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龙血战士》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龙血战士》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龙血战士 龙血战士

    爱瓦·霍尔维亚是哈斯帝国龙血战士后裔、家族的继承人,却在龙血基因鉴定时出现异常反应……  面对基因鉴定委员露丝的挑逗,从东方帝国学得的淫术,能否助他闯过这一关?  女王索菲娅为了平衡各大家族势力,达到互相牵制的目的,主动促成爱瓦与世仇赫迈尔家族女儿多莉的婚事。虽然赫迈尔家族反对,但在征服多莉四姐之后,似乎有了转机!另一方面,继母玛格丽特三番两次主动投怀送抱,爱瓦虽觉对不起父亲,但仍抗拒不了……  爱瓦的人生似乎正往着另一条道路前进!

    午夜风流.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龙血战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龙血战士》,是作者午夜风流.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爱瓦·霍尔维亚是哈斯帝国龙血战士后裔、家族的继承人,却在龙血基因鉴定时出现异常反应……  面对基因鉴定委员露丝的挑逗,从东方帝国学得的淫术,能否助他闯过这一关?  女王索菲娅为了平衡各大家族势力,达到互相牵制的目的,主动促成爱瓦与世仇赫迈尔家族女儿多莉的婚事。虽然赫迈尔家族反对,但在征服多莉四姐之后,似乎有了转机!另一方面,继母玛格丽特三番两次主动投怀送抱,爱瓦虽觉对不起父亲,但仍抗拒不了……  爱瓦的人生似乎正往着另一条道路前进!

《龙血战士》 第八话 大结局 免费试读

那天晚上,爱瓦没有留宿在杨府,令杨非感到极度不安,他甚至责怪起赛娜没有好好服侍新天尊。

原本赛娜在心里多少还对丈夫存着几分愧疚,但现在,她剩下的只有鄙视。

杨非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妻子赛娜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于是他决定做个人情给爱瓦。

在入夜前,杨非主动去找爱瓦。

一见到这位新天尊,谄媚的表情,便非常自然地浮到杨非那张本来就不怎么有男人味的脸上。

“天尊陛下,今晚我准备了些酒菜,恭请陛下光临寒舍,我一定让拙荆亲自为陛下把盏……”

杨非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爱瓦的脸色。他当然清楚,虽然爱瓦喜欢上他的女人,但是天府里漂亮的女人多得是,爱瓦的哪一个女人不都是倾国倾城?而对杨非来说,老婆让人睡一回是睡,睡十回也是睡,他已经是彻底不要面子了!

“哦?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夫人的意思?”

爱瓦出其不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杨非心想:“如果说是妻子的意思,岂不是将自己的一片苦心变成只是帮老婆跑腿、传话了吗?”

于是,他眼珠一转,实话实说:“嘿嘿,当然是小人的意思!我见陛下那天晚上没有尽兴,心里很不安,所以……”

杨非千方百计要在爱瓦面前表明自己的心迹。

“还不知道你家夫人欢不欢迎我?如果夫人不欢迎,我岂不是自讨无趣?”

爱瓦摇了摇头,表示不去。

“陛下……其实……这也是拙荆的意思!昨天晚上……”

看到爱瓦执意拒绝,杨非立即改口,极力表明这是妻子的意思,他只不过是代为传达而已。

“是吗?既然如此,我可得亲耳听一听是不是尊夫人的真实心意了?如果她真的有意,就让她自己来找我。”

杨非怎么也没有料到,爱瓦会给他出这样一个难题!

对杨非来说,只要爱瓦来到家里,让妻子陪爱瓦是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要让她亲自来请爱瓦,那真是难为他了。虽然他觉得自己很无耻,可要他要求妻子亲自请爱瓦到家里,那是多么让人难堪的事!

然而爱瓦已经说了,除非赛娜亲自来邀请,而且如果赛娜没有来邀请,显然证明是他在欺骗爱瓦,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回到家里,杨非憋了老半天也不好意思开口,直到赛娜看不下去杨非那副德性,准备出去时,杨非才不得已一把拽住赛娜的衣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怎么了?”

赛娜停下脚步,充满厌恶地问道。

“今天我去请天尊来家里,可是他却说非要你亲自去请,他才肯来!赛娜,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上,你就委屈一次吧!”

杨非仰着头,无耻地哀求道。

“你是自作自受!谁叫你去请他?我见过不要脸的男人,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

赛娜简直要气疯了,杨非竟然用她去讨新天尊的欢心,真是无耻到极点!“夫人,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呀!”

杨非拽着赛娜的衣袖不肯放手也不起来。

虽然赛娜心里已经喜欢上爱瓦,可是身为杨非的妻子,她却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尤其是丈夫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事已至此,赛娜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不去,岂不是表示自己不喜欢爱瓦吗?那么或许爱瓦再也不会理她。

其实,要不是杨非急功近利,赛娜能感觉到爱瓦已经喜欢上她。那天晚上,虽然爱瓦最后没有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她却能感觉得出来爱瓦喜欢她,而杨非这一插手,在她看来却是弄巧成拙。

赛娜甩开杨非的手,怒气冲冲地走出杨府。

赛娜来到爱瓦所在的大殿,但她不是来请爱瓦,凭她那率真的性子,她毫不掩饰一脸的怒气。

看到赛娜进来,爱瓦笑着迎上去,还不等爱瓦伸手牵她的手,她已赌气地转过身。

“是谁惹夫人生气了?”

爱瓦一脸关切地问道,小心翼翼地看着赛娜。

“是你!”

赛娜没好气地说道。

“我怎么敢惹夫人?”

爱瓦嘻皮笑脸地说道,还把赛娜搂进了怀里。“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往死里逼?”

赛娜气恼地质问道。“我可没有逼你,是杨非说你请我今天晚上去你家喝酒!难道不是吗?”

爱瓦无辜地反问道。

“我怎么嫁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丈夫!”

赛娜不由得伤心起来,眼泪也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滚出来。

爱瓦赶紧替赛娜擦眼泪,都说男人最怕女人的眼泪,可爱瓦心里清楚,女人最容易讨好的时候,就是流泪的时候。

果然,当爱瓦替赛娜擦眼泪时,她一下子扑进爱瓦怀里。杨非伤害她,爱瓦却给了她最大的安慰,在天府,还有谁能够让她更有安全感、更能拥有做女人的尊严呢?

看到赛娜这么性感、这么温柔,爱瓦一时动了情,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但当爱瓦想更进一步的时候,赛娜却制止了他。

“不是晚上要去我家喝酒吗?天色快黑了,还等不了这一时半刻吗?”

赛娜突然娇媚地从爱瓦怀里挣脱出来。

赛娜想要在家里,当着那个畜生的面,让爱瓦插她,以此来报复杨非。身为一个女人,她觉得这是报复男人最好的方法。

晚上,爱瓦一个人来到了杨府。

从那丰盛的筵席来看,杨非确实准备得很充分,他甚至在心里万分感谢赛娜。

只是,等到了爱瓦与赛娜坐在里面的小厅里喝酒时,独自蹲在外面的杨非心里便不―是滋味了,毕竟赛娜是自己的妻子,现在却陪另一个男人喝酒,而且他身为一家之‘主,连门都不能进,只能在外面侍候着,令他的心里像是被插上一把刀,但为了能在天府混下去,他只能这么做了,但在听到赛娜一边喝酒,一边与爱瓦打情骂俏时,他的心就会一阵阵如抽搐般的疼痛起来,可每当听到里面叫菜或添酒时,他却又忙不迭地跑进去殷勤地侍候着。

这次与上次不同,赛娜直接坐在爱瓦身边,两张椅子并排着,当杨非进来添酒时,爱瓦当着杨非的面,竟然把一只手抚到赛娜的大腿上。

杨非不是瞎子,当爱瓦的大手在赛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时,那比在他脸上掮耳光更觉得疼,但他只能装作没看见,在把两人的酒杯斟满后,又毕恭毕敬地退下去。爱瓦一边与赛娜喝交杯酒,一边把另一只手插进赛娜的裙子内,直接把赛娜的小内裤扯下来,扔到了床上。他的大手在她那光滑如丝的大腿上尽情地抚摸着,渐渐向她的私处靠近。

爱瓦与赛娜已经调情多时,虽然赛娜多少带着报复的成分,可是爱瓦的抚摸与调情不可能不在她身上起作用,很快,她的蜜道就有些湿润了。

爱瓦顺着赛娜的大腿直接摸到她的私处,一根手指插进那湿滑的肉洞内。

“哦……别……”

赛娜有些害羞。身为人妻,却被另一个男人这样抚摸私处,她的灵与肉都在承受着从未有过的挑战。

“这样不爽吗?”

爱瓦故意让外面的杨非听到。

“哦……不……”

此时的赛娜已经忘记报复丈夫的目的,她已经被爱瓦这种淫荡的行为所控制住。

爱瓦的手指按在赛娜的阴蒂上轻轻地揉动,那个地方只需要一碰,就会让女人有所反应,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形下。

“我很喜欢听夫人这种浪叫的声音……”

爱瓦把赛娜拥进怀里,与她耳鬓厮磨一番。当女人的脸被一个心仪的男子这样亲热时,她身上所有的性神经都会被调动起来。

爱瓦拿起赛娜的酒杯,将那小半杯酒送到她的唇边。

“杨非,再替夫人斟酒!”

爱瓦的一只手还在赛娜裙底轻轻抽送着,竟然就吩咐候在外面的杨非。

杨非赶紧掀开帘子走进来,拿起桌上的酒壶替两人斟酒。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而且从她脸上的表情,杨非已经知道她沉浸在其中时,杨非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但理智还是让他回过神,努力地完成斟酒的任务,赶紧退下去。

爱瓦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杨非叫进来,就是想让这个下贱的男人亲眼看看他是怎么对待他的妻子。爱瓦的经验是,对待不要脸的男人,就是要做一件让他更丢脸的事让他看!

“我……不行了……”

酒过三杯后,赛娜已经不胜酒力,加上爱瓦的手在赛娜的身上移动着,令她的欲火已经被撩拨得熊熊燃烧起来。

“杨非,你老婆喝醉了,赶紧把她扶到床上吧!”

爱瓦朝着帘外说道。杨非赶紧走进来,想搀扶赛娜上床,却被赛娜一把推开,只见赛娜跌跌撞撞地上床躺下。杨非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像一根木头,但他突然看到被爱瓦扔到床上的小内裤,他当然认得那是妻子的衣物,从那内裤底部的湿润来看,妻子早已经荡漾了。

“杨非,本尊今晚也醉了,不想回去了,能不能在你这借宿一宿?”

爱瓦很客气地问杨非。

“既然天尊不嫌弃寒舍,就请天尊留下,杨非求之不得……”

厚颜无耻的杨非涎着脸皮,说道。

“既然杨大人这么热情,本尊就不客气了!”

说着,爱瓦当着杨非的面脱起衣服,而杨非也很识相地上前帮爱瓦宽衣解带。

此时,杨非才真正见识到爱瓦胯下的粗大,不由得吓了一跳。

“杨大人,你也上床一起休息吧?”

爱瓦知道,就是再借杨非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岂敢打扰天尊休息,杨非在外面侍候着就行了!”

还不等爱瓦上床,杨非就赶紧躬身退下去。

不知道是因为酒力的缘故,还是赛娜有意要让杨非难看,刚刚躺到床上的赛娜竟然呢喃起来:“哦……好热……”

说着,并开始撕扯着身上的裙子。

“夫人,我帮你脱掉好了!”

说着,裸体的爱瓦来到床边,开始替半醉半醒的赛娜脱起衣服。

杨非虽然身在室外,心却在室内,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妻子光着身子被爱瓦抚摸、调戏的情景。

爱瓦并不急躁,慢慢脱下赛娜的裙衫,在衣服脱到一半时,爱瓦的大手开始在赛娜那丰翘的乳房上揉捏着。心想:“赛娜的乳房的确丰满,捏起来手感极佳。‘”

啊……好热……“赛娜轻声呻吟着,在爱瓦看来,那正是女人对爱欲的呼唤。

爱瓦将赛娜的裙子扔到一旁后,便将赛娜的玉腿轻轻一拨,她就主动分开双腿,露出中间那娇嫩的私处,只见那里已经渗出水了。

爱瓦的大手从赛娜的酥胸上抚下来,一直抚到她的腿间,当掠到那片丛林下时,一根手指一勾,便滑进她那泥泞的阴道内……

“啊……”

因为酒醉,赛娜没有弄清楚是不是爱瓦的肉棒插进去,但她那呻吟声的确刺激到在外面的丈夫。

此时杨非再也受不了,直接冲到院子,再也不敢进来,他怕听到妻子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的呻吟。

爱瓦的手指开始抽插起来,虽然手指不够粗,但依然能够感觉到赛娜的阴道在用力地夹着他。

爱瓦俯下身,噙住赛娜的一颗乳头吮吸起来。

吃人家老婆的奶,这是男人最快意的事。爱瓦揉着这只乳房,吃着另一只乳房,同时一只手还在下面折磨着赛娜的私处……“啊……哦……”

赛娜逐渐进入情况,完全不顾虑在外面的丈夫,她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扭动,淫水从她的私处流出来,把爱瓦的整只手都弄湿了。“啊……爱瓦……快来呀……”

赛娜已经感觉得出来,那是爱瓦的手指在折磨她,但她想要的是他那根粗大肉棒插进她的下身……

此时爱瓦抽出手指,但他没有上床,而是就着床沿,拉着赛娜的两条玉腿卡在腰上,而赛娜那片茂盛的丛林让爱瓦兴起,他将那根粗大对准赛娜湿滑的私处用力地一挺,坚挺的肉棒就插了进去!

“啊……”

那爽快的感觉,从赛娜的尖叫声中发泄出来。爱瓦松开赛娜的腿,身子欺过来,抓住她那两只丰满的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啊……哦……好粗……啊……好疼……”

赛娜尖叫过后,是不轻不重的呻吟与惊叹。

不论是爱瓦的手法还是他肉棒调整的尺寸,都让赛娜觉得很爽,而爱瓦抽送的速度不疾不徐,也让赛娜的快感一直处在高潮阶段……

“啊……唔……再快点,好吗?”

赛娜忍不住直起身子,央求道。爱瓦并不理会赛娜的哀求,而是继续抽送着,他要让赛娜的快感与高潮持续更长的时间。

“夫人的小嘴真棒……好让人喜欢……”

爱瓦故意提到赛娜的小嘴,一是想让赛娜吮吸他的肉棒,二是想让杨非听到他们正在做什么。

赛娜是个乖巧的女人,当爱瓦抽出肉棒后,她便坐起来,趴在床沿上,握着爱瓦的那根粗大吞吐起来。

“啊……唔……”

现在轮到爱瓦呻吟了。

就连杨非也没有享受过赛娜的这种侍候,而她现在却以这种淫荡的方式侍候着别的男人!

爱瓦更是享受这样的快感,不但如此,他还让赛娜翻过身仰躺在床上,这样她可以吃着他的肉棒,还能让他揉捏着她的奶子。

赛娜的浪叫声与呻吟声肆无忌惮地传到杨府的院子,回荡在天府宁静的夜空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爱瓦不是跟他的女人们做爱,就是去研究那两把龙凤宝剑,但苦思冥想也未有所得,使得这两把放在身边的宝剑,一直是爱瓦的心事。

最后,爱瓦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将这两把蕴含着神秘力量的宝剑销毁,让它们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让龙凤宝剑永远成为一个传说!对爱瓦来说,这是相当残酷的事,但他却不得不做。

爱瓦召集天府里所有的人,举行了一个隆重盛大的仪式,他的目的非常明确,⑶不但要销毁这两把宝剑,而且要以他个人的力量来销毁它,以此来证实他的力量不容置疑!

所有天府的人都聚集到天府广场,只见爱瓦在中央盘腿打坐,而那两把带着神奇传说、蕴藏着神秘力量的宝剑就插在他面前。

在司仪的指挥下,天府的人朝着两柄神剑拜了三拜。

强大的特异龙血,面对着那两把神秘宝剑渐渐地涌动起来,爱瓦体内的特异龙血从未这么沸腾过,那股狂热几乎要超出他的驾驭能力。

直到爱瓦完全被自己的特异龙血所控制时,他的身体竟然像是要燃烧起来,令天府的人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因为大家看到爱瓦全身通红,但谁也不敢上前,因为那炽热的亮光照得人们睁不开眼睛,热量向着周围散开,并慢慢向着爱瓦面前那两把短剑靠近……靠近……靠近……

这时两把短剑完全被熔入那团烈火中,最后,那两把短剑突然变成两道亮光,飞进爱瓦的身体,更准确的说,是飞进那团烈火中。

顿时烈火失去原来明亮的光度,渐渐的,亮光全部消失。当人们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爱瓦依然双手合掌,盘腿坐在那里。在爱瓦恢复呼吸时,他明显感觉到体内有了一把巨型的宝剑,而它的形状与力量由爱瓦的意念任意驱使。

这情况完全出乎爱瓦的意料。他在决定销毁这两把宝剑时,心里那种不舍才将这两把宝剑融到他的意念中,想不到,那两把剑竟然幻化成一道剑气进入他的体内!爱瓦顿时大喜,为了验证自己是否有能力呼唤出这把神剑的力量,他再次调息运气,就在他意念微动时,一道犀利的剑气以不可捉摸的速度射出他体外。

人们几乎还没看清楚那道剑气离去的方向时,就听到广场上那根由老天尊竖起、足足要两人抱粗细的铸铁旗杆戛然而断!

“重新竖一根吧,天府将要开启新纪元!”

爱瓦缓缓地站起身,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他那张威严而不失俊俏的脸上。如果说之前女人们只把爱瓦当成一个满足性欲的工具,那么从现在,他已经成为她们心目中永远的神!

只有茹波,在她眼里,爱瓦依然是那个曾经吃过她奶水的爱瓦。

当天,一根更加粗壮的旗杆在天府广场上竖起来,远远看去,那根高大的旗杆其实不是直的,而是微微弓起,其形状酷似男人勃起的阳具,那是爱瓦力量的象征!

过了不知道多久,天府来了四位客人,两男两女。两个男人都是青髯及胸,而两个女孩看上去不过才十几岁。

“叫什么名字?”

爱瓦问来报的两个小兵。“一个叫东方神掌,一个叫梁超……”

“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是没找到老婆,来跟我要女人吧?快叫他们进来!”

近两个月没见,爱瓦还真有些想念他们。

如果不是小兵已通报姓名,爱瓦还真的认不出他们。尤其是东方神掌,他本来就不年轻,这些日子不见,竟然就成了一个小老头!

“怎么会成了这副模样?”

爱瓦上前执着两位好友的手,晞嘘不已。

“老大,都十几年了!能不老吗?你看,我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丝竹、梁燕,快来拜见天尊!”

这时,从东方神掌和梁超身后闪出两位亭亭玉立的女孩。爱瓦仔细地看,只见两个女孩的相貌虽然不同,却一样美丽,不但眼睛水灵,而且身段窈窕,楚楚动人,全身的曲线玲珑有致,无可挑剔。

“你们多大了?”

爱瓦凑到两个女孩面前,一边打量着女孩的容貌,一边问道。“十……”

两个女孩话还没说完,东方神掌就抢着回答说:“都十六岁了!”

说完,东方神掌朝梁超使了个眼色。

“你们可不能骗我哟!我虽然喜欢吃嫩草,可也不能犯了规矩,不到十六岁,我是绝不会动她们!”

虽然两个女孩身材丰满,但爱瓦断定,这两个女孩顶多十四岁。他并不是装模作样,而是很在乎这一点I 不动幼齿。

爱瓦掐指一算,东方神掌跟梁超离开天府也不过十六年,怎么会生出十六岁的女儿?

“是领了别人家的女儿来冒充的吧?”

爱瓦瞪着东方神掌和梁超问道。当初爱瓦说过,要他们生出漂亮的女儿并送给他,没想到这么快,显然是在唬他。

“把她们带回去吧!不是你们亲生的,再漂亮我也不要,天府可不能随便让人留在这里。”

爱瓦摆了摆手,打算送客。

“嘿嘿,老大,别生气,看来真的瞒不过你的慧眼。这两个女孩刚十四岁,不过,的确是我们的女儿!要不是我们的老婆已经老了,不想污了老大的眼,我们就把她们带上来了。”

东方神掌连忙解释道。

“既然不到年龄,干嘛这么急着送上来?”

爱瓦缓和了一下态度。“老大,这有什么关系?天府四日,人间一年,你让两个孩子在天府里多待上八天再圆房,不就到了岁数了吗?”

梁超跟着附和道。

爱瓦茅塞顿开:“我还真没想到这一层呢!”

其实爱瓦何尝不喜欢娇嫩的少女,只是他不想让女人们把他当成禽兽。

当下,爱瓦就帮丝竹和梁燕安排住处,在天府住下来,而且把她们交给茹波负责调教。

爱瓦好不容易捱到第九日,这九天对爱瓦来说真是度日如年。

一早就有人在天尊府的大院放置一张特大的雕花木床,那床就摆在院子中央。

听到今天是爱瓦给丝竹和梁燕两个小姑娘开苞的日子,整个天府的女人都涌了过来。

当茹波把丝竹与梁燕送到爱瓦面前时,爱瓦简直无法掩饰他的兴奋了。

“看你这性急的样子,没出息!”

茹波娇嗔地笑道。

“多谢老妈!”

爱瓦搂着茹波亲了起来。

“别装模作样了,你才不稀罕老妈呢!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看到两个小女孩,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已经替你调教好了,好好享用吧!”

丝竹与梁燕在经过八天的调教后,脸上依然带着清纯,只是不再像刚见到爱瓦时的羞涩。

所有的女人一起把目光集中到两个如出水芙蓉般的少女身上。不等爱瓦吩咐,两个女孩就主动走上前,为爱瓦宽衣解带。爱瓦很得意地伸着双臂,任两个女孩非常温柔地脱掉他身上的衣服,成了一个真正的裸汉!然后,爱瓦贪婪地看着两个女孩,等着她们脱掉身上的衣服,虽然她们打扮得如同仙子一样,可爱瓦还是喜欢看到她们如玉般的胴体。

两个女孩都刚洗浴完,身上还散发着清香,同时少女的体香也在诱惑着爱瓦。

吊带从女孩的香肩上撩开,裙子瞬间从女孩身上骤然滑落,顿时一丝不挂的胴体呈现在爱瓦面前。她们的身段是如此优美,两座玉峰是如此挺拔,两条玉腿紧紧地并在一起,却不能掩盖住少女私处的美景,因为两个女孩平滑的小腹上,只是稀疏分布着几根芳草,那洁白丰满的玉阜让人很心动。所有的女人见状不禁惊呼起来。

两个少女款款走向爱瓦,随即被爱瓦抱着,来到那张特大号的床上。

爱瓦躺在床上,丝竹便伏在爱瓦的胯间,用她那粉嫩的小手抚弄起那根粗大的肉棒,然后将它吞进她的小嘴里;梁燕则俯下身,将一只乳房送进爱瓦的嘴里,任他吮吸。

不论是丝竹的小嘴,还是梁燕的乳房,都是那么撩人。在两只乳房都被爱瓦吃过后,梁燕便直起身,骑到爱瓦的脖子上,半蹲着身子,她的私处就悬在爱瓦的嘴巴上方,同样的粉嫩娇艳。

梁燕的身子慢慢下蹲,一直贴到爱瓦的唇上,那粉嫩的阴唇口与爱瓦的嘴唇贴在一起,像是恋人亲吻般互相吸了起来……“啊……哦……”

梁燕一声高似一声的呻吟着,雪白的胴体在爱瓦头上轻轻转动着,爱瓦的舌头也紧贴着她的肉阜,轻轻滑动起来……

所有的女人都直直地盯着眼前这诱人的一幕,谁也不肯眨一下眼睛,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茹波把前来观战的女人们分成了三群。

左边的依次是莎莉、多莉、艾利丝、思丽、丽莎、美丽娅娜、苏萝、赛梦、洛芙娜、西奴娃、卡西娅、梅、希拉、西娜、赛娅、琳达、苏菲、小飞燕、玉儿、琳妃娘娘、和悦公主、太后、痴儿、萨莎、思雨、赛娜、敬芝。

右边的是雪儿率领的二十多个魔兽美女陀螺,还有玛格丽特、露丝、索菲娅、琼西、乌娅、华吉娅、萝梦、露西、贝拉、凯瑟莉、艾妮、萱儿、阿西娜、天心、洛花、茹波、茹云、茜梦、小童青青、茹芝、茹香、茹叶、花容。

这些女人一个个盛装打扮,像在过节一样,就连爱瓦的女儿们也凑起热闹。

玛格丽特的女儿格丽、希拉的女儿小希拉、梅的女儿小梅、贝拉的女儿贝儿、赛梦的女儿和赛娅的女儿都来了。她们被安排在大床的正前方。西格、比丽、阿朵娜、莫娃、达姬、洛佳这些女孩则负责在旁服侍,也停下手中的工作观看起来。

爱瓦与丝竹、梁燕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天,两个女孩也呻吟了大半天,都香汗淋漓了,爱瓦却还不舍得开苞。而看热闹的女人们却已经受不了了,她们不是相互亲吻、抚摸,就是自我安慰,淫荡声弥漫整个天尊府。

不知道是谁先脱起衣服,其他的女人也都跟着脱起来,整个天尊府里一片春光“啊……爱瓦……你快收了她们吧!我们可不行了……”

魔兽域和桃源界的两个首领都有些忍不住了,一边看着爱瓦与两个少女像蛇般的纠缠在一起,一边浪叫起来。

爱瓦这才翻身起来,将两个少女压在身下……

“啊……”

一声尖叫,爱瓦的命根子深深刺进丝竹那细嫩的胴体……

“啊……”

过几分钟后,接着又是一声尖叫,那分明是梁燕的声音……

整个天尊府里顿时一片淫乱,女人们不是自插就是被别的女人用手指插起来,那淫荡的呻吟与叫声回荡在天尊府的上空……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