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月野影也的小说 作者月野影也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人形游戏 人形游戏

    世界之初乃是一个混沌世界,在混沌中阴和阳之神诞生了,这两位神就是爱西丝和塞特,他们又生出了风、火、地、水等四神,於是形成了世界。其中有块大地称为爱西丝大陆,也就是本故事的背景。  每位神都创造出和自己相像的人类,但是人们无法理解到人与神共存的道理,因此战乱四起。此时深深感叹的众神们,乃决定找出一位指导人类的领导者,他们让这位领导者有长生不死的能力,称之为「天帝」。天帝的名字叫夏里恩,他是由众神之父母——阴阳神所遴选出来的。

    月野影也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人形游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形游戏》,是作者月野影也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之初乃是一个混沌世界,在混沌中阴和阳之神诞生了,这两位神就是爱西丝和塞特,他们又生出了风、火、地、水等四神,於是形成了世界。其中有块大地称为爱西丝大陆,也就是本故事的背景。  每位神都创造出和自己相像的人类,但是人们无法理解到人与神共存的道理,因此战乱四起。此时深深感叹的众神们,乃决定找出一位指导人类的领导者,他们让这位领导者有长生不死的能力,称之为「天帝」。天帝的名字叫夏里恩,他是由众神之父母——阴阳神所遴选出来的。

《人形游戏》 续之幻影大战 免费试读

(1)

自上次打败克罗姆洛克,宫廷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实际上更大的危机才开始……

上一次的失败使得淫祷族不得不想「新的方法」。

适时,苏我影虎因长期被囚禁在地下室,使的他执政意愿低落。虽宫廷中传播著夜摩都姬不是人类,但那天打斗时,他并不在场,他无法确定。而且都姬的美,让他无法抗拒,夜夜狂欢的温存,还在他脑里回荡。他也知这样下去自己的幕府会亡命,他心想要把王位让给正室的儿子大慧,於是他把大慧找了来。

「大慧啊!老爸年龄大了。」

「最近又被病魔纠缠,想把王座给予你。」

「老爸看你蛮庄重的,应该能肩负这个重任。」

「可是啊!老爸,我大慧武艺不精。」

「且没领导经验,怕辜负了您的好意!」

「别怕,从今天起我教你武功。」

「不到几天,就可学得八成的招式。」

「至於螺旋力,只有靠你自己了,好好修练吧!」

再旁监视的灯鼓,听到了这个消习马上化做一阵烟消失了。

回到了夜摩都姬的寝宫,看到都姬与两名没见过的女子。一个身材姣好妖挠的女体,在都姬的比较之下,毫不逊色另外一个身材娇小,白皙的皮肤,穿著隐隐约约公主服;好像可以,看见里面般,粉红色的乳晕,乍隐乍现。

「进来吧,别在外面偷看,这两个都是自己人!」

「这个较丰满姣好的叫晓谕。」

「另外这个叫舒心。」

「影虎的事,我已经知道,我也有了新的计划。」

「而你们三『组』首领,因上次已被敌人知悉模样。」

「恐怕已被敌人复制了形体,为了保险。」

「你们将改头换面。」

「而这段时间,将由她们两个担任保护我们的重任。」

巴儿还是一如平常的玩耍,想著自己哥哥那粗壮英挺的,阳具不禁泛起了一阵春意,蜜穴流出了阵阵的淫水;那不听话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又是桃红色的乳头又是湿漉漉的小穴,间或菊花蕾,处处无不在身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电波——不到一会儿就丢了。

奇怪的是这次灯鼓竟然没有出现,令巴儿有些不解。

过了几天继承典礼开始了,典礼上影虎宣布了退位,并宣布新的幕府继承人:苏我大慧,影虎决定与影胜一同离开,爱尔兰大陆到离岛几千里的岛上修行,也许不会再回来,一切看情况而定,说完喝了杯酒就上路了。

夜摩都姬装的很黯然,把自己的的忍者部队(共三千馀人:包括「上忍」、「中忍」、「下忍」三千及後备数百人)交给了巴儿後也离开了,众人以为都姬的时代过去了,政治将清明了,於是在那天典礼众人狂欢,当然也包括了邻国(兰巴斯)嫁给大慧的公主,「棋赛岚」一个姿色奇妙但身材并不比都姬好的女子,穿著一袭性感的紫色婚纱,穿梭在整个典礼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典礼一直到深夜才结束。

大慧回到寝宫,虽然拖著疲惫的身躯,但也是想用看看外国货,想要食髓知味一番,棋赛岚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薄纱衣裳,头上梳了一个发髻真是艳波流转明眸可人。

大慧看得呆了,棋赛岚看到轻声笑了一声,才使大慧从梦中回魂过来,大慧也许是喝醉了,表现的与平时不像,大慧的手和舌头像有魔力一般,刺激著她的耳边,乳房,乳头,玉洞旁,甚至连屁股洞心都是如此。

大慧笑:「来吧!」一把棋赛岚放在床上,把她双腿放在肩上,他吸足了气,把玉棒对准了她的肉芽慢慢顶了进去。

棋赛岚璧上了眼,只感到下体传来一鼓前所未有的疼痛,突然大慧用力把整支肉棒插入内,她脑海顿成空白,她只要感受那波浪般一浪接一浪传来的快感。

大慧他先使「老汉推车」继而床边拗蔗,跟著什么旁门左道的招式皆用过,大慧最後用力一挺,棋赛岚便感到有些热热的水射进她的暖洞内,在泄的一霎她便失去知觉了。

就在同时,巴儿在房里猛喝酒,想著心爱的哥哥,跟别的女人,正在狂欢,心里就不是味道,这时化为大慧的夜摩都姬走进巴儿的房间,在巴儿一个不注意,撒下迷药於酒里,巴儿因太兴奋看见哥哥,喝完最後一口酒,就抱起哥哥,哭了起来。

巴儿突然发现,全身热了起来,那股热气更迅速的在全身蔓延开来,使得四肢柔软无力,都姬见到巴儿脸颊透红,知道喝下,的春药正在起伏,都姬便起身到巴儿身後,开始按摩著她的肩部,巴儿受到春药影响,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她还不知大慧是都姬变的,按摩一会肩膀之後,双手顺应势下滑,轻抚著她的上臂小臂,慢慢的,游移到掖下,轻轻的搔著她,他拨开了巴儿的长发,找到了她的双耳,轻轻的抚弄著她的耳垂,再慢慢的划著圆圈,缓缓的移到雪白的粉颈,再从颈部滑向胸前,这使得,她的呼吸紊乱了起来,但是都姬却并不立刻侵犯她的玉女双峰,只是顺著从两旁划过,同时脱下了她的外裳,和内裳,上半身只剩下一条肚兜,都姬并不打算停止,双手又顺势将巴儿的下半身脱得只剩亵裤,使得她绞好的身段显露无疑。都姬依然面不改色的爱抚著巴儿的每寸肌肤,或轻或重,或捏或压,或急或徐,眼看著巴儿已是双眼无神了,都姬懈下了她的最後一道防线,让她完美无暇的玉体完全呈现在眼前,而那双另女孩发狂的双手,终於攀上了巴儿的玉女峰,从山底缓缓的上爬,至山腰盘旋良久,最後才登至峰顶。不听话的蓓蕾,逐渐的硬挺起来,而自己的神秘处也湿润了起来,都姬操纵著那双灵巧的双手,在巴儿的双峰把玩了半个时辰之久,才转移阵地,往大腿内侧攻去。一支手在两条大腿内侧来回不停,轻轻的爱抚著,而另一支手,却在她的神秘部位旁,绕著她的神秘部位划著,一次,二次,三次……

强烈的快感窜上脑门,但是另一股空虚感也渐渐充斥著巴儿的身躯,渴望著那被爱抚的她不禁终於挺起了腰肢摆动著。他奋不顾身地冲进去。

「啊哈、好舒服,」巴儿不知羞耻地呻吟著。

「啊、好热……好紧!」

二人沉溺在欢愉中。虽然这是乱伦,但却弥漫著一股畸形的快感。夜摩都姬紧抱著女儿身体,全身震动著。都姬再度达到高潮。

「嗯……啊嗯……」

在慌乱的喘息声中,两人的唇又贴上了。

温柔地紧抱著倒在自己胸前的大慧(其实是都姬)。

巴儿细语道:「我爱你!大慧……」

这时都姬变化为原来样子。

「再等一下下,你的身体就会是我的了!」说完,都姬的指尖滑向她的胸前。

「啊、嗯……」

耳畔的气息让她忍不住呻吟著。但马上觉得羞耻而闭上嘴。可是都姬仍是不放过她。

用唇舔著耳垂并搓揉著。然後再移到脖子上。接著是双峰。她已忘了要抵抗,正全心全意地接受著。

爱抚的动作由胸部,转移到最令人害躁的部位了。用牙齿和舌头转动她的乳头,感觉她的背筋在抽动。手掌紧握满是汗水的乳房。她的呼吸早已乱了。右手手指由下腹移到她秘部上方的阴毛。已被汗水和体液弄湿了。都姬轻轻地以指尖拉著。

「啊、呜……」

又痛又快乐又麻痹。感觉到自己要分泌出新的蜜液了。

接著,都姬温柔地搓著她的花瓣。当碰到最敏感的部位时,她的唇微动,且发出甜腻的呻吟声。

「嗯、嗯、啊……」

「有什么感觉就尽量叫出来吧!我也喜欢这样!」

此时,都姬脸上泛起不怀好意的微笑。

她的指头伸进巴儿的秘唇。蜜液已黏满手指。

「巴儿现在反抗也没用的……」

「请别说那么无耻的话!」

都姬也是不得已。

-啾啾、啾啾。

「嗯……嗯、嗯……」

都姬将沾满爱液的指尖伸进去自己的秘处。发出黏稠的声音。过一会儿後,眼前的指尖竟拉出长长、黏稠的爱液丝线。从指尖可嗅到一股淫荡的味道。都姬马上将指尖移进自己的嘴里。

不久,她的思考已变得不正常了。都姬确认她觉得自己的手指很美丽後,就紧紧抱著她,互相传达彼此的鼓动与热情给对方。一边温柔地爱抚她的背,一边叫著她的名字。

「好女儿,我会让你更舒服!」

都姬微笑著,把自己压在巴儿的身上。两人的丰胸互挤著。乳头和乳头相合的快感。突起的部位都那么重重地埋在对方乳房中。

「啊哈、嗯……乳头、乳头在摩擦!」

巴儿的声音,因这女人与女人间的淫悦而显得兴奋。

不久,都姬将身体往下移,把脸埋在巴儿的大腿间。深深吻著已濡湿的桃色秘贝。纤细的舌尖在水音的秘处来回钻动。当唇吸吻著充血的肉豆时,巴儿达到第二个高潮。

「啊啊啊啊!」

——咻咻咻!从激烈收缩的阴道中喷出的爱液,弄湿了都姬的脸。但都姬并不躲避。但在那一瞬间,都姬脸上沉溺於情爱的表情不见了。从下面窥伺的表情像是在执行某项任务。她念了短短的咒语,结印。接著巴儿的脸开始充满昏眩的光辉。

看见都姬突然停止动作,巴儿撒娇地叫著。

都姬慢慢地抬起头。看著女儿慢慢在淫荡的叫声中死去,自己慢慢变小,身体一直旋转,随後冲进女儿密穴,在其中像阳具一般进进出出,在巴儿最後死亡前的一声淫叫,化为一道光,冲进巴儿体内,不到一会拥有巴儿身体的都姬,站了起来。

「真不错天衣无缝!」,对於死去的巴儿,她只有说,为了统治整个爱西丝大陆,她只好这么做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这也是为什么要把忍者部队给巴儿的原因,一旦影虎一走,她非正室,大势将去,这样一来,才可继续拥有大权,也同时证明「取而代之」的法术有效。

这时,在远方的淫祷族,正派「幻影部队」前往飞鸟国,大战将开始。

(2)

拥有巴儿身躯的夜摩都姬,觉得自己以高小妖精的身份,寄身自己与凡人生下的肉体里,有些不能适应,但觉得自己女儿确实也长大了,桃红色的乳头和经人事几次但还蛮紧的蜜户,都让都姬有些想要寻找一些淫秽的消遣,来满足这易动情的躯壳,但想到自己还有正经的事还没做好。

摇一下子手,就出现了灯鼓,深雪,小枫还有松明晓谕,舒心几人,她们看见主人已成功的变成巴儿,都为主子高兴了一会。

都姬说:「晓谕,舒心你们去找几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来!」

「记得,姿色要佳,从中忍以下那两千多人找!」

「而且要是净洁之身,快去吧,不要出错!」

说完,她们俩就消失了。

「剩下来的过来喝下这个。」她们几人照办了,不到两个时辰,晓谕和舒心回来了,身旁多了十名女孩,每个人,都被绳子绑住,嘴巴也塞住,无辜的眼神看著巴儿。

巴儿说:「不要怕不会有事的。」

然後撒下「安睡粉」,不过一阵子每个女孩都安然睡去,巴儿看著这些含苞待放的女孩,阴森的笑了一下子说:「小枫过来挑个女孩吧!」

小枫挑了个与自己感觉相类似的女孩,然後把她们都松绑了,在这时巴儿拍了一下小枫腹部,接著小枫吐出了刚才喝下的药,奇怪的是药变成了蚕丝,把小枫和那女孩包成一个蚕蛹像一个人一样高,接著深雪和灯鼓也挑了两个女孩,照样把药吐出来,然後也变成两个蚕蛹,巴儿把松明叫过来,看著她伤残的身躯,也找了个女孩给她,松明也依样变成个蛹,巴儿叫晓谕和舒心留下一名女孩,把其他消除被俘的记忆然後放走,顺便把这些蛹藏起来,由她们负责守护到她们破蛹而出,然後就叫她们下去了。

巴儿把剩下这名女孩脱光了衣物,自己也脱光,把自己那桃红色的胸部,与那名女孩青涩还没发育的胸部在那里摩擦,慢慢的压了上去,把她自己全身紧接著那女孩,慢慢蠕动慢慢的她陷入那女孩体内又慢慢浮现,这时,女孩长的跟巴儿没有两样,到是巴儿的身体变得更为白皙,乳晕也变鲜红色与少女一般,也又有了处女膜,巴儿把女孩摆放床上给她喂了迷药以後,受到「印模法」的影响,憋不住就离开房间,去找大慧了……

在这时城中来了几名身著异衣物的男女,一直往宫中走去,其他百姓不疑有他,就继续工作,没去报告。

巴儿来到了大慧房前,看到了这一幕,蜜水不禁流了出来,原来是看见棋赛岚低著头,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微启的朱唇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呻吟声。

大慧亦发兴奋,那话儿更加卖力抽动著,抓著她乳房的一双肉掌更加狂烈地爱抚著;灵活的舌头,也在她雪白的背部不断的舔著。寝宫内,两人营造出无比浓厚的春色巴儿放眼一瞧,只见棋赛岚娇躯横陈,衣衫零乱,双峰及下体,尽皆暴露出来;左手食、中二指捻著鲜红的乳头,右手中指在湿答答的桃源洞内尽情挑动,口中不时娇喘连连,棋赛岚不断将高翘的屁股挤向大慧的腹部,而大慧更加拼命地驰骋著,两人战得一脸酡红,汗水淋漓。

再过不久,只听得棋赛慧「嘤咛」一声,全身起了痉挛,大慧便即紧紧抓著她的双乳,向前用力一顶,两人尽皆「啊」地叫了出来,双双获得了最大的满足。

顿时两人身子一软,坐倒在地。大慧紧紧地抱著棋赛岚赤裸的娇躯,一张脸在她柔腻的红颊上细细摩擦著;棋赛岚吁了口气,闭目不语。

大慧抚弄著她耳鬓的发丝,在她耳边吐气道:「心肝,快乐吗?」

见她不答,便伸出舌头舔著她额头上的汗珠。大慧爱极了棋赛岚,恨不得能和她连连出战,只因阳精方泄,阳物疲软,只好将她搂在怀,手指轻捻著她那晕红的乳头,过那肌肤之亲的乾瘾。

棋赛岚伸出纤细的双手抚摸自己的身体,但觉肌肤光滑细嫩,身段柔美;妙目一眺,只见自己有一对高耸挺拔的乳房,红色的乳晕缀上美丽突起的乳头;当身体挪动时,双峰微微颤动,自己也感到撩人心弦。

轻抚著自己从腰枝到丰臀的曲线,心中不觉兴起一股继续抚摸的强烈欲望。

「我好美啊……哦……」

棋赛岚心中呐喊著,向上翘的乳头,充满了无法抗拒的诱惑,但棋赛岚实在太累了,不一会就带著笑容昏睡过去。

巴儿在外头伸手在自己细致柔腻的乳房上揉搓抚摸,纤纤玉指也不断地捏弄著乳头。

「啊!好舒服……」

巴儿身不由己地,右手从纤细的腰枝一路抚摸,直至一处隆起而丰满的草丛地带,手指拨弄了一会儿,接著又向下移到桃源洞口,在两片娇嫩的肉瓣上轻轻抚摸,巴儿初时红著脸,从鼻上轻轻吐气,继而气喘嘘嘘,紧接著转成阵阵的呻吟声,偶尔夹杂著诱人的浪叫。

原本睁开的双眼,也变得半开半,最後妙目紧闭,朱唇微启,陶醉在自己创造的太虚幻境中。

巴儿每一个动作,看在「精」神恢复过来想出门的大慧眼里使大慧想起那次兄妹交欢的快感,只见巴儿娇躯横陈,移肩扭腰,撩人遐思。左手爱抚著颤动的乳房及翘起的乳头,右手拨开桃源洞口的两片肉瓣,对著小巧的阴核揉捏捻转;这时淫水如匮堤般从肉洞中渲泄而出,沾湿了阴核、肉瓣及丰满的丛草,使得黑色的丛草看起来极为光亮晶莹;大慧见巴儿的淫水涔涔流出,满意地点点头,把她抬起来到床上,便将阳具正对花瓣的洞口,慢慢插入。

巴儿突然感到有什么硕大的硬物插入了自己体内,不由得痛得浪叫了几声,渐渐不再痛,双手拼命地揉搓著坚挺的乳房,兴奋地扭动著腰枝。

阳具抽插著,甜美的感觉从腰枝传上来直达脑海中,刺激了女人的官能,巴儿已经完全陷入兴奋的旋涡中。

阳具不断进出,配合著这样的动作,肉办陷下去又翻转出来,每一次都带出许多淫水;巴儿犹如狂风骇浪中的小船,不断折腾。为时不久,巴儿终於忍不住了,浪叫一声,全身发软,两条腿颤抖地挺直了……

大慧抓住她头发的手开始操纵,让她的头前後移动,红通的肉棒就像活塞一样在她的嘴进进出出,而她也陶醉在那样的摩擦感觉。

大慧便让她的头自由运动,自己伸出双手,在巴儿颤动的乳房上揉揉捏捏。

大慧采取立姿,巴儿跪在他的跟前,两人你来我往,互相取乐,彼此都兴奋不已。

过了一阵子,大慧渐渐地跪了下来,而巴儿配合著他的动作,也由跪姿转换成趴姿;原本握著肉棒的双手,也不得不放手,用两手掌撑在地上,承担上身的重量大慧这时双手也放开她的双乳,左手抓住巴儿後脑勺的长发,一前一後地推动,而右手在她柔嫩白晰的裸背上抚摸著。

两人变换姿式,配合得天衣无缝,巴儿得嘴始终吞吐著他那雄壮的肉棒,只见巴儿卖力地吞吐著,全身随著前後颤动,鼻中不时吐出热气,双颊一片酡红。

大慧见她办事认真努力,便伸出双掌抱住她丰腴的臀部,低下身来用舌头不断舔著她裸背每一寸肌肤。舔将完毕往巴儿那湿淋淋的桃源洞口插将下去。

巴儿全身一颤,立即加快了摇摆动作;大慧也迅速操作著阳具,她的桃源洞中抽抽插插巴儿欲火高涨,早已到了忘我的境界,口中不时发出撩人的呻吟。直到两人不支倒地。

(3)

两人累倒以後,次日,巴儿比他们俩早有了知觉,看自己衣不蔽体,那美丽的玉体,在清晨曙光的照耀之下,又是别有一番风情,想到自己再不走会被发现,趁两人还没醒之前,双双点穴,在棋赛岚阴户里塞入「任般淫欲蝎」和给大慧服下「历久弥坚螯」後,悄然离开。

回到寝宫中,看到晓谕来了,晓谕把地道拉开(原来她们在下开出一个密室),巴儿把床上那名与自己一样貌的女子一同带下密室,把机关也关上,地下有四个蛹已经慢慢孵化,巴儿摆下四面铜镜,把与自己一样的女孩摇醒,随後与晓谕躲了起来,蛹慢慢裂开,从中出现了灯鼓、松明、深雪、小枫形体的女子,那名女孩还没叫出声音,就被四人给分尸吃光了。

过一会儿,那几名女子慢慢起了变化。从四名女子身上,皮开始皱起就像人乾一般,然後开始脱壳。从里面钻出被挑上的那几名女孩,她们都被镜中的自己吓倒。

「这真是我吗?」

看著自己娇嫩身躯的女孩们叫了出来,巴儿出现说:「太好了!完全没有破绽,灯鼓你放松,吐气。」

不到一会灯鼓说:「巴儿,还有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脸不知情的小女孩表情,有点不知所措。

巴儿说:「灯鼓出来吧。」

「是的,主人!」那名女孩说。

巴儿说:「你们放松时,就是原本的女孩,你们在她们体中,静观一切,危急时你们就出来,你们与她们是一体的,你们想让她们忘,她们就想不起来,好好观察敌军吧!你们最好在她们睡觉时行动,一切小心!」

随後四名女孩恢复过来,完全不知之前的事,巴儿带出地下室说:「你们回去吧。」

她们就回去了。

此时宫中出现几个幻影,在瞬间抓走几个侍女,不到一会,侍女头上印著奇怪的图像,图像渐渐消失,这时巴儿想看自己养的蝎和螯有什么效用,就摇起了鼓。

在大慧房间,他们因受到蝎和螯的作用,已身不由己的狂乱起来。呈现了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一个全身赤裸的绝色美女,倦懒地横陈在床上;看她全身白晰粉嫩,肌肤细腻无比,身段玲珑美好;细长雪白的纤纤玉手,在自己那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支手更是伸出修长的玉指,在两腿之间的桃源洞口上拼命地东拨西挑;洞口不断地流出甘泉,把桃源洞口附近的丛草地带弄得湿润不已。

在大慧尽情的抚弄之下,那绝色美女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声,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欲火,大慧喉中发出一声低吼,顿时淫心大炽,怒涨的肉棒似乎要把裤裆子给撑破了;不由分说,立即跳上了床,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紧紧搂住了棋赛岚,在她全身上上下下疯狂的吻著。

这个赤裸裸的绝色美女,把自己的脸颊沾得黏答答的,好不快乐,待欲起身,才发觉自己竟头昏眼花一倒下便呼呼大睡。原来是刚寄居棋赛岚的蝎子初醒,太过兴奋,竟把棋赛岚的精力吸尽,害她不支倒地。

大慧看到这一幕觉得扫兴,但实在憋不住了,这时端茶的侍女适时进来,在淫祷族「幻影术」的作用之下,侍女不起眼的身材竟楚楚动人,侍女脑波也不正常化,大慧急忙脱掉侍女的衣服,疯狂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吮吸,她那鲜红的葡萄,右手便迳往神秘的……抚摸。

这时,她那浅沟的泉水,洪水般的流个不完。於是他伸出中指,顺流泉,侵向浅沟,慢慢往里面钻,钻入没多深时,侍女皱眉叫道:「啊……痛……慧……慢点儿……」

侍女略感疼痛,轻声说,同时双手触到大慧那「活儿」,猛然一惊,道:「哦!嗯!啊!这么大!……」

「没关系,我轻轻的就是。」

一边狂吻,一边用手大力摸揉双乳同时,试探将手指再往里探,又不时将手指……在那粒「珍珠」……这一来,浅沟的水,更是越来越多了。

「阿喔……嗯……嗯……嗯……」边说,边把手伸出来,往那「活儿」一抓,此刻已通货膨胀,原本像蛇般,刹时变得更耀武扬威。独眼蛇头一动一动,使她缩手不迭。

大慧笑道:「怎么样,够大吧!」

「啊!主子,你的这么大,我恐怕……」

「侍女妹妹!你放心,我会慢慢施工的。」

在她玉手拨弄下,大慧更是欲火冲天,浑身火热,便拨开她的……用一只手托在她的……使她的花蕾更为凸出。另一支手扶「活儿」,在蛇洞口一探一探的,单眼蛇头慢慢挤入窄门里去。大慧怕她一时适应不了,便按兵不动。但是,蛇头被宝蛤那两片贝肉紧紧夹住,四壁软绵绵的,舒服得很。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侍女感到……里痒、麻,非常难过,只听她轻声道:「主人!我里面很痒。」说完,……往上挺了一挺。看来,她欲火已高升,已忍受不了,希望独眼蛇再深入,继续向里深钻。

於是,大慧慢慢推进,就像大军入山洞一般的小心。蛇头一点一点地推进,只见侍女皱眉,痛苦之状,溢於言表,不由把心一横,暗道:「长痛不如短痛。」便用力一挺,七寸蛇身,已钻进去了一半。只听得侍女痛叫道:「痛死我了……痛……痛……」

她一面叫道,一面双手紧握尚未钻进去的蛇身,不让它继续朝里深入。此时蛇头已抵闸口,只要通过这道闸口,便达玉门深处,花蕾垂手可摘。但看了侍女眼紧闭,眼角挤出泪水,面色发青痛苦状,便按兵不动,停在攻击发起线,不再往前推进。

兵家有句话:「兵贵神速」,但对新开张剪这档事,可神速不得,否则,以後想再探玉门之趣,可就难了。於是,大慧提「活儿」,在闸门口进进出出,以减轻其痛苦,及增加其情欲大慧猛吸一口气,……一沉,独眼蛇朝湿润的阴洞,猛然钻入。

「嚓!」的一声,冲破了闸口,七寸长的独眼蛇,已全根尽入,胀硬的已塞满了整个宝蛤!

侍女这一下,痛得热泪双流,圈身颤抖,张嘴刚要叫出声来,马上被大慧用嘴唇封住,哭叫不得!想是真的很痛,只见她双手猛烈的推拒,全身也左右不停的动,大慧忙用力一抱,使她动弹不得。

「忍耐一点,这痛苦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痛了,而且乐趣还在後头。」

「不!不!我痛得很,快……快快出来……我的那里快裂开了……快……快……」

既入宝山,岂能空手回来,要是现在抽出来,那就前功尽弃了,而且大慧这时候正是「活儿」胀痛的时候!他可不管这些,便伏在她身上不动,尽情的逗她。

不知过了多久,侍女首先说道:「慧哥哥!我里面不痛了……但是痒得很。你可轻轻地……否则我……我怕受不了……」

「我会的!」说完,立刻把独眼蛇头缓缓抽出,又缓缓插入,如此有一刻时辰之久,侍女已是浪水如泉涌。娇喘微微,显得她苦尽甘来,同时粉臀猛往上抬迎合慧哥……慧哥见她春情如潮,媚态娇艳,犹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涨,紧抱娇躯,摆动大屁股如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进行,很快的泄洪了。侍女赶紧穿上衣服,摸著微疼有血丝的下部羞赧的出去了,但巴儿又摇鼓了,大慧刚泄的阳物又站起来了,大慧又叫名侍女进来,问她叫什么名字。

「小桃。」侍者回答。

大慧又急了,把小桃的衣物都撕裂了,他的气息更急促,手伸的更下,轻轻的揉拙小桃的双乳,猛张口向小桃樱唇上印去。这一阵急吻,吻得小桃透不过气来,娇喘连连,大慧由上而下,从小桃的玉颈吻到胸前的乳沟。他趴下去对小桃的奶头上,用舌尖舔了几下,又吮了几口,吮吸得小桃的奶头鼓了起来。

小桃喘息著,口中只会说「哎哟!」二字。但是,她的玉手却伸向大慧胯下,这一触及,心里不由一惊,暗道:「吓死人了,那有这么大的吗?他魁梧强壮,想不倒他这根东西也这么雄伟。你的东西如此雄伟,可得怜惜一点小桃!」

大慧把她大腿叉得开开的,溪沟向上挺,一看她牧草长得很多,连肚皮上也是黑黑的阴户鼓得和一个面包是的,两片贝肉,跟苹果一样的颜色,唇肉很厚。溪沟里,已开始冒水。用手将浅沟一分,贝肉就翻开了,上面就有一粒红红的珍珠,非常艳丽。大慧在吻摸她的红唇和乳房一阵後,伏在水果盘的中间,含住那粒……般大的葡萄,用双唇去挤压、吸吮,再用舌尖头舔,牙齿轻咬的逗弄。

小桃被大慧舔弄的心花怒放,魂儿飘飘,混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股浪潮直涌而出。

「哇!……别再……我泄了……哎哟……喔……喔……」

大慧忙将泄出来的泉液……抬头来问道:「小桃!你怎么这么快就泄身了,而且还泄得那么多哩!」

在做完以後,侍女就匆匆离去(这些侍女都是从十岁进宫,到二十五岁就可由宫廷招亲,嫁到宫外,要是这档事被传出去,那么就嫁不出去了)。大慧对自己毫无理性的冲动,感到十分不解与羞耻,怕对父亲有愧,一直在房间里懊恼。

在梁上观看的晓谕,虽然拥有一身的好身裁但对鱼水之欢这件事,仍然懵懂无知,在观看一连串精彩的好戏之後,脸上也泛起一片春潮,不停的抚弄自己双乳,期望也与大慧来一阵子。

这时巴儿又在传「心音」了,晓谕也传言回去说:「大慧受到了『历久弥坚螯』已经完全被兽欲控制,不得不一直行房,但她也察觉到敌人已经到了,叫巴儿要小心!」

巴儿这时也在想自己派出的舒心,不知如何了。

寻著上次敌人线索从飞鸟国一直到达一处不曾到的的地方,舒心觉得四周的环境与飞鸟国完全不同,从进入以来还未见到白天,从黄昏的景色一直到深夜的情景,她不知她已经走进淫祷族的黑夜魔界,忽然她靠近了有人守护的城堡,她机灵的化做一支蚊子飞进城中。在里面她看到了不像人类的形体,她四处窥伺,她随身停泊守卫身上,来到了一个房间,她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图像挂在墙壁(与侍女头上的一样)但舒心早就离开,并不知道淫祷族已侵入飞鸟国。

但令她惊讶的是,与三「组」首领原来样子一样的女子在与图像商讨大计(巴儿的猜想对了),她飞进一点想偷得消息,但没有多久被发现了,被一掌拍中,舒心因受到惊吓迅速化为怪兽状,舒心想听不到消息,把你们杀死也好,於是展开攻击,她「兽王拳」去,三名女子迅速逃离,三人一齐上,使出灯鼓的「火遁怪异?血炎狱」深雪的「水遁忍法『霜化』」!还有小枫的「木遁怪异?叶牙操」猛烈的冷空气打向舒心,红叶和龙卷风一起向她袭击。

那是红的像血的吹叶雪。舒心身上满是银光,但舒心似乎毫发未伤,使出「章鱼八脚术」把她们抓了起来,正要扭转脖子至死,突然墙上冒出强光,从图像里冲出打在舒心身上,舒心突然动弹不得,手脚被像光的绳子绑住,图像里出现了个巴儿影像的……不!是像大慧。不!是像棋赛岚(这原来是淫祷族三主合并得),他就在舒心前化来化去,每几秒变化一个模样。

他说:「我叫淫业,第一次见面,请多指教。」

言毕,淫业即迅速地将双手伸向舒心的衣物。刷!悦耳的撕裂声之後,舒心的衣物碎片如同雪花般应声而落,随著玉肌的颤抖,遍布在黄昏依旧绽放得的群花之上。

「啊!」青涩的白玉色少女雕像在刹挪间诞生於人世,未经人伦之悦的羞怯,令温柔的粉红色泽悄悄地征服纯白的领域。

「住……住手……啦!」舒心硬是将说到一半的话停住,因为她不想让淫业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

「啪!」舒心的脸颊上顿时挨了一记耳光,由於打的不是很重,所以在细腻的肌肤上,仅仅隐约浮现五道淡红色的粉痕。

「还没到主戏呢,别那么大惊小怪吗。」

不待舒心回话,淫业迫不及待地用她那红色湿润的舌面,像是在爱抚情人一样地舔著舒心那初受蹂躏的脸颊,来来回回轻柔地舐著。

「嗯……」湿热黏滑的的接触感在舒心的脸颊上稍做停留後,开始朝地心引力的方向作迂回前进。一道道晶莹剔透的轨迹在舒心的脸颊上、粉颈上形成多重既温柔又残酷的挑逗。

淫业将温柔的接触之吻围绕在初见起伏的青涩丘陵地带,丘陵顶端那小小圆环形遍珍珠的花园,正呈现艳丽的桃红色光泽。花园中心的青春玉果,也不落人後地向天际隆起。舒心彷佛置身天境。

「啊……啊」羞耻混合悦乐的浪潮,激烈地拍打著舒心那柔弱纤细的玉体,一波又一波席卷而来的欲火,不断地煎熬著残破不堪的意识。

「啊啊啊……」承受不住热情烈焰肆虐舒心,终於跌入混沌迷幻的幽之境,有若身处囹锢的无助禁脔,若有似无地传出低荡回响的呻吟。

「晕过去了呢。」淫业疼惜地望著舒心。

「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嘻嘻!」

淫业温柔地捧著舒心微红的脸颊,品尝著樱唇的滋味。

「呐!那里都湿淋淋的呢。」

淫业将注意力转移到那寸草不生的赤色肉沼泽上,那儿有著流自桃源仙境的精华,酸甜交织少女之蜜。肉色的河道有著平滑细腻的小小分渠,两岸微微浮动闭合的闸门,正忠心耿耿地替主人抵挡风暴肆虐後滥的花蜜洪流。黏湿光滑的沿岸没有丝毫草茎类的植物,彷佛倾诉著悠悠岁月的寂寞,正等待著温柔的勇者深入探幽。

「这就是你的味道……好可怜,你一定寂寞了很久。」

淫业小心翼翼地舔舐著源源不绝的花蜜,深处的石雕玉柱基底舔舐到花朵的蕾苞,轻柔地来回拨弄。与先前来到此境的探索者相互交错、纠缠,啜饮那涌泉不止的青春之露。

第一次沉没在茫茫欲海中的舒心,已经失去分辨是非的能力。在恍惚模糊的意识下,渴求冒险家闯入未经探索的少女迷宫的愿望,逐渐占有压倒性的地位。一次又一次的欲海波涛拍击著舒心的羞耻堤防,直到整个世界都淹没在黑色的情欲旋涡中。

就这样舒心渐渐晕眩过去,淫业说:「先把她关起来,你们行动吧!三『组』首领模样的女子们就行动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