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心地荒凉免费 心地荒凉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被高潮控制 被高潮控制

    在这部以大学为写作背景的小说中,主人公房小爬一直性事不断,每一个与他上过床的女人都以爱开始, 不是男人爱上女人就是女人爱上男人,爱上之后,不是上床就是做爱。小说中大量细致而赤裸的做爱场景的呈现,将爱情最后一块遮羞布强行撕掉,我们看到爱情永 远在床上,而无法在内心的深处存在。翟小际也好,柔柔也好,铅也好等等,那些与房小爬发生过爱情故事的女人在做爱时的激情与放荡最终诠释了爱情的注脚—— 性。

    心地荒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被高潮控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被高潮控制》,是作者心地荒凉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这部以大学为写作背景的小说中,主人公房小爬一直性事不断,每一个与他上过床的女人都以爱开始, 不是男人爱上女人就是女人爱上男人,爱上之后,不是上床就是做爱。小说中大量细致而赤裸的做爱场景的呈现,将爱情最后一块遮羞布强行撕掉,我们看到爱情永 远在床上,而无法在内心的深处存在。翟小际也好,柔柔也好,铅也好等等,那些与房小爬发生过爱情故事的女人在做爱时的激情与放荡最终诠释了爱情的注脚—— 性。

《被高潮控制》 第二十章 (结局) 免费试读

我和敬雅走出铁牛街22号院子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大街上都是人,跟以往一模一样。随便走进一家理发店,敬雅对女理发师说,给我男朋友设计一个酷一点的发型。我对女理发师说,怎么短怎么剪。当我的那个头剪完,我看着镜子里的吴敬雅问,我是谁?她说,你是房小爬。我问理发师,我是谁?理发师说,她说你是房小爬。我没有再吭声,敬雅掏出钱包帮我付理发的钱。理发师为我理了一个黑色的光头,除了还有些头发贴在头皮上外,几乎看不出是发型。这让我想起那些劳改犯人刮过光头两个星期之后的样子。我和敬雅走出理发店,敬雅一边抱住我的胳膊一边赞美理发师的手艺,理发师知道你就要过夏天了,她怕你热着,所以就给你剪成了这样。我说,我等着它再长出来。

吴敬雅的东西很好收拾,她一边叠着被子一边高兴地问我,你不欢迎我和你一起住吗?我说,哪有老婆不和老公住在一起的。她正跪在床上叠被子呢也不叠了,跳下来就搂住我亲了一口,甜蜜地叫了一声,老公!我下楼叫了辆出租车,一趟就拉完了。从此,铁牛街22号二楼的那间房子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也是我老婆吴敬雅的。她很霸道,我从橘子街71号搬家的时候,把翟际的画也搬来了,我把那些画重新挂在墙壁上,她住进来的第二天早上就对我说,我一睁眼就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画,你马上取下来烧掉。我就穿上衣服,把那些画取下,当着她的面烧光。她说,这张床南北着放不如东西着放,你马上给我挪。我就吭哧吭哧地挪,她看我实在挪不动,就伸手帮我,那张床是老房东结婚的床,老古董,又大又沉。挪完床,敬雅的头上就挂满了汗珠,她那么大一个子,没什么力气。她看着还是不舒服,就对我说,我需要把这间破房子变成蓝色的海洋。我就去街上的美术用品商店买蓝色的壁纸,买糨糊,忙活了一个下午,把白墙壁全都糊成了蓝墙壁。我还没洗手呢,她就搂住我响亮地亲起来,亲完后她对我说,老公,你真好!

屋子对面有一个棚子,那是房东专门为租房子的学生搭建的“厨房”,厨房虽然简陋,也被敬雅利用上了。我们一起到市场上买锅碗瓢勺,她拿着那把菜刀说,这不但可以切菜,而且可以杀你。我说,杀我你去找谁?她笑着说,你要是敢红杏出墙,我就会杀了你。我说,你自己呢?她说,你就杀了我。我说,我不舍得。她说,那我就自杀。我说,更不能了,你死了,我连个红杏出墙的老婆都没有了。我们拿不完那些东西,就叫了三轮车,我们把东西放在放脚的地方,我们坐上去,把脚放在了那些东西上。老师傅喊了一声,借光借光。老师傅很有经验地喊出了一条道,在人群中穿梭自如,一阵风一样朝铁牛街跑去。到了22号院子门口,老师傅把做饭的工具帮我们卸下车,他只要了3块钱。敬雅一边掏出5块钱递给他一边说,大伯,您太辛苦了,就不用找了。老师傅嘿嘿一笑说,谢了。

敬雅回屋子休息,我一个人把东西搬上楼,放进棚子里,再一个人去租煤气罐。我把一切都收拾停当后,敬雅对我说,我想吃碗鸡蛋面条,你去给我做。我就去买鸡蛋和挂面,还有葱花,当我把一大碗鸡蛋面条端进屋子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我就坐在椅子上等她醒过来,下午的阳光越来越远,敬雅,我在等着你醒来。我觉得自己住在幸福里。敬雅一睁眼睛就问我,爬爬,我的鸡蛋面条做好了吗?我说,凉了,我帮你热热去。我站起来去端面条准备出去热,她却说,爬爬,我又不想吃鸡蛋面条了,我想喝绿豆稀饭。我说,你别睡了,等着我。我再次跑到市场上买绿豆,买些菜回家。我就用小锅帮她煮绿豆稀饭。她在我煮稀饭的时候听着音乐对我说,爬爬,我想喝带面糊的绿豆稀饭。我就拿碗去楼下找老太太借面粉。我对老太太说,一点就够了,我给钱。老太太大方地给了我半碗,我给她钱她说什么也不要,她说,面粉不值钱。等绿豆稀饭做好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把绿豆稀饭端进屋子,把炒好的菜蒸好的米饭端进屋子,我想和她在黑暗里吃东西。她说,爬爬,去把灯打开。我只好去打开灯,一下子不太适应夜晚在灯下吃饭。但没过一个星期我就习惯了下来。

我的敬雅去上课了,没到家电话就到家了,爬爬,我今天晚上想吃肉了,你去买些肉回来,我不吃猪肉,吃羊肉。有时候她会说,爬爬,今天中午我不想在家吃了,你来胡同口找我,我们去“三百”吃。我不知道敬雅是一个懒惰的姑娘。她的衣服交到了我的手里,她的乳罩和裤衩也让我洗,老太太有一次抓住了我,她嘿嘿笑着说,如今人都过颠倒了,男的为女的洗衣服做饭。我说,我喜欢。敬雅觉得趴在桌子上吃饭不舒服,她说,爬爬,你买一张小一点的饭桌回来。我就买一张小饭桌扛回我们的房子。没有低凳子,我就再买低凳子回来。我们的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而且我又开始把那些书找出来读了,还写了一部分散文寄到电台让阿桂发表。敬雅大多时候都呆在屋子里陪我,我有时候正写着,她就过去捣乱,她说,你的字写得没我的字好看。我没说话。她说,你不信?你不信我写两个让你看看!她夺过我手中的钢笔,在我散文本子的随便一个地方写了三个大字:我爱你。我说,你的这三个字写得又大又歪,有什么好看的?她撅着嘴说,你会欣赏吗?这可是美术字!我说,好了,我要写文章了。她扳过我的头就亲吻我,我被她亲得晕头转向,她突然离开我,转身爬上床去开录音机,她说,你继续写吧。我看着她穿牛仔裤的大屁股对着我,上衣掉到前面,露出一截雪白的腰,我还怎么写文章,我放下笔,从后面抱住她,她说,不要啊,早上刚,啊……我的舌头已经奔跑在她的腰上,解下她的皮带,拉下她的裤子和裤衩,我把阴茎从裤子的口上拉出来,迅速地塞进了她的小洞穴里,她湿得太快了,我感到有水在不断地洗着我的阴茎,她放荡地叫着,双手抓皱了床单,当我和她一起在高潮中颤抖,她回过头来,不停地和我亲吻,她的那张美丽而满足的脸。她雪白的屁股压住我的双腿,裤子和裤衩掉到了小腿上,她亲够后对我说,你真不要命,对你身体不好。

敬雅和我同居两个月以后,我想离开了,我再也不能待下去了。当初和她初次相遇的激情有所削弱,但我还是不能离开她一步。她是真的爱上我了,晚上睡觉总会哭醒,我问她,你怎么啦?她说,我梦见你不要我了,很多女孩子争抢你,我抢不过,所以就哭了,我没她们年轻了。我说,傻孩子,怎么会。她虽然比我大那么多,但她在我面前几乎就是一个小孩儿。自从有了敬雅,我没有再恐惧过什么,我觉得就这样和她度过一生非常好,我到死也不会有什么遗憾的地方。我不能一天没有她。我对她说,敬雅,我们去北京吧。敬雅说,我也想家了,想回家看看,但这个时候就是回北京,我也不能带你去见我爸爸妈妈。我没问为什么,也没再说话。她说,我得慢慢地给他们说,不然一下子他们接受不了你。我说,反正早晚都要见。她说,是啊。我说,我不回家,我什么时候回家就带你去,你嫌弃我家穷吗?她说,我要的是你,又不是你家。我说,我不也是一贫如洗吗?她说,你以后得为我挣钱,不能一直这样,我现在可以养着你,你以后可得养我。我笑着说,我不养你谁养你。

那天中午张朵找到我,他递给了我一张明信片,他说,是柔柔从芬兰寄来的。我想让张朵进屋坐坐,他看敬雅穿着睡衣在屋子里就说,不方便,我走了。我说,我可能最近几天就要去北京了,要是来不及向你告别的话,你原谅。张朵又回过头来说,你一定要向我告别,不然我不会原谅你。我说,好的。张朵跑下楼,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唱着四季不停的摇滚歌曲,老叫驴一样消失在远处。明信片上写着短短的几行字,全文见下。

(亲爱的爬爬,我在芬兰安顿了下来,你还好吗?高大辉是我在你面前杜撰出来的男孩,因为我爱你,我找不到干那个职业的正当理由,我想告诉你我是因为贫穷才去做的,我怕你会伤心。其实我所说的高大辉就是你本人性格的折射。我现在正攻读几门外语,在一所大学报了学习班,等结业以后我就找份工作,好好的过日子。我等你三年。子现,2002年4月12日芬兰。)再下面是她寓所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地址。

我看过之后就随手扔进了门口的旧报纸堆里。敬雅看着我说,谁给你写的信。我说,一个朋友。她说,信呢?我说,扔了。她说,为什么扔了。我说,你看完该生气了。她笑着说,是翟际让你去省城找她吧?我说,是她安排我让我好好和你过。敬雅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晚上我做饭,她在屋子里看书。我趁她不注意又把柔柔的明信片捡了起来。

2002年5月12日的晚上,我正在小棚子里做晚饭,听见敬雅在手机里和她妈妈通电话。敬雅说,那我明天就回去?没事儿,我考试绝对没问题,我爸爸的意思呢?是吧?是我爸爸想我,不是你想我吧?然后敬雅就哈哈笑起来。我以为打完了,半天敬雅又说,老妈,你还别说,我还真谈男朋友了,干什么的?学生呗,还能是世界首富。敬雅又说,我们才两个多月,他对我很好。最后敬雅说,那好吧,那我就再考验考验他,等考验好了再领回去让你们看,行了,就这吧,好,好,代我向我爸爸问好,记住了,拜拜。我把饭端进屋子里的小饭桌上说,开饭了。敬雅开心地说,我要回家了!我说,正好和我一起坐火车,我要去北京了。敬雅问,你去我家吗?我妈愿意见你。我说,不去。她问,为什么?我说,等我成了世界首富再去吧。她笑着说,我妈和我一样,不会嫌弃你现在穷,只会关注你以后能不能发财。我说,还是晚一些去见丈母娘好。我们开始吃饭,她的饭量小得让我担心,一个馒头连三分之一都吃不完。不过我看见她不停地吃零食,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21楼240宿舍和苏满仓他们告别,他们都说要送我,我说不必了,你们好好学习吧。我本来想回琵琶街40号找蔡亚他们告别呢,但我只给蔡亚打了一个电话,他对我说,大哥,你不考试了?我说,我早就放弃了你不知道吗?蔡亚说,大哥,我会非常想你的。我说,来日方长,你是我一生的哥们儿。蔡亚想了半天说,大哥,我请你喝顿酒吧?我说,还是不喝了,这两年酒精把我伤害得不轻,我担心自己的胃,它已经开始疼了。挂断蔡亚的电话以后,我开始悲伤起来。琵琶街40号是我和苗苗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我们曾经住过的集体宿舍,我只要看一眼就会伤心,所以我决定永远不到那里去了。我打了手机给张朵,我对他说,我就要走了,最近两天。张朵问,你的火车票买好了吗?我说,到明天买。张朵说,你买完票打电话告诉我哪天的火车,我和乔敏一起去送你。我说,你们别送了,我和敬雅一起走。张朵说,她算你女朋友吗?我说,什么叫算,我这辈子就她了。张朵就嘿嘿地笑起来,他说,你才和她好两个月就说这话了?北京的漂亮女孩多着呢,你小心点。最后张朵让我走的时候务必给他打电话,我答应了。

敬雅在夜里抱着我发愁说,你的书比我们俩还沉,怎么拿?我说,又不是扛着去北京,装火车上拉嘛。敬雅就和我商量到北京之后要不要住她朋友的家里,她可以帮我交一年的房租。我说,我去高校附近住集体宿舍好了。敬雅就在黑暗里给我唱歌,她唱歌的时候我都不敢动一下,惟恐会漏听,每当她为我唱歌的时候,我都会陶醉。我觉得她要是唱不红的话,我会为她一生遗憾的。

第二十一章

我在5月14日的下午去那个城市的火车站买了两张5月16日晚上18点43分开的火车票。敬雅回北京之后,过不几天还要返回Z大学,她就要毕业了,得赶着写论文。我给张朵打了电话,告诉他我走的时间,他说他到16日的下午到铁牛街22号送我。我的三个箱子,敬雅的一个箱子,四个箱子在墙根下卧着,像四条怀孕的狗。5月16日的中午,我和敬雅正在屋子里做爱,快要高潮的时候,听见张朵敲着门说,小爬,我来送你了。我和敬雅皱着眉头看着彼此的眼睛。我对张朵说,你等我五分钟。张朵可能听出来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在楼下等,一个小时也可以,嘿嘿。张朵下楼去了。我抱紧敬雅,猛烈地冲撞着她,她叫着,喊着,抓紧我的头发,她说,我爽死了,你干烂我吧,啊,啊!我和敬雅在顶峰摔落下来,我鼻子上的汗水滑落到她的乳房上。

张朵看见我在楼梯口向他挥手,就提着一只大塑料袋子龇牙咧嘴地上去了,他给我买了很多在路上吃的东西。那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在铁牛街22号的屋子里吃瓜子聊天。敬雅有些难为情,因为刚才张朵敲门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张朵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一脸的他早已习惯。下午四点钟,张朵去叫了一辆出租车,张朵比较壮实,他把我的那两箱子书抱到了出租车里。我和敬雅提着两只小箱子走出门,回头锁上门。她从北京回来以后,还要一个人再住些日子,这里曾经是我们的家,虽然它很短暂,但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房东老太太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了,我对她说,阿姨啊,再见了。她问我,你要去哪里?我说,去哪里都行,中国这么大。老太太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一句话,她夸张地吧嗒着嘴说,我祝你一路顺风。我笑着说,谢谢您阿姨,就算是一路顶风那也是火车的事儿,和我没关系。老太太哈哈大笑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已经钻进了出租车里,我让敬雅坐中间,我怕张朵说我护着女朋友而不顾朋友的感受。张朵就是那样一个人,我的女朋友也得让他靠一靠,感受一下我女朋友身上的温度。我和张朵对着头说话,敬雅的身体只好努力向后靠。出租车半个小时之后把我们拉到了火车站广场。

敬雅花钱雇了两个高大的搬运工,我的那两个装书的大箱子,他们每人抱了一个,像抱着他们刚刚出生的大儿子。他们把箱子从广场上抱进候车厅,拿到钱后就走了。离开车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呢,上火车的时候还要雇人,张朵一次是抱不完的。敬雅去卫生间的时候张朵对我说,这姑娘很漂亮,比你大那么多你也愿意?我说,什么话,我说过,我认定她了,她今年一百岁我也会爱她。张朵嘿嘿笑着说,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你。我说,说。他说,你在橘子街71号住的时候是不是把我们的女房东上了?我说,靠,你胡诌什么?我怎么可能上她?我又不喜欢她?张朵说,你如今还想瞒我。我说,靠,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朵说,很正常嘛,陈春兰虽然三十多岁了,但也是个美人嘛。我说,这是谁告诉你的。张朵看着我说,在你第二天搬走前的那天夜里,我起床下楼上厕所,看见陈春兰从你屋里披头散发地跑下了楼,我当时就明白了,你这孩子和她干上了。我立刻回忆起第二天起床之后在地上捡的那只橡皮筋,那天我喝多了,我好象还梦见自己和苗苗做爱,难道那不是梦,我的身子下面是陈春兰?一定错不了了!我对张朵说,那天我喝多了,不记得了。张朵嘿嘿笑着说,你就别隐瞒了,你到底和她好了多长时间?我说,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她也就那天晚上和我睡了。张朵说,平时我看陈春兰对你的举动就不一般,她一定是喜欢上你了,她还知道你有个苗苗,就是曾再苗。我说,她怎么会知道?张朵说,她在你搬走之后问过我,她问我说房小爬有个女朋友叫苗苗吗,我说我也不太清楚。我说,你的话我明白了。张朵说,她有一次还向我要你的手机号,我没给她。这时,敬雅回来了,她一边抱怨着候车厅脏,一边喊着没地方坐。敬雅坐在了我的双腿上。张朵不在提陈春兰的事情,但我已经知道,那天晚上我不是在做梦,陈春兰是和我睡过了。

一会儿广播里的女人开始提醒乘客发往北京西站的火车就要到站了,请乘客们开始剪票进站。敬雅又叫了两个男搬运工过去,张朵买了站台票,他和我们一起进了站。我们站在那里一边等火车一边抓紧时间说最后几分钟的话。张朵说,以后我去北京你可得请我嫖妓,请我吃北京最大的烤鸭。我说,哥哥放心,没问题。说着话的时候,火车呼啸着进站了,敬雅的裤子都被火车带来的风吹得紧贴着腿。**,前往祖国首都的人民真多啊!乘务员如同虚设,根本就管不了呼啦而上的乘客,有一个本站的乘警拿着电喇叭喊着说,自觉排队,自觉排队!我们的中国人民似乎都没听见,依然在快活地挤着,嚷嚷着。我和敬雅等他们都上去以后,才走上火车。我来不及找座位,就去掀火车窗口,张朵累得鼻子都红了,他把两只装书的大箱子从窗口上塞进火车车厢,然后拍拍手说,再见,我最可爱的弟弟!我也使劲地和张朵挥手,忽然间我觉得特别地难过,列车已经开动了,张朵还站在那里,他不停地对着我摸嘴,不停地把摸嘴的手甩出,他在不停地给我飞吻,好象我是他睡过十年的情人。一会儿我就看不见张朵了,我把头收回火车里,已经有人从我的箱子上跳来跳去。我的敬雅对我说,你能把它举到行李架上吗?我说,能。一个三十来岁的强壮男人主动帮我把箱子放到了行李架上,我所做的仅仅是把箱子从地上搬起来递给他,因为他是脱了鞋子站在座位上的。我和敬雅就坐在了这个男人的对面,敬雅向男人道谢,男人笑着说,不谢,举手之劳。

敬雅搂住我的脖子开心地说,我要回家喽!我也开心地说,我要去北京啦!外面的天在迅速黑下来,车窗外的土地和庄稼我看不清了,Z大学的一切我更看不清了,同志们,亲人们,那些穷人和富人们,这整个城市的房子和砖头,再见,再见,再见!我在这里生活过,我会一生记住这里。

我回过头来问敬雅,什么时候能到?她说,明天早上就到了。敬雅说,我在火车上曾经交了很多朋友,他们给我要电话和地址,我拒绝了,他们就给我留下了他们的电话和地址,但我从来都没有打过,后来那些地址就全丢了。我说,那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她说,他们都是些男人,一看见我就主动和我打招呼,他们是朝我的漂亮看过来的,所以注定不能成为我的朋友。我说,你就别再自我陶醉了行吗?敬雅乐呵呵地用下巴靠着我的肩膀说,你吃醋了,我真开心你为我吃醋。我说,行了,别闹了。过了一会儿敬雅趴到我的怀里说,爬爬,你得抱着我睡一夜。我说,你睡吧。敬雅说完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我怎么也不可能睡着的,从五岁就开始盼望来北京,十五年之后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母亲活了六十多岁都没有来过北京,我以后一定要带她来看看。敬雅的嘴唇一年四季都是那样的湿润而透明,我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她的嘴微微张开,洁白整齐的牙齿就露一点出来,我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低下头去吻她,她好象知道,舌头主动吐进我的嘴里轻轻地和我的舌头缠绕。

到了后半夜,乘客大多都睡着了,火车在平稳地向前行驶。我好象听见翟际在说话,左右看看,并没有看见她。她好象就坐在我对面的座位上,对面的座位渐渐模糊起来,变成了翟际住过的14楼,她走到楼道口回头对着我扮鬼脸,学着动物的样子摇晃了几下后,她就开始念顺口溜:房小爬,你爬爬爬,爬到河中是王八,爬到井里是青蛙,爬到树上是乌鸦,爬到我的怀里是娃娃。翟际念完之后就闪进了楼里,我再也看不见她了。接着就是柔柔坐在了对面的座位上,对面的座位延伸到了橘子街71号的小屋,柔柔坐在我的小屋里对我说,下个月中旬的时候,我就要走了。我问她,你去哪里?她说,到一个不是中国的地方。我低头看敬雅,她睡得多甜蜜呀。苗苗,你睡得多甜蜜呀。我搂着苗苗前往北京,苗苗却躺在Z大学西门外我们曾经的房子里问我,从你家往东走能走到海边吗?我说,我没有走过,不知道。她问,你见过海吗?我说,没有。她说,我也没有。过了一会儿她说,等我好了,你带我一起去看海好吗?我说,好。她说,我们可以在沙滩上做爱。我说,是的。苗苗从我的怀里消失了,成了我的敬雅。我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思考,我只想感受一片空白的美好。

我的敬雅醒来了,她对我说,你陪我去卫生间。我就跟着她去卫生间。她拉我一起闪了进去。她说,你得听我撒尿的声音。她脱下裤子蹲下去,像水管子没拧紧那样尿了半天,声音也和没拧紧的水管子差不多。她站起来提上裤衩,然后就不动了。她坏笑着对我说,爬爬,你得给我提裤子。我说,你自己提。敬雅撅起嘴说,你要是不提我就喊。我说,你喊什么。她说,我喊救命啊,强奸啦。我说,想喊就喊吧。敬雅用鼻子哼哼着耍赖说,我不嘛,我就想让你给我提裤子。我没办法就帮她提裤子,裤子瘦,提了半天才提上。她还算满意,搂住我的头和我接吻,吻了半天才算完。我们开门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在排队了,他们好奇地看着我和敬雅。

我们吃了点东西,敬雅再也睡不着了,反复问我,到了北京,你想让我带你去哪里?我反复地回答,天安门广场。敬雅说,你的要求好恐怖啊,你不会去自焚吧。我说,我热爱生命,不相信天堂,我不自焚,我要去歌唱。敬雅说,你想唱什么歌?我说,国歌。敬雅就笑起来,她说,爬爬,让我们一起合唱国歌吧。我说,我这破锣嗓子会把你的金嗓子影响坏的。敬雅说,就影响那么一次,没关系。我们嘿嘿地笑起来,我们开心极了。

天亮了,我看见日头了,升起来了。我把窗玻璃打开,让风吹乱我和敬雅的头发,我们都把自己的头伸出去,看那轮太阳。我歇斯底里地喊着,天亮了--我看见太阳了!敬雅也喊,她没有喊出什么内容,就一个字:啊--啊--啊--我们喊够后就在外面亲吻,风灌进我们的嘴里,我们亲吻的时候不能呼吸,总是亲一下就要吸一口气。列车女播音员开始提醒乘客,北京马上就要到了,然后是她对北京的简单介绍。我和敬雅搂抱着,脸靠着脸。她说,我还想带你去长城。我说,好啊,你带我去哪里都可以啊。

对面那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真是帮上我们的大忙了,火车进站后,他又站起来去帮我搬箱子,并且帮我搬下了火车,他累得满头大汗,我的敬雅就从包里找出自己的手绢让男人擦,男人咧嘴笑着,挥舞着手说,不用不用,我这还有急事,再见了!我说,大哥,留个电话吧,改天有时间我们请你吃顿饭。男人一边转身走开一边响亮地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我对敬雅说,赶紧记。敬雅就记在了自己的手机上。我都没来得及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有几个专门干搬运行李工作的男人过来打招呼,敬雅就叫了两个,搬我的那两个装书的箱子,他们自己准备的有拉车,他们把箱子搬到拉车上,跟着我和敬雅走。我怕他们跑,就走在他们后边。北京西站和那个城市的火车站相比,简直就是皇宫比破庙。我一边感叹着说,首都毕竟是首都,一边跑上去抓了一把敬雅的屁股。我们终于走出了车站,我站在西站的广场上环视四周,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一眼望不到边的茫茫车流。我有钟错觉感,以为这不是人间,也不是天堂,断定这不是Z大学所在的那个古老城市,更不是走满乡亲的那个偏僻村庄。

敬雅开始非常有兴致地观察我,她满嘴的讽刺味道,看看,看看,这就是我家,您老人家还是第一次见到吧,这就是北京!我坐到箱子上说,好象满街走的女人都是你妈妈,满街走的男人都是你爸爸一样,瞧你那样儿,小手一挥,还这就是你家。敬雅开心地蹲在我的对面说,我骗我妈说我明天下午才到,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多玩一会儿了。我说,有什么可玩的。敬雅站起来一跺脚说,***房小爬,你玩够了是不是?我说,玩够了。她把我拉起来大喊着说,你玩够了也得玩,你得继续玩,你看到北京这么多美女之后,觉得吴敬雅屁都不是了对吧?我说,别闹了。她似乎生气了,她说,谁和你闹了,你对我不好。我说,我把肉割给你吃你会认为我对你好吗?她说,你割啊,割啊!我随手把皮带上防身用的小刀子取了下来,拇指和食指一用力,刀套就掉在了地上,我趁她不注意,把左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一把撸起袖子,一刀子就剜了下去,胳膊上的血过了一会儿才喷出来……敬雅尖叫一声,伸手夺去了我手中的刀子扔在地上,她用手抓住我流血的地方说,我给你说着玩呢,你怎么可以当真!我的右手捧起她的脸说,敬雅,就算世界上的女人都比你漂亮,也比不上你的美丽,我爱你。敬雅一咧嘴就哭了,她紧紧地抓住我流血的胳膊看着我说,我爱你。她一只手从包里找出手绢,然后松开抓住我胳膊的那只手准备把手绢缠上去。血再次欢快地喷出,她赶紧缠,一会儿那手绢就成红的了。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您帮我们把这几个箱子装上去,我可以多给您钱。司机操着地道的北京话说,没问题!我们坐进了车里,敬雅抓住我的伤口说,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这样多吓人呀?我说,我的刀子忘了捡起来了。她说,不要了,我以后再见你玩刀子和你没完。我说,我不是玩,是防身。敬雅说,防什么身,来北京以后不用防身,北京人素质高着呢!司机就开心地笑起来。司机听敬雅的话,把车开到最近的一家医院,她拉我进去包扎伤口的时候,我对她说,司机会不会把我的书拉跑?她听后哭笑不得,她说,谁稀罕你那几本破书!医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我的伤口,包扎好以后我跟着敬雅就又坐上那辆出租车上路了。

敬雅带我到了红庙,我们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大门口下车。敬雅去问门卫这所学校有没有床位出租给外边的学生。门卫说过马路有一家本大学的学生招待所,那里可以住。正好有一大爷骑着自己的三轮车经过,敬雅就截住了大爷,让大爷帮忙用三轮车把箱子拉到马路对面不远的招待所去。大爷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就在那家地下室招待所里住了下来,敬雅为我交了一个月的房租,她对我说,先住这,明天我们就去找房子。一间小屋子里竟然可以住四个人,上下铺,拥挤不堪。走廊里有很多男男女女,他们匆匆忙忙,一个个衣冠楚楚。我把箱子搬进地下室我登记过的宿舍里,把它们全部塞进床底下。中午的时候敬雅带我去吃肯德基,没吃饱,就又去一家饭店吃饺子,敬雅看着我,一直笑,她高兴坏了。吃饱肚子之后,她去建设银行取了一万块钱装进我书包里,她说,你自己明天再开个账号,北京物价比较贵,你花钱悠着点儿,我明天回家再给我老爸骗一笔过来,你在北京玩过之后准备工作还是继续学习?我说,不知道呢。她问我,下午想让我带你去哪里。我高声回答,天安门!

2002年5月17日下午三点半,我和老婆敬雅站在红庙“万惠商场”的对面截了一辆起步就是10块大洋的出租车,轰轰烈烈地奔赴天安门广场。出租车飞快地跑到大望桥,右拐,一直跑了下去。敬雅对我说,爬爬,这车不拐弯了,直接就能开到天安门广场。司机嘿嘿笑着,他的笑在向我表明他是市民,我是农民,我说你丫笑什么笑,不就一破司机嘛!我们都一样,我们都是人民!我搂着敬雅在心里继续骂那司机,瞧你丫那德行,我农民怎么了,我农民也能娶你们北京市民的姑娘做老婆,你老婆有我老婆漂亮吗?光看你那一脸肥肉你也娶不到什么漂亮女人!我和敬雅在后面响亮地亲嘴,狂风暴雨一样影响得司机开不好车,他干脆摁响了车上的录音机,随着摇滚乐的起伏,我和敬雅更来劲了,司机不停地从反光镜里瞥我们一眼,他很气愤,把油门踩到了底儿。

我和老婆吴敬雅从天安门广场的边上跳下出租车,眼前一下子就开阔了起来。我扯着破锣嗓子评论天安门广场就用了两个字:真大!敬雅拉着我的手奔跑,我们跑到了天安门城楼前,我看见毛主席的大照片高悬在城楼中间,他安详地注视着和平年代的世界人民。1949年10月1日他老人家带领一群中央领导人走上城楼,他对着麦克风有些激动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敬雅从包里拿出照相机对我说,爬爬,你和毛主席合个影吧。我说,好的。我就背对着毛主席的大照片站好,脖子微微前倾,一副谦卑的模样。敬雅迅速地按动着快门,我只看见闪了几次光她就向我走过来,她对我说,我觉得你这个姿势不错,多拍了几张。我说,我们俩也和毛主席合个影吧?她说,好啊。我说,我找个人帮忙。

我看着满眼的中国同胞,自信地走向一个戴墨镜的小伙子,他正悠闲地迈着八字步向西走着,我对他友好地说,哥们儿,您帮我们照……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伙子就从我面前走了过去,甩出一句,我没时间。敬雅跑过来问我,老公,他说什么?我说,他说他没时间。敬雅对我说,看我的。她说完就朝那个小伙子追去,她对那个小伙子大声地说,你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吗?那小伙子立刻喜笑颜开,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他肯定地回答敬雅说,可以可以!敬雅说了声谢谢后把照相机递给了他,回头拉我站好,并且用胳膊圈住了我的脖子。小伙子一看又是我,就不开心了,但他已经无法拒绝。他挤着一只眼睛按动快门之前我对他说,停!他抬起头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一定要把毛主席也照上。他重新闭上了一只眼睛拿照相机对着我们说,放心,就是照不到你们,我也要把毛主席单独照上。后来那张照片洗印出来,真的只有毛主席而没有我和敬雅。但我却不会生气了。小伙子照完之后把墨镜摘了下来,我越看他越眼熟,我发现他也在看着我。他的眼睛渐渐有了光芒,像饿狼看见了小羊一样,他试探着用我的老家话叫我,小爬?他这样一叫,我更有把握了,我也用老家话大声地叫了他一声,熊工兵!小伙子向我扑来,把敬雅吓得够戗,我和小伙子拥抱了一下急忙松开,他说,你女朋友该吃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看见你!我对熊工兵说,咱们有五年没有见过面了吧?熊工兵说,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北京?我说,今天早上。我问他,你呢?他说,我来北京快两年了,在一家兽医站当兽医,生意不太好,我经常一个人到这里来看降旗。我说,你他妈变了,你变得比以前高比以前干净了,你还流鼻涕吗?他哈哈大笑着说,你也一样啊!我把敬雅拉过来介绍,我对熊工兵说,这是我老婆吴敬雅。我对敬雅说,这是我小时候的伙伴熊工兵。熊工兵的右手朝敬雅伸去,我打掉他的手说,你婶子没有和别人握手的习惯。熊工兵说,你结婚啦?我说,吴敬雅是我的未婚老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