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佚名 佚名小说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 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现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婚后的生活很幸福,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现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婚后的生活很幸福,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

《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 第9回 免费试读

正在半朦胧时,贝贝醒了。又起来把尿,换尿布,喂奶,不亦乐乎的忙乎了一阵,小家伙睡了,我却睡意皆无了。扭头看见康捷背对着我,在柔色的灯光下,蜷成一团睡着,心里又涌起柔情。从背后搂住他,手却摸索下去,握住,抚弄。

一会儿,竟然挺立起来!把他款款搬过来,那个东西已冲天傲立了!悄悄凑到跟前,把玩着,端详着,撸了撸,觉得自己也湿润了,犹豫了一下,便跨上去,握着它对准自己,往下一坐,呕……,全进去了。两手拄在他的两边,正准备动,忽然看见这家伙嘴角分明露出一丝坏笑!气的我双拳不停的擂在他的胸前:「叫你坏!叫你坏!」下面犹自套弄着,觉得特别刺激!

康捷再也忍不住了,睁开眼哈哈笑了起来,一把把我揽入怀中,下面两腿弯起,把我分得更开,一下一下使劲顶了起来,我伏在他的身上,瘫软的迎合着,康捷又把我推起,含住我的乳房,使劲往里吸,另一只手使劲揉着另一个乳房。

我坐直身体,蹲下身上下套弄着,又探头看着阴茎的出入,伸手从屁股后头握住,阴茎已经湿滑,粘粘的,我的手在下面齐根握着,另一只手拄着他的胸,使劲一下一下的往下墩,也感觉到了我的阴唇的湿和软。终于,我实在支撑不住了,翻身躺下,康捷跪在我的腿间,我盘着他的腰,他在使劲顶。我又把两手放到阴部,连屁股下面都早已湿拉拉的了。我把两手抽出,手心里满是黏液,我戏谑的抹到他的胸上。他已顾不得了,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我觉得一下比一下硬,觉得一下比一下大,最后,好象鸡巴撑满了我的阴道,畅快中有点痛,我又不禁叫了起来:「使劲!使劲!康捷,使劲!啊!啊!……」

康捷低吼一声,使劲抵住我的洞口,我觉得一股热流,烫的我抖了一下,舒服!我也使劲夹住他,感觉着里面仍一跳一跳的,之后,便是全身瘫软。我躺在床上,仍喘着粗气,觉得自己从高空中在一直往下坠,往下坠……

坐在地上,真的很舒服。看了看小媛,窝在那里,肚子上都是一棱一棱的,两条腿粗的和大象似的,怎么也和两年前的小姑娘挂不上钩。我捏捏她的肚子说:「你可得减肥了。你看你现在,胖的无法无天了。」

小媛看着自己的身体说:「我也发愁呢!好多衣服都不能穿。现在吃什么也长膘,减也减不下来。还是你好,生完孩子,马上就瘦下来了。」说着凑近我,摸住我的乳房,我把她的手打开,她又摸住了:「看你的乳房,挺挺的,大大的,一点也不下垂。要不许剑就喜欢你的乳房,老和我说。你看我的,不大,还下垂。现在,除了乳房不大,哪儿也大了。」说的我忍禁不住。

小媛挨住我,问道:「你们现在好么?」

我说:「也没什么好不好,按部就班,每周两次。」

小媛坐直身子:「那行?!我就发现,生了孩子后,性欲特强,搞的许剑好象也皮了,应付差事似的。后来我也懒得主动了,他就怂恿我找老康,我说,那哪好意思啊?……」

我接口道:「你还有不好意思啊?」

小媛没理我:「夫妻俩真的有视觉疲劳,我如果要,他也能行,可总是没劲。他也没什么主动,让我总觉得差那么一点点。」

我说:「我不象你,我好象欲望差点,可也觉得有点懒了。」

小媛说:「就是啊!男人们永远要新鲜,咱们人老珠黄了。」

我逗她:「是不是许剑在外面打野食了?」

小媛说:「那倒没有,许剑老实,也胆小。关键是,他还是挺在乎我的。我倒想得开,男人,只要心系在你身上,就够了。」说着,脸上弥漫着幸福的光芒。

我也默然了,康捷也是个好男人,心思全在家里。我们俩分别有这么个丈夫,的确是福气啊。

嬉闹了一阵,我觉得奶憋了,把贝贝抱起喂奶,喂着喂着,小家伙竟睡着了。

我冲小媛努努嘴,小媛急忙去把婴儿车推过来,我把贝贝放好,自己也觉得有点乏了。摸了摸乳房,奶还没吃尽,让宝宝吃,宝宝不吃,只好去找吸奶器。

刚站起身,门铃响了,小媛问道:「谁呀?」「我!来接你了!」是许剑。

「你个死人,还知道回来?」小媛站起来,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就你一个人吗?」

「废话!我还带个谁呀?快开吧。」

小媛打开门,急忙躲到门后。许剑进来,看见我在客厅中间光着身子坐着,有点意外,随即笑了。小媛急忙关住门,返回来坐下。许剑问:「老康呢?」

我答道:「上班去了。」

许剑指着我们:「那你们这是……?」

小媛瞪了他一眼:「整天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想什么呢!我们在家放松一下,不行吗?」

「行!行!行!」许剑和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我也放松一下!」说着,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扒干净,脱掉鞋走了上来,冲我讨好的一笑,坐到我的身边。

小媛问他:「昨晚几点回去的?没干坏事吧?」

许剑急忙辩白:「玩了会就回去了。你说你不回了,要找老康……」

小媛拣起个玩具砸过去:「再胡说!」

许剑赶忙接住:「你不回了,我只好一个人。再说了,我是干坏事的人么?不信你检查。」说着叉开腿,挺了挺,那个小东西来回还摆了摆,把我和小媛都逗笑了。

小媛笑着说:「看这蔫不拉几的,没准!」

许剑把宝宝抱起来,宝宝挣扎着又下去自己玩了。许剑冲小媛坏坏的一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要是干了坏事,现在肯定就不行了。」

小媛冲我狡黠的笑了:「那可不一定。男人这能量可说不来。」我也会意的冲她挤了挤眼睛。

许剑靠到沙发帮子上,伸展双腿,打趣小媛道:「怎么样?昨晚老康伺候好了吗?」又冲我问:「没让她霸占了一晚上,让你独守空房吧?」

我正要反唇相讥,小媛倒抢了:「不——告——诉——你!」许剑无奈的笑了笑,又往我身边靠靠,正要开口,我却站了起来。许剑问道:「干吗去呀?」

我说:「奶憋的不行,我去拿吸奶器。」

许剑一把把我拉了过来,倒在他怀里:「拿什么呀?我正好渴了。我给你吸。」说着,凑上来,含住我的乳头,吸吮起来。我只好任他吸吮,和小孩不一样,麻酥酥的,挺舒服。

小媛在一旁笑道:「你这一下俩儿子了。」

我扶着许剑的头说:「那是,还有个儿媳妇。」说的我俩都笑了。我接着说:「还是我们家老康可怜,谁的奶也没吃上。」

小媛说:「你怎么知道他没吃过我的奶?」想了想:「奥,确实没吃过。」

正说着,突然,我们三人一下都呆住了:分明听见康捷一边和谁说着话,一边用钥匙开门!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可是晚了,康捷已经进来了。正惶恐中,却见他反手把门关住了,看见我们这样,楞了一下,又继续说话了。——原来他在打电话!虚惊一场。

我又返回去坐下,心犹自「砰,砰」跳着。奶水溢出来了,我急忙摁住乳头,嘴里埋怨:「怎么今天这么早?我还以为你和谁一起来了,吓死我们了!」

康捷指着我们:「你们……」

小媛答道:「我们俩在家逗宝宝们,许剑也是刚到。」

康捷摇了摇头,问:「不吃饭了?」

我说:「吃。你先冲凉吧,等下我们做,现成的东西。」康捷脱了衣服进去了。

我不想憋回奶去,又靠在沙发帮子上,冲许剑招了招手:「来,乖儿子,再到妈妈这儿来吃奶。」

许剑也真乖,趴过来又叼住了乳头。把个小媛在旁边笑歪了……

康捷冲了一下就跑出来,在我和小媛中间盘腿坐下,看着许剑:「许剑你这是干吗呢?」

许剑坐起笑道:「我给你老婆当吸奶器呢。」说着又往过凑,我止住他:「好了,吃完了。回头妈再喂你。」自己摸了摸乳房,已经软了。康捷看着我们,「呵呵」的傻笑。

我们四个人围坐在一圈,宝宝高兴的在我们中间穿插着跑着。我盘腿盘的麻了,就把腿伸展,许剑看着我的阴部说:「我该给你修剪修剪。」

我瞪了他一眼:「干什么?又想给我刮?」

「不是,不是。」许剑急忙解释,用手指在我的毛毛上比画:「不刮,给你修剪一下,把这剃掉,把这刮干净,你看,这不是个美丽的倒三角形吗?多漂亮啊。」

我打开他的手:「去,有这闲工夫,给小媛修剪去!」说着,几个人都看小媛那光光的阴部,都笑了!不过我心里还真有点想修剪,便想哪天让老康给我修……

许剑靠近我,拿着我的手,放到他的阴茎上,把我吓了一跳: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硬挺挺的撅在哪儿。我轻轻握住,上下套弄着,在他耳边悄悄的说:「先警告你啊,我可不想!一会激动起来,找你家小媛去,可别纠缠我!」又想起小媛说她下面火辣辣的疼,不禁笑了:「小媛也不一定要你!」

许剑两手柱在身后,闭着眼享受着我的抚弄,嘴却硬着:「那有什么!我自慰总可以吧。」

老康盘腿稳稳的坐着,含笑问道:「咱们两家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小媛说:「有四年了吧?」

老康感慨道:「不容易啊!孩子们慢慢大了,不知我们这样还能继续多长时间。」说的我们心里都沉了一下。是啊,我们都很珍惜这种关系,可孩子们逐渐该懂事了。

小媛说:「那也没关系,到周末,我们就在一起,等他们睡着了,我们就集体淫乱!」说的我们都笑了,许剑指着小媛:「你呀,嘴上什么时候也没个把门的。」

回想这四年多的光景,真的很令人回味。充满了笑声,充满了幸福,充满了真情。我们四个人袒裎相对着坐着,回忆着四年来的趣事,或说着谁的糗事,笑不可竭,宝宝不知我们在笑什么,也跟着我们笑。几个大人的哄然大笑,夹着孩子银玲般的童笑,在家里回荡着,萦绕着……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