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yamaenvoy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yamaenvoy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驯服女教师 驯服女教师

    终于等到开学了,不晓得国中的开学有没有比较有趣,唉!没想到一唱完国歌训导主任马上训诫一翻,不外乎要好好用功,服装仪容要整齐...怎么跟国小都一样呀!好没趣的中学生活。

    yamaenvoy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驯服女教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驯服女教师》,是作者yamaenvoy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终于等到开学了,不晓得国中的开学有没有比较有趣,唉!没想到一唱完国歌训导主任马上训诫一翻,不外乎要好好用功,服装仪容要整齐...怎么跟国小都一样呀!好没趣的中学生活。

《驯服女教师》 25.New life 免费试读

靠著自己还年轻有本钱,我继续驯养著女奴,结果女奴们的胃口越养越大,日日向我索精,还好女奴们也各自拿出偏方让我补身,年轻好色的我当然经不起后宫佳丽的诱惑,日也操、夜也操,不管在学校或放学后都过著荒淫无度的生活。

记得修女曾在伦理课上说:做修女是因为虔诚地信仰上帝,愿意将生命的全部都奉献给上帝,让主做自己的依靠和生命的指引。

结果修女最后还不是被我驯地伏伏贴贴的,我甚至自大地以为自己比上帝还伟大。

可能是做了太多孽,另一方面又为神药的负作用所害,纵欲过度的结果竟是小弟弟从此不举。

啊~报应呀~看来神要惩罚我,正借著他的儿女的手,将恶魔给封印起来。

其实最惨的是女奴们居然开始背叛我,结果我的功课一落千丈,女奴们不但不帮我还落井下石,趁家教或家长联络时跟我的父母谗言,其实以我这种烂程度也真的考不上好高中,我的父母开始考虑把我送到美国接受另一种教育。

终于有一天,老爸将我叫去。

‘小明呀~爸爸已经帮你安排好一切,你下个月就去美国读书吧!’‘啊!怎么会这么突然?’‘不快一点不行了,不早一点救救你,你这一辈子就没救了。’‘呜…呜…我一个人在美国怎么活得下去?’‘还记得美国的叔叔吗?’‘当然记得,小时候常买玩具给我。’‘是呀!他从小跟我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虽然不是你亲叔叔,但因为没有儿子,也就特别疼爱你。’‘是呀!我也好久没看到佩佩了!’‘学校方面你的老师很帮忙,都帮你处理好了,你的国文老师还愿意帮忙送行。’(唉~果然是女奴们在搞鬼,恨不得早一点赶我走,现在木己成舟,一切都回天乏术了)结果离开那一天,机场只有国文老师来帮我送行,国文老师帮我跟柜台办好托管的手续,我就跟著空姐进入海关,等我通过安检门回头望向国文老师时,老师居然含泪为我送行。

‘唉!最后只剩一人对我好!’我越走越远,老师的影像也越来越小,最后国文老师竟捂著嘴压著肚子,好像难过地在关口啜泣。

飞向阳光加州的旅程甚是漫长,不晓得大洋的另一边是什么景象。

终于来到了美国,入关时检查员是一个白妞,长的高大英挺,左边那个黑妞壮的跟大象一样,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派出我这个没用的东亚病夫出国比赛,如果是以前还有机会大战洋妞三百回合,唉~好汉不提当年勇。

来接机的是叔妈和佩佩,不过叔妈已经换人了,她不是我以前见过的那一位。

基本上佩佩是我的翻译,她是我唯一可以沟通的人。

回到家后佩佩才跟我仔细解释,原来叔叔来美国后跟佩佩的亲生母亲常吵架,结果最后离婚了,叔叔后来又娶了现在的叔妈。

叔妈也没有生儿子,所以对我很好,因为以后就住在一起了,她就收我为乾儿子,我就跟著佩佩叫她Mom。

乾妈是漂准的小日本女人,相夫教子一付很温柔婉约的样子,据佩佩说乾妈十八岁就被送来美国念大学,结果因为在异乡太孤单,一开始就交了一个美国男友,不小心就怀孕了,因而辍学结婚,所以现在才三十六岁,因为长得很可爱又是娃娃脸,看起来非常年轻好像才三十岁,虽然不高但体态丰腴,身材不错。

而叔叔原来是工程师,但是时间久了就慢慢地往业务部发展,因为业务的关系必须全世界到处跑,所以目前很少在家。

家中的小孩有乾妈与前夫生的大姊,名叫Angela,目前是大一新鲜人,Angela是美日混血,长得跟外国人一模一样,金发碧眼,因为是混血长得特别标致,皮肤白得似雪,前突后翘,原来以为英文老师已经是巨乳了,结果跟Angela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没得比,大姊的简直是两颗巨弹。

再来是佩佩跟和我同年,是除了叔叔之外唯一会说中文的人,跟我一样是标准的南部人,耸耸的一付很好欺负的样子。

最后是小妹,名叫Poppy,她是叔叔跟乾妈结婚后才生的中日混血,长得很可爱,脸颊红红的像颗红苹果,目前才读小五。

没想到美国的家庭就是这样,还真复杂,实在有点乱。

而学校嘛!居然又是教会学校,还好不再是和尚学校了,而佩佩又跟我是同年,我就被安排跟佩佩同一班,这样佩佩也可以照应我,真好!

班上除了佩佩外还有很多女同学,像长得有点像原住民的是印地安人,长得很像我们的竟是墨西哥人,还有大部份仍然是美国人,最后就是那些黑妞,跟本就是小联合国。

我们的老师叫Amy,很高但有点胖胖的,应该有一百公斤,也是金发碧眼的白妞,三十几岁了但脸蛋还瞒俏的,因为她女儿长的很漂亮,我想Amy老师年轻时应该是大美人一个。

很凑巧的Amy老师的女儿刚好跟我们家的小Poppy同班,是小Poppy的好朋友,常来我们家玩,她就好像一个漂亮的洋娃娃一样,而我们家的小Poppy长得像日本可爱的瓷娃娃,两种不同风味的娃娃都让人想疼爱她们。

美国的功课并不会太多,所以仍然排了不少才艺课程,这儿一样有舞蹈课,跳舞时黑人同学跳得有够好,腰身灵活,臀部更随著音乐的节奏扭动,又狠又劲,这种天生的动感,更非舞蹈老师能够比拟。

另外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音乐课,印地安的同学歌喉超棒,声音又洪亮,歌声可谓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在学校时,我最喜欢跟墨西哥同学在一起,因为她们热情大方,动不动就是肢体上的接触,而最吸引我目光的仍是当地的美国同学,因为她们的发育特别好,才青少年就亭亭玉立了。

回家后,我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忍不住偷看了一下,居然是大姊在洗澡,还好没被乾妈或是佩佩发现,因为我一看到大姊劲暴的身材,小弟弟居然有了反应,忍不住看了好久。

后来我就跟佩佩说:‘佩佩呀!来了几天了,我还是有时差,晚上都睡不著耶!能不能吃一些安眠药?’‘喔!家里好像有一些,我拿来给你。’那天的天气不太好,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晚上我喝完牛奶就准备早点就寝,就在我要就寝时外头雷声大作,小Poppy似乎被吓得哭了出来,因而走出房间叫妈妈,我赶紧跑出房间看看,正好小妹迷迷糊糊地在走廊上摇晃前进。

‘Poppy!Poppy!Areyouok?’‘Mommy!Mommy!’小妹似乎想找妈妈,我就抱起小妹,带她去找妈妈,结果我竟将小妹带往大姊的房间,要小妹叫门,大姊过了一会儿才开门,而且一付很爱困的样子,我就将小妹抱上大姊的床,而大姊居然不理我,倒头抱著小妹就睡,这时突然一阵闪电,映照著床上的姊妹花,接著雷声大作,小妹被惊得窝在大姊的腋下,我也假装很害怕抱住穿著丝薄睡衣的大姊。

原本毫无起色的小弟弟在温暖的被窝里居然再度复苏,借由女神圣洁的身躯封印已被破除,沈睡的恶魔再度苏醒,那夜雨下得好大,阳台上的玫瑰花被强风吹得左右摇摆,我的头埋在大姊的腋窝下,从高挺的乳峰望向窗外,又是一阵闪电,只见窗外玫瑰的倒影打在窗帘上,带刺的玫瑰不敌风雨的摧残花瓣片片凋落。

而室内也正掀起另一场的暴雨狂风,闪电有如镁光灯间歇性地打入,室内雪白的肉体闪烁著,映照出一幕幕令人婉惜的景象。

隔天早上华光初现,最先照耀到院中绿色的草地,鲜红的玫瑰花瓣点缀其上,而窗前只剩败破的花蕊滴下清晨初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