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

    这是个利欲、物欲,肉欲,浮躁和无耻交织的世界。金钱是搅动当今中国社会转动的主要力量. 为了金钱,人们可以无所顾忌. 而有了金钱人们又会干什么? 这是一部关于金钱和性欲的现代故事.   本部长篇纪实小说讲述的就是发生在今天中国大陆带有虐恋成份的几近真实的故事.当然,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人物的名字都有所改动. 虽然也有部分虚构的情节,但围绕着主人公罗媛春发生的绝大多数的故事都来自真实的生活素材.而且此时仍然在进行.

    joanne4820(孤寂)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女尊男宠
    立即阅读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是作者joanne4820(孤寂)倾心创作的一本女尊男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利欲、物欲,肉欲,浮躁和无耻交织的世界。金钱是搅动当今中国社会转动的主要力量. 为了金钱,人们可以无所顾忌. 而有了金钱人们又会干什么? 这是一部关于金钱和性欲的现代故事.   本部长篇纪实小说讲述的就是发生在今天中国大陆带有虐恋成份的几近真实的故事.当然,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人物的名字都有所改动. 虽然也有部分虚构的情节,但围绕着主人公罗媛春发生的绝大多数的故事都来自真实的生活素材.而且此时仍然在进行.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 第104章 大结局 免费试读

古城南京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英才辈出。南京高校名列全国各大城市三甲之内也没错,可是我在南京已经10年了,这个城市给我太多的痛苦和折磨。古城南京曾经让我充满希望,可此时它也 让我充满失落,我现在身无分文,腹内空空,面无血色。

被罗媛春像丢厠纸一样抛弃了的我,已经失业10个月了。现在我感到了真正的失望和伤心,同时也感到了无奈,感到痛苦。我失望,因为我很久没有找到工作了,我的专业已经生疏荒废,我不 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工作;我伤心,因为我对罗媛春是那么的顺从,那么奴性,那么忠心耿耿,那么全心全意地奉献,可到头来,她竟还是那么轻易地扔掉我,只因为我有了慢性胃病。

我无奈,因为我没有了可以供富人发泄兽欲的资本,我曾经供一个富婆发泄她的兽欲,被她包养了7年半。那是我最青春活力,光彩照人的7年,我当时那么努力,那么小心翼翼的伺候她,但后 来,当我被蹂躏成疾后,却还是被抛弃了。我感到痛苦,因为我是在心理上根本无法离开罗总时,被她丢弃的。

我知道,我的胃病是长期喝罗媛春的尿导致的,过去三年里,我经常觉得胃痛,而且每次都是喝下她的小便以后才会有剧痛。但我坚持着,每天晚上和凌晨都要跪在她的床前,为她做活人夜壶 ,供她随意使用。希望能用自己身体的痛苦,换来她一时的舒适。直到10个月前,我疼痛得难以忍受,才说了出来。没有想到,一个星期后,主人就把我赶走了。当时,不管我跪在地上,怎样 痛哭流呖地哀求她,她都不为所动。她说把我阉掉,随意使用,挤尽榨干后,再把我扔掉,才是对我最彻底的蹂躏。我求她杀死我,让我死在她的屁股下面,可她不答应,她说她不会用我喜欢 的方式结束我的生命,她要用她喜欢的方式来结束我。那就是继续蹂躏和凌辱我,把我拉到荒野,扔到残酷的社会上,看着我在渴望她的痛苦中煎熬,看着我受尽人间辛苦…看着这个比我大17岁的中年女人。我突然觉得很陌生。她已经47岁了,可还是那么鲜活亮丽。只是有些丰满,眼角上多了浅浅的皱纹。她眼睛里充满冷酷无情和高傲自负,没有了任何情意,更 不像我当年看到的那么温情和浪漫。而我已经30岁了。我失声痛哭,哀求她把我留下,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留在她身边,哪怕天天让我吃她的粪便为生都行。我跪在她的脚下,痛不欲生地 求她留我做她的活马桶,让我死在她的厠所了。我知道我已经被她彻底洗脑,说出的话,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当时,我的确这么想,因为除了安徽的家人,她是世界上我唯一深爱的人。为了爱她,自己已经忍受了七年,为她投入了全部的感情。可她却真的只把我看成她的奴隶,她拥有的一件物品。

“说你是什么?”她幽雅地翘着二郎腿,“我是个让主人玩弄的下贱货!我的一生一世都要服从主人的旨意!”我跪在地上背颂着,这是我搬进她的地下室后,天天要背诵的奴隶守则!

“主人现在命令你滚出去!”想想,这不正是我希望得到的吗。当年她并不想要我,是我跪在地上恳求她收我为奴的。我当时就向她发誓保证,我要绝对听从她的任何命令,哪怕是让我死。今 天,她当然有权利随意处置我。

当何艳华有力的胳膊把我一把推出车门,将我的两个行李包从后备箱里取出扔在地上时,我是那么地绝望,我甚至真地闪过去死的念头。

临离开罗公馆时,我曾恳请能回春达公司电脑部工作,但罗总不同意,说她已经不愿在公司里再看到我了。说我只是她用过后必须要扔掉的避孕套,因为她从不愿看见自己用过的脏东西。

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那个叫费宁的年青人。他是罗媛春在网上新招的家奴。他比我年轻8岁,长的高大英俊,是个地地道道的帅哥。可他是个天生的M。在我被抛弃前半年多,主人让馨馨在网上 帮她物色一个有调教前途的M,她想再收一个家奴,在众多的回贴中,她面试了两个,最后挑中了费宁。

一见那个青年人,就妒火攻心,他不仅年轻英俊,而且有一双温情忧郁的大眼睛。罗媛春说,她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训练成她的夜壶。

刚被抛弃后,我去找过张琳丹,求她能收留我,可她十分凶狠地说,“你只配给我做活马桶,除了维生素片和我排泄的粪便,我不会给你任何东西吃的。你要同我签下生死协议,你的生死自负 。”我感到恐怖,隐隐约约地觉得她是要杀死我。而我还不愿为她而死。

我费了相当的精力才找到白小月,她对我充满同情,但她也没有能力帮助我。她曾建议,帮我求一下她的主人焦达伟,看能不能帮我找个工作,可焦拒绝帮忙。小月又帮我求焦,能不能让我留 下同小月一起伺候他,可焦达伟也拒绝了,说他已经收了一对夫妻奴,暂时不想再收了。而且他命令小月不许同我联系我很久没有找到工作了。我已是饥肠漉漉,面黄肌瘦。而胃痛越来越重, 经常让我痛的睡不着觉。

现在我才对SM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虽然不后悔自己涉足SM,但对SM给我留下的遗憾和透射出的问题,让我从新审视它。SM的本质特征是主奴双方的不平等关系,而如果M不能自立,过分依赖S 的话,结局会相当悲惨。因为由S随心所欲掌控一切的局面,最后会使M非常被动无助。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愿的不平等?SM研究前驱福柯(Fotcault)在研究中提出了一个“性快感的非生殖器化”的观点,即SM使得性快感与生殖器官相脱离,表现为身体的性感机制的新格局,性敏 感带的重新布局,打破了生殖器官对性快感的传统独裁。一个耳光,一鞭抽打,一个对女王玉足的亲吻,能让奴隶感到SM中的受虐快感,这是性快感刺激从生殖器刺激到肉体其他部位刺激的非 生殖器化。一个轻蔑的眼神,一句羞辱的话语,一个羞辱的举止,能让奴隶感到SM中的受虐快感,这是性快感刺激从生殖器刺激到精神刺激的非生殖器化。

但男女对SM的看法上可能有区别。无论男女,找SM的另一半,都有原因。我找S是从“性”趣开始的,因为罗媛春太美,太出色,在我没有任何设防,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被她俘获。我原以 为罗媛春是个性情中人,找SM的另一半是" 情" 趣第一,因为在许多女人看来,爱情和性是一致的,性由情发,情欲合一,方能消除性的原罪感,体验到性的快乐。起码罗迎春,张琳丹和白小 月都是这么说的。这种现象不难明白,因为女主也好,女奴也罢,首先是女人,情" 趣心理正是女人普遍具有的心理。顺理成章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满足自己施虐欲或受虐欲。但现在看来 ,当初罗对我也许有情,但很快就没有情了,我对她只剩下使用价值。爱情是爱情,性是性,两者是完全可以分离的。早几年,我就已经意识到,我既不能从她那里得到性,更无法得到爱,我 只是她的一件财产。

但SM中有" 情" 吗?这种情是爱情吗?SM中能有爱情吗?

现在想想,根本没有。也许从一开始,我就被罗媛春利用。由于不注意心理健康,一时误入迷途,而她利用我的无知和年轻,将我的思想奴化,为的是她的淫乱和生活舒适,其实她是个非常自 私的女人,非常疯狂地压榨我,蹂躏我,糟蹋我。我只是给她提供一时性刺激的工具和供她舒适的物品,有时,我真觉得自己像她的电动阴道按摩器,也许都不如。

我在罗媛春手里的经历是人类虚无主义的当代表现。精神迷惘,信仰迷失,无节制的享乐主义与自暴自弃的堕落混合在一起,使得我们的精神灵魂沉湎于肉欲物化的生活而难以自拔。

SM关系的确可以分为两大类——游戏类和生活类。对于“游戏类”来说,SM是游戏。双方游戏内是不平等的主奴关系,游戏外是平等的关系。进程中之情和进程外之情是两回事。

对于“生活类”的SM同好来说,双方生活中的时时刻刻都处于SM进程中,就无所谓“戏内”“戏外”之分了。对" 游戏类" 的同好来说,SM双方是人,不是机器,长期戏内戏外角色变换,很难 拿捏把握。而双方的长久戏外的情人关系,妻子关系,朋友关系相处会使得SM变味,以至于M难以在戏内找到M的感觉。S难以在戏内找到S的感觉,难以下手虐待或者出口羞辱。

对" 生活类" 同好来说,一开始,一个S可能会因为爱上M而同意和M建立7/ 24式主奴关系,这种关系中的M已经失去了其男人特质,完全是个奴隶了。一个女人对一个整天处于奴隶地位的失去 男人特质的男人的爱情会长久吗?不可能。

“生活类”国外叫lifestyle,就是24*7式男奴,也就是现实中的家奴,这类的SM也可以叫虚拟中的“精神控制”(国外叫mind-control)。“生活类”中有情吗?要有是什么情?可以肯定的 是,“情”被排斥在外。

其实,我早就对主人没有了情的要求。对于M来说,需要的是一个时时刻刻高高在上的女王,一个对其视若无物,肆意虐待羞辱的女主人,一个对他有爱情的女主人不会让他体验到这种感觉, 而这种感觉正是他说追求渴望的。后来我成了她的“狗奴”。我俩的关系成为主人对狗之情和狗对主人之情。是主人和宠物的那种“情。”再后来,我成为她的“厕奴”,我们的关系成为是主 人对厕所的感觉和厕所对主人之崇拜。不错,“不平等”关系,才是我们俩关系的内核。我们之间的情是单向的,我对她有情有爱,而她对我一点也没有。

换句话说,双方不平等关系的根源是这种“崇拜”之情。双方的不平等关系可以通过两个途径来实现。一是奴隶将自己变成非人,如动物或家具或厕所,主人依然是人。

从感情上说,人是有感情的,不是精确的没有感情的机器。我做她的厕所,做她的夜壶,那是出于我对她的爱。我误以为我在爱,但现在想想,这是很大的误区。我的结局是SM的悲哀,还是人 性的悲哀?

我是因为爱她,才做她的家奴,她却不是因为爱我,才让我做她的厕所。之所以有“生活类”的主奴关系,可能是因为“欲”,一方需要这种关系满足自己的“受虐欲”、“顺从欲”、“受苦 欲”,而她也需要这种关系来满足自己的“施虐欲”、“统治欲”、“享受欲”,双方都从这种关系中体验到另类的“性快感”。

现在我对虐恋的定义是:它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和羞辱联系在一起的性活动,或者说是一种通过羞辱和疼痛感获得快感的性活动。必须加以说明的是,所谓痛感有两个内涵,其一是肉体痛苦( 如鞭打导致的痛感);其二是精神的痛苦(如统治与服从关系的羞辱所导致的痛苦感觉)。如果对他人施加痛苦可以导致自身的性唤起,那就属于施虐倾向范畴;如果接受痛苦可以导致自身的 性唤起,那就属于受虐倾向范畴。虐恋关系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统治与屈从关系和导致心理与肉体痛苦的行为。虐恋的行为,无论是施的还是受的,也无论是真实的、模拟的、象征的、以至于仅 仅属于想象的,在发展成熟后,都可以成为满足性冲动的一种方法,可以不用性的交合,就获得解欲的效用。

的确,女奴对男主的“崇拜之情”符合男权社会下女人对男人的性心理,男主对女奴的“疼爱、呵护”之情。如果说男主女奴关系是男权社会下两性性关系的正向发展,那么男奴对女主的“崇 拜之情”不符合男权社会下男人对女人的性心理,女主对男奴的“疼爱、呵护”之情,女主男奴关系可以说是男权社会下两性性关系的颠倒,是逆向转变。正因为如此才更加刺激。

女主男奴双方的关系是逆向转变,双方SM进程外的关系和SM进程中的关系形式上完全不同,使得双方会产生戏内戏外的巨大心理反差,不容易达到戏内戏外都是戏,“灵与肉”的完美结合的美 妙境界。

但我认为,SM的基本特征就是双方自愿,没有损害第三人的利益,没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所以法律没有干涉SM的必要。SM是人的一种性取向,是人的一种性活动方式,是人的性权力,性权力 是一种人格权,是应该受法律保护的权力。

虽然M受到S最无情的蹂躏和折磨,但一切都是自愿的,在法律上,我没有权利向罗媛春讨回公道。因为从一开始,我已经放弃了那个权利,而这种放弃是SM游戏的核心。说到底,SM是游戏,也 只应该是游戏,它可以为富人们提供新刺激,也可以成为穷人的游戏。它虽然可以成为富人的生活方式,而不应该是我们穷人的生活方式,因为穷人没有资本。

离开罗已经10个月了,我每天省吃俭用,但一个月也要花掉400元,罗完全可以给我一个工作,可是她不给。她是那么残忍无情。但是,她又为什么不能这样对我。我甚至可以想象7年后费宁的 下场。当他被罗媛春玩残了之后,肯定也是被抛弃的命运。

开始几个月,我一直在责备自己。我曾经被那么出色的女人包养过,也许是我没有珍惜,没有尽心尽力地伺候她,可是我能做的都做了,应该说一个人不能做的我都做了。也许我一开始就不应 该认识罗,渐渐地,我对她产生了某些怨恨,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但是,她又为什么不能这样对我。这不是我开始时一直渴望的吗?

我翻开一本厚厚的日记本,里边有我对罗媛春日常性生活的认真地记录。当时出于无事可干,我记载着2005年5月到2006年4月底她的详细性活动:全年她共性交294次,同雨轩78次,迈克39次 ,达伟16次,简仲年13次,李刚11次,X秘书长7次,X副省长3次,X副市长3次,美国何2次,教授2次,X厅长2次,俞局长3次,汤姆3次,迪克4次,小光2次,程行长2次,刘总1次,陈总1次, 夏厅长1次,另又野遇7次;同她的奴隶也有性交记载:叶XX2次,段2次,陈峻卿3次,同我0次。同柳馨馨17次。我对伺候罗媛春的活动也有详细记载:为主人大便后舔净肛门192次,吃下主人 的“全便”3次,为主人小便后舔干净127次,喝主人小便316次,挨主人鞭打4次,为主人性交后直接舌头清洁下体94次。伺候主人女奴柳馨馨小便42次,为柳便后舔肛46次,伺候保镖何艳华小 便63次,舔肛76次,伺候主人女友张琳丹用厠3次,苏阿姨2次,郑曼丽1次,付莎莎2次,伺候主人的姐姐罗迎春用厠6次。

其实,最后一段时间,罗媛春并没有忘记我,每隔几天就要让柳馨馨下来喂我一次。同性恋的柳馨馨是个格外爱干净的女孩,只愿意在我脸上撒尿,而不太喜欢在我嘴巴里拉屎,但为了执行主 人的命令,她还要偶尔在我的嘴里大便,但主要是用我为她舔肛。…说来也怪,每次躺在那个箱式便椅里服侍主人的女奴和保镖时,我都在想象是在间接地服侍媛春主人,因为我所舔的肛门是贴身服侍主人的保镖和女奴的…这种间接的服务当然仍会给我一种心 理满足。

我打开门,鼓起死鱼一样呆滞且毫无生气的眼睛最后一次看了屋子里的冰锅凉灶和房间里简陋的摆设。罗给了我10000元,不到半年我就花光了。

没有半粒粮食,默默地关上了门。心在转身的一瞬冷到极点,这样的温度足以冻死整个太平洋里的鱼。

一个月前,我去给付莎莎的洗浴中心工作,每个月可以勉强赚到8000元,但工作非常累。我的胃痛的很厉害,从药店买来的胃药根本不好用。

我悲愤不已,悲愤的我沿着一个桐木搭起的楼梯上到楼顶。我不是去跳楼,虽然这曾经是我一度的想法。我只是去楼顶呼吸一下夹杂着油烟香醋和各种来路不明让我心旷神怡的气味,楼顶是我 最爱去的地方,每每如此,也是给快要腐烂发霉的心情透透气。

坐在楼顶,我看啥都不顺眼。世界仿佛要在这一刻坍塌,天空愁惨得像铅块又像死灰,晚霞也化为一层层无光的快赶上压了半年的坟头纸,它阴魂不散地挂在像一汪停滞的死水一样灰蒙蒙的天 空,给人一种混混沌沌郁郁闷闷死不了活不了的凄惨感觉。这里的夏天没有清爽的风没有宁馨的静,更别说有那白白的云在蓝蓝的天上轻轻地飘。这里只有漫天的土尘在晦涩的空气中懒懒散散 地浮动,只有卟嗒卟嗒的树叶在纵横交错的枝丫间瑟瑟发抖,它们都死皮赖脸地挂在枝头,不想陨落不想飘零。就像我还死皮赖脸地呆在这个不欢迎我的城市一样,苟延残喘。那些羽毛已经污 染的比城墙上的青砖还要灰的麻雀在树枝上蹦蹦跳跳,唧唧喳喳的才不管什么春夏秋冬,不管我的死去活来。

在我的记忆中,南京的五月是最令人向望的。要么天高气爽,阳光灿烂,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要么就是淅淅沥沥的梅雨缠缠绵绵,萧萧瑟瑟的晚风冷冷清清,而此时的南京呢,什么都看不见, 什么都听不见。除了这灰蒙蒙的天,除了这喧嚣嘈杂的声音。六月的南京也是个收获的季节,可我收获了什么?站在楼顶上,看着这个和我生活一样腐朽和停滞的白云,看着破烂不堪的屋檐下 已懒得盘旋飞翔的鸽子,看着坐在楼顶另一边的那个翘着兰花指被三流老板包养着的小妓女,我心烦意乱地问自己。

如果我是那白云,我就要飘出这片天,飘到冷山的那一端或者白云的故乡;如果我是那鸽子,我就飞出这古城,飞到有明丽天空的好地方。真后悔没有珍惜那段被罗媛春包养的日子,没事可以 坐在地下室的铁笼里想着她,构思着关于SM的文章。给她做奴的日子里,我完全丧失了荣齿的概念,反正这年头不要脸的人比比皆是,多我一个少我一个影响不了社会的风气。我那么无耻地去 伺候她,可到头来……现在,我不是白云,飘到哪里还是在污浊的天空,我也不是鸽子,想要飞出这个城市也不行;我被女人甩了,再想去不要脸,去无耻地给女人做奴都没机会。我只有靠自己,靠自己一双手,靠 自己学了十五年的文化知识,靠自己满腔的悲哀,靠来靠去就靠到现在这个份上了。

HOHO!我对着天空干笑两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他妈的我现在还在喝冷风,就因为我一度沉迷SM。人家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的小妓女,现在却翘着兰花指捏着高脚杯面如桃花地品尝着XO ,笑看花凋花谢,笑看人世的沧桑,笑看那个面无菜色大学毕业的我。

“你在想什么?”坐在我对面的小妓女突然抬起她那浓妆艳抹的脸问我。她懒懒地缩在竹椅上,一如懒懒地缩在她那并不美丽但却可以让她不用劳动就能生活下去的职业里。她那涂着丹蔻的兰 花指捏着一个精致的高脚杯,那里面荡漾着可以让人血液沸腾让欲望燃烧起来的殷红的液体。夏日来了,她也爱上楼顶了,爱静静地姿态优雅地坐在楼顶上喝着那让我想入非非的红酒。

“哦,我在想凡高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妓女而用利刃割下自己的耳朵?希特勒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妓女而屠杀那么多的犹太人?”她的腿挺长的,我望着她那酒意酣浓一片绯红的脸说。心里却想: 要是能给她舔阴会是什么感觉。

我仔仔细细打量着她,她最多二十出头。她捏着的高脚杯里的红酒让我想入非非,她那绯红的脸也让我想入非非,我很想喝她的酒,然后跪在她的脚下,把她想象成柳馨馨,拥抱着她的双腿, 抚摩着她的脚。我需要一些东西让我发泄心中的愤怒和悲伤,还有那吃不饱穿不暖却偏偏亢奋无比的受虐性欲。

“你知道为什么吗?”她装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亦或者她本身无聊地发慌,琢磨着拿我开开心,她晃着手中那精致的高脚杯问我。她那绯红一片的脸透着一种让人窒息的诱惑,这使我再一 次产生想服侍她的冲动。

“为了爱情!为了美好的爱情!”我深吸了一口气以表现我的纯洁和高雅。胃里却像喝多酒一样不断翻滚,一股腥臭味呼之欲出。

“爱情?呵呵!”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那丰满鼓胀高高挺起的胸脯一颤一颤的,颤得我头发晕,眼发花,心发乱,某个部位在跟着蠢蠢欲动地颤动。

我刚准备说话,她发出一脸浪笑:“这世上还有爱情吗?这世界早已情怠意绝了,我的爱情早就像得道的高僧一样圆寂了。”小妓女似乎有点文化,还有点幽默。

我仔细看着她,其实我只是很想找个人发泄一下自己的M情绪,顺便卖弄卖弄我那学了十几年却一直闲搁着没处使用的馊文化。

我站在她的旁边,她一点也不体谅人。我心里又是一股冲动,真想给她跪下,捧起她的脚。亲亲她的脚。我看着小妓女那凸显的胸部心跳不已。

“你找到工作了吗?”她瞟了我一眼。

我没点头也没有摇头。

“现在工作挺难找的。”她对我说,然后笑着递给我一根香烟,顺手把高脚杯递给我。

我一边恬不知耻地抽着她的烟喝着她的酒一边希望她还能给予点什么?近在咫尺,我已经闻到了她身上弥漫开来浓浓的不是花露水却胜过花露水的香水味,我有点头晕脑涨意乱情迷了,尽管我 腹内空空,尽管我头晕眼花,尽管我面无菜色。

“你老公做什么生意?整天那么忙。”我没敢给她下跪,怕她觉得我变态,我问她。

“只要能挣到钱就行了,谁管那么多。”她叹了一口气,“你去帮我买瓶红酒吧!剩下的钱给你自己买包烟抽。”她递给我一张一百元的钞票。

我忐忑不安地接过钞票,下了楼,我先美美地吃了一大碗新疆的牛肉拉面,然后跑去商场买了一瓶红酒。回去后我把剩下的钱给她。

“我看你买的什么烟?”她问我。

“没买烟,吃了一碗面。”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拿着吧!等你找到工作后再还我。”她没有接过我递给她的钱。

热泪似乎要滚滚而出,我感动坏了,真想叫她一声姐姐,然后给她捶捶背什么的。我一边深深感动着,一边为刚才意淫她的想法感到内疚!这种愧疚之情在我兜里装着她的钱然后一边继续抽她 的烟喝她的酒和她闲聊的时候更加明显。

我不是女人,我要是女人的话早在八年前就穿着前露胸后露背下面露着大腿和臀部的八卦服坐台去了!哪还能等到今天?如果我是女人,别说饿到这份上,就是有吃有喝我也会为了贪图享乐早 早去当“全陪”了。就我这德行,还有脸说小妓女么?我在心里不断地骂自己,骂得自己狗血淋头还不依不饶。就在这个时候,她那五短身材歪鼻子瞪眼看似二手的糟老头开着二手奥迪2000来 了。她和我都看见了,她赶紧喝干了杯子里的红酒下楼去了。那个老得快要掉渣的男人一上楼,她们的门就关上了,那是经常的事。

我心里是一肚子火啊,如果允许,我真想闯进去。凭什么让那个五短身材歪鼻子瞪眼老掉渣的糟老头占有这个姿色艳丽心地善良的女人?难道就凭那辆歪着轮子的二手奥迪2000吗?我越想越气 ,越气还越想,越想气越大。那个男人每次只呆一会就走,每周就来那么两三回,他一来,那间屋子里就会发出两人交媾是发出的声音,深深地刺痛着我对那张百元票子所怀有的那份感激。

我又想起罗媛春,想起她姐姐罗迎春,想起张琳丹,想起白小月。

罗媛春是我最爱的人,可她已经不在我身边,再也不让我伺候她,让我崇拜她了。

我他妈真穷啊,因为穷,我对这个社会的欲望已经不是怎样去SM,而是怎样填饱肚子。

我要用我那被性欲和贫穷折磨得青筋暴露皮松肉软的手紧紧地扼住命运的咽喉,绝不能向它屈服。坐在屋子里,我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可是命运的咽喉在哪儿呢?有多粗我都搞不清,怎么去 扼呀?我只能用我那双青筋暴露皮松肉软的无助的手握住自己。握住自己什么呢?

刚离开罗媛春的头几个月,我想她想得撕心裂肺,我真的觉得生不如死。有两次我跑到春达公司的办公楼前希望能看到她一眼。我甚至还去了她住的那个别墅小区,希望她的座驾会别墅车库时 ,我能跪在道上,再求求她。

她的黑色奥迪终于回来了,我给她的车跪下,可她坐在后座上只向我瞟了一眼,就转过头去。她甚至没有多看我一眼。她的车开进车库,车库门慢慢地关上了,我跪在那里,根本没有人里。我 知道,她的保镖和女奴一定在暗自嘲笑我。跪了二十分钟,我只好站起来,佯佯地走了。

我的胃又开始痛了,让我又想起过去天天喝她尿的经历。隔壁传来床角咯吱咯吱的响声,那个狗日的老男人在干小妓女。我真讨厌那个挨杀千刀的老畜生。

我没有费宁的脸蛋和身材,也没有小妓女的容貌,我的身体构造曾经让某些女人产生欲望和冲动,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有一条三寸左右长的可以拍须溜马舔屁眼的舌头,有一副站上十天半 月也感觉不到累的176厘米高120斤重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身子,有一个跪上几天几夜都不觉得痛的膝盖。我还有一张皮,一张女人把屎糊上,把尿撒上,把痰吐上我,也会面带笑容温柔相对 然后默默擦拭的死脸皮;我还有一颗心,一颗奴性深重的心。一颗对未来想入非非不知廉耻的心。就这些足够了。

那天晚上,我在莎莎的桑拿里赚了五百多元的小费。我拿着钱,满身的疲惫和困倦荡然无存。我飞向南京最大的平价商场,体体面面财大气粗地买了两瓶王朝干红和两包玉溪香烟,然后快快乐 乐地回到我的住处。小妓女在楼顶喝着酒。

“这是我买给你的”,我一边把上次拿她的钱还给她,一边对她说,“上次真的多谢你呢。”

“哎!你们大学毕业的还是好呀!我想找个工作好好地干,可就是找不到,我又没文化又没什么。”小妓女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我心里忽然莫名地产生了一种隐隐的疼痛。不知道为了什么?好象为了她,也好象为了我,又好象什么都不为,我感觉整个世界仿佛沉寂了一样,静得可怕,我感到恐惧,真想找堵墙一头撞死 。

小妓女喝了很多酒。她用那种雾一般迷茫的眼神看着遥远的夜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静静地看着她,她真的很美!她那乌黑透明的眸子里充满着哀怨和伤感,她细而弯的纹眉调皮地上挑 着,冰蓝色的眼影动感而迷人,厚厚地唇亮泽而圆润,洁白整齐的牙齿如剔透的白雪,长长的睫毛俏皮的一颤一颤……看着看着,心里涌起一阵阵不可抑制的冲动和柔情。我冲过去紧紧地抱住 她,斜依着楼顶上的栏杆,我疯狂地吻着她,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丰满高耸的胸脯紧紧地贴在我的怀里。她那尖尖的带着淡淡红酒味的小舌头像条快乐的小鱼一样在我的口中快速地游走, 我使劲地吮吸,在五脏俱焚的感觉中真想把它吸进嗓子眼里去;我亲吻着她,欲火难耐的我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在里面胡乱摸索起来。过了很久很久,她轻轻地推开我,静静地看 着我说“别这样了”,然后拿着椅子一声不吭地下楼去了。

我突然想起了小月,每当想起她的时候我就感到心痛。我下楼买了一打啤酒,搬了把椅子坐在楼顶。也翘着兰花指喝着红酒笑看云舒云卷,回忆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此刻,雨后暖暖的阳关温 柔地洒在我的身上,带着消融一切的温度和力量,就像小月那纤细的兰花指嵌入我肌肤里时产生的那种感觉。那个和我同床共枕相依相偎缠缠绵绵生活了几天的温柔似水的女孩,那个把她处女 之身给了那个无耻老男人的漂亮女孩,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想起那段情感,想起了那个我爱着却无法得到,每天被一个中年男人蹂躏的女孩。我的记忆开始波澜起伏。

这个让我冲动不已无法矜持的小妓女说出的话像是我暗恋几年的曾经无限柔情地和我交心的小月说出的话。这是我今生听到的最让我感动最让我难忘的话!她眼神冰冷,她表情漠然,她脸不红 心不跳地说出来的话。

“你要想开点,你要想不开我也没办法。这里是大都市,没有人相信眼泪和爱情的。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和我在一起时那么关心我,那么疼我爱我,真的很感谢……”

我还能说什么呢?谁能告诉我?说什么还有用呢?伤心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我号啕大哭。对着黑夜,对着滔滔的长江放声大哭。

看来这世上不要脸的女人多,比不要脸女人多的是不要脸的男人。我就是那些不要脸的男人里出类拔萃的一个。

我怎么要想这些呢?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深深的伤疤,我还要去抠去剜,明明知道一抠一剜就会流出那些让人产生疼痛产生伤感的殷红液体,还偏偏要去抓去摸最后还要揉一揉。我大声地问自己 也问眼前横七竖八的酒瓶。我站起身来,有点飘,难道我醉了?我搬起椅子,朝楼下砸去。再想那些往事我会疯的,我没有电脑,只得去色情片里寻找些安慰了。

我走下楼,看到小妓女正在摸钥匙,掏了几次都没有掏出来。当我在她那精致的鳄鱼提包里摸到钥匙的同时也摸到了在塑料包装下隆起一圈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小妓女打开门,在墙壁上 摸索半天后摁上了开关。小妓女站在苍白惨淡的灯光里一脸冷漠地看着我,长长的秀发自那光洁圆滑的肩头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在浓烈酒精的刺激下,总该有一些事情发生吧?最起码该有个深情地凝视吧?我站在门口恬不知耻地希望发生点什么,希望她能让我走进去,然后……然后干点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门在离我鼻尖几厘米的地方关上了,“嗵”地一声吓了我一跳。

走廊上一片黑暗。夜伤心地黑,绝望地黑,黑得孤单而又冷清。

第二天,我还在做着黄梦蒙头大睡,一阵时断时续的敲门声传了进来。我起床打开门,是小妓女。

“明天我就要走了,离开南京。”小妓女说。

“去哪?”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去那些需要我而不爱我的男人那里。”小妓女默然地说道。

“你难道一点都不留恋这里么?”我感觉到了离别前的悲壮。

小妓女一声不吭,沉默了很久很久,她缓缓道:“我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只是一个按摩女,我没想要在这个城市怎么样?只想凭自己的勤劳挣点钱供我弟弟上学,我不忍心看着瘦得不成样子的母 亲一次次往血站跑。我来到了这个城市,他们不需要我按摩,他们只需要我的身体!我来这已经五年了……母亲在一次卖血后死在回家的路上,我弟弟偷人家的东西也被抓走了……我不知道自 己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话没有说完,小妓女已经泣不成声了,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那苍白憔悴的脸上无声地滑落。

“别这样,别哭了,一哭我都想哭了。”我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她缩在我的怀里哽咽着,抽泣着讲她的故事……而我也在那里流泪,想着我的悲惨遭遇。

小妓女走的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这种神经失常精神变态的天气在南京经常出现。

小妓女拖着一个沉重的皮箱,顺着很陡很窄的楼道慢慢往下挪,没有人帮她,她显得有点吃力。

“我来帮你!”我走过去,她一声不吭地把箱子放在地上。箱子果然很沉,那里面应该是她的一些日常用品吧?

穿过马路,走进车站,我放下箱子。在喧嚣嘈杂的车流声中,我紧紧地拥抱住了小妓女。没有惊心动魄的感觉,没有销魂蚀骨的感觉,甚至没有一点点的冲动和激情,但我却紧紧地抱住了她。 她的头偏向一边。刺耳的喇叭声没有了,一切的喧嚣和嘈杂声都隐去了,只有一颗心在一点点破碎时发出的声音。带着很痛的感觉。

车慢慢地开走了,她会去哪里?她又能去哪里?去那些一个个陌生的需要她的男人那里,去某个城市扑朔迷离的霓虹深处,静静地摊开自己,没有爱情没有浪漫地摊开自己。等待她的又会是什 么呢?在她的眼里我看见了她流出的泪,那样的凄凉,那样的冰冷,那样的伤感,那样的让我禁不住想拥抱她。也许从她无法掌控命运的那一刻起,她就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就像我不 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失去了许多,包括对生活的激情和渴望,包括对爱情的真诚和期待,甚至包括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我们已习惯了在黑暗中在颓废中在消极中在一次次的 放纵中被一个个城市被一个个人抛弃,甚至是被自己抛弃。

黑夜,站在楼顶上,我抬起头,对着空荡荡的天空苦笑两声。我想我应该离开这里了。这个楼顶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爱喝红酒翘着兰花指的小妓女了,尽管她不再纯洁。

没有那个小妓女的楼顶就像没有鸟儿飞过的天空,尽管鸟儿的翅膀会时时划伤天空的心!没有鸟儿飞过的天空就像没有爱情走过的岁月,尽管SM已经让我感到了身心疲惫,无能为力……我有点茫然。难道还呆在这里?因为舍不得那份整天伺候女人,点头哈腰把舌头当做手纸用的工作或者在梦里期待明天的南京会给我一个头也不回趾高气扬离我而去的罗媛春?

那我应该去哪?我问自己。

痛苦……,折磨……,挣扎……

我跑到楼顶,私心裂肺地对着遥远的天幕狂呼。

(全书完)

(感谢最近一年各位对"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的支持和厚爱。本计划再写8章,但情况有变,不得不匆忙结尾。希望这个结局没有让大家扫兴,而这个结局确实是真实的发生了,请各位同好 自重,摆正SM和生活的关系。愿意在别处转载的朋友,请别忘了标明作者:joanne4820(孤寂))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