱人的肉体上尽情的驰骋着,突然电话铃声打破了着旖旎的气氛。女人伸出洁白如玉的纤手拿起男人的手机看了一眼。

“是你老婆的要不要接?”柳淑怡娇媚的看着身上的男人将电话拿在了手里。

“不接!”男人冷漠的说着,然后将头埋在了女人胸前的豪乳里吮吸起来。

“哦,真香!”男人的赞美让柳淑怡得意的一笑,自从她给男人看了尹爱珠那段视频后,王文忠就再也没联系过她了。她玉手轻轻的按下接听键然后将手机放到了床边的床头柜上。

课堂上孙伟脑海里都是尹爱珠和男人做爱的场景,自己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女神竟然只是别人胯下的一条母狗,孙伟十分的难受。昨天他原本就能插进去女人的身体里,可他竟傻傻的被女人给骗了!昨晚他灰溜溜的搬到了学校附近一家公寓房里,房子是张全民给他找的,条件十分不错,张全民是富家子弟根本不在意这点小钱,所以也没收孙伟多少房租。强奸未果的他哪里有心思听课,尹雅丹看着孙伟发呆还时不时的用手推一推他,让孙伟心里更加的厌烦。

“孙伟站起来!整天就知道发呆”班主任杨慧芳从窗外大吼一声,看着窗外带着愠怒的娇容,孙伟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站了起来。

“妈的,管的真宽,又不是你的课”孙伟小声嘀咕着。

“你嘴里嘀咕什么呢!给我出来”看着孙伟不服管教的样子杨慧芳十分生气,把他叫到走廊大骂一顿。

“整体就知道发呆,看看你现在成绩!都倒数了,你对得起在城市里打工供你上学的母亲吗!”

“和你谈了多少次了,就是没用,老师都是为你好,为什么就是不听呢!前几天还和XX打架,和汪明几个坏学生一起欺负隔壁班的女生,咱们班这么多好学生你非要和他们几个人混在一块!”

“张全民家有的是钱,就算考不上大学他爸的钱也够给他花一辈子,你呢?!考不上大学去要饭!?”

学生的不争气让杨慧芳十分的生气,白嫩的脸蛋气的通红,丰满的酥胸因激动也微微的颤动着。

严厉的批评让孙伟内心的怒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就是因为我是农村的,就是因为我穷所以你们都能欺负我,都能数落我!等着吧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到时候要你们好看!”他发誓要努力的赚钱,他要成为一个有钱人,然后拿着钱让她们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们最后一个个的和一条母狗般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他想起了汪明那晚在酒吧里对自己说过的话。

腰部的酸痛感让吴志远醒了过来,他侧着身子看了眼身边娇媚动人的佳人,白皙秀美的脸蛋吹弹可破的玉肌、嫩白如玉的肩颈、微微隆起在被单下半掩着的酥胸。“妈的!迟早有天被你榨干!”昨天接到少妇的电话,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来到了少妇的家中,爱珠的主动吓坏了他,少妇竟主动的扑倒自己,为他宽衣解带带上避孕套,丰腴结实的大腿主动的缠上了自己的腰肢和自己交娉。在自己完事后少妇还主动的和自己口交让自己再次硬挺起来,他是第一次被少妇折腾的够呛主动霸占,不然他真的要精尽人亡了。

他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把沉睡的美人揽入怀中亲上一口。“真是个小骚货,哎!身体上了年纪没办法”浑身的酸痛让吴志远有些泄气,他多么向和少妇多云雨一番,不再年轻的他已经感受到了力不从心了。

“要是我年轻个十岁,我非把她操的下不来床!”吴志远赌气的想着。

“嗯……”男人轻柔的动作惊醒了爱珠,美人轻哼一声,睁开了朦胧的睡眼。看着男人的面庞,爱珠不惊不喜很是淡然。

“几点了”

“七点半”

“啊……要迟到了”爱珠伏起身子,被单滑落,雪白剔透的身子完全暴露在男人的视野下,饱满的胸部上那对粉嫩挺翘的樱桃子雪峰间分外的妖娆。男人的呼吸又炽热起来,冰冷的小腹又燃起了一阵热火,无奈自己的下体仍软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反应。

男人有些懊恼,只得看着爱珠起身下床扭动着肥大的玉跨向衣柜走去,少妇白璧无瑕的美背和那S 型玲珑曼妙的身段看的吴志远十分享受。

爱珠当着男人的面穿着衣服,一点也没觉得尴尬,“还不起床,不上班吗?”

“不想起,好累啊……被你榨干了”吴志远坏坏的笑道。

“去死,是你自己好色!”爱珠的脸羞红一片。

“昨晚是谁色了?”

“好啦,赶紧起床,送我上班啦”爱珠走到男人身边将赤裸的男人从床上拖了起来,玉手坏坏的在男人耷拉下来的阴囊上弹了一下。

“小浪蹄子!”吴志远一把将爱珠揽入怀里大手伸进爱珠的乳罩里用力的揉捏起开。

“嗯……啊……不要!”男人的把玩让爱珠酥痒难耐。

打闹了一阵爱珠推开男人“好啦好啦,要去上班了!”

“不去,不行?”

“不去你养我啊?”

“你现在工资多少?”

“大概三万多吧!”

“够用吗?”

“原本还好啦,上次和银行借了钱,还要还房贷车贷,钱哪里够用,都没钱买化妆品了”爱珠语气里有一丝的委屈。

“呵呵……后天的宴会我带你介绍几个老总认识认识,看他们能不能给你介绍份好的工作”

“真的?靠不靠谱?那些人会给我介绍吗?”爱珠依偎在男人怀里心喜的问道。

“你长这么漂亮可人,人家老总一定喜欢你这样的下属的。相信我,那天打扮的性感些,我不会骗你的”男人宠溺的在爱珠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

爱珠侧过身子,玉指轻轻的点了点男人的鼻尖,“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坏心思”爱珠调笑着男人。

“爱珠,你身材真是好啊,怎么保持了,我家的生完孩子身子就走样了”

“秘密……”

“你多高?”

“167 啊”

“多重?”

“嗯……之前是99斤,现在嘛……”爱珠不好意思,连她自己都知道最近胖了些许“问这个干嘛,查户口啊”

“没有,就是想了解了解你下嘛,你三围多少?”

“你这是问的什么问题啊!”爱珠娇羞的推开男人。

“问下嘛,告诉我下”

“哎呀人家也不知道啦……”

“我帮你测下,有没有米尺”两人在房间里折腾了好一番才下楼吃早餐。

吃完早餐,吴志远驾着车送爱珠来到了公司前。

“中午我来接你”

“嗯!”爱珠解开安全带微笑着向男人道别,然后扭动着丰腴的翘臀向公司走去。看着少妇婀娜的背影,吴志远脸上挂起一丝狡黠的微笑。

中午吴志远开着车接爱珠下班,两人在一家别致的海洋餐厅共进午餐。男人在前台殷勤的挑着海鲜,看着男人忙碌的身影,爱珠陷入了沉思。她不知道该不该和男人这般纠缠下去,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和丈夫之间的矛盾“难道就这样一直不清不楚的下去?”“算了,也是他先出轨的!谁让他他去找别的女人!现在需要他在经济上支持我”

就在爱珠思考如何处理复杂的男女关系时,一股粗暴的力量仿佛要将她的胳膊扯断,她吃痛的看了一眼拉扯自己的男人,素白的俏脸一下子惊容满面,那是一张让爱珠恐惧一辈子的脸。狰狞丑陋的面庞让爱珠忘记了呼救。

“你、你要干嘛!啊……”爱珠娇呼一声,但因不想让人们看出自己窘迫,她的声音出奇的小,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男人之间的不堪。

“当然是想和太太叙叙旧了,这么多天没见面了真是想死你了太太!”

“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了!”

“呵呵,你叫啊,只要你敢叫,我就当这么多人的面把你的衣服撕烂!”

“你!”她已经被朱大壮调教怕了,男人的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还有严重的包里倾向让爱珠害怕到了极点,她任凭男人拉扯着自己,美丽的眼眸闪着恐惧看着附近的路人。人们看着形貌气质相差巨大的两人拉扯在一块虽然有些好奇,但都看了看少妇美艳的脸庞和婀娜曼妙的身材后便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点完餐的吴志远兴高采烈的回到坐前“人呢?”自己的佳人就这么不翼而飞了?他环顾四周拨打起爱珠的电话,餐桌的皮包里传来一阵铃声。“爱珠没带手机难道去洗手间了?”

“服务员,你有没有看到刚才坐这里的女士?”

“先生,刚才有一个男人拉着这位女士出去了”

“什么,是不是一个农村大汉,个子很矮?”

“是的”服务员的回答让吴志远心头一惊。

“往哪里走了?”

“这边”吴志远着急的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奔跑起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停车场里,爱珠直接被朱大壮推倒在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上。

“妈的,臭婊子,老子被你害的好苦啊!先给我进去,回去好好的和你算算账!”朱大壮打开车门将爱珠往车里推着。

“不要,你干嘛,我不要和你走,你再这样,我真的叫了!”爱珠玉手死死的推着车门抵御着男人霸道的力道。

“啪……”“啊……”爱珠一声惨叫,朱大壮扯着爱珠的秀发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妈的,欠操!”少妇的抗拒激起了朱大壮的怒意,两巴掌直接将爱珠扇倒在了地上。

“呜呜……”爱珠吃痛在瘫倒在地上哭了起来,银色的高跟鞋直接飞向了远处,赤裸的小脚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在爱珠洁白柔软的脚丫上可爱至极。

“妈的,不打你是不行,就是欠调教!”朱大壮扯着爱珠的秀发将她往车里拉。

“不要,有没有人,救命,有没有人!呜呜……”爱珠哭喊着求救着,但因为对男人的恐惧声音并不是太大。

“啊……”柔软的小腹又遭到了一记重拳,疼的爱珠脸上煞白,完全瘫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我让你叫,我打死你,等会回去让你在床上叫个够!臭婊子”朱大壮一把将爱珠推倒在了面包车的车厢内,然后握住仍在挂在车外少妇那素白的小腿肚将其推了进去。

刚欲关上车门,只听出口外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你在干嘛!放开她!你个杂碎!”吴志远喘着粗气,肥胖的脸涨的通红。

朱大壮眉头一皱,赶紧关上车门,走上驾驶室准备驾车离去,却被发疯般的男人硬生生的从驾驶室里拖了出来。“啊……你是谁,你要干嘛!”

“我特码的要干你!你还敢来骚扰爱珠!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你拉着我干嘛,放手!我是她丈夫,我带她回家”两人扯抱在一起激烈的争执起来。

“乡巴佬,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臭样!你配吗!他老公我不知道吗!你这是强奸!”

“放屁,她是自愿给我操你!她没钱赔我,自己主动给我肉偿。”

“我替她还!”

“谁要你的钱,我就要操他”

“那你就去死吧!”吴志远恶狠狠的一拳直接打在了朱大壮的脸上。

“啊……操!”朱大壮也怒了直接站起身子,朱大壮看着愠怒的男人,色欲当头的他并未有丝毫的害怕而是头猛的向吴志远的腹部顶去。

剧烈的撞击让吴志远疼痛不已,紧紧的抱住朱大壮的头部扭打在一起,像是两头雄狮在争夺交配权一般。吴志远抱住朱大壮的头部肘子不断的击打着朱大壮的背部。剧烈的疼痛让朱大壮像发了疯的狗般死死的咬住吴志远腰部。

爱珠从车厢里坐起身来,把腰间的裙摆放下,走下车不断的啜泣着站在原地惊恐的看着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

“啊……他妈的狗日的!”疼痛让吴志远抬起膝盖狠狠的对朱大壮的腹部就是一下,然后一脚再次把踹开了朱大壮。

朱大壮吃痛的从地上爬起,身强力壮的他不甘被这样打倒,饿虎扑食般向吴志远扑了上去,肥胖的吴志远一下子没有站稳,直接被扑倒在地,朱大壮骑在吴志远身上,一拳一拳的击打着吴志远的头部。

“呜呜……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不要!会死人的”爱珠站在一边哭泣着,看着朱大壮发疯般的击打,她害怕极了,生怕吴志远被打死。

“爱珠,快报警!”吴志远艰难的捂着脸抵御着男人的进攻,吃力的喊着爱珠。

“哦……”爱珠被吓坏了,傻傻的应了一声,寻找着手机惊慌失措的她根本不记得她没有带手机出来。

“臭婊子你要是敢报警,你看我不打死你!”朱大壮愤愤的站起身子想要向爱珠扑去。

爱珠下来一条,娇柔的身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呜呜……不要过来,呜呜……”

吴志远艰难的爬起身子从身后抱住了朱大壮“赶紧出去叫人啊!”爱珠软瘫在地上,扶着车上艰难的爬了起来,两条纤细的玉腿笔直的不住的颤抖着。

“快去啊!”吴志远死死的抱着朱大壮,腹部不断被朱大壮的拳头一下一下的击打着,看着处在原地不动的少妇他有些着急。看着朱大壮可怖的神情爱珠两腿发软,完全无法行走,一阵热流激的一下飞洒出来将裙摆浸湿一片,顺着少妇光洁的玉腿在地上形成一摊的水渍。

“我、我动不了,腿、发软,呜呜……”爱珠无助的哭泣着。

“你上车!开车去”吴志远吃力的抱着朱大壮,鲜血不断的从他的额头上流淌着。

爱珠艰难的移到了驾驶室关上车门“啪……啪……”“开门!给我开门!”在朱大壮猛烈的攻击下,吴志远再也坚持不住瘫倒在了地上,他气愤的跑到车前,敲击着车门。

“啊……”男人疯狂的模样吓坏了爱珠,她哭泣着向着男人求饶着打开车门“大壮哥,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打我,我以后不敢了”

“哼!还知道我要打你啊!”朱大壮狠狠的扯着爱珠的秀发将爱珠拖了出来甩在地上,一记重脚直接踩在了爱珠柔软的香臀上。

“啊……”爱珠惨叫一声,身子猛地弓了起来。

“妈的,一位又找了个男人我就怕了!上次找人群殴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朱大壮低着头扯着爱珠的秀发“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巴掌。

“呜呜……不要打,不要打,大壮哥,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呜呜……”

“呵呵!是嘛,叫声老公听听”

“老公!老公!”

“说自己是母狗”

“我是母狗,我是母狗!呜呜……”男人的毒打让爱珠极度的恐惧,完全忘记了羞耻。

“哼!臭婊子,就是好久没揍你了!上车吧,回去好好的收拾你!”说着便揪起爱珠的秀发将爱珠扔回了车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