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夜云飞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夜云飞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牝兽骑士 牝兽骑士

    牝兽的出现,可说是七百年来爱斯艾姆大陆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年一个魔法师无意中发现了,在极少极少数的女子体内,竟还存在着另一个灵魂,而且皆是虎、狮、豹、猫、犬、牛、马这七种野兽的雌性灵魂,于是他将拥有这些灵魂的女子称为牝兽。这些牝兽灵魂在经过特殊的仪式觉醒後,便可以由女子自由调换来控制身体。而一旦由兽魂控制身体,身体也就会出现相应的牝兽特征

    夜云飞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牝兽骑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牝兽骑士》,是作者夜云飞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牝兽的出现,可说是七百年来爱斯艾姆大陆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年一个魔法师无意中发现了,在极少极少数的女子体内,竟还存在着另一个灵魂,而且皆是虎、狮、豹、猫、犬、牛、马这七种野兽的雌性灵魂,于是他将拥有这些灵魂的女子称为牝兽。这些牝兽灵魂在经过特殊的仪式觉醒後,便可以由女子自由调换来控制身体。而一旦由兽魂控制身体,身体也就会出现相应的牝兽特征

《牝兽骑士》 第十九章 玉梨被掳 免费试读

柳玉梨微笑着走到邢斌身後,温柔的为他按摩双肩,宛如小妻子服侍丈夫一般自然,可见她内心中已经发生极大的改变,就连声音也变得那样温柔:“放心吧,天啓随我多年,经验极为丰富。我想此刻他一定已经率部到达卡莱茜河的对岸,随时等待我们的信号。”

原来,白天啓所率的四万人马,也并没有向丁幸城去,而是被邢斌调往卡莱茜河的彼岸,秘密准备船只,只待这边发信号,白天啓就会率军攻打过来,到时数百年的不破之城的神话,将被第三军团打破。

为了这能名留史册的千古一战,在恶魔利角中的第三军团的士兵们全都兴奋的难以入睡,但为保持最佳状态战斗,他们强迫自己睡觉休息。

所以在淩晨听到行动命令後,他们均都精神饱满的奔赴战场。

“无论此战成或败,我都会向皇帝请辞,专心做你的女人。而你一定要为我好好保护自己。”黑暗的黎明中,邢斌带领士兵悄然潜行,脑海中不时的回想着分别时,柳玉梨那充满浓浓爱意的话语。

“放心吧,我的小玉玉。此战一定会成功的,它会使你风风光光的告别军旅生涯。也算老公我送给你的求婚礼物。”邢斌低声的自言自语,语气极其温柔。

这使得在他身边的雷倩,心中泛起微微的醋意,就连银儿也有些羡慕柳玉梨。

好在此次的作战,邢斌身边只带了她们二人,而李薇薇等牝奴与其她五名高级牝兽全被他分配给了柳玉梨,不然其她牝奴也要醋意横飞。至于将六大高级牝兽全都分给柳玉梨,一是因为关心她的安危,再就是她们所面对的敌人乃是佩克城最强的防守--索斯水军。

由于佩克城东面的斯林特山高而险峻,而南面的恶魔利角更是无人能够穿越,所以索斯帝国便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宽阔的卡莱茜河上,总共一万五千水军,常年驻紮在佩克城西、北面的大河上。此次柳玉梨的首要目标就是摧毁卡莱茜河边上的防守堡垒,将索斯水军引以为傲的大弩与投石机消毁。以使得白天啓所带战舰能够一心歼灭水上敌军,从而攻占整个卡莱茜河,替代索斯帝国守住佩克城的水上天险。

这时,一个斥候回报:“报告参谋长,守城敌军仍在睡觉之中,东西城门上仅有十数名士兵站岗。”

“好,黄风祥、段明,依原计划行事。”

“是。”两位千骑长领命率部出去。

片刻之後,佩克城的东西城门同时受到魔法攻击,厚重的城门不一会儿便被击得支离破碎,黄风祥与段明各带一千五百将士,从两门杀入了这座不破之城。在这时,守军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愣愣了半天方明白是敌军杀来,慌忙穿戴装备。但数百年来,佩克城从未遭受过战火的洗礼,所以驻守在这里的士兵平日也很是松懈,极少进行军事训练,因此在集结号吹响了很长时间,他们才慌慌张张,衣衫不整的跑出营房。

但此刻黄风祥与段明已率兵杀至他们的军营,骁勇的第三军团士兵如狼入羊群般开始了一番屠杀,杀得佩克守军四散逃跑,只恨爹娘没给多生一条腿。

就在佩克守军无比期盼的时候,佩克城中的三十名中级牝兽和五十名魔法师终于赶来了,可是他们还没进入战场,就被邢斌、雷倩、银儿所率领的牝兽战士给劫住,一番对战後,虽然佩克城多了五十名魔法师,但在邢斌与银儿这两个超级高手的攻击下,终被消灭。而黄风祥与段明那边也已进入尾声。五千名守军在还没出军营就被他们歼灭在了这里,而他们才仅阵亡了三百名人,受伤五百人。

邢斌下令黄风祥把守东西城门,而段明则带兵搜索佩克城,消灭一切可疑份子。至于牝兽战士,此时不用邢斌吩咐就已经开始收集佩克牝兽阵亡後留下的生命之卵,一共是二十一颗,这说明有九个牝兽是已经生育过的。

而收集生命之卵是杀死牝兽战士後必做的事情,这样可以使己方在一年後得到新的牝兽,她们没有原来的记忆,怎麽教育就怎麽成长,待十岁觉醒後,就将可以为己方进行战斗。这也是牝兽战士比较可悲的一点,因为她们效命的人,可能是杀死她前世的凶手,不过一般牝兽只在乎今生之事,所以很少有牝兽因前生之仇而弑主的。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佩克城後,佩克城中的人才意外的发现,城楼上的国旗已由索斯改为白金,街上也不时有身着白金军装的士兵在巡逻,这使得他们纷纷感到惊慌,不知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後来邢斌在广场上召集全城居民,宣布从今天起佩克城已归白金帝国所有,但各位居民的利益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各人依旧过的是正常的生活,只是从今以後的纳税对象改成了白金帝国。

听邢斌如此一说,又见士兵们果不扰民,居民们也开始放下心来,对于他们来说,谁掌管佩克城都无所谓,只要不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就坚决拥护。而放松担忧之後,他们才议论起佩克易主之事,纷纷惊叹第三军团的神奇战术,居然可以不声不响的在一夜之间将千年不破之城给占领。因此人们看第三军团士兵的眼神中,也充满了佩服,毕竟谁都崇拜英雄,也因此人们心中对第三军团进驻佩克城之事,并没有多少抵触。

接下来,邢斌又下令将原来佩克城中的政府官员全都关押起来,由雷倩、黄风祥等人建立临时军管政府,处理日常政务,以待日後帝国派遣新的城主来接管此城。

诸事安定後,时间已是正午,邢斌带着银儿,登上西城楼,遥望百里之外的卡莱茜河,但却只能看到灰蒙蒙的一片。

“邢斌,你说玉梨姐姐她们那边怎麽样了,要不我去看看吧?”虽只相处了一天,但银儿对柳玉梨也産生了些感情,心中也关心着柳玉梨她们的战况。

邢斌摇摇头说:“不用了,如果没有意外,她们现在已经会合了白天啓部,正与索斯水军撕杀着呢,你去了也没多少用。而且虽然现在城中无事,但索斯帝国在这里经营了数百年,难保没有什麽秘密武器,所以我们一切都得小心谨慎,万一遇到什麽情况,还得需要你银儿大小姐帮忙呢。”

邢斌最後一句话虽在是讨好银儿,但今日之战银儿确实出力甚多,尤其与佩克城的牝兽战士和魔法师战斗时,她的冰封千里将大批魔法师和牝兽冻住,使得雷倩她们能轻松消灭他们。

听到邢斌的奉承後,银儿的小脸上立刻乐开了花,非常神气的擡了擡她的小下巴,然後俏立城楼,扫视着周围的事物,很是期待能找到什麽危险事物,好让她再次大显身手。

邢斌见她可爱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而这时,一骑快马从西方向城门奔来,邢斌连忙聚睛看去,待快马渐渐接近後,他终于看清了来者乃是第三军团的传令兵。于是待传令兵行到门下时,他高声喊道:“口令。”

那传令兵停在了刚刚换上的新门前,高声对道:“参谋长爱将军。”

听到这句一直让柳玉梨娇羞不已的口令,邢斌确认了他的身份,下令开门。

那传令兵快速登上城楼,向邢斌报告说:“我军已经击溃敌人水军,白将军正率部在河上清扫敌人残余力量。柳将军则领两万人马一路扫荡而来,如今已距佩克城不足三十里。将军特命我来向参谋长报捷。”

“太好了。”听到捷报,邢斌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他激动的双手猛地一拍,对那传令兵说:“你辛苦了,现在就下去休息吧。”

待传令兵行礼後退下後,邢斌心情大好的将银儿搂在怀中,豪气纵横的说道:“不破之城,千年不破。如今我邢斌终于打破了它不破的神话,哈哈……”

看着邢斌豪情万丈的样子,银儿亦如少女一样心中充满了崇拜,双只大眼睛满含星星的注视着他英俊的脸庞。

但就在邢斌正得意的时候,又一骑快马奔至城下,马上的士兵高喊着:“快,快开城门,柳将军中箭了。”

邢斌听後一惊,忙与那士兵对了口令,证实他不是敌人後,心中更是惊慌,连城门也不走,直接从城楼上跳下,站到那士兵马前问道:“将军如何受伤的?伤势又怎样?现在处于何方?”

那士兵道:“我们清除完敌人最後一个据点,正欲离开时,突然屍体中站起一个敌人,拉弓向将军射去,将军连忙躲闪,但还是後背中箭,箭有一半入肉。现在正由一小队人马向这里送来。”

後背中箭,箭半入肉。邢斌只听得大惊失色,撒腿就向西方奔去,银儿也立刻跟去。

不过,刚奔出几里,就遇到了护送柳玉梨的小队。此刻柳玉梨正趴在一个临时单架上,箭杆高高翘在她的背上,邢斌仔细一检察才发现,箭是射到了她的右肩上,入体虽深,却没有生命危险,他顿时长长的出了口气。

看着邢斌惊魂渐定的样子,柳玉梨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眼眸柔情似水的看着邢斌。邢斌二话不说,深深的吻上了她的樱唇,将一切的话说,交由两条舌头去倾诉。

然後柳玉梨被擡入佩克城主府内的一个别院,由军医实施手术,取出箭头。而邢斌则在院中焦急的等待,虽然他心知她伤势无碍,但听到屋内军医使用器械的声音,他还是不免心中担忧,为此他还将银儿派到屋里,以备出现意外之时,可以用她的魔法来救治柳玉梨。而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故意转移话题,向身旁的李薇薇问道:“射伤玉梨的人你们是怎麽处置的?”

李薇薇神情尴尬的说道:“那、那个人他跑了。”

“什麽?”邢斌又惊又怒:“有你这个高级牝兽相随,玉梨受伤,你就已经很是失职了,如今竟还会让凶手逃脱了,你别告诉我他有剑圣或大魔导师的实力。”

李薇薇慌忙跪下,颤声说道:“主人息怒,没能保护好将军,奴罪该万死。但那凶手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了,奴全力追赶都没有追上,後来担心将军安危,所以就放弃了再追赶。”

“哦?他竟真有如此实力?”邢斌并没有置疑李薇薇的话,因为他相信,如果世人都欺骗他,她李薇薇却绝不会欺骗于他,因为他们的心不知何时已交融在了一起。看到李薇薇恐慌的样子,他心疼的将她扶起,温声说道:“对不起啊薇奴,主人不该对你发脾气。”

此时李薇薇的小脸上已经挂着两行珠泪,她乖巧的摇摇头道:“不,主人说的没错,奴没有完成主人交给的任务,确是极大的失职。理应受到主人的责罚。”

李薇薇的温顺忠诚与雷倩的乖巧机灵,永远都邢斌最最喜爱的。他擦去李薇薇脸上的泪珠,语气正式的说道:“主人知道薇奴最乖了,所以你不比自责。不过那人既有如此高强的实力,想必在敌军中职位一定不低,留在佩克城将是一个大祸害,你现在立刻带人前去搜查,如果发现立刻处死,绝不可给他任何机会。”

“是,主人。”李薇薇命令而去。

这时,军医也从房中走出,说明柳玉梨的手术已经完成。

邢斌快步迎上,问道:“大夫,手术如何?”

军医行了军礼後说道:“参谋长放心,箭头已经取出,没有射中要害,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那就好,辛苦大夫了,请去休息吧。”送军医走出小院,邢斌急入房中,见柳玉梨正躺在床上与银儿和一名勤务女兵聊天,精神相当不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邢斌走到柳玉梨床边问道:“感觉怎麽样?”

柳玉梨微笑着道:“放心吧。我征战这麽多年,比这严重的伤不知受过多少回了,你就别那麽一惊一乍的了。现在说说外面情况如何。”

“一切顺利,白天啓已成功占领了佩克城的水上天险,城外的残余部队也被肃清。总共俘虏了七千多名战俘,我准备等稳定了之後,开个拍卖会,将他们卖给那些宝石矿主去做奴隶。”

“那居民们的情绪怎麽样?”

“也没什麽大波动,毕竟他们根本没经历过战争,又见我们如此亲和,所以如今该干什麽就干什麽,跟往常一样。”

柳玉梨满意的点点头。

“好了,现在你要乖乖的睡觉、休息,不要再考虑外面的事情,一切有我呢。”邢斌为柳玉梨盖好被子,亲亲她的脸颊。

柳玉梨果然很听话的点点头,看着邢斌、银儿与勤务兵离开房间後,便带着甜蜜的微笑进入梦乡。

夜半时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开始进入睡觉时间,整个城主府内静悄悄的。

忽然,正在沈睡的柳玉梨,睁开了她的双眼,不顾背上箭伤,翻身下床,穿着睡衣就轻轻走过外屋的勤务兵床前,再向屋外走去,然後穿过数道院门,从後门走出了城主府。而她的眼神从一开始就是那样的呆滞,神情也很是木纳,全无往日英武不凡的样子,宛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这是为什麽呢?难道她是在梦游?

其实,她是梦游,却也不是梦游。因为她此刻的灵魂依旧处于沈睡中,而身体做出这番举动,却是受到一种奇幻声音的招唤,而这种声音只有她一人能够听见。

至于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呢?你且看後门不远处的那女子手中的竹哨便明白了。而此刻柳玉梨若是清醒,一定可以认出那女子是谁。因为她颈戴项圈,身穿一件开胸皮衣,乳头上穿着两个金环,胯下穿着的是一条皮带,股後还翘着一条狗尾巴,头上也戴着一对犬耳发箍。想必各位也想起此人是谁了吧?没错,她就是彩月湖旁偷窥的那只女犬。

她走到柳玉梨身前,伸手抚摸着柳玉梨的玉脸,得意的笑道:“呵呵,迷音散果然神奇,竟如此轻松就将大名鼎鼎的柳将军给迷住神志,听音而行。也不枉我潜藏在屍体堆中射出那沾有药粉的箭。”然後她又围着柳玉梨的身体转了一圈,眼中充满了激动的神采:“真淫之体啊,我梦寐以求的佳品,今日终于被我得到了。只可惜被邢斌那白痴给糟蹋了处女之身,不过,现在也还不晚,我一定会将你的所有潜力发掘出来,使你成为我座下的超级武牝。”

接着,她用绳索将柳玉梨的手脚紧紧缚住,然後装进一个布袋中,扛在身上,消失在了夜色中。从此柳玉梨便开始了她的地狱生活。

而女犬虽自觉这一切做的神鬼不知,但却不知暗处有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她,待女犬掳走柳玉梨後,那双眼睛的主人,才用她悦耳的声音低声说道:“真乃天赐良机。邢斌你就接招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