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水兵之爱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水兵之爱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邻女在线 邻女在线

    我借参观之名看了她的卧室,可以说是个浪漫小屋,床有床的装饰,地毯有地毯的装饰,电脑桌上的电脑也很漂亮还是手提的,真的谢谢苍天,那次参观进得她房间,我和她随便聊了几句,她穿着很前卫也许是夏天吧,那高耸的胸被罩子顶得很炸眼,还是露脐装,她说去卫生间,我看见摄像头是亮的,桌面上的一个聊天室的最小化,还有不断跳跃的QQ头像。  我忙打开聊天室原来是E话,她的网名叫「性感小宝贝」我心想这女孩如果玩这个应该好上,我忙记下了她的房间号码。

    水兵之爱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邻女在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邻女在线》,是作者水兵之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借参观之名看了她的卧室,可以说是个浪漫小屋,床有床的装饰,地毯有地毯的装饰,电脑桌上的电脑也很漂亮还是手提的,真的谢谢苍天,那次参观进得她房间,我和她随便聊了几句,她穿着很前卫也许是夏天吧,那高耸的胸被罩子顶得很炸眼,还是露脐装,她说去卫生间,我看见摄像头是亮的,桌面上的一个聊天室的最小化,还有不断跳跃的QQ头像。  我忙打开聊天室原来是E话,她的网名叫「性感小宝贝」我心想这女孩如果玩这个应该好上,我忙记下了她的房间号码。

《邻女在线》 第九章 借宿之三人同床 下集 免费试读

良久。

我抬起昏沉沉的头,昏花的扫视了书房里周围的一切,不错,在家呢,窗帘是拉上的,地板上尽是烟灰,而面前的电脑上早被屏保遮掩了一切。

看看自己,怎麽穿着个短裤?居然拉在了膝间,那引以为傲的东西软软的耷拉在蛋囊上,包皮前端已经将几根阴毛裹了进去…嘿…嘿…我的妈呀,我惊出一身冷汗来。

片刻间记忆重新恢复,我记起了今天的一切,喝酒,摸苑娇,楼道亲苑勤和回家後的视频激情。

看看手机出现N多的未接电话和信息,已经午夜12点了,屋子里静悄悄的,隔壁还隐隐传来麻将的合牌洗牌声。

老婆还没有回来,阿弥佗佛,万幸啊。

我揪了下自己的大腿,NND酒後误事啊,玩得忘形了,居然睡着了。

赶紧拉起裤衩任凭阴毛扯着鸡鸡生疼也顾不了了,清除QQ聊天记录,设置好查看密码,又重新检查了遍关了电源。

我暗自庆幸老婆是个粗心的人,不然後果各位狼友都会知道的。

坐在电脑椅子上,我燃起一根烟,头脑清醒多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我被自己的好色和钱氏姐妹的投我所好感到惊讶和满足。

两个佳人居然被我「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想我如此老牛也啃到了隔壁的两颗嫩草。

彷佛她俩洁白的胴体又在眼前,那满手的柔软又被触摸,我不争气的物件又在裤内跳动然後在我的幻想中勃起,天啊,我该如何冷静下来,可我又怎能平静?我从书房踱进客厅再度挺着下身走近门口,一切还是那麽寂静,偶尔的麻将落在台桌上的声音传来,妻子本还没有捞足,不然早就回来了。

而我被对钱氏两姐妹肉体的渴望折磨着,恨不得去敲门拉她俩进屋好好的操弄一番。

我捏着坚硬的棒体再度踱回书房,百无聊赖的顺手拿起手机,有7个未接来电,全是苑勤的,信息4条。

135xxx:我们吓坏了,赶紧关了电脑,胡乱的穿好了衣服,开门见是爸爸,他让我们让房间给客人睡觉,还说送我俩过来在你家睡呢。

135xxx:妹妹说阿姨还在打牌,我心里急啊,这不上不下的,我恨不得现在被你弄次,阿姨何时结束啊?你催催啊135xxx:妹妹和我聊起你了,我们在阳台,没有人的。

她说是你到我家是你挑逗她被你日了的,她居然喜欢被你强干了。

今天你那频上的鸡巴真粗,弄的我下面都湿透了,想要了。

135xxx:我们在看阿姨打麻将,她手现在顺了。

阿姨好有气质,身材也好,你天天交作业吗?晚上我俩裸睡,不栓门,有机会吗?好想了。

我的天啊,佛祖真的保佑啊,如果老婆在我睡着了时候回来看了我是裸的再看这些信息,我不是完了吗?我赶紧一一删除包括通话记录。

当再回想起苑勤和我在楼道的骚浪劲儿,我受不了了。

我快速的奔进厨房倒上一杯水,颤抖着将两只从医院带回来的药到了进去,端进主卧室。

老婆对不起啊,谁叫你嫁给了我这个色狼啊,我实在忍受不了两姐妹的诱惑啊,我想操她俩,我只能在你眼皮底下大胆的偷人了,你要是发现了和我离婚我马上签字,我受不了了啊。

打开淋浴,冷水依旧浇灭不了我内心的慾火,我再度踱到门边,依旧悄然。

只得躺在床上一个一个的调着电视频道。

耳朵顺着卧室的门缝慢慢伸出家门直抵她家的书房… …「阿姨,今天您後来手气真好,把她们赢了不少吧」朦胧间,我似乎听到卧室外有苑娇的声音。

我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关小电视声音,竖耳倾听,果然 !果然回来了 !

「嘻…要不是你俩啊,我看今晚是回不了家了,看我开头输得多残啊,特别是苑勤,你经常玩麻将吧。谢谢你啊」

「我也无聊啊,他老出差,一走就三四个月,我家孩子在他奶奶家,只有玩了,哎1今天是您手气转好了嘛」「是啊阿姨,你那架势一看就是赢钱的主,她们那技术,太差了。」

是苑娇的声音。

「小丫头会说话,马上要开学了吧,学的是什麽专业啊?要是学医毕业了叫我家老刘帮你分到医院来,阿姨挺喜欢你的。」

哎 !我巴不得她学医呢,偏偏学什麽财会 !……「你们洗澡了没有啊?洗了啊?那就睡我儿子的房间啊,不早了,你们睡吧,我也洗了睡觉了。」

接下来就听见两个丫头的脚步声进了我儿子的房间和关门声,再就是妻子进浴室和放水的声音。

我心里那个美啊,晚上可以了,我可以骚扰两个美眉了。

按耐住狂跳的心,我轻声下床,接着电视的光亮将业已冷却的水杯摇了摇,又轻声躺下。

「老刘…老刘,哎,死猪样子,只知道喝酒睡觉,便宜酒好喝吧。渴死了,水呢。」

妻子进来了,顿时一股香气弥漫在卧室,灯被打开,顿时我感觉外面一亮。

「嗯…回来了啊…啊…几点了啊?」

我故意装作勉强的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

妻子批着长发,圆圆的脸蛋一片绯红,是刚洗热水澡的缘故。

宽松的睡裙将臃肿的身材无法掩盖,鼓鼓的肚腩和肥硕的胸一般高了,一看我就疲软了。

我假装伸手拿水,哪知道早被妻端起「咕咚咕咚」一口喝乾了,「嘻嘻,好老刘自己倒杯去,我渴死了。」

妻子喝完居然把杯子塞到我手上,还「卟」的吻了我脸颊一口。

我知道赢钱後的她就是不一样,第一会眉飞色舞;第二会早早收场,借口总是我家老刘要回家吃饭类等等;而输了呢,总是乌着个脸一直拖着牌局直至身上没钱为止。

我赶紧下床啊,第一尿憋了,第二得倒杯水,我做完作业一定要喝几杯水的,这是经验,也是养生之道啊。

「你就穿这麽个东西出去啊?隔壁老钱两个女儿在我家呢。」

妻子绕到我身边,手在我下体摸了一把,「哟,抬头了啊,这几天我没在家,它可老实啊?」

我推掉她的手装作生气的说:「你出去几天了啊?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说你家的小刘现在能不抬吗?等下你就知道了。」

套上件睡裤就端着杯子开门进了厨房,我朝儿子房间那儿随意一瞥,一丝亮光投射在墙上,门是虚掩着的,还传来「唏嗦」的脱衣服声和床的轻响。

我心又一阵狂跳,赶紧溜进厨房倒了杯水,走进卫生间掏出硬硬鸡巴对着蹲便器尿了起来,哪里能尿出来啊,只有鸡鸡的跳动。

好久後才射出一丝细线,揣进裤内,闪进卧室。

妻子已经躺下了,一具肥硕的肉体包裹在睡裙里,呈大字型占据了大半个床面,我家的睡床可是2米乘1米8的哦,我无 奈的摇了摇头,掩上门关了灯,使劲的推了推妻子,嘿,纹丝不动,还发出沉沉的鼾声。

我心跳加速,是药效发生作用了,可时间很短啊,是不是2支作用快了啊,不会出事吧,我探手摸了摸她鼻子,呼吸均匀,按在她胸口,心跳有力。

「莸云…莸云…」

我叫着妻的名字毫无反应 !我狠狠的在她腿上掐了几下,连抬腿的动作都没有,你可知道我妻子平时可是连针掉落到地板上都能听到的,我估计是走了这几天累坏了加上2支药物的作用,嘻嘻,今晚你是起不来了。

我飞速的脱去睡裤,任下体顶出帐篷,关闭了电视,按耐住心的狂跳,扶着墙走到卧室门口轻轻的拉开门,蹑手蹑脚的数着步子向儿子的房间摸来,两只耳朵竖得老高,留意着身後,假如妻子有一点动静我就会逃也似的奔回卧室。

周围静悄悄的,儿子房间的灯早灭了,没有均匀的呼吸声只有床被滚来滚去所压出的轻响传来。

我摸到了我儿子的房门口了,再顺着门摸到门锁框,轻轻一推,门开了1心跳早就加到了200,如鼓擂般的撞击着我的胸口,我顺手抵死门并上了保险,慢慢的摸到床边,床沿上探出了一只脚,沿着蓆子和脚间的空档,滑腻的长腿握在握的手下,握向上摸来,大腿,啊,屁股,柔软的臀肉贴着我的手心给我燥热,接着两瓣臀肉迎接着我的双手,我身体前倾,下体顺速的坚硬顶着我的内裤中间让我的龟感受着裤子皱褶的压迫所造成的疼痛,我急促的喘息着,右手已经从臀缝中向蓆子探去,印手的是柔软的阴毛和略有潮湿的肉缝,我的左手顺着臀向上而来,细腻的皮肤刺激着我的神经,没有胸罩的束缚,我从後背倏地探向前胸,膨胀而被挤压的奶子被拿捏在手中,我感到被我抚摸的肉体一阵抖嗦,右手被紧紧的夹住,左手也被一只细嫩的手捏住,「哦…不要…」

一声娇吟,是苑勤的声音。

同时她一个转身,将我拉向她的怀抱,「乡愁…我要…吻我」。

我压在了她的身上,赤裸的胸膛直接压挤着她那丰满高耸的奶子上,我俩的嘴巴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唾液立马在我俩的口腔内流淌,她的舌像个细小的鱼从我牙缝游弋到我的上颚再到我的舌根直至彼此交织缠绕。

她伸出双手环绕在我的颈脖,将我紧紧的压向她,身体不断的耸起跌落,让柔软的胸口摩擦着我的胸膛,我的右手早已滑过平坦的小腹直钻进她张开的腿网里,阴毛早已湿透紧粘在凸起的阴阜上,滑腻的缝隙里一片湿漉和柔软,我抠摸着那颗早已抬头的豆粒,她的腿一会儿伸直一会儿蜷起最後紧紧夹住我的手指,接吻的喉间痰阻般的喘鸣,「嗯…啊…不…不要挺…我要…」,她松开了圈我颈脖的右手顺着我的後背伸进了我的裤衩,直接抓掐着我的屁股,又拐进前面直接捏着我的囊袋,揉挤着我两颗胀痛的蛋蛋,攀上我的男根使劲的捏挤着。

「哦…乡愁…粗鸡巴哥哥…操了我吧…啊…啊…」,内裤被她使劲的褪向了腿际,露出的硬物被她的小手牵引着送进了阴毛下的缝隙中,龟前的湿润和柔腻的肉感将我击垮,我奋力的抽插了几次,没有被热热的腔道包裹,我的依旧徘徊在门外。

这时我赤裸的右腿被另一只腿摩擦着,我的臀上多了一只小手的摸索和捏掐,是苑娇。

我吐出苑勤的舌,右手摸向了里面,触手的是苑娇细长的颈脖,我将手送进苑娇张开的小口中,立刻她的舌开始挨个吸允着我的手指,我吻着苑勤的耳垂,轻咬着,舔弄着她的耳道,女人的身体立刻抖动起来,下体将我的棒子夹得生疼,我的唇一路而下,舔过她的颈脖直落在她高挺的奶子上,来回含唆两颗硬硬的奶头,满嘴的体香和充盈,右手也滑落在苑娇的胸口,来回搓动着不逊色於她姐姐的奶子,苑娇不住的耸动着胸口让我的手潮涨潮落。

很快我的腿已经站立在床沿,我的唇已经跌进苑勤的毛从里,刺鼻的尿骚味麻木着我的神经,我的舌在点在舔,我的唇在来回的唆吸着柔嫩的唇肉,用牙齿含夹着那勃起的豆粒,已经有水挤进了我的鼻腔,几根调皮的阴毛也滑落在我的舌上,我顾不了了那麽多,疯狂的用舌探测着她的肉洞,收缩的阴部肌肉将我的舌时不时的牵引到她的屁眼并抵在蓆子上,已经湿了一片。

我的右手亦伸进了苑娇的腿间,我的食指已经插进肉洞进出穿梭中被紧紧夹牢。

「啊…不…不要了…啊…」

苑勤猛地一叫,双腿弯起来将我的头紧紧的夹住,我的鼻子被抵在阴毛里快要窒息了。

我掰开她的双腿努力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紧跟着拉直她的双腿,爬了上去,她的一只脚从我胯间调皮的绕过我的棒体将我膝间的裤衩揣落到地板上。

我翻转过身压在里面苑娇的身上,小妮子紧紧将我圈住含住我的舌不住的缠吸着,她的腿分开将我陷进她的腿网,鸡巴立刻被湿热的缝隙夹住,我揉挤着她胸口的奶子,苑娇早已娇吟一片了。

「乡愁…不要…操了我…我受不了了…啊…」

苑勤又挤到我的旁边,狠劲的抓捏着我的屁股。

「宝贝…我会操你的…自己摸下…」

我亦呻吟着。

「哥哥…给我…」

苑娇早已将手伸进我俩的腿网间将我的鸡巴向她洞内引导。

我抬起屁股,双手撑着床面起身,慢慢的移近苑娇的头顶,双手捧住她的头,将鸡巴塞向她的口唇,「来,给我吹下…嗯…」。

「呜…呜…嗯…嗯…」

苑娇窄小的口腔接纳了我的龟,立刻龟被她牙齿刺痛的快感包绕了我,她柔嫩的舌已经抵压在我的棒体下面,我左一次右一次的冲撞在她的口内,并直接压着她的舌抵向她的喉管,「咳…咳…」

紧闭的嘴巴一阵狂咬我的棒体根部後被强行推离了她的口腔,「你要插死我啊…呼…呼…」

我直喘着粗气,总觉得还不够,调离身体,我倒趴在苑娇的身上,将棒子再度抵在她的口唇上自己的头伏进她的腿间,一股腥臊味道再次弥漫在我的鼻下,我抬手将我的棒子再次塞进苑娇的口中,自己开始舔弄浓密而叠在一起的阴毛和滑腻的缝隙起来,下体龟头被她的小手捏压着,包皮又被她翻开,她的舌在舔弄着我龟我的管口再直至被热热的包含,我受不了了,我快速的耸动着感受着她的紧她的牙齿的钳夹和舌体的触摸,我掰开她的双腿开始大力而忘我的自阴毛直舔向她的肉洞她的屁眼,而滑腻的水隙总让我的舌舔在蓆子上。

苑勤也似一只困兽身体火烫般的贴着我的裸体,她居然用手指抚摸着我的肛门口,麻麻的痒痒的感觉推着我不住的耸挺着下体,已经没有一切声音只有我自己如鼓擂的心跳和缺氧般的喘鸣。

我从苑娇身上爬起来,打开了儿子房间的灯,床上已经一片狼藉,她俩的衣物早已被谁揣落在地板上,两人散落着头发并排躺着,满脸的绯红,急促的呼吸让两人洁白的胸脯起伏弹动,张开的双腿阴毛早已粘在了阴阜上,缝隙里一片水光。

而那微睁的双眼投出渴望的光来,苑娇的双手在摸揉着自己的双峰,弹动着白亮的弧线,那被挤压中形成的乳沟再度吸引着我狼般的目光。

我还能受得了了吗?我将苑勤向下拉了一下,就端起她的双腿挺着狰狞的性器直接操进了她的肉洞,热热的暖暖的洞口立即包圈在我的棒体上,水是那麽的滑依旧让我感觉疼痛,我抽出来慢慢摩擦在她的洞口直至完全塞进她的肉洞,「啊…啊…你进来了…嗯…」,苑勤一阵扭动,下体亦开始用力夹紧我,「是的…嗯…我操你逼了…快舔苑娇的逼…我日你…你唆她…快…」

我快速的抽动着,淫乱的场面呈现在我面前,苑勤随着我的抽插,双乳弹起了,晃动了,苑娇亦坐蹲在她姐姐的唇上,下体被她姐姐吸吻着,而她那如圆球般的奶子因为坐立形成如玉米棒子般的形状,在抖动在漂浮。

「啊…啊…姐姐…你舔快点啊…对…用舌…操我…嗯…」

苑娇双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狠劲的挤压着,那饱满的奶子从她的指尖隙里欲脱身而出。

「嗯…嗯…操我…快点…啊…」

苑勤下体不停的收缩,我疯狂的抽出来挺进去,猛地她一阵抖颤,双脚一蹬,差点将我揣下床来,身体绷得如弓型,接着长嘘了一声,软了下来,只落的苑娇敞着下体压在她嘴上。

我拽过苑娇,双双下床,让她双手扶着床沿,拿起男根从她肥肥的屁股後面直接抵进了缝隙里,水让我的鸡巴很顺利的插了进去,或许是我的鸡巴有点疲倦,感觉她的肉洞没那麽紧了,我抵在了最深处,双手抓住她甩动着的奶子一顿狂捏,「宝贝…嗯…舒服吗?…十几天…没日你逼了…我操到你了…嗯…嗯…」,「主任…疼啊…哦…日我…」

苑娇将身体向後推着,每一次我们都接触在最深处又分离开的很远,我的鸡鸡每次都很准确的钻进她的腔道,她亦越来越紧的接触着我夹着我。

彼此的淫液发出交错的声音,屁股和我的胯骨的撞击声响彻在房间里。

「操我…啊…用力啊…嗯…」

我再度将她转过身来,端起她的屁股,让沉沉的她坐在我的手上和胯间下体不住的向上耸挺着,边走边挺动着,手液在捏夹着她的臀肉,「舒服吗?…嗯…这样日你…」

「我要…快啊…开学了…你就操不…来…哦…操不了我的逼了…啊…」

她伏在我肩上,对着我的耳朵呻吟着。

「我操…你逼真紧啊…开学我…给钱给你…开宾馆…我想两个礼拜操你逼次…给不…」

我实话实说。

「好…好…我给你日…我开…房间…等你…啊…啊…」

「嗯…嗯…你小逼…只给我操…不给别人干…嗯…嗯…」

我气喘如牛。

「啊…啊…啊…」

我没有力气了,我将她压在床上,头枕着苑勤的小腹,我站立在床沿将她的脚扛在肩上,手捏着她来回弹动的奶子,下体快速的插着,我下体发烫神智一片模糊,一股强烈的尿意将我激的全身发热,我要射了。

「我操你…嗯…我要射了…」

「啊…啊…射给我…我明天…买药…我要…你射…我逼…里…嗯…」

她也一阵阵的痉挛起来。

我甩下她的双腿任凭它们跌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压在她身上,紧紧抱着她的头,吻着她的唇,下体快速的抽动着,她的下体紧紧的咬着我的龟我的棒体,我俩的喘气声此起彼伏,最後我眼前一花,只任鸡鸡抖射出所有的精力来,瘫伏在她的身上。……接下来的琐事无非再度亲吻她俩,然後告诉她俩整理好房间,自己摇晃着步进卫生间重新洗净自己,溜回床去,妻子仍然如猪般沉睡。

第二天肯定没有上班了,妻子还笑我似猪,笑隔壁两姐妹骚浪湿了儿子的被单,并揪着我的耳朵告诉我昨晚做了个梦,说我和隔壁两姐妹做事呢1我狂晕,难道昨夜她无眠?

〔全文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