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天涯笑笑生 天涯笑笑生小说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春未央 春未央

    很久没写了,上回写的文章到一半就夭折了,信心倍受打击。我知道院里都是春色派,可是绿文实在让我力不从心,还是保持自己的风格好了。  这篇文章属於是我改编,之前有人贴过,但因为是网易阅读上的收费文章,所以後面因为版权等问题不便转载。最近因为扫黄打非,这篇文章被查封了,应该不存在版权问题了,所以我才有了改写的念头。再加之,我确实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惜和众多网络文一样,为了凑字数有些诸多地方不尽人意,我觉得加上自己的理解,应该能把这文章改得好看些。

    天涯笑笑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春未央》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春未央》,是作者天涯笑笑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很久没写了,上回写的文章到一半就夭折了,信心倍受打击。我知道院里都是春色派,可是绿文实在让我力不从心,还是保持自己的风格好了。  这篇文章属於是我改编,之前有人贴过,但因为是网易阅读上的收费文章,所以後面因为版权等问题不便转载。最近因为扫黄打非,这篇文章被查封了,应该不存在版权问题了,所以我才有了改写的念头。再加之,我确实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惜和众多网络文一样,为了凑字数有些诸多地方不尽人意,我觉得加上自己的理解,应该能把这文章改得好看些。

《春未央》 第15章 免费试读

过了好几分钟,她身体才恢复知觉,慢慢松开双腿,平躺在床上,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中退了出来,无力的翻身躺在一旁。电流虽然消散,但静电还偶尔在头皮上炸响,电得我们不时痉挛、颤抖。

静静的躺在床上,我还陷在那阵云里雾中慢慢回味,她望着我,眼中水雾弥漫,春意盎然的赞道:「你真不赖,我果然没看错!」

看着她脸上还未消退的春色,自豪感油然而生。这个女人简直是条抽不干的大江,如果不是使用了点小计谋,根本战不过她。不过现在收获颇丰,她也让我享受到莫大的快感,那阵紧缩感,不是在每个女人身上都能体会到的,但后半句话让我疑惑,问道:「什么意思?」

到了现在,已没有什么秘密不能分享,她得意的笑说:「从第一次在别墅看到你,我就知道你不错,想和你试试。」

「你怎么知道?」

我心头猛跳,问说。

「因为据我观察,你们小两口中是你提出要加入俱乐部的,芸娟妹子那性格肯定不能满足你。」

她坦白说。

「不是一般都这样吗,难道还有女人主动要求加入俱乐部?」

我惊疑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和我们家那位就是我先提出来的!」

她白了我一眼。

「不是吧?」

我是真被震住了。

「真的,骗你干嘛!」

似乎对我的不信任有点不满,她加重语气说。

我有点眩晕,问说:「你是被谁领进来的?」

「苏峰。」

梁玉珍大方的说。

听到苏峰的名字,我有些信了,想起妻子第一晚与他跳舞后的样子,以及后来对他的好感,心里有丝酸楚,由不得我不信。

见我没开口,梁玉珍幽幽的说:「我在一个咖啡馆碰见苏峰的,那时正是霍立翔去欧洲出远门。不管是外形还是男人魅力,他对女人的杀伤力都太大了。认识后,约出来喝了几次酒,他问我要不要参加Party,我起初还有点犹豫,虽然我和立翔都是爱玩的人,可实在挡不住他的魅力,而且我觉得我老公也肯定不会决绝叶紫嫣这样的女人,就答应了。我们四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彼此之间的感觉都很好,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我点了点头,算是明白。

想起个问题,我不敢问妻子,借机打听道:「苏峰在床上有多厉害?」

梁玉珍怪异的笑着,明知故问道:「问这个干嘛?」

「随便问问。」

我说。

「他能让每个女人满足,念念不忘!」

梁玉珍回味似的说。

看她沉醉的样子,我有些气馁、郁闷,还有阵无力感。看到在妻子心里,也是这个感受吗?我不服输的问说:「那我怎么样?」

「要听实话?」

梁玉珍怪异的盯着我,似笑非笑的说。

「快说!」

我坚定道。

梁玉珍语气怪异说:「那你可要坚强点,千万别受到打击!」

我有点不安,但那份好奇让我点头。

她叹了口气,嘟起小嘴,转动眼珠想了想才说:「这无法比较,若论分数,他可有很多花样,有九十分!你嘛……」

这件事让我很在意,特别是妻子的感受,我焦急道:「怎样?」

「只有六十分!」

她吃吃笑着说。

「啊!」

我被打击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很快又郁闷的躺了回去。

「这是没办法的事,苏峰的体能决定了能力,俱乐部里没有哪个女人不在心里盼望能与苏峰共渡良宵,我也一样。他能让女人高潮迭起,欲仙欲死。」

她说完语气一转,伸手摸着我的脸道:「不过女人也喜欢新鲜,你现在就很新鲜。」

这算是哪门子安慰,我不满的躲开她的抚摸。

看来那句话真没错:「一个让女人合不拢嘴的男人,永远比不上一个让她合不拢腿的男人。」

即使平常有些腼腆的妻子,面对苏峰时都有些不能自己。我有些郁闷,想着妻子是不是也在怀恋着苏峰。暗自决定,以后要开始锻炼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取代我在妻子心里的地位。

我不禁叹了口气。

我郁闷的神情让她呵呵笑起来:「不过你给我的感觉也不只是新鲜了,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吧!如果说苏峰和钱昊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那么每个女人除他们之外总会对某一个其它的男人特别有好感的。你们男人也一样,不是吗?」

听她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叶紫嫣对我来说确实是很有吸引力,但是除了她,的确有那么个女人特别牵动我的心,那就是沐心如,她比叶紫嫣还要放浪,根本没想过要穿底裤那回事,就这样扭着细腰,甩着丰臀走进浴室。

我脑中浮现起妻子的身影,不知道妻子除了苏峰,会对谁最有好感呢?

第二天我被电话铃吵醒,一看是妻子打来的,赶忙接了,她明知故问:「这都十点了,怎么还没起来?」

我当然不能直接就跟她说昨天跟梁玉珍干得太疯狂了,所以今天睡晚了,只能有的没的扯淡了一番。听得出来妻子似乎心情不是那么好,我得赶紧去她那边。

挂了电话,看看身旁还在酣睡的梁玉珍,没想到她的睡相还挺可爱的。

「芸娟她让我过去,我先走了。不早了,你也该起床了吧!」

她懵懵懂懂地嘤咛道:「去吧去吧——」

我赶到芸娟那时,秦伟已经走了。一进门,妻子就拥入我的怀里和我热吻起来,我也刚睡醒,脑子朦朦的。昨天是真的跟梁玉珍弄累了,但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妻子这突如其来的索求。

看妻子这情况,应该是像梁玉珍说的那样,秦伟那种急性子没能满足妻子。

我真是用尽残存的一点精力跟妻子做了一次,差点没死在床上,虽然这次肯定没能让妻子尽兴,但至少起到了止痒的作用。

妻子也察觉到我是真的精疲力尽了,出乎意料外的是她竟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大概是因为压榨我的那个人是梁玉珍吧!

新一周的生活异常忙碌,我偷着空翻看了妻子的日记,秦伟果然是和我妻子不合拍,前戏就是在妻子身上一顿亲,感觉到妻子下面润了就挺枪上。妻子目前既没学会怎么引导男人,又因为跟秦伟不熟,羞于在床底之间交流,只能默默承受,最后秦伟爽完了,妻子却落得个不上不下。

我知道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很难受,但是这一周我和妻子都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去温存。

到了周三,我收到了叶紫嫣的邮件,说最近风声紧,俱乐部的活动只能暂停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本来指望着周末能藉此好好放松一番的。

听到这个消息,妻子也是难掩其失望心情。

不知不觉中到了周六,没有俱乐部的活动,周六清晨的空气都弥漫着索然。

我突然想到要不我联系一下梁玉珍夫妇吧,妻子应该也是愿意的,没想到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时,她告诉我,她昨天就跟梁玉珍联系过了,他们夫妇也因为周末俱乐部没有活动,早早决定趁着这个难得空档去看看父母亲。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又是一阵失望。

到午饭后,我和妻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日子平淡,连逛街也没了心情,躺在我腿上,妻子翻来覆去不安稳,似乎对狗血连续剧也失去了兴致。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比我更有精神,一把从拿过手机,看了号码又失望的递回给我。接过看到是周仓的号码,那晚在玉竹山庄见过后一直没联系,我都快忘记和他交换过号码了。

我还是装熟识的侃道:「喂,周兄啊,什么风把你的大驾刮来了?」

「哪儿有什么风,这不是正周末嘛,问候问候兄弟你嘛!」

周仓顺口说。

「有什么事?」

我问说。

「这不是最近俱乐部有事,闲得无聊嘛!有没有空?来我家喝点小酒。」

周仓说。

听到邀请,我心头隐约有点怀疑,因为周仓平常对妻子的欲望表现得太过明显。这事不好独自拿主意,我望向妻子。

「说什么?」

妻子小声问。

「周仓约我们去他家喝酒。」

我说。

「去呗!反正在家也无聊。」

妻子兴奋的爬起来。

妻子可能还没意识到,也可能意识到了,只是我不愿相信。说实话,她痛快答应我心里有些疙瘩,不过想到沐心如,也有点点喜悦,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周仓说地址时,我能听出他的语气很高兴,还一个劲儿叫我们快点,说在家弄了好多菜,还弄了好酒,准备烫火锅。

周仓的家在一个豪华小区,虽然不是什么大别墅,不过在市区来说,算不错了,毕竟这几年的房价涨得快赶上喷气飞机,这种地段,加上小区的环境,一平少说也得往万数。

两家居然离得不是很远,十分钟车程。到小区门口被拦下来,告诉人名确认后保安才放行。

有些人喜欢住下层,认为方便,有些人偏偏喜欢住高层,在他们看来上面视野开阔,反正现在有电梯也不用费力爬楼。周仓的家就在二十一楼,我和妻子从电梯出来时,感觉还有脱离地心引力的不适应,头有点晕。

周仓热情的迎接我们,走进家门就感觉到差别,装修得很豪华,上好木质地板,装饰、用具都是高档货。家里只有周仓和沐心如,来时我还想他会不会叫了别人。桌上已经架好火锅炉,摆着各种各样的食物,上面「咕噜咕噜」的煮着,远远就闻到香味。

我和妻子刚换好鞋,沐心如就端着洗好的菜从厨房里出来,简单的打了下招呼,她还是那样腼腆,见到我们脸都有点发红。妻子赶着过去帮手,她忙挥手说不用,快好了,但不善言辞的她拗不过妻子,很快妥协。

开始就准备得差不多,两个女人进厨房,不一会就全准备好。席间我们闲聊着,知道沐心如是个全职太太,天天不是跟着周仓应酬,就是闲在家。周仓不时劝妻子,没事时可以多来家里玩,约沐心如出去转转,妻子痛快的答应。

沐心如不善言辞,全是周仓在说,她只默默的听着,不停为我们倒酒,偶尔点头才说上两句。

火锅很能烫,吃上一两个小时也没有问题,席间喝了不少酒,四个人喝下三瓶。酒是活跃在社交场合的催化剂,还真没说错,什么大事小事不止要在办公桌上谈,还要在酒桌上谈。

酒精让人迷醉、大胆、放开束缚,一顿酒下来,两家的感情亲近了不少,到后面,沐心如也能大胆插入话题中来。

喝完酒,两个女人忙活着收拾,我和周仓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茶几上泡了壶热茶用来醒酒,但我们都没喝。周仓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后,他拿起火机来给我点火,我本想拿过火机来自己点,周仓没有收回,执意道:「这俱乐部里,就我数我们俩年龄最相近了。」

我笑了笑,顺着他的话题询问一番他的年龄,原来他和我同岁,我大月份。

得知我比他稍大一点后,他就开始称呼我为磊哥,无形之中,我和他的距离又被拉近了。

周仓居然不跟我聊女人,聊起了公司、交际上的事,这让我稍稍有些诧异,通过交谈才知道,他是个只在有女人时才聊女人的人。听他讲了不少发家史,没想到他大学毕业后就出来闯荡,现在的公司是他一手闯出来的,这让我羡慕的同时,也有点佩服,让我对他的看法改观了不少。

「你们在聊什么呢?」

正聊得起劲,两个女人从厨房里出来,妻子正擦着手问。

妻子出来,周仓脸上的一本正经消失不见,有点猥亵的笑说:「聊嫂子你的漂亮呗!」

「哎哟,我什么时候成你嫂子了?你家心如这么漂亮,整天还没看够,有那么多心眼看别的女人。」

妻子不屑的回道。

喝了些酒,两个女人脚步都有点虚浮。沐心如穿着条黑裙,胸前挂着围裙,远看过去,在那一剎那我差点看成女仆装。

「你弟妹是好看,嫂子你也好看嘛!」

周仓将走来的沐心如拉进怀里说。似乎当着外人有些不适,沐心如起初还极力挣扎,但被周仓死死抱住不放,挣了两下无果,只得红着脸妥协。

「油嘴滑舌,难怪沐心如会被你骗得团团转,还这么死心塌地。」

妻子坐到我身边说。我拦住她的细腰,她居然没有不好意思,大方的躺在我怀里。

「我可没骗,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周仓反驳。

「没骗?谁信,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心如这么老实,在家肯定常常被欺负。」

妻子从我怀中挣扎着坐起来说,我郁闷的把她拉倒。

「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在外面我是主人,在家里,她才是主人。」

周仓说着溺爱的抬起沐心如的下巴,欣赏似的说。

这句话惹得我和妻子笑起来,沐心如说:「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有这个心就行了。」

「天地可鉴。」

周仓还望着沐心如,说完凑近,在那张殷红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沐心如没想到周仓会这么做,想躲避时已经晚了,加上下巴被周仓捏着,两人亲了个正嘴。沐心如起初还有点躲闪的意思,不过很快就沉醉其中,闭上双眼享受,忘记了我和妻子的存在。

我不知道周仓是不是故意的,但这一手确实厉害,差点让妻子窒息,我抚在她腰间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揉捏,她轻轻扭动着细腰回应。

周仓夫妻热吻了很久才放开,沐心如的脸比熟透的苹果还红,软软的靠在沙发上,只剩下重重的喘息,看来她很少在这种情形下和周仓这么投入。

估计看得有些尴尬,安静的气氛也有点让人燥热,妻子找着话题说道:「你看,还说没欺负心如,这么快就欺负人了。」

「这可不是欺负人,是我们爱的证明!」

周仓厚颜无耻的说,惹得沐心如脸更红了,撒娇似的拍了他一把,不过手被周仓攥住,羊入虎口。

「屁哦!」

妻子啐道。

「不信?我们这是真爱,到哪儿都敢秀,你们敢吗?」

周仓边揉着沐心如的手,边挑衅说。

「别在这儿胡乱怂恿。」

妻子看了我一眼说。

「不就接个吻嘛,有什么,国外这都是传统。再说那些求婚的、求爱的,在大街上接吻多了去。」

周仓说,连沐心如也饶有兴致的望着我和妻子。

「胡说八道,歪理邪说,我才不听。」

妻子羞愤的摀住耳朵。

「都什么年代了,你们既然相爱,还怕这点事儿?」

周仓继续刺激。

不止妻子有些受不了,连我都被激起兴致,扳过她的俏脸,在她目瞪口张下亲了上去。起初妻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紧张的闭着嘴,不过因为我的刺激,加上酒精的缘故,很快就投入,抱着我脖子开始回应。

我虽然在和妻子亲吻,但还没那么快陷入,趁机看了眼周仓夫妇,两人的手紧紧攥在一起,看出两人都有些激动。

周仓紧紧盯着我妻子的身体,眼中的光芒远胜从前,像是急于撕开妻子的衣服,爬到她身上般,手还不自觉的揉捏沐心如大腿。沐心如还是有些心神,担心出丑,死死夹着大腿,不让周仓深入,但现在的刺激已经够让敏感的她难受了,眼中的水雾流动更快了。

不想让人看春宫,意思一番后,我果断地放开了妻子。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沉醉,妻子陷入其中,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意犹未尽的样子。

「怎么样?」

我故意问说。

周仓咽下口唾沫,在妻子回神前收回了放在沐心如腿上的手,灿笑道:「开个小玩笑,不用那么认真。」

沐心如似乎受不了这暧昧的气氛,起身说:「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现在满意了吧?」

妻子嗔怒说,语气娇柔,有些生气,还有点享受。

「嘿嘿,我没什么坏心,只是想考验两位的感情。」

周仓心满意足说。

「你慢慢考验,我去上个厕所。」

喝了不少酒,感觉有点急,问清了厕所位置,我起身走去。

周仓家的装修有些偏西式,厨房正对着大厅,去厕所要穿过厨房,转角上过了走道才是。经过厨房时,我看到沐心如正在里面切西瓜,她脱下了围裙,里面是条家居休闲长裙,有些宽松,但很薄。

我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她没发现我站在门外,弯腰埋头切得很仔细。从我的位置看去,正好看到沐心如高高翘起的屁股,虽然没穿得很性感,但她无时无刻散发出女人含蓄、羞涩的气质,还有那高挑的身材,已经足够激起男人的欲望。

我脑中浮现起她在床上真被男人干时会是什么样子,看起来这么娇柔,像是被风一吹就会折断的女人,承受得住男人猛烈的、狂风暴雨的进攻吗?女人一旦在男人面前败下阵来,男人的兽性会来得更强烈,不但不会停下,反而会进攻得更狂野。

不知不觉,我想得浑身有些发热,伸手揉了揉下身,安抚着它,让它不要钻出来捣乱。可越揉越痒,越看越想,不觉慢慢朝着沐心如靠近。走到她背后,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更加陶醉其中,我不由把头靠近,从背后仔细闻着她的秀发、脖颈。

终于察觉到有人在身后,沐心如吓得惊呼着转身,手中切西瓜的小刀掉落在地,乒乓作响。

「心如,怎么啦?」

周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即使看到是我,沐心如还有点心神未定,不知我为何会悄悄出现在身后,她苦恼似乎的看着我回周仓说:「没事,不小心盘子掉地上了。」

「小心点。」

周仓叮嘱说。

「知道啦!」

沐心如长长松了口气。

我没有让开,沐心如近在咫尺,闻着她吐出的幽香,不禁有点心神躁动。

「能……让一让吗?」

被我堵住灶台边,等了几秒,见我依旧没有让开的意思,沐心如说。说话时很腼腆,像是在求情,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我。

我受到各种刺激、各种吸引,居然作恶似的想调戏沐心如一番,不但没动,反而进一步靠近:「你在干什么?」

「切西瓜给你们送去。」

沐心如示意身后案桌上的西瓜片说,就是不敢抬眼看我。

她被我逼得慢慢后退,直到抵上身后的案桌,无路可退。我直直伸手,隔着沐心如去拿她背后的西瓜,她起初以为我想要干什么,吓得缩成一团,像只受惊的小鸡,直到我拿起案桌上的西瓜,她还是有点怯生生的,紧紧靠在案桌上,上身后仰着。

沐心如想躲避我,但她不知道的是,这样的角度,我不只能看到她深陷的锁骨,连胸前的大片雪白和淡蓝色可爱的罩边也看得一清二楚。这种直接的视觉冲击,让我的细胞全活了过来,只想仔细看清她每一个表情,每一寸肌肤。

沉醉其中时,沐心如触电般缩着身子,可身后就是案台,根本无处可躲。察觉到她的异状,我回过神来,看到下身龙头已经苏醒,挺立如柱,直直顶住她的蛮腰。

尴尬的抬头,沐心如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她像只被逼入角落的小猫,默默承受着,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看到她眼中的乞求,我不想太过逼迫,咬了口西瓜,退后掩饰说:「真甜。」

我退到几步外,沐心如才敢活动,蹲下捡起地上的小刀。我借机退出厨房,经过这一闹,尿也没那么急了,但为了不让周仓和妻子看出破绽,我还是上了趟厕所。

调戏了下沐心如,感受到她别样的风情,心里很爽、很舒坦,可当回到客厅的剎那,有点晴天霹雳。沙发上,周仓和妻子已经拉近距离,坐到一起,他握着妻子的手,两人正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

没想到妻子和周仓这么合得来,也说不清为什么,心里就是都点怪怪的,我想如果换成是钱浩或者是霍立翔,哪怕是苏峰,我都会觉得好一些。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刚才没有从沐心如那里占到太多的便宜,而现在,沙发上的两人看起来明明是志趣相投、情投意合,聊得很开心嘛!

「来,吃西瓜啦!」

刚从厨房出来的沐心如还不知情,她欢快的喊道。

现场有点乱,我没来得及躲闪,沙发上的两人猛地都抽回手来,沐心如也端着盘子楞在哪儿。

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妻子,她欣喜的招手道:「老公,你快来,周仓还会看手相呢!他说我的爱情线很长,我们一定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我看了眼周仓,不知该说他老套,还是该说妻子太笨,这事儿居然也信。还是那句话,女人遇到某些事,特别是听到好事时,智商真容易变成零。

几人心里都理解,也没谁真生气,只有被惊住了而已。

我笑着走过去说:「是吗?」

「嗯!」

妻子退后,让出个位置。周仓只笑了笑,不着痕迹的退后。

沐心如走近,把盘子放在桌上,缓解尴尬的气氛道:「吃西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冻着呢!」

大家都聪明的借着台阶开心的吃西瓜,闲聊起来。

不知是都有心,还是无意,我们聊得很畅快、很晚,气氛也越来越沉淀,那股氛围在四人中蔓延,连妻子也察觉到其中的味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