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白螭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白螭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年轻的代价 年轻的代价

    肖英男坐在宽大的客厅沙发上,身边坐着一个风韵的妇女,长得不是那样的超级美女,但决不是难看的没有姿色的那种,白皙的皮肤就足以掩盖不起眼的瑕疵,可是岁月的痕迹还是无情的给她留下了交替的痕迹,丰满的身子坐在那里,将有些凸起的小腹折成了两条围着腰际的鼓起。

    白螭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年轻的代价》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年轻的代价》,是作者白螭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肖英男坐在宽大的客厅沙发上,身边坐着一个风韵的妇女,长得不是那样的超级美女,但决不是难看的没有姿色的那种,白皙的皮肤就足以掩盖不起眼的瑕疵,可是岁月的痕迹还是无情的给她留下了交替的痕迹,丰满的身子坐在那里,将有些凸起的小腹折成了两条围着腰际的鼓起。

《年轻的代价》 第六章 免费试读

林冰雯走进周林为她打开的房门,看到周林穿着丝织的睡衣,立刻一股淫糜感觉让她感到了湿润,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现在看到周林就会令自己感到兴奋,就会感到他在体内一般。

周林象征性的吻了一下她,然后搂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后周林并没有急色的去动林冰雯,而是带着温情的说:“ 怎么样,儿子走了,心里是不是有些失落感,对了,想喝点什么?”

林冰雯被他提起儿子,不由的有些感触,看着周林真诚的样子,忍不住说:“ 就橙汁吧,也不知男男怎么样了,孩子从来没有离开我这么久。”

周林很会把握时机,将橙汁递给林冰雯后,坐在她的身边,很自然的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安慰到:“ 不要想那么多了,孩子总是要成长的,难道你能守他一辈子,现在让孩子出去看看,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林冰雯转头看看这个男人,这个用孩子来使自己委身的男人,自己一点都不反感,开始还有些道德上的考虑,现在与他相处感到仿佛前世注定的,自己不知何时对他有了一丝的依恋。

“ 我也知道这对男男有好处,只是心里一下不太适应,“ 林冰雯还是有些不安,在对待肖英男的问题上,林冰雯绝对是放在第一位的,因此自己这样与周林相处,潜意识里就有希望对方能照顾的想法。

周林一手搂着林冰雯,鼻子嗅着头发上散发出来的洗发水的清香,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隔着面料抚摸着,“ 你不用担心的,英男这孩子很懂事,学习也非常的努力,寒琳也很喜欢他,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周林将林冰雯拉近自己说着。

林冰雯此时最大的心事得到了周林的承诺,心情也就好了许多,儿子离开的情结也淡化了不少,有些本能的依赖的心绪,她随着就靠在了他的肩头,看着他的手从衣襟的开口处伸进去,林冰雯闭上了眼睛。

那只温热的手滑进乳罩,手掌就包住了有些惊恐的乳房,林冰雯不知是怕衣服被撑坏,还是感到这样有些别扭,主动伸手解开了衣襟上的扣子,同时半就着周林伸过的嘴唇,将舌头送进了他的口腔。

周林轻柔的搓弄着林冰雯已经挺起的乳头,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林冰雯已经认可了周林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此时她不再压抑自己的感受,随着周林的舔吸,林冰雯发出了难耐的呻吟。

周林拥抱着林冰雯一丝不挂丰韵的肉体,嘴唇在那嫩滑的肌肤上吻过,手指在林冰雯两片湿滑的阴唇间拨弄,不时的揉捏开始突破包皮的阴蒂,另一支手揪住胀大的乳头,在她能忍受的范围内拉扯。

林冰雯粗重的喘息着,一只手扶在周林揪住乳头的手上,象征性的控制对方拉扯的力度,另一支手则抓住周林勃起的阳具,在手中慢慢的套弄,非常知性的刺激着冠状沟,感觉那火热坚硬的阳具在手中的跳动。

周林见她被刺激的神智不清,身心中只有粗大的阳具插入才是最有效的,林冰雯被按在床上,周林左臂搂住她的右腿,将小腿放在肩上,手掌紧紧的握住她松软的乳房,右手抓住火热如铁的阳具一下插入林冰雯不断涌出淫水的阴道,手指揪住开始发硬的阴蒂,速度不快,但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到底。

连续十几下林冰雯就发出了欢快的叫声:“ 啊!太好了,你真是一个魔鬼,我快受不了了,“ 林冰雯感到高潮来临阴道的收缩蠕动,大量的体液从俩人结合的缝隙中挤出来,周林右手用力拉扯她的阴蒂,将她的阴蒂彷佛要揪下来一般,拉长了有原来勃起时的一倍。

林冰雯在剧烈的疼痛中在高潮里迷失自己,强烈无比的、从未有过的、令她身心都酥麻的感觉,疼痛在高潮来临时一下减弱了许多,林冰雯双手紧紧的抓着周林的胳膊,周林见状将她的腿放下,将阳具深深的埋入她的阴道,轻轻的扭动胯部,以保持对她持续的刺激。

林冰雯完全被来自阴道的感觉所控制,那种令自己抽搐的酥麻感,让她无法忘记,自己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集中频繁的获得,如此高质量的性交,周林给她的不只是肉体上的满足,同时在她的心灵深处已经潜移默化的产生了对周林的依赖。

周林待林冰雯从高潮的侵蚀中回过神来,俯下身子亲吻着林冰雯的双唇说:“ 怎么样,喜欢吗?”

林冰雯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有些痴迷的男人,刚才的高潮余韵还在脑海中萦绕,不知为何自己看着对方竟然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一丝回忆般的少女的情怀让她忍不住回吻着对方。

周林抱住林冰雯发软的身子,将她抱起,然后让她跪着,林冰雯不知对方要干什么,但这种姿势让她感到羞耻,可是自己心里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有一种摆好姿势来讨好对方的意识。

林冰雯妩媚的回过头看着周林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屁股,看着对方用力的分开,被对方抓住会产生骚痒的臀肉,一股期待对方进入的欲望使林冰雯竟然讨好般的摇动了一下屁股。

这个动作让周林也有些意外,不由说:“ 你可真够淫荡的。”

林冰雯没有生气和不快,反而是产生了怕对方不喜欢的担心,直起身子,双手伸到后面抱住周林的头,将嘴唇送了过去,在吻过之后说:“ 你不喜欢吗?”

周林的一只手伸到前面,搂住林冰雯的胸口,手自然的抚摸着乳房说:“ 喜欢,你越表现的淫荡我越喜欢,不过你每次表现的淫荡我都会打你的屁股,表示惩罚,但你要接受惩罚,还要继续更加淫荡。”

林冰雯听了之后一片茫然,自己表现的淫荡要被惩罚,但还要表现淫荡,这种不和逻辑的事自己根本无法理解,不由看着对方。

周林挥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用脸磨挲着林冰雯的头发,在她耳边说:“ 疼吗?” 看到林冰雯摇摇头,加大了力量的又打了一下,这一下林冰雯哼了一声,周林说:“ 你的心里很矛盾,你希望表现的淫荡一点让我高兴,可由怕我说你淫荡看不起你,我这样你就可以完全释放自己,被我疼爱般的惩罚后,你可以完全的放开自己,追求自己希望的性爱。”

林冰雯被周林的话感动,轻声的说:“ 你真好,给我吧。”

周林手扶着阳具在林冰雯的阴唇间滑动,看着被挤开的阴唇间流出的潺潺水流,不由说:“ 想要就动几下。”

林冰雯莺咛一声,摇动着丰硕的屁股,周林在两个白晃晃的屁股上拍打着,林冰雯听到那击打的声音,感到一股羞耻带来的冲动,随着屁股的发热,强烈的情欲在体内蔓延。

周林看着林冰雯越来幅度越大的摇动,忍不住一下将阴茎送进了林冰雯泛滥的阴道,林冰雯被这突然的充实刺激的叫了出来,立刻配合着周林的抽动,周林身子前伏,半趴在林冰雯光滑的后背上,双手从下托住两个垂吊的丰乳,将圆润的乳房随意的变幻着形状。

林冰雯双手支撑着身子,消耗的体力使她的手臂打着颤,周林怜惜的抬起身子,双手放在被刚才的拍打发红的屁股上。

周林从内心对林冰雯产生了爱意,这不能说明他就不爱自己的妻子余寒琳,他与余寒琳的爱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两人彼此都希望对方开心,彼此之间不会嫉妒和介意对方的性伴侣,每次对方有新的性伴侣,都会征求对方的意见,在得到对方的认可后才会去实施自己的性的追求。

当初余寒琳在看到林冰雯后对周林说,林冰雯可能会让他结束对性的猎奇,林冰雯会让周林无法割舍,现在周林对妻子的话深信,自己不知何时开始对林冰雯产生了无法放弃恋情,也许第一次看到林冰雯时就已经注定了。

周林用力的分开林冰雯嫣红的臀肉,看着随着自己阳具在林冰雯的体内抽动而蠕动的屁眼,那淡色的雏菊状的肛门,一放一收的蠕动仿佛在吸着什么,周林促狭的用指尖碰触了一下。

林冰雯如同被点击般的叫了一声,身子向前躲去,一下脱离了周林的插入,林冰雯回头看周林,有些难为情的说:“ 不要动那里,好脏。”

周林抓住林冰雯的屁股,将她拉回来,重新插入后说:“ 我不嫌弃的,你很敏感啊,刚才我只是好奇,我没有使用那里的嗜好。”

林冰雯听了周林的话才算是安心了,周林疯狂的在她身上释放着自己的欲望,同时发掘着林冰雯越来越强烈的情欲,两人扭动在一起,林冰雯在没有了儿子的担心后放开了自己,充分的获取着期待的满足。

两人最后都无力的瘫软了,无视着浑身的汗湿,利用腻滑的汗液将两人粘连在一起沉睡了。

现在学校组织的夏令营,都会采用资源共享的模式,也就是说两个城市的某两个学校通过交流,彼此来接待对方的夏令营活动,学校在学生中寻找资源,比如某个学生的家长是开大轿车的,或者可以调动大轿车的,学校会征用,还有就是旅游的专线,以及旅店等等,总之只要是与学校的夏令营活动有关的资源都会调动起来。

基本上学校搞的夏令营的费用都会在学生中征收,加上相互的交流,使得费用很低,大部分学校都不会出资,有些学校还会有一部分收入,因此在余寒琳早晨走出车站时,当地的一所中学负责接待的就已经等在了外面。

车子将大家拉到了落脚的地方,一个条件不错的宾馆,学生门都是加床的四人一间,老师就是每人一间的标准间,学生和老师不在一个楼层上,余寒琳叫了几个学生算是帮忙。

一切安排好了之后,根据当地的安排,是与当地学校的学生的联欢活动,学生门可以彼此的交流,这种活动多是当地的为主。

一直到了晚上,大家才回到宾馆,现在都市的学生都比较讲究,大家开始排队抢占浴室,学生门的房间没有加床都是标间,因此里面就有浴室。

肖英男看着大家在抢,便默默的离开了房间,他此时心跳的厉害,他要去余老师的房间,在回来的路上余老师让他到房间来找她。

自从火车上肖英男接触了余寒琳的肉体后,怎么也挥之不去那诱人的景象,第一次真实的有意识的触摸女人的身体,这对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来说那是相当的刺激,那种一下就沉迷进去的感觉,对于少不更事的孩子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此时此刻肖英男的脑海里,全是余寒琳那绵滑柔软的乳房的影像,想到这些一股的热流在小腹处滚动,促使他快步的走向余寒琳的房间。

到了门口,肖英男一下失去了进去的勇气,他的潜意识里告诉他应该回去,自己的年龄还不到去想这些的时候,余寒琳对自己的态度太快,这令肖英男怀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联想到程倩华和桐吉梅对待自己的行为,使他对成年人有了看法,特别是成年的女老师,吃一堑长一智让他本能的产生了一丝的警觉,他离开了那个楼层,他想找一个地方冷静一下。

肖英男没有出过门,对宾馆这些地方不了解,他只是寻找着来到了楼梯间,见到这里没有人,便找了一处坐在楼梯上,脑子里全是去还是不去的斗争。

最后还是感到余寒琳不是坏人,不会象程倩华和桐吉梅那样,自己是喜欢余老师的,在余老师的身上仿佛有妈妈的影子,加上青春的冲动,他快步的冲向余寒琳所在的楼层。

肖英男听到让他心跳加快的声音让他进去,他推开门只见余寒琳穿着一条丝织面料的睡裙站在卫生间门口,两条丰润的大腿几乎都露在外面,肖英男有些局促的走到床边,余寒琳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说:“ 你要不要在这里洗个澡?”

肖英男的目光流连在余寒琳的胸口和大腿间,没有考虑的说:“ 我没有拿毛巾,“ 看到余寒琳微笑着看着自己,又接着说:“ 我还是回去洗吧,我怕同学们知道了不好。”

余寒琳心中一暖,看着肖英男那充满了青春和稚嫩的脸,心中升起了一股柔情,长久喜欢年轻男子情欲变成热流在体内涌动,看着肖英男的目光在自己的胸前扫过,她的心跳加快,一股期待对方抚弄的欲望使她有些迷乱。

余寒琳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自己被年轻的肖英男按在地上,肖英男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狂吻着,继而叼住自己敏感的乳头,娇嫩的乳头在肖英男的牙齿间凄惨的蠕动着,被迫张开的双腿,将羞耻的生殖器暴露出来,诱人的阴唇在他的拉扯下变形破裂,粗暴而笨拙的手指肆虐着湿滑而淫荡的阴道,一阵阵难忍的剧痛从腹腔向全身扩散,高潮将自己湮灭。

余寒琳被这画面刺激的有些失神,直到肖英男看到她发楞的样子叫她,余寒琳才回过神来,一股热流从两腿间溢出,轻微的骚痒随着体液的流动变得凶猛起来,看到肖英男关切的注视着自己,一股恋人般的爱意让她几乎冲过去,投入他的怀抱,她不知道自己主动的话,会不会让肖英男感到自己的淫荡而轻视自己。

余寒琳一下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甜,她希望肖英男也有自己的感觉,那种非常在意对方对自己看法的情愫,余寒琳知道那是自己爱上对方了,她丰富的阅历和成熟的思维,让她在快速的判断,若是肖英男粗暴的对待自己,自己是否能够接受,答案是肯定的,自己还会指导对方怎样让女人感到难受和痛苦,同时怎样给女人难以忘怀的快感。

余寒琳几乎贴在肖英男的身上的站在他两腿间,高耸的乳房顶部突起的乳头几乎碰到他的额头。

肖英男感到奇怪,刚才老师发楞时脸色越来越红润,可以看到老师露在短睡裙下的双腿有些颤抖,老师清醒后走到自己的面前,用一种让自己感到无比温暖,充满了爱意的目光看着自己,肖英男微微仰起的头看着余寒琳那美丽成熟的面容,心中在和母亲比较。

没有结果的比较,对于一个没有完全成熟孩子来说,对母亲的熟悉使他感到余寒琳更能吸引他,一股浴液夹杂着女人体味的气味,令肖英男贪恋的吸了几口,看到睡衣下隐隐的乳晕中间的突起,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昨晚自己吸吮过的,老师动人的乳头。

肖英男有些畏缩的伸出双手,轻轻的放在余寒琳裸露的大腿外测,眼睛一只盯着余寒琳的反应,感到手掌摸到了绵滑发凉的肌肤,看到余寒琳有些微微的颤抖,同时鼓励般的向他微笑着。

肖英男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下抱住余寒琳的双腿,将脸埋在她的腹部,嘴里说:“ 余老师我爱你。”

余寒琳被感动了,被这个小自己很多的男人打动了,她伸手抚摸着肖英男的头,一股控制不住的泪水流了出来,心中没有感到年龄的差距,而是体内涌动着恋爱的幸福。

肖英男抱着余寒琳的双手,开始在柔软不失弹性的屁股上抚摸,本能的将手伸进了余寒琳的裙下,摸到了老师圆润的屁股,那光滑的手感让他不停的游走,手指自然的向他求知的密处探去。

余寒琳没有做任何的反对,哪怕是大一点的移动,仿佛都会吓倒未经人事的肖英男,她默默的感受着年轻、笨拙的抚摸,手指滑入两腿间的一瞬,余寒琳有了轻度高潮的感觉,使得她抱着肖英男的头,压在自己期待被抚慰、舔吸、啃咬的乳房上。

肖英男没有受到老师的阻止,胆子大了一点,一只手伸进了余寒琳的两腿间,手指直接攻向他心中期待到达的地方,结果被窄小的布条阻挡,他开始摸到余寒琳的屁股,以为老师没有穿裤衩,待碰到阻挡后不由仰头询问。

余寒琳正在感受肖英男手指捅入自己生殖器的那一瞬,感到了肖英男的感觉,睁开眼睛,看到肖英男的目光,心中有说不出感觉,对于肖英男那体谅自己的选择感到欣慰,同时又对此感到心里痒痒的,或许肖英男粗暴的拉开自己的裤衩,直接侵入更能使自己找到感觉。

余寒琳看到肖英男的样子,让她着实的喜欢,不由鼓励的说:“ 遇到了困难,为什么不排除它呢,“ 说着双手将本就很短的裙摆提起,使肖英男一下就可看到那窄小的情趣内裤。

肖英男吻了一下火热的小腹,双手很快就找到了卡在胯骨上的细带,用手指勾住,一下就拉到了余寒琳的膝下,不再犹豫的手指借着已经完全的湿润,一下捅进了余寒琳的阴道。

余寒琳忍不住的哼了一声,同时拉下肩带,将微垂丰满的乳房送到肖英男的口边,肖英男感到了乳头滑过脸颊,张口就叼住已经突起的乳头,将捅进余寒琳阴道的手指增加到了两根。

余寒琳双手抱着肖英男的头,用力的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利用肖英男的牙齿摩擦着乳晕,让自己感到刺激,同时不经意的将双腿分得更开,方便肖英男的抠挖,少时将一只脚踩在床沿上。

肖英男抽出余寒琳体内湿淋淋的手,站起来就吻向余寒琳的嘴唇,余寒琳像个恋人般的迎上去,将柔滑的舌头送入肖英男的嘴里,肖英男用力的吸吮着,同时用牙咬住余寒琳的舌尖,怕它逃离一般。

双手抓住还挂着的另一个肩带,将睡裙从余寒琳身上剥离,同时一股男性的本能,抱着余寒琳转身,两人换了位置,肖英男向前压去,余寒琳在肖英男的拥抱下倒在床上。

肖英男第一次这样直接的拥抱着一个赤裸的女人,体内的冲动让他不顾后果的压着余寒琳的娇躯,一只手搂住余寒琳的脖子,一只手伸到余寒琳的裆里,继续着刚才的抠挖和探询。

余寒琳成熟而敏感的身子,在肖英男有些笨拙的抚摸下,加上年龄的差距带来的异样的刺激,使她感到欲火难耐,她伸手开始寻找肖英男的阳具,直接解开他的裤子。

当余寒琳绵滑温热的手握住肖英男完全勃起的阳具时,肖英男喉咙里发出了兽性的哼叫,用力的咬了一下余寒琳娇嫩的乳头,余寒琳不由的用惨叫应和着对方,同时在急促的喘息中说:“ 小男,我太爱你了。”

肖英男放开有些红肿的乳头,看着美丽的老师说:“ 老师,我也爱你。”

余寒琳对于肖英男对自己的称呼有些不舒服,不由说:“ 小男,以后我们两人时叫我琳琳吧。”

对于这个称呼,肖英男没有异议,可是老师高高的地位让肖英男感到有些不妥,但还是听从老师的,一边吻着,一边说:“ 琳琳,我爱你。”

余寒琳抱住肖英男,用力的吻着对方,同时感受着肖英男年轻的躯体不断的传来火热的体温,肖英男坚硬的阳具在余寒琳柔软的两腿将跳动着,余寒琳感到阴道不断升级的骚痒让自己难以忍受,伸手引导着肖英男。

当发紫粗大的龟头突破阴道口时,余寒琳已经不能等待的挺起胯部,一只手按在肖英男绷紧的屁股上,两腿尽可能的分开,让肖英男顺利的进入。

肖英男感到胀得有些发疼的阳具,一下被火热、湿滑、柔软说包裹,一股难以言述的舒泰让他静静的感受着,他太喜欢这种感觉了,忍不住轻声说:“ 老师啊,琳琳你真好。”

余寒琳被强烈的情欲烧灼着,忍不住用手示意肖英男动作,大约这是本性的内存吧,在余寒琳的稍做教导下,肖英男就开始了那人生第一次的抽插,从此开始了他找寻快了的历程。

无疑肖英男的年轻使他能快速的接受新的事务,他很快就熟悉了自己的动作,也很快由自己聪敏中领悟了如何让身下的女人更刺激,他一边抽插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胯部,使阳具在余寒琳的阴道中不规则的进出。

很快余寒琳就感受到了异样的快感,她的心开始被肖英男所俘获,但对于初经人事的肖英男来说,这种刺激毕竟缺乏经验和耐受力,很快肖英男就无法控制的在余寒琳的体内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有着丰富经验的余寒琳在肖英男开始颤动时,就知道肖英男要射精了,她没有阻止她,她知道弄不好会给肖英男造成一生的心理障碍,她用力的收缩自己的阴道,给肖英男更多的刺激,同时疼爱的吻着肖英男。

肖英男从余寒琳的身上滑落在床上,充满满足和爱恋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他在心里为这个女人划出了一块大大的领地,他会用心去爱护这个一生中的第一个女人。

无疑肖英男的年轻是健壮的,他的手充满了无比的爱意的抚摸着身边的余寒琳,余寒琳枕着肖英男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处,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还在欺负的胸脯,一股久违的恋人般的情愫在她的体内涌动,她无比惬意的靠的更紧,闭上了眼睛。

肖英男开始期待余寒琳手握阳具的感觉,他不由拉住余寒琳的手,将它放在又在要勃起的阳具上,余寒琳手触到阳具的一瞬,心中明白肖英男的须要,同时肖英男阳具上湿滑的体液还没有干,这让她感到了一丝的羞耻,阴道中的奇痒令她还是很难受,但她想给这个令自己越来越喜欢的男孩更多。

余寒琳慢慢的开始亲吻肖英男的胸口,慢慢的向下,肖英男突然有一种紧张感,不由的注意着余寒琳的动作,很快余寒琳就吻到了肖英男的小腹,一翻身趴在肖英男两腿间,右手抓住肖英男再次抬头的阳具,左手在肖英男的大腿内侧抚摸着,抬头给了肖英男一个妩媚的微笑,一口将阳具含在嘴里。

肖英男在瞬间感到害怕和不可思议,害怕很快就打消了,因为余寒琳那恰好技术,让肖英男发麻的一颤,一股无法想像的舒泰传遍全身,同时心中更加喜欢这个令他难忘的老师。

余寒琳吐出口中的阳具,看了一眼肖英男说:“ 你不想看看女人的那里吗?”

肖英男明显的没有料到,但很快好奇让他说:“ 想!”

“小男,以后琳琳就是你的人,想要琳琳做什么就说,琳琳喜欢小男像个大丈夫一样的,“ 余寒琳还是没有说出心中想说的,因为她怕一下吓倒对方。

肖英男感到吃惊,但那来自阳具的快感让他更本无法多想,他忍不住了,他坐起来一下将余寒琳面朝上的压住,扑在余寒琳的两腿间,双手拔开余寒琳湿漉漉的阴唇,看到那充血后红艳艳的腔肉,一股难以言表的气味冲进鼻子,令他感到非常刺激,更本没有多想就将嘴对了上去。

肖英男想老师都没有嫌弃自己,自己很喜欢老师,那股味道让他丝毫没有的不适,反而令他更加冲动。

余寒琳被肖英男的动作刺激的有些痴迷,那是她一直期待的,当肖英男的嘴吸住阴唇时,余寒琳有了高潮的感觉,她一下用大腿夹住肖英男的头,忍不住叫了出来。

肖英男口腔里充满了余寒琳体液和自己精液的味道,肖英男没有什么常识,所以更本不会产生强烈的感觉,只是就得那是余寒琳的东西,自己就喜欢。

肖英男跪起来,看着老师有些痴迷的神态,他手扶着阳具,慢慢的看着它消失在余寒琳的阴唇间,那火热、湿滑、柔软的感觉令他深深的插入后保持了一会的平静,然后开始抽动。

余寒琳在肖英男开始抽动时,一下坐了起来,双手抱着肖英男的脖子,同时说:“ 小男,抱紧我。”

肖英男这次也没有能坚持多久,但是这次余寒琳在肖英男身上高潮了,那是她期待已久的,她紧紧的抱着肖英男,让肖英男感受到她的颤抖,同时不停的在肖英男的耳边说着爱他。

理智在两人都感到困意时,回到了大脑,余寒琳抱住肖英男说:“ 小男,该回去了,时间太长了,同学会多想的。”

肖英男听到余寒琳的话,也是感到不安,一下就起来,快速的穿着衣服,余寒琳没有象和周林在一起时,穿上衣服,而是赤裸着,甚至没有顾忌从生殖器中流出的液体,帮着肖英男穿好衣服,又吻了一会才将肖英男送出门。

肖英男回到房间,同学门还没有睡,对于同学们的询问只好敷衍,说是看夜景去了,然后就躲到卫生间里。

肖英男睡了一个非常甜美的觉,早上异常精神的出现在了余寒琳的视野里,这让余寒琳心跳和安心。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