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u$e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mu$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秦意志 秦意志

    「唔……唔……」看着身前正跪在面前卖力吸吮的尤物,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让他不由闭上双目。她突然感觉口中的阴茎硬了几分,向上偷瞄了一眼。嫩滑的舌头由缠绕变为针对马眼的勾点。口腔更加用力的吸住阴茎,腔内的壁肉紧紧地包裹着阴茎。粉唇也扣压得越来越紧,她很专业的收起牙齿,以免对龟头造成不悦的。对龟头的每一次包裹,她都会揉压着阴茎头冠沟。她感觉阴茎已经越来越胀、越来越硬。于是加快了前后吸吮的速度,舌尖也开始疯狂的对着马眼竖舔。

    mu$e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秦意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秦意志》,是作者mu$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唔……唔……」看着身前正跪在面前卖力吸吮的尤物,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让他不由闭上双目。她突然感觉口中的阴茎硬了几分,向上偷瞄了一眼。嫩滑的舌头由缠绕变为针对马眼的勾点。口腔更加用力的吸住阴茎,腔内的壁肉紧紧地包裹着阴茎。粉唇也扣压得越来越紧,她很专业的收起牙齿,以免对龟头造成不悦的。对龟头的每一次包裹,她都会揉压着阴茎头冠沟。她感觉阴茎已经越来越胀、越来越硬。于是加快了前后吸吮的速度,舌尖也开始疯狂的对着马眼竖舔。

《秦意志》 第34章 你好 免费试读

海南三亚——凯旋酒店——1819

「咚!咚!咚!咚!咚!」一听到秦岚的叫声,敲门声变得更加明显。

「再不住口,我报警了啊!」由于停止了动作,声音门外的声音变得十分响亮。

秦岚忽然回过神,她迅速坐了起来,泛红的脸上挂着丝丝汗迹,蓬松的头发凌乱的挂在额前。

虽然十分狼狈的样子却给秦意带来另一种偷欢的喜悦。

她好奇的看着秦意:「怎么办?」

秦意慢慢的抽出阴茎,秦岚皱着眉头,轻微「啊」了一声。

随着阴茎的抽出,顺势带出一股白色的精液。秦岚一见,忙起身抽纸擦弄。

秦意站在沙发旁,拉上了裤拉链,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门外的人似乎也在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见门内已经没有声响。

「狗男女!」抛下一句后,似乎能听到隔壁房门开启的声音。

秦意皱着剑眉,显然是听到了这一句,他刚想朝门外走去。

秦岚却带着微笑拉住了他:「算了。」她对秦意摇了摇头。

秦意将笑容回以秦岚,亲过她的侧脸:「你先去洗澡吧。」

说完,秦意转身走向门口。

「秦意!」秦岚的话音刚落,秦意已经走出了房门。

海南三亚——凯旋酒店

秦意带上房门,看了一眼右边的房间,房门上贴着1818的门牌。

一线亮光从左边的门缝透了出来,他细细一看,门既然没有关上。

他轻轻推开房门,一阵流水声便传入耳中。秦意踩着小步,慢慢的摸了进去。

秦意随着声音看向了并没有关上的浴室,只见浴室的隔离玻璃内,一个高挑的模糊身影正在冲洗着身体。虽然白色雾气雾化了她的身体,但依然可以看到那白皙的皮肤以及胸前的一对胸器,高挑的身线随着纤细的腰围开始向内弯曲,又随着臀部线条开始向外延伸。双腿之间那团神秘的黑色更是若隐若现。虽然秦意才刚刚射精,但看到眼睛的画面,再想着她无时无刻不充满怨气的粉脸,心中不由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征服欲。他心不在焉的看着那模糊的身体,嘴角却慢慢的弯了起来。

还没等他回过神,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似乎立刻就要推门而入。

他紧锁剑眉,目不转睛的盯着身后没有关上的房门。

海南三亚——凯旋酒店——1818

门一推动,秦意便慌了神,只见右侧不远处有一个内镶式的木质衣柜,他想也不想,三步做两步的跨了过去。门外人影进入的瞬间,他也刚好躲进了衣柜。「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一直回荡在他耳边,那不由自主缺氧的身体,也在粗重的喘着气。「呼……呼……」他轻轻的吐着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着刚刚进来的人,他告诉自己:「原来不是忘记关门,而是还有人要进来。」他呆在漆黑的木柜里十分无力,他不由又问着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总是让她玩弄自己。如果现在被她发现,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啪!」的一声,秦意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

随后浴室的水流声忽然停止,传出美希模糊的声音:「小白?」

「是啊,女王大人。」一个有些妖气的男声响起,秦意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刚刚进来的人。

浴室的水流声再次响起,过了一会儿,又被关闭。

「买到了吗?」像是洗完了一样,美希的声音开始变得清晰。

「嗯,你看。」

只听美希笑了一声,随后秦意感觉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秦意的心跳越来越快。他很想透过某个缝隙看看外面的情景。可封闭式的木柜,除了从边缝里穿入的细微光线以外,似乎没有一丝漏洞。

「还记得刚才的叫声吗,后来你下去买套子,叫的越来越过分。」美希的声音听起来离自己很近。

秦意想起刚刚看到的沙发,美希应该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皮沙发上。

「嘻嘻,那你不是听得越来越难受?」男人的声音故作娇气,显然他也在美希附近。

「尤其是这里……」

男人话还没说话,忽然听到美希提高了声音:「谁让你碰的?」

秦意听着他们暧昧的对话,知道接下来应该会发生什么,于是渐渐放低了恐惧,同时他又觉得好笑,心想:「这个找茬女连做爱都这么无礼。」

一阵安静,门外半天没有声音,秦意有些好奇,更是被一股莫名的偷窥欲所牵引,他将头侧在门上,仔细的听着。

过了一会儿,终于传出了美希的声音:「你要听话嘛,乖了。」美希的声音有些安慰性质的轻柔。

「让你摸,你才能摸,否则你就乖乖的听我的安排,知道了吗?」

秦意一听,顿时一阵郁闷,心想:「原来这个找茬女不是无礼,而是好这一口。难怪男人刚刚叫她女王大人。」

美希的声音再次想起:「乖了,来,先舔这里。」

秦意有丝惊讶,十分想看看外面的场景,他又不服气的寻找着大光源。无奈漆黑的木柜内,并没有如他所愿。

「嗯……好……嗯……对……就是那里……嗯……对……嗯……舒服……啊……」

门外美希的呻吟已经响起,想着那凶神恶煞的女人也会发出如此淫乱的声音,秦意心中升起一阵莫名其妙的快感。阴茎竟不由自主的微微硬了起来。

「嗯……好……用手……嗯……用手按这里……嗯……啊……啊……对……对……嗯啊……就是这样……嗯……」

「你的舌头好厉害……嗯……舒服……好会弄……嗯……阴蒂也舒服……嗯……好棒手指……嗯……好……」

秦意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现在心里哪还有什么担心恐惧,因为全部被欲望所占据。他听着美希的话,知道男人正在给她舔阴部。那原本让自己觉得反感的声音,此刻变得特别动听。

「你流了,流了好多水。」男人的声音像是在边舔边说。

「讨厌……还……还不是……嗯啊……还不是你弄的……啊……嗯啊……好舒服……好棒的舌头……好会舔……嗯……好舒服……」

「咝!咝!」忽然传来一阵吸食的声响「咝!咝!」

美希先是笑了一声:「啊……呵……你……啊……你……你好变态啊……嗯啊……啊……」

「女,女王的东西,当然,当然不能浪费了。」

「死……变态……嗯……嗯啊……喔……对……就是那里……喔……喔……好会勾……嗯……好舒服……嗯啊……啊……」

又传来一阵「咝!咝!」的吸食声。

「你……喜欢吗……嗯……喜欢吗……嗯啊……好舒服……」

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却感觉他点了点头。

「那……嗯……那你吃下去……嗯对……嗯就是那里……嗯……全部吃下去……嗯啊……好会舔……嗯……」

「换个地方……舔……舔那里……」

秦意听着美希粗重的喘息声,似乎男人停止了动作。

随后一阵皮革摩擦的声音响起,只听男人说:「再抬起来点。」

紧接着,美希「啊」的一声,轻轻的叫了出来。

「就是那里……对……好痒……好舒服……好舒服……嗯……对……用舌尖……你……啊……你好会舔……嗯啊……」

「屁眼好漂亮,颜色好美。」男人娇气说着。

秦意一听到男人的话,心头不由一震:「这女人还真是变态。」不过更多的心灵震撼,与偷窥的刺激,让他的阴茎又胀了几分。

「嗯……好舒服……好舒服……好痒……下面好痒……嗯……你怎么……你怎么没有两个舌头……下面好痒啊……里面好痒啊……嗯……好舒服……」

「我用手,用手弄她好不好?」男人询问着。

「不,不要。脏死了。」

说完,美希像是回过了神,又像是在做着别的事情。

「呼!」她出了一口长气:「啊,真的好舒服,小白的舌头果然名不虚传啊。」

男人一阵嬉笑,没有说话。

「那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美希说完,又没有了声音。

一声类似撕开塑料纸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是拉开拉链的声音。听着声音的长度,秦意知道男人正拉着裤拉链。「不过那塑料纸的声音是什么?避孕套吗?」他好奇的问着自己。

随后似乎都没有动静,秦意很好奇发生了什么,却又只能被动等待。

突然,传出了美希愤怒的声音:「你们都是这样糊弄客户的吗?」

秦意一阵好奇,他问着自己:「客户?难道这找茬女是在找男性服务?不是吧。」确实。美希虽说脾气火爆,但长得却十分靓丽,穿着更是时尚,更何况魔鬼般的身材。秦意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种美女会私下找男性服务。他好奇的贴在门边,听着更多的讯息。

「怎么了?」男人有些不解。

美希大声解释着:「客户经理告诉我你最少有18厘米,你这哪里有18厘米?明明是8厘米好嘛?」

听着美希的话,秦意差点笑出了声:「她还真是敢说。」他仿佛看到男人尴尬的表情,不由为他捏了一把汗。

「不要看外表,看质量。」男人的声音很有自信。

过了一会儿,似乎感觉美希看了这个男人很久,随即她的声音响起:「再相信你一次,最后一次。」

「哈,一定不会让女王大人失望的。」男人又娇气说了起来。

美希笑出一声,化解了尴尬。

「从后面进来哦。」美希说完,传来一阵摩擦沙发的拉扯声。

「先舔一舔嘛。」她说了一句后,又传来男人的声音:「再翘高一点。」

秦意又咽了一口口水,他能想象美希跪在沙发上的骚态,又或者是跪在别的地方,总之她一定是高高翘起屁股等待男人的入侵。他那原本还在窃喜的心,此时又被欲望所占据,那刚刚软下去的阴茎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嗯……嗯……嗯……好舌头又来了……嗯……好舒服……好喜欢你的舌头……舌头真……啊……舌头真的值了……啊……好舒服……好会舔……」

「嗯啊……希望你……你的下面也一样出色……啊……好舒服……好舒服……好棒的舌头……真的好会舔……好厉害……啊……嗯啊……」

秦意口干舌燥,一阵燥热袭来,让原本密封闷热的木柜里,显得更加炎热。

「嗯……进来……进来吧……里面好痒……快进来……快进来……」

美希的呻吟声中带着一丝渴望。

「啊!」的一声高鸣。男人应该是插了进去。

「啊……好硬……啊……好硬……好……啊……啊……好满足……啊……好舒服……啊……啊……」

「啊!?」美希忽然发出一声惊叹。

「啊……你……你怎么做到的……嗯啊……好会动……在……在里面撬动……啊……好……就是这样……对……就是撬那里……对……嗯……」

「你好会动……啊……确实……确实厉害好……对……对……啊……对……就是刮那里……啊……舒服……舒服死了……你好了解……你好厉害……啊……」

秦意拖着完全发硬的阴茎,无可奈可的听着那动人的声音。他发现这个女人十分会叫床,她能很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感受。虽然和自己上床的女人不少,但像她这样会叫床的,还是第一次遇见,而且这一次还不能算是上床。

「啊!」男人叫了一声。

秦意有些奇怪。

「啊……对……啊……你也要叫出来……对……快点……啊……好舒服……好舒服……快点叫出来……啊……」

「你,你不要乱动啊。」男人的声音有些着急。

「啊……我……我当然要动……我要吸干你……我要你插得更加进去……啊……要你的短东西……啊……要你的短东西更加进去……啊……」

「啊……好硬……好棒……对……完全硬起来了……好厉害……快点……我喜欢这个硬度……快点……我……啊……我要来……我要来了……快点……快点……」

「啊!啊!啊!」男人忽然怪声怪气的叫了出来。

同时美希喘着粗气,停止了言语。

此刻除了两人的喘气声以外,似乎没有任何动静。

「质,质量哈?」美希的声音开始变得严肃。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男人的细声细语:「对,对不起。」

美希像是在调整气息,一时没有说话。

「你那里越来越紧,而且你又在甩动,我一时没忍住。」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滚!」美希的声音又变得愤怒起来:「滚出去!」

秦意躲在木柜里又是一阵嬉笑,心想:「刚刚还在这舒服要那里的,现在又要别人滚出去。」

他忍不住捂住嘴,怕外面听到。

「费,费用。」男人的声音小得出奇。

美希的声音有更加愤怒:「你还好意思要钱?我没问你要钱就算不错了。」

「可,可……」男人的声音很委屈。

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拉链的声音。应该是美希打开钱包的声音。

「拿着你的钱,立即滚蛋。」果然是。

接着一阵衣物的抖动,随后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随着开门关门的声音响起,男人应该是走了出去。

听到这里,秦意心中又紧张了起来。

因为现在屋内就只有她一个人,鬼知道她会不会突然打开衣柜发现自己,一种随时会被发现的未知恐惧油然而生。美希的脚步声离衣柜越来越近,秦意的心似乎跳到了嗓子眼里。「呼!」他松了一口气,因为脚步声渐渐远去。随后一阵水流声响起,看来她正在清洗身体。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

原本是想吓吓她的秦意,现在只能躲着离去。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发现了她的秘密,以她的脾气,非杀了自己不可。虽是说笑,却也绝对是一种阴魂不散的麻烦。尤其是秦岚还在隔壁,这要真闹起来,会搞得他进退两难,想着就揪心。

秦意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只能祈祷美希不会发现自己。

他刚准备拉开衣柜,浴室里的水流声便停了下来。

「SHIT!」他心中怒骂了一句:「洗这么快!」

听着美希走出浴室的脚步声,秦意将头无奈的靠在了衣柜墙上。这次机会一旦失去,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正当他焦急万分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开关声响起。

秦意心中一阵欣喜:「这是关灯的声音。」他果断的告诉自己。

她房间的布局应该跟自己房间一样,标准的套房,除了简单的客厅以外,里面还有一间卧室。如果她刚刚关的是客厅的灯,那么她现在很有可能躺在卧室的床上,而能发现自己的客厅,已然空无一人。那么现在,正是他偷偷离去的大好时机。但他看向衣柜的缝隙,光源好像并没有暗下来。不过这微弱的光源也可能是从卧室里照进来的,他仔细回忆着之前卧室是不是开着灯。如果开着灯,那么他现在就可以出去。如果没开,那么刚刚的声响,也有可能是美希打开卧室的开关声,自己就不能走出去。否则,就会立即被她发现。可越是这种焦急的时候,思绪越是混乱。他试着调整心态,但那起伏万分的心,始终无法平息。

秦意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东西。静静的房里,除了自己的心跳,似乎听不到任何动静。这让他一时失去了主意。「走还是不走?赌一把看看?」他问着自己。那双已经放在门边的手,似乎随时都会用力。他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紧张的情绪。

「咚!咚!」两声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意一听,那颗紧张的心,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更是挂起了自信的微笑。

他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文君在家的时候也经常这么做,虽然文君比她好太多,但某些随意的习惯都一样。

那是甩鞋上床的动作。走到床边,随意甩掉脚上的拖鞋,然后爬上床。拖鞋掉在地上,就会发出这种声音。

他微微弯起嘴角,看看了手表。

「2分钟后,出发。」他默念着。

时间在此刻变得特别缓慢,眼看秒针已经转到额定的位置,秦意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又确定性的听了听门外,直到依然没有脚步声,于是他轻轻的拉开了衣柜。他尽量做到不发出一点声音,看着慢慢打开的缝隙并没有强光射入,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卧室的灯已经关闭。他扬起了嘴角,为自己的机智判断点了个赞。他不由自主的张开双唇,继续小心的拉开越来越宽的出口,卧室的白光已经照在了他的身上,他不想也不敢往那边看,他现在只要再打开一点,然后离开这里就好。

秦意低着头,弯着身体,一步一步的摸出了衣柜。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离开美希的视野盲区,就算成功了。

可在美希面前,成功似乎就是一个反义词。

一双粉嫩白皙的赤脚,一动不动的站在他身前。

他把视线慢慢的往上移动。

只见美希正端着一个小脸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弯着身体,抬头笑嘻嘻的看着美希:「呵呵,你好。」

---【待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