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佚名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 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一个穿大红劲装,披黑色斗篷,发髻高挽的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英气的女人。  一个非常要男人命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全天下可能只有一个,她当然就是冷雪。  令黑道中人闻风丧胆的「玉女追魂」冷雪的那个冷雪。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一个穿大红劲装,披黑色斗篷,发髻高挽的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英气的女人。  一个非常要男人命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全天下可能只有一个,她当然就是冷雪。  令黑道中人闻风丧胆的「玉女追魂」冷雪的那个冷雪。

《玫瑰刀魔头神捕的较量》 (十六) 免费试读

大殿已经破败,灰沉沉的只有从窗棂射进的几缕残阳带来一点光线,照着地上一具无知觉的裸体。

“月儿!”

月儿一丝不挂地昏倒在地上,四肢无力地摊开,洁白的乳房、大腿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抓痕。

雪白的大腿根部有斑驳的血迹。

龙文不及照料月儿,目光一转,立刻看到佛像前的供案上独孤忍正在凌辱冷雪。

独孤忍和司马耐本来是一对亡命江湖的江洋大盗,仗着一身武功,见财劫财,见色劫色,无法无天,只求自己痛快。後来,巾上了天流玉王,才被收伏下来做了手下。

可是脾性却没有更改,天流玉王却也不多加管束,只要你把事情做完就行。*y玉王有很多这样的手下。

所以他的组织虽然能力很强,却逐渐臭名昭着,在江湖上逐渐孤立起来,只能秘密地存在。

今天他们看见龙文将潭若冰和洛天儿掳走,马上兴奋起来。他们知道龙文是个色魔,他会好好对付她们的。

美丽的、武功很高的女子被色魔强奸┅┅这样的想像让他们非常兴奋。

而更令他们兴奋的是龙文的两个女伴也被点了穴道,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路上他们已经偷听到他们的对话,龙文和月儿做爱的声音,以及冷雪的身份和刚才吃饭之前一闪而过的裸臀。

他们早就心痒难耐,想找机会干了她们两个。

现在机会来了。

而且不仅她们两个,还有二三十个神女宫的美女。全都倒在地上任人宰割。

“玉王只嘱咐我们要款待玫瑰刀这小子,并没说要款待他的同伴。”

“这小子是个色魔,他可以上的女人我们也可以上。”

他们找到了这样的解释然後用猜拳的方法决定了分配女人的方法。

独孤忍分到了冷雪和郎月,司马耐分到了剩下的所有女人。

独孤忍将冷雪和郎月抱到了大殿里面,她们根本就无力反抗。

他先将冷雪放在了佛龛前的供案上,然後在大殿的正中强奸了郎月。

那是极其残忍的凌虐,月儿被他弄得死去活来,最後昏过去不省人事。

但他却没有射精。以他的年纪,一旦射精就没有办法再奸淫冷雪了。

“一定要射在冷雪的身体里┅┅”他这样想着。

所以龙文一进来就看见他正在玩弄冷雪。

他强迫冷雪跪在桌案上,屁股高高地抬起,一只手将她细长的脖颈压在桌案上,另一手将她的长裙掀到腰部以上,使她光洁圆润的臀部完全暴露出来。

然後就将手指插进了冷雪的小穴。

冷雪当然想挣扎,可是被点了穴道後浑身无力,所能做的挣扎非常有限,除了叫骂以外,只能任他凌辱。

他玩女人的经验当然很丰富,没多长时间就感觉到冷雪的下体流出了很多淫液,小穴周围的肌肉开始收缩,彷佛要将他手指吸住。

痛苦的叫骂也逐渐转化成淫荡的哀求。

她的呻吟刺激了他。

“没想到这女捕快的身体这麽敏感,嘿嘿这下有的玩了┅┅”

他大着胆子解开了冷雪的穴道。

他见过冷雪的武功,如果两个人真较量起来,他不一定赢得了冷雪。

可她现在的状态,十有八九是没有办法运用武功的。

果然,冷雪发现自己穴道解开以後,立刻全身绷紧挣扎。

可是脖子被他死死压在桌面上,他又适时地加重了在小穴中搅动的力度。

冷雪只是把被压住的头转向了侧面,正好能看到大殿门口和昏倒在地的月儿。身体却在强烈的刺激下,无法控制地重新瘫软。

小穴中传来的感觉使她无法抑制地呻吟,眼中却流下了不甘的泪水。

这时她看到龙文奔进了大殿。

两人视线一对。

冷雪羞不可耐,“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一面重新扭动着身体,拼命挣扎。

白嫩的臀部夹着独孤忍的手左右摇晃。

独孤忍正专注地玩弄着冷雪丰腴的屁股,忽然觉得她又绷紧了肌肉挣扎,心中有一点奇怪。

“嗯?她还有力量挣扎?嘿嘿,看我怎麽玩你┅┅”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呻吟。

这声音淫靡无比,好像女子高潮时候快要气绝似的叫喊,却又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

然後他看见了一片胭红的刀光,这声音居然是这刀光所发出的。

还有龙文比刀光还要锋利的眼神和铁青的面孔。

“咦?世上还有这样的刀声?┅┅啊哟不好!”

这是他转过的最後一个念头。

因为他的头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飞到了大殿的角落。

龙文一刀斩了独孤忍,将他的尸体踢到一边。无头的尸体倒在佛像脚下,鲜血这才喷涌而出。

冷雪身上的压制一下子解除,无力地趴在桌案上。

龙文将她被掀到腰上的长裙拉下盖住她赤裸的臀部,然後将她抱了起来。

冷雪两手搂住他脖颈,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无声地痛哭。

“雪儿不哭了,是我不好,我已经给你报仇了┅┅乖┅┅不哭了┅┅以後不会这样了┅┅”

龙文心中歉疚,柔声抚慰着她,不时在她额上轻吻一下。

路过殿外的时候,他顺手点了还在拼命玩弄着女人的司马耐的穴道。

龙文将冷雪抱到车上,也不理依旧赤裸的潭若冰和洛天儿,一边安置冷雪一边解开洛天儿的穴道,令她能够活动却禁制了她的武功,命令她去大殿把月儿抱回来。

洛天儿想穿衣服,却被他喝住。

她只好一面流泪,一面赤裸着走下马车,把昏迷的月儿抱了回来。

院子里的情景使她觉得惨不忍睹。

神女的姐妹们全部赤条条地倒在院子里,看到同样赤裸的她之後,她们的眼神变得更加绝望。

更使她难堪的是倒在地上的司马耐那惊异和色情的眼神,放肆地盯着她赤裸的身躯。

她只好加快脚步,尽可能快地回到马车上。

她居然忘了,她可以拾起一柄剑杀了那个又矮又胖眼光又下流的司马耐,那只是顺手的事。

马车上有五个人,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这五个人当中,只有冷雪和龙文穿着衣服。

月儿依旧人事不省地躺着,潭若冰和洛天儿赤裸着身体瑟缩地靠在一起,低声啜泣。却不时抬眼偷偷看着冷雪。

车上四个女人,只有她一个穿着衣服。

而且听说她是奉圣旨出来捉拿“玫瑰刀”的,怎麽现在和他成了一路了?

两人心里均大惑不解。

洛天儿心想八成也是让这小子给淫辱了┅┅她确实漂亮┅┅冰儿太柔了,也许只有宫主可以跟她相比┅┅

┅┅怎麽女人经过他的手都会乖乖听话?冰儿是这样,连名满天下的第一女捕快也这样┅┅唉┅┅还好他对我不感兴趣┅┅

洛天儿心中忽然有些酸溜溜的,转念却又想起他刚才羞辱自己的情景,又恨恨地想一定要找机会把这小子阉了。

冷雪却停止了抽泣,秀发散乱,坐在那里只是发呆。

龙文试了试月儿的鼻息,点了她身上的几个穴道,又从怀中掏出个药瓶喂她吃了几粒丸药。

然後舒舒服服地坐在冷雪身边,大大方方地把她搂在怀里,开始思考怎麽收拾这个局面。

冷雪也不挣扎,全身放松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

一阵奇怪的安静。

洛天儿终於忍不住说道“喂┅┅天快黑了,那些女孩没穿衣服,晚上会冻死的┅┅”

龙文没有理她。他好像听到空中隐约有笛声传来,笛声优雅缠绵,向这里迅速接近。

很快其他人也听到了这种声音。

洛天儿心中一喜∶“宫主来了┅┅”

冷雪神情又紧张起来,这笛声虽然没有敌意,吹笛之人的功力却非同小可。万一是敌人,岂不又是一场恶仗。

龙文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表情。

月儿却“嗯”的一声醒转过来,转头看看,却搞不清状况。忽然清醒过来,扑到龙文身上哭道∶“龙哥┅┅那瘦老头欺负我┅┅我好痛┅┅”

龙文也将她揽入怀中,道“月儿不哭了,我已经把他杀了┅┅”

这时空中忽然又传来一阵笛声,与刚才的笛声互相呼应,只多了些阳刚之气,与先前的笛声互相呼应,十分和谐,也迅速接近。

龙文面色凝重了一下,又哂笑道∶“看来我的面子还不小,天流玉王和九天玄女都到了,还是暂不相见罢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