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隔墙有眼》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隔墙有眼》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隔墙有眼 隔墙有眼

    一部靠欲望和暴力来推动情节的故事。一次跟房地产老板的老婆偶然的艳遇,变成了有意的算计。通过用来偷拍的微型摄像头却窥探到了了一场相关整个城市的地产幕。每个人都有秘密。是秘密就不可对人言。而大多数的秘密都于女人,金钱,权利有关。而秘密又大多数发生隐秘的地方,比如说床上……在芸薹这个风景秀丽却藏污纳垢的小城市,将样上演一场充满欲望,征服,贪婪,阴谋,背叛的故事。善良已死,欲望当道,在这个欲望肆意践踏人性的年代里,人与人之间除了尔虞我诈,除了互相利用,还剩下什么?今天,黑子出狱……一切由此开始……

    无梦襄王(freeek99)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隔墙有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隔墙有眼》,是作者无梦襄王(freeek99)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部靠欲望和暴力来推动情节的故事。一次跟房地产老板的老婆偶然的艳遇,变成了有意的算计。通过用来偷拍的微型摄像头却窥探到了了一场相关整个城市的地产幕。每个人都有秘密。是秘密就不可对人言。而大多数的秘密都于女人,金钱,权利有关。而秘密又大多数发生隐秘的地方,比如说床上……在芸薹这个风景秀丽却藏污纳垢的小城市,将样上演一场充满欲望,征服,贪婪,阴谋,背叛的故事。善良已死,欲望当道,在这个欲望肆意践踏人性的年代里,人与人之间除了尔虞我诈,除了互相利用,还剩下什么?今天,黑子出狱……一切由此开始……

《隔墙有眼》 第010章 免费试读

赵艳玲和李郁芬这对熟女姊妹花又回到包间。看得出来,二女果然在卫生间补了妆,俱是嘴上莹红晶亮,脸上白霜覆酒红,一个是盛开的梨花,一个是熟透的蜜桃。黑子和童瞳见都是食指大动,老二频抖。

童瞳起身也借口上厕所,出了房间,来到这间茶社的大厅,来到吧台,对着坐在里面正玩着电脑的一个老板娘模样女人笑道:“来,楠姐,再给兄弟开个包间。”

这个被童瞳成为楠姐的女人,看着三十来岁,穿着一身透得不能在透的黑纱连衣短裙儿,胸口开得很大,大腿露得很多。身材不胖,个头不高,但却大奶垂胸,肥胯丰厚,一脸浓妆,嘴唇血红,粉底厚实,看不清真实面目。

她是童瞳的一个炮友,姓方,离异,极骚,战斗机加榨汁机,一开房必将童瞳搞得实在硬不起来,射干射尽方才罢休。童瞳因为她有痔疮,不能肏屁眼,又嫌她索求无度,后来对她敬而远之,只是因为她这里环境不错,茶资打折,才偶尔带朋友来这里消费。

这个方楠有一个姘头是这一片儿的派出所所长,所以方楠这里从没有人查,包间门上的玻璃都是那种什么都看不透的磨砂花玻璃。很多想换换口味儿玩玩情调的食色男女或者网友见面都会选她这件茶社。

此时已过了上客时间,不大的前厅里就他们两个人,两个服务员小妞远远得站在门口。方楠站起来,隔着吧台伸手朝童瞳的额头上戳了一把,啐道:“你个小浪孩儿,今儿又是勾搭谁家的媳妇儿呀。”

童瞳伸手在她胸前捏一把,浪笑道:“哈,没事儿玩玩呗,你又不找我,还不让我找点乐子?”

方楠恨声道:“放你了屁,老娘给你打过几回电话,你都说忙忙,哼。你个小没良心的,还敢反咬一口?”

童瞳笑道:“好了,好了,快点吧,过两天找你,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中了吧?再给我拿两盒烟,对了,给我开里面一点房间。”

方楠从柜台里拿出两盒烟摔到了童瞳手上,顺便拧了他手心一把,骚兮兮地说:“去紧里面那间吧,哼,记得带套儿,现在的女人都乱得很知道吗?你就浪吧,啥时候把你的小鸡巴给浪烂了,你就好受了。”

童瞳笑道:“知道了,你也是啊,上个月老白给我说,你都把人家吓着了,再要就是尿了。”

方楠脸一红,骂道:“滚一边儿,还不是他逞能,说是一夜七次狼,哼,一晚上才四次就受不了了,还稀的很。过了今天你得给老娘攒住,明白没。”

童瞳苦笑道:“明白明白,一定一定,给你攒住,那我去了。”

方楠道:“去吧,去吧,你个小没良心的,赶快去浪吧,对了,我给你说,老娘去做过手术了,后面可以了,哼,都是为了你。”

童瞳一听,面露淫笑:“真勒假勒,你还怪下本儿哩,割了好,呵呵,给我留住啊,我一定得是第一个走你后门的,不能让别人加塞儿,听见了没?”

方楠抄起吧台上的一支笔作势要朝童瞳扔去:“赶快给我滚吧,哼,今天一分钱也别想让我给你便宜。”

童瞳笑嘻嘻的挡着她的手说:“哈,今天你不光得给我便宜,你还得给我免单,你刚才看见我那个黑大个伙计了没?练拳击勒,鸡巴跟驴一样,但比驴还能干,过两天俺俩一起来找你,刚才人家还跟我说了,说你性感呢。哈,我就怕你吃不消。”

方楠狐媚一笑:“真哩?哼,老娘啥没见过,还没有吃不消的呢。”

童瞳凌空朝她亲了一下,说了句:“那行,那你等着,就这两天。”就扭回了包厢。

一进去见黑子跟赵艳玲眉来眼去,推杯换盏。李郁芬则坐在一旁干瞪着眼儿无聊地嗑瓜子儿。他走过去,拍了她一把,笑道:“哈,李姐,咱俩也别在这儿当电灯泡了,咱俩再开一间,在去研究下算命吧。”说完就在桌上拿了两瓶啤酒拉着她出来,朝最里面的包间走去。

方楠看着童瞳拉着李郁芬一进去包间,就马上招呼一个服务员过来接替了她的位置,然后扭身进了一个门上贴着储物室的牌子的一个房间,进去以后,她立即将门反锁。

这个房间外间是一个储物室,摆放着一些杂物,里面还有一个小隔间,摆了一张床和一套桌子,桌子上还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她赶快将这台笔记本开启,然后熟练的打开了监控程序,屏幕上就出现了四个小窗口,童瞳跟李郁芬就出现在这四个小窗口里。每个窗口都是一个不同拍摄角度,前后左右都观察的到,还是彩色高清的,非常清晰。

原来这个方楠有窥淫癖,喜欢看真人表演,这最里面的一间包间,早就这个骚女人精心布置了微型摄像头和监听设备,只要有看着像是来偷情的男女,能引起她的兴趣的,她就会将这个包间开给对方,自己就偷偷的来这里偷窥。

包间内:李郁芬已被童瞳顶在门上,她的T恤和奶罩已被推到腋下,两只吊钟形巨乳也被童瞳一手一个攥在手里。听得童瞳说道:“姐姐,你不说要好好补偿补偿我的吗?快点,让我吃点奶。”说完他就低头叼住一只奶头唆起来。

“啊……嗯……人家早就没奶了……啊……轻点儿咬呀……啊……疼儿……啊……小童……好小童……”李郁芬眯着眼睛浪叫着,两手插进童瞳的短发里,狂乱地摸着他的头发。

储藏室:方楠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她坐在靠背椅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把两脚大大张开跷在桌沿上,用两手抓住自己的那对有些下垂的大奶子,手指狠命的掐揉着两粒黑红的大奶头。

还一边淫荡的骂道:“你个小浪鸡巴……骚死你了还……老娘这么大的奶头你不吃……偏要去吃这个胖老娘们的……哼……快点……给我咬死她……把她的臭奶头给我要下来……肏……这肥婆……耷拉两个面口袋就出门了……啊……”

包间内:童瞳把手伸进李郁芬的裙子里,胳膊快速的抽动着:“好姐姐,你的白虎屄,可真肥呀,又流水了,你真敏感呀,怎么刚一摸就流这么多。说,喜欢不喜欢我扣你的屄?”

李郁芬带着哭腔:“啊……小童……你洗手了没……你刚才……刚扣过人家后面……啊……轻点扣啊……别扣烂了……会发炎的……啊……我喜欢……我喜欢你扣我的屄……我了屄就是给你长了……你扣吧……你扣吧……随便你扣……啊……舒服死了……”

童瞳一手扣屄,一手把鸡巴从裤裆里掏出来,拉过李郁芬的手让她攥着,舔着她的耳朵道:“快给我捋一捋,我的鸡巴大不大?嗯?硬不硬?比你老公的大吧?”

李郁芬抓住鸡巴快速捋动,浪叫道:“啊……大……宝贝儿……你的鸡巴真大……你的大……你的硬……啊……真硬啊……太硬了……啊……姐姐喜欢死你了……怎么现在才让我认识你呀……啊……”

储藏室:方楠也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开始抠屄,她的阴户长满了密密蓬蓬又黑又亮又蜷的阴毛,还是个大帘屄,两片深棕色的小阴唇异常肥厚,已经是充血胀大,淫靡地耷拉在屄缝儿两边。

她凶狠的揉着自己的指肚大小的阴蒂,浪叫道:“我肏你妈了屄……还是个没毛了骚屄……还是个白虎屄……小童……使劲儿扣她……把她的骚屄给我扣烂了……扣烘了……让她变成血屄……啊……啊……快来扣我了屄吧……啊……”

包间内:童瞳将两指沾满屄水的手指抽出来,伸到李郁芬的鼻子下面,淫笑道:“骚姐姐,来闻闻,闻闻你的屄是什么味儿。”

李郁芬闻了一下,皱着眉头说:“嗯……人家快来月经了嘛……味道重了一些……嗯……别停……别停……快再摸摸……在摸摸……我快来了……”童瞳趁着她张嘴一下将手指伸进她的嘴里:“哈……来尝尝……嗯……尝尝你自己的屄水……这可是好东西……”

李郁芬一边狂唆手指一边却哼道:“嗯……不要……脏……脏……这有细菌的……不卫生……我是学医的……我知道……脏死了……”

童瞳却笑道:“不脏……你自己的东西有什么脏的……你是学医的更应该知道……女人的阴户比嘴巴干净多了……嘴巴里的细菌可比屄里的细菌要多……哈哈……我不是学医的我也知道……”

储藏室:方楠也将手指从泥泞不堪的阴道里抽出来,伸进自己嘴里狂唆着,又换了另一只手去扣屄,对着屏幕破口大骂:“骚屄……还是学医勒……装鸡巴啥装……学医了最乱了……有个医生还他妈的是肛门科的……每次都搂着老娘的屁股给老娘舔痔疮(嘿嘿,让小狼痛快痛快嘴,妈的,现在的医生多是穿白大褂的杀手,笔者深受其害,被骗好多钱,还没治好病,他妈的。)……妈了个臭屄的……女医生在老娘这里……撅起屁股让男人操屁眼的……老娘看多了……操你妈的……有次……有个女医生让男人操完屁眼……马上就用嘴给男人舔鸡巴……还把屁眼里的精子扣出来……都他妈的吃了……操你妈……你还在这装纯洁呢,啊……啊……”

包间内:(这个包间设计是这样的,挨着里面的墙,有张大炕,一米多高,两米多宽,四米多长,中间挖了四方的空子,放了一张桌子,喝茶时,腿放在挖空的空间内,嘿嘿,肏屄的时候,当然更为方便。所以这间茶馆,虽然不接待来赌博的客人,生意也是十分红火。)

童瞳揪着李郁芬的奶子来的炕边,他上到炕上,居高临下得站在炕沿儿,然后揪着李郁芬的那头卷发,让她脸仰起来,握着朝天耸立的大鸡巴朝她的胖脸上一下一下的抽着,一脸凶相的命令道:“小骚屄,睁开眼,给我睁开眼,好好看看我的鸡巴,记住了,以后只能让这根鸡巴肏你,知道吗?你的白虎屄儿,你的嘴,你的屁眼,都只能让这根鸡巴干,知道不知道?”

李郁芬被鸡巴打得睁不开眼,哭叫道:“啊……小童……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凶啊……我好怕你这样……小童……别这样……我怕……”

童瞳怒道:“你个白虎煞星,你知道不知道,你有白虎屄,只能这样,不能对你太温柔了,知道不,我这样是在降服你的白虎煞星,必须这样,要不我就会被你克死,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肏你也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快点,仰起脸来,张开嘴,把老子的青龙鸡巴吃进去,好好唆。”

储藏室:正在扣自屄摸自奶的方楠看到这儿,没有忍住,“噗嗤……”一声大笑道:“你个骚鸡巴小孩儿……真他妈的会骗人呀……笑死我了……还说给人家降服白虎煞星……哈哈……真有一套……我喜欢死你了……啧啧……你还真别说……我就喜欢你的大鸡巴……又粗,龟头还大……还白白嫩嫩了……一点也不黑……啊……下次老娘啃死你……哈……也不知道……那个黑大个的鸡巴长得大不大……真的跟驴一样吗?哈哈……”

方楠一边大骂,一边把桌子的抽屉拉出来,拿出一个熟料盒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高度仿真的硅胶鸡巴,然后一口吞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包间内:李郁芬听了童瞳的胡言乱语,竟然深信不已,赶快张开嘴巴,一脸虔诚的把童瞳的鸡巴吃进嘴里,卖力吞吐起来,不过她的口活看着并不怎么好,只知道傻乎乎的吞吐。

童瞳双手抓着她的头发,凶猛的挺动屁股,像肏屄一样肏着她的嘴。几下下来,李郁芬就受不了,吐出鸡巴,干呕起来,哭道:“小童……你太猛了……这样我受不了……真的……我从来没有给男人这样过……真的……我是学医的……有点洁癖……我从来都不给我老公这样的……我知道你这样是为我好……但是我实在是受不了……呜呜……”

储藏室:方楠将假鸡巴从嘴里抽出来,一脸不屑得朝着屏幕方向大啐一口,骂道:“我呸……还他妈有洁癖……狗屁……就是个唆鸡巴舔屁眼的腌臜货……小童……给我把她的臭嘴草烂了……看她还洁癖不洁癖……对……就是这样……像肏臭屄一样肏她的臭嘴……让她装屄……知道不……装屄就要被肏嘴!”

方楠骂完,又将那根沾满她的口水的假鸡巴含进嘴里,一口吞进一大半!

这边这一对半的野鸳鸯,明里暗里大肆宣淫,在另一间包间里的黑子和赵艳玲也没闲着。童瞳跟李郁芬离开以后,黑子又灌了赵艳玲一杯多啤酒。没想到,他们隔壁的那个包间里,也有一对偷情男女开始进行苟且之事,那女人还相当豪放,淫叫震天,一墙之隔也听得真真的。

黑子听了更是狼态毕露,目光如火,赵艳玲也是双颊绯红,眉目含春,杏眼迷离。黑子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上去就是一通狼吻,边亲边说:“我的好玲玲,你知道不知道,我一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就发誓一定要得到你。你可迷死我了。”

这赵艳玲想来也是久经风月,经验丰富,加上黑子对她又有解围之情,早就芳心暗许,所以先是一阵到位十足的欲迎还拒标准表演之后,就开始投怀入抱,春情勃发,配合无间了,两条舌头,你来我往,纠缠在一起。

黑子将她朝后一拖,把她的腿从桌子底下拉出来,然后就炕一按,接着虎躯一压,大手一伸,将她的那件雪白的高弹T恤连同奶罩推上去。她那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就像两只大白兔蹦了出来,两粒奶头早已也同兔子耳朵一样高高翘起,坚硬如豆。

黑子的黝黑的大手攥住一只白嫩的奶子,肆意的揉捏,莹白滑腻的乳肉从指缝中挤出,极具视觉冲击力。

“玲玲,好玲玲,你的奶子真大呀,摸着真过瘾,喜欢死我了。”黑子低头就噙住一颗嫣红的乳尖,狂吸起来,长长的舌头灵动如蛇,在雪白的乳房上,快速攒动。

“啊……铁军……我的黑子……你真好……我也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啊……”赵艳玲像一条八爪鱼一样张开四肢紧紧的缠在黑子的身躯上,迷离的呻吟着,跟隔壁的豪放女一唱一和,不过是一个狂放一个婉约。

黑子吃够了奶子,把身子往下一缩,将赵艳玲的裙子网上撩起,一条性感白色透明的丝质丁字裤包着一个肥美鼓胀的阴阜就露了出来,一撮漆黑的屄毛与白色内裤相映成趣,还有几根旁逸斜出,两条丰盈的大腿穿着浅色的吊带裤袜,果真一副诱人的人间美景。

粗鲁的黑子却没有耐心欣赏这诱人的腿间秀色,他粗暴得将内裤那两条系在腰间的细带解开,一把扯开内裤,扔到一边,一个粉嘟嘟的包子屄就展现在他眼前,大阴唇肥美,小阴唇紧凑,颜色光鲜,色素沉淀并不多,可谓上品。低头一闻,一股淡淡的骚味儿,扑鼻清香。看来这位大学老师生殖护理做得相当不错。

赵艳玲见黑子趴在她胯下,像恶狗看见美食一样贪婪地看着她的阴户,羞得一手呜捂脸,一手捂屄。黑子将她的手拨开,把两手伸到她的腿弯处,高高的一推,将她的两条腿压到她的奶子上,使得她的肥屄高高撅起。

黑子大嘴一张,长舌一伸,四片肉唇的紧密相接,吸溜吸溜的舔屄之声,就在胯间响起。赵艳玲的呻吟也从婉约派变成了豪放派,可以跟隔壁的豪放女一争高下了。

今天,赵艳玲的屄还是处女屄,黑子的嘴还没有尝过腥儿,所以两人谁也没嫌谁脏。

包间内:李郁芬撅着屁股趴在炕上,黑色的百褶裙耷拉在腰间,内裤蜷在一条腿弯处,硕大浑圆的屁股高高撅起。两瓣屁股肉丰满瓷实,宛如两个排球被强行挤压在一起。深深的屁股沟,引人遐思。屁眼紧凑,肛文如菊,颜色浅淡,肉孔狭小,极为诱人。

屁眼下面是一个光秃秃白嫩嫩的大肉桃,中间一条鲜红的裂缝,往外分泌着清亮的果汁。屁股上没有半点的瑕疵,丝毫不见坐斑和红点,就像一个巨大白桃夹着这一个肥大的白桃。这个景象能让任何男人疯狂。

站在她身后的童瞳,用两只手扒着两瓣屁股肉,用两只大拇指掰开肉桃,把脸凑过去,贪婪的观察着,只见李郁芬的白虎屄,两片大阴唇白嫩如雪,两片小阴唇粉如婴儿小嘴,整个肉屄,鲜嫩如少女,甚至没有一丝色素沉淀。

童瞳不由得心中惊异,心想,这肥屄被老杨操了最少十七八年,怎么还会保持的如此新鲜?他揉着她的阴蒂问道:“芬姐,我说吧,你的屄真是屄中绝品,千里挑一,真是屄里的战斗机,就你这个白虎屄,你老公那是命硬,要是稍微弱一点,早就死翘翘了。”

李郁芬羞道:“嗯……羞死人了……人家经常做保养的……我老公也用得不多……孩子也是刨妇产的……跟你说了人家是学医的嘛……嗯……嗯……好舒服啊……小童……你可真会摸……你揉死我了……”

童瞳拿起啤酒,将李郁芬的屁股往后拉了拉,掰开臀肉,将啤酒对着屁股缝倒下,还用手去清洗屁眼。李郁芬叫道:“啊……好凉啊……屁股好凉啊……小童……你要什么呀……”

童瞳淫笑道:“哈,把屁眼给你洗干净,好让我舔舔呀,你不是有洁癖嘛,呵呵,我也有,酒精能消毒,你不知道呀?”

大半瓶冰凉啤酒倾泻在雪白的屁股上,顺着屁股缝流下,像是李郁芬在排泄小便,淋漓在地板上,激起一对白色的泡沫。

洗干净屁股,童瞳急不可耐的把脸埋在两瓣臀肉中间,只在白虎屄上停留了一小会,就将舌头停留在那朵幽深的后庭花上,伸着长长的像食蚁兽一样贪婪得勾舔着如菊的肛纹。

当然,童瞳也不会让她的白虎屄闲着,他抓过那支小号啤酒瓶,将瓶口对准那个红艳艳的肉缝捅了进去……

李郁芬哪里经历过如此疯狂的亵玩,冰凉的酒瓶刚一入洞她就开始了放声淫叫:“啊……好凉啊……啊……屁股好痒啊……小童……我要被你玩死了……舒服……舒服死我了……我要死了……啊……”

储藏室:方楠将两只大腿高高举在空中,大大的分开,一手持着硅胶仿真大鸡巴猛捅自己的骚屄,一手握住一支稍微细长红色后庭钻,猛插自己屁眼,放肆的淫叫着:“肏你妈的臭白虎屄,老娘店里的啤酒是给你洗屁股用得,你他妈的也陪,傻逼孩子,用尿给她洗呀,洗完了直接用大鸡巴捅呀,还他妈的给她舔什么的舔,对,用啤酒瓶捅她,真是好样的,全给她塞进去,捅烂她的骚屄。”

“他妈的你可从来没给老娘舔过屁眼,不就是因为老娘有痔疮嘛,现在老娘割了,你也要给我舔,啊……真他妈气死人了……啊真他妈爽啊……臭男人……骚屄货……全世界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他妈的狗男女……”

“啊……”

正疯狂的运动着手臂的方楠,猛的大叫一声,突然将屄里假鸡巴拔了出来,一股晶亮的水柱从咧着大洞的肉缝里激射而出,直喷出半米多高,差点喷在笔记本屏幕上。

另一件包厢:赵艳玲主动抱着自己的双腿,极力配合着黑子的舔弄,她没有想到这个粗犷的帅哥竟然拥有如此高超的性技巧,那条舌头又粗又长,还像有生命一样,竟然能舔到自己的阴道里的G点。

黑子还从来没有玩过如此高学历高档次的女人,他也没有想到今天上午刚刚发过要肏精品屄的誓,晚上就有位研究生学历的大学美女老师叉开腿让他舔屄,自然舔得异常卖力和过瘾。只恨不得把头也钻进这粉嫩的腔道里。一条长舌在层峦叠嶂的阴户里翻江倒海,咬着红肿的阴蒂就不撒嘴。

他丝毫不介意昨天晚上自己亲眼目睹,嘴里正含着的这个屄穴,被一个黑猴一样的男人的鸡巴进出过。

屄,洗洗都是干净的!操!这个世道儿你想舔没有被鸡巴肏过的屄,起码要到小学去找了。

赵艳玲美得飘飘欲仙,已经忘记身在何处了,纵情淫叫:“啊……好人……我的黑哥哥……你舔死我了……啊……我又来了……我又要来了……啊……都给你吃……妹妹的水……都给你吃……”

黑子吃了一大股屄水,更是淫性狂飙,右手食指一伸,在肉缝蘸了一些淫水之后直接捅进她的屁眼里,一点也不客气扣挖起来。

赵艳玲没有想到黑子会突袭自己的屁眼,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根手指简直太粗大了,像个小棒槌一样,比自己平时拉的屎还粗,真是受不了,而且她的屄虽然阅人不少,但是屁眼还是守身如玉。

她感觉一股酸胀火辣瘙痒之感顺着直肠突袭全身,忍不住求饶道:“啊……不要……那里不要……求你……这里不行……疼……好胀……”屁眼也本能的痉挛收缩,紧紧的夹住入侵的手指,阻止它继续活动。

黑子哪里有怜香惜玉之心,拨开赵艳玲的双手,不让她乱扭,用手指在屁眼里奋力勾挑。海葵般的肉屄随着直肠里的手指运动一张一翕,里面红艳艳的嫩肉像小沙弥一样一露头一露头的从裂开的肉缝中间被屁眼里的手指挑出来。

黑子赶快凑过嘴去,用舌头舔弄。这下将赵艳玲给挑拨得天堂地狱直徘徊,各种滋味齐齐涌上心头,圆润的五官扭曲得变形,只有无力喘息的份儿了。

包间内:李郁芬手扶抗沿儿,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高高的撅着大屁股,摆出一个标准的后门别棍的姿势,嘴里淫叫着:“啊……小童……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快给我……我要……我要……快插进去……”

童瞳一手掰着她的屁股,一手握着鸡巴,用的龟头在她的屁眼和屄缝儿之间来回磨蹭,并不着急插入,淫笑着问道:“呵呵,骚姐姐,你想要什么,得说清楚,插到哪?”

李郁芬向后拱着屁股,急切道:“啊……我要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我……插到我的屄里……快点……快点……”

童瞳脸上露出残忍的狞笑,大叫一声:“好,来了啊!”然后握着鸡巴对准李郁芬的屁眼猛的使劲儿一捅,鸡蛋大小的龟头就没入那浅褐色的肉孔里去了。

“啊!不要呀!”李郁芬疼得银牙碎咬,冷汗直冒,浑身颤抖,扭腰摆腚,只是她不敢大声哀嚎,只敢低声闷哼:“错了,小童,插错了,屁股疼死了,快拔出了吧,我受不了。”

童瞳紧紧搂着她的屁股,奸笑道:“别动,尻白虎屄,必须先尻屁眼,你不懂,这是规矩!这叫做以上欺下,以圆压扁,屁眼属阳,屄属阴,阴阳相克,懂不懂?别动呀,现在最关键。”说完又是猛地一挺屁股,大肉茎又戳进去半截。

“啊……胀死了……疼死了……我不要了……不要了……你快弄出来了……我实在受不了……”李郁芬又开始惨呼不已,两条大白腿抖如筛糠。

童瞳怒喝:“别动,马上好了,疼一下就不疼了,忍住点儿,放松,放松,马上就好了,这是必须完成的仪式,如果弄个半拉,你的白虎煞就更压不住了,知道不?放松点儿。”

李郁芬哭道:“噢……我忍……你慢点……让我缓缓……让我缓缓……我放松……你轻点……”

童瞳拿过另一瓶啤酒喝了一小口,然后吐在肉茎和屁眼的交接处,接着借着润滑,再次挺腰,“咕唧”一声,便全根而入了。

这时,储藏室里已经不见了方楠,她在喷出淫水之后,稍作休息,就只把那件裙子穿在身上,离开的这间密室,还出了茶社,溜到茶社的后院,站在黑子和赵艳玲所在的那间包间的后窗上,正贪婪得朝里面窥视着。

这是以前她偷窥采取的方法,茶社的每个包间的后窗户的玻璃上都贴上了花花绿绿的玻璃纸,但都有一小片没有贴牢,可是扯开一条小缝儿,向里面偷窥。

她不敢在每个包间都装上摄像头,所以有时她还会采取这种传统的方法满足她的窥淫癖。

方楠透过小缝儿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仰面平躺在炕上,衣衫不整,露着奶子和阴部,头却耷拉在炕沿下面,看不见脸部,只看见女人圆润翘起的下巴高高翘起。

原来,那个黑大个此时正站在炕边上,裤子已经褪下,将他那根黑鸡巴戳在女人的嘴里,一下一下的狠肏着。他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非别揪着女人的两只奶子,还一边捻着奶头。

方楠看着这幅景象,刚刚喷过水的骚屄又开始了钻心的瘙痒,屄水又淋漓而下,流了一腿。她心说:“妈了屄呀,这个黑大个比小童那个小子还会玩女人,还知道用这个姿势肏嘴。操!这根黑鸡巴可真大呀,真的跟驴一样。肏,使劲儿肏,把这个骚屄的喉咙肏烂了才好,叫她发骚。啊,不行了,我的屄真痒呀。”

这时,茶社里的一个刚来上班的小男生来后院倒垃圾,看见有人在扒窗户,先是一惊,可是接着皎洁的月光和窗户透出来的灯光一看,发现竟然是老板娘。

而且老板娘的身上只穿了一件黑纱裙儿,里面明显是真空的,向后高高翘起的大屁股和她胸前耷拉下来大奶子,都隐隐若现。

瞬间这个小男生的愣在当场,像被点了穴一样,只有裤裆里的鸡巴猛得高高翘起,将有些肥大的工作裤挺起一个大包来。他手上拿着的畚箕“哐当”一声就掉在地上。

方楠闻声吓了一跳,赶紧跑到这个小男生跟前低声道:“嘘!我是你楠姐,别吭声。”

那小男生嗫喏道:“楠姐,你,你在这儿干什么呀……”

他话还没有说完,方楠就搂住他一通乱吻,抓住他的手就放在自己奶子上,舔着他的耳朵腻声道:“小刘,你喜欢不喜欢楠姐?”

这小刘一下就懵了,他只有十九岁,刚来茶社上班不到一个月,虽然早就将这个平素穿着妖艳的风骚老板娘当做性幻想的对象,天天晚上想着楠姐打手枪,可是猛地这么一下子,还真接受不了,仿佛做梦一般,手里捏着的奶子,也不像是真实的,激动得面色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楠将手一下伸到他的裤裆里,攥住那根年轻的鸡巴就开始猛捋:“说呀,喜欢不喜欢你楠姐。”

“哦……楠姐……我喜欢……我喜欢死你了……哦……哦……您慢点……慢点……我……”小刘被楠姐三下两下就套出了精液,滚烫浓稠的白浆流了方楠一手。

方楠把手从他裤裆里抽出来,甩着手,没好气的骂道:“臭小子,你怎么这么没用呀,去,把后院的门关上,别让别人进来,然后过来找我,我让你办点事儿。”

小刘赶快去把后院的门关上,赶紧又跑了回来,红着脸对方楠小声道:“楠姐……我……我刚才……”

方楠不耐烦打断他,把嘴凑到他耳朵边说道:“小鸡巴孩儿,让你赶上了,今天便宜你了,你说,你想舔你楠姐的屄,不想?”

小刘马上呼吸急促,喘着粗气道:“想,想死了。”

方楠拉着他的手,又走到刚才那扇窗户上,把屁股一翘,拉起裙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小声说道:“楞着干嘛,还不快舔?”

小刘受宠若惊,噗通一声跪在方楠的屁股后面,抱着她的屁股,直接把脸贴上去开始狂舔。

方楠则一边唆着刚才小刘射在她手上的残留的精液,一边享受这年轻舌头的舔屄伺候,一边透过窗户上的小缝儿朝包间里偷窥着。

黑大个和女人的姿势又变了,开始真刀真枪了。黑大个现在蹲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将两条丰满的长腿抗在肩膀上,两只手绕过大腿握住女人的奶子,大黑屁股一下猛似一下的前后摆动着。起伏之间,能看见那根又黑又粗又长的鸡巴出没在女人的肥屄里,上面汁水淋漓,沾满白浆。

女人动情的大叫着,声音直接透过窗户,隐隐传进方楠的耳朵里:“啊……黑子……你太猛了……啊……太大了……受不了……实在受不了……慢点……慢点……啊……不要停……不要停……”

包间内:童瞳对李郁芬屁眼的爆操已经接近尾声。虽然他事先吃了药片,可是这个丰满熟女的处女屁眼还是过于紧窄,直肠壁的强劲握力几乎要将他的鸡巴给夹断了,里面的温度也高的惊人,鸡巴好像马上就要被烤熟,变成热狗了。

“啊……啊……啊……”李郁芬无意识的呻吟着,五官在脸上挤成一团,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一下巴。她的双臂早已无力支持自己的身体,现在完全趴在炕上,将上半身的重心压在两只大奶子上。

只见童瞳咬牙切齿的又了一阵疯狂的挺送之后,接着猛得一挺腰,将小腹死死的贴在李郁芬的大屁股上,然后身子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就颓然的爬在女人的背上不动了。

窗内:黑子经过十多分钟的狂暴抽送,也即将达到发射的边缘,一阵快马加鞭之后,他将黑鸡巴抽出来,往前一送,粗暴的捅进赵艳玲的嘴里,开始疯狂发射!

赵艳玲已经被肏得魂飞天外,哪里还有什么大学老师的矜持,一直张着嘴巴淫叫,等察觉到鸡巴戳进嘴里,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儿时已经完了,大股大股的精液强劲的激射到她的扁桃体上,已经不受她控制的流进了喉咙里。

窗外:老板娘方楠跟服务员小刘也换了姿势。只见小刘背朝墙坐在地上,方楠两腿叉开夹这他的脑袋骑在他的肩膀上。那条黑纱裙将小刘的上半身牢牢的盖住,小刘把脸贴在方楠的两腿中间,嘴巴含着那两片黑蝴蝶般的肥厚肉唇狂吃猛舔,伸头拼命的伸向阴道深处。虽然技术笨拙不得要领,但是确实后生可畏,肺活量极佳,舔了这么久,还后劲儿十足,换个上点年纪的,恐怕不憋死,也给呛死了。

当黑子在赵艳玲嘴里激情狂射的同时,方楠也撩起裙子,用手扣着阴蒂狂揉一通,大量的淫水像撒尿一样对着小刘的脸狂喷。

可怜的小刘,在自己老板娘的跨下洗了一个屄水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