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唐伯猫 唐伯猫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浪妻淫女 浪妻淫女

    老婆淑芬是一个公务员,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她嫁给我时才十八岁,那时她在读大一,是学校有名的美女。女儿叫于可,年级跟我结婚的日期一样十六岁了,在市里读高中,跟她母亲一样长得婷婷玉立,一付小美人的模样,我们一家三口关系融洽,不知羡慕了多少人的目光。

    唐伯猫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浪妻淫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浪妻淫女》,是作者唐伯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婆淑芬是一个公务员,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她嫁给我时才十八岁,那时她在读大一,是学校有名的美女。女儿叫于可,年级跟我结婚的日期一样十六岁了,在市里读高中,跟她母亲一样长得婷婷玉立,一付小美人的模样,我们一家三口关系融洽,不知羡慕了多少人的目光。

《浪妻淫女》 第九章 联欢晚会 免费试读

这天又是星期六,我闲着没事约刘局到他家里一聚,两人喝茶吸烟的同时聊的差不多都是性事,可以说毫无保留,我说了淑芬跟她外甥的事,说了我一家三口的事,而刘局则跟我说了很多风 流事,单位里某女同事做爱时是怎么样的,某领导的老婆又是怎么给他搞到手的,当然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他的未婚妻,他未婚妻叫小玲,今年二十二岁,刘局在今年才追到她的,上她的时候竟然 是个处女,虽然是这样,她在床上时表现却令人满意,刘局说得传神,我也听得入神,忍不住提醒他说:“刘大哥,记得上次你答应我跟你的未婚妻来一次的哦。”

刘局爽快地大笑道:“我当然记得,我们兄弟两还分什么?我的就是你的嘛。

我上次跟她提过这事,我看她虽然有点心动,不过嘴硬不肯,要不于兄弟想个法子搞定她。“

我看他把我看成诸葛亮了,什么都要我想法子,我耸了耸肩,说道:“女人是你的,法子应该你才想得出啊。”

刘局摸了摸脑袋:“也是,这可有点嘛烦……哎,这我可没办法了。”

我看他痛苦的样子心里好笑,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今晚把她带到我家里做客,那时再想办法。”

刘局呵呵笑道:“要得要得,我好久没看到淑芬了,怪想她的。”

两人聊天吃完午饭才分手,我回到家里把这件事跟淑芬说了,淑芬白了我一眼说:“人家好好的姑娘你们又拿来算计,怎么回事啊你们。”

我嘻皮笑脸地说:“那个好歹是你的情敌啊,就当让老公帮你教训教训她罗。”

淑芬红着脸捶打我的胸口:“看你说话说得难听。”

我笑着躲开,然后跟她商量起今晚的计划。

我先打电话给小健,叫他今晚不要回家里睡了,这小子性欲极旺,三天两头就到我家找淑芬开炮,我怕他今晚失惊无神跑到家里来破坏好事。

准备好晚餐后我夫妻两人就等着刘局两人的到来。

刘局也真准时,七点钟的钟声刚响,他就准时赴约了。我打开门让他们进来,连忙打量这个未来性伴。只见刘局身边的女人一米七的高身材,皮肤白晰,五官秀美,胸挺臀高,穿着条白色连 衣裙,十足一个明星模样。我暗叹刘局艳福不浅。

刘局为我们介绍:“小玲,这位是我单位的同事李淑芬,这位是她的丈夫于东,于兄弟、淑芬,这位是我的未婚妻陈美玲。”

我有礼貌地伸出手跟小玲握了握手说道:“欢迎欢迎,刘局跟我多次提起你,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果然美貌动人。”

小玲很大方地说:“你说笑了,贵夫人才叫美呢。”

刘局大手一挥:“都是一家人,别那么多客套话了,肚子饿着呢,开饭开饭。”

他这一家人的意思还真直得回味。

我们在笑声中就坐,淑芬帮众人倒了红酒,三杯入肚后四个人你一句我一言地乱聊起来,小玲语言清晰,我谈吐幽默,刘局说话直接,淑芬轻声细语,一时聊得很融洽。

我看时机成熟,向淑芬打了个眼色,淑芬会意地微微点头,拿起红酒为大家添酒,当为小玲添酒的时候突然“不小心”地将放在小玲面前的酒杯打翻,大半杯红酒全部洒在小玲胸部以下的连 衣裙上,一阵惊呼中,淑芬边道歉边用布帮小玲擦试,但红酒早就湿透连衣裙,淑芬说:“都是我粗手粗脚的,小玲要不是嫌弃,我看有没有什么衣服帮你换上先。”

小玲只好点头答应,跟着淑芬进了洗手间,而在我的安排下,淑芬早准备了一件睡袍帮小玲换上,同时因为小玲的胸罩也给红酒弄湿而不能再用,所以小玲除睡袍遮身外,里面是真空的。

而淑芬也因为衣服粘上了红酒而不得已地也换上了睡袍,理所当然也是真空上阵罗。

小玲出来的时候脸色微红,也许是因为穿上别人的睡袍而感到拘束,所以话也少了。反而淑芬笑着说:“刘局,你家小玲的身材可真是一流的啊。”

刘局乐得哈哈大笑,而我的心随着小玲的羞涩而一荡一荡的。

吃完饭后大家坐在沙发上喝茶,淑芬放了张DVD 来看,并把灯光调暗了,说道:“这个是恐怖片,灯暗点才够刺激。”

故事情节果然恐怖,淑芬和小玲常发出惊吓的叫声。好不容意看完了片,第二张的故事片就不怎么好看了,刘局打了个哈欠,对淑芬说道:“淑芬,上次你帮我按摩一次后我回味到现在,这 次说什么也该再帮帮我松松身体。”说完将身子睡在沙发上。

淑芬笑着说:“那有什么问题,就不知道小玲有没有意见啦。”

刘局又是大手一挥说道:“那有什么问题,小铃按摩也是有一手的,于兄弟,你就试试看嘛。”

我微笑道:“我当然愿意试试小玲的手艺啦,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福气哦。”

小玲的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那有什么福气不福气的,就怕我弄得不好。”

说完大方地向我这边靠过来。

我连忙躺了下来,小玲坐在我身边开始为我头部按摩。而那边淑芬也开始为刘局按摩起来。

小玲的手很暧,按摩的力度不轻不重令人舒服,我鼻子闻到她的阵阵体香,思量着该往那里下手才好。

过不一会儿,小玲拉过我的手放在她的腿上为我按摸手臂,她滑滑的肌肤使我热血上涌,透过电视射来的光线,我看到我的手离她的胸部只有十公分远,就趁她把我的手臂弯起的时候将手往 她胸部摸去。这个动作做得很自然,好像我是不小心动到似的。因为真空,她柔软的乳房使我手感很好。

而她忙把身体向后靠了靠,我装着啊了一声后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小心……”

小玲打断了我的话说:“没关系,是我不小心。”

我轻轻地说道:“你很迷人,真羡慕刘局有你这个红顔伴侣。”

小玲的手停了一停后又继续按我的手臂。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淑芬竟然发出呻吟声,呻吟声虽然小声,而且还有电视声音的干扰,但还是可以听得很清楚。接着听到淑芬说道:“刘局,你的手 别乱摸……”同样是声音虽小而清楚。

我心里暗笑,这都是和刘局故意这么做的。果然小玲忍不住向刘局那里望了过去,又低头看了看我,我装作没看见。

那里淑芬又传来几声呻吟,而且呻吟得有点夸张。小玲终于忍不住伏下身来在我耳边说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她丰满的胸部压在我的手上,感觉好极了。

我故作不知,也将嘴吧凑在她的耳边说道:“那个在搞什么?”说话的时候故意把气往她的耳朵里吹。

小玲又小声说道:“你听听啊。”

我享受着手部的感觉,侧过头看到那里变成刘局在上淑芬在下了,于是说道:“是你们家刘局在帮我老婆按摩呢。要不我也帮你按按。”

小玲的脸在昏暗中似乎红了一下,并不应答,只是把身体重新坐好。我把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说:“来嘛,试试我的手艺。”

小玲又伏下身来对我轻声说:“不用了,我怕痒。”

我那里去听她的,站了起来就把她按在沙发上,小玲差点要惊呼,还好她不敢发出什么声音,连忙自已用手掩住了嘴。只发出很小声的闷哼,并没有给刘局听到。

当小玲躺下来的时候,我心中的欲火突然爆发,头脑再也没办法冷静下来,猛地吻住小玲的嘴,小玲给我吓坏了,等到我的舌头在她口里撩动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双手用力想推开我,但我很 用力地搂抱着她,她那点力气根本上派不上用场。她挣了几次没挣脱后停了下来,而我的嘴也离开了她的嘴,她低声说道:“你想干什么?”声音小得只有我才听得到。

我说:“对不起,刚才情不自禁了,你真是太漂亮了。”说完慢慢地放开她,并向刘局那里指了指。示意她看看。

小玲给我压着,转过头向刘局那边看去,因为是相对面,昏暗的光线下很难看得清事物,但此时淑芬的睡袍给刘局解开,雪白的肌肤给光线反射过来,看的人是可以意会得到那是什么的,而 白色的上面有一团黑影在动来动去,忙得不亦乐呼,更是让人一目了然。

小玲轻声地说道:“怎么他们……他们……”

我不回答她,趁她因看刘局的时候分神,我已经把她睡袍上的绳子和扣解开,再偷偷地把睡袍打了开来,小玲雪白的身体在昏暗中很醒目,胸前黑黑的两点使我心跳加速,但我不急着向那两 点动手,在小玲还不知道睡袍已经给我解开之前我又伏了下去搂住了她。

小玲没听到我的回答,说道:“你别这样,我虽然对你有好感,可是这也发生得太快了。”

她说的是实情,我们见面只不过三个钟头左右,而现在要她接受我闯入她的领域。是有点不可思议。但从她的语气中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她肯说对我有好感,那其它东西就好办了。

我笑着说道:“我对你是相见恨晚啊,你未听过同眠共被十数载,不及知音一眼情深吗?”说完手指在她的耳下轻轻地抚摸着。

也许是气氛的紧张刺激和她的心动,她竟然说:“我怕老刘看见、听见。”

我大喜,说道:“不会的,你没看到刘局跟我老婆正玩得开心吗?不会理我们的。”

小玲转过头看了看刘局那边,终于闭上眼睛将头转过沙发靠背那一边,这个同意我动手的行动我怎么会不明白,大喜之下在她脸上吻了吻,她果然没有吭声,我边忙嘴不停唇地顺着她的脸吻 到她的脖子,再吻到她的肩,最后来到她在光线下的那两个小黑点,虽然看不清乳晕和乳头是什么顔色,但是小葡萄很敏感,我只吸了一吸就挺了起来,可爱极了。而且整个乳房虽然比淑芬小了 点,但手感非常好,很结实和副有弹性。

小玲在我的调逗下胸膛起伏很大,我的手摸在她内裤的边上,轻轻地将内裤往下拉,小铃的手反射性地想阻止我,但那还来得急,一瞬之间她全身光溜溜地展示眼前,可惜光线昏暗而看不清 。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亲吻她的玉腿,她的腿修长光滑而结实,当我把最后的内裤脱掉后嘴巴已经吻到她的三角地带,紧夹的大腿使我没办法行动,但我没有扒开她的腿,而是用舌头在她的阴唇 上、大腿侧舔了起来。

果然不一会儿,小玲的腿自动向两边分了分,我暗自得意,将她的腿曲起分来,昏暗中没心思研究她的小肉穴是什么样子的,凑上嘴就往大腿根亲去,没想到她那里竟然已经是一片汪洋,搞 得我满鼻子都是淫水,好不难受,暗叹这个小玲真够淫的,只怕刚才推我也只是意思意思做个样子而已。

毕竟沙发太小,我感到实在不是太爽,舔了小玲小肉穴几分钟后,我在她耳边说:“要不我们进房里去?”

小玲低声说:“老刘会看见的。”

我头皮有点发麻,在这个情况下明摆着是在玩换妻游戏,她这个时候还跟我说这些。只好耐着性子说:“你看他自已玩得昏天暗地的,那还会理会我们。”

小玲向刘局那里看了看,低声说:“那我们轻声点过去。”

我拉着她的手,她则一手抱着我和她的衣物,轻手轻脚地走进我的卧室,我把门关上但并没有反锁,开了灯,刺眼的灯光使我们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我抱住小玲上了床,眼睛在她的身上溜了几圈,她很苗条,胸很挺,乳房前端有点向上翘,乳晕乳头是粉红色的,腰细得好像两只手就握得住,但臀部很大,阴毛修过,很漂亮地呈倒三角, 腿浑圆而修长,如果定力不好,恐怕光是看着她的身材都能射了。

此时此刻我那里还能忍得住,伸手在她的乳房上玩弄着,而她也主动抓起我的肉棒套了起来,还发出一声赞叹:“哇,好硬哦!”我当然礼尚往来地说:“那是因为你的身材真的是太好了, 我的小弟弟才会有这个反应啊。”

小玲听了我的赞扬,笑了笑说道:“你快点上来吧,动作快点,等下老刘可别发现了。”

我得令后忙分开好的双腿,龟头在她的穴外上下摩擦了几下后就慢慢地插了进去。她的小穴不算很紧,但还是刺激得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因为淫水够多,肉棒很顺利地一插到底,传来的快 感使我连忙抽动起来。

小玲果然如刘局所说,没两三下就兴奋起来,呻吟声很娇,听起来好像有点做作,但也很大程度地满足我的心,肉棒每一次起直插入底,把小玲插得全身直抖,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我虽 然觉得这样会影响到我的动作,但也懒得去说了,干了十多分钟后小玲在我耳边说:“我就……就快好了……了,你也快……

快点,别太久了……了。“

我边喘着气边说:“我才刚来劲呢,那有这么快的。”

小玲呻吟着说:“这次……算啦……下次再给……给你搞……搞尽兴……”

我还没有回答,身后传来刘局的声音:“难得机会,还等什么下次啊?于兄弟别管她,继续继续。”原来刘局和淑芬在我们进来后悄悄地跟在后面打开门偷看呢。

小玲啊地一声:“老刘?原来……原来是你……你安排的,是不是?”

刘局和淑芬赤条条地牵着手走到床前,刘局笑着说:“这有什么的?你看你不是玩得挺开心的?来,我们两对一起玩才够刺激。”说完拉着淑芬爬上了床。

我哈哈一笑,对小玲说道:“刘局早就跟我老婆搞过了,你就别拘束了,大家今晚玩得开心点。好不好?”

小玲嘟起嘴说:“你们真乱七八糟的,我懒得理你们,不过这样的确很刺激啊,那我们就放开地玩吧。”

我爬了起来要小玲和淑芬在床边并排趴着,屁股向外露出肉穴,说道:“刘局,我们轮着干她们。”

刘局喜道:“好啊,我最喜欢这样了。”

我先干小玲,而刘局干淑芬,噼啪噼啪的肉体撞击声音和女人的呻吟声大起大落,我和刘局边干还边谈论做爱感想,我称赞小玲的穴紧,屁股够丰满。而刘局也对淑芬赞不绝口,说每一次干 淑芬都有不同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插了十几分钟后,我们换了位置又干了十来分钟,小玲先抗议说趴得太累了,只好让她们并排睡在床上,又换回我压在小玲身上插她,这时小玲已经来过一次高潮,全身无力地瘫在床上任我 胡为,嘴里随我肉棒的抽插发出嗯嗯嗯地呻吟,再给我狠干了数十下后求饶起来:“你……好了没有……啊?嗯……哦……我快给……给你插坏啦……我不得了……”

这时那边淑芬也已经到达高潮,双腿将刘局的腰狠狠地夹着,嘴里欢快地大声呼叫着。我喘着气对刘局说:“刘大哥,我先射啦,射进去没意见吧。”

刘局一边加快速达地抽插,一边说:“请便请便,我也快好啦。”

我伏下身体全身压在小玲身上,一手很用力地揉着小玲的乳房,下体以最快速度抽了十数下,终于将精液全数射进小进肉穴内,小玲双手紧搂着我尽量地将下体抬高,把我的精液全数迎接了 过去。

与此同时,旁边的刘局大吼了一起,全身抖了几抖后也趴在淑芬身上不动了。

嘴里还不忘叫了一声:“爽死啦……”

清理完战场后,我们四人裸着身体平躺在床上聊着天,小玲听到我和刘局的种种事情后惊得嘴巴都合不拢,说道:“你们两个也真够可以的,连自已女儿都搞上了。”

刘局在小玲乳房上捏了一把,说道:“你不知道跟自已女儿做爱时的那种刺激啊,真是无法可以形容。”

小玲在刘局肉棒上回敬了一把后说道:“你们两家人要以开个性交晚会了,那可真够刺激。”

我和刘局眼睛一亮,刘局喜道:“好注意啊,你不要说什么你们两家人,应该是我们两家人才对,因为你也是属于我们这一份子的啊。”

我点头表示同意,说道:“我们马上打电话给女儿们,叫她们这个星期六都回来,这次到刘局家里怎么样?”

在女人们的娇羞和男人的兴奋中,这个提议就定了下来,我和刘局分别打了电话给小可和小真,在我们的怂恿和请求下,小可和小真都答应了这次合家性欢。

而我又提议让外甥小健也参加一份,刘局当然没有问题,还开玩笑说两男对四女本来就嫌辛苦,这下来了个帮手当然再好不过了。

期待的日子很快就来到了,我和淑芬早早地就来到刘局家里帮忙煮饭做菜,等待小可和小真的到来。而小健也穿戴一新,在一旁忙上忙下地做帮手。

时间到了晚上六点,小可和小真终于到了家里,我们两家人同坐一台吃饭,气氛高涨,虽然没有人提到既将要进行的合家性欢,但每个人的眼睛都在旁边每一个人身上悄悄地打量着,都为等 下的性欢寻找心理想像。

吃完饭后,大家坐在沙发上聊起天来,围着的沙发从左到右分别坐着小健、淑芬、我、小可、小真、刘局、小玲。顺序虽然没什么刻意安排,但大家很自然地坐在自已觉得最亲的人身边,这 是一个很奇怪的心理反应。

小可取笑我说:“爸爸,你坏死了。”

我还以为她指的是我把她搞上床的事,微笑着并不回答她。

小可接着说:“你上次把那个徐凤搞上后,她老跑到来问我你什么时候去看我,把我烦死了。”

我这才明白,哈哈大笑道:“她又怎么及得上我的宝贝女儿那么好,我有去也是找我的女儿啊。才懒得去管她。”

刘局忙问是什么回事,我跟他说了,并说那时还想介绍徐凤来跟刘局干炮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刘局满脸春风,搂过旁边的刘真说道:“我有了小真,对那些也没什么兴趣了,不过到时试试也不是不可以的。”

刘真脸色一红,伸手在刘局腰间捏了一把,刘局受痛,哎呀地叫了一声,惹得我们哈哈大笑。

刘局突发奇想地说道:“我说,我们三个男士的肉棒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啊。

要不大家拿出来看看。“

我哈哈大笑道:“有什么不同?问问身边的女士们不就知道罗。”话刚说完,左右手臂上各多了一只纤手狠狠地捏了一把。

在笑声中刘局先把裤子和内裤一同退了下来,大肉棒软软地垂了下来。我也毫不犹豫地也脱了裤子,将肉棒套了套对小健说:“小健,动作快点。”

小健到底是不好意思,黑脸上铺上红晕,说道:“我的没什么好看的啦。”

小可哼了一声说:“的确不好看。”她不知道为什么老对小健有意见,或许看到小健操自已的妈妈心里不舒服吧。

淑芬笑嘻嘻地替小健除去障碍,小健的肉棒一被解脱,立刻高高地竖了起来。

刘局站起来说道:“你看看,年青人就是年青人,这么快就有反应了。”说完要求淑芬让开,他坐在淑芬的坐位上。

我们三男并排坐着,将肉棒搓硬后,发现最大最长的数刘局,我的龟头最大,而小健则显得年青够硬,可以说各有各的长处。

我说道:“你看这些女士们,个个好像都急不可待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各位女士就请便吧。我们三个任你们选。”

小可首先扑在我身上说:“我要跟爸爸。”

小真见小可这样子,也只好向刘局走去,而淑芬的手早就攀上了小健的肉棒,并对小玲说:“小玲,你来帮我好了。”

小玲早就在注意小健了,听了爽快地说:“好啊,就怕嫂子不够尽兴哦。”

说完开始脱衣服。

我的嘴给小可吻住了,双手帮她将衣服解脱掉,当小可全身赤裸后我将小可横抱在腿上开始玩弄起来。

而刘局则嫌沙发太窄,跟刘真俩人滚在地毯上翻腾着。小真的衣服给刘局抛得到满地都是,刘局将肉棒靠近刘真的脸上,刘真抓起肉棒在脸上摩擦着,而刘局则拉开刘真的双腿,埋头在肉穴 上舔了起来。

那一边一龙两凤比较刺激,淑芬抓着小健的肉棒吸吮着,而小健抱住小玲半躺在沙发上,跟小玲亲吻爱抚着,他对小玲的乳房十分喜欢,不断地轮流在乳头地轻咬,而手捏得很用力,小玲并 不满足乳房上的刺激,拉过小健的一只手向肉穴摸去,小健得到指引,连忙用手指在肉穴里抠着,不一会小玲就开始发出呻吟的声音。

各自玩了一会,女士们的内穴都是淫水泛滥了,而小健因为刚玩女人不久,定力欠佳,要不是小玲知道正式开炮还没开始,阻止小健的进入,小健这时早就想插入新鲜小穴里狂干一番了。

我放开全身发软的小可,高声宣布道:“现在性派对正式开始,请大家随意在这间屋里行动,随便找人亲热,做自已想做的事情。”话音刚落,大厅里一阵欢呼。

我不理他们,抱起小可选了间房间走了进去,门也不关就埋头在小可娇嫩的乳房上吸吮着,小可刚才给我撩得早受不了了,伸手抓着我的肉棒就往她的小穴里塞,我的肉棒这时也是急需要找 到发泻口,用力地一顶,肉棒狠狠地没入小可的穴内,竟然是全根插入,这是我跟小可做爱以来从来没有的事,她的小穴太紧,以前最少也要抽插了好几次才能够全根没入的。

小可被我这么狠干,大叫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嗔道:“爸爸,你怎么搞这么重,痛死我了。”

我陪笑道:“爸爸心紧了嘛,现在让爸爸好好爱你。”说完肉棒缓缓地抽了起来,小可在我的抽插下闭上嘴巴,鼻子里哼哼地发出呻吟,开始享受我带给她的欢快。

我尽力地不让自已射精,而且抽动得很快,心想要快点让小可的高潮来到,我好抽身看别人搞得怎么样了。小可在我激烈地运动中突然张开嘴咬住我的肩膀,双腿夹紧我的腰间,身体绷紧, 小穴内抽搐着喷出热液。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加快速度再抽插了十几次,等小可完全感受完高潮后,再温柔地抚摸她的身体一会后拔出肉棒说道:“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爸爸出去看看外面 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可无力地点了点头,我爬起来回到厅里,见到厅里只剩下小健和小玲在沙发上猛烈地运动着,其它三人不知道跑那里去了。就走前坐在沙发上欣赏小健和小玲的表演。

小健和小玲根本没有留意到我的到来,只听小玲淫荡地叫道:“小子,没想到你这么能干啊。顶得我下面好舒服。”

小健喘着粗气:“阿姨……你舒服么?我更舒服啊,你的穴好紧,好美,包得我的肉棒美死了,你的奶好漂亮啊,头头向上翘的。”

小玲任小健叫她阿姨也不反对,反而说道:“我这个姨比不上你那个亲姨啊,你喜欢我的奶奶,那你就亲亲啊……”

小健果然在小玲的胸前乱吻着,下体抽插得更加用力,两人的肚皮拍打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大厅。

终于小健的喘气声变得很重,说道:“阿姨,我不行了,你的穴包得我太紧,我快要射了。”

小玲连忙抱住他说道:“你别这么快啊,阿姨还没好呢,再坚持几分钟就好啦。”

但小健那里还能忍得住,下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只几秒钟,他大声地叫了一声后趴在小玲身上不动了。

小玲的下体向上顶了顶,希望在小健的肉棒还没软的情况下能帮自已搞到高潮,但顶了几下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叹了口气只好做罢。

我在一旁看得情绪高涨,上前在小健屁股上拍了拍说道:“小健,让姨丈来。”

小健抬头看到我,脸一红说:“我真没用,没把小玲阿姨伺候好。”我哈哈一笑:“少年人嘛,难免会急了点,以后就不会啦。”

小健刚从小玲身上爬起,我就抚起发硬的肉棒对准小玲的肉穴狠狠插了进去,小玲欢快地发出一声叹息,她的穴内残留着小健的精液和她的淫液混和体,所以特别顺滑,我的肉棒在肉穴内大 起大落地猛干着,小玲在我的身下开始激烈反应起来,下体向上一顶一顶地配合我的抽插,嘴巴意然咬在刚才小可咬我的位置上,鼻子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

这时刘真从浴室里跑了出来,嘴里嘻嘻哈哈地说道:“爸爸坏死了……”

刘局从后面追着:“好女儿,你就让我插插看嘛!”

他身后是淑芬,笑嘻嘻地对着我说:“这家伙想插他女儿的屁眼,也不想想他的东西有多大,小真受得了吗……”

我身下的小玲正是紧要关头,我不敢说话而弄坏了气氛,专注地干着小玲,终于小玲全身抖动了一下,紧紧地抱住我叫道:“好人,我出啦……舒服死了…

…“

由于我刚才的注意力不集中,在小玲来了高潮后我的肉棒还没有射精的意图,继续抽插了十数下等小玲彻底来了高潮后说道:“我去看看他两父女搞得怎么样了。”

小玲无力地点点头,软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我拔出肉棒站起来向刘局看去。

这时刘局早将刘真追到,两人倒在地上纠缠着,刘局在刘真耳边不停地说着什么,但刘真红着脸总是摇头。

我笑嘻嘻地走前去摸了摸小真可爱的乳房,说道:“你就跟你爸试试吧,那感觉可快活了。”

小真看到我后脸红得更厉害了,我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并将她的身体侧着对着我,我向刘局打了个眼色,刘局立刻会意我的意思,提起肉棒从后面对准小真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小真见刘局插的是她的肉穴,所以并没有反抗,并伸手在我还是湿湿的肉棒上套弄着。在我和刘局二人的夹攻下,刘真慢慢地呈现情迷状态,将一条腿举得高高的放在我肩上,以方便刘局的 抽插。

趁此机会,刘局将肉棒突然抽出,龟头顶在小真的小菊花上慢慢地往里面挤。

刘真发觉了后尖叫了一声想要反抗,我连忙用手压着她说道:“别怕,你还信不过我吗?你爸爸绝对不会害你的啊。”刘真听我这么说后咬着嘴唇准备承受屁眼的第一次肛交。

刘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肉棒插了一小半进去。刘真已经痛得眼泪都出来了,用力地拉住我的手,将头枕在我的腿上强忍着痛苦。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我真想叫刘局算了。

终于在刘局的努力下,刘局的肉棒已经基本进入刘真的屁眼内,刘局呼了口气,抺了抺头上汗水道:“里面好紧,夹得我都感到痛了。”说完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刘真很快地就感受到肛交的快感,慢慢地会呻吟和呼叫。刘局越搞越顺,速度也加快起来,我看到他的肉棒在刘真的屁眼里进进出出,还未射精的肉棒硬得发痛,忍不住说道:“今天要小真 试试夹心饼的滋味。”

旁边的淑芬笑道:“你们俩个人真是的,人家十几岁的小女孩可要给你们搞惨了。”

我不理淑芬的话,将小真翻过身体,背睡在刘局的身上,刘局的肉棒依然留在刘真的屁眼里,而我挺起肉棒对准刘真的肉穴插了进去。

刘真啊地大叫了一声,下体的两个洞突然全部充实起来,爽得她打了个冷战,我和刘局一人一个洞各自干起刘真,而刘局一手一个地从后面伸手抓住刘真的乳房大力揉捏着。

这时淑芬也感到受不了了,走到刘局头部方向蹲下来,肉穴凑到刘局的嘴边要刘局帮她舔穴。四个人用这个姿势弄了十几分钟,首先刘真来了高潮,再给我和刘局干了几分钟后她开始求饶: “我不行啦……我好难过啊……爸爸、东叔,你们饶了我好吗……我快死了啊……”

我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心里面很是心痛,先将肉棒抽出后再将她抱了起来,看到刘局的肉棒从她的屁眼里滑了出来,似乎还带着血丝。我把刘真放在地上,她软趴趴地睡着,我替她抺了抺汗 ,叫她先休息一下,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时刘局正干在兴头上,肉棒的空虚让他难受,连忙拉过淑芬一插到底干了起来,淑芬迎合了他的进入后说道:“刘局……你刚射了不久,还这么厉害啊…

…“原来他们刚才在浴室里就干过一炮了。

我这时突然发现小健不知道跑那里去了,正寻找间,发现刚才和小可做爱的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就走前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里面小可和小健两人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聊着,看得出聊得有点久了,小可脸上少了对小健的敌意,而多了笑容。这时只听小可说道:“我爸当然厉害了,还用你说。”

小健叹道:“说真的,我真的好羡慕姨丈,可是就我这能力,只怕永远都追不上他罗。”

小可笑厣如花:“其实你还是有机会奋斗的嘛,最少你还年青啊。”

小健看着小可说道:“事业上的事情我是有机会的,可是……可是你……你……我……我……”

小可歪过脑袋看了看小健说道:“你又打我主意了,我跟你说个秘密,其实我跟爸爸第一次做爱后就想,我以后只给爸爸一个男人动我的身体,可是不多久我爸爸就让我跟刘伯伯搞了,害我 后悔了很久,现在你想做我第三个男人啊,我一定不肯的,你别再想了吧。”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想看来不帮帮小健是不行的了,于是走了进去说道:“看看我的好女儿对我多好,小健,你还是让过一边吧。”说完向小健打了个眼色。小健虽然不理解我的意思,但还 是听话地退到一边。

我上了床搂着小可说道:“爸爸在外面转了一圈,到现在都还没射精呢。”

说完搓了搓肉棒。

小可咯地笑了一下说:“那让我帮帮爸爸。”说完用手套了套我的肉棒后,凑上嘴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小健精精有味地边欣赏小可的身体,边坐在一边搓着发硬的肉棒。我见时机差不多了,说道:“小可,爸爸想弄你的小穴。”

小可停了口交,抺了抺嘴上的口水,听话地躺了下去,我微笑地表示想要用小狗式干她,她只好又爬跪在床边,将屁股抬高准备迎接我的肉棒。

我故意对小健说:“小健,你看小可的屁股多圆,小穴多美?”

小健下了床站在我旁边说道:“是啊,真是看得人爱死了。”

我指了指小可的肉穴向小健打了个眼色,说道:“小可,爸爸进来啦。”

听到小可嗯了一声,小健将肉棒对准了小可的肉穴,屁股一顶,整个肉棒就进了一半,小健强忍着紧紧的肉穴所带给肉棒的刺激,屁股一挺一挺地干了起来。

我在旁边故意呻吟着说:“小可的小穴实在是太紧了,夹得我爽死了。”

小健非常有同感地猛点着头,动作加快了起来。小可并没有感觉到不对,嘴里依依呀呀地呻吟着,我问道:“小可,爸爸干得好吗?”

小可嗯了一声后突然感觉到不对,猛地向后一看,果然看见小健正干得表情爽快,啊地一声摆脱小健的肉棒翻身坐在床上,嗔道:“爸爸,你怎么让他搞我啊。”

我上了床搂着她安慰了很久,并说现在干都干了,就让小健表哥爽一爽吧。

小可终于闭上了上面的嘴而打开了下面的穴,将头埋在我的怀里不说话了。

小健连忙上床拉着小可的膝盖分开双腿,将还是湿湿的肉棒再次对准小可的肉穴挺了进去。

我扶起小可的脸亲吻着她,而她边跟我吻着边用手套弄我的肉棒,不几分钟,小健的动作加快了,而小可的呻吟声也跟着大了起来,我起身把肉棒放在小可的嘴边说:“爸爸还没射呢,你帮 爸爸弄出来好吗?”

小可想都没想张开嘴就把我的肉棒吞了进去,一只手一下抚摸我的卵蛋,一边套弄我的阴茎,真没想到她的做爱技术会这么好了,把我弄得很舒服。

十多分钟后,小健的动作越来越大,小可也是将临高潮,搓弄我的肉棒和吸吮都用得很大力,终于小健大声叫道:“我要射啦……让我射进去好吗……我射啦……”说完狠狠地插了最后几 下,将今天的第二泡精液全部注入小可的穴内。

怀此同时,小可也是紧紧地抱住我,抓住我肉棒的手也加重了力气,我知道她的高潮又来了,而我的肉棒的刺激一样到达了最高点,憋了一晚的精液终于爆发出来,射入了小可的口内。小可 因为正在高潮中,全然不知躲开我的嘴里内射,一嘴的精液竟然给她吞了一半去,剩下的一半从她的嘴角里缓缓流了下来,这时小健也从小可肉穴里拔出肉棒,摊倒在床边喘着粗气。我看到小可 的嘴角和小穴里同时流出乳白色的精液,心里感到了最大的满足。

小可缓过神后吐出残留在嘴里的精液打了我一把,说道:“爸爸,你怎么射在我嘴里了?害我吞了这么多,脏死了。”

我哈哈大笑地搂紧小可送上长长的吻,千言万语尽在这一吻当中啊。床边响起了掌声,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刘局、淑芬、刘真、小玲和小健正为我和小可鼓掌,看到刘真看着我肉棒的表情, 我心里叹道:“看来今晚我是要精尽人亡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