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dasegou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dasegou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

    国土资源局最近很乱,中秋奖金一直发不下来。为什么?没人敢请局长签字。财务科长被大家催促得头疼,最后只好央求局长办公室的王敏出山。这个王敏是刚进来大学生,谁都知道她是局长的禁脔,有她去撒撒娇,也许是唯一办法。

    dasegou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国土局局长的家事》,是作者dasegou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国土资源局最近很乱,中秋奖金一直发不下来。为什么?没人敢请局长签字。财务科长被大家催促得头疼,最后只好央求局长办公室的王敏出山。这个王敏是刚进来大学生,谁都知道她是局长的禁脔,有她去撒撒娇,也许是唯一办法。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 第二十集、恩怨情仇终落幕 免费试读

暴风雨过后的东海市,空气清新怡人。环卫工人和供电抢修队员们在街上忙碌着,行人们迎着凉爽的海风,陆续踏上上班的路途。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普通的夏末清晨,但是真正的暴风雨还刚刚开始。

110一早就接到匿名报警电话,说在城南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面发现有十名被绑架的伤员。等两个值班民警赶到现场,被眼前的一切弄的又震惊又好笑。震惊的是现场停了数量警车,十个男人被手铐固定在铁杆上奄奄一息。好笑的是,这十个人受的伤无一例外:阴茎被连根切掉。十根缩成了小腊肠的阴茎蘸满了灰尘,血肉模糊,就堆在受害者们跟前的位置。

经查证,受害者除了一个叫刘刚的派出所民警外,其余都是刑侦队的刑警。

平日里让人敬畏的刑警却以这种形式被侮辱,这种骇人听闻的暴行震惊了公安局局长。

医生们采取了所有措施,但是几个受害者苏醒过来后大喊要把阴茎接起来,弄得医生十分为难。医生们向受害者家属介绍,暴徒在施虐之后采取了止血措施,他们这才能活到天亮。不死已经是万幸,那些已经彻底失血、脏污的小阴茎怎么可能作为活体接回身体呢?

伤者们本来就是作威作福惯了的刑警,根本不理睬医生和家属的劝说,开始在医院大闹。这让本来十分同情他们的其他病人和家属们感到非常厌烦。无奈之下,医院领导向上级申请警力监控和心理康复指导。

这场闹剧最终在防暴队帮助下平息,医生们给狂暴的伤员注射了镇静剂,以方便下一步治疗。经过确诊,那个派出所民警刘刚受伤最重,其他人都只是被切掉了阴茎,而他是阴茎、睾丸均被切除,而且右脚踝骨粉碎性骨折无法复原,将终生残疾。

全省的外科权威大夫赶来手术,十个伤者均脱离生命危险。最终结果是:十名伤者均有不同程度的伤口感染,需进一步用激素治疗。阴茎俗称命根子,切除阴茎这事,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那人不能做爱了。其实不能做爱相对来说还是小事,最现实的问题是如何修复排尿系统。

经过全力救治,两名伤者的尿道被梳理开,以后可以通过下体残留的一个小孔、类似女性那样直接排尿。其他八名伤者则只能使用人工导管。

派出所民警刘刚醒来后,发现护士给自己的下体接上一个奇形怪状的放尿袋,他的精神再度狂暴起来。他表示一辈子带这个出门,他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并对护士小姐大打出手。

公安局局长为此伤透脑筋,不断向市委领导请示汇报。但是市委领导对于他的汇报似乎非常不耐烦,总是三言两语打发。原来市领导有其他要操心的事情:今天早上上班时间,他们都接到秘书汇报:网络上出现了不利于东海市干部的谣言。

市委书记刚听到后还有点慢条斯理,端着茶杯开始浏览秘书为他打开的一组图片,然而刚看一眼,他口里的茶水就喷到了屏幕上——画面上一个穿着情趣内衣的老女人正含着一个男人的阴茎吮吸,表情极其享受而淫荡!

后面还有一组图片,都是这女人在做各种呕心的动作,其尺度完全超过了某艳照门。

" 小刘啊,你这都什么啊?" 市委书记大怒。

秘书战战兢兢说:" 书记,您再看看这人是不是有点面熟……" " 什么面熟?

我哪见过这种人?" 市委书记怒斥,风月场上的女人,业余玩玩是可以。可在工作场合,他凭着本能就要竭力撇清的。然而当他继续浏览其他图片后,发出惊呼:" 我的天啊,真的是秦主任?" 他不敢置信地抬头问秘书,秘书点点头:" 应该是,开始我也觉得可能是恶搞PS的,但那男的我也认识……" " 男的是谁?"市委书记听他吞吞吐吐,有些不耐烦。

秘书颤着声音回答:" 那是秦主任的独生子,工商局的张伟……" " 我的乖乖!" 市委书记往椅子上一瘫。" 还有谁收到这图片没?" 秘书小心地说:" 怕是很多人都看到了,这几张图片只是一小部分,是我从网页上下的……" 市委书记呻吟了一声," 那为什么不直接给我看网页?" " 我,我怕您看了更生气……" 秘书连忙给他打开网页。

市委书记看着帖子的标题中类似东海市女干部、与亲儿子乱伦之类字眼,脑门开始冒汗。再看到帖子后面的疯狂跟帖和巨大的点击率,他简直要昏倒了。

过了几秒钟,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还不赶紧让这些网站把帖子都删掉!"秘书说:" 本地的网站都已经开始删贴了,可是外地的,尤其服务器在境外的,我们还不能……" " 混蛋,叫宣传部和外宣办的人来,一定要止住这股邪风!现在的网站啊,太没社会责任感了!" 市委书记狂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市委书记得到了十名公安干警被暴徒施虐的汇报,他只是例行公事般地对付了下。和影响整个东海干部声誉的大事比起来,几个警察的受伤算什么?谁让他们是警察了,保护人民就是要承担风险嘛。

什么?阴茎都被切掉了?切掉就切掉吧。市委书记对于十位干警的鸡巴没有多大兴趣,他现在关心的是秦岚嘴里的那根鸡巴。他对公安局长发出总结性的指示:" 没有牺牲同志就好,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只做一个要求:"全力救人!

"市委书记挂了电话,开始对着赶来的宣传部和外宣办的负责人一阵暴风骤雨。

待那两位负责人一脸无辜地离开,秘书小心地请示:" 书记,今天上午的全市经济工作协调会,您还去吗?" 会议是八点半开始,现在都九点多了。市委书记叹了口气," 我要做压轴发言的,怎么能不去呢?走吧。"等市委书记步入会场,他感到这里的气氛怪怪的。

大家的眼睛都不停地瞄向会场的同一个角落。市委书记一眼看到秦岚坐在那里,穿着灰色职业装,板着脸,和平时没有两样。

市委书记脑子里浮现了刚才看到的一张张图片,不由有点热血沸腾,同时又有点怪怪的:这个死板板的秦岚还有那样风骚入骨的一面?问题是,跟谁不好,干嘛要跟亲儿子呢?

就在这样古怪的氛围里,会议日程照常进行。市委书记脑子里开始盘算秦岚这事该由谁出面处理,怎么处理?就在他专心思考的时候,会场出现一阵哄响,原来是秦岚代表发改委发做工作汇报了,她刚上台,下面就议论纷纷,很多人手里似乎还拿着苹果手机在相互耳语。

秦岚清了几下嗓子,有点不满地瞪了一眼台下,开始对着讲话稿发言。

问题是不管她说的是什么,下面的嗡嗡声越来越响,加上那些盯着她的目光都那么古怪。秦岚终于有点忍无可忍," 大家静一下好不好,这是全市大会,就不能严肃一点吗?" " 哈哈!" 秦岚不说还好,她一提到" 严肃" ,台下有些不够老练的干部尤其是女干部顿时哄笑起来。这阵哄笑很快就带动了其他人,很多强忍着的干部们也纷纷大笑起来。

市委书记看着秦岚那茫然、愤怒的神情,其实也想笑。但是他终究是市里的一把手,猛地拍着桌子:" 笑什么啊?秦岚同志说的对,这毕竟是开会啊!" 秦岚见书记撑腰,这才精神一点,拿起讲话稿就要继续,谁知道市委书记接下来就对她说:" 秦主任,你身体不舒服,先到办公室休息一会,等下组织上会去看你。

" 秦岚咬紧嘴唇,以她的政治敏感性不可能察觉不到事态的严重。

她点点头,失落地回到位置,拿起包走出会议室,身后又爆发出一阵哄笑。

" 笑什么?继续开会!" 市委书记在训斥。

秦岚头重脚轻地走向市委三楼的办公室,刚到楼道里,她就发现办公室里很多年轻人都挤在一个电脑边兴奋地议论什么。秦岚刚要训斥他们几句,有人看到了秦岚,连忙拉了拉同事。

五六个年轻的姑娘小伙并排站在桌子前,尴尬地看着秦岚。

秦岚顿时感到不对劲," 让开!" " 秦主任……" " 让开啊!" 秦岚上前推开人群,一眼看到桌上的电脑屏幕上有一张放大的图片:一个衣着性感的老女人正扒开自己的下体,坐在一个瘦弱男人的身上交欢……

秦岚手里的提包坠落,碰到了鼠标。画面滚动," 乱伦""无耻" 之类的醒目字眼窜入眼帘。

她脸色比尸体还白,茫然地走出房间,围观的年轻手下们赶忙让开一条通道。

秦岚现在终于明白刚才会议室里是怎么回事了,岂止是那些人,就连楼下的保安看自己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 李曼,我要你不得好死!" 秦岚在心里怒吼着。

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开车回到家里,开始打电话。她给所有能托付的门路下命令," 多少钱都可以,只要在上午之前帮我把那个贱人找出来!越快越好!"不过,中午反馈过来的消息都是一样的,找不到李曼。

这个结果,秦岚当然不意外。昨晚李曼主动到自己面前示威,肯定已经做好了躲起来的准备。自己在千人大会上,在所有部门的同事和竞争对手面前受羞辱,自己一辈子得到的认可尊重全部都成了笑话。难怪张大力没有参加今天的会议,他肯定已经知道消息了,他不好意思出席。只有我,只有我厚着脸皮还跑到台上发言……

只这几个小时,秦岚老了,脸上多了几道皱纹,捂着脸的手也苍白了。生平第一次,她感到绝望。她知道就算自己找李曼一辈子都未必找得到了。李曼已经彻底毁掉了她的一切。那个小妮子会躲在暗处看着自己在羞耻中老去。

也许,李曼时不时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但那是以一个胜利者居高临下的姿态出现。昨晚回家之后,秦岚设想的重重折磨李曼的计划,现在看起来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她的余生只剩下残疾的儿子和无尽的羞辱。

" 不,我不会遂你的愿的,贱人。" 这是秦岚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地方。

她重新拿起电话," 不用找李曼了,我给两万现金,帮我找两个开酒吧的小伙子,就说岚姐叫他们有事……找到之后,把他们带到伊甸园宾馆518房间,我在房间等……钱我当面给你。" 另外那个手机一直在疯狂地响着,是来自市委机关的电话。她按掉了,看了看,还是没有张大力的电话进来。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就算我无耻,就算我丢了你的人,我总还给你生了儿子,和你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你呢?对我这样子不闻不问,形同陌路!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呢?毁了儿子,害了孙子,荒淫无耻不要脸。而且,说到底,这一切的罪魁李曼还不都是你引来的吗?秦岚差点委屈地哭起来。她忍住了,她不要为张大力哭。

秦岚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没多少需要准备的东西。她收拾了一个小包,下楼走向自己的车。

阿勇起床没多久,昨晚狂欢了通宵。这会,他正拖着阿伟起床一起看电脑呢," 哇!真的啊,阿文这小子没骗我们!真的有东海版的艳照门耶!靠,帖子被删除!再开一个!这个有了……" 阿勇的声音定住了,一边的阿伟也瞪大了眼睛。

" 这,这不是岚姐吗?" 阿勇好半天才发出声音。

阿伟的心砰砰直跳,他不像阿勇那么意外。毕竟摄像头是他亲手安装的,他应该能想到会有这天。但是这天终于来到的时候,他还是紧张得心都要蹦出来了。

回过神来的阿勇疯狂地点击各个帖子,最后长出一口气,开始唠叨起来:"还好没有我们在里面!乖乖,跟自己的亲儿子也玩!就是没想到,岚姐居然是这么大个官啊!不过,第一眼看到那男人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呢,蛮像的呀……" 阿伟没做声,他盯着艳照门的男主角在看。

确实是和自己很像。难道这就是她总是叫自己儿子的原因吗?帖子里也说了,她儿子叫张伟,名字都和自己差不多……

一种怪怪的感觉滑过阿伟心底,他掏出电话,找到苏燕的号码,走到客厅里去打电话。这时门被敲响了,阿伟打开门。两个陌生男人站在那,一个高瘦,一个矮胖。" 嗯?请问阿勇和阿伟是住在这吧?" " 你们是什么人?" 阿伟没直接回答。

阿勇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 你们就是阿勇和阿伟吧?岚姐找你们有事,让我们来接你们。" 阿勇有点好奇," 岚姐?这会她还有心情找我们啊?" 阿伟的反应却不同,一个箭步就从两个男人身边溜出去。其中那个高瘦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虽然瘦,可是他的手像是老虎钳一样有力。阿伟嗷一声叫,停下脚步。

阿勇这下也觉出不对来了,但另外那个矮胖男人上前搂住了他的肩膀," 哎呀,朋友,何必这样紧张嘛?你们和岚姐也是老熟人了吧,可能她想拜托你们办点事吧。" 阿勇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两个男人看上去不是一般人,气场非常压人。

无奈之下,阿勇和阿伟被那两人押送到了楼下。楼下已经有辆车停在那里,司机戴着墨镜,也不像个良善之辈。车子径直开到了阿勇和阿伟熟悉的伊甸园宾馆。

阿勇倒还好,就是有点莫名其妙。阿伟这会已经吓得双腿发软,高瘦男人把他带下车的时候,他差点摔跤。瘦子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拉起来。阿伟喃喃说:" 放开我,要不我喊人报警了!" " 嗯?这样啊?" 瘦子的另外一只手一动,阿伟感到腰眼那里一阵冰凉。

" 你,你要干嘛?" 阿伟吓坏了。

" 我们没什么,就是把你们带到岚姐的房间,剩下的你们玩什么名堂是你们的事,我们兄弟马上就走。但是在此之前,你要是敢搞花样,就别怪我不客气。

" 瘦子手上的刀又一次轻轻顶到了阿伟的肌肤上。

阿伟只有无奈地点头。

518房间里很快就有了一场奇特的交接仪式。

秦岚还穿着职业装,满脸冷酷地看着阿勇和阿伟被押送进房间。她对那两个押送人说:" 帮我把他们绑起来。" " 绑人?哎呀,这种非法的事情,我们可不做……" 胖子嬉皮笑脸说。

" 五万现金。" 秦岚丢出一大沓钱。

" 成交,不过这是另算的,开始两万呢?" 胖子贼笑。

秦岚更觉得搞笑,这会子没有比钱更没用的东西了,她要这些废纸干什么?

她丢出两万块钱," 动手吧。" 阿勇和阿伟似乎才回过魂,转身就跑。那一胖一瘦两人分别制住他们,拿着房间里的床单熟练地将他们捆住。

完事之后,瘦子和胖子冲秦岚一鞠躬," 下次有事继续吩咐啊。" " 嗯。"秦岚冷笑。哪里会有下次?

等那两人的脚步声消失了,秦岚笑眯眯转过头看着两个年轻人。

" 你们干的好事吧?嗯?" 阿勇愣了一下才明白秦岚说的什么," 岚姐,冤枉啊,不关我们事啊!" " 少来糊弄老娘!不是你们还有谁?最近就没其他人来过!" 秦岚甩手就给了阿勇和阿伟各自一个耳光大赏。

阿勇继续喊冤,阿伟则瑟瑟发抖。秦岚见他好对付一点,伸手扶起他的下巴," 阿伟,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告诉我摄像头在哪里?其实我自己也找得到不是吗?这是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 阿伟颤着声音说:" 在……在卧室电视桌顶上的灯柱后面,床头也有一个……" " 嗯嗯,这就对了嘛。" 秦岚冷笑。她对找出摄像头根本没兴趣,刻意去找的话肯定不难。她只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阿勇和阿伟捣鬼。

阿勇是唯一感到意外的人," 阿伟,你,你……" 在秦岚看来,这是阿勇对阿伟的快速招认感到懊恼,她抬脚踢在阿勇脸上,嘶吼道:" 你个小白脸,我给你的钱会少吗?你拿了那贱货多少钱来消遣老娘!你说啊!"518房间发出一阵喧闹。服务员路过时皱了皱眉头,不过在伊甸园宾馆这也算是家常便饭。3P甚至多P都是正常的,性虐什么的只要不出人命也是正常的。

收拾房间时经常发现滴蜡之类的,但是客人没投诉没报警不就行了?

不过问客人的私事是伊甸园的基本准则。

十分钟后,秦岚走出房间。她直接开车去了疗养院。张伟坐在轮椅上,空洞的眼睛看着她。秦岚抱着他的脸,心里一阵绞痛," 可怜的孩子。" 她不顾医生护士的反对,把张伟抱到车上,接到了宾馆。抱着张伟进房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但是秦岚扛下来了。

秦岚花了一个小时打扮,换上了最性感的衣服。浓妆艳抹的她趴在儿子两腿之间,吮着儿子软软的生殖器。

张伟的眼神仍然空空如也,但是下体渐渐有了反应。秦岚笑着骑在儿子身上,和儿子说着情话,剃头挑子一头热地激烈做爱。

张伟没有回应,只在射精的时候口中发出含糊的叫声,就像困兽一般。

当天下午五点,张大力接到了民警的电话。

他赶到了伊甸园宾馆。面前是两具尸体,分别是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他轻轻撩开床单一角,看到秦岚身上性感的奇装异服,连忙又把床单放下。

如果不是宾馆老板发现艳照门的照片背景就是自己的宾馆,不会有服务员打扰518的客人,那样可能要到明天中午才会发现尸体。

老太婆终究没有放过儿子啊。张大力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觉得意外,也没有太多悲伤。不管是名誉扫地的秦岚还是精神失常的张伟,或许这是他们最好的解脱。

那他自己呢?他的解脱在哪里?

早上张大力也是在办公室准备去市委开会之前才知道" 母子乱伦" 艳照的事情。他当时就赶紧逃回家去了。这件事他同样非常震惊,他没想到秦岚会和儿子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平复心情后,他也想过要去找秦岚,可是他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现在秦岚和儿子搂在一起死了。初步确定是服用安眠药过多。张大力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在这个世界上,他什么都没有了。老婆,儿子,孙子。金钱和权势,他还是有的,比一般人都要多得多。可这些现在看起来多么没用,多么可笑。

李曼,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当年始乱终弃,玩弄了当妈妈的,现在又和当女儿的鬼混,却没有了当年的逍遥自在。

他脚步踉跄,突然想到自己还有唯一的亲人,那个小混混一样的私生子。只剩这么个绝品了。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 张先生,这边还有两具尸体,请您辨认下……" 有个民警走过来。

" 还有?" 张大力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李曼?他的心一阵收紧。他不知道该不该盼着这个女人死得惨一点。

然后,他被带到盥洗室,只见浴缸里躺着两个男人,身上血迹斑斑。

其中一个男人身材高大,扑在那里。另外一个头靠在浴缸边沿,正好呈现抬头看着张大力的姿势。

死者的眼睛没有合拢,似乎在瞪着张大力。

真像张伟啊。张大力麻木地想。他就这样心痛到没有知觉。

自己最后一个亲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他好好说一句话的儿子。只有一次莫名其妙的见面。

现在他也死了。原来这个儿子也和秦岚有一腿。

这是报应吗?自己有过三个儿子,全部死在秦岚的手里。

第一个儿子被秦岚害死而自己事后袖手旁观之后,命运就注定了要给他这样的诅咒?

那也没必要让两个儿子都陪着我老婆做爱啊。

这也太搞笑了吧?

于是,张大力仰头大笑起来," 啊哈哈哈!" 在笑声中,他一头倒在了地上,正好躺在私生子于小伟的眼皮底下。

大约半个月之后,东海的政治生活重新恢复平静。关于国土局局长张大力的家事,官方的说法是这样的:发改委副主任秦岚生活作风严重腐化,单位领导和丈夫多次劝告无效,最后畏罪自杀;市工商局直属分局副局长张伟因意外事故摔伤,不治身亡。

张大力的死是最风光的,他被认为是积劳成疾,突发脑溢血死在出外视察工作的半路上。东海市领导给他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他唯一的财产继承人、儿媳妇李曼并没有出席追悼会。

另外一件大事则相对神秘一些。刘刚等十名干警在城南某仓库里被黑社会分子蓄意报复、残忍虐待。国土局局长的家事告一段落后,领导开始关注此事,要求全力侦破。于是,东海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黑行动。比较尴尬的是,这次打黑行动不但没有揪出凶手,反倒发现被残害的十名干警都和这些黑社会组织过从甚密。

不久之后,十名曾经在警队风光一时的干警在得到一笔丰厚的政府抚恤金之后办理了病退。以他们的身体状况确实无法再胜任工作。很难想象,一个天天挂着尿袋、随时可能尿失禁的刑警怎么抓捕犯人,就是做内勤只怕都会严重损坏公安威武严肃的形象。

出于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理由,十个受害者没有吐露出凶手的任何信息。有人说自己没看清,有人说对方戴了头套。有说凶手是几十个的,也有说是十几个的。

然后,也没人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们会同时出现在那座废旧仓库里。如果说是被挟持吧,怎么可能好些辆警车都被挟持了?这些自相矛盾的东西实在无法说清。

所以警方不愿意再深挖下去,生怕越挖越不堪入目。

等他们各自回家休息之后,其中有几个开始还有报仇的野心,但是他们很快发现与高璐和她的家人已经消失了。再过一阵,刘刚打听到高璐移民加拿大了。

他开始坐着轮椅、挂着尿袋吸毒,在毒品中过瘾。

他的那些伙伴也大多成了瘾君子。最后或者自杀,或者死于过量吸毒,或者继续苟活。已经没有人再关心他们的命运了。

风光一时、一家三官僚的国土局局长张大力家尚且烟消云散,何况这些个穿着制服的流氓呢?

生活还要继续,官场依然热闹。由李曼掀起的这场轩然大波,事后看来,也不过是一颗偶然打破池塘平静的小石子而已。正如同昔日闹热的伊甸园宾馆虽然被勒令停业了,但是很多新的伊甸园又会崛起。

聪明的李曼,深爱着她的楚枫桥,被她伤害了身体和灵魂每个角落的高璐。

他们在东海这座繁华的都市里留下过自己的足迹,有过或美丽或无奈的邂逅,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

看过这个故事的你,对于他们也会有自己的看法,或许还会有自己的偏爱和厌恶。但是不论如何,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尽管这轨迹未必是他们自己能够完全掌握的。

尾声位于一个大都市郊外的孤儿村。这里的孩子都是被父母遗弃的,身上有各种残疾,很多一直都在治疗。如果不是被孤儿村接纳,他们幼小的生命早就结束。

但是尚未走进社会的他们还感觉不到成人世界的偏见,在这里只有阳光和笑声。

两个健全孩子也跟他们在一块玩儿,一男一女,都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男孩眉清目秀,有点酷酷的,在教一个只有脚、没有手的胖男孩玩游戏机,那胖男孩用脚趾头按着按键,学得很快,兴奋得大呼小叫。女孩子盘着漂亮的发辫,长睫毛、大眼睛,活像画里的天使。可她偏偏精力充沛得像装了新电池的电动玩具,正在指挥一大伙男孩女孩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孤儿村的村长,一个好脾气的胖胖的中年妇女正在接待一对年轻的夫妻。

" 真的要谢谢你们,你们不但捐了那么多钱,还带孩子来玩。这里的孩子接触外面的世界比较少,最喜欢交新朋友了。" 村长表示由衷的感激。

这对夫妻正是从国外回来的高璐和楚枫桥。高璐不好意思地说:" 村长,您太客气了,我们哪里捐了什么钱嘛?倒是我们在报纸上看过您的介绍,您一年年守着这些孩子,太伟大了。" 村长微笑了," 一听说你们是从加拿大来的,我就猜到那个给我们捐了巨资的神秘帐号就是你们的。" " 老公,是我们的吗?" 高璐眨着眼睛问丈夫。

楚枫桥默契地做出困惑的样子," 不会吧?" 村长笑了,大家一起笑起来。

他们走到幼龄活动室外,高璐往里面刚看了一眼就惊呼:" 老公啊,妞妞不会把这里给拆掉吧?" 那个天使般的小女孩正带领一群男孩子满屋子乱串乱爬,俨然一副孩子头的模样。楚枫桥倒是很镇定," 她反正是走到哪、拆到哪的。" " 还得意哪?就是你宠坏她了啊!" 高璐抱怨。

" 宝宝非常可爱啊,我们最喜欢看到孩子们这样开心了。" 村长赶忙做和事佬。

村长这么实诚地劝架,倒是搞得高璐不好意思了。其实结婚这么多年,夫妻俩根本就没真的红过脸,高璐就是喜欢跟丈夫撒娇而已。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璐身上的女人气质越来越浓郁,黏着楚枫桥的时候却越来越像个小孩子。加上她的面色姣好、身材窈窕,只怕女儿再长大几岁,别人都会把她们当姐妹的。所以楚枫桥经常说他有两个女儿:小女儿是妞妞,大女儿是高璐。

高璐冲着丈夫吐了下舌头,楚枫桥轻轻揽住她的纤腰。

这时过道上的孩子们突然喧闹起来," 漂亮妈妈来了,漂亮妈妈来了!" 见高璐和楚枫桥茫然不解,村长解释说:" 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咱们孤儿村真正的投资人,她不让我们对外说她的名字。孩子们喜欢这样叫她。" " 有意思。"高璐笑了。

活动室里的孩子们也纷纷冲出来,包括活跃的小天使和小酷哥。

高璐牵着楚枫桥的手也去看热闹,只见那" 漂亮妈妈" 怀里抱着那个没有胳膊的宝宝,蹲在地上,一边亲着每一个上来跟她打招呼的小家伙,忙得不可开交。

小酷哥凑不进去,大声抗议," 我也要漂亮妈妈亲!" " 这小色鬼!" 高璐噗哧笑了。

楚枫桥说:" 就是,再漂亮,能漂亮过你不?" " 漂亮妈妈" 听到小酷哥的抗议,忙把怀里的孩子放下,伸手去抱他。

高璐的手紧紧抓住了楚枫桥的胳膊," 老公,她还真就比我漂亮呢!" 楚枫桥更是惊愕地说不出话来,呆呆看着抱着孩子的女人。她圆润的脸似乎瘦了一圈,下巴更尖了,小巧的嘴巴、挺直的鼻翼、高高的额头、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和多年前没有任何变化。她感应到他的目光,抬起头,顿时也愣在那里。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像是做梦一般。高璐轻轻推推他," 看傻了?" "没有,我……" 他赶紧解释。

高璐没理他," 我要和村长谈事情去了,等下我再来找你。" 高璐和村长走了,孩子们也渐渐散去。妞妞看到爸爸就站在身后,跑过来重重扎在爸爸怀里。

楚枫桥随手抱起女儿,迎面走过去。

" 曼曼……" 楚枫桥有千言万语要说,又不知该从哪里起头。

" 你女儿?" 李曼看着天使般的宝宝,喜欢得不得了。

" 嗯……" 楚枫桥点点头。怀里的小天使扑闪着睫毛,认真地重新打量李曼。

" 爸爸!" 李曼怀里的小酷哥不愿被忽视。

李曼好奇地低头瞅着小家伙," 你儿子?" 楚枫桥再点头。李曼惊喜地问:" 龙凤胎?" 楚枫桥又点点头。

" 天啊,你好厉害!" 李曼又惊又喜,孩子一样叫起来。

楚枫桥腼腆地笑了," 是宝宝的妈妈厉害,好辛苦的。" 李曼温柔地望着还是那么喜欢脸红的楚枫桥," 枫桥,我好开心!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好幸福。"楚枫桥的嗓子哽咽了," 曼曼,你好么?我问过苏燕,她不肯说。" " 我让她不要说的,我不想你还记着我……五年前,她告诉我你做爸爸了,可没跟我说是龙凤胎噢。" 李曼静静地说。

" 我那时很担心你,我……" " 傻瓜,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李曼笑了,可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很快打湿了雪白的面颊。

秋天的阳光照进回廊,他们默默地注视彼此。

离别的时候,已经和这里的孩子交上朋友的一对龙凤胎嚎啕大哭。李曼在二楼的办公室里,站在窗前静静看着楚枫桥一家人上车离开。她没有去送他们。她知道高璐永远不想面对自己。她忘不掉高璐失去孩子时的嘶喊,那嘶喊常常会在半夜将她惊醒。

郊外的枫树和槭树一片火红,银杏飘着金色的叶子,阳光照得车内暖洋洋的,玩累了、哭累了的宝宝们在后座上睡着了。高璐面无表情地开着车,她这么绷着脸的时候像极了古希腊的大理石女神雕像。

楚枫桥在副驾驶位上,轻轻碰碰妻子的胳膊," 宝贝?" " 嗯?" 高璐用鼻息回应了下。

" 谢谢你。" 楚枫桥紧张地鼓起勇气。

" 傻老公," 高璐突然绽开了笑容。她笑得这么甜美,楚枫桥恍然大悟:"你吓唬我呢?" " 哈哈,是老公你笨嘛!我要真生气,会给你机会和她叙旧?"高璐笑得停不下来。

楚枫桥轻轻扶着高璐的胳膊,心里一阵阵暖流," 我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能有你这样完美的老婆这么温柔地对我……" 这回反倒是高璐不好意思了,她看着路,望着远处的蓝天和金红色交错的树林,轻轻说:" 老公啊,说我不吃醋,那是骗人。而且那是我永远不想见的人。可人都是有各种感情的,我不想压抑你。我知道你对她和对我是不一样的。过去的事情,我总是故意不去想起,见到她之后,我知道自己还记得。越是记得,我就越明白你对我的好。你这么宠我,我经常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其实根本不是。有时候我觉得你把我都宠坏了。""宝贝……" 楚枫桥头一次听到高璐这么认真地说这些事。看似柔弱的高璐总是能让他刮目相看。

高璐忽然说:" 真希望我们那两个小的早点学会开车啊。"

" 嗯?为什么?" 楚枫桥没听明白,宝宝离学开车的年纪还早呢" 那样就可以让小的开车,那老公你现在就可以抱着我亲我了。" 高璐嬉笑。

楚枫桥也笑了。他仿佛能看到那一天,等到孩子都已经长大了,高璐还是会缠着他撒娇。想想都美,就像这眼前的秋色,灿烂而清新,暖暖地让人沉醉。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